刚刚更新: 〔传奇再现〕〔西游:授徒万倍返〕〔重生都市之我是仙〕〔黜龙〕〔开局修道十五年,〕〔全民求生之超凡领〕〔某霍格沃茨的论文〕〔港综:开局拒绝卧〕〔我能给御兽加载扮〕〔重返84:从收破烂〕〔在真假嫡女世界签〕〔电竞大神小甜猫〕〔重生开始当首富〕〔铠甲世代〕〔长生在英伦〕〔我的夫人竟是魔教〕〔我在七零当恶媳〕〔弱鸡穿越者的互助〕〔斗罗:我,开局扮〕〔三国:我!桃源居
冰瞬      小说目录      搜索
赵氏虎子 第618章:诡异
    !

    难得变相给自己放个假,其实赵虞倒还真不排斥,毕竟由张季当假都尉,这跟他执掌都尉署没有任何区别,更何况,明眼人都看得出来他被贬官只是李郡守哄骗祥瑞公主的权宜之计,只要这位麻烦的公主走人,赵虞立刻就能恢复原职。

    正因为如此,他心中毫无波动,直到李郡守说了这样一句话:“……至于公主的住处,居正,正好你府中也宽敞,就让公主暂时住到你府上,由你好生招待公主吧。”

    &nbs.jxpxxs.p; “?”

    原本还在想着如何安排假期的赵虞,闻言愕然地看向李郡守。

    他心说,我官职都被撸下去了,你还要我好生招待这位蠢公主?

    仿佛是看穿了下属的心思,李郡守的脸上稍稍浮现几许尴尬。

    那般受到天子宠爱的公主到了他许昌,总不能随便打发到驿馆去吧?作为颍川郡的郡守,李昮当仁不让有责任将这位公主接到他府上,好生照顾。

    但说实话,李郡守实在不愿再面对这位不晓世故的公主,哪敢将其接到自己的住处?

    而既然他不愿,那就必须有人代劳,而作为他最信任的下属,周虎——或者说赵虞,理所当然就是最佳的背锅对象。

    “大人,这不太好吧?”

    赵虞意有所指地说道:“在下既被免了官职,那就是平民了,哪有资格接待公主呢?”

    他忽然发现,原来他眼前的李郡守,也不是那种纯粹的仁厚之人,就因为自己不想接待这位公主,就毫不犹豫地出卖下属——亏这名下属刚刚还被免了官职。

    不过也对,倘若李郡守当真是纯粹的仁厚之人,当初也不会想用假的特赦令去骗他。

    “咳。”

    可能是听懂了下属的暗示,李郡守老脸微红,待咳嗽一声掩饰过去后,义正言辞地说道:“不,居正,你虽被免了官职,但仍是郡里的官员,就好比是……对,就好比是戴罪之身,需要将功赎罪……你就以好生接待公主来赎罪吧。”

    『我恕你个……』

    饶是赵虞随着年龄的增涨心性亦有所加强,也被李郡守这一番强词夺理给气乐了。

    然而,此时李郡守却不再管他,转身恭敬地对祥瑞公主说道:“公主,我府上前院,乃我颍川郡一众官员的办公之处,来来往往、出入频繁,必然会搅了公主的清静,比如叫周虎招待公主,他府上除了他与他夫人,就只有一干下仆……公主您觉得意下如何?”

    “唔……”

    祥瑞公主脸上露出几许迟疑,目光来回在赵虞身上扫视。

    显然她只是涉世不深,也还没有蠢到不可救药。

    李郡守活了大半辈子,一眼就看穿了祥瑞公主的犹豫,信誓旦旦地说道:“公主放心,虽然您免了周虎的官职,但他绝不敢因此埋怨您,必然会好生招待……”

    说着,他转身看向赵虞,朝着后者使了个眼色:“你说对么,周虎?”

    『我可去你……』

    赵虞还能说什么呢,在信中暗骂了一句后,一脸勉强地应了下来:“公主能光临寒舍,那是在下的福气啊。”

    听到这话,祥瑞公主脸上的犹豫之色逐渐消退,点点头盛气凌人地说道:“你知道就好。……好好招待本宫,本宫也不是不能考虑让你恢复官职。”

    『……这蠢丫头,她是真没看出来众人在哄她么?』

    “那就多谢公主了。”

    随意地应了一句,赵虞根本懒得跟这个不晓世故的公主生气,他只是觉得很纳闷。

    他猜地没错,祥瑞公主并未察觉到屋内众人是在哄她,相反,她觉得很得意,刚到许昌,就将她延亭哥哥所厌恶的周虎给免去了官职,甚至于即便如此,这周虎还要好好接待她。

    而这并不意味着她真的蠢,只是因为她一直以来生活的环境不同。

    久在深宫的她,一直被当今天子捧在手心,被宫内众人像众星拱月般捧着,身边多的是谄媚阿谀之人,或许在她看来,周虎就有义务好好接待她,哪怕这个人才被她免了官职。

    因为,她是‘陛下爷爷’最宠爱的公主。

    这不,丝毫没有察觉出异样的她,当即就对赵虞发号施令起来:“好了,周虎,带本宫去你府上吧。”

    “是。”

    赵虞无可奈何地应了声,旋即带着几分怨念看了一眼李郡守。

    许是感觉到了下属的怨念,在恭送祥瑞公主出府的途中,李郡守小声叮嘱赵虞道:“待会我就派人将消息送到邯郸去,最多一个月,邯郸就会派人将这位公主带回去,期间就费心多哄哄她,我想你也看出来了,公主涉世不深,以你的智略,定能哄住她。”

    说罢,他还拍拍赵虞的臂膀,露出一副‘我很看好你、你莫要让我失望’的神色。

    看着这位丝毫不感觉愧疚的李郡守,赵虞嘴角微微抽搐,勉强挤出几分笑容。

    从旁,郡丞陈朗亦意有所指地说道:“都尉,拜托您了。”

    在他说完间,一众郡守府的官员皆用同情、敬佩、以及寄托希望的目光看着赵虞,同时报以笑容。

    很显然,这帮人希望他们的周都尉牺牲小我,保护其余同僚。

    对此,赵虞也就只能报以呵呵。

    半个时辰后,赵虞带着牛横、何顺一行人,带着祥瑞公主的车队前往自家府邸。

    而在此期间,提前一步回都尉周府报信的龚角,已将事情经过告诉了夫人静女,包括赵虞被‘免职’一事。

    对此静女毫无惊诧,也无丝毫的担忧,因为她知道他家少主、她的男人如今在颍川郡握有怎样的权力,岂是区区一名涉世不深的公主凭着一块御赐金令可以罢免的?

    反倒是静女身边的侍女碧儿气愤地说道:“这个公主太可恶了,她怎能这样对待老爷?”

    从旁,青儿、瑶儿亦是连连点头。

    在她们心中,虽然自家老爷是很吓人,但自家老爷可是庇护了整个颍川郡呢,那位公主岂能不分青红皂白就罢免了他们家的老爷?

    虽然前来报讯的龚角也说了,他们家老爷被罢免,只是李郡守联合郡守府的官员哄骗那位公主而已。

    “好了。”

    抬手阻止了三名侍女愤慨的议论,静女冷静地嘱咐道:“那毕竟是当今天子宠爱的公主,尽管做了些不好的事,但我等亦不可失礼,接下来,要好生招待那位公主,不得怠慢。……碧儿,不许做无礼的事,否则,保不保得住你另说,但妾身一定会重罚你,知道么?”

    “知道了。”碧儿缩了缩头,不敢再说。

    见此,静女满意地点点头,旋即起身说道:“好了,召集府上众人,随妾身往前院恭迎那位公主。”

    “是,夫人。”

    龚角与三名侍女点头应道。

    片刻后,静女便带着龚角与三名侍女,带着府上一干仆从来到了前院,静静等候那位公主的到来。

    不多时,赵虞几人便带着祥瑞公主的车队来到了都尉周府。

    就在祥瑞公主踩着人马凳下马车之际,闻讯跑出府邸的龚角来到了赵虞身边,低声说道:“都尉,夫人已带着府里众人在府门内等候。”

    “唔。”

    赵虞点点头。

    对于静女,他一向是放心的,更何况,如今静女越来越大体,越来越符合‘周夫人’的形象——虽然她其实就是。

    而此时,祥瑞公主也已在馨儿、尹儿二女的搀扶下,带着冯宫史以及高木、蔡铮一行人,来到了赵虞这边。

    “周虎,这就是你的府邸么?”

    祥瑞公主皱着眉头打量着赵虞的府邸,看似不甚满意。

    “是的。”

    赵虞假装没看到祥瑞公主的态度,抬手道:“公主,请。”

    “嗯。”

    随口应了一声,祥瑞公主迈步走上台阶,旋即在赵虞的亲自邀请下,跨过了门褴。

    此时在府门内的空地上,静女已带着一干府内的家仆恭候多时,见赵虞领着祥瑞公主进府,她带着众人盈盈行礼道:“妇人周赵氏,携府上众人,拜见祥瑞公主。”

    由于静女并未带着面具,祥瑞公主只是瞧了一眼静女,便惊讶地睁大了眼睛。

    她上前几步来到静女跟前,仔细端详静女的面容,静女丝毫不为所动,依旧是一副端庄持重的模样

    期间,她身边的馨儿、尹儿两名宫女,心中亦是惊讶:好美的女人。

    “周虎。”

    祥瑞公主惊讶地问道:“她便是你的夫人?”

    “是的。”赵虞略一颔首。

    听闻此言,祥瑞公主惊讶地说道:“据本宫所知,你不是一个丑八怪么?怎得竟能娶到如此美貌的夫人?”

    『……』

    静女下意识攥了攥拳头,低头看着地面的眼神,也一下子变得锐利起来,心中怒气顿起。

    似乎是感觉到了静女的异样,赵虞不动神色地移步至静女与祥瑞公主之间,毫不在意地笑道:“公主过赞了,内人的美貌,远不及公主。”

    话音未落,赵虞就感觉身背后有人用手指轻轻戳了他一下。

    很显然,静女有些不高兴了。

    祥瑞公主倒没有注意赵虞与静女之间的小动作,噘着嘴哼哼道:“那是自然,你夫人虽美,但本宫岂会输人?”

    虽然她装作不在意的样子,但还是忍不住多看了静女两眼,也不晓得是静女的美貌还是气质吸引了她。

    而在此期间,赵虞则颇感意外地看了一眼祥瑞公主。

    他方才昧着良心称赞这位公主的目的,就是为了避免这位公主因为嫉妒静女的容貌而做出什么不好的事来,毕竟自古以来,妒女那可是相当可怕的存在,尤其是位高权重的女子。

    不过他惊讶的发现,眼前这个蠢公主虽然傲慢、无知,但倒意外地没有什么坏心眼,丝毫没有妒忌静女美貌的意思,反而还称赞了她。

    从某种角度来说,这位蠢公主倒也算是比较单纯了——虽然赵虞也有些纳闷,久在深宫的这位公主,居然如此单纯。

    按理来说,深宫之内,不应该是最最勾心斗角的么?

    『……大概是太受宠了吧,连宫内的人都不敢招惹她。毕竟,这可是一位连太子都不想招惹的公主啊。』

    赵虞心下暗暗想道。

    心想之余,赵虞咳嗽一声,不动声色地岔开话题道:“咳,夫人,吩咐府里准备佳肴,款待公主……”

    听闻此言,静女恭声说道:“妾身已吩咐过,并且,妾身还命人烧了水,供公主沐浴解乏。”

    见此,赵虞转头问祥瑞公主道:“公主您看还有什么吩咐?”

    见赵虞与其夫人都准备好了,祥瑞公主也很高兴,点点头说道:“就先这样吧,本宫先去沐浴……”

    见此,静女便带着碧儿等三名侍女,亲自领着祥瑞公主前往内院:“公主请。”

    “嗯。”

    瞧着祥瑞公主一行人前往内院,赵虞也转过了,准备与高木、蔡铮二人谈谈,看看能否套问出什么情报来。

    没想到他刚转身,就听到身背后有人唤道:“周都尉,请留步。”

    “唔?”

    赵虞惊讶地转过身,这才发现原来是祥瑞公主身边的宫女馨儿唤住了他。

    他笑着说道:“不知馨宫女有何吩咐?……再者,在下如今已经不是都尉了。”

    馨儿闻言脸上露出了为难而尴尬的笑容,轻声说道:“周都尉莫要戏耍馨儿了,馨儿虽然愚笨,却也看得出李郡守只是迫于.jsshcxx.无奈,才免去了周都尉的官职……”

    听闻此言,赵虞不禁起了几分兴致,轻笑着说道:“你看得出,她却看不出?……那你为何不告诉她?”

    “这……”馨儿再次露出了尴尬而不失礼仪的笑容,在迟疑了片刻后,她歉意地对赵虞说道:“请周都尉莫要怨恨公主,其实公主心肠不坏,公主只是……只是久在深宫、不晓世故,有些事,公主也不知自己做错,只是从旁众人……像我等,也不敢明说。”

    『感情那个蠢公主,她在宫内时也是被人哄骗着么?』

    微微摇了摇头,赵虞反而有点可怜那个蠢公主了,一直以来都活在一个虚假、满是谄媚与恭维的世界里。

    像这样的人,一旦失去了赖以生存的资本,或许直白点说,有朝一日不受宠了,或者宠爱她的当今天子驾崩了,那下场肯定是极惨极惨的,哪怕别人不针对她,她也活不下去,因为向来被众星捧月的她,未必能接受一个真实的世界。

    他好奇问道:“馨宫女,我观你似乎是真心伴随公主,为何不点破呢?我想你应该明白,公主现在这样子,并不好。”

    听闻此言,馨儿脸上露出了为难而复杂的神色,咬着嘴唇说道:“仅馨儿一人,不足以改变公主的想法,再者……”

    见她神色,赵虞就知道其中肯定有什么缘由,不过他对此并不好奇,并且他也没有兴趣去扭转那个蠢公主的认知观与价值观,就像李郡守所嘱咐的那样,忍上一个月,赶紧将这个麻烦公主打发回邯郸就得了,何必费那个心思去做吃力不讨好的事?

    想到这里,赵虞岔开话题道:“既如此,周某也就不多问了。……馨宫女喊住在下,不知有什么吩咐?”

    听到这话,馨儿摇了摇头,旋即带着歉意说道:“馨儿只是想代公主向都尉道一声歉意,请周都尉千万莫要怨恨公主。……在打搅贵府的期间,馨儿也会尽力劝说公主,打消公主对都尉的偏见。”

    “就这?”

    “嗯。”

    深深看了一眼面前的馨儿,赵虞微微一笑。

    有一说一,他对这个知晓世故的宫女很有好感,虽然对方长得也不错。

    他笑笑拱手道:“那就麻烦馨宫女了。”

    “不麻烦,不麻烦。……多谢周都尉谅解。”

    意识到赵虞已经答应下来的馨儿,脸上再次恢复了笑容,在朝着赵虞盈盈行了一礼后,这才转身往后院而去。

    或许是有所好感,赵虞多看了几眼馨儿那窈窕的背影,旋即才收回目光,转身走向高木与蔡铮。

    那两位还等在不远处时,显然,他二人都注意到了赵虞准备走向他俩的举动,只不过被馨儿打断,因此在远处等着,直到此刻赵虞再次走向他俩,他俩这才迎上前来。

    “馨宫女着实是一名相当好的女子,对吧,周都尉?”

    在朝赵虞抱拳行礼时,高木笑着打趣道,他或许也注意到,赵虞方才多看了几眼馨儿的背影。

    『这人怎么有点自来熟啊?相识才一个多时辰就说这话?』

    赵虞异样地看了一眼高木,笑着说道:“两位,不嫌弃的话,我吩咐庖厨准备些酒菜,咱们先私下聊一聊。”

    高木与蔡铮对视一眼,点了点头:“好。”

    看得出来,这两人都是聪明人,知道赵虞要做什么。

    片刻后,赵虞便将高木与蔡铮二人请到了前院的偏厅,吩咐庖厨准备了一些下酒的小菜。

    因为并非正餐,菜色比较简单,一盘牛肉、一盘鸡肉,还有些干果之类,都是下酒的好菜。

    高木、蔡铮二人也不拘束,当即与赵虞一同吃喝起来。

    待一同喝了两碗酒,赵虞便开始旁敲侧击地打听祥瑞公主此番出宫的目的:“我听说,高兄是负责在宫门值岗的宫卫队正,而蔡兄则是负责在宫内巡逻的司巡,两位怎么会作为公主的护卫?”

    “一言难尽啊。”

    高木灌了一口酒,一脸苦笑地倒着苦水:“那日我与我一干弟兄们照常在宫门值守,然后便见到公主带人闯门,闯门不说,还命令我等作为护卫掩护护送……周都尉也知道,我等哪敢违抗?自然是公主说什么就做什么咯。”

    “原来如此。……蔡兄呢?”赵虞转头问蔡铮道。

    蔡铮轻笑着说道:“我与高木兄弟差不多。……那日我带人在宫内巡逻,就见公主带着几名宫女要离宫,我本欲上前劝阻,结果……”

    说到最后,他无奈地耸了耸肩。

    听完高木与蔡铮二人的讲述,赵虞颇感不可思议。

    毕竟按理来说,王宫是守卫最森严的地方,怎么那位公主随随便便就闯出宫了呢?

    “两位没有及时上报么?”赵虞皱着眉头问道。

    “我哪敢啊?”高木苦笑说道:“公主说了,谁敢上报就全部杀掉,我还想留着这条命娶妻生子呢……”

    『……说好的‘心肠不坏’呢?』

    赵虞嘴角微微抽搐了两下。

    他正要说话,就见高木喝了口酒后又说道:“……当时我没有上报,是因为我觉得宫内会立刻收到消息,派人将公主追回去,是故就跟着公主去了,没想到,宫内也不知怎地,直到我等闯出了邯郸,都没有派人来追……”

    “唔?”

    赵虞敏锐地感觉这件事不简单。

    此前他就觉得奇怪,就算高木、蔡铮几人不敢违抗祥瑞公主的命令,被胁迫着带着公主离了邯郸,但在此期间王宫总能及时得到消息吧?

    按照当今天子对那位公主的宠爱程度,一旦得知消息,势必会派人追赶,祥瑞公主就算再刁蛮,还敢无视她‘陛下爷爷’的命令么?

    然而此刻高木却说,他们迟迟没有遇到宫内派人来追,这是否意味着……

    “高兄的意思是,宫内有人暗中帮助公主,替公主隐瞒了消息?”赵虞皱眉问道。

    “应该是。”高木点点头说道:“陛下素来宠爱公主,如若没有什么特殊情况,绝不会任由公主离宫的。”

    “高兄以为会是谁呢?”赵虞皱眉问道:“替公主隐瞒了行踪。”

    高木刚要开口,就听蔡铮在旁苦笑道:“那就不是我等可以随意揣测的了。”

    说罢,他见赵虞、高木不约而同地看来,压低声音说道:“两位,这可不宜随意私议啊。”

    “……”

    高木张了zyxta.张嘴,旋即默然地点了点头。

    蔡铮说得没错,私下议论这种事,容易惹祸上身。

    『……故意打断的么?这个蔡铮。』

    赵虞不动声色地瞥了一眼蔡铮。

    他敏锐地感觉到,相比较知无不言、大倒苦水的高木,蔡铮的反应有点反常,刚好就在高木准备开口时打断了后者。

    『这个蔡铮,恐怕不是单纯被公主胁迫的……说不定就是他背后的人,替那个蠢公主隐瞒了行踪。只是,为何?』

    赵虞端起酒碗。

    在他看来,故意放任祥瑞公主离宫的幕后之人,无非就是两种可能。

    其一,纯粹就是善意,见那位久在深宫的公主想离宫,便暗中帮了一把,让她出去见见世面。

    其二……

    『……那便是恶意了。』

    赵虞不动声色地抿了一口热酒。

    。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热门小说: 〔误入歧途苏玥〕〔无限辉煌图卷〕〔秦云萧淑妃〕〔神医豪婿林漠许半〕〔幸福人生护士苏钥〕〔猎谍〕〔我只是外门弟子〕〔龙宸〕〔舒听澜卓禹安叫什〕〔偷香(杨羽)〕〔恃宠〕〔我什么时候无敌了〕〔超神学院:开局穿〕〔大佬穿进虐文后〕〔玉如墨谢怀瑾彭今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