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刚更新: 〔开局娶了伽罗姐〕〔捡漏大师〕〔我的老婆怎么能这〕〔抗日之幽灵〕〔赵浪穿越秦朝〕〔九叔:吾徒有谪仙〕〔全球废土:避难所〕〔开局一群原始人〕〔斗罗之开局签到老〕〔一幡在手天下我有〕〔科技之锤〕〔我就是仙:开局掉〕〔长生可否〕〔白手当家〕〔精灵世界的怪奇训〕〔病娇暴君他有读心〕〔帝师是个坑〕〔都市古墓医仙〕〔他的小同学又撒娇〕〔全球御兽我能看见
冰瞬      小说目录      搜索
赵氏虎子 第619章:诡异(二)
    !

    其中的真相究竟如何,赵虞目前暂时亦不得而知,但他本能地觉得,这次jxpxxs.祥瑞公主擅自离开王宫,或许是一个多方推动的结果。

    那么,叶县的杨定又在这件事中扮演了一个什么样的角色呢?

    一想到杨定,赵虞心中就闪过了一个疑问。

    他至今仍不明白,杨定怎么会让事态变成眼下这种地步。

    别看他现在被祥瑞公主免了官职,但实际上,他依旧牢牢握着都尉署的权柄。

    而杨定又得到什么了?

    毫无所得不说,反而臭了名声。

    今日这件事,整个颍川郡守府的官员都亲眼看到了杨定的‘小人行径’——就因为与周虎有私怨,便在祥瑞公主面前进谗,利用这位公主的权势免去了周虎的官职,这不是小人行径又是什么?

    不夸张地说,用不了几日,这件事就会传遍许昌官府,继而传至颍川各县的官府,虽然寻常百姓未必会知晓什么,但各地县衙之间肯定会传开这件事。

    在这种情况下,绝大多数人都会不耻杨定的行为,对赵虞报以同情。

    这……应该不会是杨定的目的吧?

    这杨定到底在搞什么鬼。

    想到这里,赵虞再次开口试探高木与蔡铮二人道:“两位,此番公主路径我颍川,是打算前往叶县去见杨定、杨县令吧?”

    高木闻言道:“此事我等亦不敢断言,不过据我在途中听公主与那魏驰所言,应该是这样没错了。”

    “谁?魏驰?”赵虞皱了皱眉,问道:“是叶县县令杨定身边的家将魏驰么?”

    “应该是了。”高木耸耸肩道。

    “呵。”

    赵虞轻笑一声,不动声色地端起酒碗喝了一口。

    『果然是杨定搞的鬼!哼,之前居然还给我装蒜,说什么对此一无所知,还说魏驰赴宛城去了……不过,既是杨定蓄谋,怎么会弄成这样子?难道……』

    心中闪过一个念头,赵虞再次套问道:“高队正、蔡司巡,这个魏驰……他现下身在何处?是他鼓动公主前来许昌的么?”

    “他先行一步前往叶县去了。”高木本就是局外人,闻言毫不犹豫地解释道:“至于公主前来许昌,事实上,那魏驰是希望公主直接前往叶县的,是公主嫌坐马车坐得闷了,耍了性子,一定要来许昌,顺便,‘见一见’周都尉你……”

    他的话中带着几分笑意,显然他也已经看出了几分,比如说,眼前这位周都尉与叶县县令杨定不和。

    “嚯?这可真是……”

    在听完了高木的讲述后,赵虞顿时明白了一切。

    他就说嘛,以杨定的计略,怎么会做出这种搬起石头砸自己脚的蠢事,原来是那个蠢公主没有听从杨定的安排。

    更有甚者,这个蠢公主为了偏袒杨定,还当众阐明了来意,免去了他的官职,却反而让杨定在李郡守等一干颍川官员面前被安上了‘小人’的形象。

    这展开,若非对面还坐着高木与蔡铮二人,赵虞差点忍不住要笑出声了。

    忍着心中的笑意,赵虞抱拳朝高木说道:“多谢高兄相告。”

    高木笑着摆了摆手,意有所指地说道:“在下素来敬仰陈太师,只可惜,虽久在宫门值守,却无机会当面拜见,方才听贵郡的李郡守所言,都尉竟是陈太师新收的义子……倘若都尉不介意的话,能否与在下说说太师的事?”

    赵虞顿时恍然大悟:感情眼前这位高队正,也并非对谁都知无不言,他肯如实相告,完全就是看在陈太师的面子上。

    从旁,蔡铮亦笑着说道:“在下亦有些好奇。”

    见jsshcxx.此,赵虞也不隐瞒,将他与陈太师相识的经过一五一十地告诉了高木与蔡铮,当然,其中他省略了对他不利的事。

    在听完他的讲述后,高木、蔡铮二人面露羡慕之色。

    毕竟,陈太师的义子,这可不是任谁都有机会当的。

    就当三人一边喝酒,一边聊得起劲时,忽然,都尉周府内的一名家仆匆匆走入,在赵虞耳边低声说了几句。

    赵虞点点头,旋即朝着高木与蔡铮二人说道:“两位,公主已沐浴更衣完毕,两位与在下一同前去赴宴,如何?”

    听到这话,高木脸上的笑容顿时就变成了苦笑,点点头道:“好吧,同去、同去。”

    看得出来,他恐怕也不想接触那位公主,但没办法,既然他与蔡铮等人被那位公主‘胁迫’而来,就必须肩负起保护公主的责任,否则,怕是他俩项上人头不保。

    于是,赵虞便带着高木与蔡铮二人前往内院,而其余的护卫,此时则在前院吃酒用饭。

    片刻后,待赵虞、高木、蔡铮等人来到后院主屋的正堂时,他们便看到了出浴后更换了一身衣物的祥瑞公主。

    『……既然魏驰前往叶县去了,用不了多久,杨定必然会知晓公主此刻身在许昌,不知他是否会来许昌,他若来,那就精彩了。』

    瞥了一眼那位祥瑞公主,赵虞心下不怀好意地想到。

    在他看来,杨定恐怕万万也想不到,其在颍川,如今是一个什么形象。

    想到这里,赵虞的嘴角不禁又扬了起来。

    片刻后,众人来到了正屋的偏厅,在赵虞的吩咐下,府上的家仆将早已准备好的菜肴端了上来。

    尽管静女已吩咐府上的庖厨尽可能地准备了佳肴,但遗憾的是,这些端上来的菜肴,仍不能使那位祥瑞公主满意。

    她毫不客气地对赵虞说道:“周虎,你请的什么庖厨,本宫一口都吃不下去。”

    见这位公主又要作妖,赵虞暗自翻了翻白眼。

    xgchotel.

    平心而论,此前赵虞对这位祥瑞公主的印象极差,但此时此刻,他的评价则略有提高。

    毕竟作为‘敌对方’而言,这位公主的‘神之相助’简直绝了,反手就把杨定给坑惨了,使赵虞心中大悦。

    因此,赵虞此刻耐着性子说道:“公主莫怪,在下府上的庖厨,自然远不如宫内的御厨,但请公主相信,在下府上的庖厨已尽己所能,力争向公主献上最拿手的菜了。”

    然而,这位公主却仍不满意,皱着眉头哼哼道:“就这,还是尽己所能?你留着这等无能的厨子做什么?杀了得了。”

    听到这话,屋内顿时安静了了下来,其中像站在静女身后的碧儿、青儿、瑶儿,吓地花容失色。

    『喂喂喂,娇生惯养也要有个限度吧?这蠢丫头怎么回事?宫内就这么教他么?』

    赵虞皱着眉头看了一眼祥瑞公主。

    他原以为这位公主只是任性,可按眼下来看,这分明就是长歪了啊。

    他不动声色地说道:“公主,这有些过了吧?庖厨烧的菜肴倘若不满意,稍加惩戒即可,何必草菅人命呢?”

    话音刚落,坐在祥瑞公主身边的冯宫史便凝目喝斥道:“大胆!周虎,你竟然指责公主草菅人命?!”

    『……』

    赵虞深深看了一眼冯宫史,眼眸中闪过几丝轻蔑。

    他一看就知道,似欺软怕硬、媚上欺下、狗仗人势,说的就是冯宫史这帮人。

    有这种谄媚之人在祥瑞公主身边,怪不得那个蠢公主会变成这样。

    不得不说,赵虞怎么说也是一方首领、杀伐果断,被他凝视着,那名冯宫史自然也感到了压力,坐立不安地斥道:“你……你瞪着我做什么?”

    见此,祥瑞公主亦瞪向赵虞。

    就在这时,宫女馨儿亦一脸为难地小声劝说祥瑞公主道:“公主,此地乃是周都尉的府邸,府上的庖厨乃是周都尉的家仆,他盛情款待公主,公主怎能杀了他的家仆呢?况且,就算庖厨烧个不好,也不必杀了他啊,像周都尉所言,稍加惩戒即可……”

    “宫内不都是这样么?”祥瑞公主不解地说道,一脸理所当然地道出一件骇人听闻的事,惊得馨儿连连摆手示意。

    “好吧。”

    也许是听到了馨儿的劝说,祥瑞公主这才收回成命,看着赵虞随意地说道:“那就仗责吧,仗责四十。”

    『仗责四十?那还不把人打废了?』

    赵虞皱着眉头瞥了一眼祥瑞公主,恰巧注意到公主身边的馨儿朝他隐晦地使了一个眼色。

    他顿时会意,抱拳说道:“在下遵命。”

    说罢,他唤来何顺,故意当着祥瑞公主的面吩咐道:“何顺,你去将府上的庖厨仗责四十,再令其重新烧一桌衬公主心意的菜肴。”

    “是。”何顺当即明白过来,点了点头。

    “我一同去吧。”

    此时,宫女馨儿也走了过来,带着她那一贯为难的苦笑,轻声说道:“我知道公主爱吃什么菜,请允许我指点贵府的庖厨。”

    对于这位馨儿宫女,赵虞自然没有什么恶感,闻言点了点头。

    一刻时后,府内的庖厨重新烧制了几个菜,这才使祥瑞公主满意。

    心满意足的这位公主,甚至都没问府上庖厨的受罚情况,估计是她根本就没放在心上。

    当然,赵虞府上的庖厨也没有受罚,得到了宫女馨儿眼神示意的他,只是与何顺演了一场戏而已,府上的庖厨甚至都不知有这么一回事,只因为公主要另外定制几个菜罢了。

    但即便如此,赵虞对这个蠢公主稍稍有所改变的印象,也因为这件事而再次跌了几个档次。

    只可惜没办法,他必须忍上一个月,待邯郸派人前来带走这位公主。

    此后两日,祥瑞公主一行人便在赵虞府上的东苑住下了,赵虞让静女特地嘱咐府内的家仆,切记不得怠慢这位公主,免得横生枝节。

    而与此同时,在许昌与祥瑞公主一行人分别的魏驰,也已回到了叶县,见到了杨定。

    当时杨定正在县衙内的廨房处理县政,见魏驰归来,他不动声色地遣散了廨房内的几名小吏,待这些人离开后,他这才问魏驰道:“公主到昆阳了?”

    听到这话,魏驰脸上露出了几许尴尬之色,硬着头皮说道:“少主,事情出现了一些……变故。”

    “什么变故?”杨定皱着眉头问道。

    只见魏驰犹豫了一下,说道:“公主……她去许昌了……”

    “什么?”

    杨定闻言色变,站起身来说道:“你怎能让她去许昌?我不是告诉你了么,直接到昆阳,介时我等再做安排!”

    “我也不想啊。”魏驰一脸委屈地说道:“但公主嫌坐马车坐乏了,执意要进许昌歇两日,我也曾劝说,甚至还搬出少主您,但公主不听我说,我也没有办法……”

    “啧。”

    杨定啧了一声,皱着眉头思忖起来。

    就像赵虞所猜测的那样,祥瑞公主这任性的一手,彻底打乱了他的计划。

    原本按照他的计划,魏驰会带着祥瑞公主直接来到昆阳一带。

    介时,他此前安插至烟虎山的眼线与几名内应,就会以烟虎贼的身份袭击那位公主的马车——当然,他并不是要加害那位公主,他只是要让那位公主亲眼见证‘烟虎贼’的危害,顺便将‘袭击公主’的罪名扣在烟虎贼的头上。

    只要烟虎贼被扣上袭击的公主的罪名,作为烟虎贼首领的周虎又岂能置身事外?

    介时,只要他在朝中运作一番,再加上有那位祥瑞公主帮衬、作证,那周虎必然要受到牵连,纵使有着陈太师的关系,十有八九也会丢掉颍川都尉的官职。

    可千算万算,他却没算到那位公主半途耍性子。

    『这下麻烦了……按我对祥瑞的了解,她到了许昌,肯定会去找周虎的麻烦,将事情说开,介时周虎必然就明白了怎么回事。再者,那周虎深知祥瑞一事的利害,如今既已见到祥瑞,势必不会再让祥瑞离开他的掌控,除非祥瑞离开他颍川郡。在这种情况下我想算计周虎,怕是难了……该死!』

    心中暗骂了几句,杨定皱着眉头在廨房内来回踱步,平复着心情。

    “少主……”魏驰讪讪地问候了一声。

    转头看了一眼魏驰,杨定长长吐了口气,说道:“事到如今,我责怪你亦无济于事……对了,你离开祥瑞公主身边,是以什么理由?”

    魏驰讪讪说道:“我说……我先回叶县,通知少主,让少主去接她……”

    “……”

    杨定凝视了魏驰几眼,旋即无语地摇了摇头:“罢了,我亲自去一趟许昌,看看……”

    说到这里,他稍稍一顿,问魏驰道:“公主来时,身边有谁?”

    魏驰连忙说道:“只有一名女官、两名宫女,还有以高木、蔡铮二人为首的二三十名宫中卫士……其他几人的身份,应该没有问题,唯独那个蔡铮,我怀疑他是主动跟随公主而来的。”

    杨定目光一凛:“是太子的人么?”

    “未必。”魏驰摇了摇头,低声说道:“我看着不像。”

    “……或许是三皇子的人。”

    长吐一口气,杨定陷入了沉思。

    他忽然后悔‘请’那位祥瑞公主来对付那周虎了,目的没达成不说,反而成为了他人棋盘上的棋子。

    。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热门小说: 〔神医豪婿林漠许半〕〔误入歧途苏玥〕〔偷香(杨羽)〕〔超神学院:开局穿〕〔国啤(秦东)〕〔贞观三百年〕〔斗罗之双枪绝世〕〔玉如墨谢怀瑾彭今〕〔献祭之主〕〔大隋说书人〕〔主宰江山〕〔都市修罗〕〔在火星造神话的我〕〔我把穿越门上交了〕〔罪军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