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刚更新: 〔公路求生,我有提〕〔我的双手有异能〕〔大唐:开局获得霸〕〔国潮1980〕〔影帝他不想当太监〕〔特种兵之神级辅助〕〔精灵之我挖矿养你〕〔我的靠山好几座〕〔查克拉不是这样用〕〔授徒万倍返还:我〕〔斗罗:开局密室拯〕〔上门龙婿(超级王〕〔仙穹彼岸〕〔强化医生〕〔异界开发见闻录〕〔师弟求你别修炼了〕〔黄荆〕〔武唐仙〕〔傲世狂医〕〔修行万年,发现居
冰瞬      小说目录      搜索
赵氏虎子 第621章:碰撞
    !

    『ps:补牙几百块?我怎么听说要好几千啊?就是那种把牙齿磨掉一部分后,用某种材质补全的补牙。』

    ————以下正文————

    “周都尉,您在吗?”

    书房外,传来一个女人的问候。

    正站在书桌后练字的赵虞愣了愣,抬头看向站在一侧的护卫长何顺。

    何顺会意,转身走出书房的里室,来到外屋,旋即便看到宫女馨儿正站在书房的门褴外。

    “馨宫女。”

    何顺抱拳行了一礼,旋即朝着里室喊道:“都尉,是馨宫女。”

    “有请。”赵虞点头道。

    得到了赵虞的允许后,宫女馨儿在何顺的邀请下迈步走入书房,旋即来到了里室,朝着站在书桌后的赵虞行了一礼。

    旋即,她这才注意到铺在书桌上的纸,忍不住上前一步,好奇地打量起纸上的字,当他看到那纸上的字迹时,她脸上浮现几丝惊讶。

    『山贼头子,也能写出这样的字么?』

    她不动声色地想道。

    而此时,赵虞也已将手中的毛笔放回笔架,见这位宫女好奇地打量他所写的字,他笑着说道:“闲来无事,随便写写,让馨宫女见笑了。”

    “哪里哪里。”

    被人发现的自己偷瞧的举动,馨儿的脸稍稍红了一下,称赞道:“奴婢虽然不懂书法,却也感觉周都尉的字颇有气势,不愧是出自大丈夫。”

    “哈。”

    赵虞还是首次被人这样称赞,闻言笑了一下,转过书桌,来到馨儿面前,笑着问道:“馨宫女此番前来,莫非公主有什么吩咐?”

    馨儿这才记起来意,微笑着点点头道:“是这样的,周都尉,公主想去瞧瞧叶县,奴婢觉得有必要告知周都尉一声,与周都尉您商量一下……”

    『……』

    赵虞惊讶地看了几眼馨儿。

    在他看来,凭祥瑞公主那种目无旁人的傲慢,肯定不会有跟他商量的意思,换而言之,多半是眼前这位馨宫女的意思。

    他惊讶问道:“馨宫女信得过周某?”

    “嗯。”馨儿点点头。

    “哦?”

    赵虞忽然来了几分兴致,笑着问道:“在下斗胆请问,何以馨宫女如此相信在下?方便相告么?”

    “嗯。”

    馨儿点点头解释道:“尽管与周都尉相处的时日并whhryl.不长,但奴婢感觉地出来,周都尉是一位心胸开阔的大丈夫,那日,公主无心间说了句不恰当的话,但周都尉却毫不在意……”

    “哦?那日公主说什么了?”赵虞好奇问道。

    “公主说……”馨儿有些不好意思,看了一眼赵虞后,这才一脸迟疑地小声道:“她曾说都尉丑……”

    “噢。”赵虞恍然大悟,他这才想起确实有这么回事。

    “周都尉恕罪。”馨儿赶忙行了一礼。

    赵虞不在意地摆摆手,旋即笑着打趣道:“就因为这,馨宫女便觉得在下值得信赖?”

    见此,馨儿正色说道:“这说明周都尉乃是心胸豁达的大丈夫。再者,奴婢这几日也曾与贵夫人身边那三名侍女聊过几句,奴婢看得出来,虽然那三名侍女在提到都尉时都有些小女儿似的畏惧,但她们对都尉的敬仰与爱慕却也是发自内心。……她们三人也说,周都尉乃是当之无愧的大丈夫,颍川郡当初能击退叛军,最快恢复稳定,皆因有周都尉。类似的称赞,贵郡的李郡守也曾说过,奴婢记得。”

    “这可真是……”

    饶是赵虞的面皮,也被馨儿说得有些不好意思。

    此时馨儿又说道:“更何况,周都尉乃是颍川郡的都尉,奴婢以为,周都尉绝对不会坐视公主有任何闪失,是故,奴婢觉得周都尉是最能信赖的人。……请恕奴婢无礼直言。”

    “不不不,这可不算失礼。”

    摆了摆手,赵虞用赞赏的目光打量着面前的这名宫女。

    不得不说,对比那位祥瑞公主,眼前这名宫女表露出来的智慧,着实让他感觉有些意外与欣慰。

    欣赏之余,赵虞也从馨儿宫女的话中听出了几分别样的意味:“如若在下没有猜错的话,馨宫女认为公主接下来会遇到什么危险么?”

    听闻此言,馨儿稍稍睁大了眼睛,旋即由衷称赞道:“周都尉不愧是击退了叛军的‘智将’。”

    赵虞险些被对方的称赞给逗笑了,摆摆手笑道:“好了,对在下的称赞,就先放在一旁吧。……关于公主即将遭遇的危险,请馨宫女详细说说。”

    “嗯。”

    馨儿的神色也变得严肃起来,正色说道:“危险可能不至于,但奴婢认为,公主或会遭人利用。周都尉或许不知,此番公主擅自离宫,乃是因杨定、杨延亭此人而起。这些年,杨定与公主始终保持有书信的往来,但大多数时候那杨定只是写几句诗词哄公主开心,直到几个月前,杨定忽然开始在信中写关于叶县、南阳郡、颍川郡的事,虽并未明确做出邀请,但字里行间,都有引诱公主前往叶县的意思……”

    “哦?”

    赵虞微微皱了皱眉,待思忖了一下后问道:“几个月前,具体是什么时候?”

    馨儿想了想回答道:“大抵是四月前后。”

    “四月前后……”

    赵虞负背双手在书房内踱了几步。

    四月前后,不就是赵炳那件事之后么?

    他还记得,三月初,他受鲁阳县令刘緈的恳求,前往鲁阳县教训了那个赵炳,从后者手中夺了两万余亩田地,因为这件事,他与杨定以及王尚德的族弟王彦险些撕破脸皮。

    确切地说,是差点与王彦撕破脸皮,而杨定当时,表现地格外克制,这异常的冷静,反而令赵虞当时感到了莫名的威胁。

    现在看来,他当时的直觉是正确的,那杨定知道用一般的手段对付不了他,便打起了祥瑞公主的主意。

    『这个阴险的家伙。』

    赵虞暗自骂了一句。

    从旁的馨儿可猜不到赵虞此刻的想法,她见赵虞来回踱步,表现出一副沉思之架势,便又说道:“周都尉或许不知,杨定曾多次在信中有意无意地诬陷都尉,挑唆公主,那时奴婢并不知周都尉的为人,更不知周都尉乃是陈太师的义子,还以为周都尉真如他所言的那般,直到来了颍川后奴婢才明白,那杨定只是想利用公主来陷害都尉……鉴于这杨定的为人,奴婢担心公主被他请去叶县后,他又要利用公主来做什么事。”

    『……仅仅只是怕那个蠢公主遭人利用?』

    赵虞不动声色地瞥了一眼馨儿。

    他感觉,这位馨宫女似乎还不知潜伏在祥瑞公主身边的一些危机。

    他试探问道:“这些话,馨宫女与高队正、蔡司巡提及过么?他二人怎么说?”

    馨儿不知赵虞的用意,摇摇头如实说道:“高队正与蔡司巡都不敢干涉……”

    见此,赵虞顺势又问道:“馨宫女觉得高队正与蔡司巡为人如何?可以信任么?”

    馨儿茫然地看向赵虞,旋即似患得患xgchotel.失般说道:“这一路上,皆靠高队正与蔡司巡沿途保护公主……周都尉,您这话,莫不是有深意么?”

    看着馨儿忐忑的模样,赵虞笑着说道:“没什么,周某随口一说。”

    他已从馨儿的口中证实,此女并没有意识到蔡铮的不对劲——当然,赵虞自身也没有什么证据,他只是凭着直接,感觉那蔡铮的身份并不简单。

    “……哦。”

    馨儿犹豫地点点头,识趣地没有追问下去。

    但聪明的她,仿佛从赵虞这随口一句话中感觉到出什么。

    片刻之际,馨儿便将她所了解的情况,通通都告诉了赵虞,赵虞整理了一下思绪,点头说道:“好,周某知晓了,你先领我去见公主吧。你放心,正如你所言,我绝对不会坐视公主在我颍川郡有什么闪失,倘若公主一定要去叶县,我会亲自带人护送。”

    反而这份保证,却不能让馨儿彻底放心,她犹豫着问道:“那……若离了颍川郡呢?”

    听闻此言,赵虞面具下的双眉挑了一下。

    离了颍川郡,那那位祥瑞公主的死活,就与他无关了呗。

    “先去见公主吧。”他笑着岔开了话题。

    “……嗯。”

    馨儿仿佛也意识到了什么,脸上闪过几分忧虑。

    片刻后,赵虞便在馨儿的带领下,来到了祥瑞公主所居住的东院。

    待他走入祥瑞公主所居住的那座小楼时,他惊讶地看到杨定还坐在屋内。

    注意到走入屋内的赵虞与馨儿,祥瑞公主不高兴地抱怨道:“馨儿,让你去叫周虎,怎么去了那么久?”

    “这……”馨儿似乎找不出什么合理的借口,下意识地用目光向赵虞求助。

    见此,赵虞毫不在意地将事情揽到了自己身上:“请公主恕罪,馨宫女来时,在下手上正好还有些事,是故耽搁了。”

    听到这话,祥瑞公主当即将心中不满发泄到了赵虞身上:“什么?难道本宫的事,还不如你的私事重要么?”

    赵虞笑着胡诌道:“并非在下的私事,而是公主的事。……馨宫女来时,在下正在考虑,是否要趁邯郸还未来人将公主带回去前,带公主到我颍川郡的各地逛逛,见识一下我颍川的风景……”

    他还糊弄不了一个涉世不深地小丫头么?

    果不其然,祥瑞公主在听到这番话后眨了眨眼睛,脸上的怒色顿时消失不见。

    她点点头说道:“你有这份心意,本宫很高兴,不过暂时不需要了,馨儿跟你说了吧?本宫有意前往叶县暂住一段日子……哼,本宫做什么事,还需要知会你等么?”

    她最后一句话,显然是针对馨儿方才提出要告知周都尉的建议。

    赵虞自然不会理会祥瑞公主最后那句抱怨,闻言笑着说道:“既然如此,在下率三千郡卒沿途保护公主。”

    『……』

    杨定微不可察地皱了皱眉,不动声色地说道:“三千郡卒?周都尉有点过了吧?公主可不喜欢被那么多人打搅。”

    『这杨定……』

    赵虞似有察觉地看了一眼杨定。

    此时,祥瑞公主亦点点头附和杨定道:“延亭哥哥说的对,本宫不喜欢太多人跟着,就本宫来时的护卫就足够了。”

    然而赵虞根本就不理会公主,他转头看着杨定,似有所指地说道:“杨兄,我以为三千郡卒正合适。”

    “那只是周都尉以为。”杨定平静地回道。

    听到这话,赵虞眯了眯眼睛,面具下的面色也逐渐沉了下来,因为杨定的反应只能证明一件事,那就是这小子还未放弃利用公主陷害他的打算。

    否则,他派三千郡卒沿途保护祥瑞公主,与这杨定何干?

    可惜让他郁闷的是,他想要保护的那个蠢公主,却居然站在另一边,一脸不渝地向他发出了命令:“周虎,本宫说了不需要你派人跟着,你莫非要违抗本宫的命令么!”

    『……若不是在颍川郡,我管你死活?!』

    赵虞心下暗骂了一句,抱拳正色说道:“不敢!……只不过,既然公主在我颍川郡,我颍川就有保护公主的责任,责无旁贷。”

    顿了顿,他直言不讳地又补充道:“公主您可以不在意自己的性命,但我等却必须时刻考虑公主的安危,确保公主安然无恙。”

    “你……”祥瑞公主气呼呼地斥道:“你敢这么对本宫说话?”

    话音未落,站在公主身边的冯宫史亦尖着嗓音喝斥道:“周虎,你安敢对公主无礼?!”

    见此,馨儿赶忙走到公主身边,替赵虞说话道:“公主息怒,周都尉是担忧公主才会说这样的话。公主您想,周都尉乃是颍川郡的都尉,负责整整一郡的事务,可想而知平日里事务繁忙,如今周都尉撇下整个郡的事务,肩负起保护公主的职责,这岂非证明周都尉视公主的安危高过颍川郡么?公主应该嘉奖周都尉的忠诚,怎么还要怪罪呢?”

    “唔……”

    祥瑞公主迷糊了,她感觉馨儿这么说倒也没错。

    而与此同时,赵虞与杨定同时看向馨儿,报以不同的目光,前者是赞赏,后者是惊疑。

    『祥瑞身边这名宫女,几时跟周虎凑在一块了?』

    杨定微不可察地皱了皱眉。

    心下一思忖,他忽然轻笑着说道:“周都尉还真是有手段,这才几日工夫,便博得了馨宫女的仰慕,让她为你说话,不知周都尉凭借的是什么呢?”

    『这小子,这种损招也用得出来?』

    赵虞哂笑一声,嘲讽道:“嚯?有这事?那大概就是坦荡的心胸吧。你知道的,杨兄,这年头的人,多的是无信无义、道貌岸然、浪得虚名之辈。比如有的人,表面上光鲜亮丽,实则心里早就烂透了,什么下三滥的勾当都做得出来,你说对不对,杨兄?”

    “……呵呵。”

    被赵虞指桑骂槐骂了一通,挨了顿的杨定也不知该回答是或不是,只好呵呵两声,揭过不提。

    整个屋内,恐怕也只有祥瑞公主听不出赵虞与杨定之间的争锋相对,她此刻正睁大眼睛惊讶地看着身边的馨儿,失声说道:“馨儿,你真的看上这个丑八怪了?”

    “不是的、不是的。”

    也不知是急的还是羞的,馨儿满脸通红,连连摆手。

    期间,她忍不住偷偷看了一眼赵虞,旋即脸颊上的红晕更浓郁了几分。

    不可否认,相比较对那个杨定,她对那位山贼头子出身的周都尉,更有好感,在她看来,后者才是有担当的大丈夫。

    看着馨儿一脸着急地辩解,祥瑞公主一把拉住她的手,将她拉到远离赵虞的另一侧,同时狠狠瞪了一眼赵虞。

    久在深宫、地位崇高的她,心中并没有什么‘朋友’的概念,但这名为馨儿的宫女,却是最亲密、最接近朋友的人,她当然不会让那个她讨厌的家伙抢走。

    这不,她严肃地警告赵虞道:“周虎,本宫命你日后离馨儿远点!”

    『……』

    看着那公主孩子气的举动,赵虞无语地翻了翻白眼,不过却不由自主地看了一眼馨儿。

    看着那馨儿满脸羞红,偷偷打量她的小动作,他也觉得有些纳闷:这位馨宫女,真的对他有了好感?

    注意到赵虞的目光,祥瑞公主气呼呼地喝止道:“不许你看馨儿!……你还看?!”

    “好,不看不看。”

    赵虞懒得跟这个孩子气的公主争执,将话题引回之前的问题:“那么,对于在下之前的提议,公主意下如何?请公主莫怪,为公主的安危考虑,无论如何,周某都会派郡军沿途护送,确保公主安然无恙。倘若公主不答应,周某斗胆请公主打消叶县一行的想法!”

    祥瑞公主闻言生气地斥道:“周虎,你怎么敢命令本宫?!”

    “这不是命令,而是建议。”

    瞥了一眼杨定,赵虞笑着说道:“当然,期间周某也会让杨兄在这里陪伴公主。……我想,有杨兄在此陪伴公主,公主去不去叶县,也无所谓,对吧?”

    “唔……”

    祥瑞公主歪着头考虑起来,旋即,她摇头说道:“不行,本宫要去叶县,去见见那个抢走延亭哥哥的坏女人,然后把她杀掉。”

    “谁?”

    见祥瑞公主毫无善恶观念说出杀这个字,赵虞微微皱了皱眉。

    “就是延亭哥哥现在的妻子啊。”祥瑞公主笑着解释道。

    “……”

    赵虞愣了愣,转头看了一眼杨定,旋即,他嘴角微微上扬:“那有什么难的?让杨兄在此陪伴公主,我.zyxta.派人去叶县,将杨夫人请来许昌就是了。”

    “……”

    杨定终于色变。

    他当然知道,许昌乃是这周虎的地盘,只要这周虎下令手下人,不许他杨定离开许昌,他绝对无法离开。

    而在此期间,若这周虎真的去许昌请来了他的夫人杨何氏,那他自幼相识的夫人恐怕就只有死路一条了。

    想到这里,他忽然改口道:“仔细想想,杨某觉得周都尉的考量也不无道理,那就有劳周都尉派郡军护送公主了。”

    『嘿!』

    赵虞暗自冷笑一声,旋即心中闪过一丝惊讶:这杨定,似乎真的很在意自己的夫人啊。

    而与此同时,杨定也缓缓收起了脸上的笑容,深深看向赵虞。

    此时此刻的二人,大致都已猜到了对方的打算。

    接下来,就看谁技高一筹了。

    。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热门小说: 〔偷香(杨羽)〕〔奇怪的先生们〕〔秦云萧淑妃〕〔误入歧途苏玥〕〔开局六女仆〕〔舒听澜卓禹安叫什〕〔我成了初代五番队〕〔幸福人生护士苏钥〕〔陆见深南溪免费阅〕〔猎谍〕〔我只是外门弟子〕〔恃宠〕〔无限辉煌图卷〕〔她真的不好哄〕〔我家老婆实在太会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