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刚更新: 〔开局娶了伽罗姐〕〔捡漏大师〕〔我的老婆怎么能这〕〔抗日之幽灵〕〔赵浪穿越秦朝〕〔九叔:吾徒有谪仙〕〔全球废土:避难所〕〔开局一群原始人〕〔斗罗之开局签到老〕〔一幡在手天下我有〕〔科技之锤〕〔我就是仙:开局掉〕〔长生可否〕〔白手当家〕〔精灵世界的怪奇训〕〔病娇暴君他有读心〕〔帝师是个坑〕〔都市古墓医仙〕〔他的小同学又撒娇〕〔全球御兽我能看见
冰瞬      小说目录      搜索
赵氏虎子 第622章:阴谋的八月
    !

    『ps:有人说,杨定不怕逼反赵虞么?我只能说,这是站在上帝视角的想法:杨定又不知道赵虞是内,说不定还以为赵虞是忠呢,毕竟赵虞目前是陈太师一派的。另外,补牙和种牙哪个安全点?我指的是隐患小。还有,我记得上次那个牙医说的好像是什么什么脂的材质,我也不懂。最后,祝书友们元旦快乐。』

    ————以下正文————

    黄昏前,赵虞派人将张季招到了府内,在自己的书房向张季交代了一些事。

    在听完后,张季抱拳说道:“此事由卑职代劳即可,何必都尉亲自随同?”

    赵虞闻言笑着说道:“我倒不是不信你的能力,但你到我身边还不久,不了解那杨定,这个人,还是颇有些手段的。更何况,公主的安危干系甚大,若不亲自前往,我也难以安心。……总之,这次我带田钦、廖广二人一同前去,我不在许昌的时候,由你坐镇都尉署。”

    说着,他拍了拍张季的臂膀,打趣道:“拜托你了,张都尉。”

    “都尉……”

    在从旁何顺好笑的注视下,张季哭笑不得地说道:“您就莫要取笑我了。……就这个名义上的都尉,我还被田钦、廖广他们敲竹杠请了顿酒。”

    他不禁又想起前两日他回都尉署时,田钦、廖广二人与他打趣,恭喜他当上了颍川都尉,他呆懵了许久,才从二人口中得知了事情真相。

    “诶。”

    赵虞玩笑道:“名义上的都尉怎么了?田钦、廖广他们巴不得能过把瘾呢。”

    “这倒是。”张季笑着点了点头。

    次日巳时前后,赵虞带着牛横、何顺等护卫,跟在祥瑞公主的车队后,缓缓离开了许昌城。

    而此时,田钦、廖广两名士吏,已召集了三千名郡卒在城外恭候,等待着赵虞的阅视。

    不得不说,与前两年的颍川郡军相比,如今的颍川郡军,可谓是脱胎换骨,军中士卒的站姿、面貌、气势,都让赵虞颇为满意。

    满意之余,赵虞不动声色地转头看向祥瑞公主所在马车的一侧,看向正牵着马缓缓步行的杨定——后者似乎也在暗中观察这支郡军。

    见此,赵虞故意走上前去,笑着问道:“这支郡军,杨兄觉得如何?”

    杨定看了一眼赵虞,面无表情地说道:“周都尉当初还在烟虎山时,对于练兵就很有一套,今日周都尉练得这样一支强军,在下并不意外。”

    “呵呵呵。”

    赵虞笑了笑,旋即瞥了一眼杨定,意有所指地说道:“事实上嘛,考虑到公主的尊贵,.jxpxxs.周某就算派遣一万名郡卒也不为过,不过,这三千人也足够应付一些突发情况了。……当然,最好是莫要发生什么变故。”

    “……”

    隐隐听出了几分警告的意味,杨定一言不发,面无表情扫视着不远处那三千名颍川郡卒,微不可察地皱了皱眉。

    三千郡卒,说多不多,说少也不少,至少像这周虎所说的那样,足够他在遇到突发事态时从其他地方调兵。

    更别说昆阳紧挨叶县,当地还有那周虎的手下、部都尉陈陌亲自执掌的旅贲营,这可是一支参加过昆阳之战、战斗力比较‘许昌军’有过之而无不及的军队。

    而这就意味着,他想在这周虎的眼皮底下达成某个目的,可谓是难上加难。

    『必须想个办法,摆脱这些周虎的兵……』

    杨定心下暗暗想道。

    片刻后,祥瑞公主所在的车队,便缓缓朝叶县而去。

    明面上,有赵虞、田钦、廖广率领的三千郡卒沿途护送,而暗地里,赵虞还吩咐了许柏、王聘、徐饶、乐兴、郝顺这整整五支旅狼百人队从旁策应。

    不得不说,赵虞这次也是十分谨慎。

    护送公主从许昌前往叶县的途中,沿途并没有什么变故,唯一能拿出来说的,那就是祥瑞公主那群人的行程实在是太慢了。

    几乎每隔不到一个时辰,那位任性的公主就吵吵嚷嚷地要停下来歇息,以至于一日的行程,竟不到四十里。

    对此,三千名颍川郡卒以及五百名旅狼倒是很高兴,毕竟不用急行军了嘛,反正七八月的天气,夜宿在外也不觉得寒冷。

    “对不住、对不住。”

    为此,宫女馨儿特地向赵虞表达了歉意,旋即不好意思地向赵虞提出了某些‘过分’的要求,比如说,祥瑞公主忽然想吃什么东西了,这位馨宫女唯有一脸歉意地请赵虞派人到最近的县城想办法寻找。

    说实话,若不是顾忌这位公主是当今晋国天子最宠爱的公主,赵虞恨不得掐死这个麻烦精,要知道,这会儿他可是时刻防备着那杨定呢,哪有工夫去伺候那位公主?

    就这样走走停停,停停走走,原本许昌至昆阳不过三日的路程,众人竟是花了足足六日,直到八月初九,一行人这才堪堪抵达昆阳。

    在抵达昆阳的这一日,赵虞也觉得有些惊讶,惊讶于这赶路的六日,竟然没有发生任何事。

    难道说那杨定放弃了?

    赵虞自然不可能如此天真,他宁愿相信,杨定只是还未打算下手罢了。

    『这马上就过郡界了,他打算几时动手?』

    在赶路途中,赵虞看了几眼不远处的杨定,亦猜不透对方的打算。

    思忖了一下,赵虞策马来到杨定身侧,笑着试探道:“过了昆阳,那就是南阳郡的地界了,不知杨兄是希望周某继续带兵保护公主,亦或,周某就驻扎在昆阳?”

    听到这话,杨定淡淡地讥讽道:“周都尉几时变得这般守规矩了?昔日周都尉干涉鲁阳县的内事时,可不曾询问过杨某的意见。”

    “这两件事,岂能混为一谈?”赵虞神色不改地笑道:“那日,周某乃是得到了鲁阳县县令刘公的恳请,可今日公主要造访的乃是叶县,而叶县的县令乃是杨兄,周某自然要请示杨兄。……周某,可是向来遵纪守法的。”

    『哼,巧舌如簧。』

    杨定心下冷笑一声,淡淡说道:“周都尉能否跨界,这事杨某说了不算,需请示宛城……”

    『就是让我乖乖驻军在昆阳呗?』

    赵虞当即就听懂了杨定的言外之意,不过也没有在意。

    毕竟只要祥瑞公主离开了昆阳,到达了叶县,就算出了什么事,那也是南阳郡与叶县县令杨定的责任,他顶多就是稍稍受到牵连罢了——当然,赵虞并不认为杨定会在他自己的地盘对那位公主不利。

    不惜搭上自己的身家性命也要利用那位公主陷害他,赵虞自忖杨定还未疯到这种地步。

    想到这里,他笑着说道:“既然如此,周某就暂时驻扎在昆阳吧。”

    “……”

    杨定一言不发,好似浑不在意。

    当日,因天色已完,众人在昆阳县内的驿馆住了一夜,至于田钦、廖广二人所率的三千郡军,则在赵虞派人与陈陌打过招呼后,进驻了后者的军营。

    以祥瑞公主的任性与娇贵,自然住不惯城内那简陋的驿馆,是故,赵虞便干脆将其领到了陈祖的府邸——反正陈祖已带着他夫人搬到许昌去了,那座府邸正空着。

    当然了,即便如此,那个麻烦的公主依旧抱怨了一通,烦地赵虞恨不得将其丢出城去。

    值得一提的是,就当赵虞准备离开时,宫女馨儿忽然追了出来,将他给拦下了。

    她也许是得知了赵虞准备驻军在昆阳的事,又惊又急地对赵虞说道:“周都尉,您怎能撇下公主?”

    赵虞遂简单向她解释道:“叶县隶属于南阳郡,而周某乃是颍川郡的都尉,没有南阳郡里的允许,周某不可擅自带兵跨越郡界……”

    然而这个解释,并不能说服馨宫女,她向赵虞恳求道:“奴婢知道,这一路上,公主确实有些……有些……但奴婢恳求周都尉千万莫要撇下公主。那杨定道貌岸然、胸怀奸计,只有周都尉在场,方能令他投鼠忌器,不敢打公主的主意。”

    说罢,她不顾男女有别,拉着赵虞的衣袖恳求道:“都尉,求您了。”

    “这……”

    看着满脸泫然欲泣的馨宫女,赵虞亦不禁有些头疼。

    说实话,他并不是一定要保护那个烦人的公主,说难听的,只要袭击公主的事不发生在颍川郡,不发生他眼前,他其实无所谓那位公主的死活,毕竟他对那位公主也没太多好感。

    “都尉……”

    可能是察觉到赵虞的内心无动于衷,馨宫女作势便要在赵虞的跟前跪下,却被眼疾手快的赵虞一把扶住。

    “为何你这般护着公主呢?”带着几分无奈,赵虞好奇地问道。

    馨宫女也不隐瞒,眼眶微红,带着几分哽咽解释道:“奴婢在宫中,曾犯下大错,被一位娘娘惩戒,若非公主恰巧拜访那位娘娘,将奴婢领了去,奴婢怕是早已被那位娘娘活活打死了……”

    赵虞这才恍然大悟,旋即忍不住好奇问了句:“那位娘娘?”

    馨宫女看了一眼赵虞,摇摇头不敢说。

    这也难怪,毕竟够得上娘娘这尊称的,基本上都是宫内的妃子,私下议论宫内妃子,这事可大可小,若传出去,无论对馨儿还是对赵虞,都不是什么好事。

    意识到这一点,赵虞也就不再追问,反正又不关他什么事。

    问题是眼前这位馨宫女……

    “何顺,你怎么看?”赵虞忽然转头问何顺道。

    见馨宫女用哀求的目光看向自己,何顺笑了笑,对赵虞说道:“都尉,拒绝一位对您有意的美人,这也太过于无情了吧?”

    “你小子是要找打。”见何顺竟开起他的玩笑,赵虞没好气地翻了白眼。

    而从旁,馨儿则是听得俏脸绯红,默不作声地低了下头,看得出来,她确实是对赵虞有不少好感。

    见此,赵虞思忖了一下,说道:“这样吧,我叫田钦、廖广他们率郡军驻扎在昆阳,周某且带少量人手陪同公主前往叶县,这样倒也不算被南阳郡拿捏把柄……”

    听闻此言,馨儿尚未褪去红晕的脸上顿时露出笑容,欣喜地行了一礼:“多谢周都尉。”

    片刻后,目送着馨儿离去,何顺笑着说道:“都尉,看来您对此女也有意啊……”

    “呵。”

    赵虞笑了笑,也不否认。

    没错,他确实对这位叫做馨儿的宫女有不少好感,毕竟此女坐落大方,且又不是为了财或别的什么目的靠近他。

    别看他故意传出去‘脸上火烧’的事,但自他当上都尉之后,还是有不少媒婆登门,想替他说媒纳妾,然而他却看不上那些别有所图的女子——虽然他也明白,或许并非是那些女子别有所图,而是她们的长辈。

    轻笑之余,他吩咐何顺道:“带二十个弟兄,另外,吩咐旅狼在叶县城外接应。”

    “是!”何顺郑重其事地点了点头。

    次日上午,祥瑞公主下令继续前往叶县。

    期间,赵虞向祥瑞公主提出了希望继续保护的意思,看得出来,祥瑞公主其实并不了以赵虞带人跟着,甚至觉得有点烦,但在馨儿的努力劝说下,这位公主终究是默许了。

    而至于杨定,他从始至终一言不发,就仿佛,他并不担心赵虞一路跟着他前往叶县,这让赵虞意外之余,亦不禁警惕起来。

    八月初十的傍晚,一行人缓缓抵达了叶县,叶县县尉高纯,以及杨定的家将魏栋、魏驰父子,皆出城相迎,将包括赵虞一行人在内的众人请到了县衙。

    期间,魏驰小声问杨定道:“少主,这周虎怎么也来了?”

    杨定摇了摇头,低声说道:“这事晚上再说,夫人呢?”

    魏驰轻声说道:“卑职得到少主派人传讯,已让夫人离县暂避。”

    听闻此言,杨定这才松了口气。

    片刻后,一行人便来到了叶县的县衙。

    待下了马车后,那位祥瑞公主就仿佛像来到了自己家那般,在馨儿与尹儿两位宫女的搀扶下,目无旁人地闯入了县衙——确切地说,她无论在许昌赵虞的府上,亦或在昆阳陈祖的府上,也是这个模样。

    不过旋即,这位公主便闯到了后衙的主屋,左瞧右瞧,甚至闯到杨定与其夫人的卧室瞧了瞧。

    “延亭哥哥,那个坏女人呢?”她哼哼着问杨定道。

    见此,赵虞饶有兴致地在旁看着。

    俗话说无福消受,在他看来,这杨定就是无福消受祥瑞公主对他的情义——为了让杨定娶她,她竟然想杀掉杨定如今的夫人,这种女人,赵虞得亏自己没有碰到。

    没错,此时此刻的他,已经大致知道了杨定与其夫人,还有这位祥瑞公主之间的纠葛,同时也隐约猜到,当日明明已答应不再利用祥瑞公主陷害他的杨定,为何在见过那位公主之后就立刻改变了主意。

    似这等位高权重、无法无天的公主,她的爱慕,可未必是一种福气,也难怪杨定想要除掉她一了百了。

    『呵,真是无情啊。……明明是自己请来对付我的,如今却想着要除掉她,呵。』

    心下冷笑一声,赵虞纯粹抱着看好戏的心情,看这杨定如何收场。

    而就在赵虞暗自看杨定笑话时,杨定已将祥瑞公主拉到了一旁,小声说了几句。

    也不知那杨定说了什么,反正祥瑞公主很高兴,倒也不再追问杨定的夫人、杨何氏的去向。

    这边安抚罢公主,转头杨定便向赵虞下达了逐客令:“周都尉,我已派人嘱咐过城内的驿馆,令他们好生接待都尉,周都尉请便吧。”

    “呵。”

    赵虞笑了笑,也不在意,带着牛横、何顺与二十名烟虎众准备离开。

    他并不担心杨定会趁机对他不利,毕竟他身边有牛横在,城外有五百名旅狼接应,更别说只要他一道命令,陈陌、田钦、廖广就会带着过万的军队杀到叶县。

    倒是宫女馨儿,她对赵虞的离去感到担心,在哄过公主后,追了出来。

    见此,赵虞便宽慰她道:“无妨,我就在城内的驿馆,且不时会来看望公主,倘若那杨定有什么阴谋,介时你私下告诉我便是。……你放心,只需半日,我便可以招来万余军队包围叶县,那杨定很清楚,他绝对不敢明目张胆。”

    听到这份保证,馨儿这才压下了心底的顾虑。

    待赵虞离开之后,祥瑞公主便自说自话地搬到了杨定与其夫人的卧居。

    而杨定,则趁着这段时间,带着魏栋、魏驰父子与俞建、庞沛两名护卫,来到了自己的书房。

    见俞建、庞沛二人守着门窗,密切关注着书房外的动静,魏驰皱着眉头对杨定问道:“少主,那周虎怎么会来?”

    杨定头疼地说道:“那厮知晓了。……公主口无遮拦,在那周虎面前表露出了想要对贞儿不利的意图,你们也知道,以那周虎的狡智,他立刻就意识到,我想要谋害公主嫁祸给他。”

    “……”

    老家将魏栋皱了皱眉,与儿子面面相觑。

    良久,他低声问杨定道:“少主,您真要……对公主不利?不是说……”

    “我也不想。”

    杨定懊恼地说道:“我原以为我能哄她回宫,却没想到,她竟然想要赐死贞儿……”

    “……”

    魏栋深深皱了皱眉。

    作为杨定身边的老仆,他当然知道自家少主与少夫人,以及与河间何家的关系。

    河间巨贾何震,最初就是杨定之父杨颂的挚友,在杨定与其夫人尚未出生之际,两家便指腹为婚,决定成为亲家。

    而因此,杨定与其夫人杨何氏,也是自幼相识。

    后来,他杨家因干预王室内事而蒙难,朝野上下,曾经与他杨家关系亲近的人,纷纷与他杨家断绝关系,但杨定的老岳丈、河间巨贾何震,以及杨定现如今的夫人杨何氏,却依旧坚持履行这段婚姻。

    更有甚者,何震还花费巨资,派人到邯郸上下打点,替亲家疏通关节。

    这份情谊,无论是杨定,亦或是魏栋、魏驰父子,亦铭记于心。

    即便是现如今,老岳丈何震依然是杨定坚实的财力后盾,不惜用尽家财,暗中支持着女婿。

    怎么可能为了一个不知所谓的公主,辜负了何家父女?

    “唉。”

    魏驰叹了口气,幽幽说道:“我早说了,莫要招惹那位公主……”

    “……”杨定无言以对。

    他又岂知几年不见,那位公主变得愈发任性?

    早知如此,他绝对不会这么做。

    “好了,事到如今再说这个有什么用?”

    魏栋瞪了一眼儿子,旋即沉声对杨定说道:“少主,似眼下境地,您有什么打算?老夫以为,为今之计,唯有哄住那位公主,待邯郸派人将其带回王宫……”

    “恐怕很难。”

    杨定皱着眉头说道:“为了哄住祥瑞,我假意答应了她,若她明白我在骗她,她必定会发怒……”

    “那又怎样?”魏栋不解地说道:“介时,那位公主怕是已被带回王宫了。”

    “我就担心这个。”杨定苦笑着说道:“倘若她恳请天子,叫天子下诏赐死贞儿,这该如何是好?”

    “不至于吧?”魏栋皱着眉头说道:“倘若天子会答应将公主下嫁少主,早些年就答应了……”

    杨定苦笑着点点头道:“没错,天子不会答应将宠爱的祥瑞下嫁于我,但他未必不会答应祥瑞其他要求……”

    “少主的意思是……”

    魏栋这才明白过来,脸上的褶皱愈发明显了xgchotel.。

    此时,杨定深吸一口气,沉声说道:“为今之计,要么得到祥瑞的谅解,要么……”

    他的眼眸闪过一丝杀意。

    见此,魏栋与魏驰对视了一眼,旋即压低声音说道:“然而,有周虎在旁虎视眈眈,恐怕不容易办成。再者,万一行迹暴露,那……”

    “我知道。”

    杨定点点头说道:“是故,我不打算动手,自有人做这件事。”

    魏驰压低声音说道:“少主的意思是……蔡铮?”

    杨定点了点头,沉声说道:“那蔡铮,或是太子的人,或是三皇子的人,不管他是哪方的人,都无所谓,毕竟,无论是太子、还是三皇子,都不希望邺城侯李梁借着其女得到天子的重视,以至于威胁到他们。”

    他顿了顿,继续说道:“我个人猜测,那蔡铮应该是三皇子的人,但太子那边,他就对祥瑞离宫之事一无所知么?怎么可能!他只不过见三皇子准备去做他也想做的事,顺水推舟,假装不知罢了,甚至,他可能还暗中帮了祥瑞一把,助她离开了王宫。……反过来,就算那蔡铮是太子的人,也是一样。这两位,都恨不得除掉祥瑞。”

    说到这里,他深吸一口气,压低声音说道:“是故,根本不需要咱们动手,我等只需给太子或三皇子的人创造一个机会即可……如今祥瑞远离皇宫,对于那两位来说,亦是千载难逢的机会,那两位肯定不会放过这个机会。”

    “那周虎怎么办?”魏驰皱眉说道:“周虎肯定不会坐视公主在他颍川郡境内遇袭……”

    听闻此言,杨定眼中闪过一丝精光,正色说道:“我有一计,或可让那周虎不派其麾下郡军……”

    “什么计?”魏栋惊讶问道。

    杨定沉声说道:“叫公主进剿烟虎山!”

    “……”

    魏栋、魏驰父子面面相觑。

    。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热门小说: 〔神医豪婿林漠许半〕〔误入歧途苏玥〕〔偷香(杨羽)〕〔超神学院:开局穿〕〔国啤(秦东)〕〔贞观三百年〕〔斗罗之双枪绝世〕〔玉如墨谢怀瑾彭今〕〔献祭之主〕〔诡异世界签到可太〕〔大隋说书人〕〔主宰江山〕〔都市修罗〕〔在火星造神话的我〕〔我把穿越门上交了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