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刚更新: 〔公路求生,我有提〕〔我的双手有异能〕〔大唐:开局获得霸〕〔国潮1980〕〔影帝他不想当太监〕〔特种兵之神级辅助〕〔精灵之我挖矿养你〕〔我的靠山好几座〕〔查克拉不是这样用〕〔授徒万倍返还:我〕〔斗罗:开局密室拯〕〔上门龙婿(超级王〕〔仙穹彼岸〕〔强化医生〕〔异界开发见闻录〕〔师弟求你别修炼了〕〔黄荆〕〔武唐仙〕〔傲世狂医〕〔修行万年,发现居
冰瞬      小说目录      搜索
赵氏虎子 第623章:阴谋的八月(二)
    !

    『ps:一听要拔神经,我就本能地抗拒。还有,元旦快乐,诸位书友们。』

    ————以下正文————

    “少主,有人来了,是公主身边的馨宫女。”

    就当杨定正与魏栋、魏驰父子几人商议时,负责警戒的护卫俞建、庞沛低声向杨定做出了提醒。

    见此,杨定几人立刻就停止了议论。

    不多时,廨房外就传来了笃笃笃的叩门声,同时响起的,还有馨宫女的询问:“杨县令,您在里面么?”

    见此,杨定便示意俞建、庞沛二人打开了屋门。

    “馨宫女,我家少主正在里面,请。”

    “多谢。”

    在俞建、庞沛二人的请入下,宫女馨儿迈步走入杨定的廨房,待瞧见魏栋、魏驰父子后,她的眼眸中闪过几丝惊疑。

    虽然她已得知魏栋、魏驰、俞建、庞沛皆是杨定身边的心腹,但这几人此刻都聚在这杨定的廨房里,且此前还关着房门,这让馨儿心生了几分怀疑:这些人,莫不是在商议什么阴谋?

    也不晓得杨定是否有注意到馨儿眼眸中的警惕,神色如常地站起身来,拱拱手微笑着说道:“不知馨宫女有何吩咐?”

    平心而论,看此刻杨定那温文尔雅的态度,比较某位传闻中面部受到火伤的周都尉不知要强到哪里去,但馨儿却本能地有些抗拒。

    也许是在宫内住得久了,她一见杨定,就断定此人是那种乍一看无害、实则攻于心计的危险人物,更别说这个男人还在利用她家公主,试图利用她家公主达成一些不可告人的目的。

    轻轻吸了口气,馨儿淡淡说道:“打搅杨县令了,奴婢此番前来,是想与杨县令商议一下公主的晚膳。请杨县令莫要见怪,公主在宫内住得久了,不太习惯宫外的菜,若是杨县令不介意的话,奴婢希望与府上的庖厨谈一谈,将公主喜欢的菜肴做法告诉他……”

    相比较在赵虞跟前时偶尔脸红害羞的模样,此时在杨定面前的馨儿,神色冷淡、面无表情,尽管不失礼仪,每每予以杨定尊称,但其中的疏远之意,却是任谁都看得出来。

    见此,杨定心中忍不住暗暗嘀咕:这名叫做馨儿的宫女,不会是真的看上了那周虎吧?

    不可否认,甚至就连杨定也必须承认,与他明争暗斗斗了四五年的那周虎,确实有种特殊的魅力,比如昔日的西部督邮、如今的颍川都尉署参军荀异,此人的刚正就连杨定都要称赞,但这样一个正直的官员,却甘心为那周虎所用,反而对他杨定冷淡非常。

    而这,也正是杨定忌惮那周虎的原因之一:他也有些搞不懂,那个前山贼头子,怎么可以让那么多聚集其麾下。

    “当然。”

    杨定笑着点了点头,吩咐魏驰道:“魏驰,这件事就交给你去办,切记,定要让公主满意,明白么?”

    “是。”魏驰抱了抱拳。

    从旁,馨儿亦微微点了点头。

    但旋即,她便好似想到了什么,又对杨定说道:“杨县令,公主任性,占了您与您夫人的卧居,奴婢在此向杨县令道一声嫌疑,然尊卑有别、男女有别,那间屋子虽曾是您与您夫人的卧居,但现如今既然公主搬进去住了,考虑到公主冰清玉洁之躯,还请杨县令恪守礼仪,莫要做一些不好的事。……或许公主不会在意,但奴婢负责公主的起居,有责任记录一些事,待日后向宫内汇报。”

    『这是在威胁我么?』

    杨定心下有些惊讶。

    不过他并不生气,他巴不得眼前这个宫女在强势些,免得他受到那位公主的纠缠。

    只是很遗憾,即便是这位宫女,也拗不过那位麻烦的祥瑞公主。

    “当然。”

    &whhryl.nbsp;  杨定微笑着回应道。

    “……”

    深深看了一眼杨定,馨儿这才行了一礼,转身对魏驰说道:“麻烦魏护卫了。”

    “馨宫女言重了,请。”

    “嗯。”

    目送着馨儿与魏驰二人离开了廨房,庞沛皱着眉头对杨定说道:“这名宫女,好似对公子有些敌意?”

    “呵。”

    杨定轻哼一声,也不在意,因为他大抵可以猜到是怎么回事。

    他摇摇头说道:“不必在意她,关于我方才说的,你等莫要声张……”

    “那个蔡铮怎么办?”老家将魏栋询问道:“要与他接触一下么?”

    “暂时还不必。”

    杨定摇了摇头,眼眸闪过几丝深思之色。

    &zyxta.nbsp;   当晚,因为馨儿将公主爱吃的菜肴做法告知了县衙府里庖厨,公主倒也没有像在赵虞府上那样发火。

    虽然那名庖厨即便照猫画虎、如法炮制,经过他手的菜肴依旧与宫内存在很大差距,但谁让那位公主今日心情好呢。

    入夜后,大概戌时前后,杨定回到了自己的廨房。

    由于卧居被那位公主占了,今晚,确切地说这段时间,他就只能睡在这间廨房里了。

    就当俞建、庞沛两名护卫为他铺着睡铺时,杨定则坐在书桌后,一边反复盘算,一边等jxpxxs.待着那位公主的传唤。

    他笃定那位公主在睡前肯定会召他说话。

    果不其然,片刻之后,宫女馨儿便来到了杨定的廨房,转达了公主的命令:“杨县令,公主请您移步至卧居说话。”

    顿了顿,她也不忘再次警告杨定:“希望杨县令还记得奴婢此前对您说的话,请务必莫要做出失礼的举动。”

    『这话你对祥瑞说就是了。』

    饶是杨定,此刻心底亦忍不住嘀咕起来。

    天地良心,可不是他缠着那位公主,而是那位公主缠着她,这些年,她帮到他的地方,比她给他制造的麻烦多得多。

    不过话虽如此,他还是点头答应了:“在下记得的,请馨宫女放心。”

    见此,馨儿这才点了点头,旋即领着杨定来到了祥瑞公主的下榻之处。

    踏进这间曾属于自己与自己夫人的卧居,杨定便感觉到屋内有一股潮湿的闷热。

    很显然,那位公主方才想必是在屋内用沐桶沐浴了身体。

    再一瞧床榻方向,杨定便看到自己与夫人过去歇息的床榻,此刻已被放下了纱帐,纱帐后,隐隐可以看到一个人影,无疑便是那位公主。

    怀着无奈而复杂的心情,杨定朝着那纱帐拜道:“臣杨定,拜见公主。”

    听闻此言,纱帐后便传来了祥瑞公主的笑声:“嘻嘻,延亭哥哥,你来了?”

    说话间,公主一手撩起了纱帐,露出了她仅穿着贴身亵衣的身体,但此举立刻就被宫女馨儿阻止:“公主,请放下纱帐,否则,奴婢唯有请杨县令出去了。”

    “有什么关系嘛?”祥瑞公主不高兴地说道:“本宫迟早是延亭哥哥的妻子。”

    听到这话,馨儿正色说道:“此事需经陛下认可,在此之前,恕奴婢不能坐视公主做出失礼的举动。”

    “哼。”祥瑞公主气呼呼地说道:“馨儿,你越来越不听本宫的话了,信不信本宫……”

    说到这里,她惊疑地转头看了一眼馨儿,惊呼道:“馨儿,你莫不是想故意想激怒本宫,叫本宫将你逐走,如此一来,你便好与那个周虎双宿双飞……”

    在另一名叫做尹儿的宫女捂着嘴偷笑的注视下,馨儿又羞又气:“公主,您在说什么啊!”

    话虽如此,但她还是忍不住按公主所说的想了想,旋即心底涌起几分害羞。

    “哼,那个丑八怪有什么好的?”祥瑞公主不高兴地说道。

    见公主越说越过分了,馨儿忍不住替赵虞说话道:“周都尉虽然因为火伤毁了面容,但这无损他的品德与气概,公主也见过那位周夫人,若非周都尉才德出众,似周夫人那般的美人,又岂会爱慕周都尉呢?”

    “这……着实有些奇怪。”祥瑞公主困惑地眨了眨眼睛,旋即,她转头问宫女尹儿道:“尹儿,你觉得呢?”

    尹儿窃笑着看了一眼比她年长的馨宫女,轻笑道:“奴婢觉得,周都尉倒是不坏,公主那样对他,他都不生气……”

    “对吧?”馨儿赞赏地看了一眼尹儿。

    “……”

    看着这三名少女你一言我一语地聊起了那周虎的事,杨定嘴角抽搐了几下。

    他咳嗽一声,故作不解地打断道:“咳,那个……不知公主这次唤臣前来,有何要事?”

    祥瑞公主这才想起屋内还站着她最喜欢的延亭哥哥,笑嘻嘻的说道:“也没什么要事,本宫就是想与延亭哥哥说说话……延亭哥哥这些年可曾想念本宫呀?”

    “这个嘛……”

    心中思忖了一下,杨定故意做出了犹豫的神色。

    见此,祥瑞公主不高兴了,再次撩起了纱帐,失望地说道:“难道延亭哥哥这些年从未想起过本宫嘛?”

    听闻此言,杨定便按照早已想好的说辞解释道:“那也不是,只是臣前些年到叶县,叶县这边政事忙碌,是故……”

    涉世不深的祥瑞公主当即就入套了,好奇地问道:“延亭哥哥,叶县的事务很辛苦么?都做些什么呀?”

    “也没什么。”杨定笑着说道:“无非就是民事、治安……”

    “只是这样?”祥瑞公主不解地说道:“可延亭哥哥不是说很辛苦么?”

    杨定笑着解释道:“虽然只是负责叶县一带的民事与治安,但说得轻松,做起来也不简单,比如治安这块,有一伙贼寇,我叶县花了五年时间,至今都还未剿灭,到现如今,只能不了了之了。”

    “咦?”祥瑞公主惊讶地问道:“是什么贼寇?”

    杨定眼眸中闪过一丝毫光,微微低下头,郑重其事地说道:“那便是……烟虎山的贼寇,烟虎贼。”

    听闻此言,祥瑞公主愈发好奇了,问道:“这伙贼寇很厉害么?”

    杨定笑了笑,解释道:“这伙烟虎贼,占据要道,打家劫舍、无恶不作,还屡屡抢掠过往的商队,令我叶县的商贾苦不堪言……说他们厉害,那自是厉害非常,但这并非我叶县至今未能将其剿灭的原因。真正的原因在于,这支以烟虎为名的山贼,他们藏匿于昆阳县境内的烟虎山,而昆阳县隶属于颍川郡,不在我职权范围。臣曾多次想将其剿清,但奈何颍川郡不允……”

    顿了顿,他又故作无奈地补充道:“确切地说,是周都尉不允。”

    『……』

    听杨定提到周虎,馨儿下意识地看了一眼杨定。

    她敏感地意识到,这杨定还未放弃利用公主对那位周都尉不利的念头。

    相比较馨儿,祥瑞公主就没有察觉到,惊奇地问道:“周虎?那个丑八怪为何不允?”

    听闻此言,杨定神秘一笑,半真半假地说道:“公主或许不知,周虎便是出身烟虎山群贼,还是这群烟虎贼的首领,在烟虎山占山为王的那些恶寇,皆是他曾经的手下弟兄……他怎么会允许臣对他昔日的手下弟兄不利呢?为了庇护这群昔日的手下弟兄,他谎称烟虎贼已弃暗投明,但实际上……”

    他故作痛心地摇了摇头,恰到好处得戛然而止,因为再说下去就要露馅了,毕竟他也知道,烟虎山的烟虎贼,确实已经从良,不再干劫道的买卖。

    如他所料,涉世不深的祥瑞公主闻言大怒,一脸痛恨地说道:“好啊,本宫就知道这个周虎不是好人……”

    说罢,她转头看向馨儿,说道:“你看吧,馨儿。”

    然而馨儿丝毫不为所动,她在看了一眼杨定后,淡淡说道:“公主,这只是杨县令片面之词,不足轻信。奴婢以为其中必然有什么误会……”

    听闻此言,杨定正色说道:“馨宫女此言差矣。……当年烟虎贼祸害昆阳、叶县两地,杀人越货,无恶不作,此乃附近百姓众所周知之事,更有甚者,那周虎当年为了逼颍川郡赦免他,还曾派人掳掠了襄城、汝南二县的县令,焚烧县衙,屠尽县衙内的官吏。馨宫女可莫要天真地以为那周虎是善类……原先烟虎贼的首领乃是杨通,但此人与那周虎想比,连提鞋都不配。那周虎从一介山贼头子,摇身一变成为颍川郡的都尉,从贼到官不说,还在短短两年之内就爬到了常人十年、二十年都未必能达到的高度,可想而知那周虎的手段。”

    这一番话,听得祥瑞公主与馨儿、尹儿两名宫女都目瞪口呆。

    这也难怪,毕竟当世的山贼,有几人敢焚烧县衙、劫掠县令?又有几人能在做出了这样的事后得到善终?

    更别说,做出了这番行为的那周虎,如今甚至还当上了颍川郡的都尉。

    这怎么想,都让人感到不寒而栗。

    而此时,杨定又继续说道:“只可惜老天无眼,就当颍川郡的李郡守在震怒之下准备围剿烟虎贼时,恰逢叛军起事,那狡猾的周虎趁机改头换面,先是在昆阳抗击叛军,收买人心,旋即,又在颍川郡军不敌叛军之际,带人支援许昌,骗取了李郡守的原谅。后来的事,想必公主也知道了,那周虎就是借着抗击叛军的功绩,骗取了李郡守的信任,摇身一变成为了颍川郡的都尉。然而,这样就抵消了烟虎贼当年犯下的那些恶行么?曾经遭其抢掠的我叶县的商贾,还有曾经烟虎贼犯下的恶行,就因为其首领周虎抗击叛军有功,便抹消了昔日的罪恶?馨宫女,若你的至亲曾遭到烟虎贼的迫害,也否能接受烟虎贼被颍川郡赦免这件事呢?”

    “我……”馨宫女亦哑口无言。

    从旁,祥瑞公主吃惊地睁大了眼睛,气呼呼地说道:“原来这周虎如此可恶。”

    见公主已渐渐掉入了那杨定的陷阱,馨儿心中亦是着急,可她也不知如何替那位周都尉辩解,甚至于,她内心都有些迷茫:那位周都尉,到底是好人,还是坏人?

    忽然,她想到一事,连忙说道:“据奴婢所知,周都尉乃是陈太师的义子,陈太师乃世人公认的忠臣,倘若周都尉是恶人,陈太师岂会收他为义子?”

    杨定笑着说道:“这就是那周虎的厉害之处。……周虎很聪明,很狡猾,完全不同于一般的贼寇,也许陈太师也被他的假面目给骗过了吧。就像馨宫女,在我道出那周虎曾经做出的一些恶行前,馨宫女不也觉得那周虎是心胸坦荡的一方豪杰么?”

    顿了顿,他又轻笑着说道:“不错,我不否认那周虎很有魄力,也称得上是一方豪杰,但很可惜,他野心勃勃,绝非善类。”

    说到这里,他故意叹了口气:“只可惜,我如今也已奈何不了他。”

    听到杨定故作的叹息,祥瑞公主当即就上钩了,气呼呼地说道:“想不到那周虎竟如此可恶,延亭哥哥,本宫助你对付他!”

    “没用的。”

    杨定故意摆出一副失望的态度,摇摇头说道:“前几日我去许昌时,曾见过李郡守与郡守府上上下下的官员,我当时就已经发现了,李郡守已被那周虎骗得团团转,郡守府的官员,也皆被那周虎给收买了,更有甚至,那周虎还大力提拔其手下亲信,委任其各县县尉之职,执掌县军……公主恐怕不知,颍川郡境内二十个县,最起码有八成以上的县尉是那周虎任命的,颍川郡的郡军,各县的县军,如今都听命于那周虎……这已远远超过了寻常都尉所能拥有的权力,但很遗憾,因为陈太师的关系,谁都不敢指出这件事……”

    祥瑞公主惊诧地睁大了眼睛,转头询问伺立在一旁的冯宫吏道:“冯宫吏,真的是这样吗?”

    冯宫史皱着脸笑了笑,她可还记得,当日那个周虎曾狠狠瞪过她一眼。

    虽然那周虎背后的靠山陈太师她招惹不起,但不并不妨碍她此刻说出一段真相:“倘若杨县令所言不虚,那周虎确实僭越了。……遵照我大晋的律令,郡下县城虽然在治安方面需要听命于该郡的都尉,但都尉无权任命各县的县尉,县尉是由各县县令任免的,且受各县县令节制。现如今,周都尉越权任命各县县尉,老奴只能说,此举不合规矩。……就像杨县令所说的那样,那周虎一人便控制了颍川郡所有的军队,此举十分危险。”

    听到这话,祥瑞公主鼓起了面颊,气鼓鼓地说道:“想不到居然有这么可恶的人!可是延亭哥哥,本宫已罢免了那周虎的官职……”

    “没有用的。”

    杨定摇摇头笑道:“颍川郡早已被那周虎控制的,就算公主罢免了那周虎,新任的都尉也必然是那周虎的心腹……甚至于,这件事就算捅到邯郸,也无济于事,介时朝廷必然会看在陈太师的面子上,对周虎网开一面,最多就是斥责几句罢了。”

    “那……那就对付不了这个周虎了么?”祥瑞公主气鼓鼓地问道。

    “那倒也不至于……”

    见时机合适,杨定故作做出犹豫的态度,缓缓说道:“倘若能攻下烟虎山,抓住那群周虎的同党,从这些人口中拷问出周虎以权谋私,借职权之便庇护其昔日同党的罪行,将这些证据上报朝廷,朝廷或许会慎重对待,下令罢免周虎……但问题就在于,没有颍川郡的授权与准许,臣作为叶县县令,虽有自信能攻陷烟虎山,却也无权这么做……”

    听到这话,祥瑞公主当即就说道:“本宫准许延亭哥哥围剿烟虎山!……我倒是想看看,那周虎可敢违抗本宫的命令!”

    这话正中杨定下怀,他故作沉吟地说道:“倘若是公主的命令,这倒是可以……”

    “那就这么办!”

    祥瑞公主欣喜地拍了下手掌:“延亭哥哥赶紧召集将士,剿灭烟虎山,从那些贼寇口中拷问出证据。”

    “遵命。”

    杨定低着头拱了拱手,在旁人看不到的角度,他的眼眸中闪过一丝精光。

    次日,夜宿于城内驿馆的赵虞一行人,在用过早饭后,便早早来到了县衙。

    县衙上下的人都认得这位周都尉,倒也不敢阻拦,任凭赵虞随意在县衙内转悠。

    而就在赵虞转悠之际,得知他到来的馨宫女,撇下尚在睡懒觉的公主,急匆匆地找到了赵虞,将一脸困惑的赵虞领到了无人的角落,把昨晚杨定对祥瑞公主所说的那番话,通通都告诉了赵虞。

    “什么?杨定教唆公主围剿烟虎山?”

    饶是以赵虞的智略,在听到这话也感觉莫名其妙。

    要知道,烟虎山的主寨,早就不再干劫道的买卖了,现如今除了必要的巡山弟兄外,就只住着一群妇孺。

    而那些巡山的弟兄,平日里也就是进山打打猎什么的,整个山寨祥和地跟个山村似的,杨定吃饱了撑着派兵去打烟虎山?

    还什么抓到烟虎寨的人拷问出证据,别说郭达、褚角等人根本不可能出卖他,光凭叶县,真的有能力打下烟虎山么?

    要知道即便是现如今的烟虎寨,也不是毫无反抗之力的,像邓柏、邓松这批少年,早就成长起来,成为了山寨的中坚力量。

    更别说陈陌麾下的旅贲营,随时都可以回到山寨。

    怎么想那杨定都不可能得逞嘛。

    『恶心我?给我添堵?』

    赵虞皱了皱眉,但旋即就打消了这个想法。

    因为他相信那杨定绝对不会做无聊的举动,对方既然这么做,肯定别有目的。

    『……我懂了,他这是料定我不会派郡军助他围剿烟虎山,如此一来,他便好趁机对那个蠢公主下手。只是……他这么做,不也会连累到他么?』

    饶是赵虞,一时间也没搞懂那杨定究竟要搞什么鬼。

    。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热门小说: 〔偷香(杨羽)〕〔奇怪的先生们〕〔秦云萧淑妃〕〔误入歧途苏玥〕〔开局六女仆〕〔舒听澜卓禹安叫什〕〔我成了初代五番队〕〔幸福人生护士苏钥〕〔陆见深南溪免费阅〕〔猎谍〕〔我只是外门弟子〕〔恃宠〕〔无限辉煌图卷〕〔她真的不好哄〕〔我家老婆实在太会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