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刚更新: 〔开局娶了伽罗姐〕〔捡漏大师〕〔我的老婆怎么能这〕〔抗日之幽灵〕〔赵浪穿越秦朝〕〔九叔:吾徒有谪仙〕〔全球废土:避难所〕〔开局一群原始人〕〔斗罗之开局签到老〕〔一幡在手天下我有〕〔科技之锤〕〔我就是仙:开局掉〕〔长生可否〕〔白手当家〕〔精灵世界的怪奇训〕〔病娇暴君他有读心〕〔帝师是个坑〕〔都市古墓医仙〕〔他的小同学又撒娇〕〔全球御兽我能看见
冰瞬      小说目录      搜索
赵氏虎子 第624章:阴谋的八月(三)
    !

    『就让我看看你想耍什么把戏吧,杨定。』

    心下暗暗说了句,赵虞朝着前来向他通风报信的馨宫女轻笑说道:“我知晓了,多谢馨宫女相告。”

    “周都尉不必谢,我……”

    馨儿摇了摇头,旋即用复杂的神色看着赵虞,欲言又止。

    见她这幅模样,赵虞笑着问道:“怎么了?”

    只见馨儿看了一眼赵虞,咬着嘴唇低下了头,就当赵虞感到莫名其妙时,她这才吞吞吐吐地问道:“周都尉……曾经做了恶事么?”

    “……”赵虞愣了一下,露出在面具外的下半张脸,笑容也逐渐收了起来,看得馨儿感觉心中莫名的刺痛。

    良久,赵虞怅然地点了点头:“啊,周某曾经做不少恶事。”

    馨儿万万没想到眼前这位周都尉居然一口就承认了,心情变得十分复杂。

    赵虞当即就察觉到二人间的气氛变得有些沉重,在无奈地吐了口气,识相地说道:“总之,多谢馨宫女相告,周某暂时别过。”

    说罢,他转身准备离开。

    不可否认,他是对眼前这些馨宫女抱有几分好感,但还不至于到他必须向对方解释什么的地步,倘若这位宫女果真因为杨定的话对他心生了什么成见,他也不会去解释什么。

    然而就在他准备走开的时候,他忽然感觉有人拉住了他腰后的衣服。

    他回头一瞧,不是那位馨宫女又是何人?

    只见在赵虞意外、惊诧的目光注视下,馨儿低着头,低声说道:“周都尉不解释一下,为何要做那样的事吗?奴婢不敢质问都尉,奴婢只是……只是想知道……”

    『……不会真对我有好感吧?』

    赵虞心中闪过几丝惊讶。

    倘若换一个人、换一种语气来询问赵虞,赵虞根本不会理睬,但看着这位馨宫女用近乎恳求的语气询问他,饶是他也有些不忍辜负对方对他的好感——虽然对方这份好感,让他也有些莫名其妙。

    “为了活下来。”

    在沉默了片刻后,赵虞沉声说道。

    仅仅五个字,但其中包含的分量,却让馨儿下意识地屏住了呼吸。

    此刻的她,不禁开始在心中替赵虞脑补起各种各样的苦衷,也不知都自行脑补了些什么,她长长吐了口气,脸上的患得患失,再次被笑容所取代:“奴婢明白了。”

    “哈?”

    赵虞愣了愣,刚想问对方究竟明白了什么,却见馨儿一脸满足地说道:“无论如何,周都尉都是一位敢作敢当的大丈夫,我很开心都尉没有欺骗奴婢……”说着,她微微歪了歪头,带着几分莫名的期待问道:“周都尉可以告诉奴婢,您为何向奴婢坦然承认了这些事吗?”

    『……杨定都跟你们说了,我还辩解什么?』

    赵虞忽然发现,即便是眼前这位馨宫女,似乎脑袋也不甚灵光。

    他随口轻笑道:“大概……周某也想做一个坦坦荡荡、敢作敢当的大丈夫吧。”

    听到这话,馨儿的脸顿时就红了,毕竟赵虞这句回答,恰巧就是她方才称赞的原话。

    这……他莫非在暗示着什么吗?

    似触电般缩回了原本拉着赵虞衣物一角的手,虚握成拳,面红耳赤的馨儿死死地将这枚拳头按在自己砰砰乱跳的心口。

    “我……公主或许醒了,奴、奴婢先偶组了。”

    在偷偷瞧了一眼赵虞后,她心慌意乱地跑回了祥瑞公主的卧室方向。

    看着她慌忙逃走的模样,赵虞这才意识到,自己方才似乎无意间撩了对方一下。

    『这不是一个看颜值的年代么?』

    赵虞感觉颇不可思议。

    摇了摇头,他带着牛横与何顺等人走向了一侧的衙役班房,随便找了个房间走了进去,等待着那位公主醒来。

    大概巳时前后,就当赵虞一行人百无聊赖地坐在那间班房内喝着茶时,祥瑞公主身边另一名宫女尹儿来到了班房内,转达了祥瑞公主的命令:“周都尉,公主命您即刻到后衙主屋。”

    赵虞点点头,随口问道:“馨宫女呢?怎么不是她来?”

    听闻此言,尹儿捂着嘴笑了一下,眨眨眼睛说道:“馨儿姐姐今早在公主沉睡之际,偷偷私会周都尉的事,被公主知道了,公主很生气,就质问馨儿姐姐,见馨儿姐姐在提到都尉时脸红耳赤,吞吞吐吐,公主就更生气了,是故……公主就派奴婢来了。”

    说罢,她带着一副蠢蠢欲动般的期待,微睁着眼睛小声问赵虞道:“都尉,您与馨儿姐姐不会在商量私奔的事吧?不可以哦,公主殿下一定会很生气、很生气的……”

    xgchotel.『这都什么啊?』

    赵虞用莫名其妙的目光看了几眼面前这个小丫头,摇摇头说道:“不,在下并未与馨宫女商量什么……呃,私奔的事。”

    “啊?”

    尽管口口声声说着‘公主会生气’,但这位叫做尹儿的宫女在听到赵虞的解释后,却明显露出了失望的神色。

    赵虞感觉地出来,这丫头并非那种计较其自身利害的失望,而是一种仿佛憧憬破灭的失望,这着实令赵虞哭笑不得:宫内的宫女,平日里不会都在做这种梦吧?

    不过考虑到面前这位少女的年纪,好似还正是怀春的时候,倒也不奇怪。

    片刻后,赵虞一行人就在这名尹宫女的带领下,来到了后衙主屋。

    此时在屋内,祥瑞公主正坐在主位,身侧伺立于馨宫女。

    堂内一侧的座椅上,则坐着叶县县令杨定。

    与注意到自己的杨定对视了一眼,赵虞迈步跨过门槛,走到屋内,朝着坐在主位上的祥瑞公主拱了拱手,拜道:“周虎,拜见公主。”

    “哼。”

    也不晓得是昨日听了杨定的教唆,亦或是得知了馨宫女的事,祥瑞公主看待赵虞的目光很是不善,直到馨宫女在旁小声提醒,她这才免为其难地挥了挥手,说道:“周都尉,请入座。”

    当然,她也不忘瞪一眼身旁的馨儿。

    “多谢公主。”

    赵虞敷衍似地道了声谢,同时下意识地看了一眼馨宫女,却见对方在二人的目光接触之际,慌张地低下了头。

    此时,就见祥瑞公主咳嗽一声清了清嗓子,旋即白净的小手一拍扶手,恶意满满地对赵虞说道:“周虎,你好大的胆子,居然敢利用职权之便,庇护曾经作恶多端的手下!……你这是徇私枉法!”

    鉴于馨宫女已向他通风报信过,赵虞当然知道是怎么回事,闻言不慌不忙,故作不解地说道:“公主此言,恕周某不明白。……周某素来遵纪守法!”

    “哼!”祥瑞公主重哼一声,冷着脸说道:“你还敢说遵纪守法?昨日延亭哥哥都对本宫说了,说你曾是烟虎山群贼的首领,杀人抢掠、无恶不作,就因为抗击叛军有功,才当上了颍川都尉。……可你当上了颍川都尉后仍不干好事,利用职权之便,庇护烟虎山那些你的昔日同党,延亭哥哥几次欲将那些恶寇捉拿归案,但却遭你利用职权多次阻拦。……周虎,你该当何罪?!”

    看了眼面前这位已深受杨定欺骗的公主,赵虞也懒得解释什么,他似笑非笑地转头看向杨定,轻笑着说道:“欲加之罪、何患无辞?”

    然而杨定却无视了赵虞,神色丝毫不为所动。

    而与此同时,祥瑞公主再次拍了一下扶手,愤慨地说道:“你敢说你与烟虎山群贼无关么?”

    “那倒不至于。”

    见事情反正已经挑明了,赵虞也懒得藏掖什么,坦坦荡荡地说道:“烟虎山众人,确实是周虎的手下,曾经也的确跟随周某犯下过一些恶行,但正如公主所言,鉴于周某抗击叛军有功,李郡守已上报朝廷,使周某得到了朝廷的赦免。周某不知是哪个道貌岸然、居心叵测、坏地流脓的人在公主面前进谗,说在下的坏话……”

    “不许你羞辱延亭哥哥!”祥瑞公主愤然地打断道。

    “咦?”赵虞故作惊讶地说道:“在下几时说是杨县令了?杨兄,你可曾听到在下羞辱你了?”

    『……』

    出于礼仪,杨定勉强挤出几分笑容,旋即无语地看了一眼祥瑞公主。

    似这种指桑骂槐,装作没听到就是了,何必傻乎乎地去较真?

    现在好了,被人家骂了一通,还得堆着笑替人家解释,承认人家并没有羞辱他。

    “呵呵。”

    他尬笑两声,算是揭过了此事。

    看到杨定尴尬的模样,馨宫女勉强才按下心中的笑意。

    而见此,赵虞的嘴角亦扬了起来,继续方才的话道:“总而言之,朝廷已经赦免了周某昔日的罪行,即便是公主,也不可再追究。……否则,那就是目无朝廷、目无天子!”

    “唔……”

    祥瑞公主气鼓鼓地盯着赵虞。

    要说她顾忌什么,那自然就是顾忌从小宠爱她的‘陛下爷爷’了,听到那周虎的这番话,饶是这位公主,亦不敢无视自己‘陛下爷爷’。

    『果然如延亭哥哥所言,这个周虎太可恶了!看来就得像延亭哥哥所说的那样,抓住烟虎山的那些贼寇,逼他们说出这周虎的罪状,才能将这周虎治罪。』

    想到这里,气得胸脯起伏不定的她,按照昨日与杨定商议的话,愤愤说道:“总之,鉴于.whhryl.烟虎山群寇的恶行,本宫授权安亭哥哥派兵进剿烟虎贼……”

    “我不答应!”

    赵虞淡淡说道:“烟虎山位于我颍川郡,没有周某的允许,叶县县军不得跨郡!”

    此话一出,屋内除了杨定,其余祥瑞公主、馨儿、尹儿、冯宫史几人,皆露出了愕然甚至骇然的神色。

    这位周都尉……居然敢忤逆公主?

    “周虎!”

    祥瑞公主气鼓鼓地斥道:“你竟敢违抗本宫?!”

    “不敢!”赵虞不亢不卑地说道:“只不过,公主做了一个错误的决定,周某不可坐视不管!”

    “大胆!”祥瑞公主愈发生气,下令道:“来人,将这个违抗本宫的公主抓起来!”

    然而,屋内、屋外久久没有反应。

    “?”

    祥瑞公主的脸上露出几许不解之色,大声唤道:“高木?高木?蔡铮?蔡铮?”

    她并不知晓,值守在屋外的高木、蔡铮等一干宫卫,早就跑没影了。

    别说他们,就连一向在公主身边狐假虎威的冯宫史,此刻瞧着赵虞,愣是也没敢开口。

    毕竟这位周都尉的身份也不得了,那可是陈太师的义子,谁敢对他怎么样?——或许公主可以,但除此以外,这里任何人都没有这个资格,万一日后陈太师那边追究起来,这位公主自然不会遭到什么责问,但其他人呢?

    见久久没有人回应,祥瑞公主转头看向杨定,气鼓鼓地说道:“延亭哥哥,你叫人把这个周虎抓起来!”

    『……』

    见这位公主再一次给自己出难题,杨定心中无可奈何。

    抓周虎?

    他哪有这个能力?

    没有朝廷的命令,若他敢擅自抓捕一位颍川郡的都尉,别说他吃罪不起,光是周虎手下的报复,就足够他喝一壶了——信不信驻军在昆阳的陈陌,旋即就率军杀到他叶县?

    更何况,倘若现在就抓捕了这周虎,接下来这位公主若出了什么闪失,他还怎么嫁祸给这周虎?

    想到这里,杨定开口宽慰道:“公主息怒。”

    说罢,他转头看向赵虞,正色说道:“周都尉,杨某敬重你,才称呼你一声都尉,但确切地来说,现颍川都尉并非是你,而是你曾经的下属张季。据我所知,此事可是李郡守首肯的,这意味着并非儿戏。换而言之,如今的你,并没有权力否决公主的命令。……当然,你可以派人通知许昌,叫你那位如今担任都尉的亲信张季前来阻止,我相信他也一定会按照你的意思去办,但在此之前,你没有权力阻止公主授权我叶县进剿烟虎山,你说是不是这个道理?”

    『这个杨定……』

    饶是赵虞,此刻也不知该如何反驳杨定。

    虽说谁都知道,当日由张季代替他出任颍川都尉,只是李郡守与众人哄骗祥瑞公主的戏码,但没想到,杨定居然拿此事说事。

    还别说,从理论上来说,眼下的赵虞等同于平民,还真的没有阻止那位公主的权力。

    可能是见赵虞被杨定说得哑口无言,祥瑞公主顿时转怒为笑,抚掌笑道:“还是延亭哥哥厉害。……既然如此,本宫授权叶县进剿烟虎山,周虎,这下你没话说了吧?”

    『人家要杀你,你居然还自己把脖子凑上去;反而我这个要救你性命的,却被你视为仇寇……』

    赵虞看了一眼祥瑞公主,在他眼中,这位公主就跟傻子一般。

    他转头看向杨定,意有所指地说道:“杨定,你就这么笃定我不会派郡军随同么?”

    屋内众人闻言一愣,谁也不知赵虞这话什么意思,唯独杨定却听得懂。

    『……猜到了么?不愧是周虎。』

    心中暗想了一句,杨定不动声色地反问道:“那……周都尉会么?”

    听闻此言,赵虞嘴角扬起几分莫名的笑意,轻笑道:“如果我会,你怎么办?”

    杨定深深看了一眼赵虞,旋即摇摇头说道:“往日数次围剿烟虎山,皆败于官军之中混有周都尉的内应……请恕杨某不能答应周都尉派郡军随同的要求。”

    赵虞哈哈大笑,就算是他,此刻亦忍不住竖起拇指称赞了一句:“不愧是你,滴水不漏!”

    杨定微微一笑:“周都尉过奖了。”

    “呵。”轻哼一声,赵虞继续说道:“好吧,姑且就让你占了先机,但是,我要求随军。这个要求,你总会答应吧?你放心,我就带一百人,用于保护公主。”

    看着赵虞与杨定你一言我一语,仿佛就在跟打哑谜的似的,祥瑞公主那是一句都没听懂,直到他听赵虞说出‘保护公主’这四个字,他这才反应过来,气鼓鼓地说道:“本宫才不需要你来保护!”

    然而,赵虞却没有理会她,只是颇有深意地看着杨定,倒是杨定,他神色微妙地看了一眼祥瑞公主。

    站在他的立场上,他当然知道眼前这周虎说的都是真话,对方是真心想要保护公主,保护公主不受他杨定的加害,可那又怎么样呢?那位公主根本就不信任你周虎啊。

    他轻笑着说道:“可公主并不想让你保护呀。”

    赵虞懒得跟杨定争论,淡淡说道:“答应,或者不答应。……答应,我就陪你继续玩下去,看看最终鹿死谁手;不答应,我就掀桌子!眼下的昆阳县,至少有一军兵力驻扎,没有.zyxta.我的许可,你连沙河都过不去。”

    听闻此言,杨定失笑般摇摇头,正好说话,却听赵虞又压低声音警告道:“莫惹火了我,杨定。若将我惹火,我就派旅狼去找那个可怜的女人,我想,那绝对不会是你乐意看到的。”

    『……』

    好似是听出了什么言外之意,杨定的面色也变了,他克制着心中的愤怒,目不转睛地盯着赵虞。

    足足半晌,他的目光这才放缓,旋即,他点点头,面色如常地说道:“好,那就麻烦周都尉保护公主了。”

    “哼。”赵虞轻哼一声。

    此时屋内众人,谁也不知赵虞与杨定究竟在说些什么,唯独馨宫女好似猜到了些,亲眼目睹着那位周都尉与那杨定的交锋,紧张地攥起了手。

    。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热门小说: 〔神医豪婿林漠许半〕〔误入歧途苏玥〕〔偷香(杨羽)〕〔超神学院:开局穿〕〔国啤(秦东)〕〔贞观三百年〕〔斗罗之双枪绝世〕〔玉如墨谢怀瑾彭今〕〔献祭之主〕〔诡异世界签到可太〕〔大隋说书人〕〔主宰江山〕〔都市修罗〕〔在火星造神话的我〕〔我把穿越门上交了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