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刚更新: 〔传奇再现〕〔西游:授徒万倍返〕〔重生都市之我是仙〕〔黜龙〕〔开局修道十五年,〕〔全民求生之超凡领〕〔某霍格沃茨的论文〕〔港综:开局拒绝卧〕〔我能给御兽加载扮〕〔重返84:从收破烂〕〔在真假嫡女世界签〕〔电竞大神小甜猫〕〔重生开始当首富〕〔铠甲世代〕〔长生在英伦〕〔我的夫人竟是魔教〕〔我在七零当恶媳〕〔弱鸡穿越者的互助〕〔斗罗:我,开局扮〕〔三国:我!桃源居
冰瞬      小说目录      搜索
赵氏虎子 第625章:暗潮汹涌
    !

    『ps:想了想,还是先去看看牙医,当面咨询一下,毕竟总是牙疼实在太痛苦了。』

    ————以下正文————

    或许是怕遭到颍川郡里的阻碍,杨定那一群人的动作很迅速,在当日一天工夫内就召集了三千名叶县县卒,甚至就连所需的粮草、辎重,也通通都准备妥当。

    得知此事,赵虞暗暗冷笑。

    次日,也就是八月十一日,杨定携魏栋、魏驰、俞建、庞沛几人,并叶县县尉高纯,率领三千叶县县卒浩浩荡荡前往昆阳县。

    而作为关键人物的祥瑞公主,亦与馨儿、尹儿与冯宫史,在高木、蔡铮等一行宫卫的保护下,混迹在大军之中。

    大军在赶了两个时辰的路程后,终于来到了那条沙河。

    这条沙河,正是叶县与昆阳的界河,而等到叶县的军队抵达沙河时,早已提前收到赵虞相关消息的部都尉陈陌,以及昆阳县尉石原,早已带着一队人等候在那座桥梁旁,等着与赵虞相见,好当面询问一些情况。

    注意到这几人,赵虞便带着牛横、何顺等人迎了上去。

    “周虎,这究竟怎么回事?!”

    刚来到陈陌、石原二人面前,石原便忍不住向赵虞质问起来,语气中颇有几分兴师问罪的意思。

    这并不奇怪,因为石原严格来说并不是烟虎会的人,他只是在意识到‘烟虎会的存在有利于昆阳乃至颍川’的前提下,默许了烟虎会的存在,同时也为此替赵虞效力。

    但反过来说,倘若他认为这个周虎有朝一日步上了歧途,严重威胁到了昆阳乃至颍川的百姓,他也做出他自己的决定,带头反抗这个周虎——这是他与赵虞的默契。

    因此对于石原的质问,赵虞也不在意,他只是朝着不远处的叶县军队努了努嘴,轻笑着说道:“我怎么知道?问那杨定咯。”

    见赵虞的脸上依旧挂着笑容,石原愤慨地说道:“事情到这地步,你还笑得出来?”

    “你急什么?”

    看了一眼石原,赵虞笑着调侃道:“那杨定要对我烟虎山不利,又不曾威胁到昆阳,石县尉你急什么?”

    “你……”石原气地为之语塞。

    事实上,他并不是担心昆阳县,因为赵虞已经派人将事情经过告诉了他与陈陌,他真正担心的,其实是眼前这个周虎。

    尽管他至今仍认为这周虎是个混蛋,但他不能否认,这是一个极有能力的混蛋,在这个混蛋的治理下,整个颍川郡的治安、风气都大大提高,各县百姓对官府的信赖,对生活的期待,也远非其他郡县可比。

    比如上半年建于他昆阳‘北屯’一带的那座畜牧场,在经过了半年的经营后,陆陆续续有猪豚、鸡鸭、兔子低价运至县内的集市,虽然数量不多,但却提起了昆阳县百姓极大的热情。

    为何?因为便宜!

    无论是猪肉还是禽肉、兔肉,其价格都远远低于当地百姓的预期——这些百姓原以为这类肉价会高昂到他们根本无力负担,可等到公布价格后他们发现,即便是现如今的他们,一个月内也至少有能力让家人尝一顿。

    更别说经营那座畜牧场的商贾们还曾高调地宣布,日后还将提高肉类的数量,逐步降低价格。

    众所周知,商贾趣利,这些商贾莫非是良心发现?

    当然不是!

    作为昆阳县衙的官员之一,石原很清楚到底是怎么回事:当地百姓之所以还有能力购入那些肉类,那是因为颍川郡里严格规定了肉类的售价。

    换而言之,正是眼前的这个周虎,在暗中约束那些趣利的商贾。

    对这件事,石原其实并不陌生。

    看看北面的河南郡,去年明明沦落到需要向他颍川郡借粮的地步,可像汝阳郑氏这等大家族,手中依旧攥着可观的粮食,最后还要陈太师亲自出面。

    可在他们颍川郡呢?这些手中攥着大量粮食不肯借出来的大家族,包括那位试图屯粮居奇的世家、商贾,通通都被周虎这个混蛋给收拾了——要么给粮,要么给命,烟虎贼的大首领让那些人自行选择。

    这种敢对大家族、大商贾动刀的魄力,纵然是石原,都他娘的被折服了。

    颍川需要周虎,需要周虎这样一个有想法、有能力、有魄力的混蛋。

    包括这些年私底下小动作不断的烟虎会。

    然而现如今,隔壁县的县令杨定,居然教唆那位涉世不深的公主进剿烟虎山,这在石原看来,简直就是在动摇颍川郡的根基:倘若这周虎被抓到了什么把柄而栽了,那他颍川怎么办?昆阳怎么办?

    这个该死的周虎,他真的以为是他一个人的事么?

    “好了好了,石县尉消消气,大首领也莫要开玩笑了。”

    见石原气地快爆发了,陈陌笑着打起了圆场。

    跟石原的态度一样,陈陌也很满意他现如今的生活——除了某个叫王庆的混蛋隔三差五就给他写封信,故意强调一下‘上部都尉’与‘部都尉’的差别。

    而此时,祥瑞公主所乘坐的马车,亦在赵虞、陈陌、石原三人的目视下,缓缓驶过了桥面。

    瞥了几眼那几辆马车,陈陌收敛了脸上的笑容,正色对赵虞说道:“大首领既已知那杨定的阴谋,为何还要坐视那位祥瑞踏入陷阱呢?就不能劝那位公主留在叶县么?如此一来,那杨定的阴谋也就不能得逞了吧?”

    听闻此言,赵虞嗤笑一声,带着几分针对某位公主的讥讽笑容,冷笑道:“那个蠢丫头,被那杨定迷得团团转,根本不知那杨定欲谋害他,还傻乎乎地去帮杨定,反而是我这个要救她性命的,被她视为仇寇。……所谓疏不间亲,在这种情况下,无论我说什么,那个蠢丫头都不会相信的。我还能怎么做?难道劫了她?那杨定巴不得我这么做。”

    “原来如此。”陈陌点点头,这才意识到自己方才的建议有欠考虑了。

    而从旁,石原也对赵虞称呼某位公主为傻丫头的事视而不见,只是皱着眉头说道:“想不到这杨定如此卑鄙阴险,我原来还以为是个不错的家伙呢……”

    说着,他转头看向赵虞,皱眉问道:“你真的不派郡军?”

    “不好弄啊。”

    赵虞伸手挠了挠头,颇有些惆怅地说道:“虽说即便这样做,郭达、褚角他们也能理解,但我还是不想那么做,万一吓坏到寨中的妇孺就不好了。更何况,杨定也不答应。话说回来……”

    说到这里,他转头看向陈陌。

    陈陌顿时会意,点点头轻声道:“昨日收到你派人送来的信,我就叫刘鹗带着两千名弟兄回了山寨……”

    不得不说,他麾下的旅贲营当中,有相当一部分是烟虎众出身,让这群同样头绑烟巾的旅贲营士卒去暗助主寨一把,这些人连乔装打扮都省了。

    “两千人?”赵虞眨了下眼睛,旋即失笑般摇了摇头。

    得了,有了陈陌麾下两千名旅贲营士卒助阵烟虎山,杨定更别想攻陷后者了——当然,凭赵虞对杨定的了解,后者应该也没奢求能攻陷烟虎山,那家伙只不过是假借‘剿贼’的名义而已。

    从旁,石原皱着眉头问道:“那我能做什么?”

    “维持好县城的治安就行了。”赵虞随口说道:“另外转告刘公与李县丞,叫他们莫要惊慌失措……这件事,我心里有数。”

    “你有数就好。”

    在深深看了一眼不远处正在行军的那支叶县军队后,石原轻哼一声,与赵虞、陈陌告别,转身朝昆阳县城而去。

    瞥了一眼石原离去的背影,陈陌正色对赵虞道:“凡事谨慎,别的不说,如今的你,可是背负着许许多多的人呢。”

    “……我知道。”

    “那就好。……对了,你不是要带一百人去保护公主么?需要我划一百人给你么?”

    “不用了,我已经通知田钦、廖广他们了。”

    “行,那我就先走了,若发生什么变故,派人通知我。”

    “嗯。”

    与赵虞商议了几句,陈陌亦告辞离开了,毕竟眼下已经是八月中旬了,距离秋收只剩一个月,他这个驻军昆阳的部都尉,还要兼顾屯田今年的收成呢——这可是关系到整个昆阳县的大事。

    而赵虞,此刻亦带着牛横、何顺等人回到了叶县的三千大军中,继续朝烟虎山而去。

    如此又过两个时辰,三千名叶县县卒,终于来到了烟虎山西南处的那片空地,在杨定的命令下,这三千名叶县士卒开始于官道的一侧安营扎寨。

    不知为何,赵虞忽然感觉有些好笑,或者说讽刺——他这个烟虎山的大首领,此刻居然混在一群正准备进攻烟虎山的叶县县军当中,若无旁人地视察着那些县卒安营扎寨。

    忽然,他看到了叶县的县尉高纯。

    心中微动,赵虞带着一行人朝高纯走了过去,口中唤道:“高县尉。”

    “……”

    听到身背后的呼喊,叶县县尉高纯停下脚步,转过身来,待瞧见赵虞朝他走去时,他脸上露出几许复杂之色。

    他朝着已走进的赵虞抱了抱拳,问道:“周都尉有何吩咐?”

    赵虞挥挥手示意高纯不必多礼,旋即,他笑着说道:“在下只是闲来无事,希望与高都尉聊聊罢了。……对于贵县此番出兵围剿我烟虎山,不知高县尉有何看法?”

    “……”高纯微微看了一眼赵虞,默不作声。

    就像赵虞所判断的那样,不可否认高纯是一位很称职的县尉,这两年协助杨定将叶县管理地井井有条,但遗憾的是,杨定并未向他透露自身的某些秘密,就好比这次围剿烟虎山的真正目的。

    正因为不知这些秘密,高纯其实也不能理解自家县令这次突然决定围剿烟虎山的举动。

    高纯很清楚,如今的烟虎山群寇已经金盆洗手,毕竟他们的大首领已经当上了颍川都尉,随随便便干点以权谋私的事,就远远超过抢掠过往商队的所得,足以养活手底下的人,实在没有再抢掠的必要。

    在这种情况下,是否要剿灭烟虎山,就变得没有那么迫切了。

    更何况,烟虎山的背后乃是颍川都尉周虎,只要这位手握数万兵权的都尉不答应,他叶县哪有可能攻下那座烟虎山?

    基于这几点原因,其实高纯这次并不支持杨定,但很可惜,他也无法说服杨定,还有那位祥瑞公主。

    见高纯默不作声,赵虞转身看向烟虎山,故意说道:“这次,真不知要死多少人……”

    听闻此言,高纯顿时变了面色,咬着牙低声说道:“周虎,你……”

    “不关我的事。”

    赵虞突然转身,伸出手指一指高纯的胸膛,压低声音说道:“你等攻打我烟虎山,还不许我烟虎山反抗么?这次,你等就算死再多的人,你也怪不到周某头上来,因为是你们挑衅!相反,若我烟虎山死了一人,我保证会让你等付出沉重的代价!”

    “……”

    听着赵虞的警告,高纯脸上闪过一阵青白之色。

    就在这时,赵虞走上前一步,拍了拍高纯的胸口,又说道:“其实你也知道,如今的烟虎山,不过就是住着一群妇孺的山村而已,根本威胁不到叶县,难道你就不感觉奇怪,那杨定是出于什么目的,不惜付出手下县卒的牺牲,也要攻下烟虎山么?……别说什么找到我周虎的把柄,那不过是杨定用来哄骗那个蠢公主的借口而已,你我都知道,你等根本打不下烟虎山。”

    高纯惊疑不定地看着赵虞,半晌后用低沉的嗓音问道:“你想怎么样?”

    只见赵虞拍了拍高纯身上的浮土,笑着说道:“只是提个建议而已……你对我的人手下留情,我就对你底下的人,手下留情。……这只是一场无聊的闹剧,我觉得最好不要出现死伤,你觉得怎么样?”

    惊疑不定地看着赵虞半晌,高纯低头思忖了半晌,微微点了点头:“可以。”

    片刻后,看着这高纯离去的背影,赵虞笑着对牛横、何顺几人说道:“果然,高纯也起疑了……你等说他这个叶县县尉,还能当多久?”

    仿佛是听懂了赵虞言外之意,何顺哂笑一声,旋即,他正色问道:“大首领,为何要与高纯做下这个约定?他根本无法左右杨定,他只是一个县尉而已……”

    赵虞摇了摇头,指着远处那些正在砍伐林木建造营寨的叶县县卒,轻声说道:“这三千叶县县卒,恐怕没一人知晓杨定真正的目的,他们也同样被杨定蒙在鼓里,何必把这些人逼得太紧呢?……高纯虽然只是县尉,但他是毛公提拔的县尉,在叶县颇有名望,若非如此,杨定早就派心腹顶替他了。只要这高纯没有强攻山寨的心思,他手下的县卒,也未必会用命,如此一来,山上的弟兄也可以减少一些伤亡……”

    “原来如此。”

    何顺、龚角等人恍然地点了点头。

    对比自家大首领与那杨定的做法,一个时刻在意自家弟兄的安危,一个丝毫不顾手下县卒的伤亡,何顺与龚角等人当即就感觉,与自家大首领相比,那个杨定真不是什么好东西。

    忽然,何顺好似想到了什么,问赵虞道:“大首领,要不要派人与山上联系一下?”

    “唔……”

    赵虞闻言沉思了片刻,旋即点点头说道:“龚角,你去一趟吧,告诉郭大哥,还有那刘鹗,叫他们利用蛛网狭道守好山寨即可,没必要与叶县官兵死磕,大不了丢了山寨,退守二寨。总之,在山上防守就行了,无论如何都不能下山袭击官兵,更不可能夜袭,杨定巴不得我等也袭他营寨,好趁机浑水摸鱼。……另外,山寨里可能混入了杨定派来的奸细,叫山上注意一下。”

    “是!”

    龚角抱了抱拳,旋即犹豫着请示赵虞道:“大首领,我就这么上山么?”

    仿佛是猜到了龚角的顾虑,赵虞毫不在意地说道:“无妨,你以为杨定看不到你上山,他就不会在那个蠢公主面前诬陷我与山上弟兄通风报信了?无所谓的,你就这么去,杨定奈何不了我,再者,那个公主,我也大致知道她的命脉了。……去吧。”

    “是!”

    龚角抱了抱拳,带上两人作伴,径直朝烟虎山而去。

    沿途,有不少叶县县卒看到他,但没有一人敢上前制止,眼睁睁看着龚角几人上了山。

    此时在烟虎山山顶主寨前的那片空地上,寨丞郭达正与褚角,还有陈陌派来的刘鹗一同站在悬崖旁,登高眺望着山下那些正在建造营寨的叶县官兵。

    平心而论,似这样的围剿,他们已经遭受了不下五回,且过去那几回,每次都要比这次更为凶险,但即便如此,由于赵虞这个主心骨不在山寨内,郭达心中依旧有些忐忑。

    可能是注意到了郭达的忐忑,陈陌派来的刘鹗轻笑着劝道:“寨丞不必担心,有我手下两千名弟兄助阵,纵使那群叶县的小崽子杀上山来,我等亦能将其杀退!”

    听闻此言,郭达患得患失地点点头,而从旁的褚角,则是饶有兴致地看了一眼刘鹗。

    曾几时时,刘鹗与刘屠一样,只是陈陌的手下,他烟虎山的一个小头目,没想到下山当了几年官兵,这小子的口气就跟他的性格一样膨胀了,丝毫不将山下那三千叶县县卒放在眼里。

    褚角忽然就联想到了他的儿子褚燕,还有他的族子褚贲,这族兄弟二人,如今都在鄢陵当差,前者是驻军鄢陵的部都尉,手握近万兵权,而后者则是鄢陵的县尉,也握着差不多两、三千的兵权。

    相比较当年,这两个他褚氏一族的子弟,可谓是都有出息了。

    唯一让褚角感到头疼的是,这族兄弟二人平日里都太忙了,以至于婚姻大事因此耽搁了下来,这可不好。

    就当这几人在闲聊之际,龚角匆匆从远处跑来,远远招呼了一声。

    转头看到这龚角,郭达仿佛就跟找到了主心骨似的,待龚角走近后就迫切问道:“龚角,阿虎呢?”

    龚角脸上露出几许诡异的笑容,笑着说道:“大首领在山下呢,喏,就在那群叶县的官兵当中。”

    听闻此言,郭达与褚角脸上亦露出了微妙的神色。

    明明是他们烟虎众的大首领,却跟那群叶县官兵呆在一起,偏偏那些叶县官兵还都知道他们那位大首领的身份,不得不说这还真是有点微妙。

    但即便如此,得知赵虞就在山下的郭达,倒也终于镇定了下来,转头问龚角道:“是阿虎叫你来的么?”

    “嗯。”龚角点点头,向郭达、褚角、刘鹗三人转告了赵虞的意思:“大首领叫我转告几位,不必与这些叶县官兵死磕,大不了丢了山寨。另外,千万不可夜袭这支叶县军队的营寨。……大首领说,那杨定欲谋害那位公主,嫁祸到我等身上,倘若山上夜袭杨定的营寨,那厮保准会趁机动手,咱们不能给他这个机会。”

    听到这话,郭达、褚角、刘鹗三人皆露出了震撼之色,毕竟他们也明白,倘若被那杨定扣上袭击那位祥瑞公主的罪名,那将会导致什么样的后果。

    “还有……”

    龚角走上前一步,低声说道:“大首领还说,山寨里可能混入了杨定那厮派来的奸细,说不定那杨定就打算利用这细,给咱们扣上谋害公主的罪名……”

    听闻此言,郭达与褚角对视一眼,二人皆露出了凝重之色。

    旋即,郭达点点头说道:“我知道了,你转告阿虎,我会对山寨众人下令,不许他whhryl.们下山袭击官兵,否则就以叛寨论处。”

    xgchotel.“是!”

    不说龚角在得到了郭达的回覆后,又急匆匆地下山准备回到赵虞身边,此时在山下,杨定也已在那顶率先搭建的帐篷里,结束了与祥瑞公主的短暂交谈。

    刚走出帐篷,等候良久的家将魏驰就向杨定禀告了一桩事:“方才,那周虎身边的亲信龚角,带着两人堂而皇之地上了烟虎山。”

    “毫不掩饰?这么嚣张的么?”

    杨定微皱了一下眉头。

    不过他也不感觉奇怪,毕竟事情到了这一步,无论是他还是那周虎,彼此已经将一些事情都点明了,仅剩下各自的底牌。

    考虑到那周虎先前已当面否决那位祥瑞公主,派个人上烟虎山通风报信,又算得了什么?

    “那家伙现在在做什么?”杨定沉声问道。

    魏驰脸上露出一个微妙神色:“他在指点我方的县卒建造营寨……唔,没有使坏意图的那种指点。”

    听到这话,杨定再次皱起了眉头。

    他可不担心那周虎在他叶县军队建造营寨时使坏,他担心的恰恰就是魏驰所阐述的那样。

    『不愧是周虎……看来他已经预料到了我的计策。若我没有猜错的话,他估计也已警告了山上的烟虎贼,令他们不得下山袭击我营,免得被我利用……卧榻之侧,居然躺着这么一个家伙,真是让人头疼。……唉,悔不当初,当年我就.jxpxxs.应该除掉他。』

    长长吐出一口气,杨定沉声道:“阻止他!他若不从,就以公主的名义……”

    “是。”魏驰点了点头,旋即低声说道:“另外,那个蔡铮,要见他一见么?”

    杨定略一思忖,旋即微微点了点头。

    “你安排吧,是时候见见他了……”

    。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热门小说: 〔误入歧途苏玥〕〔无限辉煌图卷〕〔秦云萧淑妃〕〔神医豪婿林漠许半〕〔幸福人生护士苏钥〕〔猎谍〕〔我只是外门弟子〕〔龙宸〕〔舒听澜卓禹安叫什〕〔偷香(杨羽)〕〔恃宠〕〔我什么时候无敌了〕〔超神学院:开局穿〕〔大佬穿进虐文后〕〔玉如墨谢怀瑾彭今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