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刚更新: 〔传奇再现〕〔我在七侠镇当郎中〕〔我的精灵模拟器〕〔我绝世武帝,被美〕〔诸天从功夫熊猫开〕〔从红楼开始拯救名〕〔一人得道〕〔凌天独尊〕〔离婚后前夫总是想〕〔玉京山上的树〕〔我玩传奇私服〕〔大国将相〕〔我的抽卡游戏成真〕〔凤鸣斗罗〕〔诸天之我是沙悟净〕〔放置型修仙〕〔魄罗的正确养成方〕〔神诡大明〕〔无上神途〕〔无敌从欠钱开始
冰瞬      小说目录      搜索
赵氏虎子 第626章:骚乱的夜
    !

    『ps:今天家里有点事,少了点,请见谅。』

    ————以下正文————

    入夜,赵虞带着牛横、何顺一行人以及归来的龚角,漫步于这座由叶县县卒建造的营寨,观察着这座营寨的营防情况。

    情况并不是乐观,忙碌了整整大半日的那三千叶县县卒,充其量就是搭建起了一些军帐,然而似寨栅等御敌工事,却远远来不及完成,以至于这座营寨,此刻四面漏风,倘若有敌方心怀恶意,随时可以从各个方向攻入这座营寨,对这座营寨内的人构成毁灭性的威胁。

    幸运的是,这支叶县的敌人,那便是烟虎山上的烟虎众,在赵虞已叮嘱郭达、褚角等人不得下山偷袭官兵的情况下,这个敌人是可以排除掉了。

    但问题是,烟虎山上的烟虎众,只是这支叶县官兵明面上的‘敌人’,而暗下的敌人,正是叶县的县令,杨定。

    仔细想想,这着实有些讽刺。

    在军营内视察了片刻,赵虞带人回到了祥瑞公主所在那间军帐。

    此时在那间军帐外,赵虞麾下的士吏廖广正带着一百名颍川郡军的精锐守在帐篷四周,只见他环抱双臂,神色凝重地扫视着四周,直到远远瞧见赵虞,他这才快步迎了上来。

    “都尉。”

    “唔。”朝着向自己抱拳行礼的廖广点点头,赵虞随口问道:“有什么情况么?”

    廖广摇摇头道:“刨除公主向卑职发了一通脾气以外,并无其他情况。”

     xgchotel.;   “别理睬那个傻公主就是了。”

    赵虞挥了挥手,又问道:“那个蔡铮呢?有什么异动?”

    听闻此言,廖广压低声音说道:“下午申时前后,那个蔡铮在这附近转悠时,被一名叶县县卒唤了去,卑职谨记都尉的吩咐,时刻派人盯着那蔡铮,可以确定那蔡铮是被杨定招去了,但二人私下具体谋划些什么,卑职就不得而知了。……后来,那蔡铮就不知去了哪里,直到黄昏后,他才回到这边。”

    “……”

    赵虞闻言沉默了片刻,又问道:“那个高木呢?”

    廖广摇摇头道:“那个高木倒没有什么异常,一直守在公主的帐篷外,看得出来,他对公主应该是忠心的。”

    “唔。”

    赵虞若有所思地点了点头。

    跟他此前猜测的差不多,那位高木、高队正,只是倒霉被卷入了这件事的普通人,有问题的是那个蔡铮,还有他手底下的那几名宫卫。

    问题是,杨定与那蔡铮谈了些什么呢?

    就在赵虞沉思之际,廖广忍不住问他道:“都尉,既您已明智那杨定不安好心,试图加害公主嫁祸给您,您为何还要陪他……继续这场闹剧?”

    “呵。”

    赵虞闻言为之失笑。

    是啊,为何呢?

    其实道理很简单:杨定试图利用那个蠢公主嫁祸他,而他又何尝没想过让杨定自食恶果呢?被杨定打压了好些年,甚至于一度被杨定逼到绝境,难道赵虞就不曾想过报复?

    当然不是!

    其实赵虞也想过报复杨定。

    但遗憾的是,他想要报复杨定,就跟杨定想要铲除他一样,都比较尴尬,因为彼此的后台都很厉害——赵虞的后台姑且可以认为是陈太师,而杨定的后台则是在朝中与陈太师几乎不分伯仲的王太师。

    在这种情况下,赵虞对杨定小惩小戒可以,让后者吃瘪也可以,但想要一劳永逸地让杨定丢掉叶县县令的官职,甚至于断送杨定了的官途,这事他是几乎办不到的。

    除非杨定在这次祥瑞公主的事件中搬起石头砸了自己的脚,自食恶果。

    正是基于这一点,赵虞才会继续这场闹剧,毕竟他也厌烦了杨定这个邻居。

    更何况,杨定所治理的叶县,赵虞也有心将其控制住——只要他能暗中控制了叶县,介时想要干预鲁阳县的事,那就更轻松了。

    当然,这种事就不足为外人道了。

    拍拍廖广的臂膀,赵虞笑着说道:“好了,我先去见公主,你继续守卫在此,我是否能揭穿那杨定的阴谋,就看你了。”

    听闻此言,廖广精神一振,郑重其事地抱拳道:“请都尉放心,卑职就算丢了这条命,也绝不会让那杨定有加害公主、陷害都尉的机会!”

    跟石原的态度差不多,他也早已被赵虞所折服,更何况,当初赵虞还在叛军手中救出了被俘的他与田钦,救了他俩的性命。

    拍拍廖广的臂膀作为鼓励,赵虞迈步朝着祥瑞公主所在的军帐而去。

    还未踏足那间军帐,赵虞便听到帐内传出了那个蠢公主的笑声,等到他撩起帐幕走入,他便瞧见高木双手背在身后,半蹲着在帐内来回动作,嘴里发出‘咕咕咕’的怪声。

    而几乎在同时,帐内又响起了那位公主的笑声,待赵虞转头看去时,那个蠢公主正抚掌大笑。

    可能是注意到了帐外来人,高木下意识地转头看来,待看到赵虞时,他脸上露出了浓浓的尴尬与羞愤。

    见此,赵虞顿时就明白了:准是那个蠢公主给逼迫的。

    在明白这一点后,丝毫没有因此轻视高木的他,朝着高木露出了一个理解的神色,这让高木好受了许多,看向赵虞的目光也充满了感激。

    而此时,祥瑞公主也注意到了进帐的赵虞,先是噘着嘴露出了嫌弃之色,旋即也不知想到了什么,恶意满满说道:“周虎,你也学一个给本宫看看,你就学一个……你就学狗叫好了。”

    赵虞当然没有兴趣学什么狗叫,闻言淡淡说道:“恕在下拒绝。”

    一听这话,祥瑞公主的面色当即沉了下来,恨恨说道:“周虎,你再一次违抗了本宫!”

    “有一就有二,不是么?”赵虞毫不在意的回答道。

    他的从容与镇定,让一旁的高木十分羡慕:有后台,就是可以为所欲为。

    就当公主又要发怒之际,她身旁的宫女馨儿及时替赵虞解了围:“周都尉,听廖士吏所言,你方才去视察营内的状况了,可有什么异常?”

    “并没有。”赵虞摇了摇头。

    见此,馨宫女点了点头,旋即用嘱托的口吻对赵虞说道:“无论如何,请周都尉心紧公主的安危,莫要给任何贼子加害公主的机会。”

    不等赵虞回覆,祥瑞公主便在旁一脸不屑的说道:“本宫才不需要这家伙的保护,延亭哥哥自会保护本宫。”

    对于这位公主一而再、再而三地说这样的傻话,赵虞也习以为常了,仿佛就跟没听到似的,朝着馨儿抱了抱拳,算是对这位忠心尽职的宫女做了回覆。

    离开前,赵虞一把拉住了还在扮丑角博公主开心的高木,借口‘我有事与高队正商议’,不顾祥瑞公主的喝斥,硬生生将高木拉出了帐篷。

    如他所料,一走出帐篷,高木便如释重负地向他道了一声谢意:“多谢周都尉。……让周都尉看到在下的丑态。”

    “哪里哪里。”赵虞摆摆手说道:“若非忠于国家、忠于天子,高兄又岂会甘心受此羞辱?”

    听到这话,高木感觉好受了些,连带着对赵虞的印象也是大大提升。

    而此时,赵虞则问高木道:“高兄,蔡兄哪里去了?”

    高木不解地解释道:“蔡司巡亦巡视营寨去了……周都尉,你也好、蔡司巡也好,似乎都很看重营防,难道夜里会发生什么么?”

    说到这里,他看了一眼赵虞,吞吞吐吐斟酌着用词问道:“周都尉莫非提前知晓了什么么?”

    见他说得吞吞吐吐,赵虞心下一笑,摇摇头说道:“高兄何必遮遮掩掩?你直说夜里会不会有山上的烟虎众来袭营就是了……”

    “我不是这个意思。”心中一惊的高木连连摆手。

    然而还没等他解释完,就见赵虞浑不在意地笑了笑,说道:“高木可以放心,我已吩咐了山上的烟虎众,勒令他们不得下山袭击官兵……”

    『这话……可以说得如此光明正大么?』

    高木睁大了眼睛,心下暗暗羡慕,不愧是有坚强后台的人,就是这么为所欲为。

    然而就在这时,却听赵虞话锋一转,低声说道:“不过,尽管周某约束了我的手下,但今明两夜,也未必能安生……帐内那个傻公主受杨定蒙蔽已深,听不进劝,周某也懒得理会他,但是高队正,请你务必要相信周某。倘若今晚果真有贼人袭营,介时请高队正一定要相信周某,莫要耽搁保护公主的时机。”

    高木惊疑地看了几眼赵虞,皱眉说道:“周都尉,在下不明白……你说的贼人是?”

    赵虞也不隐瞒,压低声音说道:“杨定,他欲加害公主嫁祸给我……”

    “怎么会?”高木满脸震撼,惊疑不定地看着赵虞。

    赵虞也明白对方一时半会未必能够接受,倒也不强求高木立刻就接受自己的解释,压压手安抚道:“我不要求高兄立刻做出决定,在下只是事先知会高兄一声,免得到时候高兄毫无防备,遭贼人所害。……还有那位蔡兄,蔡司巡,我劝高兄对他有些防范为好。”

    &nb.jxpxxs.sp;   “……”

    高木看向赵虞的目光,愈发变得惊疑,半晌才沉声问道:“为何?”

    见高木突然变得严肃起来,赵虞轻笑一声,低声道:“高兄亦是宫内的卫士,难道就不知原因么?以帐内那位公主的任性与受宠的程度,我想宫内也不乏有几位了不得的人物希望趁此机会将她除去吧?……高兄可以保证,那位蔡司巡也是像你一样,单纯只是想要保护公主么?”

    “……”

    高木深深看了一眼赵虞,脸上露出几许若有所思之色,半晌,他警惕地看着赵虞问道:“那么周都尉呢?怎么让我相信周都尉对公主就没有恶意呢?”

    赵虞笑着说道:“高兄不必相信我,相信陈太师就是了。……倘若周某果真做出了什么对公主不利的事,那位老大人会收拾我的。”

    听到这话,高木这才微微点了点头。

    不得不说,陈太师的名义确实是好用。

    晚上戌时前后,祥瑞公主在那间帐篷内歇下了。

    而此时,赵虞、杨定、高木、蔡铮四人,则围坐在这间帐篷前的篝火旁,美其名曰拱卫公主,实则就是在那闲聊——至少表面上是这样。

    相比较其他三人,高木的心情最为复杂,一边有一句每一句地与赵虞、杨定、蔡铮三人闲聊,一边暗暗警惕着这三人。

    看得出来,他对赵虞也不是完全放心,但最起码,在听了赵虞一番话后,他对杨定与蔡铮也已有了防范。

    时间,转眼便到了亥时,闲聊了一阵的四人,也渐渐停止了谈话,裹着毯子围坐在篝火旁,或闭目养神。

    突然间,营寨的西侧响起了几声突兀的惊呼。

    “敌袭!敌袭!”

    “烟虎贼,烟虎贼来袭营了!”

    这几声突兀的惊呼,划破了寂静的夜空,也惊动了围坐在篝火旁的赵虞等四人。

    不约而同地,杨定、高木、蔡铮三人当即转头看向赵虞。

    『真的动手了?这杨定……』

    赵虞惊讶地看了一眼声音传来的方向,不慌不忙,转头对杨定说道:“假扮我烟虎众,偷袭自家营寨……啧,杨定,倘若这就是你的计策,着实让我有点失望啊。”

    “在下不明白周都尉的意思。”杨定不动声色地摇摇头,反过来质疑赵虞道:“周都尉为何肯定不是烟虎山的烟虎贼呢?”

    “因为我已经对他们下过命令了呀。”赵虞毫不掩饰地说道:“我怎么会给你将计就计的机会呢?”

    “那……万一真的烟虎山上的烟虎贼呢?”

    “呵。”赵虞轻笑道:“少拿话来套我,杨定,你以为我猜不到烟虎山上有你派人混进去的内应?想拿此事算计我,那可不成。……我就这么说吧,今夜,倘若有人绑着烟巾、自称烟虎众,来偷袭这座营寨,皆可杀。周某非但不怪,还会发下赏金。”

    说着,他看了一眼杨定:“我也想看看,你到底能派出多少人来假扮我烟虎众。”

    听闻此言,杨定心中对赵虞的警惕稍稍褪去了几分,但取而代之的,却是他对杨定、蔡铮二人的怀疑。

    而此时,杨定则淡淡说道:“周都尉能这么说,那或许真的与周都尉无关了。”

    “……”赵虞深深看了一眼杨定。

    然而赵虞没想到的是,后续事态的演变却有些出乎他的意料,短短半柱香之内,营内的混乱非但没有被遏制,反而有着愈演愈烈的趋势。

    『怎么会?杨定应该没有多少人假扮我烟虎众才对,而负责警戒的高纯,以他的性格,也不可能会与杨定联手来陷害我啊jsshcxx.,怎么可能会抵挡不住前来进犯的贼子?』

    赵虞皱着眉头看向愈发混乱的西营。

    忽然,他好似想到了什么,转头看向了蔡铮,同时心底亦涌起一个念头。

    『莫非动手的不是杨定,而是这蔡铮?!』

    赵虞有点惊疑不定。

    这可蔡铮……哪里变出来的人手?

    要知道,迄今为止他并未收到过有大量人手潜入他颍川郡的消息。

    。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热门小说: 〔误入歧途苏玥〕〔无限辉煌图卷〕〔秦云萧淑妃〕〔神医豪婿林漠许半〕〔幸福人生护士苏钥〕〔猎谍〕〔我只是外门弟子〕〔龙宸〕〔舒听澜卓禹安叫什〕〔偷香(杨羽)〕〔恃宠〕〔我什么时候无敌了〕〔超神学院:开局穿〕〔大佬穿进虐文后〕〔玉如墨谢怀瑾彭今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