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刚更新: 〔沈七夜林初雪〕〔元世界:异度空间〕〔我转职成了黑暗道〕〔成为传奇选手从穿〕〔王的女人谁敢动〕〔强化医生〕〔武装魔女〕〔从一条鱼开始进化〕〔大明皇长孙〕〔武唐仙〕〔黄荆〕〔从冷宫皇子开始无〕〔金丝雀重生后被宠〕〔儒道神尊〕〔都市妖孽狂婿〕〔从史前的超神开始〕〔从湾鳄开始进化〕〔木叶中的体术专家〕〔网游我能掌握各系〕〔狂妃嫁到,帝尊请
冰瞬      小说目录      搜索
赵氏虎子 第628章:关键人物
    !

    『ps:感谢“jysu”大佬一万币打赏!~感谢“冷月寒冰魄”管理员一万币打赏!~』

    ————以下正文————

    寅时前后,在烟虎山主寨内,寨丞郭达带着赵虞来到了他的住所,又吩咐手下准备了一些酒菜。

    “不顺利么?”

    待那几名手下退下后,郭达用酒勺搅了搅正架在碳炉上熬烧的酒缸,从中舀起一勺,先替赵虞舀了一碗酒。

    片刻前,赵虞带着那位祥瑞公主一行人突围到了烟虎山,这着实有些出乎郭达的意料,好在守卫在蛛网狭道的刘鹗以及其麾下旅贲营军卒机警,及时察觉到了情况不对,并未对突围上山的赵虞一行人展开攻击,否则那真是大水冲了龙王庙了。

    “啊。”

    赵虞摘下了脸上的面具,露出带着几分惆怅的脸。

    只见他将面具放置在桌上一旁,接过郭达递过来的酒碗抿了一口热酒,旋即颇有些郁闷地说道:“我在等杨定亲自动手,看看能否让我抓住他的把柄将这个烦人的邻居给弄走,没想到,动手的竟然不是杨定的人,反而弄得我有点被动。”

    说着,他便将发生了山下营寨的经过简单地告诉了郭达。

    平心而论,若非有祥瑞公主那个累赘,他本不至于如此被动,就拿突围至烟虎山这件事来说,他原本可以选择朝昆阳县城突围,只不过这边距离昆阳县城太远,有足足两个时辰的路程,赵虞生怕途中再发生什么变故,是故才决定朝烟虎山突围,先确保那个蠢公主的安全——只要那个蠢公主还活着,那他就还有机会。

    “那眼下怎么办?”郭达皱眉问道。

    赵虞端起酒碗又抿了一口酒,沉声说道:“经过这次的事,杨定的打算我大抵是知晓了,他既将除掉这个公主嫁祸给我,但又不想脏了手以免受到牵连,是故特地算计让我‘劫走’公主……”

    不可否认,似眼下的处境,着实对赵虞有些不利,一来他没有证据去解释袭击营寨的‘烟巾贼’实属假冒,二来他‘劫走’公主又被那些叶县县卒看到,只要杨定稍微加以引导,‘袭击公主’的罪名就会这么扣死在赵虞头上。

    当然了,朝廷也不是傻子,日后定能从这件事中看出蹊跷——一位陈太师的义子,堂堂颍川都尉,本该前途无量,为何要莫名其妙地袭击公主?

    只不过,倘若某个蠢公主认定了这件事,死活要报复赵虞,哪怕朝廷也明知这件事必有内情,恐怕也不会冒着得罪公主的风险来替赵虞解释,除非赵虞有确凿的证据。

    在这种情况下,赵虞丢掉颍川都尉的职位,赋闲在家几乎是铁定的了。

    好在破局的关键——即那个蠢公主,如今就在赵虞手中,只要他能说服这个蠢公主,使她能认清杨定的阴谋,介时他就能扭转劣势。

    而这,正是赵虞丝毫不敢让那位公主冒风险的原因。

    问题是那位公主……

    回想起方才来到山寨后,那位公主吵吵嚷嚷要下山去找杨定的景象,赵虞就颇有些头疼。

    他真的能说服那个蠢丫头么?

    与郭达吃了片刻的酒,赵虞忽然听到屋外有人禀报道:“大首领、寨丞,旅狼的许柏、徐饶两位督百求见。”

    听到这话,赵虞并不感觉意外,毕竟他带着祥瑞公主突围时,他就曾吩咐何顺召唤就潜伏在营寨附近的旅狼,令他们抵抗在后边追击的那些‘烟巾贼’。

    只见他伸手拿起摆在桌上的面具,戴上脸上,炫金沉声说道:“请他们进来。”

    话音刚落,便见许柏、徐饶二人推门走入屋内,走到赵虞与郭达对坐的桌旁,朝着二人抱拳行礼。

    值得一提的是,徐饶的右手上还拿着两套剑具。

    “大首领。”

    许柏带着几分尴尬率先告罪道:“夜间难以辨物,被那些假冒我烟虎众的家伙跑了,请大首领恕罪。”

    话音未落,从旁徐饶亦说道:“不过,我等从那些人手中夺得了几把剑,请大首领过目。”

    说罢,徐饶便将手中的那两套剑具递给了赵虞。

    赵虞站起身来,从徐饶手中接过那两套剑具,旋即锵地一声将其中一把剑刃抽出,借助屋内那昏暗的烛光,仔细观察。

    期间,徐饶在旁补充道:“据我看来,这两柄剑恐怕并非常见之物,应属锐军之卒所有……”

    他口中的锐军,指的便是精锐军队,比如说陈太师麾下的太师军。

    “……”

    赵虞一言不发,继续观察着手中那两柄剑。

    据他所见,这两柄打造地十分优良,且看起来还颇为锋利、崭新,初步估计比他颍川郡军使用的兵器还要优良。

    “那群假冒我烟虎众的家伙,他们使用的都是剑么?”赵虞忽然问道。

    听闻此言,许柏与徐饶对视一眼,在回忆了一番后,许柏点头道:“好像是……”

    “……”

    赵虞皱着眉头,将手中那两柄剑连带着剑鞘都递给了站在一旁的何顺。

    虽然许柏与徐饶带来的这两件证物,确实可以证明某些东西,但说实话意义不大。

    就算拿到这两件证物又能怎样呢?与找那蔡铮对峙?或者说抓住那蔡铮,揪出其身背后的人?考虑到蔡铮身背后的人极有可能太子或者某位皇子,亦或是某位宫妃,赵虞权衡利弊,觉得还是装作不知为妙。

    毕竟有句话叫做,知道越多,就越危险。

    相比之下,当务之急还是要想办法对付那个杨定,揭穿这厮在那位公主面前的假面目。

    在沉思了片刻后,赵虞问许柏、徐饶二人道:“山下的营寨,眼下有何动静?”

    徐饶抱抱拳说道:“暂无异动,我等暗中保护大首领突围后,那杨定的营寨很快就稳定下来,然后一切照旧,没有什么异常。”

    听到这话,赵虞又沉思了一下,旋即吩咐道:“我现在有件事吩咐你们。……杨定有个妻子唤做杨何氏,前几日为避祥瑞公主而暂离叶县,我猜她可能被杨定派人安排到其他县居住去了,你等立刻前往南阳郡,于各县暗中打探杨何氏的下落,倘若找到杨何氏的下落,给我将其掳来。”

    “是!”

    徐饶当即抱拳领命,而从旁的许柏,则稍稍迟疑了一下。

    大概他是觉得,去掳一名妇人有违他的准则。

    不过最终他还是答应了,毕竟他此刻也已知晓那杨定做了什么。

    看着二人离去的背影,赵虞微皱的双眉并未舒展。

    不可否认,那位杨何氏,也是一个关键人物,可以用来威胁杨定,问题是,当日赵虞护送着祥瑞公主与杨定一行人抵达叶县时,那位杨何氏就已经不在叶县县衙了,应该是被杨定提前保护起来了,在这种情况下,赵虞也不肯定旅狼是否能够及时找到那位杨夫人的下落。

    『破局的关键,还是在那个蠢公主身上啊……』

    瞥了一眼从窗户漏进来的几许光亮,赵虞心下暗暗想道。

    而与此同时,在寨内那间属于赵虞的木屋内,宫女馨儿与尹儿,还有那位冯宫史,正看着趴在床榻上沉睡的祥瑞公主,满脸忧虑之色。

    两个时辰前,那位周都尉带着他们来到了这座烟虎寨,安排她们住在这间小屋内,当时这位公主大哭大闹,足足折腾了好一阵子,这才因为疲倦而睡熟了。

    可问题是,接下来该怎么办呢?

    “我去跟高队正谈谈。”

    与尹儿、冯宫女交代了一句,馨儿站起身,走向屋外。

    只见在这间小屋外,在一干宫卫、郡卒的一侧,高木、廖广、龚角三人正背着小屋站立,一边打量着远处山寨里那些早起的妇人来来往往,一边轻声闲聊着什么,甚至于还传来了一些笑声。

    忽然,高木、廖广、龚角三人听到身背后传来开门的声音,下意识转头看去,旋即便看到馨儿走出了那间小屋,朝他们走来。

    “馨宫女。”三人打了声招呼。

    “高队正,廖士吏,还有这位……”馨儿亦朝这两位行了礼,旋即有些忧虑地问道:“周都尉他……可有什么话交代三位?”

    “……”高木与廖广面面相觑,转头转头看向龚角。

    原因很简单,因为赵虞根本就没交代他们什么。

    这里唯一可能知情的,恐怕也就只有龚角了。

    见此,龚角轻笑着说道:“其实大首领并未吩咐什么,不知馨宫女有何吩咐?”

    馨儿脸上露出几许担忧之色,犹豫说道:“奴婢相信周都尉绝不会强掳公主,可是……”

    看到她脸上的担忧之色,高木与廖广当即就明白了她心中的忧虑,廖广当即说道:“馨宫女请放心,廖某可以用性命作为担保,都尉绝不会对公主不利,相反,那个杨定才是阴险之人……”

    从旁,高木亦劝道:“馨宫女,你看这座山寨,你真的觉得周都尉会对公主不利么?至少我不信。”

    说话间,他指了指远处。

    顺着他手指所指的方向看去,馨儿便瞧见了那些早起的寨内妇人。

    在她视线所及的范围内,那些寨内的妇人或从屋内搬出被褥挂在杆子上,或抱着盛满衣物的木盆走向寨门方向,这些妇人相互谈笑的举动,以及她们脸上的笑容,仿佛这座山寨只是一个普普通通的山村。

    “倘若这些人就是杨县令想要进剿的烟虎贼,高某只能说,那位杨县令居心叵测。”

    高木在旁沉声说道。

    不得不说,倘若之前高木还对自己的决定有所迟疑,那么,当他们亲眼见到了这座‘烟虎寨’的面貌后,他就彻彻底底地相信了那位周都尉——似他所见的这座烟虎寨,根本就没有剿灭的必要。

    听到高木的话,龚角高兴地附和道:“高队正所言极是,那杨定可不是什么好东西,一直以来就针对我等……”

    听到高木、廖广、龚角三人的话,馨儿心中稍安。

    他对龚角道:“公主闹腾倦了,姑且在屋内歇下了,我想替公主准备一些膳食,龚大哥能否带我去贵寨的火房?”

    “行。”龚角点点头,但旋即又一脸为难地说道:“寨里不比其他地方,掌勺的家伙恐怕未必有那么好的手艺,介时请公主与馨宫女多多见谅。”

    馨儿恍然地点点头。

    看看这座仿佛山村般的山寨,她也不指望这里能有什么好厨子。

    不多时,龚角便带着馨儿来到了寨里的伙房。

    远远地,馨儿便瞧见伙房外站着一名少女,此女正指挥着其他几名少年往屋内搬着盛满水的木桶。

    “哟,宁娘。”龚角打了声招呼。

    听到了龚角的招呼,远处的少女当即快步走了过来,一脸惊喜地喊道:“龚大哥,你怎么回来了?莫非二虎哥也回来了?”

    龚角笑嘻嘻的说道:“哎呀,这不是宁娘嘛,一阵日子不见,咱们的宁娘越发漂亮了。宁娘,你看你龚大哥还未成婚呢,不如你给我当媳妇可好?”

    宁娘当即皱了皱鼻子,故意说道:“龚大哥,你这是在调戏我么?小心我给二虎哥告状……”

    “别别别。”

    龚角当然知道宁娘口中的二虎哥究竟是谁,连忙讨好道:“龚大哥就是跟你开个玩笑嘛,你龚大哥还不知你喜欢谁吗?对了,徐奋那小子回来没?”

    宁娘的脸红了一下,点点头又摇摇头说道:“回来过一趟,但又被二虎哥派出去了,就是去济北那边打探消息去了。……对了,龚大哥,徐大哥当成旅狼的督百了。”

    “我知道,不就是督百吗?”

    龚角嘟囔了一句,心中有些羡慕嫉妒恨,倒不是嫉妒那徐奋与赵虞的关系,也并非嫉妒那小子当上了旅狼的督百,而是羡慕那小子被眼前这个漂亮的小丫头喜欢着。

    『当初我怎么就看不出这丫头日后会长得这么漂亮呢?』

    龚角暗自遗憾。

    而此时,宁娘也注意到了站在龚角身边的馨宫女,见对方身上的服侍不像是山寨内的人,好奇之余开玩笑道:“龚大哥,这位姐姐,不像是咱们山whhryl.寨里的人吧,不会是你强掳上山,要对人家使坏吧?”

    龚角作为赵虞身边的护卫,岂不知馨宫女与他们首领之间的暧昧关系,听到宁娘的玩笑,他连忙解释道:“可别瞎说,这位是祥瑞公主身边最信任的馨宫女……”

    说罢,他又转头对馨宫女说道:“这丫头叫做宁娘,是大首领当年认的妹妹,如今负责着寨内的伙房,馨宫女有何要求,吩咐她就好。”

    『周都尉的义妹?』

    馨宫女惊讶地再次打量起眼前这名看似十五岁上下的小姑娘。

    尽管此刻宁娘用素布裹着头发,身上的衣物也很朴素,但正如龚角所言,这小姑娘长得很漂亮很讨人喜欢,只不过,这打扮与‘周都尉义妹’的身份,实在是不符合。

    “公主?”

    此时宁娘也反应过来了,惊诧地睁大了眼睛,结结巴巴地问道:“这位姐姐,公、公主来咱们山寨做客吗?”

    “……算是吧。”

    回想起当时赵虞强行将公主按在马背上的霸道模样,馨宫女露出了一个尴尬而不失礼貌的笑容,咳嗽一声说道:“怎么说呢,那个……公主素来娇贵,初来乍到,未必习惯贵地的菜肴,是故……能否让贵寨的厨子按我嘱咐,烧几个公主爱吃的菜……”

    “嗯嗯。”宁娘兴奋地点点头。

    鉴于做菜的材料需要用到鸡肉,宁娘当即就从鸡栏中逮了一只鸡杀了。

    看着这位明明才十五岁的小丫头抓着那只鸡,用斧头一斧斩掉了那只鸡的头,馨儿不禁退后了半步,俏脸亦微微有些发白。

    『不愧是周都尉的义妹,真能干。』

    她咽咽唾沫,暗自称赞道。

    不得不说,即便是这位在赵虞看来还可以沟通的馨宫女,在常识方面亦有所欠缺,浑然不知杀鸡那几乎是所有穷家小孩都会的事,根本不足以称道。

    杀鸡沥血,烧水拔毛,宁娘很快就将这只鸡收拾干净。

    而期间,她一边干活一边向馨宫女询问着有关于那位祥瑞公主的事,似那种‘那位公主好不好看’、‘那位公主温柔不温柔’的询问,让馨儿有些难以回答。

    临末,宁娘怯生生地问馨儿道:“馨姐姐,待会替公主送饭的时候,你能不能让我去瞧一眼公主啊?我保证不说话,我只想看公主一眼……”

    “这个……”

    馨儿有些犹豫。

    她看得出来,这位年近十五岁的小姑娘,似乎对公主这个身份有着莫名的憧憬与向往。

    说实话,带这样一位无奈的小姑娘去见见那位公主,并没有什么问题,问题在于,那位公主的性格不像这个小姑娘想得那般好,这万一拆穿了……

    看着宁娘那一脸期待的模样,馨儿实在不忍心拒绝,点点头道:“那好吧。”

    见馨儿答应下来,宁娘兴高采烈,干起活来也愈发卖力。

    看着她细心挑去每一个细毛,饶是馨儿以宫内的要求,亦挑不出什么毛病来。

    很快,一小锅鸡肉粥便熬煮好了,那喷香的香气,就连馨儿都有些心动。

    就在她称赞宁娘之际,宫女尹儿急匆匆地来到了伙房,急声说道:“馨儿姐,馨儿姐,不好了,公主醒了……”

    馨儿一听就知道,那位公主醒来后保准又闹腾起来了,为了避免打破宁娘对公主的美好憧憬,她赶忙将尹儿拉到了伙房外,询问经过。

    果不其然,尹儿小声说道:“公主醒后就开始闹了,这次连高队正扮丑都不能哄公主开心了,定要找周都尉,还说什么要下山……”

    “我知道了。”

    馨儿点点头,再重新回到伙房内向宁娘交代了两句后,便跟着尹儿回到了祥瑞公主所在的小屋前。

    此时高木已经被赶出来了,正与廖广一同站在屋外,听着屋内那仿佛翻箱倒柜的声响,脸上露出几许无奈。

    见此,馨儿顾不得与二人打招呼,便带着尹儿快步走入了屋内。

    再次回到那间小屋,馨儿被自己看到的事务惊呆了,只见原本摆设简单但整齐的屋内,此刻伙桌子歪了,柜子倒了,就连床榻旁的纱帐亦被那位公主发脾气扯了下来。

    “公主,您这是做什么啊?”

    馨儿赶忙上前阻拦。

    “那个周虎呢?”祥瑞公主也许是累了,在床榻旁坐下,气呼呼地说道:“那个卑鄙、无耻,将本宫强行掳至此处的家伙,他人呢?叫他来见本宫!”

    馨儿连忙劝说道:“公主千万莫要那么说,周都尉是为了公主的安全着想,才将公主带到这里……”

    说着,她岔开话题道:“对了,在公主您歇息了期间,奴婢已吩咐了这边的伙房,叫他们熬制了一份公主您喜欢的粥……”

    “本宫才不吃这边的东西……”祥瑞公主正气呼呼地说着,忽然肚子里传来咕咕咕的声音,饶是她亦有些尴尬。

    见此,馨儿连忙说道:“不如公主用了早饭,然后再请周都尉前来,可好?”

    说着这话,她暗中给尹儿使眼色。

    会意的尹儿当即朝伙房方向去了,待馨儿将屋内的家具摆正之后,尹儿亦带着一脸期待的宁娘回来了。

    宁娘可不知发生了什么事,一边暗中偷偷打量着那位看似气呼呼的公主,一边从一只手提的木匣子里,将一碗熬好的鸡肉粥端到那位公主面前,旋即低着头,带着几分兴奋与期待,小声说道:“请公主慢用。”

    她满心希望着.jxpxxs.眼前这位公主能称赞她的手艺,然而,此刻正在气头上的祥瑞公主,她甚至没有动筷的意思,啪地一下就将那碗粥打落在旁,任其啪嗒一下摔碎在地,熬了许久的粥,就这么洒落在地。

    “本宫才不吃这里的东西!”祥瑞公主气呼呼地说道。

    看着呆若木鸡、小脸发白的宁娘,馨儿心中亦涌起几分气愤,她可是亲眼看到那位叫做娘娘的小姑娘为了熬这碗粥究竟有多么上心。

    &jsshcxx.nbsp;   克制着心中的气愤,馨儿罕见地责怪道:“公主,您就算不吃,又何必糟践,这碗粥是宁娘……”

    “没关系、没关系。”

    宁娘这才反应过来,打断了馨儿的责怪,勉强挤出几分笑容道:“许是公主吃不惯民女熬的粥,民女这边还有一些烘焙的饼……”

    说着,她便从那手提木匣内又取出一盘类似饼干的东西,堆着笑容说道:“模样丑是丑了些,因为是寨里的孩子们帮着一起做的,但选材都是精细的麦粉,还加入了一些山果干,公主若不嫌弃的话就尝一尝吧,可好吃了。”

    岂料,祥瑞公主抬头瞪了一眼宁娘,再次挥手将宁娘摆在桌上的那盘饼干甩落在地,气呼呼地说道:“本宫说了,才不吃这里的东西!”

    “公主!”看着宁娘发白的脸,馨儿头一回感到如此生气。

    然而宁娘却没有说什么,在看了一眼祥瑞公主后,她只是蹲下身,默默将那些掉落在地的饼干拾起,旋即转身离开了。

    而此时,赵虞不知何时站在了屋门口,一言不发地看着。

    “二虎哥……”

    来到赵虞跟前的宁娘,勉强挤出几分笑容,强忍着不让眼眶内的眼泪流出来。

    见此,赵虞伸手揉了揉她的头,轻声说道:“你先下去吧,我有事找公主。”

    “嗯……”

    宁娘点点头,乖巧地离开。

    她这一走,赵虞的目光再次落在屋内的祥瑞公主身上。

    那冷淡的目光,让馨儿、尹儿、冯宫女都立刻意识到,这位周都尉恐怕就在发作的边缘……

    除了某位仍不知自己摊上大事的公主。

    。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热门小说: 〔神医豪婿林漠许半〕〔误入歧途苏玥〕〔偷香(杨羽)〕〔超神学院:开局穿〕〔国啤(秦东)〕〔十方武圣〕〔贞观三百年〕〔斗罗之双枪绝世〕〔玉如墨谢怀瑾彭今〕〔献祭之主〕〔诡异世界签到可太〕〔大隋说书人〕〔主宰江山〕〔我有一口黄金棺〕〔都市修罗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