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刚更新: 〔沈七夜林初雪〕〔元世界:异度空间〕〔我转职成了黑暗道〕〔成为传奇选手从穿〕〔王的女人谁敢动〕〔强化医生〕〔武装魔女〕〔从一条鱼开始进化〕〔大明皇长孙〕〔武唐仙〕〔黄荆〕〔从冷宫皇子开始无〕〔金丝雀重生后被宠〕〔儒道神尊〕〔都市妖孽狂婿〕〔从史前的超神开始〕〔从湾鳄开始进化〕〔木叶中的体术专家〕〔网游我能掌握各系〕〔狂妃嫁到,帝尊请
冰瞬      小说目录      搜索
赵氏虎子 第630章:饭菜好香
    !

    “公主,周都尉他们都走啦。”

    从窗户目睹着赵虞这等离开,宫女尹儿快步走到床榻旁,朝着在床榻上扮鸵鸟的祥瑞公主道。

    “真的?”

    祥瑞公主这才小心翼翼地从被子中钻出头来,待看到尹儿的点头肯定后,她气鼓鼓地骂道:“这个可恶的周虎,待日后本宫回到宫内,定要让陛下爷爷杀了他,不,杀他之前,本宫也要像这样狠狠地打他一顿……”

    说话间,她可能是牵动了后股的痛处,一下子变得眼泪汪汪,一脸委屈地对馨儿说道:“馨儿,本宫这里好痛……”

    “奴婢给公主瞧瞧。”

    险些忍俊不禁的馨儿尽可能地憋着笑。

    片刻后,她轻轻褪去了公主身上的裙裤,此时她就笑不出来了,因为公主那两片后股此刻殷红如血,隐隐约约还能看到几个手印,看得馨儿与尹儿两名少女面红耳赤。

    『怪不得公主方才只喊疼呢,周都尉下手也太重了……』

    馨儿亦不禁有些心疼,暗暗埋怨道。

    替公主盖上被子,免得着凉,馨儿想了想说道:“公主,奴婢去问外面的人讨点活血化瘀的药……”

    “不要。”祥瑞公主气呼呼道:“本宫宁可痛死,才不要用这里的东西!……馨儿,你替本宫揉揉就好了。”

    “可是……”馨儿故意说道:“可是不敷药的话,或许会留下疤印……”

    一听这话,祥瑞公主顿时就慌了,毕竟她再怎么无法无天,本质上还是一名少女,岂能容忍自己的身上留下瑕疵的疤印,而且还是在女儿家的私密地方。

    “那、那你快去。”

    心慌的她,立刻反过来催促馨儿。

    “嗯。”

    应了一声,馨儿走向了屋门,伸手将屋门打开。

    此时在屋外,守立着四名头绑烟巾的烟虎众,皆是何顺的手下,听到开门的动静,便纷纷转头看了过来。

    见此,馨儿含糊问道:“几位大哥,能.zyxta.否替我找一些活血化瘀的伤药,唔,公主需要用一些。”

    “……”

    那四名烟虎众显然也知道方才发生了什么事,闻言憋着笑,神色诡谲地相识了一眼。

    旋即,有一人点点头道:“寨里有,我这就去拿一罐。”

    说罢,这人便转身离开了。

    片刻后,此人去而复返,将一罐伤药递给了馨儿。

    在感谢过后,馨儿关上门回到了屋内,开始替祥瑞公主敷药。

    伤药性凉,敷在祥瑞公主通红的后股上,顿时让这位公主好受了许多,痛意也褪去了不少。

    正所谓好了伤疤忘了痛,这一下子不痛了,这位公主就忍不住再次咒骂起赵虞来,嘴里反复嘟囔着‘杀杀杀’之类的话。

    也许是不希望从公主嘴里听到这个字眼,馨儿故意小声说道:“公主可别这么说了,屋外还有周都尉手下的人哩,万一他们听到了,把公主的话告诉周都尉,将周都尉给惹恼了,那……”

    听到这话,祥瑞公主的嘴当即就闭合了,脸上亦露出了几分惊惧,显然是害怕再被逮住打一顿。

    可转念一想,大概又是觉得气不过,这位公主便气鼓鼓地用拳头捶打被子来泄愤。

    看着公主那‘敢怒不敢言’的模样,馨儿暗暗觉得好笑。

    虽然那位周都尉的做法有点不合适,但眼见这位向来无法无天的公主终于有了一个畏惧的对象,馨儿觉得此事倒也不坏,说不定下次,等这位公主又要做什么不合适的事时,她可以借那位周都尉的名义来劝阻。

    就在祥瑞公主将被子当做某人捶打泄愤的期间,时间一点点地流逝,转眼间便临近了正午。

    此时的祥瑞公主,已没心思再捶打被子泄愤,她正有气无力地趴在榻上,轻声叫喊道:“馨儿,本宫……好饿啊。”

    “这……”

    馨儿满脸苦笑,低声说道:“要不,奴婢去求周都尉那边求求情?”

    “不要!”

    祥瑞公主在床榻上坐起身来,捂着肚子当即否决道:“本宫话都说出去了,不吃他这里的东西,你去求他,他必定会嘲笑本宫……本宫才不想被他嘲笑!”

    “……那好吧。”

    见劝服不了这位公主,馨儿也就只能作罢了。

    不得不说,此时的祥瑞公主,还是十分有骨气的。

    不多时,屋外传来了笃笃笃的叩门声。

    待馨儿打开屋门后,她看到屋外站着那个叫做龚角的男人。

    只见那龚角朝她抱了抱拳,笑着说道:“馨宫女,您与尹宫女,还有冯宫史的饭菜,伙房已经准备好了,请几位移步至膳堂用饭。”

    馨儿闻言皱了皱眉,问道:“公主的膳食呢?”

    “这个……”龚角脸上露出几许莫名的笑容,歉意说道:“大首领有令,是故未曾替公主准备饭菜……”

    话音未落,就听祥瑞公主气愤地在屋内叫道:“本宫才不吃你们这里的东西!”

    听闻此言,龚角挑了挑眉,也不生气,只是笑着对馨儿说道:“若几位有意,在下就在屋外,为几位带路。”

    “……多谢。”

    馨儿犹豫了一下,暂时将房门关上了。

    回到屋内,她与祥瑞公主几人合计了一下。

    虽说祥瑞公主是很任性,但倒也没有要让馨儿几人陪着挨饿的意思,相反,她很随意地催促馨儿几人道:“馨儿,你们几人先去用饭吧,不用担心本宫……”

    听闻此言,馨儿犹豫了一下,说道:“这样吧,尹儿,你与冯宫史先去用饭,我在此陪伴公主……”

    尹儿点点头,旋即朝着公主怯生生地说道:“公主,若是可以的话,奴婢偷偷给公主带些食物回来?”

    听到这话,祥瑞公主下意识地咽了咽唾沫,但很快就拒绝道:“不要!本宫才不吃这里的食物。”

    看着公主义正言辞的模样,尹儿与馨儿对视一眼。

    她俩都看得出来,眼下的公主只不过是在怄气,毕竟看眼下的情况,她们说不定要在这座山寨住上一阵子,怎么可能不吃山上的食物嘛,那岂不是要饿死了?

    这个道理,在旁的冯宫史也是清楚,因此当然也没有跳出来向公主表现忠心。

    她想得很明白:她可不是公主,那周虎未必在意她的死活,倘若她过于闹腾,那位周都尉说不定就找个人把她给先杀后埋了。

    人家可是山贼出身,还在乎背一条人命么?

    “去吧。”

    馨儿拍了拍尹儿的小手。

    “嗯……那、那奴婢就先去用饭了。”

    朝着公主说了句,尹儿与冯宫史率先离开用饭去了,只留下馨儿在屋内陪着公主,看着这位公主抱着被子在榻.jxpxxs.上无所事事地翻来覆去,哼哼唧唧。

    大概过了一刻时左右,尹儿与冯宫史便回来了。

    只见尹儿走到床榻旁,不好意思地说道:“公主,膳堂那边的人看得紧,奴婢没能偷偷给公主带来什么吃的,请公主恕罪……”

    听闻此言,祥瑞公主脸上流露出明显的失望之色,但她很快就恢复如常,哼声道:“哼,本宫才没有叫你去做那么丢人的事,尹儿,你莫要擅做主张。你就算带来了吃的,本宫也是不会吃的……”

    话音未落,她的肚子便传出了咕咕的声响,既让她的这番话变得毫无说服力,也让她满脸尴尬。

    见此,尹儿赶忙转身与馨儿说话,借此替公主解围:“馨儿姐,你不去用饭么?”

    看了眼床榻上那位抱着被子在那生闷气的公主,馨儿苦笑着摇了摇头:“我还不饿。”

    而就在这时,忽然祥瑞公主惊喜地说道:“咦?本宫忽然不饿了,哈,本宫果然是命贵之人,就算不迟东西也没事……咦?唔……”

    刚说着大话,她忽然一下子趴到了床榻上,惊得站在榻旁的馨儿、尹儿几人赶忙围上去,口中惊呼:“公主,公主您怎么了?”

    “本宫……”

    只见祥瑞公主一手捂着肚子半趴在床榻上,额头冷汗直冒,她有气无力地说道:“本宫适才忽然感觉头晕目眩、浑身乏力,馨儿,你说本宫是不是要死了?”

    馨儿这才明白过来,苦笑着道出了公主之所以感到不适的真相:“不,公主您只是饿了。”

    确切地说,这位公主是饿过头了。

    事实上,馨儿此刻也是饥肠辘辘,但是对于她们这些宫女来说,饿一两顿也不是什么无法接受的事情,毕竟曾经还在宫内的时候,她们就有过了类似的经历,要么是接受惩罚不许吃饭,要么是因为什么事耽误了用饭。

    可对于自幼受宠的祥瑞公主而言,饿肚子却是破天荒的头一回。

    也正是头一回,这位公主才深刻体会到饿肚子是一件多么难受的事。

    方才还一副铮铮铁骨的她,在眼下深刻体会到饥饿的难受后,立刻被打会原形,她有气无力地问道:“馨儿、尹儿,咱们身边还有没有东西吃?”

    他们身边哪有东西吃啊?

    馨儿与尹儿为难地对视了一眼。

    见此,尹儿怯生生地建议道:“要不,去跟周都尉说说?”

    见此,祥瑞公主先是感到气愤,但旋即,也不知怎么,她将头埋到了被子里,小声说道:“馨儿,你……那你去跟那个周虎说说……”

    馨儿听得又好气又好笑,不过为了照顾公主的面子,她什么话都没有说,当即应声离开了。

    不多时,馨儿便在屋外一名烟虎众的指引下,来到了寨内的聚义堂。

    只见在聚义堂内,赵虞正与牛横、何顺、郭达、褚角、廖广、高木等人大碗喝酒、大块吃肉,觥筹交错,谈笑不断。

    直到看到馨儿走入堂内,众人这才安静下来。

    赵虞站起身来,笑着说道:“伙房已为馨宫女你们几人准备了饭菜……当然,没有某位公主的份。”

    坐在堂内的高木与廖广二人,闻言露出了一个诡谲的神色,相互瞧了一眼。

    “周都尉……”

    眼见这位周都尉已看穿自己的来意,馨儿用小手拉着赵虞的衣袖,将他带到一旁,旋即哀求道:“周都尉,公主自幼从未挨过饿,她已饿得头晕目眩、全身乏力了,再这样下去会伤了身子,您打……您惩罚也惩罚过了,就不能网开一面么?”

    “……”赵虞沉吟着不说话。

    见此,馨儿急地眼眶也有些红了,气愤地说道:“你们这群男人在这喝酒吃肉,让公主在屋内忍饥挨饿,周都尉您于心何忍?”

    『她对那个蠢丫头倒还真是忠心……』

    看了一眼着急的馨儿,赵虞想了想说道:“周某言出必践,不会更改,不过……伙房那边如今由小妹宁娘管着……”

    说着,他颇有深意地看了一眼馨儿。

    馨儿顿时明白过来:感情这位周都尉,想借机给其义妹讨回一口气。

    虽说觉得此举不太合适,但馨儿仔细想想,她也感觉公主今早对宁娘的做法实在太过于无礼了,明明那个叫做宁娘的小姑娘那样憧憬公主,全心全意为公主熬了一碗粥,却被公主无情地扫落在地。

    公主糟蹋的,又岂只是一碗粥,还有宁娘的真心实意哩。

    想到这里,计从心来的她告别了赵虞,回到了公主居住的小屋。

    “公主,馨儿姐回来了。”

    待馨儿回到那间小屋内后,尹儿立刻提醒趴在床榻上的公主,而那位公主,亦一下子就从床榻上坐起身来,满脸期待地问道:“馨儿,那恶人怎么说?”whhryl.

    “这个……”馨儿露出了一个尴尬且不失礼仪的笑容,讪讪说道:“周都尉说,他言出必践……”

    “什么意思?”公主歪了歪头。

    “就是说,周都尉……不会更改他的决定。”

    “……”

    刹那间,祥瑞公主的小脸变得煞白,旋即跪坐在床榻上嚎嚎大哭,一边哭一边咒骂赵虞:“那个可恶的周虎,他这是要把本宫活活饿死……呜呜,我不要我不要,我要吃东西,我要吃东西……”

    她一边哭,一边用脚在床榻上乱蹬,愣是将被子蹬了下来,在旁的尹儿赶忙将被子抱了起来,放回榻上。

    而从旁,馨儿亦赶忙上前劝说:“公主莫急,奴婢有一个办法。”

    “什么办法?”祥瑞公主忽然停止了哭泣,歪着头看着她。

    只见馨儿低声说道:“公主还记得今早给您端来那碗粥的小姑娘么?此女叫做宁娘,乃是周都尉的义妹,如今在这座山寨里,正由那个小姑娘管着伙房……”

    “那周虎的义妹?”祥瑞公主露出了淡淡的厌恶。

    见此,馨儿连忙解释道:“虽是周都尉的义妹,可那个叫做宁娘的小姑娘,她可仰慕公主您了?她觉得您是全天下最尊贵的女儿家……今早奴婢与她聊过一阵子,奴婢感觉得出来,她很愿意为公主做些什么。”

    “真的?”祥瑞公主眼中的厌恶之色渐褪。

    “千真万确。公主可莫要小瞧今早那碗粥,宁娘为了给公主熬那碗粥,鸡是她现杀的,而且她还很仔细地挑去了鸡身上所有的细毛,且熬粥的期间,她没有离开过片刻,始终关注着火候……这些举动,皆足以证明她对公主您的仰慕。”说到这里,馨儿忽然话锋一转,淡淡地责怪道:“可惜,那碗粥公主一口都没有尝,不然公主就能明白她的心意。”

    “这样么……”

    听到了这番话的祥瑞公主,脸上也露出了也许懊悔,也不晓得是在懊悔没有尝尝那碗粥,还是狠狠伤了一名原本仰慕她的少女的心。

    见此,馨儿又趁热打铁道:“公主,倘若您能为今早的事向宁娘道个歉,奴婢以为,她肯定愿意背着周都尉,偷偷为公主准备可口的饭菜。”

    “叫本宫向她道歉?”祥瑞公主惊诧地睁大了眼睛。

    馨儿眨眨眼睛道:“公主,宁娘或许是当前唯一敢偷偷给公主弄来食物的人了。”

    听到这话,祥瑞公主脸上露出明显的犹豫之色。

    毕竟,眼下还只是正午,还有整整半日、再加上一个晚上,才会结束某个周恶人对她的惩罚呢。

    而此刻她就已经饿得眼冒金星,哪里还能坚持到明日?

    想到这里,她气闷闷地说道:“馨儿,你先去把她叫来……”

    “是。”

    馨儿颔首答应。

    片刻后,馨儿便来到了伙房。

    此时在伙房那边,宁娘刚刚忙碌完,正捧着一只木碗在那用饭,瞧见馨儿走入屋内,她赶忙放下了手中的碗。

    看得出来,对于馨儿,宁娘的印象还是很不错的。

    “馨儿姐,您吃过了么?”

    “还未……”

    “那不如就在我这边用饭吧,我这边还有些留剩下的食材,虽说是留剩下的,但都是整块的,还未动过……”

    “不忙不忙。”

    馨儿笑着摆了摆手,旋即便将来意告诉了宁娘。

    当即,宁娘脸上的笑容就淡了下来,神色复杂地说道:“公主啊……”

    不得不说,在亲眼见到公主之前,她对公主抱持着莫大的憧憬,说白了,她很羡慕公主的出身,不像她,自幼便失却了双亲,虽然赵虞以及山寨里的人都对她很好。

    只是她万没有想到,她所憧憬、仰慕的公主,竟然是那样任性的人。

    说实话,在亲眼看到那位公主后,她就不想再与那位公主有什么交集了。

    瞧见宁娘这幅模样,馨儿劝说道:“宁娘,你也莫要生公主的气了,公主她确实有些任性,只因她曾经在宫内时备受宠爱,无人敢管教她,是故,就变得有些任性……不过今日,你义兄已经教训过公主了。”

    “二虎哥?”

    “嗯。”馨儿附耳对宁娘说了几句,只听得宁娘面红耳赤。

    她捂着脸羞涩地说道:“二虎哥怎么下那么重的手?而且还是在那种地方……”

    见此,馨儿低声说道:“总之,公主已经受到了教训,但周都尉又罚公主今日不许吃东西,我觉得这就有点过了,你看,能不能看在公主已经受罚的面子上,你原谅公主,替她准备一些膳食?”

    “嗯。”

    宁娘点了点头。

    不可否认,她今早对那位公主的做法确实很生气,不过既然那位公主已被她二虎哥惩罚过了,她心中的气也就是顺了。

    更何况,那位公主还被她二虎哥打地后股满是红手印,宁娘反而觉得她二虎哥下手太重了。

    毕竟公主也是女儿家嘛,哪能那么打呢?

    当即,宁娘就亲自动手替那位公主准备了几个菜,旋即用手提食匣装着这些饭菜,跟着馨儿来到了祥瑞公主居住的小屋。

    守在屋外的那几名烟虎众又不是瞎子,哪会没看到宁娘提在手上的那只食匣,只不过他们都知道宁娘的身份,因此假装没有看到罢了。

    在馨儿的带领下,宁娘走入了屋内,拜见了已坐在桌旁的公主。

    不得不说,饶是祥瑞公主,此刻也有点尴尬。

    但宁娘却没有说什么,从食匣内取出了她替公主准备的饭菜,一碟用鸡汤煮的白菜,一碟去骨白切鸡肉,一碗蛋羹。

    虽说对于公主而言,这些只是再寻常不过的饭菜,但由于此刻饥肠辘辘,祥瑞公主只感觉这些饭菜有着前所未有的诱惑力。

    “真香……”她吸了吸鼻子。

    听到这声称赞,宁娘脸上露出了满足的笑容,将一碗饭递给了公主,旋即又递上了筷子。

    不可否认,祥瑞公主也有她值得称道的地方,那就是她的礼仪,即便她此刻饿得眼冒金星,也不至于狼吞虎咽,依旧是保持着优雅,看得在旁的宁娘一脸憧憬——或许此刻的公主,才附和她心目中所憧憬的形象。

    片刻后,公主便将这些饭菜一扫而空。

    此刻的她,感觉自己仿佛又活过来了。

    一边感慨着饿肚子果真是一件难受的事,她一边转头看向站在一旁的宁娘,在犹豫了良久后,她问道:“你……你叫宁娘对么?”

    “是的,公主。”宁娘恭敬地回答道。

    “今早的事,你不怪本宫么,还替本宫准备了这些饭菜……”

    “公主言重了,民女岂敢怪罪公主?公主金枝玉叶,看不上民女准备的饭菜也是正常,只是……糟践食物终归不好,日后公主想吃什么,只要吩咐民女就好,民女会细心满足公主的需要……”

    听到宁娘这一番话,祥瑞公主眼巴巴地看着这名衣着朴素的少女。

    忽然,她开口道:“今早那个看上去很丑的,叫做饼干的东西,能让本宫尝尝吗?”

    宁娘愣了愣,说道:“那个现做的话,有点费工夫,我这就去准备……”

    “不用特地再准备,就今早的……”公主转开了视线。

    “可是……”宁娘犹豫道:“那些个掉地上了,脏了……”

    “少废话,你取来就是了。”祥瑞公主不耐烦地说道:“你今早将它们收拾起来,也不是为了扔掉吧?不许违抗本宫的命令,快去取来!”

    “这……好吧。”

    宁娘无奈,唯有去了趟伙房,取来了几块饼干,同时她来抱来了一个瓦罐。

    “做得好丑……”

    看着捏在自己手中的一块饼干,祥瑞公主嫌弃地评价了一句,旋即,她轻轻咬了一口。

    “唔……味道还不错。”

    听到这声评价,宁娘开心地露出了笑容,赶忙拿起瓦罐,将一些红橙橙的晶莹液体倒入碗内,一脸期待地说道:“公主,您再尝尝这个,可好喝了。”

    祥瑞公主将信将疑地尝了一口,旋即眼睛一亮,她惊喜地问道:“这个酸酸甜甜的,是什么?”

    “是民女做的山果酒……还合公主的心意么?”

    “嗯嗯,这个好喝,馨儿,你也来尝尝。”

    “是……”

    从旁,馨儿看着祥瑞公主与宁娘二人的互动,脸上也露出了几分笑容。

    她忽然觉得,这次公主擅自离宫,或许也不全然是一件坏事。

    。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热门小说: 〔神医豪婿林漠许半〕〔误入歧途苏玥〕〔偷香(杨羽)〕〔超神学院:开局穿〕〔国啤(秦东)〕〔十方武圣〕〔贞观三百年〕〔斗罗之双枪绝世〕〔玉如墨谢怀瑾彭今〕〔献祭之主〕〔诡异世界签到可太〕〔大隋说书人〕〔主宰江山〕〔我有一口黄金棺〕〔都市修罗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