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刚更新: 〔止渴〕〔穿越大康王朝〕〔全球航海:我的概〕〔都市医道龙神〕〔玄幻:我真没想当〕〔逍遥医圣〕〔神道圣帝〕〔汉末之并州匪政〕〔我,反派,开局薅〕〔清宫皇妾被宠坏〕〔研发可控核聚变,〕〔都市无敌弃婿〕〔亿万萌宝老婆大人〕〔私婚密爱〕〔王妃她不讲武德〕〔重生之黄金大财阀〕〔洪荒:我有一座无〕〔四合院:从卡车司〕〔上班摸鱼,被美女〕〔又见九叔
冰瞬      小说目录      搜索
赵氏虎子 第637章:拱火
    时间回溯到片刻之前,祥瑞公主带着馨儿宁娘、高木、廖广等一大群人,浩浩荡荡地杀到了聚义堂屋外。

    此时何顺在聚义堂内与赵虞一同接见那蔡铮,其副手龚角带人守在屋外,避免闲杂等人误闯进去。

    没错,龚角守卫在此的目的,是为了防止寨内的孩童误闯进去,毕竟他们这座山寨内,可是也有不少无法无天的熊孩子,只是龚角没想到的是,这次试图闯进聚义堂的,竟然是那位公主。

    “公主。”

    瞧见公主一行前来,龚角赶忙迎了上去,询问缘由。

    祥瑞公主在寨内住了几日,自然也认得龚角,待龚角向他行过礼之后,她便不客气地问道:“周虎呢?他是否是在这间屋内见那个蔡铮?”

    “这个……”龚角露出了尴尬而不失礼貌的笑容。

    祥瑞公主也不傻,一瞧龚角的神色,就知道馨儿所言不假,当即准备带人闯进去,但却被龚角再次拦下。

    作为何顺的手下,龚角在赵虞身边逐渐崭露头角,渐渐成为了‘副护卫长’般的角色,他岂让那位公主闯入聚义堂?

    他还要不要接何顺的班了?

    见此,祥瑞公主脸上露出了恼怒之色,喝斥龚角道:“你敢阻拦本宫?”

    『这位蠢公主还未认清局势么?』

    龚角内心感到很惊奇,惊讶于眼前这位公主究竟凭什么认为他不敢阻拦?

    当然,想归想,他依旧是满脸笑容地劝阻道:“在下岂敢阻拦公主?只是……大首领吩咐在下守卫在此,不得外人擅自闯入。”

    听闻此言,祥瑞公主气呼呼地下令道:“高木、廖广,给本宫撞门进去!”

    “……”

    高木与廖广二人面面相觑,而龚角亦饶有兴致地看着他们,那眼神仿佛在说:你俩真要这么做?

    在龚角的注视下,高木与廖广二人脸上浮现出为难之色。

    一个是在人家的地盘上,况且与对方相处地极好,而另一个干脆是人家的下属,高木与廖广哪有这个胆子?

    在廖广的眼神示意下,高木硬着头皮劝说公主道:“公主,硬闯进去,这恐怕不太妥当,您也知道,这座聚义堂,在寨内意义非凡,倘若我等擅自闯进去,周都尉必然动怒,介时,公主您恐怕免不了再次遭到周都尉的惩罚……”

    惩罚二字,他说得很小声,但祥瑞公主听到后,却不禁仍有些心惊肉跳。

    毕竟前一次的惩罚,着实给她留下极深刻的印象,更别说她如今还严重怀疑,当日那个周恶人惩罚她,其实还别有用心……

    心慌之余,她赶紧向馨儿与宁娘二女问计——二女如今仿佛已成为了她的智囊。

    见此,馨儿连忙劝说道:“不如先回屋内,待周都尉得空时,再请都尉到公主的小屋详谈,奴婢以为,周都尉见那蔡铮,肯定有他的考量……”

    而宁娘则小声对公主说道:“聚义堂确实不宜硬闯,硬闯进去,二虎哥肯定会生气的。不如将二虎哥唤出来,请二虎哥允许公主入内,当面与那蔡铮对峙。”

    “唔。”

    祥瑞公主深以为然地点点头,吩咐高木道:“高木,替本宫将周虎唤出来!”

    “这个……”高木满脸讪笑,双脚一动也不动。

    见此,祥瑞公主大怒,丢下一句‘本宫要你何用’,便愤愤地走上前几步,双手叉腰站在聚义堂前的空地上,大声喝斥:“周虎!周虎!你给本宫出来!”

    “……”

    聚义堂内,赵虞、何顺、蔡铮三人自然听到了这位公主的叫喊,脸上露出了各异的神色。

    尤其是蔡铮。

    “何顺。”

    在皱眉倾听了片刻后,赵虞对坐在一旁的何顺说道:“你能把她先带回去么?”

    何顺闻言亦露出了为难的神色,诚实说道:“怕是很难……这位公主,唯独畏惧大首领你,对于旁人,恐怕……”

    正说着,屋外再次传来了祥瑞公主的叫喊声:“周虎!周虎!本宫知道你听得到,有本事你就给本宫出来!”

    “……”

    赵虞额角的青筋跳了跳,绷着脸站起身来,走向屋门,旋即吱嘎一声将屋门打开。

    “周虎!周……”

    冷不防看到赵虞的身影,那祥瑞公主的声音戛然而止,屋外一下子就变得十分安静。

    只见刚才还双手叉腰的公主,此刻就跟小鸡仔似的,躲在馨儿身后,让围观的众人忍俊不禁。

    然而看着聚义堂外围着的一大群人,赵虞却笑不出来,因为此刻围在聚义堂外的人,可不止祥瑞公主带来的那一群人,还有逐渐聚拢过来看热闹的寨内妇孺,更有甚者,他居然在人群中看到了郭达——这位老大哥居然也躲在人群中偷偷看他的热闹。

    好吧,对于黑虎寨这样一座仿佛寻常山村的山寨而言,确实很难碰到一位公主堵着门叫喊他们大首领的好戏,谁心中没有凑热闹、看好戏的想法呢?

    只不过作为当事人,赵虞就笑不出来了,不知情的还以为他对那个蠢公主做了什么呢。

    在众目睽睽之下,他带着何顺迈步走向木阶,缓缓走到祥瑞公主身前,居高临下地看着仿佛鸡仔般躲在馨儿身后的某位公主,冷冷说道:“吵什么?!”

    见这位周都尉语气不善,似乎是有些生气了,馨儿一边将公主护在身后,一边连忙歉意说道:“周都尉息怒,奴婢这就将公主带回去……”

    “不要!”

    祥瑞公主也许是豁出去了,挣脱了馨儿,气鼓鼓地站到了赵虞跟前,她那起伏不定的胸脯,几乎都贴在赵虞的身前。

    她鼓起勇气说道:“周虎,本宫问你,你是不是瞒着本宫,偷偷见那个试图加害本宫的蔡铮?”

    “……”

    赵虞闻言转头看向馨儿,目光中带着几分责怪之意。

    可能是感受到了赵虞目光中的责怪之意,馨儿讪讪地解释道:“奴婢已向公主解释,周都尉见那蔡铮,肯定有周都尉的考虑,但……”

    平心而论,馨儿倒不认为眼前这位周都尉会背叛公主,可架不住公主此刻心慌啊。

    公主刚刚遭遇杨定的‘背叛’,将赵虞视为唯一的救命稻草,结果赵虞私下面见试图对她不利的蔡铮,公主自然会感到心慌。

    她一脸心慌地质问赵虞:“周虎,你是不是也要背叛本宫,拿本宫的性命去交换好处?”

    话音刚落,就听宁娘在旁帮腔道:“二虎哥,你前几日才对公主做了那样的事,你要对公主负责,怎么能背叛公主呢?”

    “那样的事?”

    “什么事?”

    “我怎么知道?”

    听到宁娘的话,围观的人群一下子就炸了,就连郭达也在人群中饶有兴致地看着,更别说寨内的妇人们,尤其是那群年轻的妇人,看向赵虞的神色渐渐出现了些变化。

    祥瑞公主也许也感觉到了不对劲,偷偷对宁娘说道:“宁娘,你的话很奇怪……”

    宁娘歪着头说道:“我在帮公主啊,您看,所有人都在责怪二虎哥呢。”

    “是、是吗?”

    祥瑞公主惊讶地看了看左右,果然瞧见围观众人那些年轻的妇人正指着赵虞小声议论什么,她一下子就有了底气,趾高气扬地看着赵虞。

    『……这个蠢丫头。』

    看着她那趾高气扬的模样,赵虞嘴角抽搐了两下,旋即用责怪的目光看向宁娘。

    他算是看出来了,别看祥瑞公主的年纪要比宁娘大三岁,可论智睿、论见识,前者给后者卖了还不自知呢——就跟眼下似的。

    伸手使劲揉了揉宁娘的头,赵虞没好气地问祥瑞公主道:“你怎么样才能不胡闹?”

    “谁胡闹了?”

    公主气鼓鼓地顶了一句嘴,旋即带着几分命令的口吻说道:“你杀了那个蔡铮,本宫就相信你。”

    “不行。”

    赵虞断然拒绝。

    要知道,那蔡铮乃是太子或者其他某位皇子殿下的人,他怎么能随随便便杀了对方?

    见赵虞断然拒绝,祥瑞公主睁大了眼睛,气愤地说道:“本宫命你杀了他!”

    “恕我拒绝!”

    赵虞毫无商量余地的拒绝,旋即吩咐龚角道:“龚角,你与高队正、廖士吏,一同将公主请回住处……”

    祥瑞公主一听,当即就要闹腾,却被赵虞抓住了臂膀,凑下身低声警告道:“又皮痒了是吗?”

    祥瑞公主当即就一抖索,再也不敢闹腾,灰溜溜地被馨儿、高木、廖广一群人带了回去。

    “好了好了,都散了吧。”

    从旁,何顺亦拍拍手遣散了围观的人群。

    见没热闹瞧了,围观的人群渐渐散开,倒是此前藏在人群中看热闹的郭达,此时笑呵呵地走了过来,与赵虞打了声招呼。

    他调侃赵虞道:“阿虎,那位公主在你面前服服帖帖啊……话说,你几时对那位公主做了‘那样的事’啊?”

    赵虞苦笑道:“郭大哥您就别笑话我了。”

    “哈哈。”

    郭达又笑了两声,旋即这才收了笑容,朝着聚义堂那边努努嘴,低声说道:“你打算怎么对付那个蔡铮?照我说,反正有那位公主背书,杀了得了。……这厮假冒我黑虎众,险些将我等置于险地,就那么轻飘飘就放过了,咱弟兄们可咽不下这口气。”

    “不好杀啊。”

    在郭达面前,赵虞倒也不藏掖什么,摇摇头说道:“据那杨定所言,那蔡铮背后要么是太子,要么是三皇子,杀了此人,无疑会得罪那两位之一……甚至是同时得罪那两位。”

    “不是有那位公主背书么?”

    “那又怎么样呢?”赵虞苦笑着摇摇头。

    诚然,他确实可以杀了那蔡铮,并且,在祥瑞公主愿意背书的情况下,无论是当今天子还是朝廷,都不会拿这件事责问他,可问题是这么做对他有什么好处?

    太子与三皇子想要除掉祥瑞公主的原因,是忌惮于当今天子对这位公主的重视——太子与三皇子十分忌惮这位公主的生父、邺城侯李梁‘父凭女贵’,威胁到他们。

    倘若赵虞杀了蔡铮,那岂非等于被动卷入了王室的内争?甚至于,日后他岂非就只能投奔邺城侯李梁了?

    平心而论,赵虞并不介意晋国王室内部变得愈发混乱,甚至于,他也不介意亲自下场将水搅得愈发浑浊,但最起码,他得了解邺城侯李梁的想法吧?

    而问题就在于,他甚至都还未见过那位邺城侯,根本不知这位六皇子是否有夺嫡之心。

    人家邺城侯李梁那边还毫无表示,赵虞这边就急不可待地杀掉了太子或三皇子的人,这算什么呢?

    听赵虞简单解释了两句,郭达也意识到这件事处理起来没有那么简单,也就不再瞎出主意。

    片刻后,与郭达告别的赵虞,便带着何顺回到了聚义堂内。

    在聚义堂内,蔡铮自然也听到了屋外那位公主的叫喊,知道那位公主想挑唆那周虎杀他,心中多少也有些忐忑,直到赵虞喝退了那位公主,他这才稍稍放心下来。

    “多谢周都尉救命之恩呐。”

    瞧见赵虞带着何顺走入屋内,蔡铮笑着说道。

    赵虞顾自在主位上坐下,旋即重新打量起眼前的蔡铮。

    还别说,公主方才的行为虽然让他有些头疼,但也不是毫无作用,至少眼前这个蔡铮已经知道,那位公主想要杀掉他……

    想到这里,赵虞故意说道:“蔡兄别忙着感谢周某,事实上,周某劝阻公主,跟劝阻蔡兄就此罢手的道理一样,都是不希望两位在我的辖地上出现什么闪失,就我个人而言,其实也未必想救蔡兄……毕竟,蔡兄曾派人假冒我黑虎众,试图将谋害公主的罪名嫁祸给我,不是么?或许,我应该听取那位公主的建议?”

    听闻此言,蔡铮面色顿变,连忙说道:“那都是杨定的教唆,在下以为周都尉已谅解了在下?”

    “呵。”

    赵虞轻哼一声,淡淡说道:“谋害公主的罪名可不小,据周某所知,当今天子对公主极为宠爱,若此番被蔡兄得逞,怕是老太师都保不住我……蔡兄何以觉得,周某简简单单就原谅了你呢?”

    听到这话,蔡铮的神色也变得凝重起来,沉声问道:“那……周都尉想要怎样?”

    “如我先前所言……”

    赵虞正色看向蔡铮,沉声说道:“这件事到此为止。请蔡兄立刻将你那群潜伏在暗处的手下撤离我颍川郡,倘若蔡兄不答应,那我只能认为,蔡兄还未放弃嫁祸周某的想法……至于离了颍川郡,就如蔡兄方才所说,只要不在颍川郡,那就与周某无关。”

    “……”

    蔡铮深深皱起了眉头。

    “考虑一下吧,蔡兄。”赵虞沉声说道:“对于你以及你背后那位殿下,我周虎也算是仁至义尽了,对么?”

    “……”

    蔡铮皱着眉头,一言不发。

    而与此同时,祥瑞公主已带着馨儿与宁娘气呼呼地回到了居住的小屋内。

    在喝了一口馨儿递给的茶水后,公主鼓着脸气呼呼地说道:“可恶的周虎,他保准也是准备背叛本宫……”

    馨儿无奈地叹了口气,正准备劝说,却见宁娘绷着脸说道:“公主,为今之计,咱们只能用计谋了?”

    “计谋?”祥瑞公主眼睛一亮,连忙问道:“什么计谋?”

    “美人计。”宁娘眨眨眼小声说道。

    听闻此言,馨儿顿时露出了一个骇然的神色,瞠目结舌地看着宁娘。

    她忽然感觉,这个比她年纪要小上几岁的小妮子,或许有她自己的打算。

    然而公主却还未反应过来,茫然地问道:“什么是美人计?”

    “就是色诱。”宁娘眨眨眼低声说道:“咱们可以色诱二虎哥……色诱,公主明白么?”

    说着,她附耳在公主耳边低声说了几句,只听得公主满脸惊骇,旋即,一抹秀红爬上了面颊。

    “本、本宫……”她难以置信,结结巴巴地说道:“你是说,让本宫去色诱那周虎?”

    “对啊!”宁娘点点头,一副懵懂无知地说道:“只要公主您成了二虎哥的人,二虎哥还会背叛公主么?介时二虎哥肯定会好好保护公主……公主您也知道,眼下,二虎哥是唯一能保护公主您的人了。”

    祥瑞公主伸手摸了摸自己有些发烫的面颊,为难地说道:“一定要本宫么?本宫可以……对!本宫可以将馨儿赏赐给他,他不是很喜欢馨儿么?”

    “……”

    在旁的馨儿张了张嘴,竟不知该说什么。

    自己就这么……被公主卖了?

    就在馨儿发愣之际,宁娘转头瞧了一眼馨儿,旋即笑着对公主说道:“当然,公主也可以派馨儿姐去色诱二虎哥,但我觉得,单单馨儿姐,可能不能满足二虎哥……那个杨定不是说了么,二虎哥非但喜欢馨儿,还喜欢公主呢……我觉得,若公主您与馨儿一起,保准能把二虎哥迷得团团转,介时,公主您说什么就是什么了。”

    “本宫说什么就是什么?”

    祥瑞公主若有所思地摸了摸光洁的下巴,郑重其事询问宁娘道:“真的么?”

    “嗯!”宁娘信誓旦旦地点着头。

    从旁,馨儿愣是插不上一句嘴,眼睁睁看着宁娘向公主灌注了一个糟糕的想法,将公主说得一愣一愣。

    此时她才意识到,这个乍一看只有十五岁的小丫头,恐怕不像她所表现出来的那般天真无害。

    『……真不愧是周都尉的义妹。』

    她的内心哭笑不得。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热门小说: 〔误入歧途苏玥〕〔秦云萧淑妃〕〔幸福人生护士苏钥〕〔无限辉煌图卷〕〔神医豪婿林漠许半〕〔猎谍〕〔我只是外门弟子〕〔龙宸〕〔舒听澜卓禹安叫什〕〔偷香(杨羽)〕〔我什么时候无敌了〕〔超神学院:开局穿〕〔恃宠〕〔玉如墨谢怀瑾彭今〕〔明日星程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