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刚更新: 〔开局娶了伽罗姐〕〔捡漏大师〕〔我的老婆怎么能这〕〔抗日之幽灵〕〔赵浪穿越秦朝〕〔九叔:吾徒有谪仙〕〔全球废土:避难所〕〔开局一群原始人〕〔斗罗之开局签到老〕〔一幡在手天下我有〕〔科技之锤〕〔我就是仙:开局掉〕〔长生可否〕〔白手当家〕〔精灵世界的怪奇训〕〔病娇暴君他有读心〕〔帝师是个坑〕〔都市古墓医仙〕〔他的小同学又撒娇〕〔全球御兽我能看见
冰瞬      小说目录      搜索
赵氏虎子 第638章:权衡
    蔡铮告辞离开了,带着赵虞对他的警告。

    出于礼数的赵虞将其送出了主寨,这才重新回到聚义堂内,坐在堂内陷入了沉思,直到片刻后何顺将他唤醒。

    “大首领,据山巡来报,那蔡铮已下山回到了那座军营,接下来,旅狼会盯着他的一举一动。”

    “唔。”

    被从沉思中唤醒的赵虞微微点了点头,随口问道:“何顺,你说他会就此罢手么?”

    “说不好。”

    何顺思忖了一下,摇摇头说道:“倘若那蔡铮惜命,就该听从大首领的警告,但考虑到这或许是他们仅有的机会……属下也说不好。”

    “是啊。”

    赵虞惆怅地叹了口气。

    先前蔡铮对他提出的建议,在他看来完全就是笑话,说什么叫他假意护送那位祥瑞公主返回邯郸,待离开颍川郡地界时他蔡铮再动手劫人,难道这样他就不会受到牵连了?真以为当今天子还有朝廷那么好骗?

    既然被卷入了这件事,那就必须彻底确保那位公主的安全,将其毫发无损地送返,期间若那公主掉了一个毫毛,此事相关者必然会遭到天子的问罪——但凡是有点脑子的人都能想到这一点,那蔡铮的建议,纯粹就是诓骗、欺诈罢了。

    而赵虞从一开始想的,就是派人将其护送回邯郸,或者送回她父亲邺城侯李梁那边去,中间不会给予任何有机可趁的机会,直到送往邯郸,或者交给了邺城侯李梁,他才可以从这件事中抽身。

    而如此一来,太子与三皇子,就几乎没有再趁机除掉那位公主的机会,而这正是何顺所指的‘仅有的机会’。

    这么一想,哪怕那蔡铮在得到他的警告后仍不打算善罢甘休,赵虞也不会感到意外。

    想到这里,他沉声说道:“叫旅狼盯紧那蔡铮,另外,催促昆阳、襄城、汝南三县尽快盘查境内的外乡人,但凡随身携带兵器的,先抓后问,拘捕者就地击毙!”

    “是!”

    何顺抱了抱拳,旋即又问道:“公主那边呢?要予以限制么?”

    赵虞想了想说道:“暂时就叫她乖乖呆在寨内,其余……随她去。”

    “是!”

    何顺抱拳而去。

    看着离去的何顺,赵虞亦站起身来,走出了聚义堂。

    此时黄昏已过,天色也已逐渐暗淡下来,方才还在聚义堂前的空地上看热闹的那些寨内的妇孺们,也已回到了各自的屋内。

    回想起方才被那位公主堵着门叫喊的窘境,赵虞倍感无语地摇了摇头。

    自从那个蠢公主得知他是在保护她之后,这胆子就肥了,居然敢在大庭广众之下对他兴师问罪,想到这赵虞就恨不得冲到那间小屋,逮住那个蠢丫头再暴揍一顿。

    当然,想是这么想,其实他倒不是气那个蠢公主,他气的是那个自幼就唤他二虎哥的小妮子。

    那个小丫头也不知怎么想的,竟替他去招惹那个蠢公主——就不知那个公主是个大麻烦么?

    “大首领。”

    守在聚义堂前的龚角迎了上来,抱拳问道:“晚饭作何安排?”

    赵虞想了想说道:“今晚我就不喝酒了,叫郭大哥、牛大哥他们自行安排吧。……对了,派人将宁娘那个丫头叫到我屋内去,我要好好训训她!”

    龚角作为何顺挑选的副手,方才自然也看出了些,闻言强忍笑意。

    要知道,他在牛横手下那么多年,看着赵虞一步步坐上大首领的位子,又看着他成为了颍川郡的都尉,几乎从未见这位大首领遭遇似今日下午那般的窘境。

    “是。”龚角忍着笑应道。

    原本当晚赵虞并不打算与郭达等人喝酒,而是要好好整理一下思绪,可没想到他刚回到自己暂时的住处,他就看到郭达、牛横二人已在屋内坐着等他了。

    “忙完了?喝酒去?”

    面对郭达、牛横二人的邀请,赵虞婉言说道:“两位大哥,今晚就让我歇歇吧,那个蔡铮,还有那位公主的事,我得好好权衡一下。还有宁娘那个丫头,我也得好好训训她。”

    “喝完酒再想也不迟……”郭达笑着说了句,旋即才反应过来,不解问道:“宁娘?那丫头怎么了?”

    赵虞不甚肯定道:“我怀疑那个丫头在动什么心思。”

    “哦哦……”

    郭达也不知是想到了什么,脸上露出了恍然大悟的神色,不过他还是拉住了赵虞的手臂,笑着说道:“喝完酒再训也不迟。……自你去了许昌后,咱们弟兄就很少有机会这样聚在一起喝酒了,好不容易聚在一起,自然要多喝几碗。”

    “别扫兴啊,阿虎。”牛横亦在旁附和道,只要是一沾酒,他比谁都来劲。

    赵虞最终还是没拗过这两位他最信任弟兄,被他俩夹着来到了隔壁郭达居住的屋子,三个人围坐在桌旁边喝边聊了起来。

    因为怕喝多了乱说话,泄露某些秘密,赵虞与郭达也没敢多喝,大多数时候都在讨论当今天下的局势,而对此不感兴趣的牛横,则早早把自己灌醉了,靴子也不脱就倒在郭达的床榻上呼呼大睡了。

    直到戌时二刻,赵虞才带着四五分醉意,与期间回到他身边覆命的何顺一同告辞了郭达,回到了隔壁的住所。

    还未进屋,他便发现点着烛火的屋内瞧不见宁娘的踪迹。

    他皱眉询问此刻已守在屋外的龚角道:“宁娘那丫头呢?来过了?”

    龚角挠挠头说道:“属下方才去公主那屋叫过了,宁娘应倒是应了,不知为何却没有来。”

    “也许是猜到要挨训了,怕了。”何顺笑着在旁插嘴道。

    “哼。”

    赵虞闻言笑哼一声,在看了一眼天色后,回顾何顺、龚角二人道:“今日时辰也不早了,明日一早,给我把那个丫头抓过来。”

    何顺、龚角二人抱拳领命。

    既然宁娘躲在祥瑞公主那屋没过来,赵虞索性也就上榻歇息了。

    由于还未有困意,他便将此番牵扯到公主之事的太子、三皇子,还有六皇子邺城侯李梁三人之间的利害关系理了理。

    尽管他未曾见过这三位帝子,但据所了解的情况来看,作为六皇子的邺城侯李梁,应该是早早就失去争储资格或者争储能力的皇子,按理来说对太子、对三皇子等其余兄弟几无威胁,可偏偏他的女儿,那个蠢公主,却成为了他们老子、晋国当今天子最宠爱的公主。

    考虑到太子与三皇子对这位公主的态度,这位已封侯的皇子,似乎也并非没有可能靠‘父凭女贵’来扳回一城。

    而问题就在于,这位邺城侯他自身又是怎么想呢?

    倘若他亦垂涎皇位,那么有意争位的就有三人了,即太子、三皇子,以及邺城侯李梁——再包括其他某个还不为赵虞所知的皇子。

    『这就很热闹了……』

    赵虞枕着双手暗暗想道。

    堡垒素来容易从内部攻破,考虑到这晋国犹如百足之虫、死而不僵,短短不到半年便将闹腾了足足两年的义军给平定下,仅剩下江东义师那一根独苗,赵虞忽然觉得,他或许可以投奔某个皇子,从内部搅和一下,透支这个虚弱国家的底力。

    而如此一来,问题就来了:他该投奔谁?

    太子?三皇子?亦或是邺城守李梁?

    残酷点说,赵虞这个选择,或将决定那位祥瑞公主的命运。

    就在他闭目深思之际,他忽然听到屋外传来叩门声。

    “谁?”被打断思绪的他皱眉问道。

    话音刚落,就听屋外传来了龚角的声音:“大首领,是我。”

    “龚角?什么事?”

    “呃,不是属下,是……是馨宫女,她想求见大首领。”

    『唔?』

    赵虞愣了愣,转头看了一眼窗户,心下不禁有些纳闷。

    都这个时候了,馨宫女来见他所谓何事?

    『莫非公主那边出了什么状况?怎得没有人来禀报?』

    惊疑不定的赵虞立刻翻身下了床榻,穿好靴子快步走到门旁,拉开门栓打开了屋门。

    果不其然,屋外除了龚角与另一名值守的黑虎众外,果然站着祥瑞公主身边的宫女馨儿。

    “公主那边出什么状况了么?”赵虞带着几分急促问道。

    “不、不是。”宫女馨儿低着头,结结巴巴地说道:“是……是奴婢,奴婢有、有事想见周都尉。”

    见她吞吞吐吐的模样,赵虞心中起疑,再次问道:“当真不是公主那边出了什么状况?”

    “不是。”馨儿使劲摇了摇头。

    听到这话,赵虞暗自松了口气。

    也难怪他焦急,毕竟那位公主若在他的庇护下遭遇了什么不测,那就麻烦大了。

    松气之余,他看向馨儿的眼神中亦出现了几许责怪:公主既然没事,你这么晚跑我屋子来吓人啊?

    “公主果真没事?”

    “嗯。……奴婢是有其他的事。”

    赵虞不解问道:“不能明日再说么?都这个时候了……”

    馨宫女低着头说道:“是、是很重要的事。”

    『很重要的事?』

    赵虞皱皱眉,脑海中转过数个念头,却也没猜到对方所说的‘很重要的事’指的什么?

    但既然对方都这么说了,他自然也不能拒之门外,于是他便将馨宫女请入了屋内。

    他将馨宫女迎入屋内,旋即拿起桌上的水壶,替她倒了一碗水,口中笑着说道:“屋内简陋,馨宫女莫要嫌弃……”

    他的话还未说完,就听屋门处传来咔嚓一声。

    赵虞猛地抬起头,这才意识到馨宫女关门后拉上了门栓。

    饶是赵虞,此刻也感觉有点不对劲。

    找他说事,有必要拉上门栓呢?倘若是为了保密,那也应该让他屏退左右呀——屋外还站着龚角与另一名黑虎众呢。

    “馨宫女?”赵虞惊疑地问道。

    而此时,馨宫女则低着头缓缓走到了赵虞跟前,待她抬起头时,借助屋内昏暗的烛火,赵虞看到她双颊通红。

    “馨宫女所说的‘很重要的事’……是指?”

    赵虞不动声色地后退一步,与眼前那位宫女保持距离。

    他倒不是怕这个手无缚鸡之力的宫女袭击他,他只是通过对方的神态,联想到了另外某件事。

    而就在这时,只见馨宫女面色通红地咬了咬牙,旋即伸手解开了腰间的丝带。

    随着她那一扯,那丝带顿时滑落在地,同时滑落的,还有她穿在身上的裙裤,就连原本被丝带束住的外衣,也彻底散了开来,露出了其中的肚兜。

    “停!”

    赵虞当即轻斥道:“你这是做什么?”

    似乎是听到了屋内的声音,龚角当即在屋外急喊道:“大首领?发生什么了么?”

    说话间,屋门处就传来砰地一声巨响,显然是龚角在试图破门而入。

    见此,赵虞当即喝止道:“龚角,我没事,莫要进来!”

    “……是。”

    屋外的龚角听声音很是困惑。

    说话间,他瞥见那位馨宫女已经解下身上的衣衫,唯独剩下那枚肚兜,整个人**着站在他跟前,面色忽红忽白,轻咬着嘴唇,双肩微微颤抖。

    甚至于,待二人目光相触后,她的双眸亦在昏暗的烛火下变得有了几分晶莹。

    “大首领,发生什么了么?”屋外的龚角再次询问道。

    然而赵虞却不知该如何解释。

    他该怎么说?说这位馨宫女半夜跑到他屋内宽衣解带?

    他定了定神,也不好弯腰去捡女儿家的衣物,只好从榻上扯过一块毯子,走上前将那位馨宫女包裹在毯子内,旋即,他吩咐屋外的龚角二人道:“龚角,你二人先退下歇息去吧,我有要事与馨宫女谈。”

    “……是。”

    屋外的龚角听声音更为困惑了,但从渐渐远去的脚步声来看,他们还是听从了赵虞的命令。

    此时赵虞这才低声询问馨宫女道:“馨宫女,你这是做什么?”

    只见馨宫女低着头,任由自己**的身体被赵虞拉着那块毯子裹着,语气亦失去了平日里的冷静,小声说道:“公主命奴婢……命奴婢来给周都尉侍、侍寝。”

    “什么?”

    饶是赵虞也没想到自己竟然猜中,在错愕了一番后,微怒道:“待我去教训她。”

    “不要。”

    由于全身被裹在那块毯子里,馨宫女无法伸手拦住赵虞,只能用身体相阻,遂整个人撞入了赵虞怀中。

    突然有人投怀送抱,赵虞亦僵了一下,旋即宽慰道:“你不必受她强迫,就算她是公主,在我的地盘也得按我的规矩来……”

    “不、不是的。”

    馨宫女那被裹在毯子内的双手撑在赵虞的胸膛上,垂着头声若蚊音地说道:“虽、虽然确实是公主命奴婢这么做,但……但奴婢……”

    她抬头偷偷看了一眼赵虞,旋即便羞涩地低了下头。

    看她这模样,赵虞哪里还会不明白?

    毕竟他也知道,这位馨宫女自见到他起,就莫名其妙地对他有好感,好几次在他面前满脸通红,这就是对他有意思呗。

    而赵虞也不是什么卫道士,他对这名宫女也抱有好感。

    可问题在于,本该你情我愿的事,不该以这种方式来促成啊。

    这算什么?

    将馨宫女扶到床榻边沿坐下,赵虞犹豫一下,最后还是在前者满脸通红的注视下,将她掉落在地的衣物与丝带拾了起来,摆在她身侧。

    旋即,他拉过一把凳子坐下,目视着她平静地问道:“怎么回事?是那个蠢公主作怪,还是宁娘那个小丫头在教唆?”

    “……”馨宫女低着头不说话。

    见此,赵虞又说道:“你若不肯说,我便叫人将那两个丫头都抓来教训一番。”

    “不要。”馨宫女闻言连忙劝阻。

    “那你就说。”

    “……”馨宫女显然也知道隐瞒不过去,遂低声将事情经过解释了一番:“……公主见周都尉不愿杀了试图谋害她的蔡铮,还与其私下相见,心恐周都尉背叛她,任由她被贼人所害,遂与奴婢还有宁娘商议,当时宁娘就向公主献了一计……美人计……”

    “美人计?”赵虞气乐了。

    馨宫女好似误会了,面色微微一白,垂着头说道:“奴婢蒲柳之姿,自然谈不上美人……”

    “不是,我不是这个意思。”

    赵虞当即解释了一句,见毫无效果,他当即改口称赞道:“馨宫女自然是美人。”

    果然,恭维比解释更有效果,原本面色有些发白的馨宫女,闻言缓缓抬起头来,咬着嘴唇羞涩问道:“真的?”

    “自然。”

    赵虞刚一点头,才意识到话题偏了,遂咳嗽一声将话题又拐了过来:“也就是说,宁娘向公主献了这个美人计,是故公主就派你来……来……侍寝?”

    馨儿红着脸点点头,旋即又低声补充道:“原本,宁娘是想要劝说公主与奴婢一起来……色诱(小声)周都尉,但公主羞涩,又畏惧周都尉,遂……遂命奴婢来……”

    『……』

    听完事情经过的赵虞,头疼地用手揉了揉额角。

    下午在聚义堂前,他就隐隐察觉到宁娘可能有什么小心思,然而他万万没有想到,这小丫头的胆子居然这么肥。

    更没有想到,那个公主居然那么蠢,被一个比她小三岁的小姑娘骗得团团转。

    倒是眼前这位馨宫女,她或许并非没有猜到宁娘的小心思……

    思忖了一下,赵虞试探道:“好了,事情也清楚了,那么……我现在送你回去?”

    “……”

    馨宫女垂着头一言不发,只是面色逐渐有些发白。

    见她这神色,赵虞多少可以猜到几分——一个未经人事的姑娘都做到这份上了,再无情地把人家赶回去,那对方保不准就得因爱生恨了。

    想到这里,他又改口道:“或者,你今晚在我这边歇息,我另外寻个地方凑合一下。”

    “……”

    馨宫女茫然地看向赵虞,不明白赵虞这安排是什么意思。

    见此,赵虞挑明了道:“你不是称赞我是大丈夫么?大丈夫有所为、有所不为,不可否认我对你很有好感,但……不想以这种方式。”

    聪颖的馨宫女当即就明白了赵虞的意思,双颊绯红地垂下头,旋即又抬起头来,轻声说道:“周都尉果然是坦荡荡的君子。”

    『坦荡荡的君子……么?』

    赵虞自嘲一笑,也未辩解什么,站起身来道:“好了,时候也不早了,那你就早些歇息吧。”

    “打搅了……”

    馨宫女红着脸小声道。

    当晚,赵虞来到何顺的屋子凑合了一宿。

    转眼到次日清晨,赵虞洗漱完毕,就吩咐何顺、龚角二人将宁娘逮了过来。

    小妮子显然也已意识到了什么,见到赵虞便一脸天真模样地唤着二虎哥,可惜这回却不好使了,刚走到赵虞面前,就被赵虞伸手不轻不重地敲了个暴栗。

    “好痛哦,二虎哥。”

    “你还敢叫痛?”赵虞难得对宁娘板起了脸,恶狠狠地说道:“看你做的好事!说,为何蹿腾那个蠢公主?”

    可能是见赵虞果真发怒了,宁娘也老实了,绞着手指小声说道:“我……我想跟公主交朋友……倘若二虎哥娶了公主,我……我就能一直看到公主了……”

    看着她这幅模样,赵虞微微叹了口气。

    当年他们伙房里的那群小伙伴,就属宁娘年纪最小,自然而然也最受到宠爱,连他亦不例外,八九年下来,他从未说过一句重话,甚至于为了替这个小丫头出气,他连那位公主都敢狠狠教训。

    但这次,赵虞是真的有点生气了,不过一看小丫头眼下这模样,他又稍稍有点心软。

    因为他多少也能猜到,宁娘憧憬那位尊贵的公主,实则是对她自己出身的自卑,毕竟她只是山贼的女儿,并且自记事起便失去了父母。

    犹豫了一下,他终是没忍心责罚,仅责怪道:“就为这个,你把你二虎哥给卖了?那个蠢公主,你二虎哥躲都来不及,你倒好,还净蹿腾她往我身上蹭……你知道她有多麻烦么?”

    宁娘一脸弱气地辩解道:“虽然公主是很任性,但二虎哥你能降服她呀,这就不算麻烦了吧?那可是公主诶,若是二虎哥娶了她……”

    她脸上露出了憧憬之色。

    见此,赵虞冷哼两声道:“你知道杨定吧?当初那蠢公主想要嫁给杨定,她就要杀掉杨定的夫人杨何氏,看来,你是希望你静姐姐被那个蠢公主杀掉咯?”

    “诶?”宁娘脸上的笑容顿时就僵住了,半晌后才怯生生说道:“二虎哥你能降服她的嘛……”

    赵虞翻了下白眼,冷笑道:“堂堂公主,你以为能给人做妾?”

    说罢,他又补充道:“再者,我说的麻烦,也不单单指她,还有她的身份……不然你以为那蔡铮为何要杀她?那蔡铮的背后是谁?是太子,是三皇子,是晋国皇帝的儿子,她的两个伯父!”

    听到这里,宁娘才意识事情超出了她的预想,她也有些慌了。

    “那、那怎么办?”

    “怎么办?你老老实实的,莫要再蹿腾什么,待过些日子,邺城侯李梁派人将公主接走就完事了。……你若再蹿腾,我叫你静姐姐来收拾你,看你到时候怎么见面她!……听到了么?”

    “听、听到了。”宁娘耷拉着脑袋弱弱应道。

    片刻后,看着小丫头离去的背影,赵虞微微摇了摇头,旋即便想到了他方才提到的那个邺城侯李梁。

    『倘若那邺城侯李梁亦有争储之心,那那个蠢公主,倒还有那么点用处……』

    他心中暗暗想道。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热门小说: 〔神医豪婿林漠许半〕〔误入歧途苏玥〕〔偷香(杨羽)〕〔超神学院:开局穿〕〔国啤(秦东)〕〔贞观三百年〕〔斗罗之双枪绝世〕〔玉如墨谢怀瑾彭今〕〔献祭之主〕〔诡异世界签到可太〕〔大隋说书人〕〔主宰江山〕〔都市修罗〕〔在火星造神话的我〕〔我把穿越门上交了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