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刚更新: 〔止渴〕〔穿越大康王朝〕〔全球航海:我的概〕〔都市医道龙神〕〔玄幻:我真没想当〕〔逍遥医圣〕〔神道圣帝〕〔汉末之并州匪政〕〔我,反派,开局薅〕〔清宫皇妾被宠坏〕〔研发可控核聚变,〕〔都市无敌弃婿〕〔亿万萌宝老婆大人〕〔私婚密爱〕〔王妃她不讲武德〕〔重生之黄金大财阀〕〔洪荒:我有一座无〕〔四合院:从卡车司〕〔上班摸鱼,被美女〕〔又见九叔
冰瞬      小说目录      搜索
赵氏虎子 第640章:主与仆(二)
    『ps:感谢“往昔喜欢七七”大佬打赏一万币!~又感冒了,等这次感冒好了,逐步加更,早日进入终卷。』

    ————以下正————

    次日清晨,馨宫女起身后将被子叠好,旋即便前往了公主所在的小屋。

    跟前几日差不多,大概巳时前后时,祥瑞公主这才幽幽苏醒,在馨儿以及尹儿的服侍下穿上衣衫。

    不多会工夫,早一步起床到伙房忙碌的宁娘,也为公主带来了早膳,待公主洗漱完毕后使用。

    抱过尹儿已喂养好的那只兔子,用完早膳的公主兴致勃勃地询问宁娘道:“宁娘,今日带本宫去哪里玩耍?”

    “唔……”

    这话说得宁娘亦陷入了沉思。

    毕竟山寨本身也不是什么好玩的地方,这几日眼前这位公主已差不多将寨内逛遍了,哪还有什么可以吸引这位公主的地方呢?

    平心而论,宁娘以往在山寨内大多数时候都在做事,而不是在玩耍,她哪知道那么多玩耍的地方?这两日她带公主去过的地方,不过就是她干活的地方罢了。

    “没了么?”见宁娘这幅表情,公主有些失望。

    见此,宁娘连忙说道:“我之前在寨内并非终日想着玩,是故也不是很了解,提到玩的话……应该是那群坏小子比较擅长。”

    “坏小子?”公主有些困惑。

    见公主不解,宁娘便解释道:“我说的是寨里的男孩儿,他们平日里并不跟我等一同玩耍,他们觉得女儿家只是累赘,一点也不讨喜……那群坏小子。”

    公主恍然大悟,她忽然想起,近几日她碰到的寨内孩童,还确实是以女孩儿为主,包括之前与她一起烘焙饼干的那些小孩——虽然其中也不乏有男童,但基本上就只是两三岁大,被他们的姐姐带着。

    “那他们平日里玩什么呢?”公主好奇问道。

    “那就多啦。”

    宁娘解释道:“玩官兵游戏,用弹弓打鸟,爬树摸鸟蛋,下河抓鱼鳖,还有抓虫子……”

    公主听得睁大了眼睛,因为宁娘讲述的这些,她都从未经历过。

    她颇感兴趣地说道:“咱们去找那群坏小子吧。”

    “这……”

    宁娘露出了有些为难的神色:“恐怕他们并不会很乐意。……我方才说了,在那些坏小子眼里,女儿家只是累赘。”

    “太、太无礼了!”

    作为女儿家的一员,公主自然不容许女儿家受到这等歧视。

    拗不过这位顽固的公主,宁娘只好带着她离开山寨,在山寨附近去找那群坏小子。

    因为有馨儿、尹儿、冯宫史、高木、廖广等人跟着,众人倒也不担心什么。

    运气不错,没过多久,他们便在山寨附近的一块空地上,找到了那群宁娘口中的坏小子。

    只见这群坏小子,清一色都是男孩儿,年长的大概十三、四岁,年幼的大概六七岁,当宁娘带着公主找到他们时,他们正在玩‘兵与贼’的游戏。

    “兵与贼?那是什么?”公主不解地问道。

    宁娘笑着解释道:“就是‘官兵打山贼’的孩童游戏,双方选出一名首领,然后拿着木质的兵器在那打闹……”

    经宁娘提醒,公主等众人才发现远处的那群男孩儿手中都握着较小的兵器,有木刀、木剑、木棍,甚至还有木盾。

    平心而论,对于这种小孩子打闹的游戏,公主并不是很感兴趣,毕竟她不止瞧见一个男孩儿在嬉戏时摔倒在地,弄个灰头土脸——她可是公主,怎能这般不顾仪容呢?

    然而就在他准备开口之际,却见宁娘笑着说道:“二虎哥要赢了。”

    “什么?周虎?”

    祥瑞公主愣了下,心中愕然:周虎那个年纪,竟也会与这群小孩胡闹?

    见公主好似误会了,左瞧右瞧,宁娘连忙解释道:“不是不是,我说的二虎哥,是指那个扮二虎哥的孩子头,他是‘贼’一方的首领,率领的是咱们曾经的黑虎贼。”

    顺着宁娘手指所指的方向看去,公主才这才看到有一个男孩儿举着一面画有‘长尾虎’的旗帜,虽然乍一看歪歪扭扭的,就跟孩子涂鸦似的,但与悬挂在山寨四处的‘黑虎旗’相比,倒还真有几分相似。

    “另一方呢?”尹儿好奇问道:“另一方的官兵首领是谁呀?”

    “昆阳县尉石原。……本来应该是马盖马县尉的,后来马县尉调到颖阳去了,由石县尉担任昆阳县尉,是故官兵的首领也改了。”

    宁娘解释了一句,旋即忍俊不禁地笑了出声。

    为何发笑?

    很简单,因为这个游戏的规矩就是黑虎贼赢,官兵输,所以可怜的石县尉一次也没赢过。

    “官兵竟不能战胜山贼么?”

    在宁娘简单介绍了游戏规矩后,出身宫卫的高木也产生了几分兴趣,当然,他更多的是惊讶,毕竟在他的认知中,应该是官兵击败山贼才对。

    “因为咱们是‘黑虎贼’呀,面对官兵从来没输过。”宁娘颇有些自豪地解释道。

    “原来如此。”

    高木故作恍然大悟,有意无意地转头看了一眼廖广,看了一眼这位颍川郡的都尉士吏,然而廖广却耸耸肩,丝毫没有就此事发表言论的意思。

    他能说什么?贼一方的首领,那可是他顶头上司。

    高木一脸揶揄地伸手指了指廖广,旋即对宁娘说道:“若次次都是官兵输,那不是太无趣了么?”

    宁娘点点头解释道:“以往的规矩确实是这样,扮我黑虎众一方的次次赢,官兵次次输,是故那群男孩儿每次都争要当黑虎众,不过去年规矩改了,官兵输一次也可以赢一次,不过首领就要从石县尉换成‘老太师’……”

    “陈太师吗?”高木脸上立刻露出了敬重之色。

    “嗯。”宁娘点点头,忍着笑道:“那群坏小子以往只敬仰二虎哥,直到去年,陈太师到咱们山寨来,与这群坏小子玩耍了一阵,给他们留下了极深刻的印象,再加上外界传闻二虎哥与陈太师的关系,是故只有陈太师可以击败二虎哥。”

    众人这才恍然大悟。

    而在这些人当中,祥瑞公主更是眼睛一亮。

    虽然她不敢对真的周虎怎么样,可是她能够教训一下这假的周虎呀……

    哪怕是出出气也是好的。

    想到这里,原本对此不感兴趣的公族,顿时就来了兴致,转头对宁娘说道:“宁娘,你把那群小孩叫过来,本宫今日要率官兵痛打周虎……不是,黑虎贼。”

    一时说漏嘴的她,让众人立刻就猜到了她的想法,颇感无奈。

    不过,为了给这位公主解闷,宁娘还是朝远处两拨孩子的头头招了招手:“大许、大林,过来这边。”

    “你跟他们熟么?”公主好奇地问道。

    宁娘笑着解释道:“前些年,大邓、二邓就是这群坏小子的头头,后来,大邓、二邓年满十五岁,就从‘庶众’提升到了‘正卒’,先是在寨禁当差,值守寨门,去年调到了山巡,负责巡山什么的……”

    在解释之余,她心底也有些郁闷,毕竟当初大邓、二邓也没带着她,理由是他们作为首领,带着她这个女儿家一起玩过于丢脸,会被其他的小伙伴看不起。

    “哦哦。”

    公主恍然地点点头。

    这几日她听宁娘解释山寨的人员构成,大致也知道‘庶众’与‘正卒’的含义。

    “宁娘姐?”

    远远听到宁娘的叫唤,被唤做大许、大林的两个孩子头,立刻就停止了与同伴的嬉戏,跑到了宁娘这群人跟前。

    别看宁娘只有十五岁,可在这群年纪不满十五岁的坏小子面前,她也算是姐姐了。

    “宁娘姐,啥事?”

    当唤做大许的孩子头问起时,宁娘一边介绍祥瑞公主一边说道:“这位是来我们寨内做客的尊贵公主,她见了你等的游戏很感兴趣,希望与你们一同玩耍。呃,公主希望是作为官兵一方……”

    “并且战胜黑虎贼。”

    看着眼前这群年纪最大也只有十三四岁的坏小子们面前,公主一点都不怕生,态度十分倨傲。

    然而她的倨傲与期待,换来的却是那群坏小子的蔑视。

    “公主?公主也是个女人嘛,女人凭什么能战胜大首领?”

    “是那个被大首领抓上山的公主么?”

    “我听说还被大首领狠狠打了屁股,哭声整个山寨都听见了……这么大人了,真丢人。”

    “听说昨日被大首领喝斥了一句,就灰溜溜地逃回了居住的小屋……”

    一群小孩七嘴八舌地议论着,听得公主又羞又气。

    她终于明白,为何宁娘称这群男孩儿为坏小子,实在是太气人了。

    就在她要发作之际,就听宁娘喝斥道:“不许对公主无礼!”

    作为赵虞的义妹,宁娘在山寨内的地位着实不低,听到她这一声喝斥,这群坏小子顿时收了声。

    此时她才对两个孩子头道:“总之,大许、大林,你俩陪公主玩耍一阵。”

    两个孩子头面面相觑,旋即,那个被唤做大许的孩子头上下打量了几眼公主身上华贵的衣物,皱着眉头说道:“高贵的公主,不怕弄脏了身上贵重的衣饰么?”

    别说馨儿、高木、廖广等人,就连尹儿都听出了这淡淡的嘲讽之意,然而公主却似乎没有听出来,无所谓地说道:“无妨,脏了自有馨儿、尹儿替本宫清洗。”

    听到这话,馨儿露出了无奈的笑容。

    因为正如她所猜测的那样,这群孩子当中那些十来岁的,在听到公主的话后,神色变得愈发不情愿起来。

    不过因为宁娘的关系,这群坏小子还是勉为其难地陪着公主玩耍了一阵。

    当然,最终结果,自然也是公主所率领的‘公主军’,击败了黑虎贼。

    公主终于得偿所愿。

    但在旁围观的众人却看得出,公主与那些十几岁的坏小子们格格不入,大概这些坏小子们已经有了认识:这位公主,与他们不是一类人。

    倒是那些八九岁、七八岁甚至岁数更小的小孩,还未有这般清晰的认识,在休息时围坐在公主身边——看得出来,这些小孩也很憧憬这位地位崇高的公主,或者单纯就是憧憬地位高的人。

    忽然,其中有一个小孩将一枚虫蛹送给公主。

    看到公主手中那枚虫蛹,认出此物的馨儿、尹儿都露出了讨厌、嫌弃的神色,这也难怪,毕竟女儿家都厌恶这类东西。

    但公主却好似没有这方面的知识,虽然觉得有点脏,但还是好奇地拿在手中端详,不解问道:“这是什么?”

    见此,宁娘在旁解释道:“这是虫蛹,即虫子化蛹所留之物……”

    “……可以吃哦。”一个七八岁的孩童炫耀般补充道。

    “这个?可以吃?”公主惊愕地睁大了眼睛。

    见她如此惊讶,围在她周围的那群小孩便七嘴八舌地说开了。

    “嗯,我爹说的,确实可以吃……”

    “我爹我娘还吃过……”

    “我爹也吃过,他还吃过草籽、树根……他当初还骗我说他吃过土,后来我娘说我爹骗人,吃土会死的……”

    听这群小孩七嘴八舌地议论,祥瑞公主感觉自己逐渐有点听不懂了。

    她不解地问宁娘道:“这些东西……好吃么?”

    “不好吃。”宁娘摇了摇头。

    “那为何要去吃?”

    “……”宁娘张了张嘴,忽然沉默了,倒是坐在远处的那群十来岁的孩童,有一人语气古怪地替她回答道:“因为饿。”

    “饿?饿了可以吃饭啊……”公主不解地问道。

    听到这话,又有一个十来岁的孩童反问道:“没有粮食,哪来的饭?”

    “那可以吃肉啊,还可以吃鱼……哦,宁娘这两日煮的鸡蛋羹,可好吃了。”公主丝毫也不知自己说错了什么。

    然而听了她的话,所有人都沉默了,就连之前与公主聊得听投机的那几个八九岁大的孩童,看向公主的目光也出现了变化。

    他们看看公主身上光鲜亮丽的衣物,再看看自己身上的粗布衣,亦一个个陷入了沉默。

    忽然,其中有一名孩童站起身,挠挠头说道:“我娘……她叫我今日早点回去,我、我先回去了……”

    话音刚落,又有一名十岁左右的孩童站了起来,挠挠头也说道:“呃,我娘叫我割一筐草回去,不然就要揍我了,我、我也先走了……”

    渐渐地,原本围坐在公主身边的那二十几名孩童,纷纷以各种各样的理由离开了,即便是那些五六岁、六七岁大,还未明白发生什么的孩童,也被年纪大过他们的人给拉走了。

    至于那些十几岁大的孩童,也在这个时候离开了。

    “什么嘛,把别人当傻子一样……”

    “若真有鱼肉可以吃,谁会去吃虫蛹、草籽、树根啊……”

    “别说了,人家是高高在上的公主,她哪知道饿肚子是什么滋味。”

    “走吧走吧,咱们换个地方……真晦气。”

    这些孩童背对着公主离开时,小声嘀咕着。

    这些嘀咕顺着风传到了公主耳中,让公主一下子就愣住了。

    旋即,她面色通红,神色也有些气愤。

    但不知为何,她终是没有发作。

    “宁娘,咱们回去吧,本宫……有点倦了。”

    “……是,公主。”

    时隔数个时辰,也就是当晚的黄昏前,馨宫女向赵虞汇报了公主今日的行程——她也不知自己为何要来主动汇报,仿佛已成为了例行公事。

    “……今日回到屋内后,公主仔细向宁娘询打听了许多事,奴婢头一回见公主那般认真。”

    “哦?”

    赵虞听罢后也感觉很是惊讶,笑着说道:“高高在上的公主,总算是稍微了解了一些黎民的疾苦么?这倒不是什么坏事。”

    见赵虞用淡淡的嘲讽语气说着此事,馨儿苦笑道:“诚如奴婢当初所言,公主心肠不坏,她只是不懂许多事罢了……据奴婢所见,在山寨的这几日,公主已经改变许多了。”

    说着,她颇有深意地看向了赵虞。

    饶是赵虞,也未猜到馨儿此刻所想,饶有兴致地点了点头:“唔,这倒是意外的收获……”

    那位公主,真的会有所改变么?

    赵虞对此也有些期待,毕竟,这位公主可是他重要的筹码。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热门小说: 〔误入歧途苏玥〕〔秦云萧淑妃〕〔幸福人生护士苏钥〕〔无限辉煌图卷〕〔神医豪婿林漠许半〕〔猎谍〕〔我只是外门弟子〕〔龙宸〕〔舒听澜卓禹安叫什〕〔偷香(杨羽)〕〔我什么时候无敌了〕〔超神学院:开局穿〕〔恃宠〕〔玉如墨谢怀瑾彭今〕〔明日星程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