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刚更新: 〔传奇再现〕〔西游:授徒万倍返〕〔重生都市之我是仙〕〔黜龙〕〔开局修道十五年,〕〔全民求生之超凡领〕〔某霍格沃茨的论文〕〔港综:开局拒绝卧〕〔我能给御兽加载扮〕〔重返84:从收破烂〕〔在真假嫡女世界签〕〔电竞大神小甜猫〕〔重生开始当首富〕〔铠甲世代〕〔长生在英伦〕〔我的夫人竟是魔教〕〔我在七零当恶媳〕〔弱鸡穿越者的互助〕〔斗罗:我,开局扮〕〔三国:我!桃源居
冰瞬      小说目录      搜索
赵氏虎子 第641章:九月初
    『ps:差不多是该到终卷了呀。』

    ————以下正————

    ‘何不食肉糜?’

    祥瑞公主这句类似赵虞记忆中某位君主的‘名言’,很快就传遍了整个山寨,成为了寨内众人茶余饭后的笑谈。

    对此赵虞并不感觉意外——一位久在深宫、涉世不深的公主,她哪里知道人为何要去吃虫蛹、草籽、草根等物呢?

    当然,以赵虞在山寨的身份地位,此前倒也不曾沦落到需要以草籽、草根果腹的地步,但至少他知道其中原因,远不至于说出‘何不食肉糜’这样的笑话。

    而那位祥瑞公主,只能说她与整个世道割裂太久,以至于根本不知底层百姓的疾苦。

    这并不奇怪,历朝历代,高高在上的上位者,又有几人能体察百姓的疾苦呢?

    想必之下,赵虞更加在意那位公主事后的反应。

    隔日,当馨宫女向他禀告当日公主的行踪时,赵虞笑着问她道:“公主可知她那番话已传遍寨内?”

    馨宫女点了点头:“公主已经知道了。”

    赵虞又问道:“那她对此是个反应?”

    馨宫女想了想说道:“公主很生气……她说,她哪知道那些人为何去食用虫蛹、草籽、草根等物?她还说……她现在知道了。”

    “哦?”

    赵虞惊讶地问道:“她这次居然没有任性,要求众人不许谈论此事?”

    馨宫女笑了笑,解释道:“虽说这件事让公主很气恼,但奴婢也好,公主也好,都知道寨内众人在谈论此事时并无恶意,笑过就算了。就像宁娘所说,公主久在深宫,不知这些事也实属正常。更何况,寨内的众人也不会当面取笑公主,是故公主倒也没有叫众人不许谈论此事的意思。唯独那群坏小子……”

    说到这里,自觉失言的她当即捂住了嘴。

    赵虞自然明白馨宫女所说的‘坏小子’究竟指那些人,闻言笑着说道:“那群顽皮的小崽子惹到公主了?”

    “那倒不至于。”见赵虞没有责怪的意思,馨宫女暗自松了口气,解释道:“只是那些小家伙的刻意疏远,让公主很不高兴,周都尉您也知道,公主向来是受人簇拥的。”

    “呵。……那她打算怎么做呢?”

    “公主决定要收服那些小家伙,就像去年陈太师做的那样。”

    “哦?”

    赵虞惊讶地看了一眼馨宫女,他可是知道去年陈太师究竟是怎么折服那群坏小子的,乍一看是将不听话的小家伙都用拳头教训了一顿,可实际上呢,那位老太师却是放下架子、放下身份,以平等的身份与那些小家伙相处,这才赢得了那些坏小子的敬意。

    别以为小孩子就不懂是非好歹,其实他们很清楚谁对自己好、谁对自己不好。

    尤其是山寨里的那群小孩,因为出身的关系,他们远比同龄人更加早熟,并且,对于身份、出身更为敏感,也正是这个原因,哪怕他们已得知过去的黑虎贼是山贼,是恶人,但他们仍旧以黑虎贼为荣,一方面固然是黑虎贼过去屡屡战胜官兵,符合那群小孩‘崇拜强者’的本能,而另一方面,或许也是因为他们对于自己的出身没有选择。

    好在赵虞的出现,让这群原本注定没有将来的孩童,多了几种选择,日后既可以留在山寨,也可以加入旅贲营、旅狼、昆阳县军,甚至是颍川郡军。

    而黑虎贼——或者说如今的黑虎众,也因为赵虞的关系,不至于遭颍川郡的百姓所憎恨,哪怕百姓们都知道这些人的根底。

    又过一日,赵虞带着何顺下了山,前往昆阳县的驿馆,会见从许昌赶来的都尉署参军荀异。

    荀异的来意,不为其他,就是为了那位祥瑞公主。

    这不,在见到赵虞后,这位荀参军便当即问道:“那位公主现下在黑虎山?”

    “对。”

    赵虞笑吟吟地点点头,在邀请荀异于桌旁坐下后,笑着问道:“是李郡守派你来的吧?要不要上山见见?”

    荀异当即摆了摆手:“见就不必见了,周都尉的话,在下还是信得过的。”

    看得出来,他对那位公主也没什么好印象,当日的人马凳,还有那位公主趾高气扬、目空一切的高傲态度,都让这位正直的荀参军对那位公主充满了嫌弃。

    在婉言拒绝之后,荀异对赵虞说道:“收到周都尉派人送去的消息后,李郡守可谓是茶饭不思,立刻就派在下前来昆阳询问缘由……都尉,到底怎么回事?”

    听闻此言,赵虞便将杨定与蔡铮暗中谋划的事一五一十地告诉了荀异,只听得荀异满脸涨红,异常气愤。

    他恨恨说道:“想不到这杨定,居然如此阴险卑鄙……果然我当日并未看走眼,此人乍看谦厚,实则心计深沉之辈。”

    他并没有提及蔡铮,毕竟他也明白,蔡铮涉及的事,已经不是他可以评论的了——说难听点,哪怕是李郡守,在这件事上说话也得小心点。

    片刻后,荀异询问赵虞道:“都尉打算如何收拾残局?”

    赵虞想了想,反问道:“当日郡守大人派信使前往邯郸,现如今邯郸那边可有回应?”

    他口中所说的‘当日’,其实也就是十来日前,邯郸那边哪那么快就有回应?

    果然,荀异摇头说道:“邯郸那边还未有回应,郡守大人寻思着,就算邯郸那边立刻就做出回应,估计也得再过五六日,邯郸那边才会收到消息。”

    考虑到邯郸与许昌的距离,荀异的估算并不算保守。

    “唔。”

    赵虞微微点了点头,旋即说出了心中的想法:“此前,对于郡守大人通知邯郸派人将公主接走一事,我也没什么看法,但如今情况有变,观那蔡铮的举动,不难猜测太子与三皇子已将公主视为眼中钉,在这种情况下,与其将公主交给邯郸派来的人,我认为交给公主的生父邺城侯更加稳妥……”

    荀异皱着眉头思忖了一下,附和说道:“都尉所言极是。……既然如此,在下回许昌后,便请郡守大人派人通知邺城侯?”

    听闻此言,赵虞摆了摆手说道:“事实上,我已经派人去邺城侯那边了……前几日,在保护公主至黑虎山后,我便派出了两拨信使,一拨往许昌,一拨往邺城。算算日子,那另一拨也差不多该到邺城了。”

    说到这里,他嘱咐荀异道:“若来日的邯郸那边的人先到许昌,麻烦你替我摸一摸底细,尽量拖延一番,待邺城侯派人至许昌。”

    荀异当然明白赵虞在担心什么,闻言感慨地说道:“想不到周都尉如此在意那位公主……”

    他当然明白,眼前这位周都尉这一番托付,就是为了确保那位公主的安全。

    “毕竟是公主嘛……”赵虞故作无奈地一句话,引发了荀异的同感。

    “哦,对了。”

    忽然,好似想到了什么,荀异从自己的行囊中取出一只木盒,双手递给赵虞,笑着说道:“这是都尉的家书。……周夫人得知我准备前来昆阳,便托我将这份信交给都尉。”

    『静女么?』

    赵虞稍有些惊讶,伸手接过木盒。

    他也不见外,当着荀异的面从木盒中取出了信件,阅览起来。

    静女的来信很简单,无非也是什么询问发生了什么事。

    见此,赵虞当即写了一封回信,在信中写下‘一切安好、不必烦扰’八个字,拜托荀异回许昌时将其送至静女手中。

    就在二人交谈之际,忽然有黑虎众进屋禀告道:“大首领,县尉石原在外求见。”

    赵虞点点头道:“请他进来。”

    片刻后,石原便迈步走入了赵虞与荀异所在的屋子。

    看到荀异,石原也不意外,毕竟今日早晨荀异进城之后,石原就已经来拜见过了,只不过后来他又去忙其他的事了。

    在彼此见礼之后,石原没好气地对赵虞说道:“周首领、周都尉,您总算是舍得下山了……卑职还以为您打算重新当个山大王呢!”

    也难怪他怨气冲冲,毕竟赵虞那一日夜晚‘劫’走公主之后,两个时辰后昆阳便知情了。

    虽说石原并不相信赵虞会真的对公主不利,更何况他也猜到杨定那边不安好心,但问题是他当时也不知究竟发生了什么事,哪敢轻举妄动?

    面对着县令刘毗与县丞李煦的催促与询问,石原只好派人向黑虎山打听消息,然而收到的回覆却是命他不得擅动。

    虽说石原也猜到赵虞肯定是在设法解决,但被蒙在鼓里的感受可不好。

    这不,方才他一得知这位周都尉总算是下山来了,他赶忙杀过来,当面向赵虞询问真相。

    当然了,随后得知真相的他,自然也难免唾弃了隔壁县的杨县令一番。

    三人在驿馆内商谈了好一阵子,赵虞这才准备辞行。

    临辞前,他问荀异与石原二人道:“两位可有意随我上山去见见那位公主?”

    “不去不去。”

    荀异连连摆手,信誓旦旦地表示他信任赵虞。

    从旁,石原对此的兴趣也不大。

    一来他也听说了一些那位公主的风声,知道那是一个非常麻烦的公主,二来嘛,黑虎寨有群坏小子,时而以他的名义玩官兵与山贼的游戏——这本身不算什么,可气的是‘他’居然一次都没赢过。

    拜托,在黑虎贼面前屡战屡败的,是他昆阳的前县尉马盖——况且这位对他石原有恩的前县尉,本身就是黑虎贼的内应,能赢就奇怪了。

    可这与他石原又有什么关系?

    他可是赢过黑虎贼的,即前期由驻济南将军章靖所指挥的那回,那次他非但逼死了黑虎贼的前首领杨通,还烧掉了黑虎贼的主寨,可谓是大胜。

    ……虽然这场大胜,其实是眼前这个周虎送给他的,而他也傻乎乎地将杨通逼到了绝境,为那周虎统领黑虎贼扫清了障碍。

    但不管怎样,这也算是赢了一回吧?他哪有那么不堪?

    告别了荀异与满腹怨念的石原,赵虞带着何顺在昆阳的街道上随意逛了逛,买了些糕点、吃食,准备回头赠予宁娘与寨内的孩童,顺便又买了一件首饰,待返回许昌时作为给静女的礼物。

    也不是什么贵重之物,只是一枚纤细的银镯而已。

    在粮食还比较紧张的颍川郡,这些首饰要比平日里便宜地多了,哪怕是在粮食相对充足的昆阳县,这类首饰的价格也远不如当初,趁机购入一件,倒也算是占了一点便宜。

    不过在走出那间店铺后,赵虞忽然又想到了馨宫女。

    踌躇半晌,他最终还是折返回去又购了一件一模一样的。

    就在他准备返回黑虎山时,何顺忽然指着远处提醒道:“大首领,您看那边。”

    “唔?”

    赵虞抬头一瞧,旋即便看到了高木,还领着两三名卫士。

    “高队正?”

    赵虞远远喊了一声。

    “周都尉?”

    远处的高木也注意到了赵虞,带着身后两三名卫士迅速走来,朝着赵虞抱了抱拳。

    与高木一同来到一条僻静的巷口,赵虞问高木道:“高队正怎么会来县城?”

    高木也不隐瞒,如实向赵虞道出了来意。

    原来,公主打算收买山寨里那群坏小子,是故就派高木下山,进城买点糕点吃食,怎么说呢,倒也符合那位公主。

    或许有人会问,公主身边有钱么?

    这么问,那就太小瞧那位公主了,那位公主随身携带的珍贵首饰,可不比赵虞今日购置的那两件,随便拿出一件,哪怕是在当下,也足够吃用一阵子了。

    而高木等人,则是趁机下山逛逛,准备购置一些酒菜。

    他笑着对赵虞说道:“这些日子在寨内白吃白喝,我等亦过意不去,正好借着这次的机会,购置些酒菜,回敬周都尉与郭寨丞、褚寨副……”

    “哪里哪里,高队正太客气了。”

    赵虞笑着摇摇头。

    据这段时间的相处,他感觉高木的为人还是相当不错的,最重要的就是忠诚、忠厚,哪怕那位公主再任性,这位高队正都会设法满足。

    鉴于这位高队正要完成那位公主的托付,赵虞也不强求对方一同回山寨,寒暄几句后,便告别高木,带着何顺返回了山寨。

    当晚,高木带人回到山寨,果然宴请了赵虞、牛横、郭达、褚角、廖广等人,虽然昆阳县能买到的酒菜,山寨里基本上都有,但就这件事可以看出,这位高队正是值得结交的,也正因为此,郭达、褚角、廖广等人在对待这位高队正时愈发热情。

    入夜后,馨宫女再次向他禀报了公主当日的行踪,果然也提及了高木今日下山的事。

    不过这件事赵虞事先已经得知,因此倒也不怎么感兴趣。

    他从怀中取出今日在昆阳购置的其中一个银镯,将其赠予了馨宫女。

    “别误会。”

    赵虞笑着解释道:“既然去了一趟县城,总不能空手而归吧?因此就买了这件小物什,并不是什么贵重的东西。”

    他甚至向馨宫女解释,其实同样的礼物他其实买了两件,另一件准备日后送给他的夫人。

    不知是因为赵虞的实诚,亦或是别的什么原因,馨宫女愈发欢喜,欣喜地将那件首饰捧在怀中。

    平心而论,作为宫女出身的她,原本未必看得上这种粗劣的首饰,只能说,爱屋及乌罢了。

    此后几日,赵虞一直呆在黑虎山上,等着邺城侯李梁派人前来。

    而在此期间,那位公主则不遗余力地试图收服寨内的那群坏小子。

    据馨宫女向赵虞透露,公主对寨内那群坏小子许了承诺,只要他们肯投奔她,她就能满足他们的要求。

    在这种许诺下,坏小子的群体迅速分裂,那些六七岁、七八岁的男孩儿,迅速被公主收买,唯独以大许、大林两个孩子头为首的,那些十来岁的孩童,仍在抗拒。

    不过在赵虞看来,这两个小家伙的毫无优势。

    没办法,那位公主实在太有钱了。

    估计再这么下去,那位公主就能成为他山寨里那群孩童的孩子头了。

    而对此,赵虞并不打算干涉,毕竟在公主与那群孩童较劲的这几日,这位公主当真是安分了许多。

    基于这一点,哪怕有朝一日这位公主在他与郭达面前大嚷“本宫要当黑虎寨的大首领”,赵虞也由得她去——小孩子嘛,何必计较?

    就这么过了半个月,一直到了九月初,许昌那边终于送来了消息:邺城侯李梁世子李奉,抵达许昌。

    邺城侯李梁那边的人,居然赶在邯郸那边先行抵达许昌?

    对此赵虞其实并不感到奇怪。

    一来与邯郸相比,邺城与许昌的距离更近,二来,在得知公主‘受颍川都尉周虎庇护’的消息后,身在邯郸的太子、或者三皇子,多少会有所犹豫,权衡利弊,然后才会做出下一步的行动。

    相比之下,得知消息后立刻赶来许昌的邺城侯李梁一方,自然要快的多了。

    只不过,事关女儿,邺城侯李梁自然没有亲自赶来,而是派其长子,祥瑞公主的兄长李奉前来,这就有点意思……

    难道邺城侯与祥瑞公主父女关系并不和睦?

    还是说,邺城侯在忌讳什么?

    赵虞的脑海中当即就涌现出诸般疑问。

    不过他相信,只要见到了那位邺城侯世子李奉,当今天子的皇孙,这些疑问应该可以得到解释。

    当即,他命山寨与昆阳县都做好准备,准备迎接这位邺城侯世子李奉。

    他也有些好奇,任性如祥瑞公主,他的兄长李奉,又会是一个什么样的人。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热门小说: 〔误入歧途苏玥〕〔无限辉煌图卷〕〔秦云萧淑妃〕〔神医豪婿林漠许半〕〔幸福人生护士苏钥〕〔猎谍〕〔我只是外门弟子〕〔龙宸〕〔舒听澜卓禹安叫什〕〔偷香(杨羽)〕〔恃宠〕〔我什么时候无敌了〕〔超神学院:开局穿〕〔大佬穿进虐文后〕〔玉如墨谢怀瑾彭今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