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刚更新: 〔万夜之主〕〔炮灰女配和奸臣HE〕〔我,元芳?〕〔对话古今:我打造〕〔精灵之火箭队开局〕〔旧日之书〕〔我绑定了悦来客栈〕〔这本书和游戏王有〕〔春回大明朝〕〔狩猎好莱坞〕〔超级学霸:从低调〕〔人在斗罗,兼职修〕〔我在八零追糙汉〕〔机甲与刀〕〔神豪从系统宕机开〕〔都市妖孽狂婿〕〔带个地道系统打鬼〕〔逍遥小渔夫〕〔我靠装逼,当隐世〕〔重返1987当首富
冰瞬      小说目录      搜索
赵氏虎子 第643章:邺城侯世子(二)
    『ps:吃了两天药,非但没好转反而更厉害了,而且我还有抽烟的习惯,忍不住了吸一口就连打喷嚏,难受。』

    ————以下正————

    当晚,赵虞在寨内的聚义堂宴请了邺城侯世子李奉。

    对比现如今大为好转但曾经目无旁人的祥瑞公主,作为她同父同母的兄长,邺城侯世子李奉外貌谦厚、举止有礼,打一开始就给郭达、褚角、高木、廖广等人留下了相当好的印象。

    尽管赵虞也明白,作为邺城侯世子,李奉绝对不是像他所表现的那样是一个毫无心机的谦厚之人,但对方那平易近人的态度以及亲和的笑容,确实会让人心生好感。

    这场为李奉而设的酒宴,祥瑞公主自然也有出席,不过她对赵虞与其兄长还有其他人的谈话毫无兴致,挑着自己感兴趣的菜吃饱之后,便带着馨儿、宁娘离席去了。

    这让李奉颇有些尴尬,转头朝着赵虞无奈笑笑,说道:“祥瑞涉世不深,想必这段时间给周都尉与诸位增添了诸多麻烦,李奉在此借酒敬诸位一碗,请周都尉与诸位多多包涵。”

    “世子言重了。”

    赵虞笑着说道。

    不止是他,就连郭达、褚角等人亦是开口逊谢。

    相比较祥瑞公主的粗枝大叶,众人感觉李奉这位世子显得过于守礼,不就是中途离席而已嘛,相比较祥瑞公主曾经所做的事,这算是最最无害的了,无论是赵虞还是其他人,都不会为此感到在意。

    酒席筵后,郭达、褚角等人替李奉安排了住处,而赵虞则在与这位喝到半醉的世子告别之后,来到了馨宫女目前居住的那间小屋。

    馨宫女好似也正等着赵虞,待瞧见赵虞推门走入后,她起身为赵虞倒了一碗水。

    看来她已渐渐适应了。

    “多谢。”

    道了一声谢,赵虞在桌旁坐了下来。

    此番他前来,自然不是为了与馨宫女增进感情,而是想询问今日下午李奉与公主所谈论的事,而聪慧的馨宫女显然也明白这一点,不等赵虞发问,便将今日李奉与公主的谈论娓娓道来:“下午时,世子主要向公主询问了现状,据奴婢看来,世子虽有带公主离开的想法,但这想法似乎并不迫切……”

    “并不迫切?”

    赵虞微微皱了皱眉。

    “是的。”馨宫女点点头说道:“当时世子对公主说,他来是为了接公主回邺城,问公主是否愿意跟他回去,但是遭公主拒绝后,他就没有再提,只是问公主在这边的现状……因此奴婢感觉,他似乎并不急着将公主带回邺城。”

    “这样啊……”

    赵虞面具下的脸上,眉头皱着更紧了。

    祥瑞公主暂时不想离开这边,他大致是知情的。

    毕竟那个蠢公主也不是真蠢,她知道有人在惦记着害她性命,而颍川郡、尤其是黑虎山这边,则是当前最能保护他的安全之地,再加上现如今山寨里的那群小孩都被她收买了,她俨然成为了整个山寨的孩子头,一挥手便有几十上百名孩童听她号令,若非馨儿、宁娘在旁劝阻,估计这应山上得多一个女寨主了。

    更别说赵虞还通过馨儿暗示过她,只要她近段时间安安分分的,便答应她想要进山狩猎的要求,这就让那位公主更为兴奋了。

    在这种情况下,哪怕那位公主说出‘此间乐、不思邯郸’的话,赵虞也不会感到意外,毕竟相比较既安全又快活的这边,邯郸布满杀机,充斥各种勾心斗角,仔细想想就知道应该选择哪边。

    赵虞真正感到在意的,乃是邺城侯世子李奉的态度。

    更确切地说,邺城侯一家将如何回应自己女儿遭到袭击这件事,很大程度上将影响到赵虞对日后的谋划。

    但很可惜,赵虞暂时还未从李奉与其妹祥瑞公主的交谈中,找到什么有用的讯息。

    不过并不着急,毕竟他觉得,无论李奉是否要带走那位公主,对方都会找一个时机与他谈一谈。

    果不其然,次日上午,就当赵虞闲着无事在何顺的屋内看书时,屋外传来了几句谈话。

    何顺出去察看究竟,旋即快步走回屋内,朝着躺在卧榻上看书的赵虞低声禀道:“大首领,世子来了,他想与大首领一见。”

    听闻此言,赵虞顿时精神一振,连忙说道:“请他进来!”

    “是!”

    片刻后,就在赵虞起身整理身上衣服褶皱的时候,何顺领着李奉来到了屋内,只见那李奉率先行礼,口中笑着说道:“打搅周都尉,实在过意不去。”

    “哪里哪里。”

    赵虞笑着将李奉请到桌旁就坐,吩咐何顺奉茶。

    随后,二人便聊了些无甚营养的话题,比如赵虞问李奉,昨晚歇息得如何呀,又说寨里简陋,招待不周请世子多多包涵等等,而李奉亦礼貌地回应,看似聊了许多,但其实都是没什么营养的客套话,只能说是接下来的开场白而已。

    不多时,何顺便端来了茶水,李奉道谢一声端过茶水,旋即,神色亦逐渐变得严肃起来。

    他对赵虞说道:“昨日我与祥瑞交谈了一番,据舍妹所言,试图加害她性命的人,叫做蔡铮,此人或乃太子的人,或乃三皇子的人,不知此事是否属实?”

    见终于说到正题,赵虞抖擞精神,顺着李奉的话正色说道:“此事我亦不甚了解,此乃杨定所透露……”

    说着,他便将当日发生在那间哨屋的事告诉了李奉,他甚至没有省略杨定识破祥瑞公主在密室的那部分。

    李奉平静地听完赵虞的讲述,旋即淡淡笑道:“这个杨定,倒也狡猾,见势不妙便抛弃了那蔡铮,还故意透露了那蔡铮的底细……不过他明知祥瑞在侧,却还要说那些伤人的话,着实让我有些愤慨。”

    赵虞惊讶问道:“世子似乎对那杨定有什么成见?”

    李奉摇摇头说道:“也谈不上什么成见,我甚至都未与他打过照面。……无非就是从旁人口中得知舍妹曾经仰慕这位昔日的‘邯郸神童’,我便特地派人去打探了一番……祥瑞与这样的人断了来往,也好。”

    见此,赵虞愈发好奇了,忍不住问道:“我观世子,似乎对那杨定成见不小啊,既然如此,此前为何不劝阻呢?”

    “劝阻?”

    李奉苦笑着摇了摇头,解释道:“昨日下午,想必周都尉也看出来了,祥瑞虽然尊我为兄长,但其实与我并不亲近……”

    赵虞点了点头,奇怪问道:“这是为何?”

    “因为她出生后不久,大概七八个月大的时候,就被陛下派人带入了王宫……”抿了一口茶水,李奉继续说道:“随后那些年,祥瑞便一直住在宫内,逢年过节亦不归家,想要见她一面……”

    他摇了摇头,微微叹了口气。

    “并不容易?”赵虞猜测着问道。

    李奉闻言看了一眼赵虞,摇摇头解释道:“不容易那倒不至于,家父亦是皇子,无论是进宫觐见陛下,亦或是探望舍妹,倒也不会有什么阻碍,只是……会引来一些不必要的猜忌,某些人的猜忌。”

    “比如太子?”赵虞试探道。

    “呵呵。”李奉笑了两声,既不承认亦不纠正,算是默认了。

    此时赵虞才明白,为何馨宫女在祥瑞公主身边伺候了将近一年,却不曾见过眼前这位邺城侯世子。

    很显然,邺城侯一家为了避免遭到太子或三皇子的猜忌,尽量减少了进宫的次数,无论是觐见天子,亦或是探望自家女儿、自家妹妹。

    想到这里,赵虞便皱起了眉头。

    要知道,此前他可是打算着借祥瑞公主这条线搭上邺城侯一家,然后再借邺城侯李梁介入王室的内争,通过扳倒太子以及那位三皇子而令晋国陷入混乱,可如今一瞧,邺城侯一家似乎被太子压得死死的,那他的谋算岂不是成了泡影?

    『真的要投奔太子与三皇子么?』

    赵虞再次皱了皱眉。

    投奔邺城侯一方,他有前置优势,即他搭救了祥瑞公主,且那位公主虽然称他为大恶人,但内心深处还是对他报以信赖,这份来自公主的信赖,就决定他能跻身于邺城侯一方的核心层。

    可投奔太子与三皇子,他却没有这样的优势。

    虽说他地位不低,既是颍川都尉又是陈太师的义子,但这并不意味着他可以跻身于太子一方或三皇子一方的核心决策层,更别说他还刚刚挫败了这两位殿下想要趁机铲除祥瑞公主的阴谋——若非他后台硬,那两位殿下估计不敢动他,说不定赵虞就得考虑一下后事了。

    当然,也不是没有挽回的余地,只要赵虞与蔡铮合作,通过某些手段除掉那位公主即可,但他并不想那样做。

    毕竟他觉得,那个蠢公主‘罪不至死’,还未令人憎恶到不惜杀掉的地步。

    相反,那位公主近段时间的表现,反而让赵虞有所改观了。

    『……这么说,只能投奔那位三皇子了么?』

    赵虞皱着眉头沉思着。

    然而就在这时,他忽然听到了李奉的唤声:“周都尉?周都尉?”

    “啊?”

    赵虞这才回过神来,歉意说道:“在下一时走神了,实在抱歉,不知世子方才说了什么?”

    李奉也不见怪,待轻笑两声后,看似颇有深意地对赵虞说道:“我还以为周都尉在头疼如何向陛下回覆此事呢……”

    “回覆?”赵虞心下微微一动,但却故作不知地问道:“什么回覆?”

    李奉脸上露出几许古怪的神色,颇有深意地说道:“如我方才所言,舍妹虽然顽皮,但却是陛下最宠爱的孙辈,既现如今祥瑞在贵郡遇袭,陛下日后自然会派御史追查……介时,周都尉的证言,可是相当关键的。”

    『他想让我作证?』

    赵虞不禁有些惊讶。

    毫无疑问,倘若赵虞在公主遇袭这件事上作证,就势必会得罪太子与三皇子,甚至从而被那两位殿下打上‘邺城侯一方’的标签,就此被卷入王室内争的漩涡,但相比较此事,赵虞更惊讶的是,邺城侯一家真的敢与太子、与三皇子为敌么?

    别的事也就罢了,但是在祥瑞公主这件事上,若邺城侯死保女儿,甚至指认太子与三皇子,那么,他在那两位殿下眼中的威胁程度,必将节节攀升——简单地说,若邺城侯一方这次抓住女儿遇袭的事在当今天下面前质疑太子与三皇子,这就近乎是宣战的讯号。

    没办法,毕竟祥瑞公主的分量太重了。

    『莫非邺城侯,真有争位之心?』

    赵虞心下大喜。

    相比较假意投奔太子或三皇子,赵虞更倾向于假意投奔邺城侯,原因很简单,因为邺城侯一方最弱,哪怕赵虞站过去,也不会形成绝对优势。

    在这种情况下,无论邺城侯最终是胜是败,晋国都将在这次内争中出现巨大的空耗,而这将大大有利于他兄长赵寅的起事。

    问题是,邺城侯真的做好了与太子、与三皇子等人撕破脸皮的准备了么?

    想到这里,赵虞思忖了片刻,沉声对李奉说道:“世子,站在我个人的角度,我劝世子这次还是莫要追究为好,免得牵连太大,得罪众多;但倘若世子坚持要追究下去,我周虎也愿意秉承正义,将我所知的真相转告天使……”

    不得不说,赵虞这番话说得十分聪明,假意劝说李奉,实则将李奉试探的话,像皮球似的又丢还给了李奉,让李奉自行选择之余。

    甚至于,他还给自己塑造了‘秉承正义’的形象,无论对面的李奉信与不信,这都是一种暗示。

    当然,前提是得有邺城侯一方先做出决定……

    这不,在听到了赵虞这一番话后,眼前这位邺城侯世子也愣住了,一张嘴开开合合多次,却不知该说什么。

    甚至于,这位世子看着赵虞的神色也变得有些微妙。

    “在下……明白了。”

    半晌后,这位世子才郑重其事地点了点头。

    片刻后,李奉告辞赵虞,带着他随行的两位护卫走出了屋子。

    在走出十几丈远后,他停下脚步,深深看了一眼身后不远处的那间屋子。

    他原本只是想试探试探那周虎的态度,却没想到,隐隐听出了几分弦外之音。

    『他为何要帮我家、要帮祥瑞?』

    眼眸中浮现几丝疑虑,李奉决定再找他妹妹探探口风。

    他相信,这天下绝没有无缘无故的善意,倘若那周虎果真有意帮助他家,那么就必然有所图。

    他决定先弄清楚这件事,再去与那周虎谈谈。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热门小说: 〔偷香(杨羽)〕〔奇怪的先生们〕〔秦云萧淑妃〕〔误入歧途苏玥〕〔开局六女仆〕〔舒听澜卓禹安叫什〕〔我成了初代五番队〕〔幸福人生护士苏钥〕〔陆见深南溪免费阅〕〔猎谍〕〔我只是外门弟子〕〔恃宠〕〔无限辉煌图卷〕〔她真的不好哄〕〔我家老婆实在太会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