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刚更新: 〔霍司爵温翔翔〕〔虎夫〕〔惊!清贫校草是孩〕〔假千金和真公子HE〕〔超能交易所〕〔斗罗渣男榜,开局〕〔星海纪元:我的细〕〔三国:我袁术不做〕〔娱乐第一天王〕〔史上最强太子〕〔星武耀〕〔我真没想当渣男啊〕〔天价片酬,我反手〕〔我七个姐姐国色天〕〔捡个王爷来种田〕〔爹地给力妈咪又怀〕〔星际争霸之崛起的〕〔苟在大明我被朱元〕〔吾妻上将军〕〔玄门第一仙
冰瞬      小说目录      搜索
赵氏虎子 第643章:猜疑(二)
    『ps:是的,等我感冒好了之后,不知道是不是免疫力低了,一个感冒折腾好几天,明明昨天都好得差不多了,今又鼻塞了,咽喉也有点痒。很怀疑是不是老家的感冒药不顶用。』

    ————以下正————

    在走出自家妹妹居住的小屋时,李奉稍稍有些恍惚。

    那个周虎的‘意图’,莫非竟是图谋他妹妹?

    呃姆……

    站在小屋前的空地上,他微微吐了口气,重新整理了一下有些涣散的思绪。

    屋内的人是她的妹妹,站在兄长的角度上,李奉自然不会说自家妹妹的不是,甚至于倘若外人提及,他还会感到不悦,甚至记恨,但平心而论,他亦着实不认为自家妹妹是一个合适的成婚对象。

    毕竟他也知道,自家这从小被惯坏的妹妹,缺点太多了,除了有一副姣好的面容,尊贵的身份,会基本的琴棋书画,其他地方简直毫无优点可言,任性、刁蛮、固执,而且还幼稚无知,更要命的是,这个妹妹还有一位对她极其宠溺、允许她任性的祖父,而这位祖父恰恰正是这个天下最具权势的人——晋国的皇帝。

    这意味着他妹妹一旦发作起来,她夫家根本降不住、也不敢降她!

    这等女子若娶回家,那家中绝对是鸡犬不宁啊。

    更何况,他们的祖父、当今天子目前还不打算让这个孙女成婚。

    关于这一点,李奉此前也曾听父母谈论过,父母也认为,自家女儿暂时是没指望成婚了,因为没人敢娶——一方面是基于天子,一方面则是基于女儿自身,因此父母商议,待再过两年,等自家女儿到快二十岁的时候,夫妇二人再一同去跟天子说说。

    毕竟在这个年代,二十岁尚未成婚可以视作‘老姑娘’了,会引起笑话,即便天子将自家孙女视为祥瑞之物,也未必会耽误孙女的终生。

    当然,在出嫁之前,自然好好劝劝自家女儿,让她改改性子,就算婚后压着夫家一头,但也不能太过分了对不对?

    而作为兄长,李奉亦是这般觉得,他也认为自家妹妹必须地改改性子,否则日后真的不好好夫家——堂堂公主找不到夫家,那真是要叫天下人笑话了。

    可谁曾想到,就他妹妹现在这幅德行,居然也有人看得上……

    『莫非那周虎看中的是祥瑞的身份么?』

    李奉立刻警觉起来。

    但转念一想,他就排除了这个猜测。

    换若别人,或有可能看上了他妹妹那公主的身份,想借与其成婚平步青云,但那周虎犯不上,毕竟人家是陈太师新收的义子,况且又有击退叛军、庇护颍川的功绩,日后最起码也得是驻军将军,就好比其义兄薛敖、章靖、韩晫,手握数万兵权,权力大过一般郡守。

    在这种情况下,那周虎犯得上借他妹妹上位么?

    可既然不是看中他妹妹的身份,那又是……

    李奉有点迷茫了,他唯一能想到的就是,那周虎想尝尝公主的味道——除此之外他实在想不到其他了。

    就在这时,他忽然有人与他说话:“世子,您这是准备走了么?”

    李奉回过神来,这才发现馨宫女正站在他面前不远处,朝他盈盈施礼。

    “啊。”

    他点点头,旋即便注意到馨宫女的身后还跟着一名十五六岁的小姑娘,那小姑娘的手中还提着一个食匣。

    观那位小姑娘那仿佛村姑般的打扮,他猜测此女应该就是那位周都尉的义妹宁娘,同时也是他妹妹祥瑞最近结识的好友。

    他试探问道:“这位小姑娘是……”

    果然,跟在馨宫女身后的正是宁娘,她昨日在聚义堂见过李梁,知道李梁的身份,也知道这位谦厚的男子正是祥瑞公主的兄长,闻言连忙行礼道:“山女宁娘,见过邺城侯世子。”

    “不必多礼。”

    李奉摆了摆手,笑容可掬地说道:“舍妹任性,若与她相处她有失礼之处,还望多多见谅。”

    “哪里哪里……”带着几分拘谨,宁娘连连说道。

    李奉微微点了点头,正要转身离去,忽然心中一动,招呼馨宫女与宁娘二女说道:“且慢进屋,容我耽搁片刻。”

    听闻此言,馨宫女不解问道:“世子有何吩咐?”

    只见李奉招招手,示意馨宫女与宁娘跟随他走到一侧无人的角落。

    此时他才转回头,低声问馨宫女道:“馨宫女,在我来之前,舍妹与周都尉……发生过什么么?”

    “这……”馨宫女与宁娘面面相觑。

    虽然李奉提到的二人确实发生过一些事,但二女怎么好意思提及?唯有缄口不言。

    “别误会。”

    李奉笑了笑,半真半假的试探道:“别误会,我没别的意思,我只是觉得,周都尉不惜得罪邯郸的那两位,也要保护舍妹,我还以为他对舍妹有什么想法。……方才我看出舍妹对周都尉似乎也有些意思,倘若周都尉亦有这个想法,那真是再好不过。当然,我也知此事不宜操之过急,倘若是我误会了,那岂不弄得彼此都尴尬?是故,我想听听你二人的看法。……你二人近几日都在舍妹身边,应该能察觉到什么吧?”

    馨宫女怎么说也是宫内出身,经历过勾心斗角之事,一听李奉的话,就知道他在试探二人,虽然她也有意撮合,但她此时不清楚眼前这位世子的真正想法,自然而然也不敢乱说话。

    而宁娘,她早就被赵虞警告过了,又哪敢乱说。

    对视一眼后,馨宫女与宁娘不约而同地摇了摇头。

    “这样啊……”

    以李奉的阅历,自然能看出二女有所隐瞒,但既然二女皆不肯说,他也不好继续追问,唯有放二女离开。

    看着二女离去的背影,李奉招招手唤来随行的几名护卫,低声吩咐道:“你等假意闲逛,在这寨内四下询人问问,看看祥瑞最近与那位周都尉是否发生过什么……细心点询问,寨内那么多妇孺,总能问出一些。”

    “是!”

    几名护卫抱拳应道。

    而与此同时,馨宫女已带着宁娘来到了祥瑞公主所在的小屋。

    待进屋后,馨宫女便看到祥瑞公主抱着那只兔子坐在桌旁,神色闷闷不乐,她连忙问道:“公主,怎么了?”

    “没什么……”

    公主闪烁其词地岔开了话题:“你俩怎么才来?本宫快饿死了……”

    见此,宁娘连忙将公主的早膳从食匣内取出来,而馨宫女则若有所思地看着公主。

    她在公主身边快一年,对公主十分了解,又岂会看不出公主这是在故意转移话题?

    心中微动,她故意说道:“公主恕罪,我二人之所以来地晚,只因为途中碰到了世子,他喊住我二人,向我二人问了一些问题……”

    正用调羹舀粥喝的公主险些被呛道,神色微变地问道:“他……他问了什么?”

    馨宫女一看就知道有事,平静说道:“世子向我二人询问了一些有关于周都尉的事,还问我二人,周都尉对公主是否抱有什么想法,且,公主对周都尉,又是否抱有什么想法……奴婢感觉很奇怪,世子为何会提到此事?公主与世子提到周都尉了么?”

    事已至此,祥瑞公主也知道隐瞒不下去了,气鼓鼓地说道:“都怪那个周虎!”

    说着,她便气呼呼地将她与李奉的话告诉了馨宫女与宁娘。

    馨宫女与宁娘听得面面相觑,前者不解地说道:“周都尉愿意帮公主作证,这是好事呀……”

    “那周虎哪有那么好心?”

    公主扁着嘴解释道:“兄长说了,那周虎不会无缘无故,冒着不惜得罪太子与三皇叔的风险来帮我作证,他肯定有所图……你说他图本宫什么?”

    听闻此言,馨宫女不禁愣了愣。

    倒是宁娘第一时间替其义兄辩解道:“二虎哥才不会趁人之危呢!”

    “你是他妹妹,自然会帮他说话。”公主瞥了一眼宁娘,好似想到了什么,气愤地说道:“还给本宫出什么美人计,本宫差点就中了你的计。”

    这话一出,宁娘顿时就有点尴尬了,毕竟这件事确实是她理亏。

    犹豫了一下,她歉意说道:“这件事是我不对,我当时想,虽然公主暂时住在这边,但终有一日会回到王宫,我有些舍不得,于是我就想,倘若公主嫁给了二虎哥,我就能每日看到公主了,是故……这件事二虎哥已经训斥过我了,我怕公主不理我,我就没敢说……对不住,公主。”

    看着宁娘真诚而略带尴尬的神色,公主愣了愣,竟是不怎么生气了。

    毕竟她从小到大,除了自家亲人,还真没人跟她说什么‘舍不得她’。

    她摆着架子道:“敢欺骗本宫,胆子不小,本宫得考虑一下是否原谅你……”

    宁娘连忙讨好道:“公主,你就原谅我嘛,你看,我带了公主最喜欢的山果酒……”

    看着仿佛小孩般的二人,馨宫女微微摇了摇头。

    不过公主方才说的话,倒也让她有点在意。

    她正色说道:“公主,奴婢以为这件事可能有什么误会,倘若公主允许的话,奴婢想去问问周都尉,看看究竟是怎么回事。”

    公主犹豫了一下,这才微微点了点头。

    得到了公主的允许,馨宫女当即走出屋外,前往赵虞的屋子——确切地说是何顺的屋子。

    而此时赵虞正在那间屋内看书,忽听闻馨宫女匆匆而来,他也感觉有点奇怪,尤其是馨宫女请求二人私下谈话。

    挥挥手示意何顺暂时退下,赵虞不解问道:“怎么了?”

    馨宫女看着何顺走出屋外,旋即便将方才的事一五一十地告诉了赵虞,直听得赵虞目瞪口呆。

    半晌,他才难以置信地说道:“你是说,世子觉得我帮他是为了图谋他妹妹?那个蠢丫头?”

    一听赵虞的语气,尤其是‘蠢丫头’三个字,馨宫女就意识到公主与世子弄错了,眼前这位周都尉完全没有那个意思。

    但她心底也有些不解,借李奉的名义问赵虞道:“世子对公主说,帮公主作证,无异于得罪太子与三皇子,若非对公主有所图,周都尉有是为何平白无故要帮公主作证,且不惜得罪太子与三皇子呢?”

    “……”

    无言张了张嘴,赵虞罕见地被问住了。

    其实他当然有他的目的,即有意挑拨王室内争,使晋国陷入严重内耗,可这个目的,他又怎么能说出口?

    眼见赵虞语塞,馨宫女惊愕地睁大了眼睛:“周都尉,难道您真的……”

    “当然不是!”

    赵虞没好气地说道:“那蠢丫头我烦她还来不及!我只是……”

    他一边暗想着托词,一边暗骂李奉没事瞎怀疑——我都承诺要帮你了,你还怀疑我的用心?

    不过仔细想想,倒也怪不得李奉。

    毕竟就算是赵虞,碰到一个人不惜得罪当今太子与三皇子也要助他一臂之力,他也会怀疑对方有何企图。

    不过,被人怀疑他对那个蠢公主有想法,这还真让他有点难以接受。

    莫非在别人眼里,他的眼光就那么差?

    长长吐了口气,赵虞瞥了一眼馨宫女,没好气地说道:“你觉得我帮公主作证,就是图她身子?”

    馨宫女脸红了一下,下意识连连摇头,但旋即,她弱声弱气地说道:“……但,得罪太子与三皇子,却不是一件小事……”

    “行。”赵虞点点头道:“那我不帮他作证了。”

    馨宫女当即就急了,连忙说道:“周都尉息怒……”

    “我没动怒。”赵虞没好气地说道:“我就是觉得你们这些人挺麻烦,我不帮她作证,回头说我是非不分;帮她作证吧,又觉得我有所图……就她那样,我图她什么?”

    见赵虞有些怒意,馨宫女一动亦不敢动,只敢小声地说:“……息怒。”

    其实赵虞并没有动怒,他只不过佯装发怒来增强说服力罢了。

    “硬要说我有什么所图,也只不过是想回敬邯郸的那两位……他们授意蔡铮对公主图谋不轨原本不管我事,但蔡铮试图联手杨定将罪名嫁祸于我,我却也咽不下这口气。……这个理由足够么?”

    “……”馨宫女偷眼看着赵虞,在迟疑了一番后,小心翼翼地点了点头。

    见此,赵虞暗自松了口气。

    其实他那个理由哪里足够,根本就是破绽百出——但凡正常人,谁会去跟太子、跟皇子怄气啊。

    好在他这会儿佯装动怒,好歹是增添了几分说服力。

    至少馨宫女信了,毕竟她觉得,眼前这位周都尉,实在不像是会做出趁人之危的事。

    不过这样一来,她反而又觉得有点可惜了,毕竟在她看来,这或许也是撮合公主与这位周都尉的好机会。

    想到这里,她有意无意地说道:“其实周都尉误会了,奴婢不是来质询周都尉的,奴婢既没有那个资格,也不会那样做……相反奴婢觉得,就算周都尉对公主有什么想法,其实也没什么……甚至奴婢觉得,公主其实也不讨厌周都尉……”

    “……”

    赵虞皱着眉头看了一眼馨宫女。

    感受到赵虞异样的目光,馨宫女当即就意识到自己多嘴了,连忙说道:“奴、奴婢先告退了。”

    说罢,她向赵虞行了一礼,匆匆离去。

    『她怎么也……被宁娘影响了么?』

    看着馨宫女离去的背影,赵虞不禁有些纳闷。

    摇摇头,他躺回到榻上,头枕着双手若有所思。

    馨宫女容易搪塞,可相比之下,要搪塞李奉那位邺城侯世子,那可就难了。

    赵虞也不会天真地以为,那李奉就真的像他表现地那样谦厚、毫无城府——作为邺城侯的长子,可能毫无城府、毫无心机么?

    『待再见他时,我得想个说辞。』

    躺在榻上的赵虞暗暗想道。

    而与此同时,李奉正在他暂时居住的小屋内,听几名护卫在山寨内打探的结果。

    “禀世子,我等在寨内打探过了,据寨内的人所言,公主曾因……呃,因为任性被周都尉责罚过。”

    “责罚?”李奉倒是不意外自家妹妹任性,他更惊讶于那位周都尉居然敢责罚他妹妹?

    “是的。”那名护卫点点头,附耳对李奉说了几句。

    顿时间,李奉的面色变得非常精彩,想来他万万也没有想到,护卫口中所说的‘责罚’,竟然是那样的。

    『怪不得那二女不敢说,原来是羞于启齿……』

    脑海中浮现馨宫女与宁娘的容貌,李奉心下暗暗想道。

    良久,他神色恢复如初,沉声问道:“属实么?”

    一名护卫摇摇头说道:“此事寨内人人皆知……”

    “人人皆知?”李奉的神色又变得怪异起来。

    他连忙问道:“那祥瑞呢?她事后就没有再做什么?”

    “没有。”一名护卫表情古怪地说道:“自那以后,公主就十分乖巧、安分。”

    “这可真是……”

    李奉的眼眸中闪过几丝惊讶。

    鉴于他妹妹深受天子宠爱,迄今为止他从未听说过有人敢对他那个妹妹无礼,然而那个周虎却狠狠教训了他妹妹——这并不是最不可思议的,最不可思议的是,她那个任性、刁蛮、固执的妹妹,居然就这么服软了。

    哪怕是在他这位兄长面前,都不曾提过此事。

    回想起今早自家妹妹又羞又怒的模样,李奉忽然觉得,可能不止那位周都尉对他妹妹有想法,或许他妹妹,也对那位周都尉抱有几分好感——当然,不可能是因为痛打了一顿的关系,他认为,应该是那周虎保护了他妹妹关系。

    英雄救美,美人倾心,说得通。

    『倘若果真如此的话……』

    李奉不禁有些振奋。

    毕竟他也知道,那位周都尉是一个强援。

    倘若能拉拢对方站在他邺城李氏这边,那他们……或许不止能抵住太子与三皇子的掣肘与针对……

    当晚,鉴于李奉还逗留在山寨,山寨再次于聚义堂内宴请这位世子。

    待酒宴结束后,李奉快步来到了赵虞身边,笑着说道:“若周都尉不介意的话,我想与周都尉再谈谈。”

    赵虞早猜到李奉会找自己谈话,见此毫不意外,遂将李奉请到了自己目前居住的小屋,吩咐何顺端来两碗解酒的茶水。

    待二人在桌旁入座之后,李奉看着赵虞笑道:“今晚又叫都尉破费了……周都尉不惜得罪邯郸的那两位,护下舍妹,且愿意秉承正义,为舍妹作证,本该由我款谢都尉才对……罢了,待日后都尉赴邺城时,再由李奉尽地主之宜。”

    赵虞原本还等着李奉提那‘所图之事’,却不想李奉竟不提,稍稍一愣后,摇头笑道:“世子言重了,世子乃皇孙,寻常人想请也请不到,世子能赏脸,那是周某的荣幸啊。”

    “哈哈。”

    李奉失笑般摇了摇头,旋即深深看着赵虞,就当赵虞以为他要提出口时,却见他又说道:“都尉护下舍妹,又如此后待李奉,李奉深感亏欠。倘若都尉不嫌弃,李奉痴长几岁,托大唤贤弟,贤弟唤我一声伯承兄即可。”

    言下之意,他表字伯承。

    赵虞愣了愣,旋即笑着拱手道:“恭敬不如从命,伯承兄。”

    “好,好贤弟。”

    李奉亦是满脸心悦之色。

    笑罢,他正色问赵虞道:“贤弟,你今早向愚兄承诺,愿在天使面前替祥瑞作证,可有反悔?”

    『终于来了……』

    赵虞精神一震,正色说道:“当然不会。”

    李奉深深看了几眼赵虞,微微点了点头,旋即,他忽然泄气道:“难得贤弟有这心,可惜即便有贤弟作证,顶多也不过是叫太子与三皇叔被天子训斥一番,不痛不痒……没必要为此让贤弟出面做这个恶人。”

    『这李奉……』

    赵虞惊讶地看了一眼李奉,旋即笑着说道:“那要看怎么对天使说。”

    “哦?”李奉惊讶问道:“贤弟打算怎么说?”

    赵虞轻笑一声说道:“我会对天使说,祥瑞公主遇袭一事,肯定与太子、或三皇子无关。世人皆知祥瑞公主乃天子富寿之瑞,我想太子与三皇子肯定不会陷害公主……”

    “……”

    李奉听得满脸震撼,思忖半响后脸上浮现一抹奇异的笑容,盛赞道:“贤弟不愧是……妙!妙!当真是又狠又妙!”

    他站起身来,朝着赵虞歉意道:“贤弟,愚兄先回去了,我要派两名护卫立刻返回邺城,叫家中做一番安排。”

    说罢,他朝着赵虞拱了拱手,旋即快步走出了屋子,只留下赵虞微皱着眉头坐在桌旁,无言看着李奉离去的背影。

    『这李奉……为何就不问呢?』

    赵虞颇有些郁闷地喝了一口碗中的茶水。

    白瞎了他花整整一个下午想出来的借口,谁曾想这李奉居然不问……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热门小说: 〔误入歧途苏玥〕〔秦云萧淑妃〕〔幸福人生护士苏钥〕〔无限辉煌图卷〕〔神医豪婿林漠许半〕〔猎谍〕〔我只是外门弟子〕〔龙宸〕〔舒听澜卓禹安叫什〕〔偷香(杨羽)〕〔我什么时候无敌了〕〔超神学院:开局穿〕〔恃宠〕〔玉如墨谢怀瑾彭今〕〔明日星程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