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刚更新: 〔传奇再现〕〔皓玉真仙〕〔今天又收割了金手〕〔穿书后我娇养的小〕〔部落崛起之从大荒〕〔捐了集团,打造国〕〔开局遇险:险遭破〕〔我家水库真没巨蟒〕〔艾泽拉斯文明:开〕〔文娱从少年中国说〕〔我在龙族当龙王〕〔从木叶开始的旁白〕〔荒野求生之我的运〕〔快穿之男主都想攻〕〔我在天庭做仙官〕〔仙武战神〕〔诸天争道录〕〔禁区守墓人〕〔我有一口黄金棺〕〔明耀四方
冰瞬      小说目录      搜索
赵氏虎子 第647章:荏弱
    『ps:快了快了。』

    ————以下正————

    当日,虎贲中郎金勋率麾下一千虎贲军,进驻了黑虎山下那座先前由叶县县军修建的军营。

    至于粮草,则由昆阳县负责拨给。

    这一千名虎贲军的来到,很快就传到了暂时住在襄城的蔡铮耳中。

    蔡铮并不属于虎贲军,而隶属于另一支宫中卫军,主要负责守卫王宫,但这并不妨碍他与虎贲中郎金勋相识。

    甚至他还知道,这位金中郎与东宫走得极近。

    在思忖半晌后,他决定设法见一见金勋,毕竟祥瑞公主这件事,非但涉及他背后那位三皇子的利害,同样也涉及太子的利害。

    不过他也知道,这段时间他周围尽是那颍川都尉周虎的眼线,想要骗过这些人见到金勋,自是要多费一番功夫。

    于是他佯装住在驿馆,于黄昏前乔装打扮悄悄离开,仅带了寥寥几名同样做了一番伪装的卫士,便朝虎贲军驻扎的军营而来。

    当晚深夜,就当金勋在驻营内的帐篷里即将入睡之际,忽然有一名下属来报:“中郎,有几人在营外求见,为首一人,他自称宫内司巡,蔡铮。”

    “……”

    金勋的面色顿时变得凝重起来,面露沉思之色在帐内来回踱了几步,显得有些犹豫。

    良久,他微微点头,吩咐面前的下属道:“将其他人逐之,秘密将那蔡铮带至我帐内。”

    “遵令。”那名下属抱拳而去。

    此后,大概足足过了半个多时辰,这名下属才去而复返,同时他也带来了一人,正是蔡铮。

    在见到金勋后,蔡铮笑着拱手抱拳道:“金中郎,多日不见,别来无恙。”

    “……”

    金勋深深看了几眼蔡铮,挥挥手遣退左右。

    待左右离去后,金勋这才神色冷淡地对蔡铮道:“你这个谋害公主的贼子,还敢来见金某,不怕金某将其抓起来么?”

    蔡铮闻言哈哈大笑,旋即摇摇头说道:“金中郎,这里没有外人,我看咱们还是敞开了说话吧……抓住蔡某,对金中郎,对太子又有什么好处?”

    “关太子什么事?”金勋冷哼一声,淡淡说道:“金某此番乃是奉陛下之命,欲迎公主回宫……”

    蔡铮闻言再笑。

    虽然对面这金勋没有当面承认,但他还不知对方的底细么?

    看着满脸嘲讽之色的蔡铮,金勋的面色似乎也有些挂不住了,好在他还沉得住气,在沉默了半晌后,低声说道:“罢了,不说其他,说说你为何深夜来见我吧。”

    听闻此言,蔡铮亦收起了脸上的嘲笑,正色问道:“我猜金中郎已上黑虎山见过公主,如何?公主可应诺随金中郎回宫?”

    金勋摇了摇头,沉声说道:“公主拒绝了。”

    这个结果,似乎倒也不出蔡铮的意料,毕竟他也知道那位公主究竟有多么任性。

    只见他沉思片刻,旋即对金勋说道:“既然如此,金勋与我就得另想办法了……”

    “你想怎么做?”金勋问蔡铮道。

    蔡铮压低声音说道:“这段时间我已派人打探过了,那座黑虎山上,最多只有周虎麾下两千名军卒把守,若金中郎与蔡某联手……”

    “打住。”

    金勋立刻打断了蔡铮的话,沉声说道:“金某可不会陪你胡来……这件事到此为止。”

    “……”

    蔡铮惊疑地看了一眼金勋,皱着眉头狐疑问道:“这是太子的意思么?”

    金勋既不承认,也不否认。

    见此,蔡铮有点着急了,一脸急切地说道:“错过这次机会,不知几时才有机会了。”

    看着他急切的模样,金勋心下暗暗冷笑。

    不错,趁祥瑞公主离宫之际,趁机将其加害,这的确是太子与三皇子相互达成的默契,为了促成此事,太子与三皇子暗中在祥瑞公主离宫时给予了诸多方便,可谁曾想到,蔡铮作为三皇子那边的人,居然失手了,以至于那位公主落入了颍川都尉周虎的手中。

    是故,金勋在接到天子的命令时,同时也接到了太子的私下授意,命他来颍川郡补救。

    所谓补救,即看看是否还有机会,若没有便立即罢手。

    反正从头到尾都是蔡铮这个三皇子的人在行动,太子那边根本没有做什么,因此太子倒也不着急——成了最好,不成也罢。

    要问谁最心急,那无疑就是面前的蔡铮。

    金勋才不会陪同这个家伙胡来——偷袭那周虎的山寨?简直疯了!

    别说太子根本没有要求他这么做,就算有,他也绝不会去做这种事,谁不知那周虎的背后是陈太师与陈门五虎?

    要知道陈门五虎之一的邹赞,虎贲中郎将邹赞,便是他的顶头上司。

    看着满脸急切的蔡铮,金勋咳嗽一声,淡淡对蔡铮说道:“蔡铮,公主、周虎,以及邺城侯世子李奉,三人都认为你有谋害公主的嫌疑,金某本该将其捉拿,但考虑到公主那边也无确切证据,我才将你放过。无论你接下来做什么都好,金某皆不知情,也不想知情……”

    蔡铮不是傻子,一听就知道这金勋在教唆他,可这厮又不想承担责任,着实狡猾。

    他咬了咬牙,低声说道:“我手下仅数百人,其中大半被周虎的眼线盯得死死的,怕是力不能及……”

    “那我就没办法了。”

    金勋摊了摊手,旋即不客气地说道:“时辰不早了,蔡司巡请回吧。”

    “金勋……”

    蔡铮恨恨地盯着金勋,金勋也不客气,当即就沉下了脸,冷冷说道:“蔡司巡,还有什么事么?”

    盯着金勋看了半晌,蔡铮忽然泄气,愤然拂袖走出了帐外。

    金勋亦随后撩帐走到帐外,看着他愤然而去的背影,吩咐帐外的护卫道:“去跟着他,直至他离开这座营寨。”

    “是!”两名护卫抱了抱拳,立刻跟上远去的蔡铮。

    吩咐罢,金勋这才回到帐内,枕着双手躺在睡铺上。

    『还以为他来见我有什么妙计……早知就不见他了,也不知周虎是否派人盯着我……』

    躺在睡铺上,金勋暗自后悔。

    他犹豫再三后最终还是决定见一见这蔡铮,就是想看看这蔡铮是否还有挽回失利的办法,没想到这厮居然给他出了一个疯狂的主意。

    强袭那周虎的山寨,简直疯了!

    亏那蔡铮说得出口!

    他金勋有什么必要要给他蔡铮擦屁股?

    无论是最后被扣上‘谋害公主’的罪名,亦或是遭到三皇子的责问,都是那蔡铮自己办事不利导致,与他又有什么关系?

    想到这,金勋自顾自睡觉了。

    相比较金勋,蔡铮在离开这座军营时,可谓是憋着一肚子的怒火。

    其实他来时就猜到了,猜到金勋未必会陪着他做出疯狂的事,可他也没有办法,毕竟他办事不利,日后回到王宫,必然会遭到三皇子的责问,甚至是降罪。

    而更糟糕的是,他的所作所为已经被那周虎告知了祥瑞公主,观当日他上山与那周虎会面时,那位公主在聚义堂外吵吵嚷嚷要叫那周虎杀了他,蔡铮就知道那位公主只要有机会就会想方设法杀了他。

    这就意味着,一旦三皇子对他失望,放弃了他,他绝对活不下来,介时只需那位公主在天子面前说他两句坏话,天子多半就会将他诛杀。

    甚至于,诛他全家也并非没有可能。

    一想到这,蔡铮就莫名惶恐。

    是故他才来见金勋,想说服金勋助他再博一把,可没想到的是,那金勋居然摆出了置身事外的态度,甚至于,就连金勋背后的太子,似乎也打算放弃除掉那位公主。

    这岂不意味着,他注定将成为这次事件唯一的牺牲?

    次日清晨,在襄城开启城门之后,蔡铮悄然回到城内。

    一宿未睡的他,此刻毫无倦意,回到驿馆后就将自己锁在屋内,左右挣扎。

    『要不然就搏一把?』

    坐在屋内的他满脸阴沉,眼眸中浮现几分杀意。

    他还有数百名手下,未尝没有搏一把的资格,只要他能杀了那位公主,三皇子……或会救他一命?

    事实上,蔡铮自己也吃不准,即便他成功杀了那位公主,三皇子是否会救他一命,亦或仍旧将其抛弃。

    毕竟谋害公主可是一桩大罪,他也不敢保证那位三皇子是否会冒着引火烧身的危险救他一命。

    至少不至于连累家人?

    然而足足思忖了半晌,他还是拿不定主意。

    他并不知道,他昨晚乔装打扮去见金勋,自认为做得隐秘,但暗中盯着他的旅狼,还是发现了他的行踪。

    这不,就在蔡铮回到襄城的同时,他的行踪,亦由旅狼上报至黑虎山,经何顺禀报至赵虞耳中。

    “昨晚那蔡铮乔装打扮去见了金勋?”

    当何顺向赵虞禀报此事时,赵虞亦当即心生几分警惕。

    何顺点点头道:“据旅狼禀报,昨日黄昏后,蔡铮乔装打扮离开襄城的驿馆,趁着城门关闭之前离开了襄城,这家伙很谨慎,还故意在城门外逗留了片刻,直到城门关闭才往金勋驻军的营寨而来,但很可惜,他的行踪还是被旅狼们看得清清楚楚……不过,他与那金勋谈了些什么,旅狼就不知情了。”

    “唔。”

    赵虞微微点头,丝毫没有怪罪的意思。

    毕竟他也觉得,旅狼们已经做得十分出色了——他总不能强求旅狼们闯入金勋驻军的那座营寨去窃听蔡铮与其的谈话吧?

    “这个金勋,果然也有点问题啊……”

    赵虞喃喃道。

    其实一开始他并不觉得,甚至还以为金勋是邹赞的亲信,直到邺城侯世子李奉告诉他虎贲军的成分非常复杂,他这才对那金勋留了个心眼。

    如今看来,李奉是正确的。

    沉思半响后,赵虞吩咐道:“你立刻派人通知陈陌,叫他率三千旅贲军至祥村一带驻扎,对外就以练兵的名义,给我盯着那金勋的一千虎贲军,若金勋有何异动,立刻镇压。……再传令刘鹗,命他加强巡逻。”

    “是!”何顺抱拳而去。

    随后,赵虞便又去见了郭达,在解释了一番后,嘱咐郭达加强主寨的防守。

    毫无疑问,他也防着一手呢。

    待这两件事嘱咐过后,赵虞这才命人请来李奉,将这件事告知了后者。

    李奉自然相信赵虞的判断,见赵虞如此慎重地布下重重防守,心中自然也是十分感激,毕竟他也明白,倘若那蔡铮、金勋果真不顾一切在冲击这座山寨,那所图肯定是为了他的妹妹。

    但有些出乎赵虞与李奉意料的是,此后两日,风平浪静,非但金勋与其麾下一千名虎贲军老老实实地呆在山下那座军营内,就连蔡铮,亦是乖乖呆在襄城的驿馆。

    得知此事后,赵虞笑着对李奉道:“看来这二人多半已打算罢手了……”

    李奉也是高兴,朝着赵虞拱手道:“全靠贤弟。”

    他当然知道,要不是赵虞调来重兵,布下防御,哪可能震慑住蔡铮、金勋二人?

    毕竟他妹妹祥瑞公主的存在对太子与三皇子造成了莫大的威胁,只要有一丝机会,太子与三皇子的人就不会放弃谋害她。

    而这,也加深了李奉想把妹妹安置在这边的念头——他家所在的邺城,终归离邯郸太近了,相比之下,确实不如在颍川郡安全,尤其是在昆阳。

    此后又过数日,赵虞收到许昌送来的消息。

    就如李奉猜测的那样,邯郸果然派来了一位御史作为使者,来追查公主遇袭的之事。

    然而出乎赵虞意料的是,许昌在送来这个消息的同时,还送来了一封家书……

    这姑且也算是家书吧,因为写这封信的人,正是赵虞的‘义兄’、陈太师的义子,车骑将军薛敖。

    原来,祥瑞公主遇袭的事传到邯郸之后,由于牵扯到了赵虞,邯郸便有人将此事通过书信告知了陈太师,陈太师得知后感觉十分蹊跷,便写了封信询问此事。

    不得不说,在收到这封信时,赵虞的心情着实有些复杂。

    他也没想到,此刻正在率军攻打泰山的陈太师,一听说他这边被卷入了一件麻烦事,便立刻写信向他询问究竟——这不是关心,又是什么?

    不过更让在意的,却是陈太师在信中随口提及的地名……东平陵。

    没错,东平陵,此时的陈太师,竟驻军在东平陵。

    这意味着什么?

    这意味着,江东义师的泰山防线,或即将被这位老太师攻破……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热门小说: 〔误入歧途苏玥〕〔无限辉煌图卷〕〔秦云萧淑妃〕〔神医豪婿林漠许半〕〔幸福人生护士苏钥〕〔猎谍〕〔我只是外门弟子〕〔龙宸〕〔舒听澜卓禹安叫什〕〔偷香(杨羽)〕〔恃宠〕〔我什么时候无敌了〕〔超神学院:开局穿〕〔大佬穿进虐文后〕〔玉如墨谢怀瑾彭今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