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刚更新: 〔华夏不败战龙〕〔重生七零:致富养〕〔玄门不正宗〕〔开局就是防弹怪物〕〔王者之我的秘书小〕〔斗罗:开局十生武〕〔国公凶猛〕〔人在四合院,暴打〕〔人在四合院,开局〕〔有人说你坏话〕〔恶龙:从吻醒公主开〕〔全民转职之我的被〕〔星武耀〕〔四重分裂〕〔逍遥小渔夫〕〔我只想活下去啊啊〕〔放学等我〕〔锦衣〕〔大秦:窃听心声,〕〔都市医流高手
冰瞬      小说目录      搜索
赵氏虎子 第650章:闲棋
    『ps:今天去看牙医,原来那颗牙齿蛀了。本来要拔牙的,结果测血压偏高,不给拔。呃姆,现在有点麻烦。』

    ————以下正————

    “张兄且莫激动……”

    赵虞亦抬手劝阻了有点激动的张翟。

    在赵虞的劝说下,张翟端起酒盏将其中酒水一饮而尽,待喘了两口粗气,这才语气低沉地说道:“是张某失态了……”

    他的失态,是因为目前他们这群人在南阳的处境并不乐观,确切地说,是相当不乐观。

    自去年荆楚、长沙两支义师在南阳郡遭遇溃败之后,他们这些幸存的义师残党,便一直处在王彦的镇压与围剿下,尽管期间也曾成功地占据了一、两座县城,仿佛又有了复燃之势,但随着南阳军很快赶到镇压,一切就又化为了泡影。

    眼看着追随义师、追随自己的义士在南阳军的围剿与镇压下伤亡惨重,张翟心如刀割。

    被众人推举为渠帅的他,因此陷入了迷茫,根本不知该将追随他的那群义士们带向何方。

    正因为如此,在董耳找到他后,他才将希望放在了赵虞身上,否则以赵虞今时今日的官位以及他与陈太师的关系,张翟又哪敢冒险前来接触?

    他实在是没有办法了。

    看着一脸沉默的张翟,赵虞心中暗自盘算了一番。

    说实话,他并未将面前的张翟视为威胁,也不担心接纳此人后,似鞠昇、秦寔、贾庶等降将会萌生异心,毕竟他对他自己也有足够的自信。

    他真正担心的,是张翟的那群手下,担心这帮人在他颍川郡惹出什么乱子来。

    当然,这里所说的惹出乱子,并不是指这些人能威胁到他,而是担心惹来其他人的注意。

    比如说王彦。

    只要张翟带着他那群手下从南阳逃至颍川,王彦的目光也会相继投到颍川,万一张翟的那群手下逃到他颍川郡后,大张旗鼓散播义师的理念,你说王彦会怎么想?

    毫无疑问,王彦肯定会乐呵呵地上奏朝廷,指证他赵虞‘勾结叛军’,虽说以赵虞今时今日的地位与人脉来说,朝廷不至于因为王彦一家之言就对他产生什么怀疑,但至少也会派人暗中追查。

    万一到时候牵累到秦寔等人,那又是一桩麻烦事。

    是故,尽管赵虞很欣赏张翟,甚至也愿意暗中给予张翟一些帮助,但他绝不可能接纳张翟那群手下,哪怕这张翟愿意将领导权交给他——他要那玩意儿做什么?

    亲自为张翟斟了一盏酒,赵虞将心中真正的顾虑微微道来,他隐晦地说道:“……诚然,对于义师的义士们,周某无论是当初还是现在,皆不曾抱持恶意。甚至于,周某十分敬重贵方的义士们。正因为敬重,因此周某才会在合理范围内,给予昔日归降我颍川的贵方义士方便……但张兄,恕我直言,你这边情况就有些特殊……”

    张翟显然也听出了什么,急切地说道:“张某可以率众向周首领投降……”

    赵虞抬手打断了张翟的话,摇摇头说道:“这不是投降不投降的问题,而是其他人信不信得过的问题。……放着南阳方面不归顺,却千里迢迢跑到我颍川来归顺,我想就算是那无谋的王彦,亦能看出蹊跷,更别说王尚德、杨定一流,甚至是朝廷……”

    顿了顿,他看着张翟委婉地说道:“周某如今,终归是晋国的官员,且手底下亦有一群弟兄需要养活,因此在有些事上,周某亦是心有余而力不足……这一点,还望张兄能够谅解。”

    张翟闭着眼睛缓缓点了点头,脸上流露着几分绝望之色。

    而就在这时,赵虞话锋一转,低声说道:“虽不能接纳张兄,但念及昔日张兄对周某的照顾,周某也愿意指点张兄一条出路……”

    听到这话,张翟猛地睁开眼睛,忍着惊喜问道:“出路何在?”

    赵虞笑了笑,忽然问道:“张兄可知卧牛山群贼?”

    “……”

    张翟愣了愣,微微皱眉说道:“周首领的意思是,叫张某率众投奔卧牛山?”

    “亦无不可嘛。”

    赵虞摊摊手说道:“卧牛山介于南阳、颍川、汝南三郡之间,占地方圆数百里,即便王彦率十万大军围剿,张兄只需率众遁入山林,谅那王彦也奈何不了张兄……至于卧牛山群贼,我想那些人对张兄而言谈不上威胁,更何况,其中有一部分人原本就是贵方溃散的士卒,只要张兄振臂一呼,我想那些人或会临阵倒戈,投奔至张兄麾下……”

    “……”

    张翟皱着眉头沉思着,神色显得有点犹豫。

    见此,赵虞不解问道:“张兄认为周某说得不对?”

    “不不……”

    张翟连连摇头,旋即皱着眉头解释道:“张某也知周首领所指点的这条出路不坏,只是……我怕坏了义师的名声。”

    赵虞恍然大悟,感情张翟是放不下作为义师的面子,觉得他堂堂义师不应该藏匿于深山,与一概山贼为伍。

    简直迂腐!

    他失笑般摇摇头道:“我认为张兄当先考虑存亡,而后再考虑名声。”

    这一句话,仿佛惊雷般炸响在张翟耳畔,令他面色微变。

    半晌,他重重点了点头,正色说道:“周首领说得对,是张某欠考虑了……只是,介时我等该如何生存?难道要让我纵容手下去抢掠么?”

    赵虞端起酒盏抿了一口,故作不经意地说道:“关于粮食,日后周某可以稍微照顾一下……”

    或许张翟就在等赵虞这番承诺,闻言惊喜说道:“当真?张翟代众人感激不尽……”

    “张兄不必多礼。”

    赵虞摆了摆手,笑着说道:“昔日张兄对周某有恩,周某今日也愿意偿还这份人情……”

    “……”张翟微微色变。

    他当然听得懂眼前这位周首领的言下之意:昔日我欠你的人情,今日就还你了。

    平心而论,张翟有些不舍得这般就让眼前的周虎还了人情,毕竟如今的周虎可不得了,但没办法,他需要粮食,哪怕他已决定带着追随的他投奔卧牛山。

    咬了咬牙,他低声说道:“我……我希望周首领能再提供一些兵器……”

    赵虞惊讶地看了一眼张翟,那目光,让张翟倍感羞愧。

    不过在思量了一下后,赵虞还是点头答应下来:“可以。”

    “感激不尽。”

    张翟郑重其事地朝着赵虞抱了抱拳,心中悬起的石头也逐渐放了下来。

    而就在这时,忽听赵虞又问道:“投卧牛山,足以退却王彦的追击,不过,关于之后的事,不知张兄有何打算?”

    “之后?”张翟愣了愣,不解地询问道:“不知周首领所说的之后,指的是……”

    赵虞也不正面回答,端着酒盏自顾自地说道:“前两年义师起事时,江东义师趁机占据了许多郡县,一路攻至济阴、东平、济北、济南、泰山、山东等地,几乎与朝廷划河而治。据我所知,去年待荆楚、长沙两路义师溃败之后,江东义师曾派人与朝廷交涉,欲相约‘罢兵两年’,供彼此休养生息,但朝廷并未接受江东义师的交涉,命陈太师率军复攻山东……据周某最近得到的消息,陈太师已率军攻破了山东的门户、历城,江东义师目前的处境也不了乐观。相比较之下,更糟糕的是济阴、东平、济北、济南等郡,尽管我不曾亲眼所见,但我大致也能猜到,这几个郡今年的粮食收成,怕是受到了严重的影响,恐怕这几个郡,今年年终之前会爆发极其严重的粮荒……对比这几个郡,与卧牛山相邻的汝南郡,我猜也会受到一定的影响。”

    『……这周虎,他是暗示我前往济阴、济北、济南等地散播义师理念,组织当地百姓反抗晋国么?』

    张翟神色古怪地看着赵虞。

    倘若济阴、东平、济北、济南等地今年果真出现大规模的粮荒,那无疑正是他义师传播理念、鼓动民众奋起反抗朝廷的大好时机,相信到时候那些饥饿的百姓为了活命,肯定不乏有人愿意高举反旗。

    只不过,眼前这个周虎为何要故意向他透露?

    他可是颍川都尉啊,而且据说还是那位陈太师的义子……

    暗自仔细分析着赵虞的话,张翟不动声色地说道:“周首领……似乎一直在关注江东义师啊。莫非在江东义师那边,有周首领的什么相识么?”

    『挺敏锐的嘛……』

    赵虞暗自笑说了一句,笑吟吟地对张翟说道:“张兄可莫要诬陷周某哟,周某一心忠于国家、忠于朝廷,岂会与江东义师那等叛贼有什么干系?”

    『你这会儿可是在跟晋国通缉的要犯对坐饮酒啊……』

    看着赵虞那一副正义凛然的模样,张翟的眼角微微抽搐了两下。

    他实在有点看不透眼前的周虎,口口声声说什么忠于国家、忠于朝廷,却私下与他这个作为‘叛贼’的人当面饮酒,还给他出主意,泄漏晋国军队与江东义师的最近战况,甚至还将济阴、济北等地今年或将爆发饥荒的秘密透露给他,暗示他好好利用机会……

    这算哪门子的晋国忠臣?

    心中嘀咕了两句,张翟压低声音说道:“周首领希望张翟怎么做?”

    『唔?』

    赵虞略有些惊讶地看了眼张翟,轻笑着说道:“张兄莫开玩笑,周某岂敢指使张兄去做什么?”

    张翟摇了摇头,郑重其事地对赵虞说道:“张翟还未眼瞎,看得出周首领亦是‘有志之士’,是故才屡屡偏袒义师……”

    他故意加重了‘有志之士’四个字,旋即接着说道:“今天下各路义师皆处境危难,张翟虽被众人推举为南阳渠帅,然心有余而力不足,倘若周首领有意领导义师,张翟愿意奉周首领为渠帅,听从周首领的指派。如有异心,神人共戮!”

    『这个张翟,果然也是狡猾狡猾滴……』

    赵虞深深看了一眼张翟。

    他当然明白,张翟之所以想投奔他,就跟秦寔、贾庶他们差不多,无非就是看出了他的‘潜力’——即有朝一日或可统帅众人以义师的名义推翻晋国的潜力。

    要不要接纳这个张翟呢?

    赵虞端起酒盏抿了一口酒水,暗自权衡着。

    平心而论,他自是不希望这张翟带着其手下逃奔至颍川郡,但倘若是在他地方,他倒是也不介意接纳这个张翟作为一枚‘闲棋’。

    就拿当前来说,陈太师与薛敖率领晋军猛攻山东——虽然对不住这两位,但赵虞心底依旧支持江东义师一方,毕竟江东义师可是他‘赵氏军’。

    但遗憾的是,在当前的情况下,他无法给予江东义师任何帮助,但倘若是借张翟之手……

    想到这里,赵虞不动声色地笑道:“我想,义师暂时还是由张兄来统帅为好……”

    『暂时?』

    张翟微微一愣,脸上露出几许微妙之色。

    他没有开口,等着赵虞的下。

    果不其然,赵虞随后又看似轻描淡写地说道:“我个人认为嘛,张兄过些时日不妨往济阴、济北、济南那边走一遭,看看介时当地是否爆发饥荒,倘若不幸被周某料中,介时张兄也可以给予当地民众一些帮助,一些正确的引导……还有汝南郡。……当然,倘若如此的话,张兄就得尽快将手下弟兄安顿至卧牛山……”

    “明白了。”

    张翟微微点了点头,正色说道:“今日我便返回南阳,先将弟兄们安顿至卧牛山,随后,张某亲自走一趟济阴、济北等几个郡。”

    赵虞故作不在意地笑道:“贵方的内事,不必告知周某。”

    “当然。”

    张翟端起酒盏笑着说道:“周首领乃是忠于国家、忠于朝廷的忠臣,岂会与叛贼有什么干系呢?张翟敬首领一杯……”

    他故意加重了首领二字。

    赵虞看了一眼张翟,故作不知,与张翟饮了这一盏。

    一炷香工夫后,张翟告辞赵虞,急匆匆返回南阳。

    相比较来时的忧心忡忡,去时的他心潮澎湃,因为他做梦也没有想到,在他所率这支义师最困难的时候,他得到了一股强援。

    不过他此刻却顾不上欣喜,他得尽快返回南阳,将手下弟兄带往卧牛山,然后还要亲赴济阴、济北等地,去执行某位新首领交待给他的命令。

    至于董耳,他则留在了赵虞身边,作为双方沟通的使者。

    “多谢首领……”

    在张翟离去之后,董耳郑重其事地向赵虞表达了谢意。

    就跟张翟一样,曾经也称呼赵虞为‘周首领’的他,同样略去了姓氏,区别于旧称,以表明心迹。

    “今日你好好歇息,明日随我去舞阳。”

    赵虞拍了拍董耳的臂膀,微微点头,没有再客套什么。

    “是!”董耳欣喜地抱拳道。

    看着他欣喜的模样,赵虞心中一阵唏嘘。

    接纳张翟的义师残余,这虽说是他得知了张翟的心意后临时起意,但这件事也带给了他一些压力。

    不过他依旧认为,接纳张翟一众,或许能起到很大作用。

    毕竟江东义师如今自身难保,他实在没有把握那些人能够击退陈太师与陈门五虎……

    在这种情况下,他自然得提前做一些应对。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热门小说: 〔神医豪婿林漠许半〕〔误入歧途苏玥〕〔偷香(杨羽)〕〔超神学院:开局穿〕〔国啤(秦东)〕〔贞观三百年〕〔斗罗之双枪绝世〕〔玉如墨谢怀瑾彭今〕〔献祭之主〕〔大隋说书人〕〔主宰江山〕〔都市修罗〕〔在火星造神话的我〕〔我把穿越门上交了〕〔罪军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