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刚更新: 〔逍妖法外〕〔重生八零:佳妻致〕〔十方妖魔,瞎子武〕〔未来黑科技:从19〕〔极品小司机〕〔轮回游戏之化身赵〕〔超强狂婿〕〔我成了宠妻狂魔的〕〔百炼飞升录〕〔我给反派当爸爸[娱〕〔顽贼〕〔金刚不坏大寨主〕〔我的四合院避难所〕〔御兽求生:我能看〕〔斗罗:我赋万物魂〕〔斗罗:开局觉醒善〕〔蜀汉我做主(三国〕〔从过气偶像到全球〕〔想当皇帝的领主〕〔无敌丹神
冰瞬      小说目录      搜索
赵氏虎子 第654章:济阴之乱(二)
    既然决定攻打成阳,那就事不宜迟。

    当即,张翟便与周岱商量谋取成阳的具体策略,其实这策略也未必有多么高明,无非就是里应外合而已,早前周岱还在犹豫是否要攻打成阳时,张翟就已做好了下一步的安排,吩咐跟随他的那几十名义士乔装打扮成行商混入了成阳县城,如今这些人就潜伏在成阳县城内,静待与张翟相约的时机。

    隔日,周岱便在他那座贼寨中召集了众多手下,对攻打成阳县一事展开了誓师,在张翟的协力下,他将攻打成阳的目的说得十分光伟正,大抵就是响应义师的号召,志在推翻残暴的晋国云云。

    此言一出,周岱的手下们顿时哗然,似陈明等出身附近乡村、被迫投奔周岱的乡民大为惊恐,因为他们忽然发现,那位‘周寇’竟已不满足当一名大寇,他居然要做反贼?!

    但鉴于周岱势力人多势众,这些被迫卷入的乡民亦不敢违抗,尽管他们心中对此惶恐不安。

    相比较这些人,周岱势力的核心成员,即那群无法无天的亡命之徒,则被‘进攻县城’的远大目标刺激得心潮澎湃。

    虽说成阳只是一个小县,但是对于这些人而言,进攻、且控制一座县城,依然是以往不敢想象的事。

    至于朝廷的报复什么的,这些人恐怕是几乎没有去细想,满脑子想的都是打下县城后如何如何。

    “出发!”

    随着周岱一声号令,这近两千名乌合之众,排着稀稀拉拉的队伍,缓缓朝着成阳县而去。

    成阳县也不傻,官府早就防着周岱这群境内的山寇了,周岱的队伍刚出现在成阳县外,成阳县就立刻紧闭了城门,警钟大作。

    很快,县令李秋、县尉孙骀,便相继出现在城楼上,神色凝重地注视着城外那众多的贼众,心惊于周岱竟然拉起了这样一支队伍。

    一支人数堪堪两千人的队伍,能否攻下一座县城?

    答案是不好说。

    倘若说这近两千人的队伍是由训练有素的士卒组成,且攻城兵器齐全,那么这样一支两千人的队伍,应该还是能打下一座县城的,毕竟似成阳这等县城,县内的衙役、县卒加起来可能也就只有几百人,又不是赵虞辖下那种有动辄有二、三千县军的颍川各县,怎么挡得住近两千人?

    但问题就在于,周岱这两千人根本不是什么训练有素的军卒,它只是一群由亡命之徒以及附近被胁迫乡民组成的乌合之众,况且又没有齐备的攻城器械,充其量就只有一些攻城长梯,光凭这些想要攻下一座县城,说实话难度不小。

    好在张翟早有算计,他有意算好了时间,他让周岱在黄昏前才带着一干贼军出现在成阳县外,随后又叫周岱以义师的名义与城上的李秋、孙骀等人展开了一番骂战。

    等到双方骂地差不多了,周岱方真正展开攻城的时候,天色已临近黄昏,而这个时候,张翟提前安插在成阳县内的手下,亦在知情后趁机在城内骚扰,甚至攻击城内的守卒,冲击城门。

    在里应外合的情况下,成阳县几乎只抵抗了半个时辰不到,便失去了对西城门的控制,见此大喜的周岱,趁机率众杀入了城内。

    过程之轻松,让陈明等被胁迫而来的附近乡民目瞪口呆,因为这场攻城战他们这些人根本就没有出力,充其量只是在呐喊助威而已——说到底,他们内心根本不想协助周岱攻打成阳县。

    别说他们没有出力,事实上就连周岱手下的那群亡命之徒,他们出力也很少。

    别以为亡命之徒一个个就悍勇无脑,事实上这帮家伙也狡猾地很,一旦成阳县出现强力的反抗,这帮人保准逃地比谁都快。

    可谁也没有预料到,这场攻城战竟然会如此轻松。

    周岱这群人,真的攻入了城阳县!

    俗话说,我方得利便如狼似虎,我方失利则一泻千里,这说的就是乌合之众。

    就好比今日周岱麾下的这群贼军,先前在攻打县城时,一个个都犹豫不前,可当城门被攻破后,周岱手下那群亡命之徒便立刻变得悍勇起来,第一时间就攻入了城内。

    县令李秋与县尉孙骀率领县卒苦苦抵挡,最终,因寡不敌众而遭到俘虏。

    成阳县,彻底落入了周岱的手中。

    而随后,周岱手下的贼众便在城内杀人抢掠、淫乐女子,一时间,城内大乱。

    见此情形,哪怕张翟早有预料,心底亦有些不舒服,他仿佛是从这些人身上看到了绿林贼的影子。

    他立刻找到了周岱,劝周岱道:“这座县城已归渠帅所有,日后渠帅要凭这座县城谋图大业,不宜纵容手下杀人、抢掠。”

    周岱深以为然地点点头。

    别以为这家伙有怎么高的品德,说到底这周岱也不过就是一个山贼头子的眼界而已,倘若换做以往,他保准第一个带头冲进城去抢掠,无论是财富还是女人。

    只不过,张翟给他画了一个大饼,他告诉周岱,周岱有机会成为真正能虎踞一方的大人物,就像曾经的义师那样,将偌大的济阴郡控制在手中。

    周岱虽说只是一介山贼,却也被张翟画出的大饼给吸引住了,是故他先前才会一改旧日的残暴,变得和蔼、亲善,就好比先前在召见陈明的时候。

    当即,周岱便禁止手下抢掠杀人、淫乐女子。

    此举自然引起了他手下那群亡命之徒的不满,虽说攻下成阳县的真正功臣,乃是张翟提前安插至成阳城内的那些内应,但是这群亡命之徒却自认为是他们的功劳,如今城池攻破了,大帅怎能阻止众弟兄们发财享乐呢?

    为此,周岱只得召来手下一干头目,好生安抚,并许下种种承诺,换来众人对他的继续支持。

    同时,他也纵容手下抢掠城内的殷富人家,一如当初各路义师的所作所为。

    总而言之,在周岱与张翟的约束下,这伙贼军总算是没怎么对城内的平民下手,唯有城内的殷富人家倒了血霉,家中男子皆遭屠戮,女子则遭到凌辱,而家财亦被贼众所夺,最后被周岱拿来笼络军心。

    值得一提的是,似陈明等被迫卷携而来的附近乡民,倒没有参与一干贼众的恶行,他们只是茫然地看着‘同伴’的恶行,因预感到朝廷的报复而惶恐不安。

    当然,也不乏有意志不坚定的人,被‘同伴’诱惑,加入了淫乐女子的行列。

    总而言之,在周岱与张翟的约束下,一干贼众在城内的恶行还在可控范围内。

    随后,周岱在县衙内论功行赏,赏赐‘有功之士’,而张翟则与他的手下汇合,借在城内巡逻而安抚民意。

    碰巧,张翟与呆站在城里的陈明那群东坡乡的青壮们撞见了。

    “张大王。”

    陈明立刻上前行礼。

    其实此前他就有种预感,而后在投奔周岱之后更是得到了证实,那就是这名叫做‘张义’的男子,便是‘周寇’身边最倚重的干将。

    而张翟对陈明的印象亦不坏,见对方主动上前行礼,他笑着说道:“可莫要再这般唤我,这里可没有什么大王……”

    “是,副帅。”

    陈明连忙改口。

    见此,张翟又笑着说道:“渠帅正在县衙内论功行赏,相信到时候你等亦能得到一份赏赐……”

    话音刚落,陈明身后就有一名年轻人低声嘲讽道:“屠戮良民的赏赐么?”

    因为生怕张翟发怒,陈明狠狠地瞪了一眼自己的乡人,但所幸张翟并未因此而发怒——他张翟是什么人,岂会因为一句嘲讽就勃然大怒?

    见此,陈明暗自松了口气,抱拳对张翟说道:“张副帅,小人能否有幸与您私下聊几句?”

    张翟看了一眼陈明,点点头说道:“我正要去安抚城内百姓,若你不嫌麻烦,途中聊几句亦无不可。”

    听到这样的话,陈明的心中感觉更奇怪了。

    在接下来与张翟一同巡逻、安抚民心的途中,他私下对张翟说道:“小人有几分疑惑,不知张副帅能否给我解惑?”

    “你说。”

    “张副帅,您是义师的义士么?”

    “你怎么知道?”张翟看了一眼陈明,随口问道。

    见张翟亲口承认,陈明亦是松了口气,他笑着说道:“我观张副帅做事,与周……与另一些人大相径庭,只是我不明白,张副帅作为义师的义士,为何要与周岱(小声)那群人同流合污?”

    别看陈明只是廪丘县东坡乡的一名村民,但前几年义师闹得沸沸扬扬,鼎盛时期几乎席卷大半个天下,他自然也听说过义师的威名。

    还别说,尽管在赵虞看来,过去那几路义师有些名不副实,但在天下,义师的名声总得来说还是很不错的,尤其是‘不犯平民’、‘均田地’等义师的原则,相当程度上赢得了平民的拥护与支持。

    因此,陈明无法理解张翟这样一位义师出身的义士,竟会与周岱那等山贼同流合污。

    面对陈明的询问,张翟沉默了片刻,旋即坦率地说道:“义师……败了,我要重建义师,而要重建义师,就必须借助周渠帅的帮助……你放心吧,在我的劝说下,周渠帅亦收敛了许多。”

    “这个倒是……”

    陈明微微点点头。

    此前他就觉得奇怪,毕竟传闻中那周岱可是相当残暴的一个人,可前几日他投奔周岱的时候,对方便表现地非常和蔼。

    现在看来,那周岱的改变,全赖眼前这位‘张义士’,是这位真正的义师义士,劝说周寇收敛了暴虐。

    点头之余,他心情复杂地问张翟道:“张副帅,义师真的败了么?”

    “啊,败了。”

    张翟亦是神色痛苦地叹了口气,旋即强颜欢笑道:“不过,我等仍有许多同道之士,甚至于,还有一股足以令天下变色的强大助力……”

    在说这番话时,他不禁又想到了颍川郡的那位周都尉。

    同样是姓周,但与周岱相比,那位才称得上是真正的‘巨寇’,其手腕、眼界、城府,无不令人侧目。

    待有朝一日那位周都尉变换旗帜,他相信整个天下都要为之巨颤。

    而介时,便是他义师卷土重来之际!

    一想到这里,张翟便对将来充满了信心,连带着心情亦改善了许多,他笑着对陈明说道:“我听小兄弟说话,似乎对我义师印象不坏,可愿投奔我义师?我义师眼下正是用人之际。”

    “这个……”

    陈明脸上露出了犹豫之色。

    张翟看出了对方的犹豫,笑着说道:“不愿也罢,我义师从不强求。”

    陈明连忙解释道:“非是不愿,只是怕乡村遭到牵累……”

    说着,他好似想到了什么,面色有些难看地说道:“张副帅,如今周渠帅打下了成阳,各县官府相比会组织兵马前来报复,这可如何是好?”

    “如何是好?兵来将挡、水来土掩罢了。”张翟笑着敷衍了一句,毕竟对方也并非他的下属,他也没必要细心指点什么。

    不过见陈明满脸担忧,他还是宽慰了一句:“你放心吧,眼下济阴、东平、鲁郡、济北等郡,各路反抗军频频揭竿而起,各地官府自顾不暇,短期内应该无暇组织军队来围剿咱们……”

    大概是他心底也不承认那些人是义师,哪怕他们借助他义师的名义,是故他将那些揭竿而起的队伍称作反抗军。

    当晚,周岱在县衙大排宴筵,犒赏所谓的有功之士。

    在筵席中,周岱将攻陷成阳的首功归于张翟,而张翟,也十分识时务地归于‘皆靠周渠帅的统率’,二人相互吹嘘了一番。

    其实周岱也防着张翟,毕竟张翟那‘前义师南阳渠使’的名头实在是太响亮了,只要打出这个名号,相信立刻就有许多人前来投奔。

    但同时周岱也明白,目前其实只有张翟与他是一条心的,后者想要重组义师,而他想要成为济阴渠帅,双方不存在什么利害冲突。

    相比之下,周岱手下任何人都不如张翟可靠。

    正因为如此,周岱才会将张翟提拔为‘二把手’,而张翟也识时务地没有挑战周岱的地位——他是觉得没必要,而周岱则是认为张翟为人识趣。

    是故二人相处地颇为融洽。

    酒席筵后,周岱召张翟私下商议,他问后者道:“如今我等已打下成阳,接下来该做什么?”

    张翟毫不犹豫地说道:“渠帅当高举义师旗帜,以‘济阴渠帅’的名义招揽各路有志之士,同时操练人马,为他日攻打他县做准备。”

    周岱听得频频点头。

    次日,周岱在城内找了几名女工出色的女子,秀了一面旗帜,正式打出了‘济阴义师’的旗号。

    也不知是义师的名号响亮,亦或是得知周岱攻下了成阳县的壮举,在短短半个月内,附近范县、乘氏等几个县纷纷有人前来投奔,既有钻营投机的贼寇一流,亦有走投无路的良民,有的成群,有的几十、上百,就连张翟曾经关注过的其他几支‘反抗军’,亦派人前来与周岱接触,似乎想看看周岱能否接纳他们,一起发财、共谋大事。

    在张翟的指点下,周岱放低姿态,将前来投奔的人通通接纳,并且许下种种承诺,一时间,他这支济阴义师的人数仿佛滚雪球般越滚越大,短短半个月内,就暴增至四五千人之众,甚至于,人数还日渐增多。

    而期间,周岱则以成阳为据点,操练人马,准备他日攻略其他县城。

    很快,周岱这股势力就被济阴境内各个势力所知,就连各县亦如临大敌,只不过官府并不称周岱一众为济阴义师,而是称呼他们为‘成阳贼’。

    一时间,这成阳贼的名号传到了济阴郡的郡治所在,定陶,被济阴郡守董喜、郡尉田禁所忌惮。

    最初听到成阳贼的时候,这两位倒是也想着组织郡军去讨伐,结果一打探才知道,这伙成阳贼的人数居然已飙升至近万人。

    要知道,济阴郡的郡军,总共也就一万八千人——与曾经的颍川郡军相差无几。

    可问题是,这一万八千郡军分散驻守着好几座城,光是集结就需要一些时间,更别说,目前济阴郡正忙着与梁郡交割粮草,将从颍川郡借来的粮食充入县仓,哪有可能可能人手来立刻围剿那群反贼?

    更别说,相比较围剿成阳贼,夺回成阳,守好陶城才是当务之急,万一连陶城这边都出现了什么差池,那才是万劫不复——别忘了,陶县可是有祥瑞公主的食邑,万一丢了,邺城侯绝对饶不了他们。

    鉴于这种种,定陶县选择按兵不动,而这无形中就助长了成阳贼,或者说济阴义师的气焰。

    半个月后,周岱率八千义师攻打廪丘县,廪丘县官府见无力抵挡,唯有开城门投降。

    一时间,济阴义师占据的县城,从一座增涨到了两座,名声更为响亮。

    待等到十一月,待济阴各县平民的口粮所剩无几,抢掠更是频繁发生。

    在张翟的建议下,周岱用从官府中缴获的粮食引诱这些人前来投奔,一下子就吸引了成千上万的人,而济阴义师的势力,亦迅速扩展至整个济阴的东部。

    而同期,东平、鲁、济北、济南等郡,亦相继出现了义师窜起的苗头,一个个都假借义师的名义,招揽人马,攻打县城。

    这股风浪,甚至传到了山东,传到了陈太师的耳中,令那位老太师又惊又怒。

    山东尚未平定,身后便又爆发叛乱,这如何了得。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热门小说: 〔神医豪婿林漠许半〕〔误入歧途苏玥〕〔秦云萧淑妃〕〔玉如墨谢怀瑾彭今〕〔舒听澜卓禹安叫什〕〔无限辉煌图卷〕〔超神学院:开局穿〕〔我只是外门弟子〕〔猎谍〕〔偷香(杨羽)〕〔十方武圣〕〔御兽王者〕〔国啤(秦东)〕〔我给重生丢脸了〕〔开局带宇智波逃亡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