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刚更新: 〔霍司爵温翔翔〕〔虎夫〕〔惊!清贫校草是孩〕〔假千金和真公子HE〕〔超能交易所〕〔斗罗渣男榜,开局〕〔星海纪元:我的细〕〔三国:我袁术不做〕〔娱乐第一天王〕〔史上最强太子〕〔星武耀〕〔我真没想当渣男啊〕〔天价片酬,我反手〕〔我七个姐姐国色天〕〔捡个王爷来种田〕〔爹地给力妈咪又怀〕〔星际争霸之崛起的〕〔苟在大明我被朱元〕〔吾妻上将军〕〔玄门第一仙
冰瞬      小说目录      搜索
赵氏虎子 第661章 义师覆亡
    “终究还是没等挡住么……”

    当城墙被攻破的消息传至城内,传至公羊先生耳中时,先生黯然长叹了口气。

    负责伺候他的两名卫士,迅速开始收拾东西,准备带着这位先生撤离,却见这位先生在唏嘘感慨了一阵后,捂着嘴一边咳嗽一边吩咐道:“咳咳,丁立,将我那只木匣取来。”

    听闻此言,丁立与另外一名卫士面面相觑。

    作为伺候公羊先生的卫士,他们当然知道公羊先生口中的木匣内放着什么,那是一瓶先生准备用来了断自己性命的毒药。

    他连忙走近床榻,低声劝道:“先生,还未到那地步,渠帅定会安排先生撤离……”

    “我知道。”

    公羊先生微笑着点了点头。

    当日,他向赵璋交代破城后的身后之事,赵璋勉强挤出几分笑容点了点头,却不开口答应,那时他就猜到,赵璋绝不会撇下他被晋军所俘。

    清楚自己身体状况的他,摇摇头说道:“赵渠帅兄弟二人,咳,皆、皆是重情义的人,然我这具身体,怕是已经不起长途跋涉的突围与撤离,咳咳咳,更何况还会牵累其他人。……与其在撤军突围饱受风寒之苦,咳咳咳,最终毙于途中,我宁可服药静待天命,好歹也是一个解脱……”

    说到最后,他止不住地咳嗽。

    丁立与另一名卫士相顾无言,皆有些手足无措。

    因为他们也知道这位先生的身体状况,那是绝对经不起突围时的颠簸的。

    可服药自尽这种事……

    “丁立,咳咳,拜托了。”公羊先生一边咳嗽一边恳求道。

    在另一名卫士惊骇的目光下,丁立咬了咬牙,取来公羊先生吩咐的那只小木匣,将其郑重其事地递到公羊先生手中。

    “多谢。”

    公羊先生道了一声谢,旋即抚摸着木匣,对丁立二人说道:“两位能否再帮在下一个忙,将这些在下所著,交予我的弟子……”

    看了眼公羊先生摆在榻上矮桌上的那厚厚一叠纸,丁立黯然地点了点头,郑重说道:“先生放心,我等即是粉身碎骨,亦会将这些亲手交予伯虎公子。”

    “拜托了……”

    公羊先生点了点头,旋即神色莫名地抚摸着木匣,轻声说道:“在下有些倦了,请容在下先歇息一阵。”

    “……”

    丁立无声地点了点头,抱起那厚厚一叠纸,用布打包好背在肩上,旋即,郑重其事地向公羊先生告别:“这段日子,有幸能侍奉先生,实在是我等毕生的荣幸。……保重了,先生。”

    公羊先生微笑着点点头:“丁立,张庆,你二人也保重。”

    “……”

    丁立重重地点了点头,转身准备走出了这间被炭火烤得如春夏般温暖的房间。

    “丁立?你……”

    另一名叫做张庆的卫士看得不可思议,一脸骇然地看着丁立,那眼神仿佛是在询问:咱们就这么离开了?

    他又不是傻子,岂会不知他俩离开后会发生什么。

    然而,丁立却朝着他摇了摇头,率先迈步走出了屋子。

    “……”

    见此,张庆张了张嘴,目视着躺在床榻上的公羊先生,眼眸中流露出几分不忍。

    要知道这些年,他俩在服侍这位先生起居的同时,这位先生也教授了他们许多,无论是识断字,亦或是带兵打仗,虽说这位先生从未收他们为徒,但他们着实受益匪浅。

    正因为如此,张庆愈发不能接受即将发生的事。

    然而,躺坐在榻上的公羊先生却微笑着与他告别:“保重,张庆。”

    三十几岁的汉子,眼眶一下子就红了,在犹豫了半晌后,他像方才的丁立那般,郑重其事地抱了抱拳:“保重……先生。”

    说罢,他亦咬着牙走出了屋子。

    见此,公羊先生微微叹了口气,低头看向捧在手中的小木匣,旋即打开木匣,从中取出一个小瓷瓶。

    『终归是小瞧了这天下呢……』

    公羊先生脸上露出几分自嘲之笑。

    他原以为,凭借他的学识,定能协助赵璋、赵瑜兄弟推翻晋国,一报当年鲁阳乡侯家的仇恨,然而,他终究还是低估了晋国。

    即便是如今的晋国,却仍然有着陈太师、邹赞、薛敖、章靖等一批绝世的统帅。

    『抱歉啊,伯虎,我这个不成器的老师,怕是只能做到这一步了,接下来的路,就要靠你自己,还有二公子自己走下去了……抱歉啊,伯虎。』

    回忆着自己留给弟子赵寅的那份遗书中的内容,以及对后者的劝告与建议,自忖没有遗落什么的公羊先生再次叹了口气,旋即仰头将瓷瓶中的粉末倒入口中。

    『乡侯……』

    他缓缓闭上了眼睛。

    一刻时后,等到赵璋火急火燎地带人闯入这间屋子时,公羊先生已在这间温暖如春的屋子里,神色平静地,永远闭上了双目。

    “混账!”

    勃然大怒的赵璋甩手一巴掌抽在丁立的脸上,旋即攥着后者的衣襟,瞪着眼睛怒声骂道:“你怎么敢……你怎么敢害先生?!”

    丁立左脸顿时红肿,但他的神色却不亢不卑地,硬着赵璋的目光沉声说道:“小人绝不敢加害先生,倘若可以,我愿意用我的性命来交换,但……先生的身体状况根本经不起颠簸,既然横竖如此,何必再让先生经受那个苦?若渠帅为此要杀我,我绝无二话,只不过先生在临行前托付我二人将他的手书交予伯虎公子,待我完成了先生的吩咐,任凭渠帅处置!”

    “……”

    死死盯着丁立的双目,赵璋眼中的杀意缓缓消退。

    其实他也明白,公羊先生的身体状况确实已经不起折腾,只是他有些难以接受……毕竟他江东义师这两年的崛起、壮大,皆是那位先生在谋划,包括他义师颁发的一条条政令、军令,不夸张地说没有这位先生,就没有他江东义师。

    这样想想,这位先生拖着一副病躯,确实已经为他们做了许多,只不过,没有了这位先生,他江东义师又该何去何从,他赵氏报复晋国的路,又该如何走下去呢?

    靠这位先生的弟子、他的侄子赵寅么?

    一时间,赵璋心中转过诸般念头,最终,冷静下来的他沉声吩咐道:“带人,带走先生的……遗体,免遭晋军侮辱……快,我们撤了。”

    “是!”

    相比较带走一位腿脚不便、又得安排供暖的先生,带走一具尸体自然要轻松许多,赵璋很快就做好了突围的准备,在晋军大举攻入城内的那一刻,率军保护着运载公羊先生尸体的马车,奋力杀出了城外。

    而晋军,也就此收复了临淄。

    晋军收复临淄,意味着整个山东复归晋国所有,也意味着晋军取得了山东战役的最终胜利,但这并不代表晋军与江东义师的交锋就此告一段落。

    在得知赵璋、赵瑜兄弟率义师残部向南突围的消息时,陈太师立刻就下命令:“全军追击!务必擒杀‘二赵’,以及江东叛军的智囊,那位称作公羊的先生。”

    在这位老太师看在,济阴、东平、济北等郡的叛乱,加在一起也没有‘二赵’的威胁来得大,毕竟这赵璋、赵瑜兄弟,在谶言中可是乱他晋国的‘申虎’。

    在陈太师的命令下,晋军冒雪发动追击,一路追至昌乐一带。

    恰逢天色暗沉,又降下大雪,晋军这才放缓追击的势头,突围而出的赵璋、赵瑜兄弟,也得以喘一口气。

    黑夜之下,寒风之中,兄弟俩坐在一堆篝火旁,商议着接下来的对策。

    其实大致的撤离策略公羊先生早已事先考虑好,赵璋、赵瑜兄弟只需照做即可。

    只见赵璋神色阴沉地说道:“二弟,待明日天明,你先带先生的遗体向琅琊撤离,撤往彭城,我留下,汇合公孙砚、程虞等人,拖延晋军……”

    赵瑜皱眉说道:“大哥,你乃一军渠帅,岂能涉险?不若我留下……”

    但他的话还未说完,就被赵璋打断了:“我意已绝,你不必再劝。”

    次日天蒙蒙亮,赵瑜立即启程南撤,由赵璋亲自留下断后。

    他汇合公孙砚、吕僚等几位江东义师的大将,且战且退,但却始终甩不掉晋军的追兵,尤其是薛敖率领的数千太原骑兵,死死咬住了这股江东义师。

    此时,赵璋曾经的担忧成为了现实,明明他与几位大将麾下的兵力加在一起仍还有十几万之众,依旧远远超过晋军的数量,但此刻这十几万大军,却几乎无法阻挡晋军追击的脚步。

    在晋军追击的过程的中,不计其数的江东义师士卒——尤其是那些前各郡郡卒,纷纷丢下兵器投降,十几万大军,在短短几日内就缩水到了只有三、四万人。

    更糟糕的是,在薛敖的率军穿插下,赵璋与公孙砚、吕僚等几名大将的联系被隔绝,自身难保的公孙砚与吕僚二人,唯有率领残兵逃亡,一个向东逃向崂山,一个向西逃向箕屋山,而赵璋本人,则率残军退至莒城。

    然而遗憾的是,此时陈太师的另一名义子,虎贲中郎将邹赞,已率另三万太师军突破了鲁郡,径直插入了琅琊郡的腹地,恰好将留下断后的赵璋困在莒城。

    得知此事的陈太师当即下令:“包围莒城,困杀大虎。”

    十一月初五,陈太师麾下几支晋军齐聚莒城,安营扎寨,准备围困事宜。

    赵璋见晋军在莒城四周围得水泄不通,且兵力远远超过己方,他索性也就不再想着突围,安安心心巩固防御,准备做困兽之斗。

    他对部下道:“纵使困死于莒城,我亦要重创那陈仲的爪牙!”

    他所说的爪牙,指的就是陈太师麾下的太师军。

    之后的两个月,陈太师多次尝试进攻莒城,但由于寒冷天气不利于作战,晋军尝试攻了几回,便又迅速撤了回来,静待隔年的春季。

    期间,邹赞代表陈太师多次向莒城喊话,劝告城内的江东义师投降。

    江东义师中或有人意志不坚,在绝望之下试图背弃赵璋,献城而降,然而赵璋早有预料,及时诛杀了叛卒,令邹赞无功而返。

    转过年来,即王二十八年。

    正月二十二日,陈太师下令进攻莒城,几万晋军采取围三厥一的策略,围住莒城、一通猛攻,赵璋率城内残卒拼死抵挡,最终堪堪击退了晋军。

    不过此时赵璋也明白,莒城已经守不住了。

    在瞧不见生路的情况下,赵璋决定于当夜率二百名勇士夜袭晋军的营寨。

    只可惜,他的意图却被陈太师料中。

    陈太师谓毛铮、薛敖等人道:“大虎刚烈,临危不惧,今求生无望,或会孤注一掷,夜袭我军营以博取一线生机,各营当谨慎防范。”

    众将将信将疑,但还是做好了防范。

    没想到,当晚赵璋果然率军来袭,当这位江东义师渠帅亲率二百余勇士杀入晋军营寨时,就连薛敖亦感觉不可思议。

    但由于晋军早有防备,赵璋与他那两百余勇士,最终还是没能翻起什么风浪,很快就被营内的伏兵重重包围。

    出于对赵璋的敬意,薛敖冲着对陷入包围的赵璋喊道:“敬你亦是条汉子,薛某有意亲自为你送行,你可敢与我一战?”

    巴不得如此的赵璋欣然接受,但很遗憾,他高估了自己的实力,也极大低估了薛敖的武力,不过十几个回合,就被薛敖用长枪挑死。

    事后,陈太师亲自观瞧了赵璋的尸体,唏嘘感慨。

    毕竟像赵璋这等刚烈、勇武的男儿,向来是陈太师所喜爱的类型,奈何此人在谶言中是乱他晋国的‘大虎’,不得不除去。

    感慨之余,他吩咐众将道:“此人虽是叛贼首领,但据老夫所知,他这两年不曾伤民,念其勇武仁义,待明日用他的尸首劝降莒城,就将他厚葬了吧。”

    邹赞、薛敖、罗隆、毛铮等人正要答应,忽然有一名河北军的将领建议道:“太师,此人乃江东叛军首领,何以不用他的首级去震慑江东叛军余孽,反而要将其厚葬?”

    “……”

    邹赞淡淡看了一眼那名将领,而薛敖更是直接,神色似笑非笑。

    “我、我说错什么了么?”那名河北军将领有些忐忑。

    陈太师默然不语。

    诚然,那名河北军将领其实没有说错,按理来说,他们确实应该拿赵璋的尸体去震慑江东义师,再不济也应该将其首级送至邯郸,毕竟这赵璋,可是被列入朝廷‘必诛名单’中的‘大恶’之一。

    只是陈太师个人不想那么做,因为他也明白,江东义师虽是叛军,但实际上却谈不上作恶多端。

    在这诡异的气氛下,毛铮低声建议道:“这位将军所言极是,此人乃叛军之首,老大人不当将其厚葬,不如派人将其尸首交给江东叛军,作为威慑。”

    听闻此言,几名河北军的将领面面相觑——拿赵璋的尸体威慑江东叛军的余孽这本身没什么问题,可有必要将全尸送过去么?按理来说不都是送个首级么?

    然而老太师却拍案了:“子正这个主意不错,就依子正所言。”

    次日,薛敖用运粮车载着赵璋的尸体来到莒城城下,朝着城上喊话劝降。

    瞧见赵璋的尸体,守城的江东义师士卒再无士气,一部分人献城投降,另外一部分人则逃亡藏匿。

    陈太师也懒得追捕那些逃亡藏匿的叛军士卒,留下一千名士卒驻守,便继续挥军南下。

    不得不说,在追击江东义师这件事上,公羊先生也估错的形势。

    公羊先生以为陈太师在收复山东后,会立刻调头对付济阴、东平、济北等郡的叛乱,而如此一来,他江东义师就能得到宝贵的喘息之机。

    但遗憾的是,陈太师选择了继续进剿江东义师。

    原因很简单,因为在那则谶言中,乱他晋国的有一大一小两头老虎,‘大虎’赵璋虽然伏诛了,但还有一头‘小虎’呢。

    而这头小虎,便是如今退至琅琊郡开阳县的赵瑜,‘大虎’赵璋之弟。

    尽管陈太师本身并不相信什么谶言,但若不能诛杀赵瑜,他心中亦有不安。

    王二十八年二月中旬,在经过了十几日的路程后,陈太师率十余万晋军追至琅琊郡。

    得知晋军大举来袭,琅琊郡北部各县的江东义师纷纷弃城后撤,退至开阳县。

    二月十六日,陈太师命人将赵璋的尸体送还开阳,同时劝告赵瑜率众投降。

    赵瑜知道自己也在晋国朝廷‘必诛’的名单中,又岂会投降?更何况,他看到兄长赵璋的尸体,恨得咬牙切齿。

    愤恨之下,他命人将送还其兄尸体的几名太师军军卒打了十仗,然后将其驱逐出城,借此表达他誓死不降的决定——若非这几名军卒送归了其兄尸体,恐怕他会杀使立威。

    而那几名太师军军卒可不知赵瑜其实已经手下留情,回到军营后,愤慨地向陈太师、薛敖等人述说了赵瑜的无礼,听得老太师都有点不高兴:老夫好心将你兄的尸体送还给你,你怎能再命人棍打老夫的士卒?年轻人好不晓道理!

    不过鉴于没出人命,老太师也就没有追究,好言安抚了那几名军卒,打发他们回去养伤。

    至于接下来的事,那就按部就班,先建营寨、然后攻城。

    二月二十日,晋军花了四日光景,在开阳城外建成营寨,随后便部署攻城事宜。

    赵瑜原以为可以凭着开阳城抵挡晋军一阵,但很可惜,他高估了他麾下军队的士气。

    山东战役失败、临淄沦陷、渠帅赵璋身故,这一系列的打击,沉重打击了赵瑜麾下江东义师的士气,以至于他守卫的开阳县,连一日都没守住,就没太师军攻入了城内。

    别说赵瑜难以置信,就连陈太师与薛敖、罗隆等人都感觉不可思议。

    要知道在去年的临淄城,他晋军可是付出了数万人的沉重代价,就连他太师军,死伤也超过两万余,怎么今日打这座开阳城却如此轻松?

    当然,对于晋军而言这是好事。

    不过对于赵瑜与江东义师而言,这就不是什么好事了。

    开阳失陷后,赵瑜只能率领残兵继续南撤,撤退至东海郡。

    此时在与东海郡相邻的彭城郡,赵瑜派出的丁立、张庆等人,才刚刚将公羊先生的尸体,以及遗书等物,交于赵虞的兄长赵寅。

    瞧见老师的尸体,赵寅痛哭涕零。

    就在赵寅悲痛之际,昔日的江夏义师渠帅陈勖却劝道:“公羊先生的过世,固然是整个义师的憾事,可如今并非是公子悲痛的时候……眼下,西有章靖、韩晫、王谡虎视眈眈,北有晋国太师陈仲率邹赞、薛敖挥军而下,倘若赵瑜抵挡不住,我等应当早做打算。”

    众人一番商议,最终做出决定,由陈勖继续坐镇在此,拖延章靖、韩晫、王谡,而赵寅则与昔日豫章义师渠帅程周率军前往东海郡,支援赵瑜。

    可谁曾想到,赵寅、程周等人还未率军抵达东海郡,赵瑜就在东海郡再遭晋军击败,只得向南撤至下邳郡。

    而赵寅、程周,亦只能随着赵瑜南撤。

    三月初,薛敖与邹赞向西进攻彭城郡,与章靖、韩晫、王谡几位兄弟对陈勖率领的义师展开前后夹击,陈勖无法阻挡,在兵败的那一刻,只能带着残兵逃窜,藏匿于数百里微山湖。

    彭城郡被晋军占领,东西两股晋军终于合流,陈太师与五名义子,也终于得以团聚。

    短暂的欢聚过后,陈太师下令整顿军队,令邹赞为中军将、章靖为左军将、韩晫为右军将、王谡为后军将,还有薛敖为别部先锋……

    再加上坐镇本阵的陈太师,晋军这绝鼎的阵容,足以令天下任何一个试图反抗晋国的势力绝望。

    三月中旬,陈太师率领这股鼎盛的阵容,进攻下邳。

    下邳乃下邳赵氏的故乡,赵瑜与其父、下邳赵氏的老家主赵祯决定奋死抵抗。

    最终,父子双双战死城头,就连赵璋、赵瑜的几个儿子,亦死了好几个。

    至于其余江东义师将士,更是死的死、逃的逃,一败涂地。

    当赵瑜的尸体被呈现于陈太师跟前时,陈太师如释重负地松了口气。

    在谶言中乱他晋国的两头老虎,大虎赵璋、小虎赵瑜,至此终于被他诛杀了。

    松心之余,他问邹赞道:“赵氏子弟,可有人走脱?”

    邹赞想了想说道:“或有一人名为赵伯虎,人称‘伯虎公子’,据说破城时与其亲信突围而去。”

    “赵伯虎……”老太师捋了捋胡须,不放心地问道:“这赵伯虎是何人,他可有兄弟?”

    在旁,韩晫解释道:“此人乃‘公羊先生’的弟子,赵璋、赵瑜二人的侄子,至于是否有兄弟,倒不曾听说过。”

    说罢,他抱拳恳请道:“此人此去,必投江东,父亲,请允许孩儿率军追击,擒杀此人,顺便收复江东,作为将功赎罪。”

    『那应该是我多虑了……』

    陈太师放下心来,点头说道:“经此一役,江东叛军已不足惧,剩下的就交给季勇。伯智、仲信、叔仁、少严,你等随老夫立刻前往济阴、东平一带平乱。”

    “是!”

    邹赞、薛敖、章靖、王谡四人抱拳领命。

    王二十八年三月,陈太师攻陷下邳郡,曾声势浩大的江东义师,几近覆亡。

    此时谁也不是很在意,那个走脱的赵伯虎……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热门小说: 〔误入歧途苏玥〕〔秦云萧淑妃〕〔幸福人生护士苏钥〕〔无限辉煌图卷〕〔神医豪婿林漠许半〕〔猎谍〕〔我只是外门弟子〕〔龙宸〕〔舒听澜卓禹安叫什〕〔偷香(杨羽)〕〔我什么时候无敌了〕〔超神学院:开局穿〕〔恃宠〕〔玉如墨谢怀瑾彭今〕〔明日星程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