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刚更新: 〔万夜之主〕〔炮灰女配和奸臣HE〕〔我,元芳?〕〔对话古今:我打造〕〔精灵之火箭队开局〕〔旧日之书〕〔我绑定了悦来客栈〕〔这本书和游戏王有〕〔春回大明朝〕〔狩猎好莱坞〕〔超级学霸:从低调〕〔人在斗罗,兼职修〕〔我在八零追糙汉〕〔机甲与刀〕〔神豪从系统宕机开〕〔都市妖孽狂婿〕〔带个地道系统打鬼〕〔逍遥小渔夫〕〔我靠装逼,当隐世〕〔重返1987当首富
冰瞬      小说目录      搜索
赵氏虎子 第664章 启程
    『ps:大年三十码字的苦逼写手,祝诸位书友新年快乐。』

    ————以下正————

    收到张翟派其心腹送来的密信后,赵虞坐在聚义堂内,仔细地阅览。

    可能是为了防止这封信遗失,被有心人得到,张翟并未在信中涉及任何二人间的秘密,只是以非常普通的口吻,看似随意地提及了山东战役的胜负,提及了江东义师的溃败。

    正因为如此,赵虞从这封密信中所能了解的情况,也仅仅只是江东义师丢了临淄,丢了山东而已。

    『江东义师,终究还是没能挡住太师啊……』

    在反复看了几遍后,赵虞怅然叹了口气。

    此前他也曾幻想过,幻想江东义师能够挡住陈太师的围剿,甚至于为此,他还派已暗中投奔他的张翟带人前往济阴、东平、济北一带,挑唆当地暴动、叛乱,看看能否替江东义师分担压力。

    但很遗憾,陈太师终归是陈太师,那位老大人很清楚利害得失,宁可眼睁睁看着济阴、东平、济北几郡再次出现叛乱军,也要将威胁更大的江东义师解决掉。

    对此赵虞亦无能为力。

    好在他兄长赵寅目前在彭城郡,与陈勖一同抗击章靖、韩晫、王谡三位‘陈门五虎’,是故他倒也不必担忧他兄长的安危,唯一让他记挂的,也就仅仅只是赵璋、赵瑜那两位从来谋面的堂伯,还有公羊先生……

    在临淄失陷后,这三人是否能逃出陈太师与邹赞、薛敖的追击,赵虞亦不敢断言。

    不过他内心深处倾向于这三位能逃过一劫,毕竟这三位对江东义师十分关键,倘若皆不幸遇难,那江东义师接下来的处境,怕是就不乐观了。

    此时的他并不知道公羊先生已经过世,且赵璋、赵瑜兄弟,也会在一个月后相继战死,更有甚者,陈太师、邹赞、薛敖三人还会与章靖、韩晫、王谡三人汇合,以空前强盛的晋军阵容,一举攻陷下邳,几乎将江东义师覆亡。

    两日后,赵虞收到了朝廷发下来的公函,即命他在二月中旬前后率军前往梁郡,与梁郡驻军一同协助济阴郡平叛的那份公函。

    说实话,在看到这份公函的时候,赵虞心中并没有什么其他的想法,甚至没有什么兴致。

    毕竟他去年十月叫张翟暗中前往济阴挑动叛乱,其目的就是为了给身处山东的江东义师分担压力,看看能否吸引陈太师的注意,说白了,济阴的叛乱军原本只是赵虞试图‘祸水东引’的一枚棋子而已。

    而现如今,江东义师已被陈太师击败,尽数退离了山东,济阴郡的那枚棋子,已经失去了最大的作用,或者说是原本的作用。

    因此对于济阴义师的存亡,赵虞也不是那么在意——东平、济北几郡兴起的叛乱军亦是如此。

    “那你打算去么?”

    当日晚上,待赵虞与郭达一边喝酒一边私下商议此事时,郭达好奇地询问道。

    “去吧。”

    赵虞晃了晃碗中的酒水,以一副提不起劲的口吻说道:“毕竟是朝廷的命令啊……”

    郭达笑了笑,往嘴里丢了颗果脯,笑着问道:“那你打算如何处置那几支义师?真去剿了他们?”

    “还未想好……”

    赵虞微微摇了摇头。

    他是真的还未想好这件事,毕竟那几枚棋子已经失去了原本的作用。

    见此,郭达也就不再追问,玩笑般岔开了话题:“李勤公子怕是会十分高兴……怎样?顺道与小舅子一同去拜见一下岳父岳母如何?”

    他笑着揶揄赵虞,李奉、李勤兄弟二人想要撮合其妹祥瑞公主与赵虞的事,这事郭达也是看在眼里,只不过,郭达知道赵虞也在刻意拉近与邺城侯一家的关系,是故他也没有点破,毕竟他也知道赵虞想做什么。

    面对郭达的揶揄与调侃,赵虞无奈地翻了翻白眼。

    次日,赵虞便将朝廷那份公函的事告诉了李勤,只听得李勤满脸惊喜。

    他笑着抚掌道:“前几日我就说,朝廷或有可能调贤弟前往我济阴平叛,不曾想还真被我说中……”

    说罢,他上前拉住赵虞的衣袖,笑着说道:“贤弟,既然要去济阴,那就一定要到我家府上走一遭……”

    赵虞早就知道自己躲不过这一茬,只得无奈地点头答应。

    见赵虞点头答应,李勤更为高兴,仿佛恨不得立刻就派人前往济阴,叫家里开始准备起来。

    忽然,他好似想到了什么,与赵虞商议道:“贤弟,倘若如此,你觉得能否带上祥瑞,实不相瞒,家母甚为想念女儿。”

    的确,邺城侯家中其他人姑且不论,邺城侯夫人却甚为想念女儿,记挂女儿在这边吃不好、住不好,是故这次才派李勤来看望女儿,顺便给女儿带些吃用。

    倘若不是济阴郡当前局势混乱,邺城侯夫人又岂会放心让女儿留在外头呢?

    对于李勤这个要求,赵虞自然不会拒绝。

    说得难听点,他如今已经搭上了邺城侯一家的线,与李奉、李勤兄弟称兄道弟,说实话已经用不着那位公主了,趁此机会将那位公主丢还给邺城侯一家也不错。

    想到这里,他立刻点头道:“当然,令堂想必是十分思念女儿了。”

    李勤十分高兴,立刻就告辞赵虞,前往他妹妹祥瑞公主的住处,将这个好消息告诉了后者。

    然而在他看来的好消息,他妹妹祥瑞公主似乎不以为然,眨眨眼睛半晌后才搭话:“回邺城?”

    “对呀。”李勤笑着说道:“你不想回家看望母亲么?母亲最疼你了……”

    “可是……”

    祥瑞公主犹豫地转头看向在旁的宁娘,正巧宁娘亦看着她,小脸上满是不舍与慌乱。

    其实她也不是不想回家看望父母,只是她有些舍不得这边的小伙伴,比如宁娘,比如山寨内那群喊她‘公主大寨主’的小屁孩们。

    这些都是她认下的下属。

    似乎是看出了妹妹心中的犹豫,李勤笑着解释道:“为兄的意思是,趁着周都尉率军前往济阴平叛,祥瑞也不妨顺道回家中看望一下父亲与母亲,终归有许多日子不曾见到了,父亲与母亲都甚为想念你,至于在此之后,倘若你想回来,你随时可以回来……”

    “是这样么……”

    祥瑞公主微微点了点头道:“本宫……考虑一下。”

    这种事还需要考虑?

    李勤有些无奈,但也只能任她去了,毕竟这个妹妹情况特殊,自幼便被接到宫内居住,与家中不是很亲近,即便他是兄长,也无法勉强她去做什么。

    片刻后,李勤告辞离去,宁娘鼓着勇气问道:“公主,你要回家了吗?”

    “本宫也不知道……”

    祥瑞公主摇了摇头。

    她的情况有点特殊,自幼便被接到宫内居住,因此与家中的众人也不是很亲近,包括她的母亲邺城侯夫人。

    但即便如此,终归是血浓于水,既然李勤提起了母亲,她心中多少也有些触动。

    可她又舍不得宁娘与寨内那群小伙伴……

    她也十分纠结。

    听到公主的回答,宁娘有些沮丧,但她依旧强打笑容道:“我觉得公主还是回家去看望一下父母亲吧。只是……只是希望公主回去后莫要忘了咱们……”

    “怎么会呢!”

    看到宁娘强打笑容的模样,公主信誓旦旦地说道:“你,大邓、二邓,还有大许、大林、石头、小眼睛,都是本宫的下属……再说了,本宫还要回来呢,本宫可是这座山寨的大寨主。”

    “嗯。”

    宁娘使劲点点头,眼眶微红。

    而看到眼眶微红的宁娘,公主似乎也有些触动,以至于声音也变得有些哽咽。

    从旁,馨宫女一声不吭看了半响,忽然小声说道:“奴……我觉得,公主其实可以邀请宁娘与寨内的小家伙们一同去邺城做客呀……”

    “诶?”

    正相互握着对方的手眼泪汪汪的公主与宁娘闻言一愣,不约而同地看向馨宫女。

    下一瞬,两个小丫头眼里皆冒出了精光。

    “真、真的可以吗?”宁娘率先结结巴巴地问道:“我能一起去公主的家中做客么?”

    “当然!”

    公主先是一口答应下来,旋即又转头看向馨宫女,不甚自信地问道:“本宫可以吗?”

    馨宫女哭笑不得地说道:“既然是公主的家中,公主自然可以邀请众人呀。不过我觉得应该咨询一下李勤公子的意见……”

    “耶!”

    在馨宫女、尹宫女忍俊不禁的注视下,公主与宁娘振臂欢呼。

    岂料馨宫女此时又补充了一句:“……当然,还得问过周都尉与周夫人的意见。”

    听到这话,方才还兴高采烈的公主与宁娘,就像两只蔫了的茄子,脑袋立刻就耷拉了下来。

    面面相觑之际,公主看着宁娘说道:“本宫可以说服二兄,他应该会答应的,周夫人那边……你能说服么?那个周虎的女人,眼神看起来怪吓人的……”

    “静姐姐只是那双眼睛显得有些凶而已。”宁娘不满地辩解道。

    『眼睛显得凶?』

    馨宫女不禁回想起某个晚上看到的周夫人,那双眼睛哪里凶了,明明只是勾人地很……勾人魂魄。

    就在她胡思乱想之际,宁娘拉着公主的手小声说道:“我去求求静姐姐,我小的时候她很疼我,一定会答应的……”

    说着说着,她可能是想到了前一阵子她背着她静姐姐干的那件事,语气一下子就更变得不自信了:“也许……大概……总之我去试试吧。”

    “嗯。”

    公主点点头,说道:“本宫来搞定我二兄,你搞定你静姐姐,至于那周虎……就交给馨儿搞定!”

    “什、什么?”

    回过神来的馨儿面色微变,愕然地睁大了眼睛。

    怎么这里还有她的事?

    可看着宁娘期盼的目光,她也不忍拒绝,唯有硬着头皮接下托付。

    而与此同时,赵虞则在自己的屋内与静女交谈,毕竟他也要嘱咐静女一些事。

    二人正聊着,忽然立在屋外的何顺侧身朝内禀报道:“大首领,夫人,馨夫人与宁娘来了。”

    “哦?”

    赵虞有些惊讶,与静女一同看向门口。

    旋即,馨宫女便与宁娘一同走进了屋内,相比较后者,馨宫女的脸颊布满了红霞,显然她在屋外也听到那句‘馨夫人’的称呼。

    “怎么了?”

    赵虞站起身来,抬手示意馨宫女在桌旁就坐。

    而从旁的宁娘,此刻早就跑到了静女身边,满脸堆笑地替静女揉捏肩膀。

    一看这架势,静女立刻就懂了,调侃道:“怎么了这是?”

    “静姐姐、静姐姐……”

    宁娘讨好似的喊了两声,这才小声说道:“公主邀请我去她邺城的家中做客,你能让我去吗?”

    一听原来是这事,静女倒也不在意,不过她并未擅自做主,而是转头看向赵虞。

    机灵的宁娘立刻就反应过来,几步走到赵虞身边,拉着他的衣袖让到凳子上,口中连说:“二虎哥,你坐你坐。”

    说罢,又拿起桌上的陶瓷水壶替赵虞倒满了水,讨好道:“二虎哥,你喝水……”

    看着这小丫头一脸的讨好劲,赵虞哭笑不得,转头看向馨宫女道:“是故,你是被拉来做说客的?”

    馨宫女尴尬地点了点头。

    她没好意思解释,公主其实是想要她睡服他……

    “行吧。”

    在略一思量后,赵虞点头答应了。

    毕竟也不是什么大事——虽说他此番是前往济阴平乱的,但考虑到‘成阳贼’首领周岱身边最倚重的部下张翟实际是他的人,估计到时候就是走个过场罢了。

    介时头疼的,估计还是邺城侯那一关……

    或者说,是邺城侯夫人那一关。

    “耶!”

    见赵虞答应,宁娘当即欢呼起来,岂料静女在一旁逗她道:“你二虎哥答应,我还没答应呢。”

    听到这话,宁娘赶紧又跑到静女身边一通示好。

    将这个小丫头逗了一阵,静女这才说道:“好吧,就让你去,不过,可千万莫要闯祸。”

    说着,她转头看向馨宫女,说道:“妹妹应该也会一道去吧,能拜托你看着这丫头么?”

    正房夫人的托付,馨宫女又岂敢有二话,连忙说道:“请姐姐放心。”

    片刻后,宁娘带着馨宫女欢欢喜喜地回到了公主居住的小屋,而公主此时也已说服了她二兄李勤——后者只想说服妹妹回家一趟,哪在乎妹妹带几个小伙伴回家做客?别说带几人,带个几百人都不成问题。

    终于了却心事的公主,当即吩咐宁娘唤来她那群下属,即山寨内那群孩子,从十几岁的半大小子,到还淌着鼻涕的小男孩、小女孩,早已经被公主的糕点等各种所赐之物所收买,心甘情愿地认她为‘首领’。

    得知公主准备回家一趟,这群小家伙亦是念念不舍。

    其实按照公主的想法,她想把寨内几十上百个小孩都带到她家做客,但奈何大部分孩童的母亲不会放心,再者人数太多赵虞那边也不会答应,因此她只邀请了宁娘、大邓、二邓等十几个年纪稍大,又没有什么亲人的孤儿。

    忽然,有一个不到十岁的小家伙,哭着攥着公主的罗裙不让她走。

    在从旁高木、龚角等人惊讶的目光下,公主蹲下身,取出手绢替其中一个几岁大的小家伙擦掉了淌下来的鼻涕,哄道:“不哭,小山,本宫过几日就回来了……”

    “真的吗?”附近一群小孩连连问道。

    “那是当然。”公主看似豪情万丈地说道:“你们都是本宫的下属,本宫怎么会丢下你们?”

    旋即,公主将她母亲邺城侯夫人托李勤带给她东西,通通分给了寨内的那群小伙伴,一些看起来价值不菲的首饰,也毫不肉疼地赠予寨内那些十岁左右甚至比这岁数还小的小女该。

    虽然这些小女孩身上朴素的衣物与那一件件精致昂贵的首饰十分不搭,看起来非常违和,但并没有人不识气氛地指出这一点,一群人间的气氛十分融洽。

    远远看到这一幕,高木心生感慨。

    相比较曾经那位高高在上的任性公主,今时今日的公主,逐渐变得平易近人了,也变得有人情味了,至少他心中对这位公主已没有什么厌恶与嫌弃——虽然总感觉这位公主殿下的脑袋还是有点问题,想法不同常人。

    事后李勤得知此事也不在意,毕竟他邺城侯一家也不差这点钱,至于母亲的心意,都能看到自家女儿了,他母亲也不会介意。

    次日,已决定应朝廷之命的赵虞也不耽搁,准备带着众人辞行。

    出乎他意料的是,也不晓得是那位公主出手太阔绰,亦或是他不在的这段时间内,这位公主在山寨内的人缘着实不错,总而言之,山寨内的妇孺,自发为这位公主送别。

    想来她们也是因为自家孩子收了公主价值不菲的东西,心下过意不去,是故才来送别。

    而公主也坐在马车内,与宁娘一同朝众人挥手告别,神情颇有些不舍。

    看到这一幕,李勤由衷对赵虞说道:“舍妹此番离宫,虽凶险,但亦获益良多……”

    赵虞笑了笑。

    平心而论,他也觉得公主不似曾经那般令人厌烦了。

    当然,即便如此,这公主也仍然是个大麻烦。

    随后,在返回许昌的途中,赵虞抽暇离开队伍,与驻军在黑虎山下的虎贲中郎金勋见了一面,告知对方他准备带公主前往济阴邺城。

    金勋自然不敢提出什么异议,只是对赵虞解释道:“去年年末,末将就已派人向朝廷请示了,但还未得到回覆,是故末将也不敢擅自回邯郸。……对了,年前多谢昆阳派人送来的酒肉,请容末将代我营军卒表达感激之意。”

    赵虞笑了笑,与这金勋聊了几句便告辞了。

    虽然接触不多,但他感觉地出来这金勋是个识时务的人,应该不会做出什么事来,况且当前公主也已离了黑虎山,这金勋就更没有理由去做什么了。

    当然,即便如此,赵虞随后还是与陈陌见了一面,嘱咐陈陌继续盯着这金勋,顺便也盯着叶县的杨定。

    不过据陈陌所说,杨定这段时日正忙着协助王彦围剿南阳郡境内的余寇,双方倒也没什么摩擦。

    二月初五,在经过了数日的赶路后,赵虞这支队伍便抵达了许昌。

    由于许昌提前得知了消息,赵虞抵达许昌的那一刻,他就碰到了尉史韩和,后者先是向他表达了新春的祝贺,旋即笑着对他说道:“郡守大人请都尉进城后立即去见他。……当然,都尉可以先回家换身衣物。”

    赵虞点点头,嘱咐静女带着其余人先回府上,而他则带着何顺与牛横直奔郡守府。

    他一猜就知道,李郡守找他肯定是为了‘济阴平乱’的事。

    果不其然,在见到李郡守后,李郡守果然跟赵虞聊起了济阴平乱的事,笑着说道:“居正,这次朝廷命你去平乱,对你而言是一个很好的机会。只要你这次平乱干得漂亮,相信朝廷定会封你为‘将军’……”

    『只是杂号将军罢了。』

    赵虞笑了笑,心下并不是很在意。

    他所担任的都尉,已经是地方各郡的最高武官了,再往上升就是杂号将军,什么奋威将军、横野将军、鹰扬将军,听起来是不错,但大多只是个封号,倘若有相应的兵权还好;但倘若没兵权,那就是一个空头封号,除非打仗,否则就是个闲人,论权柄还不如都尉。

    当然,以赵虞的人脉地位,即便得到杂号将军的封号,也不可能只是一个空头封号——否则岂不是不给陈太师面子?

    而杂号将军再往上,那就是正儿八经的武职将军了,比如薛敖的车骑将军、王谡的后将军,亦或是王尚德、章靖、韩晫的‘驻某某将军’。

    至于邹赞的虎贲中郎将,那几乎差不多要登顶了,赵虞暂时就不用指望了。

    总而言之,虽然赵虞看不上杂号将军那些封号,但不可否认,杂号将军是地方武官升任朝廷直属武官的上升渠道。

    “你虽然还年轻,却也不可错失良机,定要好好抓住这次机会啊。”

    在赵虞离开前,李郡守拍拍他肩膀,语重心长地说道。

    “是!”

    赵虞抱拳而退,离开时的心情有些微妙。

    好好抓住这次机会?

    指的是击败济阴成阳的周岱一伙么?

    那他已经赢了啊。

    也是,济州成阳贼的首领周岱,此人最信任的部下张翟其实就是他赵虞的人,这还用费心去剿么?

    只不过,真的有必要剿灭那几支反抗军么?

    要知道江东义师可已经失势了啊……

    『到济阴后,先设法与张翟联络一下吧,看看那周岱是否可以为我所用……倘若对方不识趣,那就借这份功勋,跻身朝廷……』

    在迈步走出郡守府的那一刻,赵虞抬头看了一眼天空。

    正所谓权力越大、选择越多,若有朝一日他立足于晋国权力的顶点,介时要推翻这晋国,岂不是易如反掌?

    “呵。”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热门小说: 〔偷香(杨羽)〕〔奇怪的先生们〕〔秦云萧淑妃〕〔误入歧途苏玥〕〔开局六女仆〕〔舒听澜卓禹安叫什〕〔我成了初代五番队〕〔幸福人生护士苏钥〕〔陆见深南溪免费阅〕〔猎谍〕〔我只是外门弟子〕〔恃宠〕〔无限辉煌图卷〕〔她真的不好哄〕〔我家老婆实在太会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