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刚更新: 〔摸宝天师〕〔喜遇良辰〕〔暮虎识香〕〔末世城下之钢铁洪〕〔斗罗之我是一名铁〕〔剑众生〕〔万夜之主〕〔重生机甲时代,开〕〔全能大佬她人美路〕〔摸宝天师(盛世宝〕〔农门福妻全家是反〕〔海贼开始的奇妙冒〕〔木叶之任务达人〕〔我的恋爱日常太反〕〔NBA:开局一张三分〕〔抗战之铁血东北军〕〔离婚后的我开始转〕〔LOL:这是个运气游〕〔末世之我有丧尸制〕〔侯府有朵小娇花
冰瞬      小说目录      搜索
赵氏虎子 第676章:回程
    『ps:今天回家了,血压没降下来,在老家没拔牙,边锻炼边吃药等一个月再说。最后,待我休息两日,开始承诺过的加更。』

    以下正

    “我以为你善于治军、征战,没想到,居正在男女之事上亦相当有一手嘛……”

    待赵虞也在桌旁坐下后,薛敖拿起桌上的茶壶,一边为彼此倒了一碗水,一边带着笑意调侃着前者。

    “薛大哥莫要开玩笑了。”赵虞苦笑着接过碗。

    “我可不是在说笑。”薛敖放下茶壶,轻笑着说道:“中午的宴事,为兄一直在观察你与那位公主,据为兄所见,那位公主对你的亲近,甚至胜过对于李氏兄弟二人……她甚至都不避讳你用过的盏碗……”

    “啊……”赵虞干巴巴地应了一声,半晌说道:“大概是因为我曾庇护过她吧。”

    “唔。”

    薛敖微微点了点头,关于祥瑞公主与眼前这位贤弟的相识经过,他也十分清楚,只能说是阴差阳错。

    “那你打算如何处理呢?”他平静问道。

    “这个嘛……”赵虞露出几分沉思之色。

    见此,薛敖微微一笑,又说道:“先说说邺城侯这一家吧。……李奉、李勤兄弟的意图,我大致也能猜到一二,不过你小子的心思也不纯,居然借着那位公主的关系主动靠上邺城侯一家,想利用邺城侯对东宫、对三皇子构成威胁,借此报复那两位……你小子真是胆大包天,你这胆量比我还大。”

    “嘿嘿……”

    赵虞干笑了两声。

    薛敖所‘揭穿’他的这段内情,正是他前一阵子向陈太师做出的解释,虽然把陈太师惊地不轻,但也成功掩饰了他真正的意图。

    他笑着恭维道:“小弟的胆量,哪及得上薛大哥呢。”

    “少来这套。”

    薛敖抬手一挥,仿佛是将赵虞的恭维甩到了一旁,旋即似笑非笑地说道:“说实话,我对邯郸的那两位,也没什么好印象,换做是我,我也会做出一些不合时宜的事来表明我的不满,但你小子这事……胆子实在太肥。你想干什么,挑拨王室内斗?”

    “呃……”

    被薛敖一语中的的赵虞忽然觉得不好接茬了。

    好在薛敖也只是随口一说,并未真的往这方面想,他没好气地说道:“一般的事,老头子还护得住你,说句难听点的,就算那公主这次真的死在你颍川郡了,引起天子震怒,老头子也能保下你;但若你以一己之私挑唆邺城侯一家介入王室内斗,最终引发巨大恶果,纵然是老头子也保不住你。到时候你怎么办?落草为寇?还是投奔叛军?回头为兄几人带兵来抓你,尴尬不尴尬?”

    赵虞被薛敖最后一句话逗乐了,连连点头:“是的、是的……”

    “还敢笑?”

    薛敖轻斥了一声,结果自己也笑出了声,大概他心中也在幻想那滑稽的场面。

    待几声轻笑过后,他的神色变得严肃多了:“总而言之,在报复东宫与三皇子这件事上,你必须立刻停手,无论明面还是暗中,都不许再做什么手脚。……至于你那笔账,为兄答应你,倘若老头子不能替你出这口恶气,为兄替你出,够义气吧?”

    “呵……”

    赵虞微微有些失笑。

    作为晋国的臣子,薛敖竟愿意去找东宫与三皇子的麻烦来替自家义兄弟出气,赵虞还能说什么呢?

    他只能点头,称赞薛敖的仗义。

    不可否认,陈太师与陈门五虎都是重情重义的人,尽管在相处时赵虞内心有些纠结,但他并不后悔与这一家结识。

    他必须得承认,结识陈太师与陈门五虎,是他的幸事。

    “好。……有你这份保证,我就能回去向老头子交差了。”

    薛敖也很满意赵虞的态度,在听到赵虞的保证后,整个人稍稍后仰了一下。

    这态度让赵虞有点意外这就完了?不谈谈那位公主的事么?

    就在赵虞惊讶之际,就见薛敖站起身来,随口说道:“时辰也不早了,我到隔壁睡去。”

    『真就这样完了?』

    饶是赵虞也感觉惊讶,不解问道:“薛大哥不问公主的事么?”

    “公主?”

    薛敖转头看了一眼赵虞,脸上露出了几分玩味的笑容:“你觉得,这件事你一人说了能算?”

    话是这么说,但他还是重新坐了下来,看着赵虞轻笑道:“我知道你在想什么,无非就是奇怪我为何不提叫你与那位公主断绝来往。……那是老头子会说的话,我才不管。别说眼下,就算居正你日后真的娶了那位公主,我也不会劝阻。……老头子连这都要管,未免管地太宽了。”

    赵虞张了张嘴,被薛敖说懵了。

    半晌才惊讶问道:“薛大哥真的不管?”

    “有什么好管的?”

    薛敖摊摊手说道:“你岁数也不小了,也精于权谋算计,其中有什么利弊,你自己还不清楚么?再说了,不就是一个公主么?大不了熬上十年,十年不成就二十年,把某个人熬死,事情不就全解决了么?”

    『……真敢说……』

    赵虞表情古怪地看着薛敖,他当然明白薛敖口中的‘某个人’,指的其实就是当今晋国天子。

    但还别说,薛敖说的确实有几分道理,只要那位老天子一驾崩,那位公主还真就算不上什么麻烦了。

    只不过这话,真的合适这样说出口么?

    “薛大哥指的是……”

    赵虞抬手指了指上方。

    “你装什么糊涂?”薛敖没好气地瞥了赵虞一眼,神色中全然没有什么敬意,一副无所谓的样子。

    就在赵虞摇头苦笑之际,薛敖收敛了神色,正色说道:“不过为兄还是要提醒你一句,当下,那位公主仍然是一个大麻烦,我能猜到李奉、李勤二人的意图,也看得出邺城侯李梁与其夫人对你印象不坏,但眼下这个时候,你莫要草率答应……别看那位公主那样,其实她并不是没人娶,她是没人敢娶,因为她是一件为天子延寿祈福的‘瑞物’,岂能被人染指?……另外,老头子也不会答应的,老头子素来忌讳在朝中结党,咱们兄弟几人,娶的皆是寻常人家的女儿……当然,不是说不好,只是说老头子忌讳这类事。”

    顿了顿,他又接着说道:“尤其是邺城侯……邺城侯李梁,他也是皇子之一,只不过并无什么才能,无甚希望,才提前封侯,在邺城做了个富家翁,这个时候你靠上邺城侯一家,这可不是什么好的讯号,万一逼急了东宫与三皇子,那就愈发不妙。更别说还有天子那一关……是故,老头子绝对不会容许。倘若你有意,静候数年,等到那位没了,东宫或三皇子坐定了位子,介时他俩谁还会在乎一个本就不亲的妹妹?说不定为了拉拢你,介时新君会主动降旨撮合……”

    稍稍一顿,他双手撑着在桌子的两侧,带着几分豪情暗示道:“这李氏的江山,到时候还得咱们‘陈氏一门’替他守着。”

    听得薛敖这条理分明的剖析,赵虞忍不住为之感慨:别看薛敖在战场上一副莽夫做派,其实他的眼力、心计、城府,那绝对是顶尖的。

    就拿祥瑞公主这个大麻烦来说,薛敖一眼就看出了问题关键,当真不愧是陈门五虎中最天资卓越的那位,怪不得最受到陈太师的偏爱。

    “唉。”

    赵虞忽长叹一口气。

    “怎么?”薛敖脸上露出几许疑虑,不解问道:“为兄说错了么?”

    赵虞摇摇头,旋即感慨地说道:“现在我终于明白老大人为何痛心疾首了,薛大哥明明有着如此的心计与智略,可上了战场,行事却跟个莽夫似的……”

    薛敖顿时就意识到被赵虞给耍了,佯怒道:“我说你小子胆子是肥,为兄好心替你出谋划策,你居然敢开为兄的玩笑?……小心我揍你。”

    说罢,他故意攥了攥硕大的拳头。

    随着赵虞连忙求饶道歉,屋内笑声顿起。

    次日,赵虞才刚刚醒来不久,正站在窗户口欣赏这座别苑内的景致,便见何顺走入了房内,抱拳说道:“将军,馨夫人来了。”

    赵虞转过头来,便瞧见馨宫女面颊微红地从何顺身后走出来。

    相比较当初被何顺唤做夫人时的手足无措,如今的馨宫女已释然多了,只不过因为面薄的关系,依旧露出了几分羞涩。

    此时的赵虞,其实并非戴着面具,反正馨宫女早已见过他真实的容貌。

    “馨儿。”

    赵虞缓步上前握住了馨宫女的手,惊讶问道:“你怎么来了?”

    馨宫女顺从地任赵虞握着自己的手,脸上既有羞涩亦是欢喜。

    她轻声道出了来意:“公主命我前来询问,问将军你几时返回颍川,她好收拾东西一道去。”

    赵虞听得有些惊讶,问道:“她还打算去颍川?”

    馨宫女抿了抿嘴唇,似有深意地说道:“嗯,公主说她要回黑虎山看望她那些部下……另外,昨日夜宴后,邺城侯夫人到了公主房内,支开我与宁娘,与公主谈了许久,事后我问公主,公主却不肯说她与夫人谈了些什么。”

    说实话,那位邺城侯夫人与公主究竟谈了些什么,她大致可以猜得出来,毕竟那位公主本身就不是什么藏得住心事的人,即便不肯明说,三句两句就能套出话来。

    她之所以不说,主要还是想看看眼前这人的反应。

    “哦……”

    赵虞若有所思地点点头,回过神来时,见馨宫女用带着几分捉狭的目光看着他,他伸手在她鼻子上刮了一下:“连你都这么顽皮。”

    这亲昵的举动,让馨宫女顿时羞红了脸,芳心亦砰砰跳个不停。

    忍着羞涩,她斟酌着说道:“其实公主本心不坏,更别说这段时间也改变了许多……”

    她有心想替公主说几句好话,毕竟在她看来,与其让公主回到宫内那个牢笼之地,还不如在颍川郡呢在颖阴郡公主是发自内心的开心,同时也不会有人处心积虑想要谋害她。

    可惜她不敢明说。

    不过即便如此,赵虞依旧听出几分意思,轻笑道:“公主当初在宫内救了你,真是值了。”

    就在馨宫女脸庞转红之际,他忽然收了笑容,摇摇头说道:“然而这件事,并非你我可以左右,就连公主说了都不算,甚至于,邺城侯夫妇也无法决定……”

    聪颖的馨宫女立刻就明白了赵虞,恍然道:“将军是说……陛下?”

    赵虞微微点了点头,说道:“昨晚薛大哥与我谈话,当时他向我解释了公主在宫内的处境,关于瑞物什么的。……这件事我回头再跟你细说,总而言之,你希望公主脱离深宫,远离那是非之地,这一点目前其实可以办到,有东宫与三皇子暗算公主的铁证在前,邺城侯一家足以暂时让公主脱困,但其他的事,你就莫要插手了,那不是你能插手的,就连我也无法左右……”

    馨宫女若有所思地点点头,旋即又说道:“能让公主脱离那险境,我也对得起公主昔日的救命之恩了,可不敢擅做主张,得罪了姐姐。”

    “呵。”

    赵虞笑了笑,略一思忖后回答了她之前的提问:“就今明两日吧,我会返回颍川。”

    “嗯。”

    馨宫女从赵虞这边得到了确切的回答,点点头离去了,只剩赵虞站在窗口,揣摩着邺城侯一家的意思。

    他原以为接下来那位邺城侯夫人会找他谈谈,但出乎意料,那位夫人并没有那样做。

    次日,也就是五月二十日,在邺城侯府上住了两日的赵虞与薛敖,一同向主人家提出了辞别。

    得知此事,邺城侯夫妇与李奉、李勤兄弟出于客套挽留了一番,旋即齐家相送。

    祥瑞公主,自然也跟着赵虞返回颍川。

    在临别前,邺城侯夫人首次与赵虞说了话:“周将军,妾身这不成器的女儿,就拜托将军了。”

    『这话听上去怪怪的……』

    鉴于从旁的薛敖转头看着他,赵虞随避重就轻道:“请夫人放心,周某一定会保护好公主,绝不让公主有任何闪失。”

    颇有风韵的邺城侯夫人瞥了一眼在旁的薛敖,点点头道:“那就拜托将军了。”

    说罢,她拉着赵虞的手走了一步,看似不经意地说道:“待过些日子,妾身叫二子带些吃用给祥瑞……”

    听到这话,赵虞转头看了眼队伍中的那几辆马车。

    那些可都是那位公主的行礼。

    转念一想,他立刻就明白了邺城侯夫人的意思很显然,这次有薛敖在场,有些话不方便说。

    『……有意义么?』

    他不动声色地看了一眼富态的邺城侯。

    说实话,这位邺城侯有点让他失望相比较李奉、李勤兄弟二人,这位邺城侯简直堪称懦弱。

    就在这时,那位邺城侯似乎也注意到了赵虞的目光,转头过来,朝着赵虞微笑点头。

    『……』

    赵虞微微皱了皱眉。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热门小说: 〔神医豪婿林漠许半〕〔误入歧途苏玥〕〔偷香(杨羽)〕〔超神学院:开局穿〕〔国啤(秦东)〕〔贞观三百年〕〔斗罗之双枪绝世〕〔玉如墨谢怀瑾彭今〕〔献祭之主〕〔大隋说书人〕〔主宰江山〕〔都市修罗〕〔在火星造神话的我〕〔我把穿越门上交了〕〔罪军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