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刚更新: 〔霍司爵温翔翔〕〔虎夫〕〔惊!清贫校草是孩〕〔假千金和真公子HE〕〔超能交易所〕〔斗罗渣男榜,开局〕〔星海纪元:我的细〕〔三国:我袁术不做〕〔娱乐第一天王〕〔史上最强太子〕〔星武耀〕〔我真没想当渣男啊〕〔天价片酬,我反手〕〔我七个姐姐国色天〕〔捡个王爷来种田〕〔爹地给力妈咪又怀〕〔星际争霸之崛起的〕〔苟在大明我被朱元〕〔吾妻上将军〕〔玄门第一仙
冰瞬      小说目录      搜索
赵氏虎子 第681章:李嫣(二)
    隔日,应那位周夫人的邀请,李嫣再次乘坐马车来到了都尉周府。

    与前几日相比,今日她的心情愈发复杂,毕竟就在昨日,她父亲李郡守已经应允了那位周都尉的上门提亲,换而言之,她一只脚已经迈入了都尉周府,待等成婚之事过后,她便会正式成为那位周都尉的妻子。

    按理来说,此时她已经静静呆在家中为婚事做准备,奈何她日后的正房姐姐‘静姐姐’、或者‘静夫人’,却再一次地邀她过府一叙。

    倘若说上回是为了考核她,那么这回呢?

    『……不会是与我商量婚事吧?』

    涉世不深的李嫣,内心不禁有些紧张。

    仔细想想,这倒也并非没有可能,毕竟据传闻所说,周都尉与静夫人乃是南阳郡的同乡近邻,自幼相识,两家早早就定下了婚事,然而十几年前南阳郡的兵祸,却使得两家长辈皆不幸遇害,唯独周都尉带着静夫人侥幸逃过一劫,逃到他颍川郡的昆阳县落脚。

    据说这两位比她年长不了几岁,与她商议婚事,倒也不是没有可能。

    只是……

    『按理来说不应该与我爹我娘他们商量么?』

    李小姐胡思乱想道。

    不多时,马车便抵达了都尉周府的府门前。

    与上回一样,这次府门前也站着青儿、瑶儿那两名静夫人的侍女,等待着她的到来。

    待李嫣在一名随行侍女的帮助下下了马车之后,那两名侍女立刻就迎上前来,向她行礼问候:“李小姐。”

    “嗯。……又要有劳两位了。”

    李嫣礼貌地回应。

    青儿与瑶儿对视一眼,也没多说什么,领着李嫣与随行的一名侍女往府内走,至于主仆二人来时的马车,自有都尉周府的人会看守。

    片刻后,李嫣便在青儿与瑶儿的带领下,来到了北屋的正堂,见到正坐在堂内的静女。

    “静姐姐。”

    李嫣率先行礼问候。

    “妹妹来了?”

    静女站起身来,上前挽住李嫣的手,一边寒暄一边将前者领入偏屋说话,同时吩咐侍女们奉上香茶。

    “馨儿姐姐不在么?”

    因没瞧见馨宫女,李嫣好奇地问道。

    静女微笑着回答道:“她在公主那边……”

    “哦……”

    李嫣的神色稍稍变化了一下,不再多问。

    她知道,那位深受当今天子宠爱的祥瑞公主,此刻就住在这座府邸的东边小院里。

    她还知道,那位公主的母亲、邺城侯夫人,亦十分希望能撮合自家女儿与周都尉的喜事,是故才任由女儿跟着周都尉再次来到了他许昌。

    有一说一,她感觉那位邺城侯夫人的做法有点……不合适,但一想到她父亲李郡守的做法,她也没有颜面去说人家什么。

    毕竟她也明白,她父亲李郡守希望她赶在那位公主之前嫁入周府,免得夜长梦多。

    片刻后,茶水奉上,静女屏退左右,与李嫣单独在偏屋内闲聊,聊了一些不打紧的话题,这让李嫣着实有些不解:这位姐姐究竟找他来做什么了?

    就在这时,房门外传来了笃笃笃的叩门声,还未等李嫣反应过来,她便听到了一个声音:“静儿,你与李小姐在屋内么?”

    『周都尉?』

    辨认出来人声音的李嫣,脸上当即就露出了几分惊慌之色,旋即俏脸通红。

    因为来人不是别人,正是她日后的夫婿。

    『周都尉怎么会……』

    她惊慌失措地看向静女,却见静女微笑着朝她压压手,示意她莫要惊慌,旋即,这位夫人起身打开了房门。

    当即,一个戴着半块面具的男人迈步走入了屋内。

    心中不安的李嫣腾地就站了起来,背靠着桌子,面红耳赤地看着那名好似正在打量她的男子,在片刻的慌张后,连忙低下头行礼道:“周都尉……”

    来人正是赵虞,只见他与静女交换了一个深色,旋即笑着走向桌子,期间口中说道:“抱歉,吓到你了吧?”

    “倒……倒也不是……”

    李嫣勉强露出不失礼仪的笑容。

    说真的,她确实被突然出现的这位周都尉给吓到了,虽说二人已定了亲,但她完全没想过会在这时候见到这位日后的夫婿,对此丝毫没有心理准备。

    “坐下说吧。”

    “嗯……多谢周都尉。”

    “莫要拘束。”看着明显露出紧张之色的李嫣,赵虞看了一眼已关上房门朝他们走来的静女,旋即轻笑着对李嫣说道:“是这样的,李小姐,我呢,前两日与你静姐姐商量了一下,我二人自然是欢迎李小姐成为我等的家人,但同时我也希望李小姐并非是受父母之命所迫,是故你静姐姐才请你前来做客,想听听你自己的看法……”

    『原来如此。』

    李嫣恍然大悟,她就感觉上回周夫人与馨儿夫人其实并没有考核她的意思,只是亲和地询问了她一些事,原来那次并非考核,而是想看看她的想法。

    逐渐冷静下来的她颔首感谢道:“多谢周都尉与静姐姐如此为我着想,此次两家的亲事,虽……虽是家父力主,但……但我亦……亦不……”

    最后几个字,轻若蚊音,别说静女,就连赵虞也没听清,不过看着这位李小姐满脸羞红的模样,大概意思倒也不难猜测。

    “那就好。”

    赵虞笑着接过了话茬:“周某也不希望唐突佳人。”

    “什、什么佳人的,周都尉过奖了,小女子蒲柳之姿,哪里及地上静姐姐……”面红耳赤的李小姐心砰砰直跳。

    见此,赵虞也不再扯别的,咳嗽一声,将话题引向了自己此番前来的目的:“承蒙李小姐垂青,周某颇感荣幸,但在此之前,周某还有件事要与李小姐说……”

    “周都尉请讲。”

    可能是感觉到了什么,李嫣下意识地坐直了身体。

    她觉得,或许这次才是考验。

    然而再次出乎她意料的是,眼前这位周都尉却与她说起了火伤的事:“……李小姐应该知道吧,周某曾经受过火伤?”

    “……嗯。”李嫣点点头,旋即好似想到了什么,低着头说道:“听静姐姐前几日所说,周都尉的火伤似乎快痊愈了?”

    “是的。”赵虞笑着点点头道:“大概是周某以往未曾做过什么伤天害理的事,是故上天见怜,使我的火伤得以愈合,只不过,外边依旧传地沸沸扬扬,这让周某有些顾虑,担心李小姐会被流言蜚语所困扰。”

    从旁,静女亦微笑着说道:“妹妹乃李郡守的千金,才貌双全,不知受多少男人惦记,如今妹妹即将嫁入我家,那些人必然会传出些不好听的,夫君与我早就习以为常了,就担心妹妹抵不住那些流言蜚语,受其困扰。”

    李嫣心中恍然,平静地说道:“请周都尉与静姐姐放心,我并不在意那些流言蜚语。”

    说这话时,她心中不禁有些纳闷:这颍川,还有人敢说面前这位周都尉的坏话?

    据她所知,眼前这位周都尉是十分强势的……

    而就在这时,只见赵虞与静女对视一眼,旋即笑着对李嫣说道:“那就最好了。既然如此……”

    说着,他抬手伸向脸上的面具。

    『他这是……要给我看他真实的容貌么?』

    注意到这事的李嫣哪还顾得上胡思乱想,下意识地微睁双目,目不转睛看着赵虞的脸,同时心中砰砰直跳。

    这次倒不是因为害羞或者动情,她只是十分紧张罢了。

    毕竟有关于这位周都尉的‘火伤’,外边曾传得沸沸扬扬,她又岂会不知?

    说难听点,若不是外面的流言传地太过于惊悚,她父亲又岂会等到今日才开始撮合她与眼前这位周都尉的婚事?周都尉在两年前就已经是他颍川郡的都尉了!

    『冷静、冷静,李嫣,纵使……亦千万不可露出丝毫的嫌弃……』

    她下意识地屏住呼吸,等待着即将面对的冲击。

    她暗自告诉自己,就算这位周都尉脸上的火伤再吓人,也千万不可露出丝毫的嫌弃或者厌恶,否则……她这辈子就完了。

    就在她万分紧张之际,赵虞缓缓摘下了脸上那半块虎纹面具,将面具放在桌旁的一角,将真实的面容展现了那位李小姐面前。

    『冷静、冷……诶?』

    原本还等着面对某种冲击的李小姐,惊愕地红唇微启。

    她还以为这位周都尉脸上的火伤会有多吓人呢,这不是好好的么?

    这……痊愈地有点过了吧?怎么连个疤都没留下?

    这位周都尉,真的受过火伤么?

    惊愕之余,李小姐忍不住抬起手,用食指与中指轻轻抚上面前那位周都尉的脸,从额角轻轻划至脸庞……

    “咳。”

    从旁的静女忽然轻咳一声。

    李小姐顿时惊醒,她这才意识到自己在做什么,腾地面庞通红,赶紧将手抽了回来,右手捏着衣角满脸尴尬,旋即低下了头。

    『我这是在做什么啊……』

    此刻的她,心中万分羞涩。

    当着人家正房夫人的面,居然伸手去抚摸一名男子的脸,虽说这位男子是她日后的夫婿,也算不得外人,但她终归还未过门,哪能做出这种轻佻的举动?

    况且,还是当着正房夫人的面。

    “对不住,周都尉,静姐姐,我……”

    她慌慌张张地道歉,全然没有平日里的冷静。

    “别在意。”

    赵虞微笑着宽慰道:“好奇之心,人皆有之嘛。”

    从旁,静女也仿佛带着几分深意宽慰道:“妹妹若是好奇,日后有的是机会,不必急于一时。”

    虽然这位正房姐姐的话让人感到莫名的害羞,但眼见这两位并没有责怪她方才的无礼举动,李嫣亦是松了口气。

    松口气之余,她忍着羞涩偷偷打量眼前那位周都尉的面貌,对方那英俊的面容,让她颇有种路拾千金的侥幸感她本以为这位周都尉的火伤会十分吓人呢,没想到完全出乎她的意料。

    她从未想过,这位传闻中毁了容貌的周都尉,其实居然长着如此好看的一张脸……

    只是……

    那真的是火伤痊愈么?

    李小姐的眼眸中,闪过几丝惊疑。

    这世上经受过火伤的人可不少,但她从未听说过能痊愈到这种程度的……

    还是说,这位周都尉其实并没有受过火伤?

    倘若如此,为何要假称受过火伤呢?

    她惊疑不定的神色,自然也落到了赵虞与静女的眼中。

    就在这时,赵虞忽然开口道:“我知道,对于周某脸上的火伤一事,李小姐此刻心中必然有诸般的惊疑,我亦不否认,这其中确实有一些隐情。……其中隐情,周某日后定会详细告诉李小姐,却不知李小姐能否替我隐瞒?”

    “隐瞒?”李小姐惊讶又困惑地看向赵虞。

    “是的。”赵虞微笑说道:“因为某些原因,这件事暂时不宜泄漏,否则,周某会有一些麻烦。……拜托了,李小姐。”

    “……”

    看着面前这位即将成为自己夫婿的男子,李小姐心中确有诸般困惑。

    她咬了咬嘴唇,轻声说道:“周都尉的意思是,连家父、家母……也不能透露吗?”

    “最好是这样。”赵虞点点头,但旋即又解释道:“请李小姐放心,周某这么做并没有什么企图,只是为了自保而已。”

    “自保?”

    “是的。”赵虞点点头,没有再做解释。

    见赵虞没有再做解释,李嫣略有些失望,她思忖了一下,又轻声问道:“那……为何周都尉却要告诉我?”

    “因为妹妹迟早会知道的。”静女在旁笑着说道:“日后妹妹与夫君行房事,总不能次次都吹熄了灯吧?再者,妹妹既然嫁入我周家,那就是家人,夫君也不希望蒙骗家人……只不过,这件事背后确实有些隐情,暂时不宜泄漏,还请妹妹见谅。”

    李嫣微微咬了下嘴唇,小声问道:“静姐姐……知道么?”

    静女微微一笑,意有所指地说道:“姐姐我十岁时就跟了夫君呢……”

    “那……那位馨儿姐姐呢?”李小姐又问道。

    静女莫名地笑了一下:“她比你早,自然也见过夫君的容貌,不过,她也不知其中缘由。……待日后时机合适,夫君会告诉你们的。”

    “哦……”

    李小姐微微点了点头,旋即抬头看了一眼赵虞,点头道:“我知道了。我会替周都尉隐瞒的……”

    “是替夫君。”静女在旁的纠正,令李小姐俏脸微红,但却没有纠正。

    当日,李嫣再次于都尉周府用了午饭,旋即乘坐着来时的马车,返回了郡守府。

    在返回自家的途中,她仍有些心绪不定。

    她也不知该如何评价自己日后的夫婿其实并没有受过火伤,这当然是一件高兴的事,但这件事的背后,却似乎隐藏着什么秘密。

    这秘密是什么呢?

    她亦想不通。

    而与此同时,赵虞与静女则回到了前者的书房。

    只见静女坐到赵虞的膝上,搂着他平静说道:“……接下来,就看她能不能守住秘密了。”

    “是不是有点卑鄙?”赵虞挑了挑眉:“先定下婚事,再让她知道真相,她根本没选择嘛……”

    “这不是没办法嘛。”静女搂着赵虞的脖子无奈说道:“少主总不能驳了李郡守的面子嘛……”

    “这倒也是。”

    赵虞微微点了点头。

    不得不说,向那位李小姐展现真实的面容,这确实是一件比较险的事,毕竟那位李小姐擅长琴棋书画,万一她将他真实的容貌画出来给李郡守看,那就不妙了。

    毕竟他赵虞与朝廷通缉的要犯‘赵伯虎’,那可是至少有七八分想象的,哪怕那位李小姐画得并不很像,也无法保证就不会引起他人的怀疑。

    虽然赵虞也想好了一些对策,但总得来说,这件事依旧十分凶险,搞不好他就得投奔身在江东的兄长赵寅去了。

    而反过来说,倘若那位李小姐愿意替他隐瞒,那么凭着其父李郡守与他的翁婿之情,他在颍川郡就愈发安稳了,哪怕称之为一手遮天也不为过。

    『看她做什么选择吧。』

    赵虞心下暗暗想到。

    他并不担心这件事会传出去,因为郡守府内也有不少他的眼线,万一出现了什么变故,他也来得及去补救,比如说,软禁李郡守一家,甚至……

    毫不夸张地说,他其实早就把那位李郡守给架空了,只不过迄今为止,双方并未产生什么矛盾,因此赵虞也没做什么多余的事。

    一刻时后,李嫣心事重重地回到了郡守府。

    与前几日一样,李郡守得知女儿归来,立刻就将她招到跟前,询问道:“今日那位周夫人请你过府,所为何事?”

    李小姐定了定神,恭敬说道:“回父亲的话,今日周夫人请女儿过府,主要是……是让女儿亲眼看看周都尉的……火伤愈合后的模样,免得女儿疑神疑鬼。”

    听到这话,蔡氏在旁连忙问道:“怎样?他的脸……”

    “呃……”

    李小姐回忆着那位周都尉完好无损甚至堪称英俊的面孔,低着头小声说道:“略……略留下了些痕迹,但……但并不吓人……”

    “那就好,那就好。”

    不止蔡氏,就连李郡守与王氏也是松了口气。

    见此,李小姐赶忙以‘倦了’作为借口,回到了自己的屋内。

    此刻的她,心中砰砰直跳。

    她长这么大,这还是头一回对父母撒谎,而且还是为了一个男人……

    虽说那个男人不久之后即将成为她的夫婿。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热门小说: 〔误入歧途苏玥〕〔秦云萧淑妃〕〔幸福人生护士苏钥〕〔无限辉煌图卷〕〔神医豪婿林漠许半〕〔猎谍〕〔我只是外门弟子〕〔龙宸〕〔舒听澜卓禹安叫什〕〔偷香(杨羽)〕〔我什么时候无敌了〕〔超神学院:开局穿〕〔恃宠〕〔玉如墨谢怀瑾彭今〕〔明日星程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