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刚更新: 〔霍司爵温翔翔〕〔虎夫〕〔惊!清贫校草是孩〕〔假千金和真公子HE〕〔超能交易所〕〔斗罗渣男榜,开局〕〔星海纪元:我的细〕〔三国:我袁术不做〕〔娱乐第一天王〕〔史上最强太子〕〔星武耀〕〔我真没想当渣男啊〕〔天价片酬,我反手〕〔我七个姐姐国色天〕〔捡个王爷来种田〕〔爹地给力妈咪又怀〕〔星际争霸之崛起的〕〔苟在大明我被朱元〕〔吾妻上将军〕〔玄门第一仙
冰瞬      小说目录      搜索
赵氏虎子 第683章:再会李勤
    临近六月中旬的某日,邺城侯二公子李勤带着一干卫士,带着母亲邺城侯夫人托他带给自家妹妹的吃用之物,悄然抵达了许昌。

    从东城门进了许昌城后,李勤一行人就近找了一处茶摊,歇息了片刻。

    自然而然,他立刻便听说了近段时间那则在城内穿得沸沸扬扬的消息,即颍川都尉周虎与李郡守千金的婚事,这让他微微皱了皱眉。

    他迅速与茶摊的摊主结了账,带着众人前往都尉周府。

    而此时,赵虞也已得知了李勤众人抵达许昌的消息,正与何顺几人站在自家府邸的门口,等着李勤的到来。

    不多时,李勤果然来到了都尉周府,有些惊讶地瞧见了站在府外的赵虞。

    “贤弟。”

    “仲勉兄。”

    赵虞上前相迎,与李勤相互见礼,旋即将后者请入了府内的书房。

    至于李勤的随从,自有何顺接待。

    “公子请用茶。”

    片刻后,在赵虞的书房内,府内的下仆恭敬地向李勤奉上了茶水,旋即躬身而退。

    李勤面带笑容点着头,看着那名下仆离开书房,旋即这才转头看向赵虞,与后者有的没的聊了起来。

    约莫聊了半柱香工夫,李勤见时候也差不多,遂故作不经意地提起了他进城时所打听到的那则消息:“贤弟,话说我方才进城时,意外打听到一件事,即贤弟与那位李郡守千金的婚事……”

    说到这里,他缄口不言,等着看赵虞的反应,或者说等着后者的解释。

    说实话,他此刻心中是有些不渝的,毕竟他母亲邺城侯夫人,在半个月前才将女儿托付给眼前这位周贤弟,其中深意,当时在场众人都明白,可没想到,这位周贤弟回到许昌,便与颍川郡守李旻的女儿定了亲,这让李勤如何能接受?

    “仲勉兄已经听说了么?”

    赵虞的语气中透露着几许尴尬。

    他向李勤解释道:“仲勉兄息怒,这件事说来话长。……那日我率军回到许昌,向李郡守复命,李郡守先是询问了那次平叛的经过,然后又询问了公主的事,最后便留我在他府上用饭,还唤出了他女儿李小姐与我相见……”

    他顿了顿,带着几许尴尬对李勤说道:“李郡守以往待我不薄,我亦甚为敬重,实在是不敢推辞他的美意,于是就……”

    “唔。”

    李勤微微点了点头。

    虽然他心中却是有些不渝,但设身处地地想想,即便换做是他,他也很难拒绝李郡守的美意那样做既是对李小姐的羞辱,亦是狠狠驳了李郡守的脸面,只要是正常人一般都不会那么做。

    『老家伙挺精明啊……』

    李勤暗自腹诽着那位李郡守。

    他猜测,肯定是他母亲邺城侯夫人让女儿跟随眼前这位贤弟回来颍川郡的事,引起了那位李郡守的警惕,促使对方做出了这个决定。

    当然,腹诽归腹诽,李勤倒也能理解那位李郡守毕竟那位李郡守也只是想给自己女儿找一个如意郎君罢了,就像他李勤的母亲邺城侯夫人那样。

    与其说李勤是不满这桩婚事,还不如说他是担心这桩婚事会对他妹妹祥瑞公主造成什么影响。

    想到这里,他故意对赵虞说道:“贤弟不想拂了李郡守的美意,愚兄可以理解,不过,家母将祥瑞托付于贤弟……”

    “这个……”

    赵虞故作迟疑,半晌后摇摇头说道:“这事,暂时恐怕不好办。”

    说着,他不等李勤做出反应,自顾自又说道:“上回在贵府做客的那几日,薛大哥曾与我交谈了一番……”

    李勤微微皱了皱眉,问道:“薛将军说了什么么?”

    见李勤似乎有所误会,赵虞摆摆手笑道:“仲勉兄误会了,薛大哥那次虽然是受老大人之命陪同我一同拜访贵府,但对于我的事,他其实并不想干涉……他只是与我谈了谈公主的事。”

    “哦?”李勤有些惊讶、有些好奇地问道:“不知薛将军说了什么?”

    只见赵虞瞥了一眼书房的门口,压低声音说道:“薛大哥亦知晓公主在宫内的情况,因此劝我静候时机,等到‘某一位’过世了,公主的问题,自然就不是问题了……”

    李勤当然听得懂赵虞口中的‘某一位’指的是谁,闻言骇然地睁大了眼睛,带着几分惊喜与意外说道:“薛将军居然……这么说?”

    他还以为那位薛将军也极力反对呢。

    瞧见李勤的反应,赵虞连忙摆手说道:“我方才可什么都没说。……当然,薛大哥也什么都没有说。”

    “我懂、我懂。”

    李勤再次听懂了暗示,笑着点了点头。

    不得不说,此刻的他心中有些惊喜。

    此前他以为他母亲邺城侯夫人想要撮合女儿与眼前这位贤弟的事,必然会遭到陈太师与陈门五虎的抵制与阻遏,谁曾想,陈门五虎之二的薛敖根本就不在乎这件事,甚至还给他的小义弟周虎出谋划策,这可真是大大出乎了李勤的意料。

    当然李勤也明白,那位薛将军根本不是看在他们邺城侯府的面子上,而是看在眼前这位周贤弟的面子上人家才是义兄弟。

    照这么想,或许陈门五虎并不是自家妹妹这件事的阻力,唯一的阻力只在于当今天子至于陈太师,就像薛敖所建议的那样,只要某一位不在了,朝中再无人关注祥瑞公主的事,陈太师也未必会再做坚持。

    『或许可以先确定关系……』

    瞥了一眼眼前那位周贤弟,李勤心下暗暗想到。

    但这件事可大可小,他也不敢擅做主张,他决定待会立刻就派人连夜返回邺城,请示父亲与母亲定夺此事。

    快得话,八到十日就能来回了,应该能赶在陈太师前来颍川郡之前。

    此时的他,已从赵虞口中得知陈太师过些时日或会前来许昌,代义子周虎与李郡守商议两个晚辈的成婚吉日事宜。

    因此他必须赶在陈太师到来之前敲定此事,否则,或许会被陈太师瞧出来。

    想到这里,他站起身来,笑着说道:“贤弟,愚兄先去看看祥瑞,待晚上再与贤弟好好叙一叙。”

    赵虞隐约也猜到了李勤的想法,装作毫无察觉的模样,站起身带着几许微妙的口吻提醒李勤道:“公主亦得知了此事,这两日……似乎不大高兴的样子。”

    说着,他便将馨宫女的事告诉了李勤。

    还别说,公主的反应果然被馨宫女料中,当得知馨宫女将会在李小姐之前嫁入这座府邸后,那位公主果然受到了某种刺激,非但将馨宫女赶出了东边小苑,近两日还吵吵嚷嚷地要回黑虎山去。

    然而没有赵虞点头允许,哪怕是公主身边的宫卫高木等人,也不会任由这位公主任性啊。

    于是乎,被变相禁足的公主这几日脾气很大,赵虞正寻思着抽空去教训一回反正邺城侯夫人已经将那个蠢公主托付给了他,他出手教训那位公主也算名正言顺。

    “哦?”

    听到这话的李勤,似笑非笑地看了一眼赵虞。

    不过他心中并无懊恼,反而有点高兴这岂非证明,他妹妹祥瑞对这位周都尉其实亦有某种想法么?

    还回黑虎山看望部下……

    李勤才不信呢。

    “我会当心的。”李勤笑着点了点头。

    告别了赵虞,李勤在府上下仆的指引下,前往妹妹祥瑞公主居住的东边小苑。

    还别说,祥瑞公主这几日确实心情很不佳,哪怕见到了亲二哥,也没什么好脸色,气呼呼地就对李勤说道:“二兄,本宫要回邺城!你带本宫回邺城!”

    然而李勤哪会答应?

    这个时候带妹妹回邺城?他母亲邺城侯夫人第一个饶不了他!

    他笑着说道:“怎么了,祥瑞,周贤弟惹你生气了?”

    他一边与自家妹妹打招呼,一边打量妹妹身边的众人。

    果然,馨宫女不在其中,显然是被任性的妹妹给赶走了。

    听到李勤的话,祥瑞公主气呼呼地开始抱怨:“亏我娘还叫他好好照顾本宫,他转头就娶了人家女儿……李郡守的千金,好了不起……哼!”

    在旁,宁娘抿着嘴强忍着笑。

    她可不敢笑,谁知道恼羞成怒的公主会不会把她也赶走前几日,可怜的馨儿姐姐,就因为被公主迁怒而被赶出了这小苑,着实冤枉。

    紧接着,公主又抱怨了一大通,看着她那气鼓鼓的模样,不止宁娘在旁看了偷笑,就连李勤亦险些笑出声来。

    这也难怪,毕竟在他看来,他妹妹的想法实在是太容易懂了,几乎完全就是写在了脸上。

    怀着逗一逗自家妹妹的想法,李勤故意说道:“祥瑞,周都尉迎娶李郡守的女儿,这跟他答应母亲照顾你有什么关系?莫非……”

    果不其然,祥瑞公主的面色一下子就变得十分精彩,恼羞成怒地唤入高木,将李勤这位自家二兄也给赶了出去。

    可怜李勤数百里迢迢给妹妹带来吃用之物,结果在妹妹这边连一口茶都没喝到,就被赶了出去。

    作为兄长,居然被妹妹赶了出来,这让李勤一脸呆懵。

    『……还以为祥瑞在周都尉这边会有所改变呢,这不是还跟以前一样嘛……』

    摇了摇头,李勤苦笑着走出了小苑。

    他由衷觉得,似这等不听话的妹妹,还是赶紧嫁出去为妙,让那位周贤弟去收拾她。

    苦笑之余,李勤来到了府内的西苑,在西苑的客房稍作歇息。

    期间,他亲笔写了一封信,命随行的心腹连夜返回邺城,交予他父亲邺城侯与母亲邺城侯夫人。

    晚上,赵虞设宴款待了李勤,祥瑞公主与众人赌气,躲在东边小苑不出面,赵虞与李勤也任由她去。

    待晚宴过后,赵虞将李勤请到了他的书房。

    他自是有些事要从李勤的口中得到证实,并且,相信李勤也有话要告诉他。

    “贤弟,下午你可害苦我了。”

    待奉茶的下仆离开之后,李勤将自己被妹妹祥瑞赶出东边小苑的糗事作为了开场白:“愚兄原以为祥瑞只是寻常的不高兴,想不到她竟如此在意……”

    “哦?”

    赵虞闻言眼眉一挑。

    他自然明白李勤故意点明此事的目的,但这并不妨碍他与李勤开个玩笑:“我以为是仲勉兄想逗一逗公主,却不慎将其惹恼……”

    下午的事,宁娘早就偷偷给他禀告过了。

    “哈哈。”

    被赵虞揭穿的李勤也不尴尬,哈哈大笑几声,旋即颇有深意地对赵虞说道:“贤弟这话说的,愚兄也只是想试探试探祥瑞的想法嘛,如今看来,祥瑞对贤弟果真是有一些……想法,否则她不至于如此恼怒。”

    “呵呵……”

    赵虞转着手中的茶盏干笑了两声。

    类似李勤的话,他早几日就从馨宫女口中听说过了,其实他也有点纳闷,那位烦人的公主怎么就看中了他呢?是因为他救了她?亦或是他曾经揍了她一顿?

    当然,这不是他此番请李勤前来书房说话的目的,因此他轻笑两声,不动声色地岔开了话题:“仲勉兄来时,伯父伯母,还有伯承兄,可好?”

    “俱安。”

    李勤笑着点了点头,意有所指地说道:“贤弟带着祥瑞返回颍川的隔日,兄长便奉家母之命去了邯郸……我也不瞒贤弟,家母希望能借上次祥瑞遇袭的因由,使祥瑞能脱离皇宫那是非之地。”

    “这怕是不容易吧?”赵虞顺着李勤的话说道。

    “唔。”李勤皱着眉微微点了点头:“但终归是一次机会……”

    见此,赵虞心下转过几个念头,不动声色地问道:“方才仲勉兄所言,这是伯母的意思?那伯父他……不知伯父对此是个看法?”

    “家父?”李勤不解地看了一眼赵虞,解释道:“家父自然也是赞同的。”

    『赞同……么?』

    赵虞心下暗暗思忖了一下。

    曾几何时,他感觉那位邺城侯性格十分懦弱,直到他辞别邺城侯一家的那一刻,他才感觉到不对劲,但究竟如何,他还得设法从李勤的口中得到证实。

    微微思忖了片刻后,他故作迟疑地问李勤道:“仲勉兄,有句话我不知当讲不当讲……”

    “贤弟直言无妨。”

    “伯父……他与公主不亲么?”赵虞故作不解地问道。

    “唔?”李勤听得一愣,微微皱眉说道:“贤弟何出此言?”

    赵虞遂解释道:“是这样的……当初公主在我颍川险些被太子与三皇子的人设计所害,我曾以为伯父会立刻赶到昆阳将公主接走,没想到最后来的却是伯承兄。……去邯郸的事亦是如此,我不明白,为何是伯承兄出面,而不是伯父……”

    “哦。”

    李勤闻言释然,在点点头笑着解释道:“贤弟误会了,家父绝非与舍妹不亲,只是家父不宜出面而已。……贤弟或许不知,当初祥瑞被接入宫内时那会儿还好,可随着祥瑞逐渐长大、懂事,东宫与三皇叔,就逐渐对家父抱持警惕,其中原因,贤弟大致可以猜测到。”

    “担心伯父‘父凭女贵’,博得了陛下的欢心?”赵虞故意把话给挑明了。

    见此,李勤愣了一下,不过倒也没在意,微微点了点头:“……应该是有这方面的顾虑。”

    “这……有必要么?”赵虞故作不知地说道:“事关皇位,就算公主再怎么受宠,也不至于到那种地步吧?就像上回公主险些遇害,邯郸那两位殿下不也仅仅只是被陛下狠狠训斥了一番?”

    “话是这样没错,可谁知道那两位怎么想呢?”李勤轻哼一声,淡淡说道:“他们只见到陛下宠爱祥瑞,因此便将祥瑞视为眼中钉、肉中刺……”

    “十几年来皆是如此?”赵虞故意挑拨道。

    李勤沉默了一下,旋即皱着眉点了点头。

    “这样啊……”赵虞故作若有所思,旋即感慨道:“幸亏我不是生在王室……”

    “呵。”

    李勤闻言微微一笑,亦由衷地感慨道:“是啊,生在王室,未必是一件好事……想家父,家父亦是皇子之一,可这些年来,还不是处处小心谨慎,可即便如此,仍避不开飞来横祸……”

    『……果然邺城侯是有意为之么?却不知其目的……』

    赵虞思忖了一下,旋即压低声音对李勤说道:“伯父就没有想想办法么?比如投靠东宫,打消东宫对伯父的怀疑?”

    李勤苦笑着摇头道:“事情哪有贤弟说得那么简单……只要祥瑞还受到陛下的宠爱,东宫又哪会轻易打消怀疑?”

    赵虞故作不知地说道:“即便如此,东宫也不至于处处针对伯父呀,除非他希望将伯父推到三皇子那边……”

    “用三皇叔来制衡东宫么?”李勤轻笑道:“贤弟的想法是不错,可惜在这件事上,东宫与三皇叔是一致的,贤弟或许不知,据愚兄所知,那两位私下或许有什么约定,先解决其余对手,然后再争个高下……”

    “哪怕伯父投奔其中一方?”赵虞故意问道。

    “呵呵。”李勤笑了两声,感慨道:“或许对那两位来说,家父亦是其中一个威胁……”

    『原来如此……』

    赵虞暗自点了点头,旋即在略一思忖后,故意说道:“那……就没有可制衡东宫与三皇子的第三位皇子么?据我所知,伯父排行第六,在他之前,除东宫与三皇子,应该还有三位殿下吧?伯父能否与这三位联手,求一个自保呢?……倘若有第三股势力,东宫与三皇子或会收敛一些了吧?”

    “有就好了……”李勤哂笑着摇了摇头。

    看着他不以为然的神态,赵虞硬生生将即将脱口而出的一句话又咽回了肚子。

    因为他知道,时机还不合适。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热门小说: 〔误入歧途苏玥〕〔秦云萧淑妃〕〔幸福人生护士苏钥〕〔无限辉煌图卷〕〔神医豪婿林漠许半〕〔猎谍〕〔我只是外门弟子〕〔龙宸〕〔舒听澜卓禹安叫什〕〔偷香(杨羽)〕〔我什么时候无敌了〕〔超神学院:开局穿〕〔恃宠〕〔玉如墨谢怀瑾彭今〕〔明日星程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