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刚更新: 〔轻狂小毒妃〕〔长白山异闻录之天〕〔我只是个平平无奇〕〔全球进入大洪水时〕〔她真的是白骨精〕〔洪荒:真地仙之祖〕〔全职法师之从亡灵〕〔重生之矿业巨头〕〔超凡数据化:无限〕〔在第四天灾中幸存〕〔恐怖复苏〕〔修仙!我的增益状〕〔传奇再现〕〔科学家闯汉末〕〔神秘复苏〕〔苍茫之樗公传〕〔重返之2004〕〔我打造了神话模板〕〔重生年代之手里有〕〔快穿:宿主她危险
冰瞬      小说目录      搜索
赵氏虎子 第686章:泰山五贼
    『ps:昨天的。』

    ————以下正————

    七月初,一封由邹赞代笔的书信,送至了山东临淄,送到了率两万太师军驻军在此的章靖手中。

    『哦?那周虎准备迎娶李郡守的女儿为平妻么?』

    在拆开书信观阅之后,章靖稍稍有些惊讶。

    在陈门五虎中,与赵虞关系最亲近的乃是老二薛敖,毕竟二人的相处时间最长,且有过两次合作的经历;其次是老五王谡,当初王谡驻军在陈留郡时,曾代陈留郡向颍川郡借粮,甚至借助了与赵虞的关系,后来在赵虞的鼎力相助下,这位年纪比赵虞大不了几岁的后将军,自然而然也就与赵虞熟络起来。

    再然后则是老大邹赞。

    作为太师军实际上的领军人物,邹赞同样也欣赏赵虞的才能,但由于他是陈门五虎的长兄,且性格持重,因此他对赵虞倒也没有什么特殊的照顾——就像对待其他兄弟那样,一视同仁。

    再考虑到邹赞与薛敖‘明面上’不合,且薛敖时常挑唆赵虞,要赵虞叫他‘薛大哥’,看似要挤掉邹赞这个长兄,这些都让邹赞十分无语。

    总而言之,赵虞给邹赞的印象就是一个‘被薛老二蛊惑的小阿弟’,虽因为义兄弟亦爱屋及乌,但性格注定他不会表现在脸上——这是他与薛敖性格上的不同。

    至于章靖,别看他是赵虞第一个碰上的陈门五虎,但二人却几乎没有私交,论关系,也就只比赵虞从未谋面的‘老四韩晫’略微好上那么一些罢了。

    因此今日在收到邹赞的书信,得知这位‘六弟’即将迎娶颍川郡守李旻庶出的女儿为平妻时,章靖虽感到惊奇,但也仅此而已。

    相比之下,他义父陈太师借邹赞之口命他尽快剿清泰山贼的敦促,则更加让他感到头疼。

    泰山贼……

    将义兄的书信收入怀中,章靖缓缓走至窗口,负背双手,皱着眉头看着屋外的景致。

    如今的他,暂时居住在临淄城内一户姓田豪绅的别府里。

    这户田姓豪绅,不用问也知道此前与江东义师走得挺近——这一点江东义师与前几年的其他几路义师不同,他们也重视拉拢与地方士绅势力的关系,并不会无缘无故就夺人田屋、夺人家产,甚至将其赶尽杀绝。

    当然,倘若有人不识相,不肯归顺‘义师’,那么江东义师也不会过于仁慈。

    正因为如此,当年江东义师占据山东后,山东的士绅势力迅速归顺,以主动献出一部分家产资助义师的方式,换取了江东义师庇护他们的保证,虽然损失了些钱,但至少躲过了家破人亡的危险,也算是不幸中的大幸。

    后来江东义师被陈太师击溃,退出山东,山东的这些豪绅世族,又迅速倒向晋国,哭求宽恕。

    当时陈太师向这些人提出了一个条件,他要求这些地方豪绅世族无条件支持朝廷恢复对山东的统治,同时捐赠一些钱粮供他继续进兵东义师。

    老太师的条件,这些山东士绅纷纷答应,因此陈太师便代表朝廷宽恕了这些人此前的罪行。

    没办法,当时倒向江东义师的山东豪绅实在太多了,倘若要一个个严惩,估计山东的这些豪绅要除掉至少七成,这肯定会出乱子的,因此陈太师两相其害取其轻,虽看似向这些人索要了一些钱粮作为军用,实则是放过了他们。

    但即便得到了陈太师的宽恕,这些山东乡绅依旧心中惶惶,希望得到更多的保障,因此当章靖率领两万太师军入驻临淄后,临淄城一带的豪绅世家纷纷不遗余力地想要讨好这位章将军,其中就有方才提过的那位田姓豪绅——其实他最初是想那座府邸赠予章靖的,希望换取一份保障,可章靖是什么人,哪有可能被钱财收买?因此最后相赠府邸就变成了供章靖暂住。

    不得不说,山东多殷富乡绅,章靖如今所暂住的这座府邸,就未必会比他自家的府邸逊色,但此刻的章靖却无心欣赏书房窗外的景致,眼眸中的神色,略显有些失焦。

    原因无他,只因为那伙泰山贼,比他原本以为的更狡猾、更棘手,以至于让章靖有点茫然——对面,真的只是一伙贼寇么?

    不可否认,这位堂堂章将军也有攻敌不克的经历,甚至还战败过,远的不说,就说今年三月份之前,他与四弟韩晫就还在沛郡,隔着微山湖与江东义师的一支偏军死磕。

    那支偏军的主帅,正是如今他四弟韩晫正在追剿的赵氏漏网之鱼——赵伯虎。

    而前江夏义师渠帅陈勖,当时便担任此人的副将。

    那一场战役——姑且称作微山湖战役,他与韩晫就没能克敌制胜,最后还是靠着邹赞、薛敖两位兄长的援军,对那支义师展开前后夹击,这才让他与韩晫一同攻过了微山湖,占领了彭郡。

    问题是,当时那是什么对手?现在又是什么对手?

    那赵伯虎是‘江东义师智囊’、‘公羊先生’唯一的弟子,而陈勖更是前江夏义师渠帅,碰到这等对手,再加上对方占据地利,虽一时不能克敌制胜章靖也算服气,可如今他面对的泰山贼,那只是一群不入流的贼寇啊。

    他堂堂陈门五虎之一,竟连一群不入流的贼寇也无法剿清?

    似这般想着,心烦意乱的章靖就感觉脸上一片灼热,倍感羞耻。

    “将军!”

    书房外,传来了一个声音。

    “进来。”章靖微吐一口气,定了定神转过身来。

    而此时,一名做将领模样打扮的男子快步走入屋内,抱拳说道:“将军,有此前派去打探泰山贼的士卒逃回来了。”

    章靖惊喜问道:“可曾打探到什么重要的消息?”

    那将领摇了摇头说道:“这个还不知,末将一听就将他们领到将军这处来了。”

    “好。”章靖点点头道:“立刻带他们来见我。”

    “是!”

    那名将领抱拳而退,片刻后便从书房外领入若干人。

    只见这几人,穿戴打扮跟草莽贼寇似的,头发也蓬乱,但眼神却给人一种‘正气’的感觉,正是章靖此前在太师军精挑细选,准备打入泰山贼内部打探消息的锐卒。

    “辛苦几位了。”

    章靖上前拍了拍为首那人的肩膀,旋即带着几分期待问道:“我记得你,你叫孙敬……”

    那名士卒愣了愣,旋即脸上露出了受宠若惊的神色,欣喜地抱拳道:“将军居然记得小人……”

    “那是自然。”章靖环视了一眼这几名士卒,正色说道:“你等,皆是章某精挑细选派去打探泰山贼消息的锐士,为国家、为朝廷身赴险地,章某岂会连你们的名字都记不住?”

    听到他这一番话,那几名做山贼打扮的太师军士卒,皆露出了自豪且欣喜的神色,看他们此刻的神色,毫无疑问他们愿意为章靖赴汤蹈火。

    在一番嘉奖鼓励后,章靖这才开口问道:“孙敬,你等这段日子乔装混入泰山贼,可有什么收获?”

    “有!”

    孙敬闻言立刻收起了脸上傻兮兮的笑容,点点头正色说道:“我等已打探到前济阴叛军首领周岱身边最信任的那人,那人名为‘张义’。”

    “张义?”

    章靖皱着眉头回忆了一番,但感觉并没有太多印象。

    说实话,似张义这种常见的名字,即使他没有太多印象,也毫不怀疑当年那几路义师起兵时,肯定有不少叫这个名字的人,但作为各路义师的重要人物、且遭到朝廷通缉的,章靖可以确信没有此人。

    “这个人……有什么特别么?”他皱着眉头问道。

    听到章靖发问,孙敬抱拳说道:“将军应该也听说了,泰山贼大逆不道,互尊‘五天王’……”

    “……呵。”

    章靖冷冷笑了一下。

    没错,这段时间,他确实也听说了什么‘泰山五天王’的名号,也知道这些人分别是:

    大天王、前济阴叛军、成阳贼首领周岱;

    东天王、前东平叛军、须昌贼首领朱武;

    西天王、前任郡叛军、瑕丘贼首领丁满;

    北天王、前济北叛军、蛇丘贼首领王鹏;

    南天王、前泰郡叛军、钜平贼首领陶绣。

    在章靖看来,这无非就是五个山贼头子在相互吹嘘罢了——可笑这帮人居然敢妄称什么天王!

    可再一细想,他的面色就有点不好看了,毕竟泰山贼变得如此猖狂,这与他近段时间‘剿贼不利’是分不开的。

    当然,他内心深处还是替自己辩解了一句:那群家伙避而不战,我又有什么办法?!

    平心而论,章靖内心的辩解倒也是实话,毕竟近两个月,泰山贼四处出击,于各县抢掠,每次行动十分迅速,等到章靖得知贼情,率领太师军前往围剿时,那群该死的泰山贼早就满载而归,逃回了位于泰山群山中的山寨,根本不与章靖率领的官兵交战,这使得章靖空有一身武力、空有两万太师军,却无用武之地。

    更可气的是,这帮贼寇的气焰愈发嚣张,居然敢大逆不道地自称天王,要不是泰山实在太大,章靖手下兵力不足,他恨不得立刻就提兵剿清了这群贼寇。

    可惜,当前他唯一能做的就是对这‘泰山五贼’发出悬赏通缉,死活不论。

    微吸一口气定了定神,章靖淡淡说道:“周岱、朱武、丁满、王鹏、陶绣……泰山五贼!……这五人,与你要说的相关么?”

    “是的。”孙敬点点头说道:“如将军此前所料,曾经的那几支叛军,如今已汇合一处,将军方才提到的五贼,便是泰山贼如今的五名贼首,那个张义,并不在其中,但据小的打听到的消息,这五贼对这个张义十分敬重,但凡要商议什么,必然会让这张义一同商议……但奇怪的是,似这般受到重视的‘张义’,他却连‘十六方小天王’都不是……”

    “十六方小天王?那是什么?”章靖困惑问道。

    孙敬闻言便解释道:“将军可以理解为是‘四方天王’麾下的小头目,主要是用来收买人心的……”

    “哦。”

    章靖恍然地点点头,旋即惊诧问道:“而你说的这个张义,他虽然受到‘五贼’的信任与重视,却连小头目都没混上?”

    “是的。”孙敬点了点头。

    听闻此言,章靖负背双手在屋内踱了几步。

    此时他第一反应,就是‘大天王周岱’想要打压那张义,毕竟据他所知,那周岱是个没什么本事的家伙,这种家伙居然能混成泰山贼的大首领,他也是感到十分惊奇。

    既然那周岱没有什么本事,妒忌有本事的心腹张义,似乎也不是什么说不过去的事。

    但在仔细思忖了一番后,章靖却将这个猜测否决了——既然那周岱没什么本事,又要妒忌那张义,有意打压,他还怎么服众,怎么当上泰山贼的大首领?

    由此可见,那周岱应该没有打压张义的意思,至于其他四个所谓‘天王’,这些人的‘尊号’证明他们已在泰山贼中占据了重要的一席,又何必为难‘大天王’身边的亲信呢?

    更别说泰山贼如今正面临他与薛敖的联合围剿,按理来说不可能做出影响内部团结的勾心斗角,换而言之……

    『……是那张义自己。』

    章靖的眼眸中,闪过一丝精光。

    此刻的他,心中隐隐有种猜测:那所谓的‘大天王周岱’,可能只是那张义的傀儡,而张义,则是某个人、或某股暗中势力的棋子,是故那叫张义的家伙才如此低调……

    结合当初那几路贼军无缘无故‘齐齐撤往泰山’的异常举动,章靖愈发怀疑,这整件事的背后,有一只看不见的手才操控。

    这个猜测,让他颇有些毛骨悚然,不由得暗吸一口冷气。

    数万乃至近十万泰山贼,居然竟是某个人、或某股势力有意推出来的棋子?

    倘若如此,泰山贼的背后是谁?

    这看似即将恢复太平的天下,莫非还潜伏着一股更具危险的反朝廷势力?

    只是会是谁呢?

    二虎?

    考虑到‘寅虎’赵伯虎目前在江东,正遭到他四弟韩晫的围剿,章靖的脑海中自然而然地浮现出‘二虎谶言’中乱他晋国的另外一头猛虎——小虎‘申虎’。

    在那则谶言中,这申虎虽然是小虎,却要比大虎‘寅虎’更具威胁,更可气的是,他们至今为止连对方究竟是谁都不得而知。

    『……看来那个张义,十有八九就是关键人物了。其他人都可以杀,唯独此人必须生擒!』

    似这般想着,章靖心中已经做出了决定。

    他深信,只要抓到那个张义,他必定能顺藤摸瓜找出那头潜伏在暗处的申虎。

    想到这里,他正色问孙敬道:“孙敬,你等既然混入了泰山贼,想必知道泰山贼的老巢究竟在何处?”

    “将军想要立刻带兵去围剿?”

    孙敬脸上露出了难色:“将军,泰山贼有大大小小十几、二十处山寨……”

    章靖微微一愣,旋即便立刻反应过来。

    也对,那终归是一伙有数万人乃至近十万人的泰山贼,怎么可能只有一座山寨?

    他皱眉问孙敬道:“你等此前所在的山寨,是哪一座?”

    孙敬立刻回答道:“是‘东王’朱武的主寨。”

    听到这话,章靖不免感觉有些惊奇:“你在朱武那边,如何能打探到那张义的消息?”

    孙敬解释道:“将军有所不知,最近那张义就在朱武的山寨中,每日与朱武同进同出……是故小的才能打探到那张义的事。”

    章靖闻言大喜,连忙说道:“那张义如今就在朱武的山寨?当真?你可知道朱武的山寨位于何处?”

    孙敬点点头,抱拳说道:“小人知道,且已将朱武的山寨位置绘于布上,还有朱武手下四方小天王,他们也各有各有的山寨,小的皆已打探到位置,将其绘于布上。”

    说着,他从怀中取出一块布,将其递给章靖。

    章靖接过一看,旋即便看到这块布上绘有大概的泰山群山图,其中标注着几座山寨的位置,包括‘东天王朱武’所在的那座山寨。

    『那朱武的山寨,原来在泰山东部靠近临朐的那一带么?呵,怪不得叫‘东天王’……』

    辨认出贼寨位置的章靖心情大好。

    临朐,或者说临朐县,它距离临淄城并不远,大概也就是二百里左右,以章靖麾下两万太师军的行军速度,两日内便可抵达。

    至于胜败,别说仅那‘东王’朱武一支,就算数万泰山贼一拥而上,手握两万太师军的章靖也丝毫不会惊慌——一群乌合之众,就算人数众多,又哪能比得上他麾下的精锐呢?

    “传我命令,令各军做好出兵的准备,待明日天明,发兵临朐!”

    章靖当即唤来亲信,下达了准备出兵的命令。

    而与此同时,在泰山群山东部,在靠近临朐县的山上,泰山义师‘东天王朱武’,正与张义站在半山腰,俯视着远处的临朐县。

    “居然就那么派麾下士卒乔装混入我义师,那个章靖,还真是小瞧人呐……”

    东王朱武冷哼道。

    “毕竟是陈门五虎嘛……”

    张义,不,张翟轻笑着说道:“不出意料,过不了几日那章靖就会带兵来袭,介时,就要看东王的了。”

    “……呵。”

    朱武不动声色地瞥了一眼张翟。

    他泰山义师能在两名陈门五虎的夹击下日渐壮大,这个张义功不可没,可越是如此,他越发怀疑此人的底细。

    这张义既有如此能耐,为何不取代周岱,反而甘心将周岱推上大天王的位子,心甘情愿在他泰山太师当一个出谋划策的军师?

    是那周岱对其有恩?

    还是说,这张义另有所图?

    暂时,朱武还不得而知,他只知道,那位轻敌的章靖章将军,这回要给他们弄得愈发狼狈了。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热门小说: 〔误入歧途苏玥〕〔无限辉煌图卷〕〔秦云萧淑妃〕〔神医豪婿林漠许半〕〔幸福人生护士苏钥〕〔猎谍〕〔我只是外门弟子〕〔龙宸〕〔舒听澜卓禹安叫什〕〔偷香(杨羽)〕〔恃宠〕〔我什么时候无敌了〕〔超神学院:开局穿〕〔大佬穿进虐文后〕〔玉如墨谢怀瑾彭今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