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刚更新: 〔沈七夜林初雪〕〔裂天空骑〕〔八荒神尊〕〔洪荒:开局怒怼通〕〔哈利波特之我是死〕〔这个医生很稳健〕〔诸天末世之开局解〕〔八岁陪玩:从带飞〕〔秦氏仙朝〕〔第二个地球〕〔薪火游戏〕〔NBA:开局打破历史〕〔敬我为神明〕〔又见九叔〕〔封神:开局九连抽〕〔重生1977年从知青〕〔斗罗:污蔑我邪魂〕〔大秦,开局被始皇〕〔天价宠婚凌少别太〕〔龙凤双宝神医娘亲
冰瞬      小说目录      搜索
赵氏虎子 第688章:贼踪
    七月初六,章靖率五千太师军深入泰山山脉东部,攻打‘泰山五贼’中东天王朱武手下小天王‘东山太岁’所把守的石门山,在经历短短半个时辰的厮杀后,便成功将这座贼寨夺下。

    这座贼寨,姑且就称作‘石门寨’。

    次日,章靖留下五百兵守卫石门寨,又派人将伤员送回临朐县的军营,而他则率领麾下四千余太师军继续深入山中,朝着泰和山方向搜寻而去。

    根据向导孙敬所言,泰和山上的山寨里,就居住着东王朱武手下的另一名小天王,‘双枪虎’廖具。

    双枪虎廖具?

    章靖鼻子哼了一声,面无表情。

    这年头,真是什么人都敢自称什么什么虎了,不过考虑到此前还有一个自称太岁的,他对此倒也见怪不怪。

    他当即下令,命麾下兵卒做好厮杀的准备。

    而与此同时,在章靖所率军队前行方向的泰和山,在那座姑且就叫‘泰和寨’的山寨里,作为寨主的小天王,人称双枪虎的廖具,正在寨内的主屋与撤退至此的杨继喝酒。

    对比一下,那杨继仿佛是没心机的混人,看起来大大咧咧,十分爽朗,而廖具则神色阴沉,乍一看就知道是一个沉着冷静且颇有心机的人。

    就在二人一边聊着章靖进山的事一边喝酒时,忽然有贼众来报:“启禀虎天王,据兄弟们回来禀告,那章靖的军队,正朝我营寨而来,距离我营寨仅两座山头……”

    杨继闻言哈哈大笑:“来得好快啊!”

    “哼。”

    廖具轻哼一声,眼眸中闪过几丝异色,淡淡说道:“还不是因为那些奸细泄露了我等山寨的位置……”

    不错,若非是孙敬那批奸细此前混入了泰山贼中,打探到了朱武、杨继、廖具等人的山寨位置,章靖哪有可能在泰山山脉这茫茫山海中精准地找到泰山贼的行踪?

    不过不要紧,这一切都在东王朱武的算计中,哪怕廖具也像杨继那般丢了山寨。

    不过人活一口气,要廖具在占据地利的情况下将山寨拱手相让,他心中自然不会服气,自然要与那章靖斗一斗。

    那可是天下闻名的陈门五虎之一,倘若侥幸伤到对方,甚至将其击退、将其杀死,他廖具必然可以就此扬名天下。

    想到这里,他转头对杨继说道:“杨继,随我再去会会那位‘章大虎’如何?”

    大虎,即指猛虎,这是泰山贼给章靖取的混名,将这个混名扣在陈门五虎这等虎将头上,倒也算合适,至少比廖具他所谓的‘双枪虎’要更令人信服。

    “行啊。”

    杨继当即咧着嘴答应下来:“正好报他夺我山寨之仇。”

    仔细观察不难看出,无论杨继也好、廖具也罢,此刻面对章靖那等猛将,都没有什么心理负担。

    倒不是他们艺高人胆大,视陈门五虎如无物,而是因为他们早就得到了东王朱武的授意。

    他们知道,他们这次不过是吸引章靖进山围剿的诱饵,所要做的不过是一件事,那就是拖住章靖,至于胜败,东王朱武并不强求——当然了,东王朱武也不奢望他手下的将领能够击败章靖与其麾下的太师军。

    与杨继商议完毕,廖具当即下令召集手下,在留下人守卫山寨后,他与杨继各自率领手下的贼众,埋伏在章靖的必经之路上,准备待章靖率军赶至时,给予迎头痛击,不求击溃对方,只为给对方制造麻烦。

    而与此同时,章靖仍在前来泰和山的途中。

    正所谓望山跑死马,此时的章靖,俨然也感受到了这种无奈而痛苦的滋味——明明孙敬所指的泰和山看起来并不远,然而要到达那边,他们却要沿着崎岖难行的山路迂回绕路,以至于整整一个时辰的行军,他们实际仅前进了数里而已。

    更糟糕的是,即便是前进了仅短短数里,这亦让他麾下的太师军将士消耗了许多体力,为了防止在疲惫时遭到泰山贼的偷袭,章靖只能下令歇息。

    可没想到,就算是在全军歇息的时候,他军中还是发生了变故。

    事情也不大,就是有几名军卒被山中的毒虫咬了,然而令人惊骇的人,那几名被毒虫咬伤的军卒,伤口在短短片刻工夫就变得乌黑肿胀,看起来十分吓人。

    得知消息的章靖,立刻前往察看了那几名被咬伤的军卒。

    虽说他不懂医理,可眼瞅着那几名军卒乌黑肿胀的创伤,他怎么也不可能天真地认为这种伤势可以自行痊愈。

    『这几名军卒必须立刻回临朐,找人医治。』

    章靖第一时间做出了决定。

    别看他此番率领的太师军,并非他直系部下,然而太师军却是他义父陈太师的直系军队,甚至于连章靖本人,过去也在太师军中担任过很长一段时间的将领,因此对于太师军军卒的安危,他自然格外上心——也正是这种关系,使得章靖可以如臂使指地指挥这两万太师军。

    “陈玠。”

    他当即喊了一个名字。

    话音刚落,不远处便有人回应,旋即,有一名身材魁梧的将领快步走至章靖跟前,抱拳行礼。

    此人便是陈玠,统领两万太师军的两位‘万人将’之一,如今暂时担任章靖的副将。

    他另外一位同僚,即此刻在临朐县一带负责建立营寨的大将夏侯鲁。

    简单向陈玠解释了几句后,章靖吩咐他道:“这几名军卒已无复战之力,立刻派人送他们回临朐,叫夏侯鲁找人医治。”

    “是!”

    陈玠抱了抱拳,旋即转头看向那几名受伤的军卒,皱着眉头问他们道:“还能行动么?”

    那几名军卒一脸受宠若惊,连连点头:“还能行动。”

    见此,陈玠点点头,随便唤来了一名伍长,叫后者带着他同伍的军卒,立刻护送这几名受伤的袍泽下山返回临朐。

    而在此之前,章靖则皱着眉头环视周遭的山林。

    山林之中,有毒蛇猛兽再正常不过,甚至于相比较豺狼虎豹等猛兽,反而是毒蛇、毒虫更让人头疼——毕竟,似太师军这等精锐军卒,他们可不惧猛兽,只要有人,哪怕碰到猛虎也敢搏一搏,然后杀虎取肉,作为食物。

    可这些有搏杀老虎之力的精锐军卒,面对看似弱小的毒蛇,却往往都是两败俱伤的下场。

    他皱着眉头询问站在他身边的向导孙敬:“这山中有如此多的毒虫,泰山贼也是初来乍到不久,为何他们却能够住在山中?”

    孙敬解释道:“将军忘了?那泰山五贼中,南天王陶绣本就是这泰山一带的贼寇,对于山中的毒虫猛兽颇为了解。……据小人打探所知,陶绣有一种‘黄粉’,涂抹在人身上即可驱虫,有了这些‘黄粉’,其余几个贼王的手下,自然也就不惧山中的毒虫了。”

    “原来如此。”

    章靖恍然地点点头,旋即又问道:“能否想办法弄到这所谓的‘黄粉’?”

    孙敬回答道:“将军不妨派人在各县的医馆、药房找人问问,这可驱虫的黄粉,应该也谈不上是什么秘密,那些擅长药理的人,多半也知道如何制作。”

    听闻此言,章靖遂转头看向陈玠,陈玠立刻会意道:“末将这就派人,命夏侯鲁派人查询。”

    “唔。”

    章靖微微点了点头。

    片刻后,章靖一行继续朝泰和山方向进兵。

    可能是因为他们这支军队有整整四千多人的关系,这一路上,山中的豺狼虎豹都不敢冒犯,充其量就是远远地冒了个头便迅速逃离,反而是那些没有智慧的毒虫,给太师军的军卒造成了不少的麻烦。

    这不,短短不到半个时辰,就又有五名军卒被毒虫咬伤,甚至于其中有一人,竟是被从树上掉下来的蛇咬住了脖颈。

    虽然那条该死的蛇立刻就被周遭的太师军军卒斩断,砍成肉泥,但那名被咬伤脖颈的军卒,却在不久之后便咽了气,成为了首个并非在战场上牺牲的军卒。

    得知此事的章靖,面色阴沉地可怕。

    或许对于他们这类人而言,战死沙场那是荣誉,包括他们自身,可是被毒虫咬死,这就太说不过去了……

    因为这件事,章靖甚至都有些犹豫:要不,先等弄到了可以驱虫的那种粉末再来?

    可眼瞅着泰和山就在眼前,他又有些不舍——来都来了,总不能就这么撤兵吧?哪怕先掂量掂量那泰和山上的泰山贼实力,也是好的呀。

    权衡良久,章靖最终还是决定继续进兵,同时下令麾下军卒谨慎小心,随时警惕四周,莫要随便靠近树干,免得惊扰盘息在树上的毒蛇。

    然而,即便已如此谨慎小心,可沿途依然还是有军卒被毒蛇所伤,而章靖唯一能做的,就是及时派人将伤员送回临朐县医治。

    好在泰和山就在眼前,哪怕是章靖有十足的信心在夺取这座山寨后再深入几十里,他此刻亦不由得暗暗告诫自己:今日无论能否夺下这座山寨,就只能到此为止了,等弄到那可以驱虫的药粉再说,免得士卒白白丢了性命。

    就在他暗暗告诫自己之际,忽然两侧的山中响起阵阵锣鼓声,旋即,无数人影就从山上杀了下来。

    原来,是在此埋伏许久的杨继、廖具二人,终于等到了章靖,对章靖展开了伏击。

    “章靖,今日便是你的死期!”

    山上山下,响起了类似的叫嚣。

    然而章靖却面色自若,或者说不屑一顾。

    就凭这些乌合之众,想要取他章靖的性命?做的什么春秋大梦?!

    而他麾下的太师军,此刻亦不慌不忙地结阵御敌,几乎就没有惊慌失措的。

    “杀!”

    伴随着一阵仿佛响彻山谷般的喊杀声,杨继与廖具所率领的泰山贼,与章靖所率领的四千太师军,展开了激烈的厮杀。

    此时清楚可见,相比较从四面八方杀向章靖的泰山贼,章靖与他那四千余泰山贼,就仿佛磐石一般,任凭惊涛骇浪,纹丝不动,轻而易举得就挡住了泰山贼的伏击,甚至于,还展开了反击。

    “撤!撤!”

    不到半柱香工夫,山中便响起了杨继气急败坏的喊声:“他娘的……撤!兄弟们,撤了!”

    随着他的话,此前还漫山遍野的泰山贼,仿佛退潮般撤地干干净净,只留下了遍地的尸体。

    看到这群贼寇仿佛夹着尾巴逃离的丧家之犬,陈玠不屑地冷哼一声:“庆幸吧,该死的贼子,这要是在平地上……哼!”

    的确,倘若这场遭遇战是爆发在平地上,而不是在山中,相信那些泰山贼的损失要更大。

    而与此同时,章靖则抬手指向泰和山上的贼寨,沉声下令道:“休要管他们,径直杀向那座寨贼!”

    “是!”

    在章靖的命令下,四千余太师军趁胜追击,迅速杀上泰和山。

    而此时,杨继与廖具二人已率领伏击失败的兄弟逃回了山寨,试图凭借山寨抵挡太师军,但遗憾的是,论攻城攻寨,他们哪里是太师军这等精锐军队的对手呢?

    只是稍稍抵抗了不到半个时辰,太师军便成功夺占了这座‘泰和寨’,杨继与廖具见事不可违,只能带领弟兄们向深山撤退。

    有意思的是,杨继即便是在逃亡时,亦不忘挑衅章靖:“不过是两座小寨而已,丢了就丢了,章大虎,有本事你就追过来!”

    “……”

    章靖微微皱了皱眉,自持身份的他,不屑于与这群贼寇做口舌之争。

    短短两日,前后攻占了东王朱武两座小寨,对于章靖而言,他可不满足这点战绩,但出于对山中那些毒虫的顾忌,他暂时放弃了继续深入山中的打算,准备等部将夏侯鲁弄来可以驱虫的药粉再说。

    事实证明,就像孙敬所说的那样,那种可以驱虫的‘黄粉’,确实不算什么神奇的事物。

    在接到章靖的命令后,身在临朐县一带的大将夏侯鲁,立刻就派人查询,结果很容易就在临朐县的县城内,从一处药房问到了这类药粉。

    不过要满足章靖麾下近两万太师军的使用所需,估计得等段时间。

    正因为如此,即便章靖恨不得立刻剿清东王朱武这部分泰山贼,也只能按捺性子等待几日。

    而与此同时,七月初九,兵出泰山北侧的北天王王鹏,已率领过万贼众抵达了临淄城。

    “铛铛铛——”

    预警的钟声响彻全城,新任命的临淄县令王诨,县尉魏休,带着一干官员火急火燎地来到城头,瞧着城外那无数贼军,一脸骇然。

    “泰山贼?怎么会?”

    临淄县令王诨目瞪口呆道:“章靖将军不是去围剿泰山贼了么?这些贼子为何会出现在我临淄城外?”

    从旁,县尉魏休面色难看,半响才舔舔嘴唇,微微摇了摇头:“卑职……亦不知……”

    不可否认,在章靖的帮助下,临淄城也陆续征募、训练了一批县卒作为卫戎的力量。

    可那区区两三千新卒,挡得住这过万的贼军么?

    “……”

    仿佛想到了一处,王诨、魏休等一干临淄城的官员,面面相觑。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热门小说: 〔偷香(杨羽)〕〔奇怪的先生们〕〔秦云萧淑妃〕〔误入歧途苏玥〕〔开局六女仆〕〔舒听澜卓禹安叫什〕〔我成了初代五番队〕〔幸福人生护士苏钥〕〔陆见深南溪免费阅〕〔猎谍〕〔我只是外门弟子〕〔恃宠〕〔无限辉煌图卷〕〔她真的不好哄〕〔我家老婆实在太会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