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刚更新: 〔传奇再现〕〔秦爷怀里的真千金〕〔带着星际农场重生〕〔穿成年代文里的极〕〔我有两个SSS天赋〕〔斗罗:这一世,谁〕〔重生归来:我喝了〕〔全球进入大航海时〕〔穿书后我被白切黑〕〔论从天才到大能〕〔开局极限斗罗,我〕〔我用闲书成圣人〕〔美食博主穿成宅斗〕〔媚色无双〕〔钓系美人的攻略游〕〔止渴〕〔两对家分化成o后[〕〔咸鱼女主她每天都〕〔不可能恋人[娱乐圈〕〔傻了吧,爷会变身
冰瞬      小说目录      搜索
赵氏虎子 第696章:十月下旬
    次日清晨,待赵虞来到了府内的西苑,他便看到陈太师仅穿着一件单薄的衣衫在屋外练拳。

    虽说赵虞也看不懂什么拳路,但光听那呼呼的拳风声,他就知道老太师挥拳的劲道绝对不小,这让他不禁心生感慨:老太师真不愧是百年难得一见的怪物。

    这句怪物,可不带丝毫的侮辱与诋毁,相反是最高的赞誉,前一个被赵虞视为‘怪物’的对象,便是他称呼为‘薛大哥’的薛敖——在千军万马之中取上将首级如探囊取物的薛敖,是当之无愧的怪物。

    而相比较薛敖,年高八旬依旧有着如此健硕体魄的老太师,那俨然便是怪物中的怪物。

    很难想象,曾经正值壮年的老太师,其武力又是强大到何等地步,会不会是令与之为敌的人感到绝望的那种程度。

    抱着诸般胡思乱想的念头,赵虞走上前去,与站在一旁的毛铮小声打了声招呼,旋即便站到了后者身边,一同观赏着陈太师练拳。

    期间,其实陈太师也已注意到了赵虞,甚至还用目光以及微微点头的举动与赵虞打招呼,不过却也没有开口,直到打完一通拳路。

    片刻后,待老太师施展完那一通拳路,收招吐纳,毛铮立即将他早已攥在手中的干布递了上去。

    接过了干布的陈太师,这才笑着对赵虞说道:“居正,陪老夫耍两招如何?”

    “我?”

    赵虞愣了愣,立刻推辞道:“我哪是老大人的对手?”

    陈太师闻言故作生气地说道:“怎么,见老夫老迈,看不起老夫?”

    然而赵虞却直截了当地说道:“当然不是,我只是觉得,我不会是老大人您的对手,就莫要自取其辱了。”

    这番诚实的话,让在旁的毛铮忍不住笑出了声,亦让老太师无可奈何。

    无奈之余,老太师又即将道:“你血气方刚的年轻人,还畏惧一个半截入土的老东西不成?”

    “是。”赵虞很坦率地承认了。

    与陈太师切磋?

    得了吧,他可没有这个自信,别看老太师今年都八十岁了,可身姿依旧如苍松那般稳健,除了发须皆白、脸上布满了皱纹,根本看不出来是一位年高八旬的老人。

    赵虞不会忘记,老太师擅的武器,是一柄重达几十斤的长矛,寻常男子连举起来都略显吃力。

    “哈,老大人您就莫要勉强居正了。”

    见赵虞如此直白,在旁的毛铮亦笑了出声,顺便替赵虞解了围。

    看了眼面露笑容的毛铮,赵虞着实有些摸不着头脑——昨日才得知韩晫兵败身亡的噩耗,你今日还笑得出来?

    似乎是察觉到了赵虞那古怪的眼神,毛铮趁着老太师不注意,朝他做了一个‘噤声’的手势,大抵是想要提醒赵虞,莫要提昨日那件事。

    赵虞似懂非懂,转头朝着老太师笑道:“老大人若是有兴致的话,我可以叫牛横大哥陪老大人练练,牛横大哥的身子骨比较结实。”

    “那个大个子?”

    陈太师对于牛横还是比较有印象的,毕竟牛横的底子十分不错,更别说在这段日子里,二人也没少拼酒,这一来二去的也逐渐熟络了。

    “那个大个子可惜了。”

    一边擦拭着身上的汗水,陈太师一边惋惜地说道:“倘若老夫能在他年幼时找到他,好好熬练一番,此人或能与仲信不分高下,可惜……耽误了最好的时候。”

    赵虞闻言点了点头,毕竟他当初在也从薛敖口中听过类似的评价。

    不可否认,单论身体底子,其实牛横比薛敖还要高出一线,但论武艺,牛横就不是薛敖的对手了,这就跟牛横从未赢过陈陌一样。

    练武,也要需要脑子的,而这块正是牛横所欠缺的。

    三人闲聊了几句,陈太师便进屋更换衣物去了,趁着这个机会,赵虞转头询问毛铮道:“子正兄,老大人这是……”

    “我也不知。”

    毛铮目视着不远处的楼屋,摇摇头低声说道:“今日一大早,老大人就起来了,就跟没事人一样,在院里练拳,从始至终也没提季勇兄的事……我觉得吧,咱们最好也别提。”

    “哦……”

    赵虞转头看了一眼不远处的楼屋,微微点了点头。

    想想也是,陈太师戎马一生,为晋国出生入死了数十年,又岂会没见过生离死别?

    就算昨日因骤然得知义子韩晫的身亡而破了防,这一宿之后也该缓过劲来了——不管内心深处如何,至少在旁人面前,陈太师必须振作起来,毕竟他可是晋国的‘擎天玉柱’。

    谁都可以惊慌失措,哪怕是晋国的天子也可以,但这位老大人却不行,若连这位老太师都倒下了,那晋国就彻底完了。

    不多时,陈太师便更换好了衣物,与赵虞、毛铮一同到府上的膳房用早饭。

    看着陈太师照旧又吃了两大碗米饭,赵虞与毛铮面面相觑,欲言又止。

    他们怀疑这位老大人是强撑着,毕竟按理来说,昨日才得知义子的死讯,哪能这么快就恢复过来呢?

    但二人也不敢提,唯有默不作声地陪着老太师用饭。

    待等用完饭后,赵虞小心地试探道:“老大人,您接下来……有什么打算么?”

    陈太师闻言转头看了一眼赵虞,看似平静地说道:“当前最紧要的事,是你与李小姐的婚事,其他……过一阵子再说。”

    赵虞怀疑老太师所说的‘其他’,大概指的就是再次崛起的江东义师,或者说,赵伯虎。

    与暗中摇头示意他的毛铮交换了一个眼神,赵虞点点头,没有再追问下去——他也觉得,应该等过几日再提比较好。

    早饭过后不久,赵虞就收到了李郡守派人送来的口讯,这位准岳丈希望他立刻去一趟郡守府。

    『大概李郡守也得知了韩季勇的事。』

    赵虞心下暗暗想道。

    果不其然,等到赵虞到了郡守府的后院,见到正坐在院中等候他到来的李郡守,这位李郡守便惊声问道:“居正,我听人禀报,有消息称韩晫在江东被叛军击败,兵败身亡,确有此事?”

    “是有这样的传言……”赵虞点了点头。

    “属实么?”李郡守有些紧张地问道:“太师怎么说?那你与嫣儿的婚事……”

    显然,相比较韩晫兵败身亡这件大事,李郡守更在意自家女儿的婚事。

    这也难怪,毕竟这场婚事两家都准备了几个月了,连请帖都送出去了,倘若因为什么事耽搁了,延后了,李郡守着实有些难以接受。

    而对此,赵虞不抱任何评价,如实说道:“郡守大人请安心,太师已发了话,这场婚事如期举行。”

    “那就好、那就好……”

    李郡守点了点头,旋即便意识到这话不太合适,连忙做了一番解释:“我也没有别的意思,我只是觉得……韩季勇乃我大晋的勇将,他不幸败亡,诚乃我大晋一件憾事,但若是因此耽误了……呵呵,居正,你莫要多想。”

    “我明白的。”

    赵虞微微点了点头。

    说实话,他与韩晫的关系,远没有到为后者的死感到悲伤的程度,昨日他之所以心情复杂,更多的也只是因为陈太师、邹赞、薛敖等人的关系,刨去这些,韩晫在他心中就只是一个陌生人,自然不会因为李郡守方才那番话就误会什么。

    毫不夸张地说,倘若在韩晫与赵伯虎之前选择一人,他会毫不犹豫地选择让自己的亲兄长赵伯虎活着。

    随后,李郡守又拉着赵虞嘱咐了几句,比如说,他命赵虞封锁‘韩晫败亡’的消息,禁止郡人肆意谈论,其中意思,赵虞自然明白。

    正因为如此,赵虞难得地去了一趟都尉署,见到了正在廨房内处理政务的假都尉张季。

    “我以为都尉正忙着迎娶美人,没想到居然还记得这都尉署。”

    在见到赵虞时,张季笑着开了句玩笑,听得在廨房协助的几名小吏皆露出了会心的笑容。

    赵虞呵呵笑了两声,吩咐在旁的那几名小吏道:“你等先下去歇息吧,我与张都尉谈点事。”

    “是。”

    几名小吏恭恭敬敬地退下,临走还关上了门。

    此时,张季站起身来走到窗口,往窗户外瞄了一眼,见屋外站着何顺等几名赵虞身边的亲信,他脸上的笑容这才逐渐收了起来,回头对赵虞说道:“少主是为了韩晫的事而来?”

    “唔。”

    赵虞伸手摸了下原本属于他的书桌,在屋内找了张椅子坐了下来,双手十指交叉搁在膝盖上,微皱着眉头正色说道:“方才我去见了李郡守,他命我亲自来一趟都尉署,叫都尉署派人封锁这则消息,免得引起恐慌。”

    张季恍然地点点头,几步走到书桌旁,双手撑着倚在书桌一侧,带着几许惊疑问道:“这个消息……是真的?那韩晫当真死在大公……赵伯虎手中?”

    为防隔墙有耳,他不敢提及‘大公子’。

    赵虞闻言吐了口气,沉声说道:“这则消息是否属实,我已派人去打探了,不过……应该不会有什么出入……”

    “那……”张季看着赵虞欲言又止,仿佛想说什么,但又有所顾虑。

    仿佛猜到了张季的心思,赵虞摇头说道:“暂时静观其变吧。”

    “……好吧。”

    张季微微点了点头。

    虽然他内心深处倒是也想助他家大公子一臂之力,但他也明白,他所效忠的二公子,其实并没有足够的实力去帮助其兄。

    似乎是猜到了张季心中的担忧,赵虞宽慰道:“放心吧,朝廷暂时无力再次兴兵前去围剿,最起码要等到来年。……况且还有泰山贼。”

    “这倒是。”

    听到泰山贼,张季脸上亦是露出了笑容。

    他由衷地佩服眼前这位少主,只不过是将几支乌合之众驱赶到了另一个地方,就拖住了薛敖、章靖、王谡三位陈门五虎,极大地分担了大公子赵伯虎的压力,否则得知韩晫遇害,薛敖、章靖、王谡三人立刻提兵杀到江东,就算赵伯虎能抵挡得住,恐怕也要付出很大的代价。

    忽然,张季好似想到了什么,开口道:“既然薛、章、王三人暂时被拖住了,朝廷会不会再次派少主您出兵征讨?”

    征讨谁?征讨江东?征讨赵伯虎?

    赵虞惊讶地看了一眼张季,嘴角一扬,面具下的神色亦变得古怪起来。

    倘若如此,那可真是太有意思了。

    不过仔细想想,这还真不是没有可能。

    沉思了片刻,赵虞压低声音说道:“倘若如此,那就是用到卧牛山那批人的时候了……”

    听到这话,张季脸上亦露出了恍然的神色。

    也是,倘若卧牛山群贼‘突然’作乱,朝廷自然不可能再调他们颍川郡军赶赴江东平叛。

    不过赵虞还是提醒了张季:“暂时莫要用这招,免得……”

    『免得被那位陈太师识破嘛。』

    “我省得。”张季心中了然,旋即压低声音说道:“不管怎样,我先派人通知何璆,叫他尽快收服卧牛山群贼,以备不时之需。”

    “唔。”

    赵虞微微点了点头。

    当日,都尉署便派人出面辟谣,宣称陈门五虎之一的韩晫兵败身亡只是荒诞的谣言,勒令郡内不得随意谈论、传播这则谣言。

    但很遗憾,封锁消息的效果并不佳。

    这可不是赵虞或者张季故意为之,而是陈门五虎的名声实在太大了,可以说是妇孺皆知——似这等名扬天下的人物兵败身亡的消息,又哪里封锁地住呢?

    一时间,许昌城内到处传论此事,哪怕都尉署在得到举报后,抓了几十个在当街谈论此事的好事家伙,也无法遏制消息继续传开。

    这件事的火爆程度,一度盖过了赵虞与李小姐的婚事。

    十月中旬,陆陆续续又有不少关于‘韩晫兵败’的消息传入颍川郡,虽然朝廷还未就此事盖棺定论,但基本上应该是不会有错了——陈门五虎之一的韩晫,确实是死了,死在了江东义师的新任渠帅赵伯虎手中。

    而赵伯虎这个名字,也因此名扬天下,取代前段时间展露锋芒的泰山贼,荣获‘天下第一巨寇’的美誉,成为天下最凶恶的叛军首领。

    更有甚着,市井间还将那赵伯虎形容为‘豹头环眼’、‘暴厉恣睢’那般的狰狞恶汉形象,仿佛集天下丑恶于一身,这让赵虞颇有些哭笑不得——这些人恐怕不知,他们口中的狰狞恶汉,其实只是一位年仅二十岁的翩翩公子而已。

    当然,对于赵虞而言,似这样的传言也不坏,至少不会有人怀疑他与那赵伯虎有什么关系,只是不知他那位兄长日后听说这样的传言,会是怎样的心情。

    大概也是哭笑不得吧。

    十月二十五日时,邹赞带着一干护卫日夜兼程地赶到了许昌,赶来赴赵虞的婚事,同时也带来了最确切的消息。

    当日,在赵虞的书房内,邹赞面色阴沉地对陈太师说道:“父亲,孩儿来时,朝廷收到了五弟的奏书,季勇他……确实遇害了,被那赵伯虎所杀。”

    顿了顿,他补充道:“听说,那赵伯虎故意诈败两阵,将季勇引至震泽一带。……震泽是一片数十里方圆的大湖,岸边泥泞、芦苇丛生,季勇为尽快抓到那赵伯虎,分兵几路搜寻那赵伯虎的踪迹,却不幸被那赵伯虎抓住破绽,亲率一支精兵,直捣黄龙,偷袭了季勇所在的主营,期间放火焚烧芦苇,令季勇麾下的军队胆寒畏惧,四下逃亡,这才导致季勇不幸被围……”

    『原来如此……』

    在旁的赵虞恍然大悟。

    此前他就觉得纳闷,纳闷他兄长赵伯虎如何能在这么短的时间内纠集一支军队正面击败了韩晫的大军,今日才知道,原来他赵伯虎是集中了仅有的那点兵力,直接偷袭了韩晫的主营。

    他转头看向陈太师,却见陈太师闭着双目默不作声。

    也对,此时再说什么,又有什么意义呢?

    良久,陈太师长长吐了口气,用好似隐隐带着几丝颤抖的声音问道:“季勇的尸首……”

    “赵伯虎送还了。”

    邹赞沉着脸说道:“隔日,那赵伯虎便将季勇的尸体派人送至东海郡,送到了驻军在东海郡的河东军手中,而后,河东军又将季勇的尸体送至了山东。目前,季勇的尸体更搁置在临淄……”

    他顿了顿,又说道:“赵伯虎派人送了口讯,当初我等送还了赵璋、赵瑜兄弟的尸体,不曾羞辱,今日他亦送还季勇的尸体。”

    听到这话,陈太师猛地睁开了眼睛,面带怒容、胡须微颤。

    但旋即,他脸上那份怒色便逐渐退了下去,取而代之的则是一声叹息:“各为其主,生死各安天命,那赵伯虎……也算是一个懂规矩的人了。”

    说罢,他转头看了一眼毛铮。

    毕竟,当年他在琅琊莒县围杀了赵璋之后,河东军的诸将都建议他用赵璋的尸体去恐吓江东义师,幸亏毛铮提出了异议,借恐吓威胁的名义,将赵璋的尸骸送还了江东义师。

    正是因为这份情分,如今那赵伯虎才会送还韩晫的尸体,否则……

    陈太师不敢再想下去,他无法接受他义子死后还要遭受这等屈辱。

    好在那赵伯虎也是个守规矩、懂道理的人。

    “……”

    邹赞张了张嘴,最终没有说什么,只是脸上依旧挂着愤色。

    毕竟兄弟死了,他作为兄长,如何能按捺下这口气?

    半响后,陈太师又问道:“那赵伯虎……最近有什么举动?越过大江了么?”

    邹赞摇了摇头道:“据九江、广陵几郡送来的消息,那赵伯虎在击败季勇后,并未急着领兵过江,反而在江边巩固防御……”

    “是么?”

    陈太师的眼眸中闪过一丝精光,皱着眉头说道:“看来,此人已经吸取了前江东叛军溃败的教训……果然,此人才是我大晋的隐患。”

    就跟此前赵虞总结的那样,前江东义师后期之所以兵败如山倒,就是因为前期迈出的步子太大,一口气攻占了太多的郡县无法及时消化,这才导致山东战役战败后一泻千里,一路被太师军打到了下邳。

    这一点,不知赵虞、陈太师等人看出来了,赵虞的兄长赵伯虎也看出来了,而这就意味着,赵伯虎会采取稳扎稳打的策略,绝不会再像前江东义师那样‘贪城贪地’,以至于最后落到暴毙的下场。

    “……这样也好。”

    微微吐了口气,陈太师沉声说道:“正好朝廷这边,暂时也无财力再次举兵讨伐,就等到来年吧……同时趁着这段时间,先叫仲信、叔仁他们剿清泰山贼。……老夫担心,一旦赵伯虎与泰山贼合流,局势会愈发不利。”

    听到这话,邹赞点了点头,但旋即又说道:“话虽如此,但恐怕不易……孩儿在赴颍川之前,曾收到三弟送来的书信,据他所言,泰山贼十分狡猾,他们采取了‘掠而不占’的策略,虽四面出击袭击山东各县,但攻陷城池后却不占城,搬空县仓内的粮食便扬长而去,以至于三弟至今都没有逮住重创他们的机会……”

    “哦?”陈太师亦露出了惊讶的神色,皱着眉头说道:“果然,泰山贼背后有人指点……”

    “应该是了。”

    邹赞点点头又说道:“近几个月,泰山贼逐渐变得有模有样,攻入城内后也不抢掠平民,甚至还曾放粮收买民心,种种迹象表明,泰山贼所图不小,恐怕不宜再视为寻常的山贼。”

    “……”

    陈太师捋着胡须一言不发。

    在这个天下,朝廷从来就不担心作恶一方的贼寇,因为这帮人无法动摇国家的根基,并且迟早会被剿清,朝廷畏惧的,是那些有着自己信念的义军,尤其是懂得收买民心的义军——这才是心腹大患。

    而现如今,泰山贼正慢慢朝着这方面转变,往好了想,这将大大减少无辜的被害者;可往坏处想,泰山贼也因此变得愈发危险。

    虽说‘赵伯虎’这头大虎在江东,但架不住泰山贼已经严重威胁到了山东一带啊。

    半晌后,陈太师沉声说道:“等过两日居正的婚事过后,老夫去一趟山东,亲眼看看那泰山贼……若来得及的话,叫叔仁等老夫到了,再着手操办季勇的后事。”

    “是。”

    邹赞点了点头。

    从旁的赵虞,看出邹赞欲言又止,似乎是想提些别的,比如说老太师的‘八十寿辰’,但最终邹赞还是没有提。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热门小说: 〔误入歧途苏玥〕〔无限辉煌图卷〕〔秦云萧淑妃〕〔神医豪婿林漠许半〕〔幸福人生护士苏钥〕〔猎谍〕〔我只是外门弟子〕〔龙宸〕〔舒听澜卓禹安叫什〕〔偷香(杨羽)〕〔恃宠〕〔我什么时候无敌了〕〔超神学院:开局穿〕〔大佬穿进虐文后〕〔玉如墨谢怀瑾彭今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