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刚更新: 〔摸宝天师〕〔喜遇良辰〕〔暮虎识香〕〔末世城下之钢铁洪〕〔斗罗之我是一名铁〕〔剑众生〕〔万夜之主〕〔重生机甲时代,开〕〔全能大佬她人美路〕〔摸宝天师(盛世宝〕〔农门福妻全家是反〕〔海贼开始的奇妙冒〕〔木叶之任务达人〕〔我的恋爱日常太反〕〔NBA:开局一张三分〕〔抗战之铁血东北军〕〔离婚后的我开始转〕〔LOL:这是个运气游〕〔末世之我有丧尸制〕〔侯府有朵小娇花
冰瞬      小说目录      搜索
赵氏虎子 第697章:成婚
    www..,最快更新赵氏虎子 !

    关注vx公.众号,看书还可领现金!

    三日后,也就是十月二十八日,即赵虞与李小姐成婚的吉日。

    虽然出于种种原因,赵虞决定简办这场婚事,但考虑到李郡守的面子,该邀请的宾客赵虞自然也邀请到了,自然黑虎山的那批人以外,还有邺城侯一家,比如目前驻军在荆楚的王尚德,再比如叶县县令杨定等等——这些姑且都是男方邀请的宾客。

    当然,请帖送出去,并不代表对方就一定会来。

    比如说杨定就借口推辞了,仅仅派老家将魏栋送来了一份贺礼。

    这小子也是有自知之明,他可能觉得,一旦他现身在祥瑞公主面前,那位公主决计饶不了他——而事实也确实如此,在得知杨定有可能前来赴宴的消息后,祥瑞公主就面色阴沉地将护卫长高木唤到了她居住的楼内,也不知私下嘱咐了什么,反正高护卫出来时神色十分为难。

    如今杨定没来,高木也是松了口气——他可不想在周都尉的婚礼上对一位朝廷任命的县令拔剑相向。

    除了杨定没来,王尚德也没来,理由是‘收复长沙郡遇到了阻碍’。

    可能王将军觉得,他与周虎这个颍川都尉的关系还未好到这种程度,更别说周虎如今被誉为陈门五虎的‘第六虎’,而王尚德与陈门五虎的关系一向不好。

    当然,虽然自己没来,但王将军却派来了他的族弟,也就是与赵虞关系不怎么好的王彦,也算是给了几分面子。

    至于毛老夫人与毛铮的弟弟毛秉与其夫人,早在一个半月前,赵虞便派士吏廖广将这一家请到了许昌,目前也住在赵虞府上,与陈太师作伴。

    其他像昆阳县令刘毗、县丞李煦,甚至是鲁阳县令刘緈、县尉丁武等等,皆在收到了赵虞的邀请后,于成婚之日前前来许昌祝贺。

    再加上郭达、褚角等黑虎山的那帮人,赵虞府上变得十分热闹。

    倘若不曾发生韩晫兵败身亡的事,相信这次欢聚会更圆满一些。

    而女方这边,也就是李郡守那边的亲戚,着实也来了不少,其中不乏有某某侯、某某世子,让人不禁感慨李氏不愧是国姓。

    顺便一提,其中有些人,其实李郡守并未送出喜帖,但鉴于对方也不知从何处得知了消息,早早地就将贺礼送到了许昌,以至于李郡守抹不开面子,最后也只能将其列入受邀的宾客,虽然李郡守也明白,这些硬凑上来的远方亲戚,或许根本不是为了参与他女儿的婚事而来,只是为了有机会巴结陈太师。

    有这些宾客在,这场婚礼就算想简办也简办不了,至少酒菜得弄丰盛了,否则岂不是叫人笑话?

    当日天蒙蒙亮,赵虞就被静女唤醒,旋即在静女与馨儿的帮助下穿戴整齐。

    在静女为他穿戴衣饰时,赵虞带着几分愧疚对她说道:“今日这场面,要比你我成婚的日子热闹多了……”

    静女的眼眸闪了两下,抿嘴笑道:“夫君是担心妾身不高兴么?”

    说罢,她不等赵虞开口,摇摇头依在赵虞怀中,轻喃道:“此生能嫁于……夫君,静女已经很庆幸了,再无所求。”

    这话她可是出自真心,毕竟以她的出身,其实只能作为妾室,当年乡侯夫人也是这样安排的,但赵虞却将她扶为正室,成为家中真正的女主人,她哪还有什么不满足?

    从旁,馨儿有些佩服这位正房姐姐的豁达,同时也有些羡慕这位正房姐姐倚在她们的男人怀中——她也明白,这位正房姐姐与她们的夫君有着超过十年的感情,这是她所比不了的。

    当然,那位即将过门的李小姐也比不了,尽管后者的婚事比她、比眼前那位正房姐姐更隆重。

    不过……

    要不要似这般目无旁人?她还在旁边呢?

    或许是察觉到了她的感受,男人向她亦招招手,馨儿稍稍迟疑了一下,最后还是走上去,被他亦拥入怀中。

    虽然当那位正房姐姐用捉狭、玩味的目光看向她时,馨儿颇有些面红耳赤,但心中却十分满足——毕竟,她没有被落下。

    不一会儿,静女率先脱离了赵虞的怀中,用手轻轻拍拍后者的胸膛提醒道:“莫要耽搁久了,否则李家妹妹那边该着急了。”

    听到这话,馨儿亦慌忙闪出了爱郎的怀抱。

    与二女告别后,赵虞走出北院的主屋,带着何顺与几名黑虎众前往府内前院,不久后便在前院碰到了整装待发的郭达、牛横等人。

    因为关系亲近,郭达与牛横今日被赵虞指定为迎宾与司宴,说白了,就是负责迎接宾客、活跃酒宴的角色,一般来说都是由亲密的兄弟、挚友担任。

    正因为如此,今日郭达与牛横亦是身着正装,头戴发冠、身穿长袍,腰带上还附庸风雅地挂着一枚玉饰,这让熟悉二人平日里打扮的赵虞怎么看都觉得别扭。

    说实话,郭达的装扮还算好的,至少还有模有样,相比之下,明明有着虎背熊腰的体魄却穿着一身袍子的牛横,愈发地让人感觉违和,远远看去,就仿佛一头穿着衣服的熊罴。

    别说赵虞、何顺这群人看得捧腹大笑,就连随后来到的邹赞,也不禁笑出了声。

    顺便一提,作为陈太师的长子,陈门五虎的长兄,邹赞今日也是迎宾之一,负责与赵虞、郭达二人一同在府门前迎接宾客。

    不得不说,让堂堂虎贲中郎将担任迎宾,这面子着实大发了。

    “居正,准备好了么?”

    邹赞过来询问赵虞,同时也不忘向郭达几人打一声招呼。

    尽管邹赞看上去平易近人,但郭达依旧感觉浑身不自在。

    曾经官迷的他,如今倒是逐渐不官迷了,毕竟这些年在赵虞身边,他接触的都是陈太师、祥瑞公主、邺城守世子、陈门五虎这等身份的人物,早就把官迷给治好了,他的浑身不自在,源于邹赞的‘身份’。

    跟陈太师一样,作为虎贲中郎将,邹赞觉得称得上晋国的重臣之一,这就意味着当赵虞向晋国复仇时,这位虎贲中郎将也会成为敌人……

    双方,注定会成为敌人。

    这让郭达很难与这位虎贲中郎将处好关系。

    好在邹赞并未起疑——毕竟他也知道六弟这群‘黑虎山兄弟’到底是怎么回事,有些事他也不想深究,只要双方别弄僵,让六弟难做,这就行了。

    这不,他笑着对赵虞与郭达说道:“若准备好了,咱们就去府门那边吧……郭兄?”

    “邹兄所言极是。”

    尽管心中有别的想法,郭达亦不禁有些受宠若惊。

    他一个不学无术的前山贼,居然能混到让陈太师唤他‘小郭’,让邹赞唤他‘郭兄’,他亦俨然有种‘此生足矣’的感慨。

    片刻后,赵虞、邹赞、郭达几人便来到了府门处。

    此时天色尚早,还未有宾客临门,于是赵虞几人便站在府门处随便聊了起来。

    不多时,邺城侯公子李勤也来到了府门处,加入了他们当中。

    连郭达都感觉得出来,这位李勤公子与邹中郎将的关系并不是那么和睦,李勤宁可与郭达闲聊,都不会与邹赞多说什么——而邹赞亦是如此。

    待等辰时过后,逐渐有宾客登门祝贺,主要是许昌城内的家族,还有都尉署、郡守府的官员。

    其中就有联袂而来的张季、廖广、田钦、荀异、韩和等人,都是都尉署的官员。

    再然后,郡丞陈朗、郡守长史崔治等郡守府的官员,亦陆续赶来庆贺。

    赵虞、郭达、邹赞几人分别将其迎入府内的宴席。

    巳时前后,见时辰差不多了,赵虞便带着何顺,带着早已准备就绪的迎亲队伍,敲锣打鼓地前往郡守府,只留下郭达、邹赞、李勤三人。

    正如郭达所猜测的那样,赵虞一走,他们这边立刻就冷了场,邹赞与李勤几乎都不跟对方说话。

    且不说周都尉这边,且说赵虞一行人在无数城内百姓的围观下,敲锣打鼓地来到郡守府门前。

    此时在郡守府门外,早已有一名目测二十七八岁的年轻人已等候在郡守府外,此人正是李郡守与王氏所生的独子,李恪,如今在朝中担任文林馆学士,虽然暂时不是什么有实权的官员,但看此人如此年轻便能成为学士,可想而知前途无量。

    此番李恪是为了妹妹的婚事,特地从邯郸赶回许昌。

    “元逊兄。”

    待乐声停止后,赵虞主动上前与这位李公子,或者说未来的妻兄见礼。

    “贤弟……哈哈,或该改口称一声妹夫了。”

    李恪笑着回了礼。

    他是三日前就到的许昌,与邹赞几乎同时抵达,这几日相处下来,他对赵虞的印象着实不坏。

    只见他拉着赵虞的衣袖往屋内走,口中笑着说道:“方才父亲与母亲还有二娘还在念叨呢,早早就叫愚兄在府外等着……”

    赵虞陪着干笑了两声。

    不可否认,其实这场婚事最心急的并不是他,也不是李小姐,而是李郡守夫妇三人。

    在李恪的指引下,赵虞带着何顺走到府内,见到了李郡守与王氏、蔡氏。

    或许是因为女儿出嫁的关系,李郡守今日的气色尤其好,拉着赵虞询问了许久,当然,问的都是那些宾客的事。

    不多时,蔡氏与一名侍女,便将已换上了嫁衣的李小姐搀了出来,由于李小姐此刻头上蒙着一块盖头,赵虞也看不清后者此刻的面色,想来应该有几分羞涩,几分尴尬——至少此刻被夹在李郡守与李恪父子二人之间的他,就感觉挺尴尬的。

    期间的事,无需细说,无非就是蔡氏见女儿就要出嫁了,心情复杂落了泪,结果就遭到了李郡守的喝斥。

    似乎为人母者,在女儿出嫁时都有这么一出。

    总而言之,最后在李恪与那名侍女的搀扶下,李小姐登上了赵虞带来的车轿,至于李郡守与王氏、蔡氏,则乘坐他们自家的马车。

    然后又是一通敲锣打鼓,赵虞策马在队伍前缓缓而行,在大街小巷无数百姓的围观下,将李小姐乘坐的车轿迎到了都尉周府。

    此时他惊讶地看到,都尉周府的府门前站着一个较为熟悉的身影,正是王尚德的族弟王彦。

    转头对何顺吩咐了一句,赵虞翻身下马,走向王彦,口中招呼道:“王将军。……王将军能来赴宴,着实是令敝府蓬荜生辉。”

    “哼。”

    王彦下意识地轻哼了一下,旋即眼角余光瞥见了站在一旁的邹赞,他这才压制着心中的不快说道:“我族兄还在长沙,赶不及赴周都尉的喜事,遂派我前来祝贺……”

    『长沙?』

    赵虞心下微微一动,至于碍于眼下时机不合适,不便开口。

    好在他并没有等多久,不久,馨儿就带着几名侍女来到了这边。

    这个年代的婚事,礼数繁琐,不过李小姐并非正妻,而是平妻,因此就免去了一些,最后在锣鼓乐声中,由馨儿以及碧儿等几名侍女的帮助下下了轿子,被搀扶着迈入了府邸。

    吉时至,新人拜堂。

    所谓的‘三拜’,其实是拜给宾客看的,新妇过门时真正要拜的,其实是夫家的祖宗,然后是丈夫的双亲。

    这不,馨儿就搀扶着李小姐来到了前院主屋的偏屋,与赵虞一同拜祭‘周家’的祖先。

    这间偏屋内,就供着周都尉的双亲,以及历代周家祖宗——为了编这些位‘祖宗’,当初赵虞可没少话心思。

    其中,有两尊灵位盖着黑布,分别就是‘周都尉’的双亲。

    本来是不需要盖着黑布的,但上回馨儿过门时,赵虞觉得让她跪拜两尊根本不是他父母的灵位,这实在不合适,便叫何顺偷偷找人刻了鲁阳乡侯夫妇的灵位,盖上黑布,则是为了掩人耳目。

    至于理由嘛,随便扯个习俗作为借口就是了,反正,就算是陈太师也不会不合时宜地去验证一下。

    而这回也同样如此,李小姐以为她跪拜的是‘周氏祖先’,但其实,她跪的是鲁阳乡侯夫妇——当然,她并没有拜错人。

    拜完了鲁阳乡侯夫妇的灵位,这边赵虞用眼神示意何顺找机会再将假的‘周氏夫妇’灵位换回来,那边馨儿则搀扶着李小姐去拜见陈太师。

    而期间,赵虞亦在众宾客带着笑意的注视下,以半子之礼叩拜了李郡守夫妇。

    婚礼的流程到这里,能给众宾客看的基本就结束了,随后就是一些不便外人观看的礼数,比如说,李小姐接下来要去拜见静女,以妹妹的身份向正房姐姐行礼。

    在经历此事之后,李小姐才算是真正嫁入了夫家,而接下来,她将与静女一同负责招待设在内院的女眷筵席。

    女眷宴席,邀请的便是毛老夫人、毛秉的妻子,还有许昌城内一干与静女关系不错的大户人家夫人,还有李郡守的夫人王氏、蔡氏。

    总而言之,待等繁琐的礼数结束之后,赵虞便吩咐准备开席。

    人分三六九等,宴席的座次,自然也有区别,而陈太师、李郡守、邺城侯公子李勤、王彦,这些人自然被赵虞请到了上席——至于邹赞,他与郭达、牛横等人一样,将作为司宴,负责替赵虞招待众宾客,活跃各个宴席的气氛。

    堂堂虎贲中郎将充当司宴,这着实让前来祝贺的宾客受宠若惊。

    而期间,赵虞借给王彦斟酒的空档,问出他心中较为记挂的疑问:“王尚德将军还在长沙么?”

    王彦曾与赵虞发生过龃龉,自然对赵虞不甚待见,不过今日他作为宾客而来,自然也不好给赵虞甩什么脸色,毕竟陈太师就在一旁坐着呢——就算是看在陈太师的面子上,王彦也得对赵虞客客气气的。

    鉴于此,王彦压制着心中的不快,沉声说道:“族兄收复长沙,不太顺利。那个项宣……当初此人逃回长沙郡后,便收拢了关朔的旧部,成为了长沙叛军的首领,族兄与他打过几次照面,没占到什么便宜……”

    说着,他看了一眼陈太师,又补充道:“当然,这只是暂时的,今年我南阳郡的收成不错,军粮亦比往年充足了不少,相信过不了多久,族兄便能击溃项宣,收复长沙,随后挥军江东!”

    “……”陈太师瞥了一眼王彦,没说什么。

    也难怪,这位老爷子最近不想听到什么诸如‘江东’、‘赵伯虎’这样的词,毕竟他在江东刚刚失去了一名义子。

    相比较之下,反而是赵虞对王彦所透露的讯息更感兴趣。

    毕竟,一旦王尚德收复了长沙郡,必然顺势兵取豫章,继而威胁到江东,这对于他的兄长赵伯虎而言可不是什么好事。

    而现如今,有项宣在长沙郡抵挡住了王尚德的进攻,新生的江东义师倒也不必再担忧来自西边的威胁,只需安心对付一路即可。

    哪一路?自然就是薛敖、章靖、王谡那一路了。

    甚至于,就算是薛敖、章靖、王谡的这一路,也有泰山贼帮忙分担了不少压力。

    基于这种种,赵虞感觉他兄长赵伯虎当前的处境,还是比较乐观的,至少暂时还不会遭到晋军的大举围剿。

    毕竟新生的江东义师需要时间重整旗鼓,而晋国朝廷这边,陈太师这边,也需要时间率先铲除泰山贼。

    大概等泰山贼被剿灭之后,恐怕就是陈太师再次挥师南下征讨江东义师的时候了。

    而反过来说,在泰山贼被剿灭之前,他兄长赵伯虎能招揽到多少兵马?

    对此,赵虞暂时亦不得而知。

    不过他相信,他兄长没有那么容易被击败。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热门小说: 〔神医豪婿林漠许半〕〔误入歧途苏玥〕〔偷香(杨羽)〕〔超神学院:开局穿〕〔国啤(秦东)〕〔贞观三百年〕〔斗罗之双枪绝世〕〔玉如墨谢怀瑾彭今〕〔献祭之主〕〔大隋说书人〕〔主宰江山〕〔都市修罗〕〔在火星造神话的我〕〔我把穿越门上交了〕〔罪军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