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刚更新: 〔万夜之主〕〔炮灰女配和奸臣HE〕〔我,元芳?〕〔对话古今:我打造〕〔精灵之火箭队开局〕〔旧日之书〕〔我绑定了悦来客栈〕〔这本书和游戏王有〕〔春回大明朝〕〔狩猎好莱坞〕〔超级学霸:从低调〕〔人在斗罗,兼职修〕〔我在八零追糙汉〕〔机甲与刀〕〔神豪从系统宕机开〕〔都市妖孽狂婿〕〔带个地道系统打鬼〕〔逍遥小渔夫〕〔我靠装逼,当隐世〕〔重返1987当首富
冰瞬      小说目录      搜索
赵氏虎子 第708章:密谋
    www..,最快更新赵氏虎子 !

    皇位归属,历来都是极其敏感的禁忌,自然不可轻易谈及。

    就像当下的赵虞与李氏兄弟,哪怕双方的关系已拉近至准妹夫与准内兄的地步,那也得找一个合适的契机,在一番其实并不什么营养的谈话中,一点点地将这个话题给抛出来。

    倘若期间有任何一方表现出了不适,那么这个话题就到此为止。

    可这位祥瑞公主倒好,她居然毫不顾忌地,非常突兀地将这件事给挑明了,让赵虞与李氏兄弟都陷入了无法圆场的尴尬。

    然而这位公主却似乎仍不自知,见书房内的三人皆一言不发,她再次心急地催促道:“说话呀,你们三人。”

    听到这话,李奉的脸上闪过几丝恼色,他忍着怒气说道:“祥瑞,你……先回去吧。”

    他有意将搅局的妹妹支开,可惜公主全然不给他这位兄长面子,毫不犹豫就拒绝道:“不要!本宫要在这里听你们商议。”

    眼见兄长的脸上泛起几分羞恼之色,李勤连忙打圆场道:“兄长息怒。……兄长你也是,三十几的人了,何必与祥瑞一般见识?她还小……”

    『还小?』

    赵虞面具下的脸上浮现几许玩味之色。

    要知道,公主可只比他小一岁……当然了,在智慧方面,这位公主倒还真不如到今年也才十六岁的宁娘。

    李勤自然没有注意到赵虞面具下的玩味表情,依旧打着圆场劝说着李奉:“……祥瑞想呆在这就让她在这嘛,这里又没有外人……”

    说罢,他转头看向赵虞,朝着赵虞使了几个眼色,好似在暗示赵虞也帮着说两句。

    但赵虞却明白,李勤这是在试探他的反应——对方想看看他对公主方才那番僭越的话到底是何态度。

    思忖了一下,赵虞假装若无其事地笑道:“公主还真是……时常会说些惊人之语啊。让公主留在这其实也无妨,只要公主答应不再随意插嘴……”

    说着,他转头看向李奉:“子承兄觉得这样如何?”

    “唔。”

    李奉微微点了点头。

    不客气地说,虽然局面是有点尴尬,但拜这位妹妹所赐,那个不能随意谈及的话题总算也是挑明了,在这种情况下,其实这位妹妹若能识趣地退下反而更好,免得她之后胡乱说话,再把局面搅僵。

    但既然对面那位准妹夫开了口,他自然也不好多说什么。

    可惜,公主却没有察觉到赵虞与李奉间的默契,不满地说道:“凭什么不让本宫说话?”

    这一下,李奉真的是有些恼了。

    好在李勤抢先说道:“祥瑞,你不妨先静一静,听听周贤弟的看法……”

    圆滑的他,假借劝说自家妹妹,十分自然地将话题抛给了赵虞。

    听到这话,公主这才安静下来,整个人往椅子里一坐,转头看着赵虞。

    『这个李勤……』

    赵虞心中暗道李勤的圆滑与狡智,但脸上却不露半分声色,在略一沉思后,他索性跳过了方才公主那番令人感到突兀的话,故作沉吟地说道:“依小弟之见,当下我等有两个选择。其一,找一位合适的人选作为第三位皇位竞争者,支持他与东宫、与三皇子竞争……”

    听到这,公主不满地插嘴道:“周虎,你有没有在听本宫说话?本宫不是让你支持父亲吗?”

    “咳!”

    赵虞假意咳嗽一声,故作含糊地说道:“伯父……最好暂不出面。”

    公主估计没也听懂,颦眉就要说话,然而李奉、李勤兄弟俩却听懂了赵虞的意思。

    李奉抢在妹妹说话前开口道:“祥瑞莫要插嘴!……贤弟,你的意思是,从其余叔伯中,挑一人出来?”

    “嗯。”赵虞点了点头。

    “这怕是……不容易。”李勤摸了摸胡须,带着几分微妙的笑容说道:“那几位叔伯,早已淡出了朝野,如今都过着富足翁的日子,若是真心实意支持他们还好,否则……我想那几位叔伯也不肯……替人作嫁。”

    他顿了顿评价道:“此掩耳盗铃之举,怕是瞒不过去。”

    『你这话就是默认第三位皇位竞争者非你爹邺城侯不可呗?』

    赵虞当然听得懂李勤言外之意,顺着他的话故作不解地问道:“两位兄长的诸叔伯中,就没有一个……有远见的么?”

    他故意加重了‘远见’二字,自然是为了回应李勤的暗示。

    果然,李勤也听懂了赵虞的回应,脸上当即露出了几分笑容,笑着说道:“作为晚辈,愚兄不敢诽议我那些位叔伯……不可否认,我那些位叔伯皆是有自知之明的人,但终归东宫与三皇叔势力庞大,他们也不敢轻易地……下注。”

    『这样么……看来晋天子的一干儿子,也没几个能拿得出手的。』

    再次听懂了李勤暗示的赵虞,心下暗暗冷哼。

    冷哼之余,他改口说道:“既然如此,那就用第二策,驱虎吞狼。”

    听闻此言,方才默不作声的李奉皱着眉头沉声问道:“贤弟的意思是……挑拨邯郸那两位?”

    “啊。”赵虞点点头道:“我等不妨假意投靠其中一方,使二者力量失衡,如此一来,势弱那方必定有所行动。介时,咱们隔岸观火,坐收渔翁之利。”

    “……”

    李奉、李勤兄弟对视一眼,旋即李勤皱着眉头开口道:“先不论此计成或败,就说邯郸那两位近些年来处处针对我家,就算咱们靠过去,对方也未必会信吧?”

    “他若不信,就投另一方咯。”赵虞笑着说道。

    见李氏兄弟俩有所困惑,赵虞笑着说道:“事实上,眼下是一个绝佳的机会。……那两位当年针对伯父,无非就是因为公主,现如今公主已远离王宫,对于那两位而言,其实也算是祛除了一块心病,我认为,只要公主不回宫,不在天子面前说些不利于他们的什么话,我想他们应该也不会再做什么得罪人的事……这对他们没有好处。在这种情况下,两位兄长靠过去,就算他们心中有所狐疑,也绝对不会将两位兄长拒之门外,免得邺城倒向另一方。”

    “就是说,就算他们心中狐疑,也会极力拉拢我等,对吧?”李奉眼中精光一闪。

    “对!”

    “唔……”李奉点了点头,但旋即又问道:“可问题是,若咱们投靠那人,对我等始终心存怀疑,那我等又如何挑拨呢?”

    “挑拨?不,无需挑拨。”赵虞笑着说道:“介时,只要让公主出面,在天子面前称赞咱们投靠的那位即可……”

    『??』

    被提到的公主,此刻正手托香腮听着屋内三人在那打哑谜,直听得满头雾水。

    乍听赵虞这番话,她还转不过弯来,遂不解地问道:“让本宫在陛下爷爷面前说好话?为谁?”

    看她满脸困惑的模样,赵虞知道她肯定没听懂,遂索性挑明道:“东宫,或三皇子。”

    一听这话,公主立刻就板起脸来,不高兴地说道:“我才不要替他们说话,本宫恨不得杀了他们!”

    赵虞微微一笑道:“想要在人背后捅刀子,最起码得先绕到那人身后吧?”

    『?』

    公主茫然地眨眨眼睛。

    倒是李勤哈哈大笑道:“贤弟这比喻,妙极。”

    从旁,李奉亦听得连连点头,同时也不忘训斥自家妹妹:“祥瑞,你若听不明白,就莫要胡乱插嘴,显得你……唉。”

    他无奈地摇了摇头。

    见此,公主气呼呼地鼓起了脸。

    倒不是因为兄长再次训斥了他,而是因为她从始至终都没有听懂这三人的哑谜,这让她有种被孤立的感觉。

    可瞅着这三人聊地投机,她倒也真的不敢胡乱打搅了三人,毕竟她还是很希望皇位落到她父亲头上的。

    在这种情况下,这位公主只能闷闷不乐地坐在椅子上,努力想要听懂三人的对话。

    说实话,看她鼓着脸静静坐在一旁,其实倒也不失可爱,但赵虞此刻显然顾不上欣赏公主这罕见的安安静静的一幕,沉声将他早已谋划许久的计策,一五一十地告诉了李氏兄弟:“……无论那人信与不信,至少他在明面上会与我等保持良好的关系,甚至极力拉拢;而另一人,相信也不会视若无睹,介时,我等便可左右逢源,假意待价而沽,实则隔岸观火,坐收渔利。”

    “妙!”

    李奉听得双目放光,直到今日他才意识到,陈太师的眼光究竟有多么厉害——眼前这个男人,绝对是足以匹敌陈门五虎的!

    当然,眼前这个男人,如今也确实是陈门五虎之一。

    此时,李勤有些心急地问道:“那依贤弟之见,我等选择哪一方较好?”

    “这个嘛……”赵虞沉吟了片刻,反问道:“如今东宫与三皇子,哪一方势力较优?”

    “那自然是东宫。”李奉皱着眉头说道:“终归他当了二三十年的太子,朝野上下……大致还是认可的。”

    “唔。”赵虞微微点头,对此毫不意外。

    能当二三十年的太子,这位太子积累下来的人脉,自然不可谓不惊人,倘若这样还压不住弟弟,那只能说这位东宫实在是太无能了。

    而就李奉所言,这位太子至少还是有正常水准的。

    想到这里,赵虞好奇问道:“那三皇子何以能与东宫抗衡?”

    李奉闻言解释道:“三皇叔的生母出身杨氏,其父兄乃是驻西垂的大将……”顿了顿,他又补充道:“贤弟可还记得前些年作乱的楚侯?杨妃的祖上,其实与那位楚侯同出一枝。”

    “噢。”

    赵虞恍然大悟。

    他当然知道,这晋国最显贵的就是李、杨两姓,两家的先祖当年共同打下晋国的江山,后来李姓当了晋天子,杨姓则封为楚侯,坐享荆楚之地作为封地。

    考虑到当初李、杨两姓的亲密程度,杨姓其中一支留在晋国作为西疆的驻边大将,这倒也不奇怪。

    关注公..众号,看书抽最高888现金红包!

    赵虞顶多就有点好奇,毕竟前些年,前代楚侯杨固才以‘勾结安平道乱党图谋造反’的罪名被治罪,西垂的杨姓就没有任何态度么?

    莫非几百年之后,两支杨姓已经疏远了交情,还是说,是看在三皇子的面子上?

    『……也有可能是老太师尚在,西垂的杨姓不敢胡来。』

    赵虞心下暗暗猜测。

    毫无疑问,陈太师,那绝对称得上是晋国的擎天玉柱,是高悬在任何晋国叛逆头上的开锋利剑。

    话说回来,当年楚侯杨固联合安平道造反,虽然在其死后都被晋天子治了罪,就连尸体也被运到邯郸,但不知什么原因朝廷并非深究,甚至还封了杨固那几个逃逸至武陵郡的儿子继承爵位。

    当然,同时朝廷也委任了王尚德驻军荆楚,哪怕杨固那几个儿子在深山老林里熬不住了,回来向晋国服软了,估计他们也只能当一个空有爵位的楚侯了,顶多得到一块食邑,不太可能像曾经那样拥有组建军队的权力——至少赵虞看那王尚德的架势,显然是不准备再撤回南阳的。

    总之,在经过李奉的一番解释后,赵虞对于东宫与三皇子的势力,也有了大致的了解。

    东宫的优势,在于他有正当的储君名分,况且当了二三十年的太子,朝野上下也纷纷认可了这位太子,甚至于在潜移默化之下,也认可了这位太子日后继承皇位。

    而三皇子的优势,则在于他有相当强势的祖父与舅舅在背后支持,只是这份优势,难以在陈太师与陈门五虎的压制下体现出来。

    尤其是陈太师,虽今年已八十岁高龄,但戎马一生竟无败绩的赫赫威名,不说其他人,就连赵虞都暗暗发怵。

    要知道那位老太师二十岁不到就入伍征战了,足足六十余年的戎马生涯,简直就像怪物。

    就在赵虞暗暗感慨之余,李勤压低声音问道:“贤弟的意思是,咱们支持三皇叔?”

    听闻此言,赵虞收回心神,摇摇头说道:“不必立刻就做出决定,尤其对三皇子……前两年公主遇袭,据我所知乃是三皇子背地里所为,东宫不过是推波助澜,基于此,咱们如今忽然凑上去,痕迹未免太过于明显……依小弟之见,子承兄不妨先去东宫那边透露一些口风……”

    李奉皱眉说道:“东宫势大,未必看得上我邺城。”

    赵虞微微一笑:“不止邺城……”

    “噢。”

    李奉立刻明白过来。

    也对,如今他邺城李氏,可是多了一位‘强援’,而且这位强援背后还有更强劲的靠山——哪怕东宫看不上他邺城这点力量,也得掂量一下邺城李氏的‘女婿’,考虑一下邺城侯这‘女婿’背后的陈太师与陈门五虎。

    就在李奉恍然点头之际,赵虞又补充道:“退一步说,就算东宫看不上,相信他也不会任由两位兄长倒向三皇子……毫无疑问,只要得知两位兄长拜访东宫,透露某些口风,相信三皇子必然坐立不安,他一定会邀请两位,试图弥补彼此的关系,如此一来,更有利于两位兄长左右逢源,游走于那两支势力之间。”

    “我懂了。”

    李勤抚掌笑道:“到时候,哪边出价高,咱们就投向哪边,随后让祥瑞出面‘帮’他一把,替他在天子面前说说好话……”

    他刻意加重了‘帮’这个字,显得有些不怀好意。

    “正是!”

    赵虞重重点了点头,下意识地看向坐在身旁的公主,却见这位被冷落许久的公主,此刻瞧瞧他,又看看她两位兄长,俏脸上满是疑问。

    “谈完了?”

    见赵虞转头看来,她小心地问道。

    “啊。”

    大概是因为自己的计划向前迈出了一大步,赵虞此刻的心情极佳,闻言笑眯眯地点了点头。

    听到这话,公主双目一睁顿时来了精神。

    她心切地问道:“那你是答应助本宫的父亲争夺皇位了?你那么狡猾,肯定想到了什么好主意吧?”

    『……你到底在听什么东西?』

    “这个嘛……”赵虞转头看向李奉、李勤兄弟。

    见到赵虞投来的目光,李奉咳嗽一声,板着脸说道:“祥瑞,莫要再胡说八道了!皇位之事,连父侯都要避讳,我等小辈岂敢妄言?日后休要再提,免得惹来非议!”

    这番话,简直就是一盆凉水浇灭了公主心中的热切,她当即面露愤怒之色。

    见此,李勤笑着打圆场道:“不可说、不可说。……祥瑞,随后让周贤弟为你解释吧,只要你听从周贤弟的安排,你心中所想……未必不能实现。”

    “什么啊?”

    见这几人谈完了还在跟自己打哑谜,公主愈发气郁,当场就发了一通脾气。

    但赵虞、李奉、李勤三人却不以为意。

    李氏兄弟俩此刻的心情极佳,赵虞的心情也极佳,唯独从头到尾听三人打了一通哑谜的公主独自在那生闷气。

    总而言之,虽然经历了一些波折,但最终,赵虞还是与李氏兄弟俩就某些事达成了默契。

    更关键的是,因为赵虞的出谋划策,兄弟俩对他愈发亲近与信赖,同时也全盘接受了赵虞提出的种种建议。

    遵照赵虞的建议,李奉决定立刻前往邯郸,先设法与东宫、与三皇子消除芥蒂——看他这口风,赵虞就知道兄弟俩来颍川之前,肯定与其父邺城侯通过气。

    否则这么大的事,这兄弟俩岂敢自作主张?

    由此可见,那位看似无害的邺城侯,对皇位也未必就没有兴趣。

    至于李勤,他倒是决定在许昌多住几日,看样子是准备与赵虞再深入谈谈更具体的计策。

    当然,这次肯定不会带着公主,否则指不定还要闹出什么尴尬的事来。

    而就让赵虞自认为迈出了重大的一步时,何顺忽然向他禀告了一件事。

    “都尉,‘南边’有人来到了许昌,欲求见都尉,”

    『何璆?我已叫秦寔暗中与其对接,他找我做什么?』

    赵虞微微皱了皱眉。

    毕竟‘南边’可是指代卧牛山的暗语,特指何璆那群人。

    “你安排一下,切莫惹人注意。”

    “是!”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热门小说: 〔偷香(杨羽)〕〔奇怪的先生们〕〔秦云萧淑妃〕〔误入歧途苏玥〕〔开局六女仆〕〔舒听澜卓禹安叫什〕〔我成了初代五番队〕〔幸福人生护士苏钥〕〔陆见深南溪免费阅〕〔猎谍〕〔我只是外门弟子〕〔恃宠〕〔无限辉煌图卷〕〔她真的不好哄〕〔我家老婆实在太会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