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刚更新: 〔万夜之主〕〔炮灰女配和奸臣HE〕〔我,元芳?〕〔对话古今:我打造〕〔精灵之火箭队开局〕〔旧日之书〕〔我绑定了悦来客栈〕〔这本书和游戏王有〕〔春回大明朝〕〔狩猎好莱坞〕〔超级学霸:从低调〕〔人在斗罗,兼职修〕〔我在八零追糙汉〕〔机甲与刀〕〔神豪从系统宕机开〕〔都市妖孽狂婿〕〔带个地道系统打鬼〕〔逍遥小渔夫〕〔我靠装逼,当隐世〕〔重返1987当首富
冰瞬      小说目录      搜索
赵氏虎子 第709章:千里授计
    www..,最快更新赵氏虎子 !

    一个时辰后,何顺带着两名看似商贾打扮的年轻人来到了赵虞的书房,朝着坐在书桌后看书的赵虞抱了抱拳:“都尉,人来了。”

    赵虞抬起头看向那两人,为首那人那立刻就认出来了,正是现如今蜗牛山那支‘南阳义师’的代首领,何璆。

    就当他打量何璆时,何璆亦笑着拱手抱拳道:“周都尉,别来无恙。”

    “……”

    赵虞面无表情地看着何璆。

    不可否认他此刻心中着实有些不快,因为他早前就已经安排舞阳县的县尉秦寔与何璆交接,满足后者一些需求,可没想到这何璆竟然敢跑到他许昌来——这小子难道不知他已被朝廷所通缉么?

    要知道在朝廷对‘南阳叛军’重要人物的通缉悬赏中,何璆作为代首领,被悬赏的金额与力度都仅在张翟之下,这等‘乱党’居然敢潜入许昌,毫不考虑是否会牵连到他,赵虞自然感到不快——万一何璆出入许昌的消息走漏出去,那可不是一件小事,就算赵虞想要掩盖,怕是也要花费一番工夫。

    “何公子有何贵干?”

    他冷淡地回应道。

    何璆能被张翟选中代其执掌南阳义师的残兵,显然此人也并非简单人物,就好比此刻,何璆一听眼前这位周都尉的口气,就立刻猜到了几分,连忙拱手致歉道:“请周都尉恕罪。在下本不敢打搅都尉的清净,但今日这件事,在下认为应该冒险前来许昌,为我这位兄弟作证……”

    说罢,他向旁走了半步,抬手示意他身后那名年轻人:“石头。”

    被唤做石头的年轻人点点头,会意地走上前半步,朝着赵虞抱拳问候道:“在下石续,曾经跟着张大哥有幸见过都尉几面,不知都尉可记得在下?”

    『张大哥?张翟?张翟不是泰山……』

    好似想到了什么,皱着眉头有些不悦的赵虞,面具下的神色立刻变得凝重起来,他压低声音问道:“张翟……派你来的?”

    “是。”

    石续点点头,亦压低声音说道:“泰山……张大哥那边,遇到一点麻烦,特派我前来向都尉问计……”

    赵虞抬手做了一个停止的手势,旋即转头看向何顺。

    何顺会意地点点头,迈步走出书房,依稀能听到他对值守在屋外的几名黑虎众吩咐了几句,大概是叫那几人不许任何闲杂人等靠近。

    嘱咐罢,何顺这才回到了书房,依旧站回赵虞身边。

    而此时在书房内,赵虞则抬手请何璆、石续就坐,待何顺回到书房内,反身关上了房门,他这才问石续道:“怎么回事?”

    于是石续便将泰山义师前几个月遭遇的状况一五一十地告诉了赵虞,包括陈太师做出的一些改动:“……那位老大人效仿颍川,叫各县扩编县军,据张大哥所言,这位老大人意在困死泰山众人,令其‘掠无可掠’、坐以待毙……”

    赵虞静静地听着,心情有些微妙。

    陈太师赴山东对付泰山贼的事,他早就知道了,只不过受限于晋国朝廷当前的财力,他并不认为那位老太师能迅速解决泰山贼——虽说老太师战无不胜,可泰山贼死活不肯露面,老太师自然也拿他们没有办法。

    然而没想到,老太师见泰山贼不肯与官军正面交锋,便立刻改变了策略,转而增强各县的卫戎力量,欲借此招数困死泰山贼——还别说,这跟他颍川郡当年借着卧牛山群贼的威胁扩编县军还真有几分相似。

    当然,当时所谓的‘颍川受卧牛山群贼威胁’,仅仅只是赵虞扩编军队的借口,毕竟在当时王庆所率领的那支部级驻军就已经驻扎在召陵了,距离舞阳县不过半日的路程,卧牛山群贼怎么可能切实威胁到颍川郡?

    说到底,无非就是赵虞故意授意秦寔夸大其词,夸大卧牛山群贼的威胁罢了,如此一来他才好扩编军队,将颍川郡的卫戎军队,即郡军与各县县军的总人数,从‘义师进犯’前后的五万人左右,一口气暴增到十万余人,足足翻了一倍。

    而事实也证明,此举非常有效,自那之后,果然卧牛山群贼再也不敢进犯他颍川……

    没想到,赵虞当日别有用心的这一招,如今却被陈太师学了去,拿来对付泰山贼,赵虞也着实感到有些意外。

    “那位老大人,目前还在山东么?”

    在思忖了片刻后,赵虞忽然问道。

    石续摇了摇头说道:“不,在下来时,张大哥就已收到眼线送来的相关消息,据说那位老大人带着韩将军的骨灰,并其遗孀、子女,连日往北方去了,据说是要将韩将军的骨灰安葬于其故乡……至于去了何处,这个未曾打探到。”

    『年前就离开了山东么?看来八十寿辰果然没有办呐……』

    赵虞暗自叹了口气。

    此番,老太师白发人送黑发人不说,居然还冒着十二月的严寒前往韩晫的故乡,纵使赵虞都忍不住要长叹一声。

    而最最纠结的是,造成这一局面的人,不是别人,正是他的亲兄长,江东义师的新领袖,赵伯虎。

    『罢了,不想了……』

    将心中的胡思乱想抛之脑后,赵虞微微吸了口气,调整了一下心情,转而思忖当前的局势。

    据石续所描述的情况,赵虞自然明白泰山贼那岌岌可危的处境。

    不可否认,泰山贼前几个月的声势确实唬人,借助兵多势众的优势,他们甚至一度压制住了薛敖、章靖、王谡三位五虎,但归根到底,泰山贼也只不过是一只不敢与官兵正面交锋的纸老虎而已,相信陈太师并不打算在这群山寇身上浪费太多的时间——这位老太师真正的目标,无疑是如今盘踞在江东日渐壮大的新江东义师。

    基于这一点,赵虞亦做出了与张翟一般无二的判断:他也认为,明年三四月,最迟五月,多半就是陈太师统领山东诸路官军正式围剿泰山贼的日子了。

    按照正常情况来说,那时的泰山贼正面临数月抢掠不到粮食的窘迫,这毫无疑问会使泰山贼处于崩溃的边缘,介时陈太师他们只需稍再加以外力,声势浩大地围剿泰山贼,泰山贼在内忧外患之下,必然崩解。

    这……可不是一件好事。

    要知道,泰山贼现如今不单单是颍川郡的挡箭牌,其实同样也是新江东义师的挡箭牌,陈太师只有在解决掉这路叛逆的情况下,才敢放心地挥军南下,征讨新江东义师。

    权衡利弊,赵虞自然要拉泰山贼一把,哪怕泰山贼注定会被陈太师与陈门五虎剿灭,他也希望能延后泰山贼溃败的时间,变相替江东义师,替他的兄长赵伯虎争取壮大的时间。

    “我知道了,你等稍等片刻。”

    吩咐了何璆、石续二人一句,赵虞铺开一张纸,提笔在纸上挥笔疾书。

    姑且不论陈太师的‘困贼之计’是否有借鉴他颍川郡的地方,在赵虞看来要破解这招倒也不难,总结下来无非就是‘破交’、‘破袭’两点。

    破交,即破交作战,山东诸县不是正在增强各县的卫戎兵力么?那就直接对县与县之间的交通下手,毕竟一个县不可能在所有事物上做到自给自足,它必然要输出一部分货物,吸收一部分货物,泰山贼只需占据有利地形,专门瞄这些运输货物的车队下手即可。

    就好比当年的黑虎山,就死死卡着昆阳连接汝南与襄城二县的那条通道,当时附近一带都知道黑虎山上有黑虎贼,可那又有什么办法?毕竟这条路最短最便捷,因此当初那些行商宁可花点钱孝敬黑虎山,也不愿意多绕一大段路程。

    当然,山东诸县也自然不会眼睁睁地看着泰山贼扼守关键地形抢掠各县的运输车队,他们必然会出动官兵驱逐、进剿泰山贼。

    而此情况下,就可以用到‘破袭’战术。

    纵观整个山东,实力强劲的晋国其实只有两支,一支是薛敖的太原骑兵,一支是章靖从邹赞那边借来的两万太师军,除此之外,就算是后将军王谡率领的五万河北军,实力其实也就是那么回事。

    更别说山东各县基于陈太师命令而新训练出来的那些县军,这些人的实力怕是连泰山贼都不如。

    在这种情况下,赵虞认为泰山贼是可以采取‘破袭’战术的,只要避开太原骑兵与太师军即可。

    甚至于,顺便还能练练兵,提高泰山贼的作战能力。

    当然了,赵虞并不认为凭借他的计策就能让泰山贼再次击败山东各县的官兵,甚至继续压制薛敖、章靖、王谡那三位五虎,毕竟泰山贼的底子不强,他们只是空有人数而已,并没有多少真正能打的精锐,他的目的只是要延后泰山贼的溃败时间,为江东义师争取时间。

    打个比方说,假设陈太师决定在明年五月时出兵围剿泰山贼,争取在入秋前彻底剿灭这支乱贼,只要泰山贼争气点,熬到明年入冬,逼得陈太师只能收兵,待来年再次兴兵讨伐泰山贼。

    考虑到战争后的善后时间,陈太师出兵讨伐江东义师的时间,就等于被延后了至少半年,甚至是一整年。

    关注公 众号 看书抽最高888现金红包!

    期间,若泰山贼在那个冬季恢复了几分元气,那就意味着山东的官兵需要花费更多的精力与时间。

    基于这一点,赵虞此时在纸上记载他的种种建议,倒也算是尽心尽力了。

    过了约一炷香的工夫,赵虞这才停笔,旋即从头到尾看了一遍自己在纸上写下的内容,在确保没有错误与疏漏后,这才将其收入信封,唤那石续上前:“你将这封信带给张翟,他自然知道该怎么做了。……切记,这封信不可落入他人手中。”

    “我明白。”

    石续接过书信,一脸严肃信誓旦旦地说道:“请放心,我就算死,也绝不会让这封信落入张大哥以外的人手中。”

    也是,作为张翟的亲信,他很清楚眼前这个男人对他们义师的重要性,自然不会让眼前这个男人暴露。

    看着石续满脸严肃的模样,赵虞微微点点头,旋即带着几分笼络的意味说道:“我叫何顺替你准备一些盘缠与吃用之物,再给你一辆马车,你不妨在府上歇一日,吃饱喝足后再启程。”

    “这……”

    石续犹豫了一下,旋即壮着胆子说道:“能否请都尉尽快准备好马车与应用之物,我路上再吃也不迟……张大哥命我尽快往返,我不敢耽搁。”

    听道这话,赵虞不禁莞尔。

    他当然不会生气,毕竟他其实也希望石续尽快将那封信送到张翟手中,于是他笑着点点头说道:“好,那我就叫何顺替你准备马车与吃用之物。”

    石续顿时大喜,抱拳感激道:“多谢都尉。”

    从旁,何璆见石续已达成了此番前来的目的,亦识趣地起身告辞:“既然如此,在下也不打搅都尉了……今日冒险来见都尉,还请都尉见谅。”

    “无妨。”

    赵虞笑着摆了摆手。

    不可否认,一开始的时候他是有些不快,觉得这何璆‘不晓事’,不过在石续讲述他前来的目的之后,赵虞反而觉得何璆做事仔细——万一他不认得石续呢?还不是要找何璆确认其身份?今日何顺亲自带着石续前来,其实是省了一番工夫。

    正是出于对何璆的欣赏,赵虞微笑着说道:“今明两年,我颍川会陆续更替郡军、县军的兵器,其中绝大多数会做报废处理……你回头与秦寔商量一下。”

    何璆闻言大喜:“在下那边如今正缺兵器呢。”

    “哦?”

    赵虞一听有些奇怪,不解问道:“缺地很多么?”

    何璆眼前这位周都尉误会了,笑了笑隐晦地解释道:“山中的兄弟倒不怎么缺,缺的是南阳那边……”

    “噢。”赵虞当即恍然大悟。

    也对,何璆最近正在派人鼓动南阳郡的百姓反抗南阳军,为此,王尚德的族弟王彦可谓是恨其入骨。

    恍然之余,赵虞也不忘告诫何璆:“莫要太过张扬,你等手中突然多了大量来路不明的兵器,必然会惹人怀疑……”

    何璆仿佛早已经想到了对策,笑着说道:“请都尉放心,最近我等正在逐步向汝南郡渗透,设法获取城内的官械……”

    “呵,看来你早有对策了。……聪明!怪不得张翟叫你代领义师。”

    “不敢不敢。”何璆脸上带着笑,谦逊回应。

    半个时辰后,何璆与石续便一同悄然离开了许昌,然后在城外告别,何璆与他的人自回卧牛山,而石续则与随行的几名义士踏上了返回泰山郡的旅途。

    从颍川郡返回泰山郡,那自然是先折转到梁郡坐船更快,就像之前陈太师、毛铮几人前往山东,满打满算也不过二十日。

    可惜石续却不敢冒险,毕竟梁郡与颍川郡的情况是完全不同的,万一被人识破了身份,可没人把他捞出来。

    因此他们一行驾驶着赵虞替他们准备的马车连日连夜地狂奔,足足花了四十日的时间,这才勉强在三月初十前后回到了泰山郡。

    随后,石续几人又花了两日光景走山路,这才在三月十二日前后回到了大天王周岱的主寨——天井寨。

    而此时,张翟就在寨内等着石续几人返回。

    不得不说,他去年的担忧是正确的,今年正月往后,泰山周边各郡县的县军便在陈太师的命令下大幅度地扩编县军,从以往不到千人的编制,一口气暴增到三千人,同时加紧训练,摆出一副不日即将联合围剿泰山义师的架势。

    这让泰山义师上上下下感到了巨大的威胁。

    可问题是,各县就近操练军队,他们泰山义师又有什么办法?打上门去?

    记得二月初的时候,北天王王鹏、东天王朱武、吕天王吕僚,出于试探山东各县官兵的目的,故意分别袭击了北边的东平陵、东边的朱虚,以及东南方向的平昌。

    如张翟所料,东平陵、朱虚、平昌三县在将县军扩编至三千人后,已具备一战之力,至少三位天王都无法在一日内将其攻陷。

    别看能守一日不算什么,问题是薛敖的太原骑兵、章靖的两万太师军,还有王谡的三万河北军——另外两万河北军驻扎琅琊郡——就在一旁虎视眈眈,一日的光景,足够太原骑兵率先赶到战场了。

    被这支骑兵盯上还想走?

    更别说继太原骑兵之后,太师军与河北军也会迅速赶到。

    这就使得从今年起,泰山义师竟还未有一次袭击县城得手,他们确确实实地落到了‘掠无可掠’的局面。

    眼瞅着去年抢掠得来的粮食即将告罄,别说几位天王心急如焚,大天王周岱更是惊恐不安。

    张翟这段时间之所以呆在天井寨,其中一个原因也是为了稳住胆怯的周岱,以免这家伙见局势不妙,偷偷逃离,甚至于主动派人向官兵乞降。

    所幸,张翟终于等到了石续的归来,得到了某位周都尉的授计。

    “妙!妙!”

    当日,在仔细看罢某位周都尉的书面授计后,张翟心中悬起的巨石总算是放下去了。

    有了底气的他,阅后立刻焚毁了那封书信,旋即信心十足地去见了周岱,与后者做了一番商议。

    三月下旬前后,泰山义师的几支‘天王军’,同时开始行动。

    与之前不同的是,这次泰山义师不再像之前那样集中兵力袭击各座县城,他们将麾下的贼军分散成数百人的队伍,出没于县与县之间,一方面破坏包括官道在内的道路,使来往的车队不便通行,一方面抢掠那些来往的车队。

    短短四五日内,就有数十支不小不等的商队遭遇袭击,其中包括各县间运输粮食的官车。

    得知这个消息,章靖敏锐地察觉到了不对劲。

    就连他也没想到,被压制了两个月多的泰山贼,忽然整个改变了策略……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热门小说: 〔偷香(杨羽)〕〔奇怪的先生们〕〔秦云萧淑妃〕〔误入歧途苏玥〕〔开局六女仆〕〔舒听澜卓禹安叫什〕〔我成了初代五番队〕〔幸福人生护士苏钥〕〔陆见深南溪免费阅〕〔猎谍〕〔我只是外门弟子〕〔恃宠〕〔无限辉煌图卷〕〔她真的不好哄〕〔我家老婆实在太会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