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刚更新: 〔大汉第一太子〕〔大秦老祖:开局让〕〔龙骑猎手〕〔真君请息怒〕〔穿到古代,每天都〕〔海贼世界里的格斗〕〔在影视剧修仙加点〕〔重生之投资巨富〕〔神奇宝贝之余山海〕〔超级弃婿〕〔网游之大恒帝国〕〔脑回路清奇的主角〕〔无主空间〕〔观战能使我变强〕〔疯了吧!你管这叫〕〔左道问仙〕〔斗罗之我携核爆而〕〔这个体质便宜卖〕〔斗罗之我的沙雕玩〕〔超品渔夫
冰瞬      小说目录      搜索
赵氏虎子 第713章:困战
    www..,最快更新赵氏虎子 !

    『ps:明后两天,要去两个地方的山上拜祭,可能会有些影响,提前打声招呼。泰山贼这边,总感觉得交代下,差不多也剩这一次了。』

    ————以下正文————

    “骑兵!……是太原骑兵!”

    “快!快上山!”

    在箕屋山北侧,原本在奋力攻取箕屋山的朱武军一片混乱。

    他们哪曾想到,明明之前他们还在进攻箕屋山上那以夏侯鲁为首的五千太师军,却不曾想现如今却成为了太原骑兵的猎物。

    只见那些手持火把的骑兵,如狂风般掠过战场,仅片刻工夫便杀入了朱武军的腹中。

    尽管由于天色的关系,这些骑兵并不敢放任战马驰骋,但也足以将他们面前的这群乌合之众杀得丢盔弃甲。

    好在东天王朱武还比较果断,见己方已来不及全身而退,索性就下令继续进攻,命令麾下军卒尽快攻上箕屋山。

    “快!快上山!”

    “骑兵无法上山,只要上了山咱们就安全了。”

    在几名头目的叫喊下,那黑压压的朱武军军卒们迅速奔上了山。

    不得不说,朱武的这道命令还是比较明智的,这不,见朱武军的军卒们纷纷涌上了箕屋山,太原骑兵们也陆续勒住了缰绳,高举着火把,远远看向那些逃往山上的贼军。

    “律——”

    薛敖亦勒住了缰绳,这位晋国第一猛将,此番果然是亲自率领骑兵而来。

    “将军。”

    有骑兵禀告薛敖道:“贼军逃往山上去了,请将军指示。”

    “我看到了……”

    薛敖皱着眉头回应了一句,旋即目不转睛地看向不远处的箕屋山。

    虽然眼下还只是寅时三刻前后,距离卯时尚有半个时辰,故而这天色依旧沉暗,但由于交战双方的军卒大多都手持着火把,薛敖倒也能清楚看到那些正朝箕屋山上涌去的泰山贼。

    “好胆量……”

    他似笑非笑地冷哼一声。

    此前他还以为,以为这些泰山贼在意识到他率太原骑兵到来后会仓皇地逃走,没想到,这些泰山贼逃倒是逃了,逃的方向却是箕屋山……

    对方这是打算在这里与他晋军大打一场么?

    思忖了一下,薛敖沉声下令道:“立刻去打探夏侯鲁的下落!”

    话音刚落,从旁就有一名骑兵指着箕屋山的山顶说道:“将军你看山顶,夏侯鲁将军似乎是领兵攻陷了山头……”

    “什么?”

    薛敖微微一愣,抬头看向远处箕屋山的山顶,旋即便注意到远处的山顶厮杀不断,好似有两拨人正在激烈厮杀。

    “嘿。”薛敖失笑道:“夏侯鲁那小子,莫非是攻陷了吕贼的山寨么?有点本事,不枉我过去指点过他……”

    他过去也是太师军出身,与太师军的将领们自然熟络。

    就在薛敖发笑之际,他麾下骑将董典拨马而来,有些担忧地说道:“将军,夏侯将军的处境似乎并不乐观……”

    薛敖一言不发地看着箕屋山的山顶。

    不可否认,此刻他也有些担心山上的夏侯鲁与那五千太师军,但就像朱武、张翟二人所判断的那样,他麾下的太原骑兵不可能直接追上箕屋山,而他也不可能命骑兵弃马步战攻上山去,毕竟术业有专攻,马背上再厉害的骑兵,下马步战也未必能比得上一名步卒。

    考虑到训练骑兵的不易,叫骑兵下马步战、充当步卒,这绝对是愚蠢的做法。

    眼下的他,唯有希望夏侯鲁能抵挡住泰山贼的攻势。

    想到这里,他淡淡说道:“莫小瞧夏侯鲁与他麾下的军卒,老头子麾下的兵将,岂会被一伙山寇击溃?”

    说罢,他转头看向东方,估算了一下日出的时间,旋即吩咐道:“立刻派人联络河北军,将此地的状况告知老五,叫他尽快率军来援。”

    “是!”他身旁几名骑兵立刻应声而去。

    “董典!”

    “末将在!”

    “你与钟辽率弟兄在附近游击,倘若贼子下山,立即攻杀!”

    “是!”

    吩咐完毕,薛敖这才再次将目光投向箕屋山的山顶。

    而与此同时,朱武、张翟与吕僚三人,也都已转移到了箕屋山上,而吕僚本人,此刻更是在奋力指挥泰山义士进攻山顶的太师军,与其说是为了报复夏侯鲁率军攻陷他山寨的耻辱,倒不如说他是在为即将到来的大战做准备,希望在其余晋军继续抵达之前,率先将山上的太师军一举歼灭,避免腹背受敌。

    张翟、朱武二人,亦抱持相同的想法。

    他们一边俯视着山下那些手持火把的太原骑兵,一边就当前的局势展开商议。

    他们当然知道薛敖的太原骑兵只是先锋军队,随后王谡的河北军即刻就会抵达,因此他们必须赶在河北军抵达前扫清山上的太师军,据山而守。

    如此一来,等到大天王周岱或南天王陶绣率领援军前来,他们还能有几分胜算。

    问题是,周岱与陶绣的军队赶得及么?或者说,这二人敢率军来援么?

    对此,朱武皱着眉头说道:“陶绣虽然懦弱,但还不至于蠢到这种地步,相信他定能明白唇亡齿寒的道理……”

    “但愿如此吧。”张翟微微点头附和。

    不得不说,此番他们原本只是想设计吞掉夏侯鲁这支太师军,万万没想到晋军的反应竟如此激烈,更有甚至,居然连薛敖的太原骑兵也偷偷摸摸地调来了,由此可见,晋军其实也早憋着劲想要将他们一网打尽了。

    这阴差阳错,使得张翟现如今感觉有点骑虎难下——他心中可未想过这么快就与晋军决战来着。

    不过既然事情已到这种地步,不打一场就要他们在晋军面前狼狈而逃,张翟亦不甘心。

    “我去吕天王那边看看吧。”

    “唔。”

    商议罢,张翟便告辞离去,寻找吕僚所在的位置去了,只留下朱武站在半山腰,密切关注着山下太原骑兵的动向。

    片刻后,张翟找到了吕僚,将他与朱武的商议结果告知了后者。

    吕僚听罢一口答应。

    不就是打么?他又不惧晋军。

    更何况,今日他在此多杀几名晋军,待他日那位伯虎公子率领新江东义师卷土重来时,也好少一些阻碍,为此他甚至愿意与此地的晋军来个玉石俱焚!

    当然,能活着那自然是最好,基于这一点,他自然也询问了援军的事:“不知大天王与陶天王的援军几时能够抵达?”

    张翟估算了一下时间,苦笑说道:“恐怕最快也得是今日黄昏前了……”

    “黄昏前……么?”

    吕僚若有所思地喃喃自语着,不再多问了。

    转眼便临近卯时,东边的天际逐渐放亮,这使得箕屋山上的厮杀变得愈发激烈。

    然而别看泰山义师的兵力是夏侯鲁军的两三倍还要多,但泰山义师却始终无法攻上后者扼守的山顶,这让吕僚愈发心焦。

    而期间,随着天色逐渐方亮,山下也成为了泰山军的禁区——那里游荡着不计其数的太原骑兵,只要有泰山贼胆敢下山,那些太原骑兵就会立刻赶上去将其杀死,人的两条腿,根本跑不过那些骑兵的四条腿。

    卯时二刻前后,王谡率领一支河北军急匆匆地赶到。

    得知五弟到来,薛敖策马前往接应。

    双方简单寒暄了两句,薛敖便皱着眉头问王谡道:“怎么才这点人?”

    原来,此刻抵达的河北军并非王谡麾下兵力的全部。

    刨除现如今驻扎与鲁郡与东安的两万河北军,王谡麾下本应还有三万河北军,但此刻抵达的,却只有不到一万。

    对此王谡解释道:“从二哥派来的骑兵口中,我得知了夏侯将军的事,是故下令急行军赶来,后头还有两万军队会陆续赶来……夏侯将军的情况如何?”

    “不好也不坏。”

    薛敖闻言转身指了指箕屋山的山顶,对王谡解释道:“据我所知,夏侯鲁那小子此刻就守在山顶,迄今为止,泰山贼已针对山顶发动了数次攻势,但都被打了回来……”

    “不愧是夏侯将军。”

    王谡脸上露出几分笑容,旋即正色说道:“请给我麾下军卒一刻辰的歇息时间,随后我便下令攻山。”

    薛敖点点头并无二话,他只是提了一个要求:“介时我做先锋,你来指挥。”

    “我?”

    关注公众号:书友大本营 关注即送现金、点币!

    王谡吃惊问道:“不是二哥你来指挥么?”

    “不。”薛敖握了握拳头,杀气腾腾地说道:“我要亲手将那几个所谓天王的首级拧下来!”

    看着自家二哥杀气腾腾的模样,王谡不敢再说,毕竟他也明白,自家二哥近几个月在泰山贼手上没少受气——虽然这所谓的‘受气’,其实只是泰山贼不敢出山与其交战而已。

    一转眼一刻时便过去了,被薛敖委任为主将的王谡下达命令,命麾下一万河北军在山脚下摆出进攻的架势。

    而自封先锋将的薛敖,此时则将麾下骑兵交给了董典、钟辽二将指挥,令二人听命于王谡,而他则手持着长枪来到了那一万河北军的阵前,正与那支河北军的统兵大将宋昴说话。

    连王谡都不敢违抗薛敖,这宋昴自然也不敢违抗,甚至于,他还满脸堆笑地奉承薛敖:“……能与薛将军并肩作战,那是我河北军上下的荣幸。”

    可惜薛敖对这宋昴的态度也就一般。

    “呜呜——”

    “呜呜——”

    “呜呜——”

    片刻后,三声号角响起,薛敖亲率五千河北军攻向箕屋山。

    而他所面对的,正是东天王朱武,后者在看到河北军摆出进攻的架势后,便聚集麾下小天王马介、朱运二人与数千兵卒,准备抵挡晋军的攻势。

    至于另两位小天王杨继与廖具二人,此刻则依旧协助吕僚攻向山顶。

    没错,此刻的朱武军,正是以一敌二。

    当然了,尽管是以一敌二,但双方的兵力其实也差不多,刨除无法进行山林作战的太原骑兵,晋军的兵力在一万五千左右,而朱武与吕僚的兵力则在两万左右,双方兵力差距并不大。

    问题是,虽然双方的兵力相差无几,但实际战斗力又有多少差距呢?

    这一点,相信很快就可以看到了。

    “攻山——!!”

    随着一声暴喝,薛敖高举手中长枪指向远处的箕屋山。

    当即,他身边那五千河北军卒,嗷嗷咆哮着涌向山上,与据守山腰的泰山义师展开了白刃战。

    “杀!”

    “杀!”

    两支队伍在遍布树木的山林中展开了激烈的厮杀。

    山林作战不比平地作战,大规模作战讲究的阵型在这里并不能发挥其作用,当然这并不代表山林作战就不需要相互协作,事实上,以伍为单位的五人阵型,在山林地带尤其能发挥作用。

    而在这一点上,泰山义师居然做得颇为出色,只见那一名名泰山则,或三五成群,而六七人成群,以山间的树木为掩护,或用手中的长兵器拒敌,或举着弩具射杀晋卒,虽然看似混乱,毫无章法,但却惊人地挡住了河北军的攻势。

    反观河北军的军卒们,看起来却仿佛憨憨傻傻,只懂得发动仿佛涨潮般的联合攻势,却不懂得利用山间的树木与敌人游战。

    这就导致两拨人马展开厮杀后,双方的伤亡竟不相上下。

    大概,河北军也是擅长大集团作战的军队,并不擅长山林作战。

    “啧!”

    看到这一幕,薛敖暗自啧了一声,其原因无外乎河北军的表现不尽人意,远远低于他的预期。

    好在薛敖从不指望别人,他之前说要亲手摘下朱武、吕僚那两个贼王的首级,可不是等着麾下的军卒将那二贼的首级送上来。

    “让开!”

    一声暴喝,薛敖手持长枪冲向了战线,一露面就将一名泰山贼挑死在长枪上。

    “杀了他!”

    一名泰山贼的小头目似乎并未认出薛敖,大喊着便率几名泰山贼迎了上来。

    “想杀我?”

    薛敖脸上露出几许嘲讽的笑容:“那得看你有没有这个本事了!”

    说罢,他不退反进,硬是顶上了那几名泰山贼。

    只见他挥舞沉重的铁枪扫毙一名泰山贼,同时左手抓住另一名试图持刀砍他的泰山贼,抓住了对方的手腕。

    也没见他怎么用劲,那名泰山贼就被整个人扯过来,正好撞在一名泰山贼刺向薛敖的长矛上,噗得一声,被捅了个对穿。

    “你……”

    不幸遭到牵连的泰山贼,一脸痛苦与震惊地看着用矛捅穿他身躯的同伴,而后者也是满脸震惊,连连说着:“不、不是……”

    “给你!”

    还没等那名泰山贼向被误伤的同伴解释完,就见薛敖攥着前者的手腕横抡了一圈,在砸到了几名泰山贼的同时将其抡了出去。

    但听一声惨叫,那名可怜的泰山贼背部撞在一棵树上,噗通一声摔在地上,不再动弹了。

    而期间,薛敖右手向前一探,便将那名因误伤同伴而呆若木鸡的泰山贼用长枪捅穿。

    “薛某面前,也敢分神?”

    看着那名泰山贼一脸痛苦的模样,薛敖淡淡冷哼道。

    只不过是短短一个照面,薛敖便连毙三名泰山贼,逼退六七名泰山贼,这份勇武,极大鼓舞了周边的河北军,不乏有河北军欢呼起来:“薛将军威武!”

    相比之下,面对薛敖的那些泰山贼则面露惊恐,毕竟他们亲眼见证了眼前这名晋军将领的厉害,杀人犹如砍瓜切菜,丝毫不见费力。

    当然,以薛敖的身份与地位,他自然不会因为斩杀了几个小卒子就沾沾自喜,这对于他来说只不过是顺手施为罢乐,他想要狙杀的,最起码也得是泰山贼中的小天王一流。

    这不,为了避免被这群小卒子纠缠,他高声喝道:“薛敖在此,谁敢与我一战?!”

    一声暴喝,对面的泰山贼们纷纷露出惊恐之色。

    直到此刻这些泰山贼们才知道,这位厉害地不像话的晋将,原来就是陈门五虎之一,晋国第一猛将薛敖。

    惊恐之下,这些泰山贼纷纷退后,不敢再接近薛敖。

    别说他们,哪怕是泰山贼中那些过去自诩武力的头目们,此刻亦不敢在薛敖面前冒头,这些人毫不羞耻地大喊:“弩手!弩手何在?射死他!射死他!”

    不得不说,被那许多弓弩瞄准,就算是薛敖也得避退三舍,毕竟血肉之躯可挡不住弩箭。

    更别说此时朱武也已得知了薛敖的方位,特地将仅有的弩手组织起来,专门就用来对付薛敖,逼得薛敖也只能后退,一边退一边大骂:“一群鼠辈,难道就无人敢与薛某一战么?”

    可惜这嘲讽无论是对于泰山贼还是朱武,都不痛不痒。

    可能是不善于山林作战的关系,河北军的第一波攻势被击退了,就好像占据了山顶的夏侯鲁凭借着居高临下的优势一次次击退吕僚率领的泰山贼,朱武率领的泰山贼,亦击退了河北军的攻势,令章靖暗恨不已。

    而对此,目前作为主帅的王谡倒不着急,毕竟在他看来,朱武与吕僚这两支泰山贼,明显已经被他们拖在了箕屋山,只要等他其余两万河北军抵达,等他三个章靖率领另五千太师军抵达,这两支泰山贼必败无疑。

    相比之下他反而觉得有些纳闷,纳闷于朱武之前为何不撤军——若当时撤退,就算被他二哥率领的骑兵追杀,也好过被一网打尽吧?

    还是说,对方另有仗持?

    『倘若说还有什么仗持,也就只有另几支泰山贼的援军了吧?』

    今年才堪堪奔三的王谡,若有所思地摸了摸下巴处的短须。

    他忽然觉得,他或许应该给对面一个机会,以便于引另外几支泰山贼来援。

    虽说如此一来,他们晋军免不了会遭遇一场恶战,会出现一些牺牲,但相比较泰山贼躲藏于泰山不出,他感觉这个代价还是可以接受的。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热门小说: 〔偷香(杨羽)〕〔奇怪的先生们〕〔秦云萧淑妃〕〔误入歧途苏玥〕〔开局六女仆〕〔舒听澜卓禹安叫什〕〔我成了初代五番队〕〔幸福人生护士苏钥〕〔陆见深南溪免费阅〕〔猎谍〕〔我只是外门弟子〕〔恃宠〕〔无限辉煌图卷〕〔她真的不好哄〕〔我家老婆实在太会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