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刚更新: 〔逍妖法外〕〔重生八零:佳妻致〕〔十方妖魔,瞎子武〕〔未来黑科技:从19〕〔极品小司机〕〔轮回游戏之化身赵〕〔超强狂婿〕〔我成了宠妻狂魔的〕〔百炼飞升录〕〔我给反派当爸爸[娱〕〔顽贼〕〔金刚不坏大寨主〕〔我的四合院避难所〕〔御兽求生:我能看〕〔斗罗:我赋万物魂〕〔斗罗:开局觉醒善〕〔蜀汉我做主(三国〕〔从过气偶像到全球〕〔想当皇帝的领主〕〔无敌丹神
冰瞬      小说目录      搜索
赵氏虎子 第715章:邯郸变故之始
    www..,最快更新赵氏虎子 !

    『ps:中午二点多才在亲戚家吃的饭,回到家倒头就睡,晚饭都没吃就开始码字了,这还不是正清明呢,山上就那么多人,幸亏提前去了。另外,昨天写到最后昏头了,把项宣写成了关朔,现已修改。』

    ————以下正文————

    四月中旬,就当薛敖、章靖、王谡三人在泰山紧锣密鼓地围剿泰山贼时,在颍川郡,赵虞倒是十分清闲地等待着李奉、李勤兄弟俩的消息。

    按照正月间兄弟俩与赵虞密谋商议的计划,今年二月下旬时,李奉便再次前往了王都邯郸。

    最近两年李奉几次进都,基本上都是为了妹妹祥瑞公主在颍川郡遇袭一事,因此得知这位当今天子的皇孙、邺城侯世子再次来到王都,朝中大臣也猜测这位公子是否又要掀起一番风浪。

    毕竟众朝臣也知道,前两年天子最宠爱的祥瑞公主在颍川郡遭遇袭击,,陈门五虎的‘第六虎’、颍川都尉周虎还为此向天子送上了一份对东宫与三皇子极其不利的证词,证实那件事的背后乃是东宫太子与三皇子这两位在推波助澜,惹得天子震怒,非但朝中噤若寒蝉,就连东宫与三皇子亦遭到了天子的训斥。

    那件事后就有不少人心生困惑:那周虎,与邺城侯一家到底是什么关系?何以竟不惧得罪东宫与三皇子,敢替邺城侯一家‘仗义直言’。

    当然,周虎确实可以不惧东宫与三皇子,毕竟前者可也是陈太师的义子,与陈门五虎互称兄弟。

    不得不说,别看赵虞至今还未踏足邯郸,但他的化名‘周虎’在邯郸却毫不陌生,上至王宫、下至朝臣府上的家仆,但凡是能与朝廷扯上些许关系的人,基本上都知道那位虎威将军的事迹。

    甚至于,周虎那从应山贼发迹,借助前些年的叛乱一举当上颍川都尉的事迹,还一度成为了许多人茶余饭后津津乐道的话题。

    当然了,就跟不敢言及前两年东宫与三皇子试图算计祥瑞公主的事情一样,看在老太师与陈门五虎的面子上,众人也不敢随意谈论那位虎威将军此前‘为贼’时的经历,免得引起老太师的不快。

    相比较计较此事,朝中更好奇这位虎威将军与邺城侯一家到底是什么关系,那周虎此前替邺城侯一家仗义直言,到底是出于对东宫及三皇子的‘报复’,亦或是两家果真有了什么关系?

    可别小瞧了这些朝中的大臣们,他们的消息也灵通地很,自然知道那位祥瑞公主现如今就居住在颍川许昌,居住在颍川都尉周虎的府上。

    未出嫁的公主竟搬到了陌生男子的府上居住,这自然是一件惹人注目的事。

    二月末,李奉抵达邯郸,代表其父邺城侯觐见天子。

    说实话,天子一开始其实并不想见李奉,毕竟李奉前几回来见他,没说两句就开始哭诉,声泪俱下地控诉东宫与三皇子试图陷害其妹,起初天子自然惊怒不已,但次数多了,天子未免也烦了——毕竟那会儿,祥瑞公主早已被周虎严密地保护起来,李奉的目的完全就是为了让东宫与三皇子得到惩戒。

    可若不见吧,对方终归是自己的皇孙,即便这些年天子与邺城侯李梁这第六子关系并不那么亲近,甚至还有些许摩擦。

    想来想去,天子最终还是召见了李奉。

    在天子的允许下,李奉见到了这位皇祖父,代表其父、其母,向这位皇祖父献上了延年益寿的补物,比如人参、灵芝什么的。

    另外还有一块狐皮与一份熊胆,正是祥瑞公主去年冬季在应山狩猎的收获之一。

    这让天子感到十分惊奇,这不年不节的,为何送来这些?

    于是他问李奉道:“子承为何送来这些?是你父让你来的么?”

    李奉恭敬地行了礼,用早已想好的托词回答道:“回陛下的话,这些即是父亲与母亲的心意,同时也是祥瑞的心意……”

    说罢,他不等天子发问,便笑着解释道:“上个月,家母记挂身在颍川的祥瑞,便吩咐孙儿与二弟一同带了几车吃用之物去看望祥瑞,当时我兄弟二人与祥瑞谈论到陛下,祥瑞念及陛下的龙体,特地拜托家中准备一些滋补之物,献于陛下,希望陛下保重龙体……”

    “哦?”

    天子一听龙颜大悦。

    作为晋国的天子,他自然不在意李奉此番送来的这些补物,收不收都两可,但既然这些补物是他最疼爱的孙女祥瑞公主的心意,那就另当别论了。

    不得不说,别看邺城侯一家都不满于天子将祥瑞公主当做了延寿添福的‘祥瑞’,但也正是因为这个原因,天子由衷地喜爱这个孙女,对这名孙女的宠溺超过任何一名儿女——看看祥瑞公主的性格就知道这丫头在宫内被宠成了什么样。

    欢喜之余,天子故意说道:“哦?那丫头还惦记着朕么?既然如此,为何不回宫来?”

    “这个……”李奉适时地露出了尴尬而不失礼仪的笑容。

    见此,天子也意识到了什么,在微微点头后,转而问道:“祥瑞在颍川过得如何?”

    李奉轻笑着说道:“祥瑞在颍川过得十分快活,颍川的官员将她奉为上宾,周虎亦对她格外照看,年前的冬季,祥瑞还带着周虎旧日的一群手下在应山狩猎……那块狐皮,便是祥瑞特地托我献于陛下的。”

    “哦?”天子听了十分惊讶。

    他起初就纳闷,纳闷李奉为何送来一块普通的狐狸皮,毕竟作为晋国的天子,别说他根本不缺这类东西,甚至于,也不是什么东西都有献给他的资格。

    倘若李奉献一块罕见的白狐皮倒还说得过去,献一块普普通通的狐狸皮,说实话,这种普通的狐狸皮,充其量就只能锁入宫内的仓库吃灰,直到最后腐朽被处理掉。

    但还是那句话,倘若这是孙女祥瑞的心意,那就另当别论。

    “哈哈,那丫头倒还真惦记着朕……”

    天子愈发高兴。

    看着天子满脸笑容的模样,李奉陪着笑,心中却在暗暗好笑,好笑所谓的女大不中留。

    要知道,去年冬季祥瑞公主进山狩猎,除了一些零碎不足挂齿的猎物,总共就只打到一头熊、一头虎、一只狐狸。

    其中那块虎皮自然是最贵重的,那丫头毫不犹豫就赠予了周虎做了其书房内的椅垫。

    因为这事,就连他父亲邺城侯在得知后也有些碎碎念叨,感叹养了十几二十年的女儿竟如此‘寡情’,居然将最好的留给心上人而不是献给父母——虽然他们家其实也不缺虎皮这种东西。

    “子奉,陪朕到外头走走。”

    “是,陛下。”

    心情大悦的天子,带着李奉到殿外的花园里走了走,向后者询问了祥瑞公主在颍川郡的近况。

    李奉当然会偏向准妹夫与颍川郡说话,在回覆天子时,直说妹妹在颍川郡如何如何地无法无法,如何让颍川郡的官员与都尉周虎头疼不已。

    果不其然,天子对宠溺的孙女给颍川郡造成了困扰丝毫不以为然,一脸淡然地为孙女开脱:“祥瑞久在宫内,性子确实稍稍任性、骄纵些,也不足为奇……”

    何止是稍稍任性、骄纵些?

    李奉暗暗嘀咕,但表面上自然要迎合天子。

    聊着聊着,天子忽然问道:“子承,你觉得周虎此人如何?”

    李奉笑着说道:“周虎虽曾一度行差踏错,但能被太师看中,相信此人自然品行端正……”

    天子看了一眼李奉,又问道:“朕问的是你对那周虎的看法。……据朕所知,去年周虎率军赴济阴平叛,你父你母还曾邀他到府上做客?”

    “是的。”李奉笑着点头道:“那次,周虎与薛敖薛将军一同去的。”

    “唔。”天子微微点头,表示他已知道此事。

    见此,李奉稍稍思忖了一下,又说道:“不瞒陛下,其实不止孙儿,就连父亲与母亲都对周虎印象颇佳,据孩儿所知,母亲私下与父亲商议,若能招周虎为婿,或能让祥瑞有个好的归宿……当然,此事得陛下允许,还得征得陈太师的允许。”

    听闻此言,天子深深看了一眼李奉,脸上露出几分玩味的笑容,只见他嘴唇微张似乎想说些什么,但最后,他只是平静地问道:“祥瑞愿意留在那周虎的府上居住,不惧流言,看得出她对那周虎印象也不坏……不过这事无需着急。”

    “是的……”李奉低了低头。

    他心中自然不能接受这话,毕竟当世的女子,大多在十五六岁时成婚嫁人,而他妹妹今年都满二十岁了,他家中怎么可能不着急?

    但即便心中不接受,李奉也不会蠢到当面忤逆这位皇祖父,反正他家私底下已与那位周贤弟定了亲事,倒也真的不需要着急了。

    不过天子方才颇有深意的一瞥,还是让李奉有些在意——莫非他家与那位周贤弟私下定亲的事,被这位皇祖父知道了?

    二人在花园中走了片刻,天子又问李奉道:“子奉,你此番除了来见朕,可还有其他事要逗留邯郸么?”

    李奉闻言思忖了一下,恭敬说道:“不敢隐瞒陛下,此番孙儿前来邯郸,除了觐见陛下,还想见一面太子……”

    “唔?”天子顿时皱起了眉头,带着几许不快问道:“见太子做什么?”

    李奉仿佛没有注意到天子脸上的不快,低着头解释道:“是父亲的意思,他希望孙儿带一些礼物去见太子……”顿了顿,他故作尴尬地说道:“终归这两年,我家为了祥瑞一事,对太子有诸多不敬……”

    “哦……”

    天子惊讶地看着李奉。

    他原以为他六子邺城侯李梁此番派来其子李奉,又是要为前两年祥瑞公主一事吵闹,没想到对方居然是想与太子和好……

    仔细想想,在祥瑞公主那件事上,东宫倒也确实没做什么,只不过在得知了三皇子的意图后,推波助澜了一番而已。

    在这种情况下,六子邺城侯一家决定与东宫和好,倒也不算什么奇怪的事。

    问题是,三皇子那边呢?六子一家打算怎么做?

    不得不说,一想到东宫与三皇子,天子的心情就有些不佳,毕竟作为一国天子,他最无法容忍的就是底下人的隐瞒,哪怕是他的儿子。

    若非他就那么几个儿子,若非太子是太子,而三皇子背后则有其母娘家人的强大助力,单单就上回祥瑞公主那件事,天子就绝对不会仅训斥一顿了事。

    当日,天子留李奉在宫内用膳,期间又询问李奉一些事,李奉这才告辞离去。

    所谓深宫藏不住秘密,李奉还未踏出宫外,他‘有意求见东宫、与东宫和解’的心意,便传到了东宫太子李禥的耳中,让太子颇感惊诧。

    太子对东宫的幕僚说道:“当日老三欲谋害祥瑞,我亦于背后推波助澜,想不到老六居然决定要与我和解,莫非有什么诡计?”

    太子身边的幕僚自然是才思敏捷之辈,闻言笑着说道:“邺城侯不过是两相其害取其轻罢了。上回公主那事,动手的乃是三皇子,太子殿下除了为三皇子的人提供了一些方便,又没对公主做什么……相信邺城侯对太子殿下的恨意,远不如他对三皇子。此番邺城侯希望与太子殿下和解,我猜他未必没有想借太子殿下的手报复三皇子的意思。”

    “唔。”

    太子李禥微微点了点头。

    不可否认,虎贲中郎金勋是他授意派往颍川的,他当时的目的也是想看看能否‘补救’一下,毕竟祥瑞公主对他也是一个巨大的威胁。

    所幸在颍川都尉周虎的监视与戒备下,金勋最终也敢轻举妄动。

    当时太子还觉得有点遗憾,如今看来,这反而是一件幸事。

    见太子思忖不语,其幕僚在旁低声建议道:“在下建议太子殿下与邺城侯一家和解,祥瑞公主的分量自不必多说,而现如今又多了一个与邺城侯一家关系不清不楚的周虎……此人的分量,可未必会比公主逊色。”

    “唔……”

    太子深以为然地点了点头。

    周虎的背后是陈门五虎,是陈太师,即使他身为东宫也不想招惹,因此当初那周虎替邺城侯一家仗义直言上书对他不利的证词,他也无动于衷。

    当然他那位狡猾的兄弟、三皇子李虔亦是如此,总之就是当这件事没发生过。

    “祥瑞,当真住在那周虎的府上?”太子惊讶问道。

    “应该错不了了。”幕僚点点头,压低声音说道:“或许公主与那周虎的关系还不止如此,否则邺城侯夫妇又岂会让女儿住在陌生男人的家中?在下以为,公主住在那周虎府上,肯定是得到了邺城侯夫妇的允许……能招个陈门五虎当女婿,邺城侯夫妇又岂会拒绝呢?”

    顿了顿,他又低声说道:“倘若此番能与邺城侯和解,或许太子殿下非但也能顺势与那周虎和解,甚至还能得到后者的支持……”

    “唔……”

    太子若有所思地点点头。

    区区一个周虎其实他并不在意,他在意的是其他五虎,比如薛敖、章靖,尤其是邹赞。

    当然最关键的,还是陈太师。

    想到这里,他不等李奉前来拜见,立刻派人邀请李奉前来东宫赴宴,主动释放善意。

    同一时间,三皇子李虔则不出意外地有些坐立不安。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热门小说: 〔神医豪婿林漠许半〕〔误入歧途苏玥〕〔秦云萧淑妃〕〔玉如墨谢怀瑾彭今〕〔舒听澜卓禹安叫什〕〔无限辉煌图卷〕〔超神学院:开局穿〕〔我只是外门弟子〕〔猎谍〕〔偷香(杨羽)〕〔十方武圣〕〔御兽王者〕〔国啤(秦东)〕〔我给重生丢脸了〕〔开局带宇智波逃亡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