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刚更新: 〔传奇再现〕〔西游:授徒万倍返〕〔重生都市之我是仙〕〔黜龙〕〔开局修道十五年,〕〔全民求生之超凡领〕〔某霍格沃茨的论文〕〔港综:开局拒绝卧〕〔我能给御兽加载扮〕〔重返84:从收破烂〕〔在真假嫡女世界签〕〔电竞大神小甜猫〕〔重生开始当首富〕〔铠甲世代〕〔长生在英伦〕〔我的夫人竟是魔教〕〔我在七零当恶媳〕〔弱鸡穿越者的互助〕〔斗罗:我,开局扮〕〔三国:我!桃源居
冰瞬      小说目录      搜索
赵氏虎子 第743章:虎将陨落
    www..,最快更新赵氏虎子 !

    城山,只是下邳城城北的一座小山,高不过几十丈,方圆不过两里多地,赵伯虎率八万多江东义师,四下包围这座小山还是绰绰有余。

    很快,赵伯虎麾下程廙、王祀、孙颙、杜谧、向赓等几将便各自率领本部军队,将这座城山团团包围,只要赵伯虎一声令下,八万余江东兵将便会攻上这座小山,将章靖与跟随其逃入山中的千余太师军尽数杀死。

    此时,早前率领残军突围而出的陈玠与夏侯鲁二将,得知章靖被江东叛军困在城山,惊慌之下下令反身救援,此刻正与向赓麾下一半军队进行混战,虽说有杜谧派兵增援,但王祀认为诛杀章靖一事依旧不能拖延。

    毕竟似陈门五虎这等晋将给他们带来的压力实在太大,能尽早除去,还是尽早除去微妙,免得夜长梦多。

    万一被那章靖走脱,那无异于放虎归山,哪怕多杀一万名晋卒都不足以弥补。

    鉴于此,王祀立即向赵伯虎请示道:“渠帅,当立即下令士卒四面攻山,将那章靖置于死地,章靖一死,余下的晋军必然死心,且会士气大跌,有利于我军展开追击……”

    然而赵伯虎却只是默默看着远处的城山,迟迟没有下达攻山的命令。

    不得不说,自四月十九日抵达下邳城,赵伯虎便心心念念想要除掉这章靖,令陈门五虎再减一虎,可现如今等到他确确实实将章靖围困在这座城山上时,他心底却又犹豫起来。

    毕竟这章靖当年可是帮助他鲁阳赵氏平反的人,虽然赵伯虎内心其实并不在乎章靖的帮助——难道平反了,他鲁阳赵氏二百余口人就能活过来么?他的父亲与母亲就能活过来?既然人死不能复生,纵使洗刷了他鲁阳赵氏的罪名又有什么意义?

    别的不说,至少他赵伯虎,包括他弟弟赵虞,都不会因此而放弃向晋国复仇。

    总而言之在赵伯虎看来,章靖的帮助其实对于他鲁阳赵氏毫无意义。

    但即便如此,章靖的这份人情,赵伯虎心中还是接受了的,毕竟章靖可是手握数万军队的晋军大将,就因为要帮他鲁阳赵氏脱罪,这位章将军撇下军队,千里迢迢从济南赶到鲁阳,不说功劳,单这份‘苦劳’,赵伯虎还是承情的——哪怕章靖也只是受陈太师之命,受叶县前县令毛公之临终拖托。

    正因为这份‘苦劳’,如今终于有了诛杀章靖的机会,赵伯虎反而犹豫了。

    良久,他长长吐了口气,点了点头:“攻山吧。”

    “遵命!”

    王祀抱拳命令,一边组织军队攻山,一边派人通知杜谧、程廙、孙颙几将。

    大概一炷香过后,杜谧、王祀、程廙、孙颙四将各率本部军队,从城山的四个方向,同时发起进攻。

    虽此时山上的章靖身边还有千余太师军,可又如何招架地住数万江东义师的围攻?

    但不可思议的是,也不知是否是借助了山势,亦或是章靖与其麾下那千余太师军一个个萌生了死志,以至于在展开了足足半个时辰的恶战之后,数万江东义师竟没能攻至山顶。

    见此,王祀大为着急。

    毕竟此刻距离夕阳落山只剩下一个时辰了,一旦天黑之前未能攻上山头,诛杀那章靖,天晓得那章靖会不会趁着夜色逃离?

    其余杜谧、程廙、孙颙几将,也纷纷想到了此事,因此加紧了攻势。

    在诸将的催促下,数万江东士卒奋力攻山,凭借着人多势众的优势,终是一点点地攻上了半山,将章靖与其麾下寥寥几百名太师军士卒困在山顶。

    眼瞅着江东义师即将能攻上山顶,将章靖与其麾下残兵全部杀死,赵伯虎忽然下令停止了攻势。

    他吩咐楚骁道:“派一名使者劝降看看,告诉章靖,只要他愿意投降,我可以饶他一命。”

    “渠帅?”

    左右闻言大感惊愕,他们根本无法理解这位渠帅在想什么。

    在众人之中,恐怕也就只有赵伯虎的护卫楚骁能明白自家大公子的想法,他闻言摊摊手道:“我觉得就莫要白费功夫了,那章靖怎么可能会答应嘛?”

    “去吧。”赵伯虎没有解释。

    见此,楚骁无奈地耸耸肩道:“好吧。……那索性我就亲自去一趟,但愿那章靖莫在盛怒之下先将我杀了。”

    在众江东士卒不解的目光下,楚骁带着区区几名卫士朝山上而去。

    而此时在城山上,章靖正趁着江东叛军暂停攻势的空暇,一边歇息一边关注北面,眺望着陈玠、夏侯鲁二军返身前来救援他的举动,口中喃喃自语“速速率军撤回琅琊啊,陈玠、夏侯……”

    不错,即便此刻被困在城山,章靖也不希望陈玠、夏侯鲁二将放着好好生路不走,转过头来救援他,倒不是他不想活,只是他很清楚,凭陈玠、夏侯鲁二将手头的那点兵力,根本不足以将他从江东叛军的包围中解救出来,只会白白牺牲士卒的性命。

    从旁,许负听到章靖的喃喃自语,罕见地冷哼道:“若非将军被困,陈玠、夏侯二将又岂会似眼下这般进退两难?”

    看得出来,这位护卫长此刻是满腹怨气。

    章靖与许负朝夕相处,自然明白后者的怨气来自何处,他摇摇头说道:“破城之际强行突围,必定得留下一队人马断后,即断臂止损,不是我留下,就是陈玠、夏侯他们有一人留下……”

    “那也……”许负张了张嘴,最终还是将一番估计不合时宜的话给咽了回去。

    不得不说,对于此次被困城山,章靖倒是看得很开。

    因为他知道,今日不是他被困,就是陈玠、夏侯鲁他们被困——反正总要有人断后,做出牺牲。

    考虑到那赵伯虎心心念念想要除掉自己,章靖认为还是自己留下断后为好,只要他断后,那赵伯虎必然会为了围困他,放松对于陈玠、夏侯鲁两军的围堵,如此一来,陈玠与夏侯鲁二将以及其所率太师军、河北军,就有更大的机会突围而出。

    而事实也证明章靖的判断丝毫不错,为了围困他,那八万江东义师甚至都没有趁机追击陈玠与夏侯鲁,仅向赓麾下一半兵力,大概六七千人左右在追击——确切地说,这支江东军队眼下正在抵挡陈玠、夏侯鲁二将的反扑。

    他章靖一个人,就将赵伯虎近八万江东叛军拖在了城山这一带,为陈玠与夏侯鲁二将麾下共济五六千人创造了突围撤离的条件,就章靖个人来说,他认为这已经是最佳的‘止损’之策了。

    倘若是不负责任的将领,遇到这种事恐怕早已抛弃麾下兵将自己逃命了,但章靖却做不出这种事,当初他将一万七千太师军、一万河北军带来下邳,阻挡赵伯虎夺取下邳,今日又岂能将其弃在下邳,自行逃亡?

    陈太师可从未教过章靖这种事,而章靖也从不认为他一人的性命,贵过麾下数千兵将。

    倘若今日的突围一定要有人牺牲,章靖愿意承担这个后果——既然‘下邳之战’因他而起,那就从他而终!

    唯一让章靖感到遗憾的,也仅仅只是许负与他麾下千余太师军被他牵累,此刻亦被困在这座城山上。

    就在章靖与许负说话之际,忽有士卒来报:“将军,赵伯虎遣使者上山,欲求见将军。”

    许负原本就对章靖不听他劝告、主动断后一事满腹怨言,此刻听闻江东叛军派使者上山,他的心情自然愈发地差。

    他闻言冷笑道:“这想必是来劝降的!……杀了就是!”

    “诶。”

    章靖立刻抬手阻止。

    凭他对那赵伯虎的了解,对方应该不会做出派人来奚落他这种无聊的事,他觉得大概就像许负所说的,对方是来派人劝降的。

    他章靖作为晋国的大将,陈太师的义子,自然不可能投降这支反贼,但他并不介意与赵伯虎派来的使者谈谈,看看能否保住许负与山中千余太师军的性命。

    这场仗已经结束了,是他章靖战败了,他也心甘情愿接受战败的后果,但许负与他麾下千余太师军士卒,却没有必要再出现无畏的牺牲。

    他希望就此事与那赵伯虎谈谈,以他章靖一人的死,换此间千余太师军,与下邳城内数千伤员卒的活命。

    想到这里,他平静吩咐那名士卒道:“带上来吧,我也想听听那赵伯虎想说什么。……告诉众人,不可对使者无礼。”

    “是!”那名士卒抱拳而退。

    片刻后,在章靖的授意下,几名太师军士卒推攘着高举双手的楚骁几人来到了城山的山顶,来到了章靖面前。

    尽管章靖已事前告诫过,但楚骁几人上山的这一路,还是难免受到了太师军士卒仿佛实质般的敌意,以至于只能高举双手,以表明并无恶意。

    可能是见到了那几名太师军士卒对楚骁几人的推攘,也可能是猜到了楚骁几人之所以高举双手的原因,章靖朝楚骁抱了抱拳,很有风度地表示了歉意:“章某已吩咐军卒们不可对使者无礼,无奈……还请使者莫要见怪。”

    楚骁这才将高举的双手放下来,摆摆手笑着说道:“章将军言重了,贵军的将士不杀我,我就已心满意足了。”

    见对方谈吐洒脱,章靖顿生好感,点点头上下打量起楚骁来,片刻后,他神色有些古怪地说道:“我记得你……”

    “哦?”楚骁眨眨眼,吊儿郎当地笑道:“在下这等不起眼的小人物,也能被章将军记住么?”

    听到这话,章靖印象更深了,肯定道:“使者是那晚拦下章某的人……赵渠帅竟派一位大将作为使者?”

    大概是因为被章靖记住,楚骁的心情也不错,闻言笑着解释道:“章将军误会了,在下可不是什么大将,在下只是赵渠帅身边的护卫长而已。……在下楚骁。”

    听到这话,章靖非但没有因此小瞧这楚骁,反而更为重视。

    毕竟此人是赵伯虎的护卫长,无疑是最受赵伯虎信赖的人之一,就好比他身边的许负。

    这不,就连许负也多看了楚骁几眼。

    “原来是赵渠帅身边的楚护卫长。”章靖朝着楚骁抱了抱拳,旋即心平气和地问道:“不知赵渠帅遣楚护卫长此次前来,有何指教?莫非奚落章某?”

    “哈哈。”楚骁笑着摆了摆手:“我家渠帅怎么会做这种无聊的事?”他目视着章靖,由衷地称赞道:“纵使与章将军为敌,我义师上上下下也无不敬重将军,包括赵渠帅。”

    虽说早就猜到赵伯虎不可能专程派人来奚落自己,章靖听到这话心情也着实有些复杂,他叹息道:“在章靖看来,赵渠帅亦不失是一方豪杰,可惜误入歧途,起兵作乱……罢了,不说这些,不知赵渠帅派楚护卫长前来为何?”

    楚骁闻言抱了抱拳,正色说道:“赵渠帅命在下前来劝说将军。……以当下的局面来看,章将军已无力率麾下残军突围,只要我军再发起一次进攻,章将军与山上的将士,皆为肉泥……”听到这话,许负顿时大怒,然而就在他开口之前,不远处就有一名太师军伯长暴喝道:“狂妄!你叫那赵伯虎大可攻山,我虎师将士,定会战至最后一兵一卒!”

    话音未落,周遭的百余名太师军士卒纷纷开口响应。

    “张伯长说得好!”

    “我虎师岂有贪生怕死之徒?!”

    “大不了一死!”

    “不如先杀了这狗贼,咱们再尝试突围!”

    听着周围那些满脸愠怒的太师军士卒七嘴八舌的话,楚骁连忙再次高举双手,一脸无辜地说道:“别别,在下就是个传话的,何必杀我呢?”

    他身后的几名护卫,立刻满脸戒备地想要抽出兵器,但却被楚骁喝止。

    最终,还是章靖制止了众军卒。

    旋即,他一脸平静地问楚骁道:“赵渠帅派楚护卫长前来劝降?”

    大概是周围的太师军兵将一个个虎视眈眈地瞪着楚骁,楚骁尴尬地笑笑,解释道:“其实在下也劝过赵渠帅了,像章将军您这样的豪杰,怎么可能会投降呢?只不过我家渠帅比较倔强……他叫我传告章将军,只要章将军愿意投降,他可以让将军活命。”

    见果然不出所料,章靖微微一笑,正要摇头拒绝,却见楚骁忽然神色严肃地说道:“事实上,我家渠帅其实并不想加害将军,他给过将军机会……足足一个半月。”

    『……』

    本打算婉言拒绝的章靖闻言一愣,惊疑地看着一脸正色的楚骁。

    那赵伯虎给过他机会?足足一个半月?

    章靖下意识就不信楚骁这番话。

    但仔细想想,以眼下的局势,这楚骁有必要欺骗他么?

    『难道……竟是真的?』

    章靖感觉不可思议。

    说实话,章靖此前根本没有从这个角度细想这件事,毕竟在他看来,赵伯虎是反贼,而他是晋国的将,再者,他们父子几人当初几乎杀光了下邳赵氏子弟,而赵伯虎也杀了他四弟韩晫,双方对彼此都有血海深仇,那赵伯虎怎么可能会手下留情呢?

    可再仔细想想,这楚骁确实没有骗他的必要。

    『一个半月……』

    章靖惊疑地看着楚骁,心中思索着。

    根据这楚骁所透露的讯息,他认为那所谓的‘给过机会’、‘足足一个半月’,很有可能指的是从今年开春至四月十九日前这段时间。

    这段时间,那赵伯虎确实在淮陵按兵不动了足足一个半月,期间只派了两支偏师分别进攻沛郡与东海郡。

    当时章靖只以为赵伯虎想要更稳妥地包围下邳,可今日听楚骁这一番话,他忽然想到了另一个可能……

    难道赵伯虎当日这番举动,竟是要令他知难而退、主动让出下邳?而不是为了要围杀他?

    『确实……若他当时要围杀我,其实不必先取沛郡与东海,径直率大军至下邳城即可,纵然介时需要一些时日建造营寨、打造攻城器械,其实也无需一个半月之久……这么说,赵伯虎当时竟真的只是要逼退我?』

    章靖一脸不可思议地看着楚骁,忽然迟疑问道:“赵渠帅……认得章某?”

    事实上,章靖当然知道赵伯虎认得他,毕竟在前江东义师时期,赵伯虎就是彭郡一带的江东义师统帅,期间与章靖、韩晫都打过交道,章靖之所以这么问,其实是想隐晦地问问,那赵伯虎为何要对他手下留情。

    “此事就不便相告了。”楚骁摇了摇头。

    章靖惊疑地打量着楚骁,忽而正色说道:“……请转告赵渠帅,他的好意章某心领,但恕章靖难以从命!我乃晋国的将军,岂有投敌之说?不过……”

    他环视了一眼周遭寥寥百余名太师军士卒。

    此前他带上城山的数百名太师军士卒,此刻就只剩下寥寥三四百人,其中大半在半山防御,约百余人守在章靖身边,作为最后的防线。

    看着这些兵卒满脸疲倦、一身狼狈,章靖的心情十分复杂。

    他章靖、他虎师,几时落到过这种田地?

    看着那些追随自己至今的太师军士卒,章靖忽然萌生一种想法:该是时候结束这场仗了。

    的确,这场仗打到此时此刻,已经没有再继续下去的必要了。

    他与他手下这寥寥几百人,注定已无法杀穿山下八万余江东叛军的封锁,而此刻还在奋力与向赓军纠缠,试图援救他的陈玠、夏侯鲁二将,也注定难以助他脱困。

    若再不结束这场仗,不止城山上的太师军士卒会全军覆没,就连陈玠、夏侯鲁那两支其实已经突围而出的军队,也会受到牵连,因为想要救援他而出现不必要的伤亡。

    然而,如何结束这场仗呢?

    其实很简单,只要他章靖死了即可。

    只要他章靖一死,赵伯虎与江东义师除掉了心腹之患,自然不会再杀害他太师军的俘虏,而重要的是,陈玠、夏侯鲁二将介时也再没有理由与叛军纠缠,能立刻撤回琅琊,替当初那一万七千名太师军、一万河北军,留下几丝火种,不至于全军覆没。

    只要他章靖一死。

    想到这里,章靖惆怅地对楚骁说道:“你回去告诉赵渠帅吧,这场仗,是他胜了,我已不想再添无谓的牺牲,倘若赵渠帅答应善待俘虏,章靖愿意一人领死……”

    “将军!”许负面色大变,连忙劝阻。

    从旁的太师军将士们,也是纷纷劝说。

    章靖压压手制止了众人,继续对楚骁说道:“你也看到了,我虎师的将士们并不惧死,倘若赵渠帅强攻这座山,章某可以保证,贵军最起码还要再付出一两千的伤亡!……但倘若赵渠帅可以答应章某的条件,善待我军的将士,章某愿意领死,换他们活命,助赵渠帅不费一兵一卒结束这场仗。”

    楚骁一脸敬重地看着章靖,点点头道:“我会把将军的话转告渠帅!”

    “多谢。”

    随后,楚骁便告别了章靖,下山回到了赵伯虎身边,将章靖的话转告了后者:“……章靖果然没有答应,他只是希望以一己之死,换他麾下被俘虏的晋卒活命。”

    “果然……么。”

    赵伯虎略有些惆怅地吐了口气,旋即点点头道:“告诉他,我答应。”

    楚骁点点头,立刻又返回山上,将此事告诉章靖。

    得知赵伯虎的答复,章靖精神一振。

    虽说此刻他手下就只有寥寥数百名太师军,但这至少也是数百条性命啊。

    在下山领死之前,他对下令麾下士卒道:“所有人留在山上,不得下山!”

    山上的太师军士卒闻言大惊,纷纷痛苦,甚至有许多人愿意追随章靖一同下山赴死,但却被章靖勒令留在山上。

    只是这招,对许负却不好使,没等章靖开口命令许负留在山上,许负便率先说道:“将军莫要开口!先前将军不听卑职劝告,落得如此田地,卑职亦不愿再追随将军,接下来的去留,许某自行抉择!”

    “你啊……”

    明白许负心意的章靖苦笑一声,最终没有拒绝。

    一炷香工夫后,在夕阳的余晖下,章靖仅带着许负一人下了山,坦然面对成千上万的江东士卒。

    忽而沉声喝道:“来!取走章某的性命!”

    “……”

    注视着远处的章靖,王祀挥了挥手,派出了一支约五百人左右的弓弩手。

    “放箭!”

    一声号令过后,那五百名弓弩手展开齐射。

    面对着箭雨,章靖与许负不闪不避,竟硬着那波箭雨,朝着王祀军发起了攻击。

    当日黄昏前,章靖在胸膛先中六箭的情况下,又击毙、击伤二十余名江东士卒,最终力尽而亡。

    不可思议的是,直到最后一刻,章靖仍长枪杵地,屹立不倒。

    『天底下竟真有人死时能挺直而立?』

    此前不信那韩晫死时能挺立不倒的王祀,看得满脸震惊,连连约束士卒不得冒犯章靖的尸体。

    江东士卒纷纷撤退,此时赵伯虎来到了章靖身边,看着这位名扬天下的虎将瞪目挺立而亡,缓缓摘下了脸上的青鬼面具。

    “……虽于事无补,但,多谢昔日替我鲁阳赵氏洗刷莫须有的罪名。”

    作为鲁阳赵氏的嫡子,赵伯虎终于有机会向章靖说出这句话。

    王二十九年五月二十二日,陈门五虎之一,驻济南大将章靖战死于下邳城山。

    同日,其兄薛敖率数千太原骑兵,于琅琊郡即丘击破江东义师大将甘万余军队。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热门小说: 〔误入歧途苏玥〕〔无限辉煌图卷〕〔秦云萧淑妃〕〔神医豪婿林漠许半〕〔幸福人生护士苏钥〕〔猎谍〕〔我只是外门弟子〕〔龙宸〕〔舒听澜卓禹安叫什〕〔偷香(杨羽)〕〔恃宠〕〔我什么时候无敌了〕〔超神学院:开局穿〕〔大佬穿进虐文后〕〔玉如墨谢怀瑾彭今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