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刚更新: 〔霍司爵温翔翔〕〔我在坟场画皮十五〕〔女总裁的超级兵王〕〔前夫想要生二胎〕〔重生过去从四合院〕〔人在遮天,开局献〕〔首富从挖矿开始〕〔重生就得支棱起来〕〔诸天游戏登录器〕〔从武当开始的诸天〕〔斗罗之拥有八奇技〕〔开局一个系统,扮〕〔NBA:开局一张三分〕〔重生之神级投资林〕〔我在六朝传道〕〔这个明星很妖孽〕〔大秦:开局抢了盖〕〔横推诸天从风云开〕〔逍遥小捕快〕〔别人打职业,你是
冰瞬      小说目录      搜索
赵氏虎子 第749章:推手
    www..,最快更新赵氏虎子 !

    同六月中旬前后,在汝南郡守杨翰的带领下,长沙义师渠帅项宣先后视察了汝南郡的细阳、汝阴诸县。

    汝南郡东部的这几座城池,乃是他麾下大将邹袁在四、五月时陆续收复的,鉴于晋国朝廷并未在汝南东部乃至沛郡一带部署重兵,当初邹袁打的时候就比较轻松,每次攻打某座城时,只需他带着大军在城外现身,稍微做做准备猛攻的样子,城内就差不多放弃了抵抗。

    似这般轻松,自然得力于汝南义师的好名声——在如今天下各路反贼中,江东义师与长沙义师,是唯二不杀官的反贼,当江东义师与长沙义师攻陷某座城池后,大多数情况下仍会启用该城本来的官府班底来管理,因此对于大多数城池而言,被这两支义师攻陷,其实也只是换了一面旗帜的区别而已,即将‘晋’字旗帜换成了‘江东义师’或‘长沙义师’。

    当然,在这两支义师的管制下,各县县衙的权力确实要小上不少,至少再也不敢、或者无力去做‘官富勾结’的事,这两支义师在这方面的管控,要比晋国朝廷严厉地多。

    不过对于这一点,像汝南郡守杨翰这等前晋国官员是可以接受的,只有那些曾经私下干些贪赃枉法之事的是官员,才会感叹一声:世道艰难。

    “渠帅觉得如何?”

    在视察罢汝阴之后,汝南郡守杨翰问项宣道。

    项宣微微点了点头,笑着对杨翰说道:“项某十分满意,这段日子辛苦杨大人了。”

    “哪里哪里。”杨翰笑着摆摆手。

    这段时间,只要他长沙义师新拿下一座城池,杨翰就会立刻赶过去,一方面协助江东义师稳定该县的局势,一方面则重新任免官员——在县衙官员任免方面,项宣全权交给杨翰,毫不过问。

    毕竟项宣在意的只是结果:待今年秋季收成时,就是他验证杨翰等官员的时候。

    正因为项宣并不专权,也不过多干涉杨翰等官员的运作,因此这段时间项宣与杨翰相处地十分不错。

    说句在杨大人看来不怎么合适的话,他如今在长沙义师这边,其实过得比过去更舒坦,因为项宣从来不质疑他、干涉他,只要是有利于汝南的政令,项宣甚至会命令长沙义师全权支持——在汝南这块地面上,如今有谁敢反抗项宣?

    在项宣的全权支持下,杨翰提出的种种政令迅速在各县得到施行,效率惊人。

    在二人谈聊之际,忽有人前来禀报:“启禀渠帅,邹袁将军已拿下谯县。”

    “好!”

    项宣也不在意杨翰等人在场,满意地点了点头。

    对于邹袁拿下了谯县,他丝毫不觉得意外。

    毕竟谯县位于沛郡的西部,而据他所知,沛郡境内以相城为界,东部已尽数被江东义师占领,只剩下西部几座城仍属于晋国。

    当然,江东义师可不是没有能力打下这座城池,只不过赵伯虎一没有时间、二没有多余的精力罢了。

    毕竟五月前后,赵伯虎的主要目的是打下下邳,甚至于,即便是攻陷下邳后,赵伯虎也没有时间与精力攻占沛郡全境,他要急着赶赴琅琊郡的开阳。

    于是赵伯虎便发书给项宣,委托项宣派兵攻打沛郡西部,同时也将沛郡东部划到了项宣名下,只要项宣攻陷沛郡西部的那几座城,就能立刻前往相城,接管沛郡东部。

    倒也不算赵伯虎‘让利’给项宣,只不过是他吸取了前江东义师‘因贪城贪地而败’的教训罢了。

    截止赵伯虎攻陷下邳郡后,江东义师手中已握有包括下邳、彭郡、广陵在内的八个郡,地盘已经非常庞大,纵使得到沛郡,也不过是锦上添花。

    更别说江东义师即将直接面对陈太师率领的晋军主力,无暇兼顾沛郡,因此赵伯虎索性就将沛郡划给了项宣。

    别看项宣当时也号称有长沙、江夏、汝南三郡,但长沙与江夏二郡只是小郡,对于江东义师而言只是能锦上添花的沛郡,对于长沙义师而言却是极大的助力,有助于项宣抵抗周虎与项宣二人的夹击——至少明面上是这样。

    在收到赵伯虎的书信后,项宣心中大喜。

    毕竟沛郡,那可是并不亚于汝南、颍川、河南的人口大郡,而且十分富裕,不亚于江东义师手中的广陵、吴郡,只要他项宣得到了沛郡,他会被某个姓周的家伙摆布么?

    唔……大概吧。

    想到那个姓周的家伙,说实话项宣心中也没什么底气。

    黄昏时,就当项宣与杨翰以及汝阴的诸官员在城内一座酒楼用饭时,忽然有士卒来报:“渠帅,南阳义师的何渠帅求见,说是有要事与渠帅商量。”

    『何璆?』

    项宣微微皱了皱眉。

    从旁,汝南郡守杨翰闻言色变道:“莫非颍川有什么异动?”

    听到这话,在场众人也是纷纷变色。

    别看一直以来都是项宣的南阳军在对长沙义师占领的地盘用兵,但长沙义师上上下下,包括杨翰等一批已倒向长沙义师的官员,他们更加忌惮颍川。

    原因很简单,因为颍川卧着一头猛虎——陈门五虎之一的周虎,就在颍川!

    当然,除了项宣。

    他对那周虎的忌惮,与其他人截然不同。

    “不……算了,先请他进来吧。”

    虽然明知那周虎不会来进攻他,但项宣却不好向杨翰等人解释,毕竟谁会相信,陈门五虎之一的周虎,竟私下暗通他长沙义师呢?甚至于,项宣这段期间的举动,几乎全是那周虎的授意。

    不多时,南阳代渠帅何璆便被几名卫士领到了屋内,见众人正围着桌子吃酒用饭,他玩笑道:“这就叫来得早不如来得巧啊……”

    他的话还未说完,杨翰便急声问何璆道:“何渠帅,你急着赶来,莫非是颍川有什么异动?”

    “呃……那倒不是。”何璆干巴巴地回答了一句,同时看向项宣。

    见到那神色,项宣立刻就懂了:肯定是那周虎又对何璆下了什么指示。

    “既然没什么要紧事,那就一同用完饭再说吧。”项宣气闷闷地说道。

    他堂堂长沙义师的渠帅,私底下竟被某个人摆布,这让他如何不气闷?

    在场众人面面相觑,满腹疑虑:既没什么要事,这何璆干嘛来了?

    但既然项宣揭过了此事,他们也不要再追问。

    于是众人就跟无事发生一样,一同喝酒用饭。

    酒足饭饱之后,项宣告别了杨翰等人,带着何璆来到了他落脚的驿馆。

    回到驿馆,吩咐一干护卫守在外头负责警惕,防止有人窃听,项宣这才一脸不渝地问何璆道:“是‘他’叫你来的?”

    “是的。”何璆微笑着说道:“‘那位大人’有新的指示。”

    见何璆坦率承认,项宣的面色变得十分难看,不过最终他还是克制住了心中的愤怒。

    没办法,他招惹不起那人,他长沙义师现在能有这个局面,全靠对方手下留情。

    忍气吞声之余,项宣没好气地问道:“‘他’又想做什么?”

    听到这话,何璆走近项宣几步,压低声音说道:“‘那位大人’命渠帅准备一批粮草,运往鲁郡……”

    『好家伙,现在直接就对我下令了?』

    项宣面色绷紧,吐了口气恶狠狠地问道:“为何?我义师的粮草凭什么要给他用?”

    何璆摇头解释道:“不是给‘那位大人’用,那位大人手中有的是余裕的粮草,只是这件事他不合适出面……他命渠帅筹集的粮草,是援助泰山义师的。”

    “你等等!”

    项宣听得一愣:“泰山义师?那群泰山贼?”

    “是的。”何璆斟酌了一下,稍稍透露道:“那位大人要泰山义师去做一件大事,但泰山义师现如今并没有充足的粮食去干这件事大事,因此,那位大人希望项渠帅为泰山义师提供粮草。”

    『叫那群泰山贼去干一件大事?那周虎几时跟泰山义师搭上关系了?』

    项宣表情古怪地看了几眼何璆。

    忽然,他面色微变。

    说起来……

    那支自诩义师的泰山贼,就是那周虎当年从济阴、东平几郡撵过去的……

    记得曾经项宣还嘲笑过此事,嘲笑那周虎奉晋国朝廷之名前去平叛,虽平定了济阴、东平等六郡,却也造就了一个更为强大的泰山贼,成为了晋国的心腹大患。

    可谁曾想到,今日那周虎却叫他替那群泰山贼准备粮食,还说要让那群泰山贼去干一件大事,这岂不是说,泰山贼实际上也在那周虎的控制之下么?

    好家伙!感情那家伙当时是故意的啊!

    他故意要将济阴、东平的那几支贼寇撵到泰山,叫这群人拧成一股绳,变成了动辄近十万之众的泰山义师。

    “嘶——”

    仿佛获悉了什么惊天大秘密,项宣惊等双目瞪圆,只感觉口干舌燥。

    此时他忽然意识到,那周虎比他想象的要可怕的多。

    只是,那周虎为何要那么做?他不是陈门五虎之一么?

    “什、什么大事?”即便是项宣,此刻也震惊地有些结巴。

    “恕在下不便相告。”何璆摇头说道。

    事实上他倒也没撒谎,他确实不知道。

    盯着何璆看了半晌,项宣忽然咬牙说道:“可以!……需要多少粮食?”

    “最起码供五万人食用半年的粮食。”何璆一口说道。

    这可就是至少十万石粮食啊!

    项宣下意识瞪了一眼何璆,但最终,他还是答应了下来。

    其实他也好奇,好奇那周虎究竟想要泰山贼去干什么大事。

    见此,何璆拱手抱拳笑道:“那就拜托项帅了。对了,那位大人希望这批粮草在半月之内运抵鲁郡。”

    “这怎么可能?!”

    项宣顿时大怒,惊怒于那周虎对他是越来越不尊重了。

    他项宣又不是他周虎的部将!

    咬了咬牙,他怒声说道:“最起码也要二十日!”

    何璆摊了摊手,表示自己无所谓。

    反正他就只是一个传话的。

    转眼到了七月初,泰山义师的处境愈发艰难。

    这份艰难总结下来就是两个字:粮食!

    倘若再说得详细点,那就是抢不到粮食,至少他们在山东那边已经几乎没办法再抢到粮食了。

    这不止是因为陈门五虎之首、晋国虎贲中郎将邹赞与其麾下两万太师军目前就驻扎在山东临淄,更主要的原因是山东各县的县军日渐形成战力,虽说泰山义师仍有实力在集中兵力的情况下攻陷任何一座县城,但所费的时间却是曾经的数倍,这意味着邹赞有足够的时间支援该城。

    事实上不止是山东,像北面的东平陵、西边的卢城、南边的南武阳,只要是泰山郡周边的县城,那位陈太师皆授予了当地‘扩军御贼’的权力,允许泰山周边各县将县军扩充至三千人以上,甚至五千人也不要紧,只要本地县城能够负担地起。

    随着泰山周边这些县城的县军日渐形成战力,泰山义师逐渐抢不到粮食,处境自然而然也就愈发艰难了。

    虽然自今年开春起,张翟便以军师的名义,向诸天王提出了一个建议,建议各天王各自组织一支在山中狩猎的队伍,专门负责狩猎野兽,囤积肉类作为干粮,但粮食还是在迅速减少。

    待等到五月中旬时,泰山各天王的囤粮基本上就已经耗尽了,只能派出更多的人去狩猎,同时四处劫掠,可即便如此,获得的食物还是无法供养起所剩下的几万贼众。

    食物的竭尽,使泰山义师的士气降到了低谷,再加上邹赞军的步步紧逼,几乎每日都有人潜逃下山。

    到六月中旬时,泰山义师整体已经撑不住了。

    六月下旬,西天王丁满与南天王顾绣二人联系了北天王王鹏,三人决定召开诸天王会议,商议他泰山义师的出路。

    这三位天王联名召开会议,张翟、朱武、吕僚三人自然也不能拒绝。

    说实话,此时的泰山义师,内部已远不如当初那般紧密。

    虽说当初泰山义师的诸天王也是各自为战,但至少还是会相互帮助的,提供兵力、粮食什么的。

    但现如今,诸天王与张翟之间充满了对彼此的警惕与防备。

    丁满与陶绣质疑张翟联合朱武、吕僚二人架空了周岱,而张翟则因为丁满、陶绣前段时间鼓吹向晋国投降,怀疑二人私底下已暗通了晋军。

    更别说各天王手中的粮食都十分紧张,不愿再出借,当年歃血为盟所谓的情同手足,如今看来不过是个笑话。

    正因为彼此间不在信任,因此这次的会议,设在天井山旁的一座无名山上。

    召开会议时,王鹏、丁满、陶绣三人坐在一侧,张翟、朱武、吕僚坐在另一侧。

    单单这个座位,就已暴露出了泰山义师如今的两大派系——投降派与主战派。

    说起来,北天王王聘最初也是站在朱武、吕僚那边的。

    在他看来,虽说陈太师给出的条件还算宽厚,且陈太师的品德也信得过,可问题是,陈太师都八十一岁高龄了,还能再活几年?

    万一陈太师死后,晋国朝廷对他们这些投降的家伙动手,到时候已解散麾下的他们,又该如何抵挡?

    难道要靠陈门五虎替他们求情?

    因此王鹏当时也提出一个条件,希望保留麾下的贼众,然而陈太师并没有答应——怎么可能会答应?

    让王鹏这群家伙活命,当一个无害的富家翁,这已经是陈太师最后的底线了,他怎么可能再容忍王鹏、朱武等人各自保留原有的势力?万一这群家伙日后再造反呢?

    而同时,吕僚则在诸天王间大肆鼓吹赵伯虎率领的江东义师,称其声势浩大,不久之后既能解除他泰山义师的困境。

    因此王鹏就被吕僚给说服了,毕竟吕僚承诺他,只要他愿意投奔江东义师,他可以代为向赵伯虎说项,让王鹏成为江东义师的大将,手握数万兵权坐镇一方。

    相比较陈太师给出的条件,显然是吕僚给出的条件更优厚,因此王鹏决定咬咬牙再观望一阵子,毕竟当时据他所知,江东义师的进展确实不错,短短几个月就相继收复了吴郡、广陵等七郡,一路打到了下邳。

    五月末,当章靖战死下邳城山的消息通过吕僚与赵伯虎的书信往来传到泰山义师时,别说王鹏精神大振,就连原本已决定作为内应的丁满与顾绣二人也目瞪口呆。

    二人万万没有想到,那赵伯虎率领的江东义师居然如此生猛,继韩晫之后,连章靖也给弄死了,一下子就除掉了两位陈门五虎。

    当时泰山义师上下一片欢庆,就等着赵伯虎一路北进,攻占琅琊郡与鲁郡,介时他们好投奔江东义师。

    然而谁也没有想到,赵伯虎在郯城被陈门五虎之一的薛敖给挡下了,更没有想到,赵伯虎在事不可为的情况下,果断撤兵,撤回了下邳郡。

    平心而论,无论是站在江东义师的立场上,还是站在陈太师、薛敖等人的立场上,赵伯虎这次果断撤兵,那都是十分明智的选择——甚至薛敖还暗恨这赵伯虎居然如此谨慎!

    但是在泰山义师这边看来,他们无疑是被赵伯虎给‘抛弃’了。

    在这种情况下,北天王王鹏终于倒向了丁满与陶绣,哪怕吕僚再做劝说也无济于事。

    而就在丁满、陶绣、吕僚三人争吵不休之际,却见化名张义的张翟笑吟吟地阻止了三人。

    他笑着说道:“三位无需争吵,事实上,已有人替我泰山义师准备了足够的粮食。……长沙义师的渠帅项宣,他已筹集了至少十万石粮食,正迅速运至鲁郡,我等只需派人到鲁郡去接收即可。”

    一言既出,几位天王的争吵立刻停止,几乎所有人都惊愕地看着张翟。

    包括王鹏、朱武、吕僚三人。

    项宣?!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热门小说: 〔误入歧途苏玥〕〔秦云萧淑妃〕〔幸福人生护士苏钥〕〔无限辉煌图卷〕〔神医豪婿林漠许半〕〔猎谍〕〔我只是外门弟子〕〔龙宸〕〔舒听澜卓禹安叫什〕〔偷香(杨羽)〕〔我什么时候无敌了〕〔超神学院:开局穿〕〔恃宠〕〔玉如墨谢怀瑾彭今〕〔明日星程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