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刚更新: 〔沈七夜林初雪〕〔元世界:异度空间〕〔我转职成了黑暗道〕〔成为传奇选手从穿〕〔王的女人谁敢动〕〔强化医生〕〔武装魔女〕〔从一条鱼开始进化〕〔大明皇长孙〕〔武唐仙〕〔黄荆〕〔从冷宫皇子开始无〕〔金丝雀重生后被宠〕〔儒道神尊〕〔都市妖孽狂婿〕〔从史前的超神开始〕〔从湾鳄开始进化〕〔木叶中的体术专家〕〔网游我能掌握各系〕〔狂妃嫁到,帝尊请
冰瞬      小说目录      搜索
赵氏虎子 第752章:邯郸应对
    www..,最快更新赵氏虎子 !

    『ps:忽然发现我地名搞错了,把‘鄄城’错认成了‘邺城’,唔,祥瑞公主他老爹是‘鄄城侯’,封地在济阴的鄄城,而邺城在魏郡,在邯郸的南边,抱歉抱歉。』

    ————以下正文————

    九月中旬,泰山义师抵达仓亭津,欲攻破津口,抢船渡河。

    仓亭津津官名为鲍同,乃是叶县县令杨定的巩固心腹,因杨定的岳父、河间巨贾何震捐钱打点了一番,鲍同才得到了仓亭津的这个肥缺。

    得知泰山贼前来进犯仓亭津,鲍同一开始又惊又怒,毕竟仓亭津是否稳定,直接关系到他私下的收入,也关系到何震与杨定翁婿二人的利益。

    因此,鲍同一边派人向东郡郡治濮阳救援,一边网罗人手,准备抵抗这股泰山贼。

    而就在鲍同抵抗这股泰山贼时,他却隐约听到泰山贼中似乎响起了‘抢船渡河’的口号。

    抢船渡河?

    莫非这股泰山贼并非是来抢掠我仓亭津的?

    还有,这群贼子准备渡河往何处去?

    一时间,鲍同的心中闪过诸般念头,最后想出了一个猜测:这伙泰山贼,莫不是要袭击邯郸?

    『……简直疯了!』

    在得出这个结论时,鲍同在心中做出了与邹袁一般无二的评价。

    不过也因为这,他的心中滋生了别的想法。

    要知道,仓亭津作为东郡沟通大河南北两岸的重要津口,此地自然也驻守着不少兵力,虽然挡不住那三万余泰山义师,但趁着守卒抵抗的时间,鲍同完全来得及派人将停靠在津口的船只开走,甚至是烧把火通通烧了。

    如此一来,泰山贼自然就没办法渡过大河了。

    但鲍同却没有这么做。

    原因很简单,因为鲍同乃杨定的祖父、司徒杨泰的门生,与杨定的父亲杨颂同辈,属于杨氏门生,二十几年前,杨泰、杨颂父子因卷入了太子李禥与三皇子李虔的皇储争夺而被天子问罪冤死,此事杨氏一干人至今怀恨在心。

    奈何有陈太师、陈门五虎坐镇中枢及地方,杨氏一干人也不敢造次,只能逆来顺受、忍气吞声,暗中积蓄力量,以待时机。

    没想到今日,泰山贼居然想趁着邯郸守备空虚,袭击这座晋国的都城……

    鲍同何必要阻拦?

    他巴不得这群泰山贼攻到邯郸去,让那个昏君感受一下惊恐。

    于是乎,鲍信一边派人联系河间巨贾何震名下的船只,让他们将停靠在津口的、存有货物的船只开走,一边带着津口的守卒出面抵抗泰山义师,提也不提放火烧船的事。

    他不提烧船,他手下的人岂敢擅做主张?

    很快,鲍同与他麾下寥寥千余守卒,就被那三万余泰山义师给击溃了,鲍同假装惊慌失措,带着败军向西投奔濮阳,故意将完好无损的仓亭津以及其中十几艘大船、数十艘小船都完好无损地留给了泰山义师,以便后者渡河。

    泰山义师哪晓得鲍同其实在暗助他们,见夺得了数十艘大小船只,十分得意,甚至于王鹏还嘲笑这座津口的津官愚蠢,居然不烧船。

    欣喜之余,泰山义师一边收刮仓亭津内津仓的粮食,一边收拢船只,准备渡河。

    次日,东郡郡治濮阳得到了泰山贼兵犯仓亭津的消息,大为震惊。

    东郡郡守魏劭,立刻派郡尉李洪率万余郡军前往仓亭津。

    可当李洪花了一日半工夫率军抵达仓亭津时,那三万泰山义师早已渡河抵达了对岸的东武阳,只留下张翟的心腹朱象与五千泰山义师驻守。

    得知此事,李洪也意识到情况不对,他一脸惊骇地质问半途遇到的鲍同道:“鲍同,你难道没有放火焚烧津内的船只么?”

    此时鲍同心中已经猜到了泰山义师,为自己先前的判断沾沾自喜,但脸上却不表露半分,一脸惶恐地说道:“卑、卑职当时只顾着带人抵抗,一时不曾想到……卑职以为那群泰山贼是来抢掠的,怎知他们居然敢渡河……”

    “该死!”

    李洪闻言暗骂了一句。

    不过他也不好怪罪鲍同,毕竟有几人能想到那群泰山贼居然如此胆大包天呢。

    于是,李洪一边率军试图夺回仓亭津,切断泰山贼归路,一边火速派人禀告郡守魏劭。

    半日后,魏劭得知李洪送来的消息,一时半会竟没反应过来。

    泰山贼……居然流窜到河北了?

    这伙贼子去河北做什么?

    联想到邯郸此刻防守空虚,魏劭倒吸一口冷气,吓得面如土色。

    想想也是,万一那群贼子跑去袭击邯郸,他如何担待得起?

    惊恐万分的魏劭当即下令道:“快!快给魏郡送消息,请他们务必要截住这伙泰山贼!”

    除了下达命令,魏劭更是亲自率领剩下的郡军,从濮阳西侧的延津渡河至魏郡,助魏郡一同截击这股泰山贼。

    一日后,魏劭派出的人抵达了邺城。

    收到东郡郡守魏劭送来的紧急消息,魏郡郡守韩湛亦倒抽一口冷气。

    泰山义师疑似欲袭击邯郸?

    就当韩湛暗自怀疑这个消息的真实性时,忽然有人前来禀报:“大人,元城派人送来急报,言泰山贼进犯郡境!”

    “什么?”

    韩湛惊地立即站起,他此时才意识到东郡郡守魏劭并不是在和他开玩笑。

    于是他立刻招来都尉耿武,一脸急切地命令道:“耿都尉,泰山贼兵犯我郡境,疑似欲望袭击邯郸,我命你立刻调集本郡郡军前往截击,务必要将这伙贼子截住,绝对不可使其进犯京畿!”

    “遵命!”耿武神色肃穆地抱拳离去。

    待耿武离开后,韩湛呆坐在屋内权衡利弊,最终还是决定提前向邯郸禀报贼情——毕竟这么大的事,他就算想隐瞒也隐瞒不住。

    当日,韩湛便派人向朝廷送去了消息。

    邯郸距邺城并不远,也就是半日工夫,当日下午,邯郸朝廷便得知了‘泰山贼进犯河北’的消息,晋国天子为此又惊又怒。

    别看前些年战局糜烂,诸路义师席卷大半个天下,甚至于,前江夏义师渠帅陈勖还一度率领义师联军攻到了梁城,只差一步就能将战火烧到河北,但不可否认,陈勖终究没有做到,他在梁城就被薛敖给击溃了。

    前江东义师亦是如此,别看贼势浩大,动辄三四十万大军,但终究也在山东就被陈太师率领的晋军主力击溃。

    总得来说,前些年闹得沸沸扬扬的叛军,迄今为止从未越过大河,攻至河北。

    然而今时今日,那泰山贼竟敢冒天下之大不韪,驱贼兵进犯京畿,这如何不让晋国天子感到惊怒?

    天子在宫殿内发怒:“陈仲那老家伙在做什么?!他在山东进剿泰山贼长达半年余,为何还未曾将这股贼子赶尽杀绝?反而令其袭击邯郸?”

    他这倒也不算对陈太师不恭,毕竟陈太师乃先帝养子,与当今天子既为兄弟、亦为君臣,虽相差十岁左右但也属于同辈,以往天子发怒时,也未尝没有直呼过陈太师的名讳。

    当然,宫殿内的宦官就不敢有接茬的了。

    震怒之余,天子立刻召见朝中百官,商议对策。

    京畿执掌军队的大将,除地位超然的陈太师以外,就属虎贲中郎将最尊贵,奈何虎贲中郎将邹赞如今也在山东。

    而虎贲中郎将以下,就属几位虎贲中郎。

    比如当年率一千虎贲军前往颍川的虎贲中郎金勋,再比如褚燕护送祥瑞公主回邯郸时,曾代邹赞出面招待褚燕的潘袤,前者效忠于太子李禥,后者则是邹赞的心腹爱将。

    而除了金勋与潘袤之外,虎贲军还有几名虎贲中郎与虎贲郎,职责相当一个郡的部都尉——当然,地位与权力肯定要比部都尉高地多、大地多了。

    天子召见百官时,金勋、潘袤等一干虎贲军的将领亦在召见的行列内。

    当天子质问金勋、潘袤等人能否守住邯郸时,虽然金勋不敢保证,但潘袤却立刻就做出了承诺:“请陛下放心,我邯郸虽兵力空虚,但也绝非区区一群贼寇便能威胁,末将以性命担保,定能击溃贼寇,保邯郸不受侵害。”

    其余几名在立场上偏向邹赞的虎贲郎,亦纷纷附和。

    听到潘袤的承诺,天子心中稍安,立刻命金勋、潘袤几人整军备战,做好保卫邯郸的准备。

    可一想到泰山贼有三万之众,甚至可能比三万还要多,天子心中难免也有些忐忑。

    毕竟此刻邯郸的兵力,也就只有两万余的虎贲军而已,其他军队都被邹赞带去山东了——当初谁晓得有一群贼子竟敢袭击邯郸呢?

    虽然潘袤口口声声表示愿以性命担保,但天子心中仍有几分不安。

    万一金勋、潘袤他们败了呢?

    想来想去,天子还是决定将陈太师召回来——但凡这种关键时刻,他第一时间想到的还是陈太师。

    而此时,太子李禥与三皇子李虔也得知了此事。

    正如赵虞所预测的那般,三皇子李虔立刻就敏锐地意识到这是一个千载难逢的机会。

    他身边的幕僚也劝说他道:“殿下,此乃天赐良机啊。……何不趁机机会招凉州军队进京呢?”

    这幕僚,可谓是与李虔想到了一处。

    毕竟李虔的母亲杨贵妃就出身凉州杨氏,如今执掌凉州驻军的大将,正是李虔的舅舅与舅公。

    毫无疑问,只要凉州杨氏有机会率领军队进京,肯定会想尽办法助他夺位。

    他兄长太子李禥虽有虎贲中郎金勋等人的效忠,可金勋那群人如何敌得过十几万凉州军队?

    只不过,他的父皇与兄长未必看不穿他的意图。

    再者,一旦他请来凉州杨氏,他与太子李禥关于皇位的争夺就变了性质,万一他舅舅、舅公做地过火了,那……

    见三皇子李虔陷入犹豫,左右幕僚又急声劝道:“天与不取,反受其咎!……若错过这千载难逢的良机,皇位必为太子所得,介时殿下定会抱憾终生。”

    这话说得李虔心中一惊。

    不得不说,这段时间由于陈太师与陈门五虎皆不在邯郸,他与太子李禥的明争暗斗亦是愈发激励,而让李虔暗恨不已的是,太子李禥终归是有名正言顺的大义傍身,处处都压他一头。

    长此以往,李虔必然与皇位无缘。

    想到此事,李虔咬了咬牙,终究还是坚定了想法。

    但召凉州杨氏入京这种事,他当然不能亲自出面,虽说他的父皇、他的兄长李禥未必想不到这一点,但倘若他亲自出面劝说,未免显得太过于急迫——这无疑会让他父皇、兄长愈发感到警惕。

    于是,当晚他派人请来与他交好的礼部侍郎刘辛,委托后者出面。

    平心而论,这刘辛能当上礼部侍郎,自然也是机敏之辈,哪里会不明白三皇子李虔有意请凉州军队入驻邯郸的目的?

    鉴于二十年司徒杨泰、杨颂父子被天子问罪一事,这位刘侍郎本来也不想掺和太子与三皇子之间的事——至少不愿如此明目张胆。

    见此李虔便许下重诺,几番相劝,这才让刘侍郎咬牙答应。

    次日朝会,天子与百官商议抗击泰山贼的事宜,同时也提出了召陈太师军率军回邯郸的想法。

    不得不说,朝臣并不支持这个提议。

    比如,御史张维便出言劝阻:“陈太师正与东海郡进剿江东叛军,倘若将陈太师与其麾下兵马召回,岂非助长了江东叛军的野心?”

    也不晓得是否是与陈太师、陈门五虎交好的关系,这位张御史居然也一针见血地指出了一个关键问题:“……尤其是开阳,章靖将军不惜战死,以微弱兵力在下邳拖了江东叛军足足三个月,才使得江东叛军未能趁胜夺取开阳,倘若如今将陈太师与麾下军队召回邯郸,那赵伯虎必定趁机夺取开阳,一旦其夺取了开阳,便可以在开阳部署重兵,借当地地利,抗拒山东,他日陈太师再要从山东进兵,臣以为会艰难十倍、百倍。”

    这话说得天子有些犹豫,毕竟张维说得确实有道理。

    见此,礼部侍郎刘辛咬咬牙,出列建议道:“陛下,既陈太师的兵马不能轻动,何不考虑召其他外军入京呢?臣以为,凉州军实力强劲,定能助邯郸击退泰山贼!”

    此言一出,朝中顿时哗然,别说诸朝臣纷纷看向刘侍郎,就连天子都深深看了后者一眼。

    尤其是在场的太子李禥,面色更是大变,恨恨地看了一眼同样在场的三皇子李虔。

    他立刻就意识到,礼部侍郎刘辛肯定是受到了李虔的指使——谁不知执掌凉州军队的杨氏,乃是李虔的舅舅、舅公?

    想到这里,他立刻出列反对道:“父皇,儿臣以为,凉州军卫戎西垂,职责重大,还是莫要轻易调动为妙……”

    见太子李禥神色大变,三皇子李虔心下冷笑不已,他故意说道:“太子防范臣弟,此事无可厚非,不过,太子不顾当前局势的紧迫,为一己之私反对召凉州军队入京,这未免就有点说不过去。泰山贼虽区区贼寇,但终归贼势浩大,万一……我是说万一邯郸驻军不敌泰山贼,以至于贼军攻入邯郸,不知太子可承担得起这个罪责?”

    “……”太子李禥恨恨地看了一眼李虔,旋即冷冷说道:“召外军入京,也不必就一定要劳烦西凉军……”

    他思忖了一下,转身拱手对天子说道:“父皇,儿臣恳请召左将军周虎率军入京!”

    听到这话,天子眼睛一亮,朝中诸如张维等人也是暗暗点头。

    毕竟,左将军周虎乃陈太师的义子,虽说此人与太子李禥、三皇子李虔都不对付,甚至于有点胆大妄为,但有陈太师的约束,这周虎也不敢在邯郸胡来,远比凉州杨氏可靠多了——凉州杨氏入了京,那才是引狼入室。

    介时陈太师与陈门五虎皆不在邯郸,天晓得凉州杨氏会做出什么事来。

    “唔,朕倒是忘了……”

    天子微微点了点头,经太子李禥提醒他这才想起,还有一位陈门五虎呢。

    而听到这话,三皇子李虔亦心中大惊。

    毕竟在他看来,那群泰山贼前些年本来就是周虎的手下败将,周虎怎么可能会不敌对方?

    可如此一来,他的意图岂非是彻底泡汤了?

    他沉着脸对太子李禥说道:“太子此番提议,着实有些出乎臣弟的意料,臣弟还以为周将军与太子不和……”

    太子李禥心下冷哼:那周虎是与我不和,可他最恨的是你!

    关于此事,太子李禥早就打听过了,大概是祥瑞公主的枕边风,左将军周虎虽然对他李禥没什么好感,但此人对李虔的印象更差。

    因此,太子李禥宁可召那周虎率军入京,毕竟那周虎绝对不会帮助李虔,否则他侄女祥瑞公主岂不是要在其家中闹翻天?

    相比之下,凉州杨氏就说不定了。

    『哼!』

    看着太子李禥略有些得意的目光,三皇子李虔大致也猜到了其中缘由。

    想了想,他拱手对天子说道:“父皇,儿臣以为,周左将军可能……”

    他的话还未说完,就被太子李禥打断了:“怎么?三弟以为周将军不能击退泰山贼?三弟可别忘了,这群泰山贼,原本就是周左将军的手下败将……”

    说罢,他亦转身对天子说道:“父皇,儿臣建议召周左将军率军入京,有陈门五虎坐镇邯郸,更有利于稳定人心,更何况泰山贼还是周左将军的手下败将。”

    『陈门五虎?陈门五虎怎么了?韩晫还不是死在震泽?章靖还不是死在下邳?』

    见太子李禥一个劲地吹捧陈门五虎,三皇子李虔心下冷哼。

    不得不说,随着韩晫、章靖相继战败而亡,李虔对于陈门五虎的敬畏,也逐渐褪去。

    当然,想归想,他可不敢将心里话说出口,毕竟他可不想得罪陈太师、邹赞、薛敖、王谡、周虎几人。

    想了想,他拱手对天子说道:“父皇,儿臣其实也认为周左将军是极佳的人选,但据儿臣所知,周左将军正在颍川、汝南一带进剿项宣的长沙贼,正因为有周左将军在,项贼才迟迟不敢进犯颍川、陈郡,倘若将周左将军调来邯郸,无异于帮了项贼一个大忙……”

    不得不说,他这个理由倒还真是充分,这不,原本心中支持召周虎入京的张维等人,包括天子本人,也不禁犹豫起来。

    毕竟,项宣那如今占据了长沙、江夏、汝南、沛郡整整四郡的长沙叛军,论威胁只排在赵伯虎的江东叛军之后——若不是泰山贼进犯邯郸,本来这股贼军的威胁是不如江东叛军与长沙叛军的。

    犹豫不决间,天子问诸朝臣道:“诸爱卿意下如何?”

    听闻此言,御史张维出列建议道:“臣以为,不如同时向颍川与凉州求援。……三皇子的考虑固然有道理,但具体情况如何,臣以为还是要听听周左将军的看法。倘若颍川、汝南那边的局势并不紧张,臣以为不如同时召周左将军进京……”

    不得不说,张维的考虑还是很周到的。

    哪怕因为长沙叛军的关系,周虎无法抽调大量军队回援邯郸,但只要这位陈门五虎本人来到邯郸,也能对同时抵达邯郸的凉州杨氏起到震慑作用。

    倘若凉州杨氏果真做出了无法饶恕的是,那么周虎也可以立刻接管魏郡、东郡、河北的军队,与杨氏的凉州军对抗。

    就算未必能打赢强劲的凉州军,最起码也能拖一阵子。

    也不知太子李禥是否与御史张维想到了一处,闻言立刻附和道:“儿臣附议!”

    紧接着,诸朝臣也纷纷附和。

    见此,三皇子李虔即使不乐意那周虎也被召唤至邯郸,但也无法扭转局面。

    这也是没办法的事,相比较凉州杨氏,无论是他父皇,他皇兄,还是诸朝臣,都更加信赖陈门五虎。

    “儿臣……附议。”

    随着三皇子李虔做出表态,天子点了点头,沉声说道:“好,那就这么办。……传诏,召左将军周虎率军回援邯郸;同时召凉州军入京,协助周虎击溃泰山贼。”

    “陛下英明。”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热门小说: 〔神医豪婿林漠许半〕〔误入歧途苏玥〕〔偷香(杨羽)〕〔超神学院:开局穿〕〔国啤(秦东)〕〔十方武圣〕〔贞观三百年〕〔斗罗之双枪绝世〕〔玉如墨谢怀瑾彭今〕〔献祭之主〕〔诡异世界签到可太〕〔大隋说书人〕〔主宰江山〕〔我有一口黄金棺〕〔都市修罗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