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刚更新: 〔华夏不败战龙〕〔重生七零:致富养〕〔玄门不正宗〕〔开局就是防弹怪物〕〔王者之我的秘书小〕〔斗罗:开局十生武〕〔国公凶猛〕〔人在四合院,暴打〕〔人在四合院,开局〕〔有人说你坏话〕〔恶龙:从吻醒公主开〕〔全民转职之我的被〕〔星武耀〕〔四重分裂〕〔逍遥小渔夫〕〔我只想活下去啊啊〕〔放学等我〕〔锦衣〕〔大秦:窃听心声,〕〔都市医流高手
冰瞬      小说目录      搜索
赵氏虎子 第754章:赴京
    www..,最快更新赵氏虎子 !

    在赵虞接诏的前两日,坐镇山东的虎贲中郎将邹赞,则在东郡的仓亭津一带等他。

    不得不说,泰山义师袭击邯郸这件事,前一阵子可谓是把邹赞惊地不轻。

    泰山义师差不多是在九月初七开始行动的,等到钜平县派人将泰山义师的行踪禀报至临淄时,当时已经九月十五日了,相差了整整八日。

    那会儿泰山义师都已经攻到东郡的仓亭津了,然而邹赞当时却还未意识到事情的严重性,误以为泰山贼准备在鲁郡一带大肆抢掠粮食——毕竟当时正值九月秋收季节嘛,再者,谁会想到这拨泰山贼居然胆大包天至袭击他晋国的都城呢?

    于是,邹赞便命麾下一万太师军驻守临淄,而他则带着寥寥几名卫士,迅速来到了泰山西边的卢城,因为那边驻扎有薛敖留下的约两千太原骑兵,虽不足以击溃泰山贼,但吓唬后者一波,将对方赶回泰山,邹赞自认为还是不难。

    九月十九日,邹赞抵达卢城,暂时接管了薛敖留下的两千余太原骑兵,准备命太原骑兵四处打探泰山贼的行动,看看这群贼寇究竟在鲁郡的那座城池一带作乱。

    没想到一打探才知道,前一阵子泰山贼虽然路经了钜平,但并没有趁着秋收季节抢掠鲁郡,而是直接往西北方向去了,且至今都还未返回。

    当时薛敖听得心中咯噔一下,暗暗叫糟。

    你想呀,既然泰山贼路过钜平县都不抢,那他多半也不会抢掠其他地方,那么问题就来了:既然不是为了抢掠,这群泰山贼往西北方向做什么去了?

    这样一想,答案几乎就只剩下了一个——这股泰山贼,可能袭击邯郸去了!

    不得不说,邹赞作为陈门五虎之首,纵览全局的大局观眼界非比寻常,当时他身边的护卫们没有一个想到那群泰山贼去奔着邯郸去的,但邹赞却立刻就想到了这个可能性,哪怕就一般而言,这种事几乎不太可能发生。

    惊疑之下,邹赞立刻派一队太原骑兵前往东郡打探消息,看看泰山贼是否如他猜测的那样袭击邯郸去了,没想到还真被猜到了,没过几日那队太原骑兵便送回了消息,将泰山贼已于仓亭津渡河、抵达河北河北魏郡的事告诉了邹赞。

    当时邹赞惊地满头冷汗。

    他负责围困的泰山贼,居然在他眼皮子底下去袭击了邯郸,这是何等严重的罪过?

    当日,他立刻对临淄下令,命令他留守临淄的那一万太师军火速回援邯郸,而他本人,则立刻率领那两千余太原骑兵直奔东郡。

    平心而论,其实邹赞也不相信邯郸会被区区三万余泰山贼攻陷,毕竟邯郸城内还有两万虎贲军,而相邻的魏郡也有一、两万军队,虽说这两支军队几乎没有什么战场经验,但拖延泰山贼一阵,撑到他率军回援,那应该还是没有问题的。

    真正让邹赞感到担忧的,是‘泰山贼袭击邯郸’这件事的负面影响——一股地方上的贼寇,居然攻至了他晋国的京畿重地,这岂非向整个天下揭露了他晋国的虚弱?

    忧心之余,邹赞率两千余太原骑兵仅用三日便抵达了东郡东部的东阿,随后便打听到东郡都尉李洪正率万余东郡郡军攻打仓亭津,他便率骑兵前往与其汇合。

    次日,邹赞率骑兵抵达仓亭津一带。

    得知邹赞这位虎贲中郎将赶到,东郡都尉李洪立刻前往接见。

    在简单地寒暄问礼之后,邹赞立刻就问李洪道:“邹某听闻泰山贼好似欲袭击邯郸,不知可有此事?再者,贼军目前身在何处?”

    李洪恭敬地回答道:“据最新送来的消息,泰山贼已占领了元城,幸亏被魏大人与韩大人带兵挡住了去路……”

    据他所述,前几日东郡郡守魏劭与魏郡郡守韩湛已合兵一处,于邺城东边的漳水西岸布下了重重兵力,总算是挡住了泰山贼直驱邯郸的前路。

    听到这话,邹赞稍稍松了口气,心下暗暗庆幸东郡、魏郡的两位郡守反应快——这两位的反应要是稍微慢一点,那三万泰山贼绝对渡过漳水,攻入邯郸境内了。

    倘若被泰山贼兵临邯郸城下,那他晋国的脸面可就丢大了。

    而眼下虽然也算丢脸,但至少丢得不是那么大。

    稍稍放松之余,邹赞决定与李洪合兵一处,先收复被泰山贼夺取的仓亭津,一来截断泰山贼的归路,二来抢回津口,以便他先率太原骑兵回援邯郸。

    没想到听了他的话,李洪却惊讶地问道:“中郎将要回援邯郸?我以为朝廷传召的是周左将军。”

    “周左将军?周虎?”邹赞亦是满脸惊讶。

    “对啊。”李洪点点头解释道:“昨日我收到消息,朝廷已传召周左将军率军入京,中郎将还不知?”

    邹赞摇摇头,心中的担忧逐渐褪去。

    原本他自是急着回邯郸坐镇,助朝廷击溃占领元城的那三万余泰山贼,不过眼下得知朝廷传召了他六弟周虎,他倒也不怎么着急了。

    毕竟他也知道,他六弟周虎的智略非常出众,当初他三弟章靖都吃过暗亏,既然朝廷已传召他这位六弟回援邯郸、坐镇京师,那他倒也不必急着回去——否则,岂不是显得信不过他六弟?

    不过来都来了,总不能白跑一趟吧?

    于是,邹赞决定先助李洪夺回仓亭津。

    此时的仓亭津守将,乃张翟的心腹朱象,他率他手下五千名泰山贼,此前与李洪的万余东郡郡军倒还能打个难分高下,毕竟东郡郡军欠缺战场经验,哪有泰山贼凶悍——泰山贼当年在山东时,那也硬生生打出来的悍寇,前后遭到陈太师与五位陈门五虎的围剿,比东郡军军凶悍多了。

    然而如今有邹赞与两千余太原骑兵助阵李洪,朱象与他那五千人,自然也就抵挡不住了,仅仅抵抗了一个时辰,就被太原骑兵杀入了津口。

    无奈之下,朱象便率领幸存的兵力渡河逃到了对岸,准备与张翟、朱武、王鹏等人汇合。

    见此,邹赞与李洪二人也没有追击,毕竟在邹赞看来,只要李洪守住仓亭津,截断了泰山贼返回泰山的归路,此刻身处河北的泰山贼就不可能逃回泰山。

    再者,有东郡郡守魏劭与魏郡郡守韩湛二人率军在漳水布防,泰山贼多半也难以渡过漳水直接威胁到邯郸。

    总之简单来说,那三万泰山贼已经被困在了魏郡元城一带。

    既然如此,接下来的事交给他六弟周虎就行了——等周虎到了邯郸,自会率军将这股泰山贼击破,邹赞又何必与自家兄弟争功?

    他本想就此返回山东,毕竟据他沿途所知的消息,此次袭击邯郸的泰山贼,就只有周岱、朱武、王鹏、吕僚、陶绣这五支,却不见西天王丁满的贼众,邹赞猜测丁满肯定是留守泰山了,因此他也想立刻返回山东,一方面防止丁满对山东有什么歹心,一方面加紧进剿——虽然他曾招安过陶绣、丁满二人,但既然二人已经变相拒绝,他也不会再报以任何侥幸。

    这群贼子,终归还是尽早铲除为妙!

    然而,邹赞却从李洪口中得知了另一桩事,这让他有些迟疑。

    无他,即朝廷同时召西凉军入京这件事。

    在邹赞看来,这根本就是昏招!

    凭他六弟周虎的能力,只要带来一、两万颍川军作为主力,加上邯郸一带的虎贲军,还有魏郡、东郡的郡军,别说对付区区三万余泰山贼,就算是对上五万泰山贼,邹赞也不信他六弟会吃亏,何必召来西凉军?

    『召西凉军入京,这多半是三皇子李虔的主意……』

    邹赞心下暗暗想到。

    然而有些事,能算能看穿,也不能放在台面上说穿,比如召西凉军入京这件事。

    倘若这果真是三皇子李虔的主意,这位三皇子一口咬定是为了替邯郸解围,你拿他有什么办法?揭露其心中真正意图?有证据么?没证据对方完全可以反过来说你诬陷。

    基于这件事,邹赞决定在东郡稍等一段日子,趁他六弟周虎率军前往邯郸途中与后者见一面,当面嘱咐两句。

    至于嘱咐什么,那自然就是叫六弟盯着点西凉军呗。

    九月末,赵虞在汝南下蔡,接见了朝廷派来的使者,御史张维,接下了率军回援邯郸的重任。

    按照御史张维的意思,援军自然是多多益善更好,最好把赵虞麾下的陈陌、王庆、褚燕三将通通调往邯郸,但赵虞可不想这么做。

    倘若他将陈陌、王庆、褚燕与其麾下军队通通调往邯郸,那西凉军还有机会做什么大逆不道的事么?——还别说,赵虞对他颍川军还是非常有自信的,哪怕他也知道他颍川军相比较太师军仍有许多不足。

    带一个褚燕意思意思就得了。

    至于其他将领嘛,赵虞思忖了一番,最终决定再带上周贡、曹戊、鞠昇三将。

    褚燕打仗很勇,周贡有大局观,再加上曹戊、鞠昇作为别部偏将,在一旁援护主军,赵虞觉得这样就足够了——至少足以击退泰山义师了。

    于是,赵虞立刻下令,命当前驻军在舞阳县的陈陌军,立刻前往陈郡,接替褚燕、周贡、曹戊、鞠昇几人守卫陈郡,而褚燕等人,则立刻整顿军队,随他驰援邯郸。

    至于王庆,则继续在下蔡与项宣麾下的刘德玩耍……对峙。

    期间,赵虞回到了许昌,先见过李郡守,随后回自家府邸,将准备前往邯郸的事宜告诉了静女。

    静女听了很是吃惊,不解问道:“夫君不是没打算去邯郸么?”

    『这就是计划赶不上变化啊……』

    赵虞微微叹了口气,皱着眉头说道:“若我不去邯郸,邯郸肯定会召回太师或者邹赞,毕竟邯郸总要有一个可靠的坐镇啊。……那还不如我去,至少我看得见,到时候还可以随机应变。”

    静女微微点了点头,旋即埋首于赵虞怀中,轻声说道:“如今,我已渐渐帮不上少主了……”

    的确,当初赵虞还在黑虎山时,静女倒还能帮上他一些,可随着赵虞的地位逐渐高升,静女已经帮不上他了,这让她莫名地失落。

    看着她那失落的神色,赵虞轻笑着说道:“不,怎么能说你帮不上呢?……对吧?”

    他的手,轻轻贴在了静女的小腹上,轻轻抚摸。

    静女顿时会意,在嗤嗤一笑后,抬头看向赵虞,眉宇含春。

    然而就在这时,屋外不合时宜地响起了一阵嘈杂。

    “公主,公主……左将军与夫人在屋内谈话呢,您……您不能闯进去,这样不好……”

    “有什么不好的?本宫又不是没见过。让开,本宫有事要跟周虎商量。”

    “……”

    “……”

    听着那急促的脚步声,赵虞翻了翻白眼,静女亦显得有些无奈。

    “晚上吧。”

    轻轻拍了拍静女的侧臀,后者含笑点点头,打开了房门,正巧与公主撞了对面。

    不得不说,对于静女这位正室,公主还是有几分敬畏的,小心翼翼说道:“姐、姐姐,本……我听说周虎要派兵去邯郸,是故来跟他商量一下……没打搅你们吧?”

    还别说,这位公主难得才给人赔笑脸,看着她这模样,静女倒也不好埋怨她了,指指屋内道:“那你去吧。……正好我去一趟厨屋,叫庖厨今晚多弄几个酒菜。”

    “诶。”

    公主点点头,高高兴兴地走入屋内,来到了坐在屋内、且已戴上了面具的赵虞跟前,笑嘻嘻地问道:“周虎,听说你要去邯郸,带本宫一道去可好?”

    “带你去做什么?”赵虞没好气地说道。

    公主闻言就有些不高兴,气愤地说道:“你当初答应本宫的,要助本宫……”

    赵虞本能地就意识到这个丫头可能要说什么了不得的话,赶紧伸手一把捂住了公主的嘴。

    从旁,伺候公主的宫女尹儿眨眨眼,识趣地悄悄退出了房间,关上了房门。

    见此,赵虞这才松开手,压低声音没好气地对公主说道:“我不是叫你不要乱说话么?”

    “本宫说什么了?你总当我是三岁小儿!”

    公主气呼呼地看着赵虞。

    她又不是傻子,哪会当着外人的面将他与赵虞正在合谋的事说出来?——虽然尹儿也不算是外人。

    而眼前这个可恶的家伙,却总当她是啥也不懂的三岁小儿。

    她都已经二十岁了!

    换做天下其他女子,早就是三四个小孩的母亲了。

    见公主气鼓鼓的模样,赵虞不禁乐了。

    还别说,自从察觉到了自己的无知,这位公主倒还真是勤奋好学、不耻下问,一旦遇到不明白的事,她就询问与她关系紧密的馨儿、尹儿、宁娘的几女,甚至与静女也说得上话——李小姐除外,她从来不跟李小姐说话。

    总而言之,这位公主已经不再是当初那个‘何以不食肉糜?’的蠢公主了,以至于在很多人看来,这位公主的性格慢慢变好了,虽然平日大多数时候仍是一副自大专横的样子,但着实变得顺眼多了。

    好笑之余,赵虞好言安抚道:“行吧、行吧。……那你想说什么?”

    见此,公主脸色阴运转晴,抓着赵虞的臂膀一脸期待地说道:“按照咱们的计划,李虔快要倒霉了对不对?你带我一起去嘛,当初他派人杀我,我想亲眼看到他的下场……”

    “还记恨着呢?心眼这么小?”赵虞瞥了一眼公主。

    “哼!”公主哼哼道:“没听说过么,女人心狠起来,胜过蜂尾针。得罪本宫的人,都没有好下场!”

    赵虞无语地摇了摇头,旋即思忖起公主的要求来。

    仔细想想,他觉得带公主一同前去邯郸也不错,毕竟公主到时候可以作为他的挡箭牌,替他挡掉许多麻烦,尤其是当他觐见晋国天子的时候——万一天子定要仔细看看他面具下的模样,那就棘手了。

    至于公主的安危,他麾下近两万颍川郡,还保住不了一个女人么?

    就算公主带着宫女尹儿一同前去,那也不过是两个女人而已。

    想到这里,赵虞故作姿态道:“那就要看你听话不听话了……”

    一听这话,公主连连点头:“本宫听话,本宫一定听话。”

    “那行吧,你去收拾一下,我启程时带上你。对了,带上尹儿照顾你起居就行了,冯宫史就让她留下。……对了,也别通知宁娘了,这次可能很危险,人多我照顾不过来。”

    “嗯嗯。”公主连连点头。

    次日,也就是十月初一,赵虞带着牛横、何顺一干护卫,带着祥瑞公主与其护卫高木一行人,率先启程前往梁郡。

    至于御史张维,他早在赵虞接诏的次日,就已经先行一步回邯郸复命了。

    而与此同时,此前驻军在陈郡的褚燕、周贡、曹戊、鞠昇几人,也在整顿完军队后,一边径直往梁郡进发,一边派人禀告赵虞。

    此番增援邯郸,褚燕率一万颍川部军,周贡率五千人作为副将,曹戊率六千人作为别部,鞠昇率三千人作为后军,四支兵力共计二万四千人,不算多,但也不算少。

    十月初十,赵虞一行人抵达梁郡。

    而他感到意外的是,他刚到梁郡,就有一队太原骑兵找上了他,恭敬对他说道:“我等奉邹中郎将之命在此等候左将军。……邹中郎将想见左将军。”

    『邹赞?邹赞在梁郡?他不是在山东么?』

    赵虞心下微微一惊。

    他怎么晓得,十几日前邹赞就已经在东郡了,只不过得知朝廷传召他六弟前往邯郸,于是就来到了梁郡,等在赵虞的必经之路上。

    在那队太原骑兵的指引下,赵虞一行人来到了附近一处村子。

    当时邹赞已经得知了消息,站在等外等着赵虞。

    堂堂虎贲中郎将,居然住在这种小村子?

    怀着诸般不解,赵虞主动上前与邹赞见礼:“邹大哥。……邹大哥,你这阵日子莫不是住在这里?”

    “六弟。”

    邹赞微笑着抱拳回礼,笑着解释道:“愚兄受命坐镇山东,擅自出现在梁郡,被人瞧见终归不好,是故就找了个僻静处……”

    “哦。”赵虞恍然大悟。

    此时,邹赞的目光瞥见了赵虞随行众人中的马车,在略一思忖后,他皱眉问道:“那辆马车内的,莫非是公主?”

    『不愧是邹赞……』

    微惊之余,赵虞暗赞一声,老老实实承认了:“是的,公主想趁此次机会回一趟邯郸,看望陛下。”

    见此,邹赞皱着眉头说道:“眼下可不是一个好时候……算了,你多加照看吧。”

    看得出来,他没什么心情多说关于公主的事,揭过此事正色对赵虞说道:“六弟,得知你受朝廷传召,愚兄专程在此候你,有些话要交代你。”

    赵虞当然知道邹赞想交代什么,试探道:“西凉军?”

    “唔。”邹赞闻言也不感觉奇怪,好奇问道:“是张御史告诉你的吧?没错,愚兄专程在此候你,就是为了嘱咐你有关于西凉军的事。……你到邯郸后,绝对不可让西凉军有进城的机会,邯郸各处城门,你要另派心腹牢牢看守,还有,三皇子李虔那边,你也要严加防范……倘若人手不足,我相信太子会十分乐意助你。总而言之,你一定要严密监视西凉军的一举一动,倘若西凉军有任何不轨,你可以先斩后奏!”

    “这么严重?”赵虞惊讶问道,毕竟在他的印象中,邹赞是陈门五虎中最稳重、最规矩的,从来不做出格的事,很难想象邹赞会说出‘先斩后奏’这种话来。

    “唔。”

    邹赞点点头道:“西凉杨氏与朝中,其实早有怨隙,早些年陛下就有心撤销,只可惜难以办到……”顿了顿,他又提醒赵虞道:“愚兄知道你麾下颍川军实力强劲,但你千万不可小觑凉州军,凉州军卫戎西凉数十年,境内、境外的羌人大多对其敬畏有加,甚至于,凉州军内亦不乏有羌人为卒、为将……总之,凉州军的实力非常强劲,你必须时刻警惕,绝不可令其有机可趁。另外,粮食方面,十日一给、半月一给皆可,不可全部交付,亦不可接受西凉军进城的要求,不管是邯郸、还是武安,亦或是附近其他城池。”

    赵虞听得暗暗点头,心说邹赞不愧是多年的太师军统帅,在这方面考虑地确实周到,倘若由邹赞坐镇邯郸,想来西凉军根本玩不出什么花样来。

    “邹大哥放心,小弟记住了。”

    “唔。”

    邹赞点点头,旋即拍拍赵虞肩膀说道:“义父那边,目前战况不太妙,赵伯虎掘土为壑,在彭郡、下邳二郡修建了许多防御,即便是仲信,一时半会也攻不进下邳,这场仗估计要拖上一年半载了,这段时间,邯郸就拜托你了。”

    “嗯!”

    赵虞郑重其事地点了点头。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热门小说: 〔神医豪婿林漠许半〕〔误入歧途苏玥〕〔偷香(杨羽)〕〔超神学院:开局穿〕〔国啤(秦东)〕〔贞观三百年〕〔斗罗之双枪绝世〕〔玉如墨谢怀瑾彭今〕〔献祭之主〕〔大隋说书人〕〔主宰江山〕〔都市修罗〕〔在火星造神话的我〕〔我把穿越门上交了〕〔罪军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