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刚更新: 〔止渴〕〔穿越大康王朝〕〔全球航海:我的概〕〔都市医道龙神〕〔玄幻:我真没想当〕〔逍遥医圣〕〔神道圣帝〕〔汉末之并州匪政〕〔我,反派,开局薅〕〔清宫皇妾被宠坏〕〔研发可控核聚变,〕〔都市无敌弃婿〕〔亿万萌宝老婆大人〕〔私婚密爱〕〔王妃她不讲武德〕〔重生之黄金大财阀〕〔洪荒:我有一座无〕〔四合院:从卡车司〕〔上班摸鱼,被美女〕〔又见九叔
冰瞬      小说目录      搜索
赵氏虎子 第760章:陈门五虎与杨氏五虎
    www..,最快更新赵氏虎子 !

    『拐弯抹角说了这么些,不就是想要我做出重惩么?』

    杨雄恨恨地注视这赵虞,心下冷哼。

    但不可否认,听了对方这一番话,他亦不禁担心对方将今日发生的事传扬出去,使天下人对他西凉军、对他父亲凉侯杨秋心生误会。

    他可不想西凉军名誉受损,更不想他家老头子名誉受损。

    想到这里,犹豫半晌的他转头看向那名方才出言不逊的卫士,不顾其惶恐的神色,沉声说道:“我会派人照顾你的家人,你……你自裁吧!”

    那名卫士大惊失色,一张脸顿时变得苍白,但最终还是咬了咬牙,用颤抖的双手拔剑自刎,血洒这片雪地。

    见此,杨雄闭上眼睛微微吐了口气,旋即猛地转头怒视赵虞:“周虎,你满意了?”

    随着他的话,他身后其余的卫士亦纷纷怒视赵虞。

    “哼。”赵虞轻哼一声,淡淡说道:“世子诛杀羞辱忠臣之人,维护的凉侯与贵军的名誉,与周某何干?周某又有什么满意或不满意之说?”

    他瞥了一眼地上两具尸体——确切地说,被牛横用拳头暴锤的那名卫士其实还有一口气,不过脏器破裂,估计也活不了几日了。

    对于这两名杨雄的卫士,他心中毫无怜悯。

    毕竟这一切都是杨雄咎由自取,只不过其代价让其两名卫士承担了罢了。

    他转身准备回城,刚转身,好似忽然想到了什么,转回头对杨雄说道:“对了,邺城已经替贵军准备好了过冬的营寨,就在城东约十几里外,世子率军到那座营寨驻扎吧,周某会派人送粮食过去。……若世子有其他需要,不妨派人告知我,我会派人安排。”

    见对方侧身转头与自己说话,杨雄眼中冒火,咬牙切齿地说道:“那还真是多谢周左将军了。”

    “应该的……”赵虞瞥了一眼杨雄,平静说道:“毕竟周某奉天子之命总督邯郸一带军事,贵军亦受周某调度……”

    “……”杨雄显然是听懂了什么,面色阴沉地盯着赵虞,看着后者自顾自走回城内。

    “收兵!”

    曹戊亦挥了挥手。

    在他的命令下,那约千余旅贲二营士卒解除了迎战的架势,依次有序地进入邺城。

    而与此同时,赵虞已经回到了城上。

    见其归来,魏郡郡守韩湛连忙迎上前,一脸余悸地向赵虞行礼,苦笑说道:“方才那一幕,着实惊煞下官了……”

    “呵。”赵虞轻笑一声,随意说道:“杨雄羞辱周某义兄,是故周某教训一二罢了……”

    说罢,他转头看向依旧在城外的西凉军。

    从方才的事可以看出,那杨雄也并非全然是狂妄自大的蠢货,至少还是懂得权衡利害的。

    “派人带他们去城东的营寨吧,然后交付其十日粮食。”他淡淡说道。

    “是。”韩郡守拱了拱手,唤来郡丞与都尉尉史,负责此事。

    在魏郡郡丞与都尉尉史的指引下,城外那五千西凉骑兵徐徐从邺城城外离开,朝东侧的营寨而去。

    在邺城的东面约十几里处,有魏郡提前修建的营寨,是专门供西凉军停驻过冬使用的,条件自然谈不上有多好,顶多是让凉州军有个遮风挡雪的地方罢了。

    那两具尸体,亦被杨雄的护卫们带走。

    大约半个时辰后,杨雄与姜宜带着那五千骑兵来到了邺城东面十几里处的那座营寨。

    可能是看出杨雄满脸不渝,魏郡守派来的郡丞与都尉尉史也不敢久留,将人带到这座营寨后,便匆匆告辞离去,免得受到牵连。

    瞥了眼那几人逃也似离去的背影,杨雄冷哼一声,率先进入了那座营寨,朝着中军帐而去。

    而姜宜则指挥五千骑兵入营驻扎。

    如此又过了小半个时辰,姜宜才安排罢五千骑兵的驻扎事宜,赴中军帐向杨雄复命。

    然而还没等他撩帐走入,他便看到杨雄的卫士们在帐内气愤填膺地说话。

    “……实在是太无礼了!”

    “那周虎分明不把世子放在眼里!”

    “这口气怎么咽得下。”

    『啊……还在说啊?』

    姜宜心下暗道一声,不动声色地走入帐内,朝坐在主位上的杨雄抱拳行礼:“世子。”

    杨雄闻言抬起头来,朝着姜宜点了点头,旋即,他问后者道:“姜宜,你觉得那周虎如何?”

    姜宜想了想说道:“是个很有胆魄的人。”

    “是么。”杨雄捋了捋胡须,眼眸微微转动。

    作为凉侯杨秋的世子,凉州杨氏的嫡子,杨雄当然不是那种不知进退的蠢货,方才他与其护卫开的那个‘玩笑’,虽说确实有嘲讽陈门五虎的意思,但最主要的目的还是想看看那周虎的反应,以此推测那周虎的性格。

    毕竟陈门五虎其他五人,似邹赞、薛敖、章靖、韩晫、王谡,杨雄自幼便与其相识,哪怕是年纪最轻的王谡,杨雄也认得其至少二十几年了,可谓是非常了解,唯独‘六虎’周虎,杨雄对其性格、喜好几乎一无所知。

    既现如今这周虎代陈太师与邹赞坐镇邯郸,杨雄自然要试探试探这周虎。

    没想到,那周虎的反应如此激烈,竟不亚于薛敖——严格来说比薛敖还是要收敛些,倘若今日他嘲讽的是薛敖,估计那薛敖当场就用拳头招呼他了。

    当然,他也不会傻到去嘲讽薛敖就是了。

    在片刻的沉思之后,杨雄皱着眉头说道:“这周虎……有几分邹赞的沉稳,亦有几分薛敖的胆识,与章靖有几分相像,但……又不像……”

    倘若今日的事发生在邹赞、薛敖、章靖三人身上,杨雄大致也可以预测出结果。

    性格沉稳的邹赞会义正言辞地呵斥他,但也仅此而已,他这边道个歉也就完事了。

    薛敖的话,那家伙估计会直接拿拳头招呼他,不打断他几根肋骨绝对不会善罢甘休,但不会针对他的护卫——或者说不屑。

    至于章靖,杨雄预测章靖的反应与薛敖差不多,但出手肯定会比薛敖轻地多,充其量把他揍地鼻青脸肿,毕竟陈门五虎中,也就只有那个薛敖发起火来不分轻重。

    然而那周虎……

    虽然没有把他怎么样,却硬生生逼他不得不叫那名护卫自裁谢罪。

    『……是个阴险的家伙呢。』

    杨雄微微皱了皱眉。

    尽管初见那周虎,但他心中已有一个大致的判断:那周虎的行事风格,似乎与其他陈门五虎并不相同。

    此时,姜宜微笑着说道:“也亏得如此,否则今日就难以收场了。”

    听到这话,杨雄瞥了一眼姜宜,轻哼一声,旋即正色说道:“……待会我去邯郸,见见我那妹妹与外甥,你且率军驻扎在此,有什么事,等三弟他们到了再说。”

    “是!”姜宜抱拳应道。

    嘱咐完毕,杨雄便带着一干卫士骑马朝邯郸方向而去。

    由于赵虞暗中派随军一同前来的旅狼监视着凉州军,杨雄这一行人的行踪,自然也被旅狼们看得清清楚楚,立刻就禀报至赵虞面前。

    『哼,真是不听话啊,我明明叫他老老实实呆在营寨里……』

    乍听有一支西凉骑兵直奔邯郸方向而去,赵虞便猜到多半是杨雄带人奔邯郸拜会其妹杨贵妃与外甥三皇子李虔去了,心下也不以为意。

    当日黄昏前后,杨雄带着一干卫士抵达邯郸南城门外,然而要进城时,却被值守的虎贲军卒拦下:“周左将军有令,外将一律不得进城!”

    “什么?”

    杨雄的脸顿时拉了下来。

    要知道,他这些年其实也没少回邯郸看望妹妹与外甥,对此,坐镇邯郸的邹赞亦是睁一只眼、闭一只眼,并不会干涉此事,然而今日那周虎,竟命虎贲军将其拦在城外。

    杨雄的护卫们本来就不满被虎贲军卒挡在城外,此刻听到‘周左将军’这四个字,神色更是愤怒,竟有人怂恿杨雄道:“世子,索性咱们闯进城去,看这群虎贲卒能把咱们怎么样。”

    “……”

    杨雄闻言瞥了一眼那名卫士。

    倘若换做其他时候,可能他并不会如此忌讳,但此刻他已经意识到,那周虎并不好惹。

    而与此同时在南城门楼内,潘袤正在与褚燕谈论西凉军的示意,忽然有士卒来报:“中郎、褚将军,凉侯世子杨雄现在城外,想要进城。”

    “已经到了么?好快啊……”

    与褚燕对视一眼,潘袤一脸惊讶,旋即又问那名士卒道:“他带了多少人?”

    士卒回答道:“仅十几名护卫。”

    “哦。”潘袤恍然地点点头道:“看来他与左将军打过照面了,不知过程如何……”

    “多半不会相安无事。”褚燕轻哼道,毕竟他也已经听说了,知道那杨雄是个狂妄的家伙。

    事实上潘袤也这么认为,他笑着对褚燕说道:“去会会他如何?”

    “好。”褚燕毫无畏惧:“正好褚某也想见见‘杨氏五虎’的风采。”

    于是乎,二人步下城墙,来到了城外。

    杨雄当然认得潘袤,见潘袤与褚燕走近,他连忙招呼道:“潘袤,你来得正好,叫你手下的兵卒退下,我要进城觐见陛下!”

    “世子。”

    潘袤朝着杨雄抱拳行了一礼,旋即故作为难地说道:“或许世子还不知,朝廷召周左将军入京总督邯郸军事,周左将领已下令外军、外将一概不得进邯郸,除非有陛下的谕令与周左将领的手令……是故,末将无权放世子进城。”

    杨雄闻言便说道:“这好办,你先放我进城,我进城觐见陛下,讨份谕令就是了。”

    潘袤露出了为难而不失礼貌的笑容,微微摇了摇头:“不成,除非先让末将看到陛下的谕令或左将军的手令。”

    一听这话,杨雄的面色顿时就沉了下来。

    要知道晋天子就在邯郸城内的王宫里,他连邯郸城都进不去,怎么去讨天子的谕令?这不是前后矛盾么?

    面对杨雄的质问,潘袤不卑不亢地说道:“有左将军的手令也是一样。”

    听到这话,杨雄的脸色愈发黑了几分。

    让他回去求那个周虎?

    心下冷哼两声,杨雄沉声说道:“这样吧,杨某不进城,我叫我的护卫进城,请三皇子代我求一份陛下谕令,这总行吧?”

    『这杨雄素来狂妄,怎得今日如此规矩?……估计是被周左将军收拾过了。』

    潘袤惊讶地看了几眼杨雄,脸上露出为难之色:“这个嘛……”

    此时,杨雄抬手指向从旁进出城门的百姓,沉声说道:“既然这些人可以出入,杨某的卫士为何不能?想来邯郸还未戒严吧?”

    潘袤转头看了一眼进出城门的邯郸百姓,略一思量,最终还是点了点头。

    毕竟他也明白,天子与朝廷虽然不许西凉军进邯郸,可倘若只有杨雄或者其兄弟、护卫,天子与朝廷还是不会干涉的。

    见潘袤点头同意,杨雄立刻派两名护卫进城拜见三皇子李虔。

    足足等了大半个时辰,才见三皇子李虔乘坐马车匆匆而来,待下了马车后,率先向杨雄见礼:“舅舅。”

    “唔。”杨雄点点头,问道:“可讨到了陛下的谕令?”

    “讨到了。”三皇子李虔亦点点头,从怀中取出一份谕令递给杨雄。

    见此,杨雄微微一愣。

    其实他方才也只是随口一问——他原以为他外甥单凭其身份地位就能迫使潘袤让他进城,没想到,他外甥李虔居然还真的向天子去讨了份谕令。

    这说明什么?

    这说明他外甥李虔也没把握那周虎会买他的账啊!

    在杨雄略有所思之际,三皇子李虔向潘袤出示了天子的谕令,旋即问道:“潘中郎,不知我舅舅可否进城了?”

    潘袤仔细检查那份天子谕令,确认无误,旋即将其恭敬还给三皇子李虔,抱拳恭敬说道:“既有陛下的谕令,杨世子当然可以进城。”

    见此,三皇子李虔便将杨雄请上来时的马车,一行人朝城内去了。

    此时,褚燕走近潘袤,惊讶说道:“这杨雄,看起来似乎并不狂妄嘛,我方才还以为他会径直闯进城……”

    潘袤轻笑道:“那杨雄虽狂妄,但绝非蠢材,自然不会强来……今日他规规矩矩,亦让我有些意外,估计是周左将军在邯郸收拾过他了。”

    褚燕恍然地点点头。

    而与此同时,在三皇子李虔的那辆马车内,李虔正问杨雄道:“舅舅,二舅、三舅他们呢?”

    在三皇子李虔这位外甥面前,杨雄还是十分和蔼的,闻言笑着说道:“你二舅要留守凉州,终归西边那些羌人……你也知道羌人是分一个个部落的,就好比咱们中原曾经一个个小国,有的臣服于我杨氏,有的并不肯降服,再加上你舅公年纪也大了,对羌人各部落的约束力也渐渐小了,总要防着点,对吧?……你三舅、五舅,留在主军之中,目前差不多该到河内郡了,不过估计今年年底前是到不了邯郸了。”

    “哦。”李虔恍然地点点头,旋即又问道:“那,舅公呢?他老人家……怎么说?”

    杨雄笑了笑,解释道:“我与你二舅、三舅他们说服你舅公留在凉州了,一来你舅公年纪也大了,顶着风雪赶路太过于伤身,二来嘛,你舅公若是到了邯郸,陈太师也肯定会回邯郸。毕竟若你舅公出面的话,那个周虎就不够资格了……”

    李虔深以为然地点点头,毕竟这个节骨眼,他也不希望那位陈太师返回邯郸。

    思忖之余,他好奇地杨雄道:“舅舅,你莫不是见过那周虎了?”

    “唔。”

    提到那周虎,杨雄的面色便沉了下来,点头说道:“见过了。”

    见他神色,李虔惊疑道:“莫非你们发生了什么争执?”

    杨雄也不隐瞒,将他与他护卫借玩笑嘲讽陈门五虎的事告诉了李虔,只听得李虔目瞪口呆,半晌回过神来才抱怨道:“舅舅何苦主动招惹那周虎?”

    “我只是想看看他的反应。”杨雄带着淡淡的笑容解释道:“毕竟对于这周虎,我一无所知。”

    “那也不必以这种方式啊……”李虔有些着急了。

    毕竟他这段时间也在想法弥补与祥瑞公主的矛盾,同时拉拢左将军周虎。

    仿佛是看穿了李虔的心思,杨雄轻笑道:“你以为可以拉拢那周虎?……放弃吧,陈门五虎,怎么可能会违抗陈仲老头?只要陈仲老头站在太子那边,你就拉不动陈门五虎,邹赞、薛敖如此,章靖、韩晫、王谡如此,那个周虎,想必亦如此。”

    不得不说,对于某些事,杨雄要比三皇子李虔看得更透彻,更不会报以莫须有的希望与期待,这也是他今日挑衅那周虎的原因之一——反正双方注定是不能和解的敌人,得罪就得罪了吧。

    他唯一没有料到的是,那周虎有着与其他陈门五虎不同的‘阴险’,竟用诛心之言逼着他重惩那名护卫。

    “……大概是因为那周虎是山贼出身吧。”三皇子李虔猜测道:“据我所知,那周虎原本乃是颍川昆阳一带的悍寇首领,当地诸县根本无法招架,后来南方的叛军北犯,那周虎趁机倒向颍川郡,摇身一变成为了颍川都尉,助颍川击退了叛军,再加上陈太师的关系,朝廷也就不追究周虎此前的种种恶行了……是故,那周虎要比其他陈门五虎愈发狠辣。”

    “原来如此……”杨雄若有所思地点了点头,旋即嘱咐三皇子李虔道:“先带我去觐见陛下吧,然后见见你母亲……对了,你娘身体还好么?”

    李虔笑着说道:“母亲身体安好,只是时常思念几位舅舅,思念舅公。”

    杨雄听得哈哈大笑,十分高兴。

    当日,凉侯世子杨雄先进宫觐见了晋天子,随后又见了他妹妹杨贵妃,最后才被其外甥三皇子李虔请到府内,盛情招待。

    次日,大概巳时前后,邯郸派使者来到邺城。

    在见到赵虞后,那名使者恭敬禀道:“陛下召左将军立刻回城。”

    在旁听到这话,何顺随口说道:“看来,邯郸多半已得知昨日发生在邺城城外的事。”

    赵虞淡淡一笑,浑不在意,当即带着何顺、牛横几人返回邯郸,至于曹戊与其麾下旅贲二军,则暂时驻守邺城。

    为了以防万一,赵虞在进宫之际,先派人到祥瑞公主的鸾鸣殿通了个气,万一天子因为昨日他与杨雄的争执怪罪他,公主在场也能替他说说情。

    不得不说公主最近还是挺听话的,等到赵虞来到大兴殿时,公主就已经在殿内了,看她尚有些气喘吁吁,胸口亦起伏不定,估计是得知消息后立刻赶过来的。

    “臣周虎,拜见陛下,拜见公主。”

    与上回一样,赵虞依旧没有屈膝,仅躬身抱拳行礼。

    晋天子稍稍皱了下眉,但也不是很在意,目视着赵虞轻笑道:“周虎,听说你在邺城与那杨雄起了争执?昨日杨雄进宫见朕,在朕面前状告你无礼至极,无端杀他两名护卫……”

    见天子神色如常,赵虞就知道天子并不生气,不亢不卑地抱拳道:“陛下明鉴,昨日之事,那是那杨雄无礼在先……”

    说着,他便将昨日杨雄挑衅他的事一五一十地告诉了天子,只听得天子面色阴沉。

    要知道,天子对陈门五虎是极有好感的,哪怕是性格恶劣的薛敖,因为天子知道陈门五虎的忠诚,甚至于,章靖、韩晫二人用自己的牺牲证明了对晋国的忠诚,对天子的忠诚,这也使得天子愈发信任陈太师与陈门五虎。

    原本天子就痛心于章靖、韩晫二人的牺牲,现如今,得知他本来不喜的凉侯世子杨雄居然以章、韩二人的战死来嘲讽陈门五虎,天子心中亦难免有几分火气。

    在这种情况下,别说赵虞只是杀了杨雄两名护卫,就算像薛敖那样直接对杨雄动手,天子也不会怪罪——最多就是不咸不淡地训斥两句罢了。

    甚至于,杨雄的行为让他愈发厌恶凉州杨氏,毕竟在天子眼里,陈太师与陈门五虎才是忠臣,而凉州杨氏仅仅只是尾大不掉的外将呢。

    他正色对赵虞说道:“昨日,朕的三子李虔,带杨雄进宫觐见朕之后,先是带他去见了杨妃,随后将其请到了府里,舅甥二人,或许在商议什么……周虎,朕希望你加以防范。”

    『其实这老东西也知道三皇子李虔的心思吧?迟迟没有行动,是没有证据么?』

    赵虞略一思量,旋即抱拳说道:“请陛下放心。”

    晋天子微微点了点头,旋即吩咐赵虞道:“昨日据杨雄所言,其凉州军主力,估计年后二月才能抵达邺城一带,等这支军队到了,你便督促他们进剿泰山贼,先将泰山贼剿灭,剩下的,日后再说。”

    “是!”

    赵虞抱拳领命。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热门小说: 〔误入歧途苏玥〕〔秦云萧淑妃〕〔幸福人生护士苏钥〕〔无限辉煌图卷〕〔神医豪婿林漠许半〕〔猎谍〕〔我只是外门弟子〕〔龙宸〕〔舒听澜卓禹安叫什〕〔偷香(杨羽)〕〔我什么时候无敌了〕〔超神学院:开局穿〕〔恃宠〕〔玉如墨谢怀瑾彭今〕〔明日星程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