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刚更新: 〔开局娶了伽罗姐〕〔捡漏大师〕〔我的老婆怎么能这〕〔抗日之幽灵〕〔赵浪穿越秦朝〕〔九叔:吾徒有谪仙〕〔全球废土:避难所〕〔开局一群原始人〕〔斗罗之开局签到老〕〔一幡在手天下我有〕〔科技之锤〕〔我就是仙:开局掉〕〔长生可否〕〔白手当家〕〔精灵世界的怪奇训〕〔病娇暴君他有读心〕〔帝师是个坑〕〔都市古墓医仙〕〔他的小同学又撒娇〕〔全球御兽我能看见
冰瞬      小说目录      搜索
赵氏虎子 第761章:新年
    www..,最快更新赵氏虎子 !

    片刻后,赵虞刚离开大兴殿,便在殿外台阶下碰到了一名宦官,后者恭敬地对他说道:“左将军,得知左将军您进宫,太子殿下命奴婢在此等候将军,倘若将军空暇,太子殿下想请您去做客……”

    『太子李禥,也是消息灵通啊。』

    心下暗暗嘀咕了一句,赵虞答应下来,跟着那名宦官来到了东宫。

    说实话,他大致可以猜到太子李禥找他究竟想做什么,无非就是两件事罢了:其一,得知他与杨雄发生了冲突,想趁热打铁将他拉拢过去;其二,说一些三皇子李虔与凉侯世子杨雄的坏话,提醒、或挑唆他对二人加大防范。

    事实证明赵虞的判断还是非常准的,当日他见到太子李禥,后者果然提了这两件事,甚至他还告诉赵虞:“……据我所知,昨日三弟将杨雄请到其府内,二人于密室内商议了许久。”

    这话,赵虞也就姑且听之——你太子李禥再能耐,也不至于买通了李虔身边的人吧?就算是,李虔又岂会毫无防范?

    在赵虞看来,太子李禥的话应该是臆测居多,目的在于希望在‘周左将军’心中留下一个‘三皇子李虔正在密谋大事’的印象。

    当晚回到太师府后,何顺对赵虞说道道:“似乎天子与太子,都认为三皇子李虔正在密谋大事……”

    “这不是显而易见么?”赵虞淡淡一笑说道。

    根本无须晋天子与太子李禥提醒,他也知道三皇子李虔正在密谋大事,毕竟皇位争夺已经差不多到了最关键的时候,而朝中大多数是看好太子李禥的。

    包括陈太师与祥瑞公主。

    陈太师确实从不参与王室内争,但总得来说,这位老大人还是支持‘名正言顺’的——名正言顺,指的可不就是太子李禥么,人家是嫡长子啊。

    至于祥瑞公主,虽然太子李禥与三皇子李虔她一个都不喜,皆恨之入骨,但不可否认,她愈发恨三皇子李虔,无论是上次回到邯郸还是这次,她都有意无意地透露出了这个态度。

    陈太师与祥瑞公主的‘默认’,使得朝中的风向逐渐向太子李禥偏移,变相地将三皇子李虔逼到了绝路——倘若后者不再想想办法,他几乎不可能继承皇位。

    如此一来,凉州杨氏就成了三皇子李虔唯一的依靠,当然,也是最强力的依靠。

    问题在于,凉州杨氏敢不敢为了外甥李虔谋反?用武力助其夺取皇位?

    赵虞当然希望杨雄几人能有这个胆量,否则……那他可能就要白来一趟了。

    在邯郸住了一宿,次日赵虞再次离城回到邺城,名义上是监视泰山贼的动静,实则是想办法与对面泰山义师的张翟取得联系。

    毕竟即将到来的这场大戏,各方角色已纷纷进场:泰山贼是‘蝉’,西凉军是‘螳螂’,而晋天子的目的并不止想当‘黄雀’,他更想当树下手握弹弓、对准黄雀的那人。

    那么黄雀是谁呢?

    黄雀便是那头‘小虎’——至少在晋天子是这样看待的,他坚信对他晋国威胁最大的那头小虎,此刻就在邯郸一带,密切关注着这场由泰山贼引起的动荡。

    从某种角度来说,晋天子的判断倒也没错。

    总之,晋天子想让西凉军先把泰山贼给剿了,一方面削弱西凉军,一方面想看看能不能把那头小虎逼出来,毕竟在晋天子坚信泰山贼是受那头‘小虎’唆使的,否则一般贼寇,哪有胆量攻击他晋国的王都?

    基于这一点,赵虞也思忖着要不要配合一下那位晋天子。

    回到邯郸的当日晚上,赵虞在魏郡郡守韩湛为其准备的一座宅邸中,吩咐何顺唤来了郑罗。

    没过多久,最近一直以黑虎众名义留在邺城的郑罗,便来到了赵虞所在的书房内。

    没错,郑罗早就从沛郡一带回来了——当初陈太师与陈门五虎攻破下邳后,赵虞担忧其兄赵伯虎的安危,随派郑罗带着其同伴前往江东打探消息,后来赵伯虎安然无恙于吴郡揭竿而起,郑罗便带着这个好消息回到了赵虞身边。

    前段时间赵虞派人赴泰山给张翟送信,转告项宣那十万石粮食的事,就是郑罗代为送信的。

    “又要麻烦你跑一趟,替我将张翟约出来。”

    “是。”

    郑罗干脆简洁地应下,转身离去。

    一日后,郑罗便带人乔装打扮来到了元城。

    目前泰山义师控制了三座城,分别是远城、阳平以及东武阳,即泰山义师踏上河北这片土地后沿途攻取的,本来仓亭津也在他们的掌控下,可惜前段时间被邹赞与东郡都尉李洪夺回去了。

    正因为占据有三座城池,因此目前泰山义师并不缺军粮,他们缺的是兵力。

    因此,当他们受阻于漳水之后,张翟与几位天王便着力于征募新兵,扩大兵力。

    然而,征募新兵的事宜并不顺利,原因在大河以北各县的百姓,他们对晋国的畏惧要比大河以南各郡县的人更甚——毕竟他们离邯郸更近嘛。

    因为这个原因,尽管朱武、吕僚、王鹏等人大力征募新卒,也没有招到多少人,撑死了也就二三千人,与赵伯虎在江东振臂一呼、数万云从截然不同。

    不过在民心上,元城、阳平、东武阳三县百姓在暗中还是支持泰山义师的,期待后者能做出一番大事业,但真正愿意投奔的人却很少,说到底,还是怀疑泰山义师不能成事——尤其是某位周姓的陈门五虎被晋国朝廷招到邯郸一带之后。

    不得不说,‘左将军周虎’回援邯郸一事,着实是对泰山义师造成了不小的影响。

    首先,原本有意投奔泰山义师的平民变得驻足观望,其次,似朱武、王鹏、陶绣几人也变得有些忐忑。

    这也难怪,毕竟在陈门五虎中,他们印象最深的就是这个当初将他们驱赶至泰山的家伙。

    吕僚吕天王是这些人中唯一的例外——哦,应该是唯二的例外,因为还有一个张翟。

    张翟的心中倒不忐忑,他只是觉得很困惑。

    因为他曾以为那位周将军不会接受晋国朝廷的征召,没想到,那位周将军居然接受了。

    当然,他并不怀疑那位周将军试图利用他泰山义师立功升官,因为人家没必要——他怀疑是其中出现了什么变故?

    就在他困惑之际,郑罗来到了他的住处。

    上回就是郑罗给张翟送的信,张翟自然认得郑罗,当心腹石续将郑罗领到张翟面前时,张翟先是一惊,随后心中一喜:他就知道那位周将军不会不管他们。

    心喜之余,张翟立刻将郑罗带到密室,旋即恭敬地问道:“郑兄,是‘那位大人’派你来联系在下么?”

    见郑罗点了点头,张翟又问道:“为何‘那位大人’会在邯郸?我以为他不准备接受晋国朝廷的传召……”

    对于此事,郑罗还是知道一二的,闻言淡淡说道:“他若不接受,此刻就是陈太师或邹赞坐镇邯郸。”

    “哦……”张翟顿时恍然大悟,心中仅有的一丝猜忌亦因此烟消云散。

    的确,对比那位周将军,他当然更不希望面对陈太师或邹赞,这两位对他们泰山义师可不会有半点心慈手软。

    恍然之余,他又问郑罗道:“不知那位大人派郑兄前来,有何吩咐?”

    “他想见你一面。”郑罗直接了当地说道:“你准备一下吧,其他的我会安排。”

    “好。”张翟点点头,没有二话。

    于是,张翟就以‘视察漳水一带晋军’作为借口,出城带着郑罗来到了漳水一带。

    此时陶绣驻守在东武阳,其他朱武、王鹏、吕僚三位天王皆在元城这座‘前线之城’,三人得知张翟的去向,也不觉得奇怪。

    等到张翟与郑罗几人到了漳水一带,那正是正午前后,只见漳水西岸的雪地上,来来回回皆是魏郡、东郡的晋军。

    此时郑罗招来接应的人,让张翟换上了颍川郡军的甲胄,随后再递给一块黑巾,叫他绑在头上。

    这样的装扮,就能让张翟混过去?

    没错,因为此刻的漳水西岸,不止有魏郡、东郡的晋军巡逻,还有颍川郡的旅狼,一般的晋军兵将可不敢招惹那些头上绑着黑巾的友军——人家可是左将军周虎倚重的精锐!

    这不,乔装打扮成旅狼的张翟,无惊无险地就穿过了魏郡、东郡两地晋军的警戒区域,哪怕途中撞到了一支晋军巡逻队,对方也没有盘问的意思,只是客气地问了句:“兄弟往哪去?”

    反倒是督百许柏麾下的几名旅狼对郑罗、张翟这一行人起了疑,毕竟他们可不知这边有他目的兄弟。

    不过郑罗出示了一块黑虎令,那几名旅狼就退去了。

    毕竟黑虎令,只有赵虞身边的那一干黑虎众头目才有,比如牛横、何顺、龚角。

    总而言之,当日黄昏之前,张翟在郑罗的带领下来到了邺城。

    亲眼瞧见邺城的守军因为他泰山义师而提高了防范,张翟觉得还是挺有意思的,毕竟他这个泰山义师的‘贼首’之一,如今就在晋军控制的范围内活动。

    片刻后,郑罗带着张翟进了邺城,来到了赵虞居住的宅邸,见到了正在书房内的赵虞。

    “周将军,别来无恙。”

    “哈哈。”

    面对朝自己行礼的张翟,赵虞笑着将其请入坐席。

    一番简单的寒暄过后,赵虞便向张翟解释了此番请其过来见面的原因,将有关于西凉军的事一五一十地告诉了张翟。

    张翟听得心中很是惊讶:“西凉军?将军的意思是,你不准备参与?”

    “唔。”

    赵虞点点头,并不介意向张翟透露实情:“晋天子暗示我借机削弱西凉军,是故我不会参与来年对你等的战事……”

    『晋……天子?』

    张翟脸上泛起几许古怪之色。

    毕竟他可是知道,眼前这位周将军背地里暗助了他们义师许多,很显然对晋国毫无效忠之意,而不可思议的是,这位周将军居然被晋国朝廷招到了邯郸,甚至还见到了晋国的天子。

    这位周将军,真的是有本事。

    思忖一下后,张翟正色问道:“周将军希望我等怎么做?”

    “拖!”

    赵虞平静地说道:“尽可能地拖着就好。……你放心,虽然西凉军十分强悍,但我认为他们不会尽心尽力,凉侯杨秋的几个儿子此番接受邯郸的传召,多半也有他们自己的目的……”

    随后,赵虞便将有关于三皇子李虔的事告诉了张翟,旋即对张翟说道:“……他们多半会怀疑,一旦他们迅速剿灭了泰山义师,他们就会被邯郸勒令返回西凉,因此不会尽心尽力,你大可放心。”

    事实上,就算西凉军剿灭了泰山义师,晋天子其实也不会遣返西凉军,因为晋天子还要拿西凉军防范某头小虎哩,但西凉军可不知这件事,因此赵虞判断,杨雄等人应该不会尽心尽力,多半会趁着围剿泰山义师的期间,暗中筹备什么。

    “我明白了。”张翟如释重负地松了口气,一直以来忐忑不安的心情逐渐平复下来。

    眼前这位周将军不参与对他们的围剿,而西凉军也注定不会尽力,那他还有什么好担心的?

    当晚,赵虞留张翟在宅邸内吃酒用饭,因当时天色已晚,张翟索性在这座宅邸内住了一宿。

    次日,张翟在郑罗的安排下原路返回,回到了元城。

    十二月,漳水两岸依旧风平浪静,无论是魏郡、东郡的晋军,或者那五千西凉骑兵,亦或是泰山义师,都没有丝毫异动。

    但私底下,张翟正在元城积极备战,以应对年后凉州军的进攻。

    转眼到了新年,即王三十年正月。

    除夕之夜时,晋天子在邯郸设了宫筵,邀请朝中百官,赵虞与杨雄也分别收到了邀请。

    至于祥瑞公主就更别说了,从头到尾就坐在天子身边,让许多人不禁羡慕这位公主受到的恩宠。

    筵席间,太子李禥故意借着敬酒的名义来到了赵虞身边,做出一副与他亲密交谈的模样。

    赵虞当然知道这位太子去做给朝臣看的,更是做给三皇子李虔看的,以此暗示众人:他已得到了陈门五虎的支持。

    赵虞并没有揭穿太子李禥的小心思,只是时不时地抽暇关注三皇子李虔。

    正如他所想的那样,三皇子李虔见到这一幕面色并不好看,直到坐在他身侧的凉侯世子杨雄低声对他说了几句什么。

    『太子,这是在逼迫李虔么?』

    端着酒盏抿了一口,赵虞心下暗暗想道。

    说实话,他并不认为太子李禥此时刺激三皇子李虔是什么明智的决定,倘若换做赵虞,他这会儿会主动与三皇子李虔摊牌,许下重诺,大不了封弟弟一个王位,说不定三皇子李虔也会因此退缩,接受兄长许下的利益,放弃与兄长争位呢?

    然而,太子李禥偏偏采取了一种逼迫的方式,试图迫使弟弟李虔退缩。

    不得不说,在李虔有凉州杨氏这股外援的情况下,这种举动非常危险,或会刺激李虔不惜铤而走险……

    不过还是那句话,这与他赵虞何干?

    或者干脆点说,他乐见其成——若李虔与凉州杨氏不铤而走险,那他岂不是白来邯郸一趟?

    『李虔与太子,多半已经是不死不休了,但凉州军……未必肯陪着李虔冒险,唔,年后我得设法进一步刺激西凉军与中枢的矛盾……』

    摇晃着手中的酒盏,赵虞心中已有了打算。

    期间,赵虞与那杨雄的目光不止一次对碰,看得朝中诸大臣心中忐忑,毕竟诸位朝臣已得知,前些日子这两位就已经在邺城爆发过一次冲突,甚至于,因为杨雄与其护卫羞辱陈门五虎,左将军周虎还杀了杨雄两名护卫。

    也正因为这,今日的宫筵气氛着实有些诡异。

    新年的正月、二月,不止邯郸,整个天下都风平浪静,就仿佛是暴雨前的死寂。

    待等二月中旬积雪消融,天气逐渐转暖,各种事一下子就爆发了。

    比如河南就再次爆发了叛乱,让原本正负责围剿伊阙贼的都尉李蒙倍感头疼。

    其他地方,似山阳、东平、甚至位于大河下游的平原郡,亦相继出现了叛乱。

    这也难怪,毕竟去年发生了太多的事,先是赵伯虎率江东义师夺回下邳,于下邳二次誓师,随后又有泰山贼袭击邯郸,一举攻到魏郡,这两件大事,可以说让整个天下都亲眼看到了晋国的虚弱。

    于是乎,各种暗怀野心的家伙就纷纷冒出来了,打着义师的旗号开始作乱。

    不过这些乱相,此时还未传到邯郸,就连赵虞也暂时不知,此刻的他,只密切关注着凉州军主力的行程。

    据赵虞所知,此番杨氏兄弟来了三人,分别是长子杨雄、三子杨勉,以及五子杨暐。

    相比较早已年过四旬的杨雄,听说其五弟杨暐年纪比王谡还要小一、两岁,不过又据说,这杨暐是杨氏五虎中最有天分的一人,就连陈太师都称赞过,赵虞也不知是真是假。

    而眼下,杨勉、杨暐兄弟二人正率领五万余凉州军朝邯郸进发,据说已位于河内郡与魏郡的交界。

    五万凉州军,这个数目着实不小了,毕竟赵虞此刻所有的兵权,即颍川军、虎贲军,还有魏郡、东郡的晋军,通通加到一起,也不过六七万罢了。

    而论精锐程度,显然是那五万凉州军要厉害地多了。

    不过……

    『仅凭五万凉州军就想在邯郸搞事,这未免有点托大啊……』

    思忖之余,赵虞唤来了郑罗,嘱咐道:“你带人去西边打探一下,看看是否还有藏匿行踪的凉州军。”

    “是!”郑罗没有二话,接令而去。

    三月上旬,赵虞接到消息,称杨勉、杨暐兄弟二人率领的五万凉州军,已经过了荡阴县,抵达了邺城东侧十几里处的那座营寨。

    这让赵虞精神一振,毕竟凉州军主力的抵达,就意味着这场大戏终于要拉开帷幕了。

    除了泰山义师注定是‘蝉’的角色,其余无论是晋天子、还是杨氏兄弟,他们都想当黄雀,甚至是拿弹弓对准着黄雀的那个人。

    赵虞亦不例外。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热门小说: 〔神医豪婿林漠许半〕〔误入歧途苏玥〕〔偷香(杨羽)〕〔超神学院:开局穿〕〔国啤(秦东)〕〔贞观三百年〕〔斗罗之双枪绝世〕〔玉如墨谢怀瑾彭今〕〔献祭之主〕〔诡异世界签到可太〕〔大隋说书人〕〔主宰江山〕〔都市修罗〕〔在火星造神话的我〕〔我把穿越门上交了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