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刚更新: 〔霍司爵温翔翔〕〔我在坟场画皮十五〕〔女总裁的超级兵王〕〔前夫想要生二胎〕〔重生过去从四合院〕〔人在遮天,开局献〕〔首富从挖矿开始〕〔重生就得支棱起来〕〔诸天游戏登录器〕〔从武当开始的诸天〕〔斗罗之拥有八奇技〕〔开局一个系统,扮〕〔NBA:开局一张三分〕〔重生之神级投资林〕〔我在六朝传道〕〔这个明星很妖孽〕〔大秦:开局抢了盖〕〔横推诸天从风云开〕〔逍遥小捕快〕〔别人打职业,你是
冰瞬      小说目录      搜索
赵氏虎子 第766章:诡谲的五月
    www..,最快更新赵氏虎子 !

    转眼至四月末,凉州依旧还在修建元城东侧的那座营寨。

    此时魏郡守韩湛已将漳水防线全权交给东郡守魏劭,而他则率万余郡军移驻元城。

    见凉州军迟迟不对阳平用兵,韩郡守私下谓左右道:“凉州军迟迟不取阳平,莫不是有意怠慢?”

    左右遂回道:“大人何不前往催促?”

    “催促?”

    韩郡守为之苦笑,心说杨雄兄弟甚至敢与左将军周虎撕破脸皮,又岂会把他放在眼里?

    想来想去,他觉得还是应该与那位周将军合计一番。

    于是当日他从元城回到邺城,求见赵虞。

    待见到赵虞后,韩郡守神色凝重地说道:“将军,凉州军在元城东侧修那座营寨,从上旬修至月末,足足修了二十几日,下官怀疑他们有意怠慢。”

    赵虞闻言微微思忖了片刻。

    说起来,自张翟派人告诉他杨氏兄弟暗中与泰山义师联手之后,赵虞便不怎么再催促凉州军进剿泰山义师,也算是暗地里放了一手。

    没想到整整过了二十几日,凉州军却仍旧以修建营寨为名目,在元城一带一动不动,这是在有意拖延么?

    其实上,赵虞猜的没错,杨雄、杨勉、杨暐确实是在有意拖延。

    原因有二,其一,他们仍没有十足的把握除掉周虎。

    虽说杨暐已经想出了除去周虎的办法,但能否顺利实行,就连杨暐本人也没有把握。

    因此杨氏兄弟在商议了一番后,准备来个‘双管齐下’,即在准备实施行动时,一边在阳平这边尝试除掉周虎,一边同时对邯郸动手,这样一来,就算那周虎侥幸走脱,只要他们能迅速攻入邯郸,便不影响大局。

    而最快攻入邯郸的办法,莫过于里应外合,说白了就是得有内应在邯郸城内配合他们。

    本来嘛,与三皇子李虔走得较近的虎贲中郎程昂是个不错的人选,此人手中执掌有约五千左右的虎贲军,倘若他暗中协助杨氏兄弟,凉州军有很大的可能迅速攻入邯郸。

    但遗憾的是,那周虎把程昂以及其麾下五千虎贲军派到了漳水营寨。

    没错,在这件事上,赵虞听取了潘袤的建议。

    虽然他也觉得很惋惜,但没办法,毕竟潘袤都已经明说这程昂不可靠了,他自然不能视若无睹——毕竟他不想毁了陈门五虎的名声。

    除了这程昂以外,邯郸城内是否还有人能够成为凉州军的内应。

    答案是有,但剩下的人零零散散,能起到的作用未必如虎贲中郎程昂。

    必要之时,可能需要三皇子李虔亲自出马。

    因此三皇子李虔那边也需要时间来准备。

    还有一个原因就是山东、东海的晋军,即陈太师与陈门五虎所率领的晋军。

    就算除掉了周虎,就算迅速攻下了邯郸,杨氏兄弟也得考虑领兵在外的陈太师与陈门五虎是否会率军回援——事实上这根本都无需细想,因为陈太师、邹赞、薛敖等人绝对会立即回援邯郸。

    而这些晋军从东海郡回援邯郸,撑死两个月的时间。

    倘若在此之前杨雄几人便除掉了周虎,那他们就有两个月的时间来准备陈太师的反攻;而倘若在此之前他们没能除掉周虎,那他们就先要应对周虎的反攻,然后再是陈太师与邹赞、薛敖的反攻,几乎没有喘息的时间。

    基于这一点,杨暐建议在九月前后动手,这样一来,等到邯郸发生变故的消息传到山东,传到东海郡,也差不多就十月了,就算陈太师与邹赞、薛敖立即撤兵返回邯郸,也无法在当年返回邯郸——至少作为主力的步军赶不回来。

    而如此一来,杨雄等人就争取到了整个冬季的时间,满打满算差不多有三、四个月。

    除此之外最后一个原因,杨雄要与他四弟杨章取得联系。

    还记得前一阵子赵虞派郑罗前往河西,打探是否还有藏匿行动的凉州军,事实上赵虞猜地没错,这次‘增援邯郸’,其实凉州军出动了整整八万余人,几乎占了整个凉州军的八成。

    但考虑到八万人马太过人令人惊骇,必然会让邯郸高度引起警惕,因此才由杨雄、杨勉、杨暐率五万步卒与五千骑兵前行,而老四杨章则率领其余三万凉州军,延后几个月往邯郸而来。

    虽说杨雄倒也不是准备等老四杨章的三万余凉州军抵达邯郸一带后再动手,但最起码要等后者赶到半途时再动手。

    这样算下来,八月到九月前后动手就差不多。

    四月二十九日,赵虞携魏郡守韩湛一同来到了元城,旋即派人前往城外的凉州军营寨,请杨雄、杨勉、杨暐兄弟进城吃酒,顺便商议进剿泰山贼的示意。

    或有人会问,为何赵虞不直接前往凉州军的营寨呢?

    原因很简单,他怕被杨氏兄弟趁机干掉。

    毕竟杨雄几人都已经不惜与泰山贼合作了,这足以证明他们已经决定用武力帮助他们的外甥、三皇子李虔夺取皇位。

    这个时候赵虞主动前往凉州军的营寨,那不就是自寻死路么?

    还是让杨氏兄弟几人到元城更加稳妥。

    半个时辰后,杨雄几人在城外的营中收到了赵虞的邀请。

    杨雄冷笑着对两位兄弟说到:“说什么请我兄弟吃酒,那周虎不过是要催促我等对泰山贼用兵罢了!”

    听到这话,杨勉一脸惋惜地道:“这周虎怎么就不像上次那样直接来我军营寨呢?”

    “因为他不傻。”

    杨暐轻笑着回了一句,旋即正色对杨雄说道:“大哥,观今日之事,可见那周虎对我等愈加防范了,都不敢轻易来我军营寨了。”

    “唔。”杨雄点点头,眼眸中亦闪过几分惋惜之色。

    虽说他们已商定在八、九月动手,但倘若能提前除掉那周虎,他也不介意立即实施行动。

    毕竟就像他五弟杨暐所言,邯郸这边除了这个周虎,其余皆不足虑。

    但很遗憾,那周虎狡猾且惜命,没有贸然前来他军营。

    “要去么?”杨勉看了看兄长与弟弟。

    见杨雄捋着胡须陷入了沉思,杨暐先说出了他的看法:“还是去一趟吧,最近这段时间,咱们还是表现地安分点为好……”

    “唔。”杨雄微微点了点头。

    于是乎,兄弟三人一起来到了元城。

    正如杨雄所料,在这场所谓的酒宴中,赵虞提起了出兵的事:“……世子,两位公子,贵军在元城修建这座军营,已修了二十几日,近日朝中多次派人前来催促,却不知世子与两位公子几时出兵进剿泰山贼?”

    对此,杨雄淡淡说道:“营寨尚未修成,如何进剿泰山贼?”

    从旁,作为陪客的魏郡守韩湛表情古怪地说道:“下官以为,凭贵军的强悍实力,一个白昼便可攻下阳平,何必花费时日修建一座用不了几日的营寨?”

    杨雄瞥了一眼韩郡守,轻笑说道:“韩郡守太看得起我凉州军了,前一阵子攻打元城时,几位也看到了,事实上我军将士的伤亡也不小……”

    『这跟‘能一个白昼便可拿下阳平’有关系么?』

    赵虞不动声色地瞥了一眼杨雄,心下微微冷笑。

    不可否认,前一回攻打元城,凉州军的伤亡确实不小,主要是因为凉州军那轻便的防具不适合中原战场这边弓弩齐射的环境,但即便如此,上次攻城战真正战死的凉州军也不多。

    杨雄拿伤亡搪塞,无非就是不想进剿泰山贼罢了。

    为何?因为泰山贼已经暗中倒向他们了呀,他们为何要去与自己的盟友拼命?

    “不知贵军几时可以进剿泰山贼?”韩郡守沉声问道。

    杨雄想了想说道:“我军已经打造了一部分攻城器械,但若要用于攻打阳平,这些攻城器械仍旧不足……大概还需要十几日左右吧。”

    “十几日?”韩郡守露出了难以置信地神色。

    见此,杨雄瞥了一眼魏郡守,旋即又转头看向赵虞,阴阳怪气地说道:“反正就算攻下阳平,我凉州军也拿不到什么好处,倘若周左将军等不及的话,大可自行率军攻打阳平。……正好叫杨某见识见识颍川军的实力。”

    『问你的人是韩湛,你盯着我干嘛?』

    赵虞无语地看了一眼杨雄。

    其实他根本不在乎凉州军几时进剿泰山贼,今日之所以前来催促,纯粹就是维持一下‘忠臣’的人设罢了。

    在略一沉思后,他沉声说道:“我会如实上报陛下,但愿贵军并非故意怠慢。”

    听到这话,杨雄微微皱了皱眉,在沉默了片刻后,沉声说道:“十日,再给我等十日时间准备。”

    他服软了,并非是向赵虞服软,而是向晋天子服软,向朝廷服软。

    毕竟他也怕晋天子一怒之下令他们返回凉州,改叫眼前那周虎率颍川军与虎贲军进剿泰山贼,那就麻烦了。

    当晚回到营中后,杨雄与杨勉、杨暐商议对策。

    杨勉皱眉问杨雄道:“大哥,真要打阳平?”

    仿佛猜到了杨勉的想法,杨雄摇头说道:“只是一座城而已,关系不大,咱们可以提前叫那边做好准备,提前将城内的粮食运往东武阳……”

    杨勉闻言犹豫说道:“如此一来,泰山贼可就只剩下一座城了,过些日子若周虎再催促咱们进攻东武阳……”

    听到这话,杨雄亦露出了凝重之色,半晌,他咬咬牙说道:“阳平东边那么多城池呢,大不了,叫泰山贼去夺乐平、聊城……”

    “不可。”杨暐打断了兄长的话,摇摇头说道:“这痕迹太过明显,周虎必然起疑。”

    想想也是,他们有五千凉州骑兵掌控着这一带,却叫泰山贼袭了乐平、聊城,这也太说不过去了。

    想了想,他建议道:“不妨叫泰山贼复取仓亭津。……据我所知,东郡的郡军,大半由东郡守魏劭率领,现如今驻扎在漳水一带,东郡那边只剩下都尉李洪的万余军队驻守于仓亭津,倘若泰山贼南渡,仓亭津未必守得住。……只要泰山贼拿下仓亭津,介时咱们就可以以大河天堑为借口,再次延缓进兵。”

    杨雄仔细想了想,还是觉得自家五弟的建议更好,遂点头道:“那就这么办。……五弟,就辛苦你再跑一趟阳平,知会泰山贼。”

    “好!”杨暐点头答应。

    次日,杨暐带人再次来到了阳平。

    鉴于彼此间已有了些信任,杨暐这次并未等候在城外,而是乔装打扮直接进了城。

    在见到泰山贼的军师张翟后,杨暐说明了来意。

    此时张翟已得到了赵虞的授意,自然会配合凉州军的行动,闻言点头道:“请公子在府上稍歇,张某立即与诸天王商议。”

    “好。”

    于是乎,张翟当即派人请来朱武、王鹏、吕僚三位天王,对他们说道:“因周虎催促,杨氏兄弟被迫将在十日后对阳平发起进攻,杨暐特地前来知会,希望我等趁这段时间,提前将城内粮食运至东武阳……另外,杨暐还建议咱们复取仓亭津,以便他日凉州军再次被迫攻打东武阳时,我义师能撤至仓亭津。”

    说实话,其实这没什么好商议的,就算不曾与凉州军私下联手,泰山义师的诸天王也打算夺回仓亭津,毕竟这可是他们撤回泰山军的归路。

    果然,朱武、吕僚、王鹏几人皆点头认可。

    于是从这一日起,泰山义师便逐步将城内的粮食转移至东武阳。

    阳平城内的粮食,少有也有十几万石,搬运如此数量的粮食,按理来说不可能瞒过凉州骑兵的眼睛,但杨氏兄弟干脆就不派骑兵到阳平一带。

    而赵虞也没有派麾下的旅狼前往阳平一带,因为没必要——杨暐离开阳平的当晚,张翟就派石续再次跑了一趟邺城,将杨氏兄弟的意图一五一十地告诉了赵虞。

    明明是来围剿泰山贼的两方晋军,通通故作不知,泰山义师搬运粮草的行动自然不会遇到什么麻烦。

    不过四五日,泰山义师就差不多将阳平城内县仓的粮食通通都搬到了东武阳。

    五月初九,杨雄、杨勉率三万余凉州军前往攻打阳平。

    为了使泰山贼有撤离的机会,杨雄算好时间,故意在午后抵达阳平城外。

    这样一来,算上排兵布阵的时间,攻城的时间,等到凉州军攻陷城池,差不多就是黄昏前后了,介时泰山贼趁夜色逃离,杨雄自然可以用‘夜色不明、难以追击’来搪塞。

    对于杨氏兄弟的盘算,前来观战的赵虞一眼看穿了,但他并没有揭穿——毕竟他也乐得如此。

    当日的攻城战,凉州军与泰山义师颇有默契地演了场戏,而有意思是,这场戏其实有三方演员:凉州军装作攻城艰难,泰山义师装作守城辛苦,而赵虞则装作啥也没看出来。

    唯独前来助威的魏郡守韩湛被蒙在鼓里,总感觉这场攻城战哪里有点不对劲。

    不过鉴于最终凉州军还是攻入了阳平,韩郡守也就不在意那么多了。

    这次不用周虎提醒,待等凉州军攻入阳平城后,韩郡守便来到了杨雄面前,提出了接管阳平的要求。

    事实上,阳平属于东郡,并不是韩郡守的辖地,只不过朝廷已经暗中下令,不许再发生像上次在元城那样的事,因此韩郡守必须确保阳平城内的粮食不被凉州军所得。

    而对于韩郡守的要求,这次杨雄表现地十分大度,在答应了前者的要求后,又和颜悦色地解释道:“元城那次,只是我军兵将气不过周虎胜后鸣金的举动,并非我军故意要占城池,更别说夺取城内的粮食,那皆是周虎对我军的污蔑而已。倘若那周虎上回也能像韩郡守这般,事先好好与杨某商议,又岂会闹出那样的乱子?”

    韩郡守将信将疑,他其实并不是很相信杨雄的解释,毕竟当日连他也看得出,杨雄就是要夺取元城城内的粮食。

    不过既然杨雄这次答应了,他也没有多说什么,笑着应付了几句后,便率军进城去了。

    看着韩郡守离去的背影,杨雄冷笑两声,旋即转头看向后方本阵,看向赵虞所在的位置,眼眸中杀机一闪而逝。

    片刻后,韩郡守便带兵来到了城内县仓,然而一看之下他便有些傻眼了,因为县仓内空空如也,根本就没有剩下多少粮食。

    『这……被泰山贼提前运走了?』

    想到这里,韩郡守立刻将此事禀告赵虞。

    赵虞自然清楚这到底是怎么回事,但他故作不知,招来杨雄询问究竟:“……城内县仓,为何竟是一座空仓?”

    “哦?”杨雄故作惊讶,旋即浑不在意地说道:“那估计就是泰山贼提前运走了吧……”

    ‘你有五千骑兵,居然让泰山贼在你眼皮子底下运走了粮食?’

    赵虞犹豫了一下,最终还是没问这话,因为他怕杨雄答不上来,从而暴露了杨雄与泰山贼暗中勾结的事。

    他改问道:“你莫不是知道城内只剩一座空仓,是故才答应韩郡守率军进城?”

    “荒谬!”

    杨雄眼睛一蹬,大声呵斥道:“我怎知城内县仓是否有存粮?周虎,你莫要血口喷人!”

    赵虞哼哼两声,也不再追问。

    倒是韩郡守一脸狐疑地私下对他说道:“凉州军有五千骑兵监视阳平,却让泰山贼神不知鬼不觉地运空了粮食,左将军,下官以为此事有点蹊跷。”

    赵虞有些惊讶于韩郡守也想到了这一点,在略一思忖后,故意沉声说道:“你是说,杨雄勾结泰山贼?”

    如赵虞所料,韩郡守闻言一惊,连忙说道:“不不不,下官不是这个意思,下官只是觉得这件事有点蹊跷……”

    他可不敢应下这个猜测,毕竟一旦此事传扬出去,杨雄必然告他诬陷,到时候他又没有什么真凭实据,就只能获一个‘构陷’之罪。

    『杨氏兄弟再怎么样,也不至于勾结泰山贼吧?』

    韩郡守心下暗暗想道。

    此后几日,杨雄再次于阳平城外建造营寨。

    得知此事,已移驻阳平的韩郡守满脸古怪之色,毕竟凉州军先前攻打阳平,凉州军花了三十几日建造营寨、打造攻城器械,结果攻下城池就只用了半日。

    而对此杨雄的解释是,正因为有先前三十几日建造营寨、打造攻城器械,是故他凉州军才能在一日内攻破阳平。

    对于这样的解释,韩郡守也无法反驳。

    而就在凉州军于阳平城外兴建营寨的期间,泰山义师渡河袭击了仓亭津。

    仓亭津的守军只有东郡都尉李洪率领的万余人,加之泰山贼‘新失阳平’的消息还未传到东郡,都尉李洪也没想到泰山贼竟‘急着夺回仓亭津’,疏于警惕,以至于仓亭津再次宣告失守。

    败退之时,李洪立刻派人前往魏郡的漳水,将仓亭津失守的消息告知郡守魏劭,魏郡守又惊又急,又连忙派人告知赵虞。

    而对此,赵虞别说内心,就连表现也毫不着急,他对魏劭、韩湛两位郡守宽慰道:“泰山贼复夺仓亭津,在我看来倒也并非十足的坏事,最起码当泰山贼失去东武阳后,不至于流窜至河北……虽然这么说不合适,但泰山贼若仅仅只是在大河以南作乱,相信朝中也能松口气了。”

    这话听得魏劭、韩湛两位郡守面面相觑,满脸苦笑。

    但不可否认,相比较让泰山贼流窜于河内,这支贼寇逃回大河以南,倒还真不算是什么不能接受的事。

    这不,就连事后得知此事的晋天子,也没有因此怪罪赵虞——当然,东郡就免不了遭天子一顿训斥了。

    几日后,朝中下令,令东郡守魏劭率本郡军队从漳水撤至东郡,尽快夺取仓亭津,协助凉州军将泰山贼一举剿灭。

    同时,朝中又通过赵虞对凉州军下令,令杨雄、杨勉几人尽快收复东武阳。

    杨雄想尽办法拖着此事,但遗憾的是,哪怕是有赵虞暗中相助,朝廷的耐心也消磨地差不多了。

    此时杨雄便意识到,他们必须对那周虎动手了。

    毕竟倘若泰山贼丢了东武阳,逃回了大河以南的仓亭津,那周虎是不可能跟着他们前往仓亭津的。

    换而言之,东武阳的攻城战,是他们尝试除掉周虎的最后机会。

    想到这里,杨雄咬咬牙对杨暐说道:“等不到八九月了,五弟,你立刻前往东武阳,与泰山贼商议谋除周虎一事。”

    “好!”杨暐郑重地点了点头。

    几日后,身在阳平的赵虞忽然接到了张翟派人送来的消息……

    『杨雄竟要杀我?』

    啼笑皆非之余,赵虞感觉自己挺冤枉,毕竟这段时间,他可没少在暗中相助凉州军。

    就这样杨雄居然还要杀他?真是没良心!

    话说回来……

    『既然杨雄准备杀我,那也就意味着他们要动手了吧?』

    想到这里,赵虞不禁有些激动起来。

    毕竟他等这一日,已经等了许久了。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热门小说: 〔误入歧途苏玥〕〔秦云萧淑妃〕〔幸福人生护士苏钥〕〔无限辉煌图卷〕〔神医豪婿林漠许半〕〔猎谍〕〔我只是外门弟子〕〔龙宸〕〔舒听澜卓禹安叫什〕〔偷香(杨羽)〕〔我什么时候无敌了〕〔超神学院:开局穿〕〔恃宠〕〔玉如墨谢怀瑾彭今〕〔明日星程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