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刚更新: 〔传奇再现〕〔我在七侠镇当郎中〕〔我的精灵模拟器〕〔我绝世武帝,被美〕〔诸天从功夫熊猫开〕〔从红楼开始拯救名〕〔一人得道〕〔凌天独尊〕〔离婚后前夫总是想〕〔玉京山上的树〕〔我玩传奇私服〕〔大国将相〕〔我的抽卡游戏成真〕〔凤鸣斗罗〕〔诸天之我是沙悟净〕〔放置型修仙〕〔魄罗的正确养成方〕〔神诡大明〕〔无上神途〕〔无敌从欠钱开始
冰瞬      小说目录      搜索
赵氏虎子 第767章:突袭
    www..,最快更新赵氏虎子 !

    『ps:今天家里有点事耽搁了,少了点,十分抱歉。』

    ————以下正文————

    六月初七,凉州军进攻东武阳。

    跟上回一样,为了某种目的,杨雄故意延缓出征以及途中赶路的时间,确保他麾下军队抵达东武阳城外时,已是午时之后。

    赵虞对此暗骂不已,毕竟上回凉州军夺取阳平城时仍是五月,天气还并不算很炎热,可眼下已是六月季夏,况且又是在大中午,脑门上顶着那轮烈日,气温炎热可想而知。

    『这痕迹,未免太重……』

    抬头瞥了一眼天空中的烈日,赵虞心下暗暗牢骚。

    在炎热的季夏征战,但凡有点常识的将领都会尽量避开大中午作战,或者干脆只打半日仗——即天亮出兵,午前收兵回营。

    可那杨雄倒好,为了达到某个不可告人的目的,居然反其道而行,大中午的准备攻城。

    正所谓事出反常必有妖,这痕迹未免也太重了,若换做邹赞、薛敖或者章靖,三人怕是这会儿就要起疑了。

    『兄弟三人就想不出个聪明点的办法么?』

    扶了扶头顶的斗笠,赵虞暗暗埋汰道。

    就像他,今日出城前就预料到会是眼下这种情况,于是带了顶斗笠出来,否则这会儿被太阳暴晒着,他怕是要被脸上的面具给捂晕了。

    “将军,凉州军准备攻城了。”

    就在赵虞暗暗埋汰杨雄几人时,从旁,魏郡守韩湛一边用袖口抹了抹脸,一边对他说道。

    临末,这位韩郡守还抬头看了一眼天空的烈日,嘟囔了一句类似‘今日真热’这样的话——他似乎倒是没有看出赵虞所谓的‘痕迹’。

    在韩郡守的提醒下,赵虞遂将目光投向东武阳方向。

    由于他所在的本阵距离东武阳尚有一大段距离,再加上烈日暴晒,让人难以睁大双目,事实上他其实看不清东武阳城上的情况,甚至于,连前方凉州军的阵列也不是看的很真切。

    当然,看不看得真切无关紧要,只要赵虞心中澄明即可,比如他很清楚今日杨雄几人其实是佯取东武阳,实则要取他性命——他在泰山义师中的内应张翟,早就将杨氏兄弟的图谋原原本本地禀报于他了。

    而赵虞之所以佯装不知,只不过是故意给杨氏兄弟一个机会罢了。

    但说实话,杨氏兄弟的表现让他有些失望。

    世人称‘杨氏五虎’足以与陈门五虎相提并论,赵虞也不知这个说法从哪里冒出来的,反正就他看来,杨雄、杨勉二人远远不如邹赞、薛敖、章靖等人,哪怕是稍微有点聪明的杨暐,也显得过于年轻稚嫩了。

    原因就像之前所说的,杨氏兄弟做事‘痕迹’太重。

    大中午的攻打东武阳只是其一,杨氏兄弟想要除掉他‘周虎’的策略,也是让赵虞有点无语——据张翟所透露的,杨氏兄弟居然打算在今晚联手泰山义师,或者干脆假扮泰山义师偷袭他。

    赵虞简直要无语了,难道杨雄兄弟几人就想不到他们这招计策究竟充斥着多少破绽么?

    首先,既然要在晚上动手,那得先拖到入夜吧?

    既然要拖,总不能让凉州军与泰山义师傻乎乎地对峙吧?肯定是装模作样地打一场,对不对?

    那么问题就来了,在已经复夺仓亭津的情况下,泰山贼为何要在东武阳‘殊死抵抗’?又不是没有退路,逃过大河,逃到仓亭津那边去不就完了么?

    在已败了两场,前后丢掉元城、阳平两座城池的情况下,泰山贼居然‘死守东武阳’,与凉州军从正午‘鏖战’至入夜,难道杨氏兄弟就没认为这件事十分诡异么?

    再者,杨氏兄弟为何认为他‘周虎’会在这里,与一群仇视他的凉州军一同,在这东武阳城外荒郊野外过夜?回阳平城不好么?

    总而言之,杨氏兄弟所谓的策略,在赵虞看来破绽百出,可偏偏他得装出一无所知的样子,什么都不能说,这着实让他憋得有些难受。

    他唯一能做的,就是在面具下的脸上尽情地露出嘲讽之色。

    杨氏五虎比肩陈门五虎?嘿!差得远了!

    远处,凉州军的后阵响起了咚咚的战鼓声,这表明今日这场攻城战就此打响,但说实话,赵虞实在提不起什么性质。

    一来杨雄几人的谋划在他看来实在是太毛糙了,二来嘛,头顶顶着那轮烈日,实在是太热了。

    懒得旁观凉州军泰山义师演这场对手戏的他,恨不得立即找个阴凉处避一避,但可惜他是主帅,丢下正在攻城的麾下军队独自跑去乘凉,这着实不像话。

    于是他只能像个木桩似的,跨马立于本阵,等着时间一点一点过去。

    期间,时不时有传令兵前来向赵虞禀报前方东武阳的战况,比如凉州军的将领谁谁谁攻上城头了,再比如那谁谁谁又被泰山贼给逼回来了,总之赵虞是听得直打哈欠。

    最终,赵虞足足喝了四五个水囊的水,这才将这场攻城战给熬过去了。

    而结果正如他预测的一样:泰山贼殊死抵抗,以至于凉州军最终也没能攻下东武阳。

    在凉州军收兵之前,杨雄带着几名卫士来到了本阵与赵虞商议。

    见此,赵虞暗自叹了口气。

    最令他感到糟心的是,明明杨雄几人表现地如此差劲,可他还得装成被蒙在鼓里的样子,甚至暗中配合他。

    这不,他故意嘲讽杨雄道:“周某以为,凉州军今日能像前两次那样,一日内便攻城东武阳……”

    赵虞的朝廷,令杨雄面色一沉,但同时也正中后者下怀。

    他板着脸沉声说道:“只因今日太过炎热,我麾下兵将未能发挥出应有实力罢了!”

    顿了顿,他放缓语气道:“眼下已临近黄昏,不过今日到此为止,明日再复攻城。杨某保证,明日定可攻下东武阳!”

    听到这话,赵虞顺势点了点头:“既然世子如此笃定,那就按世子的意思吧。”

    见此,杨雄便又趁机说道:“为明日能尽早攻打东武阳,不如今晚就在这一带驻扎……”

    在旁的韩郡守闻言皱眉说道:“就地驻扎?万一泰山贼夜袭,如何是好?”

    杨雄以一副狂妄自大的口吻笑着说道:“小小泰山贼,安敢夜袭我军?”

    『对!泰山贼不敢夜袭,却敢在死守城池,说什么不肯逃到大河对岸去……』

    赵虞瞥了一眼杨雄,在心中嘲讽了一番。

    当然,暗嘲归暗嘲,明面上赵虞最终还是认可了杨雄的建议,即叫三军驻扎于东武阳西侧十里左右,待明日天亮后再复攻城。

    没办法,他若不放水,杨雄几人估计是不敢动用武力助三皇子李虔夺位的。

    半个时辰后,待西边的太阳即将下山时,赵虞、杨雄、韩郡守三方率领着各自麾下的军队,撤至了东武阳西侧大概十里处,旋即三人便各自下令军卒砍伐林木当柴,待今晚过夜时点篝火用。

    期间,赵虞有意无意地‘提醒’韩郡守:“杨雄狂妄自大,太过于小觑泰山贼。……泰山贼既然敢冒犯邯郸,又岂没有胆量夜袭我三军?周某以为,咱们还是提高警惕为妙……”

    他之所以提醒韩郡守,是出自他的同情与歉意,毕竟按照杨氏兄弟的计划,他们今晚会假扮泰山贼袭击他们,赵虞这边早就跟曹戊打过招呼了,只剩下韩郡守以及其麾下的兵将还蒙在鼓里——不用问也知道,这些人今晚多半要受到牵连。

    因此,赵虞故意提醒韩郡守一二,叫他提高警惕,以免当凉州军发起夜袭时,韩郡守这支魏郡晋军伤亡过大。

    这也是赵虞唯一能做的了。

    看得出来,韩郡守如今越来越相信赵虞的判断了,听赵虞这么说,他立刻严肃地应道:“下官明白了,今晚下官会多派人手巡夜,决计不会叫泰山贼得逞……将军,凉州军那边,习惯是否也应该提醒一下?”

    『今晚说不定就是他们袭击你,你还去提醒他?』

    赵虞听得心中好笑,不过最后还是点了点头:“韩郡守自行做主即可,只怕那杨雄狂妄自大,不愿听取韩郡守的建议。”

    听了这话,韩郡守便也不在多说什么。

    而与此同时,杨勉、杨暐二人仍在等兄长杨雄回来告知事情结果,一见兄长回来,杨勉便立刻迎了上去,低声问道:“大哥,事情如何?”

    只见杨雄重重点了下头,压低声音说道:“成了!那周虎对我所言丝毫不疑。”

    听闻此言,杨勉、杨暐精神一振。

    于是,凉州军立刻撤兵,缓缓撤向西侧。

    而此时在东武阳的城头上,东天王朱武瞧见凉州军撤兵,遂问张翟道:“今晚果真要偷袭那周虎么?”

    “……”张翟沉默不语。

    尽管他已将杨氏兄弟的意图及时禀告那位周将军,且那位周将军也示意他听从杨氏兄弟的指示,显然是有更深一层的谋划,但他心底仍有些犹豫,毕竟事有万一嘛。

    相比之下,刨除目前已撤至仓亭津的陶绣,当朱武再次与吕僚、王鹏商议此事时,王鹏倒显得兴致勃勃。

    在王鹏看来,这岂不是报复那周虎的最佳时机么?

    看了眼王鹏兴致勃勃的模样,张翟心中轻哼一声,没有说话。

    是夜,在东武阳以西约十里处的荒野上,凉州军、魏郡晋军,以及曹戊率领的旅贲二军,三军驻扎于此。

    因为心中知道今晚有人会来袭击,因此赵虞也没有入睡的心思,与何顺、牛横几人围着篝火坐着,静静等待那杨雄的发难。

    而在另一处的篝火旁,杨雄、杨勉、杨暐兄弟也在静待时机。

    说起来,尽管赵虞暗中评价杨氏兄弟的计策过于毛躁,但有一点其实是值得肯定的,那就是杨雄今晚选择动手的时间。

    或有人会问,动手的时间有什么关系么?

    其实关系大了。

    比如说在杨雄等人在子时动手,那么距离天亮尚有将近三个时辰,就算杨雄已事前命姜宜率那五千凉州骑兵追杀那周虎,可这黑灯瞎火的,谁能保证那周虎不会趁着这三个时辰逃出了包围?

    不可否认,杨雄已提前嘱咐留守邺城城外那座营寨的两万凉州军也于今夜开始行动,因此就算那周虎侥幸逃过一死也未必来得及赶回邯郸,但为了谨慎稳妥起见,杨雄自然更希望今夜能将那周虎置于死地。

    因此,他在与两名兄弟商议了一番后,决定将‘夜袭’的时间定在次日寅时,即黎明前一个时辰。

    如此一来,待他们骤然发难时,正好天色逐渐放亮,这大大增加了姜宜那五千凉州骑兵擒杀那周虎的机会。

    还别说,若不是张翟派人通知赵虞,就连赵虞也没想到杨雄这次居然这么沉得住气。

    转眼便到了次日丑时前后,在东武阳,北天王王鹏率领三千泰山义师士卒,悄悄出城,朝着三支晋军驻扎的地方而来。

    半途,有游荡在外的凉州骑兵发现了这支泰山贼的行踪,立即回驻地禀告杨雄。

    这个消息令杨雄精神一振。

    他当即唤来弟弟杨勉,低声嘱咐道:“泰山贼已来前来的途中,待其发起偷袭,吸引周虎、韩湛注意,你率军直袭周军的军队,务必要将周虎置于死地!”

    “大哥放心。”杨勉信誓旦旦地答应下来,他早就瞧那周虎不顺眼了。

    转眼一个时辰就过去了,待等寅时前后,王鹏率领的军队已出现在距离三支晋军不远的地方。

    尽管凉州军的兵将在杨雄的授意下,故意怠慢值岗巡夜之事,哪怕是发现了鬼鬼祟祟的王鹏军也没有太过声张,但韩郡守麾下的魏郡晋军,却也及时发现了这支泰山贼的行踪——毕竟白昼间赵虞已经提醒过韩湛,韩湛又岂会疏于防范?

    “敌袭!敌袭!”

    寂静的夜空下,突兀地响起了魏郡晋军的预警声。

    见此,王鹏当机立断,率军攻入了晋军的驻地。

    『泰山贼,居然真的敢来偷袭?』

    原本坐于篝火旁打瞌睡的韩郡守,被这阵突兀的预警声惊醒,待稍许的茫然过后,面色顿变。

    而与此同时,在另外一处篝火旁,苦等近一个晚上的赵虞,亦猛地睁开了眼睛。

    杨氏兄弟,终于动手了!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热门小说: 〔误入歧途苏玥〕〔无限辉煌图卷〕〔秦云萧淑妃〕〔神医豪婿林漠许半〕〔幸福人生护士苏钥〕〔猎谍〕〔我只是外门弟子〕〔龙宸〕〔舒听澜卓禹安叫什〕〔偷香(杨羽)〕〔恃宠〕〔我什么时候无敌了〕〔超神学院:开局穿〕〔大佬穿进虐文后〕〔玉如墨谢怀瑾彭今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