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刚更新: 〔华夏不败战龙〕〔重生七零:致富养〕〔玄门不正宗〕〔开局就是防弹怪物〕〔王者之我的秘书小〕〔斗罗:开局十生武〕〔国公凶猛〕〔人在四合院,暴打〕〔人在四合院,开局〕〔有人说你坏话〕〔恶龙:从吻醒公主开〕〔全民转职之我的被〕〔星武耀〕〔四重分裂〕〔逍遥小渔夫〕〔我只想活下去啊啊〕〔放学等我〕〔锦衣〕〔大秦:窃听心声,〕〔都市医流高手
冰瞬      小说目录      搜索
赵氏虎子 第770章:攻城
    www..,最快更新赵氏虎子 !

    『ps:今天带着家人去爬山,熬到这会儿实在撑不住了,剩下的明日再写吧。唔,可能要略写,毕竟这场仗并不适合正面详细描写……烦死了,以后绝对不写这种苟着的主角了,各种限制。』

    ————以下正文————

    “公主,大事不好了……”

    就在祥瑞喜滋滋地想着心事时,又有一名冒失的宫女惊慌失措地奔了进来。

    “什么事?”

    公主当即板起脸来。

    她已打定主意,倘若此刻前来的这名宫女亦胡说八道乱讲那周虎的事,她定要将这丫头的屁股打开花。

    然而出乎她意料的是,那名宫女却满脸急切地说道:“公主,陛下昏厥了……”

    “什么?”

    公主闻言色变,整个人腾地在榻上坐了起来。

    别看这座王宫内其实有不少可以算是她亲戚的人,但事实上宫内的妃子,包括太子李禥这位伯父,皇孙李欣这位堂兄,在公主眼里也就只是陌生人的程度罢了。

    只有从小疼爱她、宠溺她的祖父晋天子,才是邯郸这边她仅认可的家人。

    如今得知这位祖父晕厥,公主又岂会不担心?

    于是她连忙穿好衣物,踩上靴子奔出了殿外。

    而此时,高木、龚角二人也已得知了城外的变故,早已带着人守在在殿外,瞧见公主神色着急地奔出殿来,二人连忙迎了上前。

    “公主哪里去?”

    “眼下邯郸局势紧张,还请公主留在殿内。”

    公主伸手推开试图上前阻拦的高木,急切说道:“让开,高木,本宫要去探望陛下爷爷……”

    “这……”

    高木脸上露出了为难之色。

    其实他也听说了天子昏厥于大兴殿的消息,虽说也为此担忧不已,但他终归不是大兴殿那边的宫卫,他的任务是保护眼前这位公主。

    眼下凉州军反叛,正在大举进攻邯郸,谁也不能保证凉州军是否能攻入城内,高木哪敢让公主在这个时候乱跑?

    而他身旁的龚角其实也这么想——他这次之所以被何顺派在公主身边,其主要目的就是保护这位公主的安全,毕竟这位公主日后十有八九会成为他们的主母之一,或者说首领夫人之一,龚角岂敢让这位公主涉险?

    奈何他二人终究劝不住公主,无奈之下,唯有保护着公主前往探望晋天子。

    整整半炷香的工夫,公主双手端着罗裙在宫内匆匆疾奔,从鸾鸣殿一路奔至大兴殿,惹地沿途碰到的宫内守卫纷纷转头。

    不得不说,这是这位自幼养尊处优的公主首次如此失仪,端着罗裙在宫内快速奔跑,以往这位公主哪次不是乘坐雕着青鸟的玉车出入宫中?

    待等这位公主气喘吁吁地来到大兴殿的偏殿时,一度晕厥的晋天子其实已经苏醒了,正躺再榻上接受御医的诊断。

    其实总得来说,这位晋天子的身体状况还是蛮硬朗的,先前的晕厥,不过是一时气怒攻心罢了。

    毕竟这位天子的身体状况再硬朗,终归也已年过六旬,哪经得起重大的刺激。

    这边御医刚吩咐人去熬一碗安神的汤药,那边祥瑞公主便火急火燎地闯入殿内,口中还气喘吁吁地叫嚷道:“陛下爷爷呢?陛下爷爷?祥瑞来了……”

    隐约听到祥瑞公主的声音,原本看上去有些疲倦与虚弱的天子,仿佛一下子振作了精神,当即吩咐在旁此后的宦官将公主请到到屋内。

    一进屋内,公主便看到了躺在榻上的天子,惊呼一声,几步奔到榻旁,一脸心惊地问道:“陛下爷爷,您怎么样?您不要有事……”

    看着以往最疼爱的孙女双颊通红、额头冒汗,说话也有些气喘吁吁,晋天子哪里会猜不到她是奔着来了?

    心中欣慰之余,他任由孙女握着他的手,旋即用另一只手拍拍孙女的手背,笑着说道:“朕无事,朕只是……”

    说到这里,他便再次想起了令他怒火攻心导致昏厥的原因,神色稍稍变得有些难看,只不过,他不想吓到公主,这才克制了下来,再次拍拍公主的手背宽慰道:“朕无事,朕的祥瑞无需担心……”

    “那就好。”公主如释重负地松了口气。

    不得不说,别看公主曾口口声声要杀了太子李禥与三皇子李虔两位伯父,甚至还想让她父亲鄄城侯夺取皇位,但她却从来没有想过要对眼前这位祖父不利。

    毫不夸张地说,她对晋天子的感情,比对她亲生父母鄄城侯夫妇还要深哩。

    而就在这时,忽然有一名宦官匆匆入内禀报道:“陛下,有宫内的司巡前来禀报,说是有要事……”

    『莫非凉州军攻入城内了?』

    晋天子闻言,忽然感觉心惊肉跳,他下意识侧耳倾听,却并未听到有什么厮杀声。

    松了口气的他,这才点头道:“召他进来。”

    “是!”

    片刻后,便见一名将领打扮的中年男子快步走入殿内,叩地抱拳禀报:“钟戊见过陛下。”

    “唔。”

    晋天子点点头,旋即问道:“何时?”

    只见那位钟司巡犹豫了一下,这才小心翼翼地解释道:“方才,太子殿下带着东宫的卫士,又叫了一队宫卫,离宫去了,说是……说是……说是要抓住三皇子殿下,令凉州军撤兵。”

    听到这话,伺立于天子病榻另一侧的诸位官员皆面面相觑,而天子更是听得脸上泛起怒意。

    抓住三皇子李虔,迫使凉州军退兵?!

    可能么?

    不可否认,那杨雄此番兵变谋反,或许也有一部分原因是为了帮其外甥李虔夺位,但既然那杨雄已经迈出了谋反的这一步,那就绝无可能中途罢手,因为等待他的就只有两个结果:要么成功拥立三皇子李虔为新君,由李虔赦免他的兵变行为;倘若失败,那就等着以谋反叛乱的罪名被论处,祸及凉州杨氏全族。

    在这种情况下,别说抓住三皇子李虔,就算是杀了后者,那杨雄也绝对不会就此收手——因为对方也已经没有退路。

    除非,晋天子赦免其罪行……但这是不可能的,叛国谋反之罪,是历朝历代君王绝对不会姑息的,杨雄也很清楚。

    正因为已经没有退路,无论如何杨氏兄弟都不会就此罢手,在这种情况下,三皇子李虔若活着,那对方多半是拥立这个外甥继位,最好的结果,也不过就是杨氏兄弟在他一干儿子中再挑选一人作为傀儡罢了。

    或许是他的六子、鄄城侯李梁,亦或是其他人。

    更有甚者,说不定那杨雄会来个一不做、二不休……

    总而言之,在当前这种情况下,抓住三皇子李虔,拿他去威胁杨氏兄弟,在晋天子看来是几乎没有什么作用的。

    天子当即沉下脸来斥道:“胡闹!还欠不够丢脸么?”

    说罢,他沉声对御史张维说道:“张卿,你立即带一队宫内前去阻止太子,将太子并三子李虔一并带至宫内!”

    “是!”张御史拱手应命。

    看着张御史匆匆离去的背影,晋天子长吐一口气,忽然感觉十分疲惫,就连精神亦有些恍惚。

    近些年来,他晋国的国运一年不如一年。

    先是楚侯杨固伙同大江以南的地方叛军谋反,席卷半个天下,好不容易将其连带着江东叛军通通剿灭,结果又冒出来一个赵伯虎,接连杀死了韩晫、章靖两位陈门五虎,领导着江东叛军死灰复燃,成为朝廷心腹大患。

    随后又是泰山贼袭击邯郸……

    如今倒好,朝廷请来的凉州军这支援军,居然反叛……

    『难道真是我大晋大限已至?』

    晋天子的目光稍稍有些恍惚,脑海中隐约浮现一个看不清面孔的人影。

    那是他幻想出来的‘至恶’——‘二虎谶言’中的小虎,申虎!

    晋天子心中强烈怀疑,他晋国近几年来的种种不顺,其背后多半就有这个家伙在推波助澜。

    而可恨的是,他至今仍不知那头小虎究竟藏身在何处。

    眼见晋天子的面色突然间变得阴沉可怕,祥瑞公主也是吓了一跳,握着祖父的手宽慰道:“陛下爷爷,您放心,周虎一定会来救援的。……他没有那么容易死。”

    晋天子有些惊讶地看向公主,半晌微微点了点头。

    在此刻这种情况下,倘若那周虎侥幸未曾被杨氏兄弟所害,那或许就是为数不多的幸事了。

    而与此同时,周虎——或者说赵虞,坐在阳平县县衙的一间廨房内,翘着双脚躺坐在一张椅子上。

    在他面前,魏郡守韩湛正一脸焦虑地来回走动,口中还念念叨叨着:“怎么办……这可怎么办……”

    此时的他们,可谓是被困在阳平城了。

    虽说城内尚有曹戊的四千余旅贲军士卒,魏郡郡军算上轻伤之人也还有差不多两三千人,但问题是城外的敌军人数更多,除了杨勉率领的两万凉州军步卒,还有四千余凉州骑兵。

    倘若仅仅只是如此还则罢了,问题是,就连东武阳的泰山贼也跑来凑热闹,大约与六七千人与杨勉合兵一处,双方联手将他们困在阳平城内。

    在这种情况下,他们这边根本没有办法援助邯郸,甚至连送个‘凉州军反叛’的消息也办不到。

    然而,真的办不到么?

    其实并不然。

    事实上,赵虞随时可以取那杨勉的性命——只要他给张翟一个指示。

    但他并不想这么做,至少目前还不行,因为他先要让三皇子李虔以通过武力的方式夺取王位,顺便借杨雄与李虔等人的手除掉太子李禥——想想也知道,既然三皇子李虔得位不正,就绝无可能留着太子李禥,甚至于,连皇长孙李欣估计李虔也不会放过。

    逼迫父皇、弑杀兄长,似三皇子李虔这般得位不正的新君,自然不可能得到陈太师、邹赞、薛敖等人的认可。

    毫无疑问,陈太师与陈门五虎,必然会站在三皇子李虔的对立面。

    在这种情况下,只要那李虔不想坐以待毙,那就必然会以新君的名义下诏剥夺陈太师以及陈门五虎的官职,甚至以莫须有的罪名诬陷陈太师他们。

    倘若陈太师与邹赞、薛敖几人因此心灰意冷,卸下兵权,那自然最好,不过赵虞想来想去,也不认为陈太师与邹赞几人会在这个时候退让——不过这也无妨,至少这样一来,他兄长赵伯虎那边便又争取到了一些时间,等到邯郸这边的事情解决,恐怕江东义师已经难以根除了。

    而这,估计也是几年之后的事了。

    而当前赵虞所要做的,便是等邯郸陷落之后,以援军的身份出现于邯郸,拨乱反正,将失去价值的三皇子李虔——或者说新君李虔,并杨氏兄弟几人,清扫出局。

    甚至于在此期间,他还能趁着乱局见晋天子最后一面,当然,是以鲁阳乡侯二子赵虞的身份,让那个天子死个瞑目。

    至于他这驱虎吞狼之计会不会牵连到邯郸的百姓,赵虞为此倒是不怎么担心。

    一来凉州军受凉侯杨秋的熏陶,军纪严明,不至于会做滥杀无辜的事,只有新入伍的羌人士卒,才有可能这么干。

    二来,三皇子李虔也会约束凉州军——毕竟李虔可没打算当个傀儡天子,他是真正想要继承皇位,怎么可能放任凉州军中的羌人在他邯郸烧杀抢掠?若出了这种事,他颜面何存?

    相比之下,他更在意褚燕、周贡二军的损失。

    毕竟,哪怕是为了装装样子,驻军邯郸的褚燕与驻军武安的周贡,必然也会先抵抗一番。

    虽然此时已没必要对凉州军放水,因为据赵虞估测到时候凉州军肯定占据兵力上的优势,迟早能够攻破邯郸,但他颍川军的将士仍就会出现伤亡,这却是不争的事实。

    还有虎贲军……

    “呋——”

    微微吐了口气,赵虞换了个姿势,双手枕在脑后躺坐在椅子上,眼眸中闪过几丝复杂之色。

    『这是最后一回了……』

    他心下暗暗想道。

    而与此同时在邯郸那边,凉州军大将闫易终在子时前后,率两万此前驻扎于邺城一带的凉州军抵达了邯郸。

    随着闫易军的抵达,此时杨雄一方的兵力,已达到了整整三万五千人左右。

    而邯郸一边,则有两万五千兵力,其中褚燕麾下的颍川军占一万,虎贲军占一万五千左右。

    一般而言,凭借着城墙的助力,仅一万兵力的差距,邯郸未必守不住,但遗憾的是,虎贲军大多是没有打过仗的士卒,尽管亦是训练有素,但依旧远远称不上精锐。

    这场夜间的攻城战,从一开始虎贲军就落入了下风,好在此时正值深夜,杨雄、闫易几人麾下的凉州军也未能发挥出全部的实力,否则就算有褚燕率领的一万颍川军救场,邯郸恐怕也经陷落了。

    而问题是,再过几个时辰便日出了,到时候怎么办?

    “一日之内,一日之内必须攻下邯郸!”

    在一次暂退之后,杨雄向全军下达了死令。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热门小说: 〔神医豪婿林漠许半〕〔误入歧途苏玥〕〔偷香(杨羽)〕〔超神学院:开局穿〕〔国啤(秦东)〕〔贞观三百年〕〔斗罗之双枪绝世〕〔玉如墨谢怀瑾彭今〕〔献祭之主〕〔大隋说书人〕〔主宰江山〕〔都市修罗〕〔在火星造神话的我〕〔我把穿越门上交了〕〔罪军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