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刚更新: 〔迷踪谍影〕〔我的极品娇妻〕〔暧昧高手〕〔霍司爵温翔翔〕〔辞天骄〕〔神奇植物在哪里?〕〔开局遇险:险遭破〕〔我的靠山好几座〕〔极品狂少〕〔海贼:从拯救罗宾〕〔官路红人〕〔月老就是可以为所〕〔精灵乐园,大有问〕〔龙君苏醒在星际〕〔真有钱了怎么办〕〔末日崛起〕〔从虚王到太初之光〕〔天师下山:我有六〕〔雪夜少年游〕〔毒手医妃王爷被休
冰瞬      小说目录      搜索
赵氏虎子 第772章:夜
    www..,最快更新赵氏虎子 !

    『ps:嗯,是下个月,说错了。』

    ————以下正文————

    次日,凉州军再次攻打邯郸。

    此时明显就能看出虎贲军与凉州军的差距:在经过了昨日的鏖战后,凉州军士气如故,但虎贲军的士气却有明显的滑落,且有相当一部分虎贲军士卒的表现还不如昨日。

    原因很简单,因为虎贲军的士卒已通过昨日的己方伤亡人数‘认识’到了恐惧,害怕自己也会战死,殊不知越是这样胡思乱想,就越不可能活下来。

    仅仅只是守了三拨攻势,城墙上的虎贲军就已有些崩溃的迹象。

    要知道,此刻尚且只是巳时前后,距离黄昏还有整整大半日呢。

    见此,虎贲中郎潘袤、金勋等人亲自上阵鼓舞士卒,又许以财帛,总算是稍稍挽回了一些士气。

    但即便如此,虎贲军依旧守地十分艰难。

    最后,还是褚燕派了两千名颍川军至南城墙,才这才暂时稳定了南城墙的战况。

    或许就像潘袤预测的那样,虎贲军能守住今日,就已经是尽全力了。

    但不管怎么样,邯郸总算是又守了一日。

    黄昏前后,凉州军再一次怀着不甘的心情撤退,而凉侯世子杨雄的心情更是恶劣。

    毕竟当初他可是想要在一日之内攻陷邯郸的,可结果,足足攻打了两日,他这边三万五千兵力,愣是没攻下邯郸。

    可能是担心兄长再次训斥军中大将,其弟杨暐劝兄长说道:“虽今日未能攻入邯郸,但不难看出,城内的虎贲军已逐渐抵挡不住我军的攻势……”

    “唔。”杨雄应了一声。

    这一点他倒是也看得出来,毕竟虎贲军今日的表现,对比昨日可是逊色多了,给人一种束手束脚的感觉——他当然明白这是怎么回事,无非就是这支此前从未打过仗的军队,一下子承受了太大的伤亡,导致军卒兵将心中恐惧,无法发挥出应有的实力罢了。

    他有些不甘地说道:“若今日努力一些,未必不能攻入城内。”

    听到这话,杨暐笑着宽慰道:“最多也就是晚五、六个时辰而已,依小弟之见,将士们今日已经足够卖力了,兄长何必苛求?”

    说着,他转头看向邯郸方向,口中话锋一转又说道:“相比于攻入邯郸,其实小弟更在意城内是否会靠突围……多半会考虑突围吧?”

    “唔?”

    杨雄闻言目光一凛。

    的确,这场仗打到此时此刻,任谁都看得出来虎贲军坚持不了多久了,虽说城内尚有颍川军,且颍川军的伤亡并不大,但说到底颍川军总共不过一万人,哪怕死守邯郸,撑死了也不过再守两日罢了。

    在这种情况下,城内的天子、太子、与朝中官员,是否会提前考虑突围之事呢?

    或者说,这应该是必然的吧?

    倘若城内的天子、太子与朝中官员皆落入了他凉州军手中,那可就一锤定音了呢……

    不,还有陈太师与陈门五虎——这父子几人不除,就始终是心腹大患。

    不过眼下他却顾不上陈太师与邹赞、薛敖等人,他甚至连被目前被困在阳平城的周虎也顾不上,毕竟当务之急是助他外甥三皇子李虔夺位。

    至于对付周虎、陈太师,还有邹赞、薛敖等人,那是之后的事了。

    想到这里,杨雄立刻派人传令马承、闫易、程昂等将,命他们入夜后加紧巡防,防止邯郸趁夜色突围。

    而与此同时,虎贲中郎潘袤也已来到了皇宫,再次请见晋天子,恳请天子准许突围之事。

    其实关于突围的事,昨日晋天子就已经准许了,但他说的是让颍川军、虎贲军保着太子李禥、祥瑞公主以及朝中官员及其家眷一同突围,而他却打算留在邯郸。

    或许有人会说,这晋天子不是最怕死么?怎么会有如此胆魄决定留在邯郸?

    因为天子知道杨雄与三皇子李虔不敢杀他,最多就是将他软禁起来罢了——三皇子李虔既然要继承皇位,又岂敢背负弑君弑父的罪名?

    再者,晋天子此刻的身体状况,也不适合参与突围这种危险的事,毕竟战场上刀剑无眼,他堂堂晋国天子倘若在突围时被流矢射死,那就太冤枉了。

    反正杨雄与李虔也不敢杀他,最多将他软禁起来,他又何必冒那个风险突围呢?

    就当是在宫内歇养一段时间好了——最多歇养两、三个月,陈太师与陈门五虎必定会率麾下精锐杀回邯郸。

    介时他再收拾那几个杨氏小儿就是了。

    ……还有凉侯杨秋那个老匹夫!

    晋天子早就瞧凉州杨氏不顺眼了,恨不得派陈太师出兵征讨,只可惜此事却遭陈太师驳回。

    原因是当时凉州杨氏非但没有犯下什么大过,甚至还有讨平羌族的功劳,与凉州杨秋惺惺相惜的陈太师,自然反对毫无名目地征讨凉州杨氏,哪怕陈太师也知道晋天子素来厌恶后者。

    可现如今,凉侯杨秋的几个儿子却犯下了谋反作乱的大罪。

    晋天子思忖着,等到邯郸这边了结后,他就立刻派陈太师去征讨凉州杨氏——在凉州杨氏犯下谋反重罪的情况下,想来陈太师也不会再反对,最多就是称病。

    称病也无妨,不还有邹赞、薛敖、周虎几人么?

    介时晋天子任邹赞为主帅,周虎为副帅,薛敖为先锋上将,凉州杨氏如何抵抗三位陈门五虎?

    不得不说,别看眼下邯郸岌岌可危,但晋天子非但不慌,反而觉得今日之事乃是凉州杨氏的取祸之道。

    相比之下,迟迟没有出面的‘小虎’,才让他感到心惊。

    当晚离开皇宫后,潘袤直奔西城门,与褚燕商议此事。

    在听完潘袤的来意后,褚燕惊讶问道:“叫我颍川军护送太子与公主突围?这是陛下的意思么?”

    “是。”潘袤点点头道:“一旦破城,处境最危险的反而是太子殿下,杨雄既要扶立三皇子,就绝无可能留太子性命。”

    “……”褚燕闻言沉默不语。

    突围这件事不必多说,其实他早已经做好了突围的准备,甚至于,他已派人将邹赞的夫人请到了太师府,假称与王谡的夫人徐氏作伴,实际则是准备在事急时带着那两位夫人突围,包括陈太师府上的家仆,褚燕也决定能带出去多少就带出去多少——就凭他们大首领与陈太师、陈门五虎的关系,他就不会对那些人的安危视而不见。

    祥瑞公主当然也是。

    问题是……

    祥瑞公主可是恨不得太子李禥去死啊……

    想到这里,褚燕不禁有些头疼。

    不过最终,他还是硬着头皮应了下来,毕竟他需要一个名正言顺的理由率军突围,再耽搁下去,即便他麾下近万颍川军实力不俗,也抵挡不住人数超过他们的凉州军。

    应下之余,褚燕问潘袤道:“只有太子随军突围么?朝中的大臣们呢?”

    潘袤摇摇头说道:“陛下不肯离开,朝中的大臣们亦决定留在邯郸……”

    褚燕愣了愣,旋即脸上露出几许古怪的表情。

    仔细想想也对,在晋天子不肯离开邯郸的情况下,那些朝中大臣又岂敢独自离开?此时离开独自逃生,这岂不就是不忠么?就算天子不会因此产生什么想法,恐怕离开的朝臣们日后也无颜面面对同僚——那还不如冒险留下来呢,反正杨雄与三皇子李虔也不至于非要对他们不利。

    此次杨雄与三皇子李虔唯一有可能痛下杀手的,或许也就只有太子李禥与皇长孙李欣父子罢了。

    哦,还有一个金勋——至少程昂肯定饶不了金勋这个杀害他家小的仇人。

    “那么……潘兄呢?”褚燕犹豫问道。

    潘袤闻言勉强挤出几分笑容,笑着说道:“潘某会率虎贲军,尽可能地协助颍川军突围……”

    “我不是这个意思……”褚燕欲言又止。

    见此,潘袤仿佛是看穿了褚燕的心思,轻笑着说道:“褚兄弟不必为我担忧,潘某只是履行职责,倘若杨雄或三皇子定要杀我……那就杀吧,大丈夫何惧一死?”

    看着态度豁达的潘袤,褚燕几番欲言又止,最终是打消劝说潘袤与他们一同突围的念头,因为他知道,潘袤不会答应的。

    突围之事,事不宜迟,待商议完毕后,二人立刻开始行动,潘袤自去召集虎贲军,准备协助颍川军突围,而褚燕则亲自前往皇宫,接走了祥瑞公主与尹儿主仆二人。

    当得知晋天子不肯随颍川军突围时,祥瑞公主自是着急,亲自前往劝说晋天子,然而晋天子却对她说道:“即便朕留下邯郸,亦是安全地很,反倒是祥瑞你……突围途中险阻重重,你千万要小心。”

    说实话,天子其实是想让公主留下来的,毕竟在他看来,他三子李虔也没必要杀害祥瑞这个侄女。

    但仔细想想,天子最终还是决定让祥瑞公主跟着颍川军突围,毕竟这丫头留在邯郸,一旦周虎脱困,率河北军队回援助邯郸,介时这丫头必然会成为杨雄、李虔用来要挟周虎的把柄。

    晋天子还想趁这次机会将凉州杨氏连根拔起呢,当然要避免这种事发生。

    见几次劝说晋天子皆不从,祥瑞公主不舍地说道:“陛下爷爷,那您要保重啊,待祥瑞找到周虎,一定会回来救您的……”

    “好。”晋天子笑着点点头。

    当晚亥时前后,邯郸东城门缓缓敞开,旋即,两队人马从城内悄悄出城,一支是褚燕率领的颍川军,另一支则是潘袤、金勋几名虎贲中郎率领的虎贲军。

    遗憾的是,杨雄、杨暐兄弟早就猜到邯郸会趁夜色突围,又岂会没有防备?

    不夸张地说,颍川军与虎贲军刚出城,便有在邯郸城外巡逻值夜的凉州军士卒发现了这两支晋军的踪迹。

    事实上,杨雄也不知晋天子与朝中官员居然选择留下,除了祥瑞公主,仅只有太子李禥夫妇、皇长孙李欣,以及后者的两个弟弟随同颍川军趁夜突围,误以为晋天子亦在突围的队伍中,他又岂能坐视晋天子突围而去?

    倘若被晋天子走脱,那他们岂非是竹篮打水一场空?

    想到这里,杨雄立刻遣尽麾下军队前往堵截,包括程昂率领的虎贲军。

    于是乎,两方军队在城外展开了一场厮杀。

    期间,褚燕的颍川军护着祥瑞公主主仆,护着邹赞、王谡二人的夫人以及陈太师府上的家仆,一边抵抗凉州军一边撤退。

    鉴于褚燕麾下颍川军这两日几乎没怎么参战,编制相对完整,人数也最多,自然而然,此刻也成为了凉州军的重点进攻目标。

    这严重拖延了颍川军的突围速度。

    见此,太子李禥身边有心腹建议道:“太子殿下,趁着颍川军吸引了叛军注意,我等何不先行突围?”

    “抛下颍川军?”太子李禥微微皱了皱眉,显得有些犹豫。

    要知道,他是准备是投奔左将军周虎的——倘若那周虎不幸已死,那他便逃往山东、东海,投奔陈太师与陈门五虎。

    只要有陈太师与陈门五虎支持他,他便有东山再起的机会。

    倘若他此刻为了自己逃命抛下颍川军的事日后被陈太师与邹赞、薛敖几人所知,那……

    眼见太子李禥露出犹豫之色,左右急声说道:“太子殿下何以迷惘?纵使褚燕、祥瑞公主,或邹中郎将与王后将军的两位夫人被凉州军所擒,杨雄与三皇子也未必会加害他们,但对于太子殿下,则未必!”

    太子李禥闻言心中一惊。

    他忽然意识到自己这两名心腹说得对:他三弟李虔不见得会杀其他人,但未必会放过他,作为太子储君,只要他李禥还活着,对他李虔就是一个威胁。

    正因为如此,他父皇才会选择留在邯郸,而命他随同颍川军突围。

    想到这里,太子李禥不再犹豫,当即派人知会虎贲中郎金勋,叫后者率麾下虎贲军保护他前行突围。

    收到太子李禥的命令,虎贲中郎金勋毫不犹豫地就抛下了颍川军,保护着太子李禥夫妇并几位皇孙向东北方向迂回突围。

    他倒也不是不顾颍川军的死活,只不过,他昨日在城墙上杀了程昂的家小,倘若不尽快突围,一旦程昂率领其麾下虎贲军发现他的踪迹,必然会死咬着他不放。

    事实证明金勋的判断是正确的,他昔日的同僚、前虎贲中郎程昂此刻也在率军阻击。

    本来程昂是负责阻击颍川军的,然而,他却忽然听到了部下的禀报:“中郎,有士卒发现金勋的踪迹!”

    “在哪?!”程昂面色铁青地质问道。

    仇人见面,分外眼红,此刻的他哪里还顾得上阻击颍川军,他满脑子想的都是杀死金勋,为他的家小报仇雪恨。

    “金勋,哪里走!纳命来!”

    口中大吼着,程昂舍弃了阻击颍川军,带着麾下虎贲军追击金勋军而去。

    于是颍川军的将士们莫名其妙地就发现,阻击他们的敌军竟不见了。

    还有这等好事?

    于是褚燕立刻下令全军突围。

    突围途中他忽然惊觉:“太子呢?”

    被他询问的颍川军将士纷纷表示没有发现。

    也难怪,此次突围,他颍川军最起码承担了凉州军六七成的压力,哪有闲工夫关注太子李禥的去留?

    『莫非太子跟着金勋军先行突围了?』

    眼瞅着程昂一路追击而去的方向,褚燕的脸上露出几许古怪之色。

    他也听说了,昨日金勋在防守东城墙时,曾当众处死了其昔日同僚、前虎贲中郎程昂的家小,是故此刻那程昂抛下他颍川军,发了疯似的追击金勋军而去。

    “老大,要派人去救援么?”褚燕身边有心腹护卫问道。

    褚燕神色阴晴不定地看了看四周,咬牙说道:“不!撤!”

    他可不会为了太子李禥等人,害他麾下军队陷入险境,甚至于让祥瑞公主、邹夫人、徐夫人几人陷入危险。

    要怪,就怪太子李禥为了逃命,抛下他颍川军,选择了金勋军一同突围。

    想到这里,褚燕不再迟疑,一边下令麾下千人将开道,而他则亲自留下断后,阻挡一波又一波袭来的凉州军。

    而另一边,为了报仇而陷入疯狂的程昂,终于带人追上了金勋军,连带着太子李禥等人也遭了秧,被为之赶来的凉州军团团包围。

    “金勋!纳命来!”

    随着一声暴喝,程昂疯狂地杀向金勋。

    此时金勋恐惧被凉州军追上,哪敢与程昂纠缠,分心之余,被程昂所杀。

    消息传到杨雄耳中,杨雄气地大骂,骂程昂为报私仇,居然放走了颍川军……

    而就在他怒火攻心之际,忽然有有士卒来报:“在金勋麾下虎贲军中,抓获太子李禥夫妇并三名皇孙。”

    “唔?”

    饶是杨雄亦不禁有些傻眼。

    太子李禥……竟在金勋军中?

    那颍川军保护的是谁?难道是天子?

    想到这里,他立刻派马承、闫易二将加紧追击颍川军。

    没想到片刻之后,他便得知了消息——据金勋麾下的虎贲降卒所言,晋天子与朝中官员,皆未曾跟随颍川军突围,跟随颍川军突围的,只有祥瑞公主,以及邹赞、王谡二人的夫人。

    得知这个消息,杨雄这才松了口气。

    只要晋天子还在邯郸,那就问题不大,更何况,如今连太子李禥等人都被他们抓获了。

    至于祥瑞公主以及邹赞、王谡二人的夫人……

    “还要追么?”杨暐对此问杨雄道。

    “当然!”杨雄毫不犹豫。

    虽说祥瑞公主与邹赞、王谡二人的夫人,只是三个女流之辈,但这三女却分别是周虎、邹赞、王谡的女人,倘若三女落到他手中,或者能让周虎等人投鼠忌器。

    再者,褚燕的近万颍川军也是一个威胁,万一那褚燕率领着这支军队前往阳平,与那周虎汇兵一处,致使周虎那头猛虎脱了困,那可不得了……

    想到这里,他沉声下令道:“追!即便不能将全歼,亦不可让其逃窜至阳平,叫那周虎借机脱困!”

    “是!”左右当即应命,前往传令去了。

    而与此同时,在阳平城外的凉州军驻地外,赵虞看着熊熊燃烧的驻地,忽然好似心中有感,随意地瞥了一眼邯郸方向。

    忽然有人喊他:“阿虎。”

    赵虞转回头,旋即便看到牛横大步朝他走来,手中还提着一颗血淋淋的头颅。

    他微笑道:“辛苦了,牛大哥。”

    “哈,谈不上。……还以为这厮有多少能耐呢!”牛横嘿嘿一笑,待走近后,随手将那颗头颅丢在赵虞脚下。

    只见那颗头颅在地上咕噜噜转了几圈,最终仰面朝天停了下来。

    观其面容,赫然正是杨勉。

    『有每日在城外挑衅的工夫,早点扎个营不好么?』

    瞥了一眼脚边那颗看似死不瞑目的头颅,赵虞微微摇了摇头。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热门小说: 〔误入歧途苏玥〕〔秦云萧淑妃〕〔幸福人生护士苏钥〕〔无限辉煌图卷〕〔神医豪婿林漠许半〕〔猎谍〕〔我只是外门弟子〕〔龙宸〕〔舒听澜卓禹安叫什〕〔偷香(杨羽)〕〔我什么时候无敌了〕〔超神学院:开局穿〕〔恃宠〕〔玉如墨谢怀瑾彭今〕〔明日星程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