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刚更新: 〔仙河传记〕〔吾妻上将军〕〔请叫我顶流巨星〕〔天命的我是神级反〕〔小祖宗教你们做人〕〔炼狱艺术家〕〔木叶中的体术专家〕〔盖世龙婿〕〔次元入侵现实地球〕〔快穿之反派大佬是〕〔这个世界什么时候〕〔头号战尊〕〔凰不归〕〔天龙:武侠世界的〕〔至尊龙卫楚天露露〕〔猛兽出笼〕〔农家福宝有空间〕〔快穿之男配真甜〕〔万相之王〕〔这游戏也太真实了
冰瞬      小说目录      搜索
赵氏虎子 第773章:勤王之名
    www..,最快更新赵氏虎子 !

    杨雄在阳平留下弟弟杨勉及两万凉州军用以围困赵虞,但赵虞从一开始就不认为这股凉州军能造成什么威胁。

    他之所以没有立刻就采取行动,一是故意放杨雄率军前往邯郸,二则是为了使杨勉掉以轻心。

    这不,见赵虞及麾下的颍川军缩在阳平两日不敢出面,杨勉自以为得意,每日在阳平城外搦战,却不知城内颍川军的火气已经憋到了顶点。

    要知道,曹戊所率的这支颍川军,他们并不承认前几日的战败,不可否认在那一日,韩郡守的过万魏郡军直接被打崩溃,而颍川军也付出了约一千三、四百人的伤亡,但归根到底,造成此事的根本原因在于凉州军的背叛。

    军心可用,那就可以尝试教训一下那杨勉了,反正赵虞估摸着,此时杨雄也应该兵临邯郸城下了,甚至有可能已攻破邯郸。

    于是赵虞果断命曹戊率全军出击,夜袭城外的凉州军,毕竟这两日魏郡守韩湛每日在他面前叨叨邯郸如何如何,赵虞自然也要表现地‘急迫’一些。

    而击溃城外凉州军,击杀杨勉,自然是最佳的表现手段。

    这一晚的夜袭十分顺利,鉴于杨勉麾下的两万凉州军根本没有营寨,出其不意的曹戊顺利率四千余颍川军一举攻入了凉州军驻扎地的腹地,随后又有牛横率百余名精锐士卒组成突袭队,在曹戊军的配合与掩护下径直杀至中军将。

    不得不说,那杨勉倒也有几分勇气,在意识到己方遭到袭击后,他也不逃,依旧坚持在中军帐指挥战事,于是就被牛横的突击队逮了个正着,武力直逼薛敖的牛横,身穿三层甲胄,一手持刀一手持盾冲杀在队伍的前头,恍如一头刀枪不入的猛牛,横冲直撞,带领颍川军将抵御的凉州军杀得节节败退。

    待等牛横一刀斩下了杨勉的首级,这场夜袭基本上也就告一段落了,纵然杨雄给弟弟留下了四千余名凉州骑兵,也未能挽救弟弟的性命。

    等到凉州军大将姜宜率领举有火把的大股骑兵来援时,赵虞以及其麾下颍川军,早已带着杨勉的首级撤回了阳平,留给他们的,只有陷入一片火海的凉州军驻地。

    这……该怎么办?

    待天蒙蒙亮时,姜宜找到了正在收拢败兵的将领乌木察,此时他才震惊地发现,乌木察少了一个胳膊。

    “是那个蛮将……”

    当姜宜问起原因时,乌木察心有余悸地道出了原因。

    原来,昨晚当牛横带着那支突击队在他凉州军中横冲直撞,几乎无人可以阻挡时,自负勇武的他,便亲自出马阻截,没想到却被牛横砍下了一条胳膊,若非周围的凉州军士卒拼死相救,若非牛横当时受赵虞叮嘱、急切想要尽快斩杀杨勉,恐怕乌木察昨晚就已经被牛横所杀。

    在皱着眉头仔细听完乌木察的讲述后,姜宜不禁有些懊恼。

    事实上,杨勉这几日不立营,且每日带人到阳平城外挑衅,其实也并非全然是狂妄,而是想激城内的晋军夜晚偷袭他们,好来个以逸待劳。

    只是杨勉没想到,颍川军的夜袭竟然那样迅速,以至于他刚刚收到预警消息,颍川军就已经杀到了军中腹地。

    他更没有想到的是,赵虞为了解决掉他,专门叫牛横组织了一支突袭队,来了一招擒贼先擒王。

    “接下来怎么办?”乌木察表情有些难看地询问姜宜。

    听到这话,姜宜亦有些头疼。

    平心而论,昨晚晋军的夜袭,确实给他们造成了巨大的伤亡,但较真来说,倒也不算特别严重,撑死了不过伤五千人、战死三四千,就算抛开了这八九千人的伤亡,他凉州军还是有一万多步卒与四千余骑兵,对比阳城的晋军依旧保持着兵力上的绝对优势。

    也就是说,虽然杨勉死了,虽然军中伤亡八九千,但他们仍然可以继续围困阳平,只不过,这围困究竟能起到什么作用,那就不得而知了。

    毕竟昨晚的夜袭,对凉州军的士气造成了极其严重的打击——他两万余凉州军,竟被区区数千颍川军偷袭得手,甚至于,颍川军还成功斩首了他们的主将,凉州杨氏的三公子杨勉。

    一次夜袭就对他们造成如此巨大的伤亡,那么第二次呢?第三次呢?

    “先派人将这件事禀告世子吧。”

    思忖良久后,姜宜无奈地说道。

    而与此同时,在邯郸那边,杨雄亦下令展开了对邯郸第三日的进攻。

    此时尚不知弟弟杨勉已战死的他,今日的心情十分不错,因为他们昨晚已经抓住了太子李禥夫妇并三名皇孙,唯一美中不足的是,那褚燕终是率领颍川军突围而去,在他凉州军的追击下逃往了馆陶方向。

    据战后粗略统计,颍川军留下了将近一千五百具尸体,但他凉州军的损失也不小,伤三千余、亡千余的数字,几乎与颍川军拉平。

    这让杨雄十分不悦,毕竟昨晚的交锋,颍川军可是突围的一方,他凉州军才是伏击的一方,没想到双方在伤亡上却打了一个平手,这说明什么?

    这说明颍川军的战斗力甚至还在凉州军之上。

    对此,杨暐不禁感慨道:“众传颍川军久经阵仗,今日一见,名不虚传。”

    然而杨雄却不想承认这一点,他冷哼一声道:“不过是我军吃了兵器甲胄方面的亏罢了……”

    他这么说,其实倒也有点道理,毕竟凉州军那注重轻便的甲胄,确实不怎么适合中原战场。

    辰时二刻,杨雄率凉州军再次出现在邯郸城外,派人向邯郸喊话,要求邯郸立刻打开城门。

    得知消息后,虎贲中郎潘袤率仅有的虎贲军坚守于城墙,严词拒绝了杨雄的无礼要求。

    对此,杨雄也不气恼,反而哈哈大笑。

    他笑谓左右道:“颍川军已突围而去,那潘袤尚要做困兽之斗?”

    左右皆大笑。

    “攻城!”

    随着杨雄带着笑容的一声令下,凉州军开始攻城。

    对比前两日,邯郸城上的虎贲军,无论士气、斗志还是体力,皆已竭尽,如何挡得住凉州军的进攻?

    仅仅守了半个时辰不到,邯郸南城墙便宣告失守。

    无可奈何的潘袤,唯有率领仅存的虎贲军退守皇宫,试图守住虎贲军以及天子最后的颜面。

    随着邯郸城门轰然一声被打开,凉州军如潮水般涌入城内。

    此时城内的百姓已得知究竟发生了什么事,纷纷躲在家中,只敢用惊恐的目光偷偷张望进城的凉州军。

    好在杨雄、杨暐二人已约束过麾下将士,凉州军倒也没干什么抢掠、滥杀的恶行,毕竟就像赵虞所预测的那样,杨雄、杨暐二人此番的目的,是为了扶立他们的外甥、三皇子李虔,说白了,他们自诩是‘正义之师’,当然不可能干抢掠、滥杀的事来败坏他凉州军的名声,败坏他们父亲凉侯杨秋的名声。

    甚至于,杨暐还专门派人安抚民心,自称他凉州军是‘清君侧、扶贤主’的正义之师。

    虽说邯郸城内的百姓也是将信将疑,但既然凉州军并未对他们不利,他们自然也不会主动招惹凉州军,于是城内百姓便按照凉州军兵将的指示,老老实实留在家中。

    仅一个时辰,凉州军便占据了邯郸城内各个区域的官府、库仓,最终汇军王宫之外。

    既然是为‘清君侧’而来的正义之事,那自然就不能强攻王宫了。

    于是杨雄亲自来到宫门外,高声朝宫内喊话:“臣杨雄闻朝中有恶臣当道,蔽塞圣听,故而前来匡扶社稷……”

    他这番话,听得守在宫门处的虎贲中郎潘袤冷笑连连。

    朝中恶臣当道?

    你确切你说的不是你自己么?

    但冷笑归冷笑,潘袤却无权就眼下的局面擅做主张,哪怕是开口嘲讽杨雄亦不被允许。

    因为当务之急是保住天子与朝廷的颜面,既然杨雄没有直接攻打王宫,那宫内就只能默许杨雄那所谓的‘正义之师’,否则一旦杨雄下令攻入宫内,那晋王室的颜面就彻底丢尽了。

    不多时,凉州军进城的消息便传到了晋天子的卧榻前,晋天子平静地说道:“叫三皇子出面。”

    此前,在凉州军兵临城下时,太子李禥准备拿三皇子李虔威胁杨雄撤兵,晋天子派御史张维带人前去阻止,随后太子李禥与三皇子李虔便双双被软禁在宫内。

    一直到昨晚,天子才命颍川军护送太子李禥突围,而三皇子李虔则依旧被软禁着,直到此时此刻。

    待听到天子的吩咐后,有殿内的宦官迟疑地问道:“陛下,可要让三皇子先来大兴殿?”

    晋天子沉默了片刻,旋即平静说道:“不必。”

    听到这话,留在殿内的诸朝臣,包括太师王婴、御史张维,皆神色微变,旋即若有所思。

    而此时,晋天子则又说道:“传令潘袤,告诉他,朕已全权授命三皇子出面交涉,叫他……听从三皇子指示。”

    “是!”

    不久之后,便有一名大太监带着一干宫卫来到了软禁三皇子的殿阁,曾经也是三皇子李虔年幼时居住过的殿阁。

    只见那名大太监恭敬地对三皇子李虔说道:“三殿下,凉侯世子杨雄的凉州军已杀……进入城内,此刻已在王宫外,他自称是为‘清君侧’而来,陛下授命三殿下出面交涉,莫要引发更大的动乱。”

    其实见自己得到释放,三皇子李虔就已经猜到了大致,闻言微微一笑,笑着说道:“我明白。……杨雄乃我舅舅,我深知他为人,虽然他此番之举有欠考虑,但我相信他是一心为了我大晋。忠义之臣,又岂会引发什么动乱呢?”

    “呵、呵……”那名大太监脸上露出几许尴尬且不失礼仪的笑容,连连点头附和三皇子李虔的话:“三殿下所言极是,是老奴失言了。”

    “童公公言重了。”李虔笑着挥了挥手,旋即又问道:“对了,我可要先去见父皇?”

    那姓童的大太监犹豫了一下,低头说道:“那倒不必,陛下希望三殿下立刻前往宫门处……”

    “哦……”

    三皇子李虔闻言面色微微一变,但很快就恢复如常,点点头道:“好,那事不宜迟,我先去宫门处。”

    片刻之后,三皇子李虔便来到了宫门处,亲自出面喊话杨雄。

    见外甥李虔亲自出面,杨雄也就彻底打消了强攻王宫的念头。

    随后,三皇子李虔走出王宫,当众嘉奖了杨雄,肯定了后者‘护驾’的行为,期间,他命守在宫内的虎贲军放弃抵抗。

    潘袤无奈,唯有下令麾下残存的虎贲军丢下兵器,向凉州军投降,而凉州军也顺势接管了宫门。

    在凉州军接管宫门的期间,三皇子李虔拉着杨雄、杨暐两位舅舅私下谈论了一番。

    说实话,对于两位舅舅这么快就攻破邯郸,三皇子李虔心中也十分惊讶。

    他问杨雄道:“舅舅,前几日城内传闻,舅舅你杀了那周虎,当真?”

    在亲外甥面前,杨雄自然不会再隐瞒,只见他看了看左右,低声说道:“只是我诈称而已。……那日我偷袭了周虎,没想到韩湛却拼死护着那周虎逃至阳平,不得已,我叫你三舅率两万军队、四千余骑兵,将那周虎困在阳平……”

    听到这话,李虔微微色变:“那周虎还活着?那……”

    仿佛是猜到了李虔的心思,年纪其实比前者还小的五舅杨暐打断说道:“当务之急,是尽快解决皇位之事,至于那周虎,日后再说。”

    见李虔微微点头,杨暐又说道:“对了,昨晚我等已抓到了太子李禥众人……”

    李虔闻言精神一振,旋即又有些后怕。

    毕竟万一昨晚被太子李禥走脱,逃到了山东、东海那边,投奔了陈太师,那可就大大不妙了,陈门五虎虽然死了两人,但剩下的邹赞、薛敖、周虎又岂是善与之辈?哪怕是稍显稚嫩的后将军王谡,也不是那么容易对付的。

    好在上天站在他这边,眼下他父皇、他皇兄,全部落到了他手中。

    只不过……

    『父皇竟然暗中派军队护送太子突围……』

    想到这里,李虔便有些不安,他感觉,他父皇终究还是偏袒他皇兄多一些。

    不悦之余,他低声对杨雄、杨暐两位舅舅说道:“……方才,父皇派人解除对我的软禁,命我出面与两位舅舅交涉,我问来者,是否要先见父皇,那人却说不必……”

    听到这话,杨雄与杨暐对视一眼,均猜到了此事背后的深意。

    按理来说,晋天子叫三皇子李虔出面与他们交涉,理当提前嘱咐两句,然而晋天子却没有那么说,这岂非意味着,天子认为他们父子之间已经没什么话好说了?

    想到这里,杨雄冷哼一声,对三皇子李虔说道:“这样也好,也省得抹不开情面。……历朝历代,王家之事,本就没什么情面可讲。”

    不得不说,不但晋天子看不惯凉州杨氏,其实凉侯杨秋、杨雄父子也素来厌恶晋天子,只不过以往双方之间有杨妃与陈太师调节矛盾,这才没有引发什么重大的冲突,但这并不表示双方已经和解。

    就像晋天子前几日还在思忖借这件事将杨氏连根拔地,杨雄此刻也在借机报复晋天子,试图挑唆他外甥李虔用强硬的方式直接夺位,顺便将那皇帝老儿软禁在宫中。

    “总之,先是见陛下吧。”杨暐微笑的一句话,打断了杨雄与李虔的对话。

    于是,李虔便带着杨雄、杨暐两位舅舅,在一干凉州军的随同下,进宫面圣。

    待等一行人来到大兴殿外时,已有值岗的宫卫奔入殿内,向晋天子禀告:“三皇子携杨雄、杨暐二人,已至殿外。”

    晋天子轻唔一声,还未开口,就见太师王婴带着谄笑说道:“陛下,不如由老臣出殿探探究竟……”

    听到这话,晋天子睁开眼睛瞥了一眼王太师,不置与否。

    而御史张维则冷笑嘲讽道:“王太师莫不是心急要去献媚示好?”

    王婴顿时大怒:“张御史莫要血口喷人,诬陷老夫!……老夫岂是那样的人?”

    他的话,反令殿内几名正直的朝中官员冷笑不已。

    在他们看来,杨雄与三皇子李虔的心思,昭然若揭,还需要试探什么?这王婴、王太师借口出殿试探,不过是急着向李虔、向杨雄等人示好罢了。

    此刻这王婴恼羞成怒,也不过是被张御史揭穿了而已。

    最终,还是晋天子开口制止了双方的争吵:“好了,莫要吵了。……王卿,你就代朕出殿探探究竟吧。”

    “老臣遵命。”王婴躬身而退,快步走出了殿外。

    其实就像张御史所猜测的那样,这位王太师就是急着去向李虔、杨雄等人示好的。

    毕竟那杨雄可是打着‘清君侧’的旗号打入邯郸的,清君侧‘清’的是谁,可不就是天子身边的奸妄之臣么?

    那么问题就来了,纵观朝中,谁最符合奸臣的形象呢?——那杨雄总要‘指认’一个奸臣来证明自己的‘正义’吧?

    指证谁呢?

    陈太师?这肯定不行,把陈太师诬为奸臣,整个天下都不会认同的。

    而抛开陈太师,可不就他王婴以往在朝中影响力最大么?

    王太师可不想自己被当做‘凉州军攻入邯郸’的正当理由,因此哪怕此举会引起天子的不快,引起张维等朝臣的嘲讽,他也得抢先向三皇子李虔、向杨雄等人示好,免得被当成替罪羊。

    不得不说,此举也出乎了李虔与杨雄的意料。

    就像王太师所猜测的那样,鉴于陈太师实在黑不动,来时李虔与杨雄就打算拿王太师开刀,将其指定为‘乱臣之首’,然后以这个名义,名正言顺收拾掉一帮不听话的朝臣,将三皇子李虔扶上皇位。

    没想到,王婴这老家伙还真灵敏,嗅到情况不对,居然抢先一步向他们示好,此举让李虔、杨雄又忽然觉得,似乎留着这王婴也不坏,至少有些事让这位王太师开口,要比他们开口合适地多。

    那么问题就来了,假如接纳了这位王太师,那找谁来顶替‘乱臣之首’呢?

    思前想后,杨雄终于做出了决定:“那就……周虎吧!”

    他已经想好了,既然黑不动陈太师,也黑不动邹赞、薛敖、章靖这些陈门五虎,那就黑那个周虎!

    反正双方迟早要再次兵戎相见,而且这一日不会太远。

    说实话,杨雄这判断倒也没错,毕竟赵虞确实已经在部署反攻了,一旦确认凉州军已按他意愿行事,赵虞便将立刻起兵,以勤王的名义反攻邯郸。

    介时,两支勤王之军,必有一场恶战。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热门小说: 〔偷香(杨羽)〕〔奇怪的先生们〕〔秦云萧淑妃〕〔误入歧途苏玥〕〔开局六女仆〕〔舒听澜卓禹安叫什〕〔我成了初代五番队〕〔幸福人生护士苏钥〕〔陆见深南溪免费阅〕〔猎谍〕〔我只是外门弟子〕〔恃宠〕〔无限辉煌图卷〕〔她真的不好哄〕〔我家老婆实在太会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