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刚更新: 〔万夜之主〕〔炮灰女配和奸臣HE〕〔我,元芳?〕〔对话古今:我打造〕〔精灵之火箭队开局〕〔旧日之书〕〔我绑定了悦来客栈〕〔这本书和游戏王有〕〔春回大明朝〕〔狩猎好莱坞〕〔超级学霸:从低调〕〔人在斗罗,兼职修〕〔我在八零追糙汉〕〔机甲与刀〕〔神豪从系统宕机开〕〔都市妖孽狂婿〕〔带个地道系统打鬼〕〔逍遥小渔夫〕〔我靠装逼,当隐世〕〔重返1987当首富
冰瞬      小说目录      搜索
赵氏虎子 第787章:谋虎(四)
    www..,最快更新赵氏虎子 !

    “快快快!动作快!”

    “快撤、快撤,全军向东撤离!”

    “晋军、晋军杀过来了!”

    “是薛敖!”

    “骑兵!骑兵!”

    开阳城内,一片混乱,为了掩护大部队撤离,一部分江东士卒主动或被动留下断后,以牺牲的代价暂时挡住了太原骑兵的追击。

    见此,骑将钟辽派人向薛敖禀告道:“城内街巷狭隘,又兼敌断后之卒扼守要道,骑兵施展不开,难以追击……”

    得知这个消息,薛敖喝道:“向我禀报赵伯虎的下落!”

    很快就有骑兵前来禀报:“启禀将军,有士卒看到赵伯虎朝东城门去了。”

    『撤地如此果断么?』

    薛敖眼眸中闪过几丝惊讶,而这份惊讶很快就被暗喜所取代。

    毕竟相比较在城内作战,城外作战才能发挥出他太原骑兵真正的实力。

    想到这里,薛敖毫不犹豫地下令,命令魏璝、董典、钟辽三将率领骑兵从南城门原路返回,到城外迂回追击试图突围的江东军。

    下完命令之后,他招招手叫来侄子邹适,叮嘱他道:“去跟你爹汇合,告诉我,我先追击赵伯虎而去,叫他尽快跟上!”

    “是!”邹适抱了抱拳,转身离开。

    仅半柱香工夫,薛敖便回到了的南城门外。

    而此时,不止是魏璝、董典、钟辽三将已率骑兵在城外的空地上摆出了攻击的阵势,就连邹赞,亦派遣了一支太师军从东城门外绕了过来,显然就是为了截击江东军,防止江东军向南突围。

    不过出乎意料的是,江东军很果断地朝东突围了。

    “将军。”

    在远远看到薛敖后,魏璝立刻策马前来,抱拳说道:“将士们已准备就绪,不知将军还有何指示?”

    只见薛敖盯着前方正在迅速撤离的江东军,沉声说道:“告知全军弟兄,给我盯死了那赵伯虎,今日仅那赵伯虎一人,无论他逃到天涯海角,也要将其除掉!”

    说到最后时,他猛地一攥空拳,明明掌内空无一物,却发出砰地一声脆响。

    “遵命!”

    魏璝抱了抱拳,待拨转马头,大声喊道:“将军有令,弟兄们务必盯死了那赵伯虎的行踪,绝不能叫他走脱!……钟辽,你配合我发动攻击,董典,你在旁策应,盯紧那赵伯虎的去向!”

    “是!”

    “进攻!”

    “喔喔!”

    在一番命令之后,魏璝率领约三千骑兵朝正在撤退的江东军发起了突击,仅剩下董典率领的千余骑兵,则缓缓骑行于这片战场的外围,死死盯着赵伯虎所在的位置。

    “不妙啊……”

    此时在撤离的江东军队伍中,楚骁皱着眉头看着远处的太原骑兵。

    眼见太原骑兵预留了约四分之一的骑兵,他便隐约猜到了对方的目的。

    在他身旁,赵伯虎亦盯着远处的骑兵,一言不发。

    『这次,真的大意了……』

    赵伯虎心下惆怅地想道。

    平心而论,其实并不能算是他大意了,事实上他已经足够小心了,在陈太师抛出了开阳这个诱饵时,他忍了近十日这才开始行动。

    只是他没有想到,为了除掉他,对面的晋军竟如此沉得住气,生生在开阳西面的蒙山上藏了十几日,甚至于,当昨日他率军攻打开阳时,这支晋军都没有丝毫异动,眼睁睁看着开阳被他攻下,眼睁睁看着城内的五千余晋军被他击溃。

    怎么说呢,为了让他掉入这个陷阱,陈太师、邹赞、薛敖几人,此番也算是不惜代价了。

    『莫非这就是报应么?』

    赵伯虎忽然想到了章靖。

    还记得去年,他在下邳困杀了章靖,没想到今日,他遇到了与章靖当时一模一样的处境。

    不过……

    『想要我的命,可没那么容易啊!』

    “呋——”长长吐了口气后,赵伯虎很快就振作起来,沉声下令道:“传令程廙,一味逃跑只会被晋军各个击破,叫他尽快聚拢兵力,与我互相掩护。”

    “是!”

    “楚骁!吴泰!”

    “明白!”

    撤出城外的江东军,终归是有近三万之众,就算被太原骑兵抢占先机乱杀了一阵,余下的士卒也有足够的兵力用来抵挡这支骑兵。

    这不,在意识到对面太原骑兵的意图后,赵伯虎一改之前撤离的命令,下令全军在城外的平地上摆出了防御阵型,试图通过趁机重创太原骑兵来扭转局面。

    但很可惜,无论是薛敖还是其副将魏璝,都是极其擅长统帅骑兵的将领,深知骑兵的优势与劣势,当注意到江东军重组阵型后,魏璝立刻就下令停止攻击,带着骑兵杀出了战场,恢复了之前‘观望’的状态,远远看着江东军。

    见此,楚骁暗骂道:“该死的,一个个就这么冷静么?”

    不得不说,他其实更倾向于与远处的太原骑兵来一场混战,毕竟他们一方有近三万人,而太原骑兵目测仅四五千人,如此悬殊的兵力差距,他江东军不是没有与太原骑兵两败俱伤的能力。

    或许有人会说,倘若江东军选择与太原骑兵两败俱伤,那邹赞麾下的两万余太师军又如何抵挡?

    回答是,不抵挡。

    事情到了这种地步,别说楚骁,就连赵伯虎也已经放弃了取胜的希望,因为凭借他们三万江东军,根本不可能击败两万余太师军与四千余太原骑兵,尽管后二者的兵力加在一起还要比他们少。

    因此在楚骁看来,当务之急是让他家少主,让他江东义师的渠帅安然撤退突围,为此他甚至可以牺牲到这边三万江东军。

    而眼下这个局面,想要让赵伯虎突围,就必须重创那些太原骑兵,否则有这些骑兵向太师军步卒传递消息,他家少主几乎不可能安然撤至郯城。

    然而没想到的是,对面太原骑兵亦十分狡猾,一眼就看出了他们试图同归于尽的打算,立刻抽身而退。

    “杀——”

    西面,突然响起了一阵喊杀声,楚骁转头一看,旋即便看到一支太师军绕过城池的一角,朝他们杀了过来。

    为首的晋将,想来他也不会陌生。

    “今日,便是为章靖将军报仇之日!”

    高喊着报仇口号,昔日曾与章靖共同守卫下邳的太师军将领陈玠,双目赤红地带兵杀了过来。

    “嘁!”

    赵伯虎也注意到了正迅速朝他们靠近的陈玠军,一挥手下令道:“撤!叫程廙与我军相互掩护,一同向东撤退!”

    两支军队相互掩护撤离,这原本是防止敌军追击的最佳办法,唯一的缺点只有耗时更久。

    可奈何太师军将领陈玠报仇心切,根本不顾在旁援护的程廙军,带着麾下士卒径直杀到了赵伯虎这一军。

    “嚯!陈玠这是要拼命了么?”

    远远地,太原骑兵将领钟辽目睹这一切,惊讶地说道。

    在不远处的位置,薛敖与魏璝亦目视着前方的混战,小声交流着。

    二人并未立即下令骑兵帮助陈玠军,原因很简单,因为他太原骑兵才是今日困杀那赵伯虎的主角,只要他数千名太原骑兵盯着那赵伯虎,后者自然逃不走;反之,若他太原骑兵伤亡殆尽,致使太师军失去了战场上的耳目,那就难以保证赵伯虎是否会趁机逃脱了。

    考虑到赵伯虎与程廙两军相互掩护的方式根本逃不快,因此薛敖也不着急,等过些时候他兄长邹赞率领太师军主力赶到了,这支江东军必败无疑。

    正如薛敖所想的那样,以两军相互掩护撤离的方式,赵伯虎与程廙这两支江东军根本撤不快,更别说赵伯虎这支还被晋将陈玠死死咬住了尾巴,逼得程廙只能放弃撤离,转而攻击陈玠。

    “放箭!放箭!”

    “杀——”

    远处的战场上,一片混乱,陈玠军独自顶着两支江东军,以区区三千余兵力,扛着此地近三万江东军的攻势。

    如此悬殊的兵力差距,陈玠军自然讨不到好,仅半柱香不到,陈玠军便伤亡过半。

    但这沉重的伤亡并非没有价值,因为在这半柱香的时间里,赵伯虎麾下的江东军被死死拖在原地,仅向东撤离了百余丈而已——而这也是没办法的事,毕竟从旁有数千太原骑兵虎视眈眈,身后又被陈玠军咬住了尾巴,赵伯虎根本不敢撤地太快,生怕撤地太快导致全军提前崩溃,只能一步步地往后挪。

    这种撤退方式,就能撤出多远?

    这不,第二支太师军也很快就杀了过来,带兵将领也同样算是赵伯虎、楚骁等人的老相识了,正是昔日与章靖、陈玠等人一同守卫下邳的将领夏侯鲁。

    远远瞧见陈玠军辛苦咬着江东军的尾巴,夏侯鲁瓮声喊道:“陈玠,我来助你一臂之力!”

    喊罢,他立刻率军上前,与陈玠军汇兵一处。

    看到这一幕,江东军大将程廙大为惊怒。

    惊的是居然这么快就又另一支太师军追了上来,怒的是陈玠、夏侯鲁二将根本不理睬他,只顾着攻击赵伯虎那一支。

    『跑不掉,再这样下去,谁都跑不掉……』

    咬了咬牙,程廙抓过身边一名护卫道:“你立刻带人前往赵渠帅处,请他立即加快撤离,我将为他断后!”

    “将军?!”程廙的左右大为惊慌,显然他们已经意识到程廙准备做什么了。

    没错,值此危难之际,程廙决定牺牲自己麾下全军,为他江东义师的渠帅赵伯虎争取突围的时间。

    他想得很明白,江东义师可以没有他程廙,但绝对不能没有赵伯虎,后者若是不幸战死,那他江东义师必然将重蹈前江东义师败亡的覆辙。

    “快去!”程廙瞪着眼睛喝斥道。

    “是、是!”几名护卫如梦初醒般点点头,立刻转身而去。

    而程廙也没有耽搁,提剑指向陈玠、夏侯鲁二军,厉声喝道:“传令全军,截住这两支晋军!”

    在程廙的命令下,他麾下的江东军士卒停止后撤,反身杀向陈玠、夏侯鲁二军。

    『想给赵伯虎断后?』

    陈玠一眼就看穿了程廙军的意图,冷笑着下令道:“不必理睬侧面的敌军,给我杀向正面的那支敌军!”

    同一时间,夏侯鲁也做出了同样的决定,根本不顾一侧程廙军的威胁,死死咬着赵伯虎军不松口。

    他们已经想到了,今日就算在这里全军覆没,也要拖住那赵伯虎。

    可惜,二将麾下的兵力终归还是不如程廙军多,即便二将拼死想要咬住赵伯虎军的尾巴,但最终还是被程廙军冲散,挡在了二军面前。

    “冲散他们!”

    陈玠双目赤红大吼一声,手持利剑亲自杀上阵前。

    他与夏侯鲁拼命的架势,别说让程廙军心惊,就连在战场一侧旁观的薛敖、魏璝等人,亦是肃然起敬。

    而与此同时,赵伯虎也注意到了身后的变故。

    当看到程廙违背他的命令,率军与陈玠、夏侯鲁二军杀成一团时,赵伯虎便隐约猜到了程廙的打算。

    随后,程廙派来的几名护卫也验证了他的猜测:“渠帅,程将军请渠帅立刻率军撤离!”

    『程廙……』

    赵伯虎神色复杂地看着身后那片战场,面具下的脸上浮现几许苦笑。

    说实话,他很承程廙的情,可问题是,一侧还有数千名太原骑兵虎视眈眈,就算他撇下程廙军,独自率军撤离,又能撤出多远?

    此时的他,仿佛隐约体会到了章靖当日的感受。

    深深吸了口气,赵伯虎沉声下令:“……撤!”

    一声令下,赵伯虎军迅速向东撤离。

    远远瞧见这一幕,魏璝哑然道:“居然撇下部下逃了么?还真是绝情啊……”

    说罢,他转头看向身旁的薛敖,等待后者的指示。

    只见薛敖盯着赵伯虎军撤离的方向,旋即又转头看向正在混战的陈玠、夏侯鲁、程廙三方军队,沉声说道:“你带人跟着赵伯虎,我去助陈玠、夏侯二人一臂之力!”

    说罢,他便带着数百骑杀向了战场,旋即从程廙军的侧翼杀了进去。

    “骑兵!”

    “太原骑兵!”

    “薛敖!”

    眼见薛敖亲自率骑兵杀入己方军中,程廙军的将士们大为惊恐。

    “什么?”

    听到一侧的混乱,程廙下意识转头看去,旋即便看到薛敖一马当先,径直朝他杀来。

    “挡住他!”他急声下令道。

    在程廙的命令下,无数江东军士卒纷纷杀向薛敖。

    “滚开!”

    薛敖大吼一声,生生杀出一条血路,杀到了程廙跟前。

    事到如今,程廙也没了退路,咬咬牙杀向程廙,口中大喊道:“休、休要小瞧了程某!”

    然而仅三个回合,他就被薛敖斩于马下。

    “程将军死了。”

    “程将军死了!”

    程廙一死,他麾下江东军兵将顿时大乱,薛敖趁机与陈玠、夏侯二将合兵一处,大杀一阵,剩下的程廙军顿时崩溃,四散逃亡。

    “不必追了!”

    喝止了想要四下追击的太师军士卒,薛敖大声喊道:“陈玠、夏侯,还活着么?还活着就立刻随我追击赵伯虎!”

    话音刚落,远处就传来了陈玠、夏侯二人的回应:“是!”

    而此时,赵伯虎所率的军队仅撤出八、九里地,在太原骑兵的引导下,薛敖、陈玠、夏侯鲁等人的军队很快就再度追了上来。

    更有甚者,邹赞率领的太师军主力,此时亦追了上来。

    『是时候了!』

    心中暗想着,魏璝率领三千余太原骑兵抢先一步,挡在了赵伯虎军的去路上,在那片平地上摆出了攻击的架势。

    前有太原骑兵,又有邹赞、薛敖、陈玠、夏侯鲁等人的追兵,饶是赵伯虎,此时脸上也有些难看。

    深吸一口气,他下令道:“冲过去!”

    “我去!”

    赵伯虎麾下猛将吴泰拍马而出,率先杀向魏璝率领的骑兵。

    而魏璝亦果断下令:“突击!”

    万余江东军步卒,与三千余太原骑兵,仿佛两股洪流剧烈地撞在一处,在一阵人仰马翻之中,既有不计其数的太原骑兵纷纷落马,继而就被江东军士卒杀死,亦有江东军将士被太原骑兵所杀。

    就像薛敖所言,就像陈玠、夏侯鲁之前所表现的那样,今日为了困杀赵伯虎,他晋军一方亦是不顾伤亡、不惜代价。

    “杀!”

    “杀——”

    在一番混战之后,赵伯虎军撤到了临沭一带的苍山附近。

    相对于开阳来说,临沭这一带已十分偏僻,人烟十分稀少,附近到处都是树林、沼泽。

    凭借着这一带复杂的地形,赵伯虎军且战且退,终究是支撑到了沭水一带。

    但,怕是也到此为止了,因为陈太师、邹赞、薛敖等人率领的太师军主力,也已经赶了上来,将赵伯虎与其麾下仅剩的数千军队,围困在一片树林、沼泽地带。

    而就当邹赞、薛敖等人准备对赵伯虎军发起最后的攻击时,忽然后方传来了暂时停战的命令。

    “谁?是谁下的命令?”

    当一名传令兵前来下令时,薛敖一脸恼怒地抓住了后者的衣襟,吓得后者赶忙解释道:“是、是太师……”

    “什么?老头子?”薛敖一脸不解。

    不错,暂停攻击的命令,还真是陈太师下达的。

    没过多久,陈太师便出现了晋军阵型,朝着已退入那片沼泽的赵伯虎大喊:“赵伯虎!”

    “陈太师?”

    藏身于一棵树后的赵伯虎微微一愣,旋即缓缓走出,眼神狐疑地看着远处跨坐在战马上的陈太师。

    而此时陈太师亦在上下打量赵伯虎。

    忽然,他伸手说道:“赵伯虎,老夫惜你是一员帅才,若你肯归顺朝廷,日后为朝廷效力,老夫可以保你不死……”

    此言一出,无论是赵伯虎,或者邹赞、薛敖,亦或是厮杀至今的两军士卒,皆为之一愣。

    “老头子,你老糊涂了么?!”薛敖满脸愠怒地打断道:“这厮,这厮可是杀了叔仁与季勇啊!!”

    “住口!”陈太师严厉地瞪了薛敖一眼,以父亲的威严生生让薛敖闭上了嘴。

    见此,陈太师这才转头再次看向赵伯虎,沉声问道:“如何?”

    “……”

    赵伯虎皱眉看着陈太师,一言不发。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热门小说: 〔偷香(杨羽)〕〔奇怪的先生们〕〔秦云萧淑妃〕〔误入歧途苏玥〕〔开局六女仆〕〔舒听澜卓禹安叫什〕〔我成了初代五番队〕〔幸福人生护士苏钥〕〔陆见深南溪免费阅〕〔猎谍〕〔我只是外门弟子〕〔恃宠〕〔无限辉煌图卷〕〔她真的不好哄〕〔我家老婆实在太会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