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刚更新: 〔开局娶了伽罗姐〕〔捡漏大师〕〔我的老婆怎么能这〕〔抗日之幽灵〕〔赵浪穿越秦朝〕〔九叔:吾徒有谪仙〕〔全球废土:避难所〕〔开局一群原始人〕〔斗罗之开局签到老〕〔一幡在手天下我有〕〔科技之锤〕〔我就是仙:开局掉〕〔长生可否〕〔白手当家〕〔精灵世界的怪奇训〕〔病娇暴君他有读心〕〔帝师是个坑〕〔都市古墓医仙〕〔他的小同学又撒娇〕〔全球御兽我能看见
冰瞬      小说目录      搜索
赵氏虎子 第796章:义师新帅赵仲虎
    www..,最快更新赵氏虎子 !

    『ps:这章字数比较多,多花了点时间,对等更的书友说句抱歉。』

    ————以下正文————

    冬去春来,转眼便到了来年,即新王二年。

    在陈勖的邀请下,杜谧、甘、孙颙等几位江东义师的大将们,陆陆续续从各自的地盘启程,动身前往下邳,去参加自渠帅赵伯虎殒命后的首次内部会议。

    为了促成这次会议,陈勖付出了自愿放弃争夺渠帅之位的代价。

    正月中旬至正月下旬,陈勖、杜谧、孙颙、甘、程周几人,按距离下邳的路程远近,前后抵达下邳。

    此时除了项宣以外,其他人差不多已全部到了下邳。

    作为下邳郡目前的实际掌控者,王祀也不吝啬,以一副主人的架势,好酒好菜招待诸人。

    他这幅姿态,甘、孙颙二人看了十分心烦。

    原因无他,只因为当初赵伯虎与程廙双双战死时,因陈勖当时驻军在彭郡武原,因此杜谧与王祀趁机‘窃取’了相对完整的江东义师主力,那可是已渐渐增兵至十五万左右的主力。

    这份庞大的军力,甘、孙颙二人在排除陈勖之余,自然也想分一杯羹,然而却遭到了杜谧与王祀二人的联手排挤,出身江东三郡士族的杜谧与王祀二人,凭着对军粮的掌控,先是逼走了甘,随后又逼走了孙颙,迫使甘投奔丹阳郡、孙颙败走广陵郡。

    而后,杜谧与王祀最后大概接近对半的形式,瓜分了这近十五万左右的兵力,甘与孙颙只带走了其中寥寥的兵力,二者加起来恐怕都不到万人。

    正因为如此,甘、孙颙私下早已联合,而杜谧与王祀呢,尽管二人同样都希望成为江东义师的渠帅,但在其余竞争者的威胁下,私下亦保持着默契。

    至于项宣,除了陈勖与程周,恐怕谁都不会欢迎这个外人来搅局。

    正月十六日,王祀以主人的架势设宴款待陈勖、杜谧、甘、孙颙、程周几人。

    于酒席筵间,王祀率先开口说道:“赵帅未曾制定后继者便不幸殒命,实乃我江东义师最大憾事,陈副帅顾念大局,自愿放弃争夺渠帅来促成此次会谈,王某佩服。”

    这话听得陈勖暗暗冷笑。

    若非他以放弃争取渠帅之位为代价,这几人今日岂会相聚在一起?

    而这,也正是陈勖宁可让项宣夺取江东义师渠帅,也不肯让王祀、杜谧、甘三人如愿的原因。

    在他看来,这几人根本就没有大局观,只能为将,不能为帅。

    看看开阳的王谡,人家堂堂陈门五虎之一,不惜冒着被天下人误会为‘惧战’的风险,约束军队、一步也不踏出开阳,人王谡是真的惧战么?

    人是为了降低他江东义师对其的警惕,叫他们为了夺权自相残杀,以便日后坐收渔利。

    陈门五虎中最稚嫩的王谡都有这份眼界,再看看杜谧、王祀、甘这几人在干什么?明明他们‘推翻晋国’的志向还未达成,明明晋国还有陈太师、邹赞、薛敖、周虎、王尚德等擅战之将,可是为了争夺渠帅之职,杜谧、王祀、甘几人竟不惜撕裂他们整个江东义师。

    不过眼下项宣还未到场,陈勖也懒得跟这些人多说什么。

    反正他已经打定主意,定要联合程周一起协助项宣夺得渠帅之位,促使江东义师与长沙义师的融合——倘若这两支义师能够融合,相信他们的声势必然能更上一层楼。

    就在陈勖暗暗思忖之际,就见王祀话锋一转,用略带责怪的语气对陈勖继续说道:“……不过陈副帅也是,我江东义师内部的事,何必把那项宣拉进来?”

    话音刚落,此前与王祀不对付的甘亦笑着说道:“王祀这话,我倒同意。……反正除了那项宣其他人都到了,不如咱们索性撇开他,自行商议推举渠帅之事得了。”

    从旁,与甘暗中联合的孙颙亦点头道:“甘说得对,谁叫那项宣迟迟不到?”

    对坐,杜谧亦微微点了点头。

    对于这几人的态度,陈勖毫不意外,他正色说道:“我等原定相约于正月二十日一同商议推举渠帅之事,今日才正月十六,尚还有四日时间,倘若撇下项帅,岂非失信于人?”

    说着,他转头看向筵席间唯一可以作为他盟友的程周,问道:“程周,你说呢?”

    然而让陈勖有些失望的是,程周露出了犹豫之色:“这个……”

    在陈勖微微色变之际,王祀、杜谧、甘却暗自得意。

    陈勖以为他们私底下没有接触程周么?

    与陈勖不同,程周此前在江东义师中只是负责粮草物资输运的后勤将领,自然不至于遭到王祀、杜谧、甘几人的针对,因此三人早就在私底下接触过过程周了。

    同样的还有早些年落户于吴郡的周家,王祀三人也早就派人去游说过了——说实话,即便是周家,目前在江东三郡的士族中也只是处于中游,但架不住周家身份特殊,只有得到了周家的认可,他们几人夺得渠帅之位才算名正言顺。

    而周家,作为震泽之战的参与者之一,当时的军粮供应者,与王祀、杜谧、甘几人的关系也不坏。

    一方是甘、杜谧、王祀等义师起事时的‘元老’,一方是赵伯虎制定的副帅陈勖,周家目前的掌舵者,周韫、周傅兄弟,对此也很难办,因此便没有参与这次的会议。

    否则以周家在江东义师中的地位,周氏兄弟虽不能左右渠帅人选,但足以造成很大影响。

    眼瞅着王祀等人有意排除项宣提前商议渠帅之位,陈勖暗暗着急。

    而就在这时,忽然有杜谧的部下急匆匆走入宴厅,附耳对杜谧说了几句,只听得杜谧面色顿变。

    “怎么?”王祀狐疑问道。

    只见杜谧皱着眉头瞥了一眼陈勖,语气不明地说道:“我得到消息,项宣麾下的刘德、周忠二将,忽然率五万军队进入了沛郡,目前驻扎在相城;沛郡北部的邹袁,亦率其两万军队驻军于萧县……”

    『萧县?』

    陈勖微微皱了皱眉。

    倒不是因为萧县就在他彭郡隔壁,他担心项宣趁机夺他地盘,他只是担心项宣此举的意图。

    “砰!”

    甘带着愠怒一拍桌案,不快说道:“他项宣这是什么意思?!”

    席中的众人,不约而同地沉下了脸。

    邹袁的两万军队就算了,人家本来就驻军在沛郡的北部,移驻萧县也没什么,可刘德突然率五万长沙军进驻相城,这个威胁成分就太过于浓重了。

    这个举动明摆着就是警告江东义师的众人:假如这次不能让我项宣满意,那咱们就打上一场。

    对此别说王祀、杜谧、甘、孙颙几人感到不满,就连陈勖都有些不高兴,因为项宣这次的态度过于霸道了。

    『为何项宣要这么做?他不怕颍川趁机对其不利么?』

    陈勖心下暗暗担忧。

    他很清楚,在项宣麾下的将领中,郭淮主要防御王尚德,而刘德则负责抵挡颍川郡,此次项宣突然将刘德的军队调到沛郡,在陈勖看来这是非常危险的举动,毕竟颍川郡可是一头猛虎呢!

    倘若得知颍川方向的长沙义师兵力被抽空,难保颍川郡不会趁虚而入。

    为何项宣要冒这样的风险?

    陈勖实在想不通。

    但事实上,项宣确实有这个底气:他知道颍川郡不会在这个节骨眼攻击他。

    面对项宣如此霸道的威胁,杜谧、王祀、甘、孙颙几人的面色都有些不好看了,也不敢再说什么撇下项宣这样的话。

    “先看看他到底想做什么吧!”

    王祀面色阴沉的一句话,结束了当日的宴席。

    转眼便到了正月二十日,王祀在下邳城内的宅邸中命人准备了酒菜,等待项宣的到来。

    然而直到午后,项宣都未曾出现于下邳几处城门,于是按捺不住的甘索性就王祀提前奉上酒菜,一边喝酒,一边等待。

    就在众人一边喝酒一边谈聊之际,王祀忽然得到了部下送来的消息:“启禀将军,长沙义师渠帅项宣,已到了城外。”

    “他带了多少人?”甘立刻问道。

    “约五百人。”那名士卒回答道。

    见此,众人这才稍稍松了口气,旋即,王祀转头问杜谧道:“我是否该亲自出迎?”

    杜谧想了想,平静地说道:“我觉得,派个人就得了吧?”

    对面,甘、孙颙二人也是纷纷点头。

    于是,王祀便吩咐左右护卫前往相迎那项宣。

    不多时,项宣便带着大概二十几人来到了众人所在的这座宅邸,旋即在王祀护卫的指引下,来到了宴席厅。

    当项宣的身影出现在宴厅门外时,王祀、杜谧、甘、孙颙几人都隐隐感到了压力。

    而陈勖,脸上则露出了不可思议之色。

    因为他看到,项宣的身后跟着一个体魄十分魁梧的壮汉,而这壮汉着实让他感觉眼熟。

    『这壮汉……好似在哪里见过?』

    陈勖皱着眉头暗暗思忖着,毕竟似那般健硕的壮汉,这些年他着实没见过……

    等等!

    这不是那周虎身边的猛士牛横么?!

    在一番思索后,陈勖猛然记起了那名壮汉的身份。

    心中的一惊的他连忙仔细观瞧,旋即便又看到牛横的身边站着另一个精壮而眼熟的男子。

    他记得,那是何顺,周虎身边的护卫长!

    『莫非……』

    心中骇然的陈勖,再次仔细观瞧,旋即便看到项宣的身后,跟着一个罩着宽大灰色斗篷的男子——在项宣身后的众人中,唯独此人身上罩着宽大的灰色斗篷,而且隐约可见此人脸上好似带着面具。

    周、周虎?!

    项宣为何会与周虎一同出现?

    难道项宣投靠了周虎?

    这一刻,陈勖仿佛全身的血液都冻住了,面色极其的难看。

    他无法想象,倘若项宣已暗中投靠了周虎,投靠了晋国,他江东义师凭什么再抵御晋国的讨伐。

    就在陈勖震惊之际,王祀、杜谧、孙颙三人已站起身来,抱拳朝着项宣打了声招呼:“项帅,别来无恙。”

    唯独甘在位子上一动不动,甚至还用挑衅的眼神看着项宣。

    『蠢货。』

    项宣心中暗骂一句,懒得跟那甘计较,向屋内众人抱拳行了一礼:“项某来迟一步,诸位莫要见怪。”

    “哪里、哪里。”王祀笑着说道:“此次我江东义师推举新的渠帅,项帅能屈尊前来见证旁观,我等也是倍感荣幸。”

    说着,他抬手指向东侧第一张案几,笑着说道:“项帅,请入座。”

    项宣当然听得出王祀那番话的深意,也知道这帮人对他防范很深,不过他并不在意,反正今日要抢那个位子的又不是他。

    于是他也不顾身后的几人,带着其中他真正的护卫,来到了东侧首席入座。

    他这举动,让王祀、杜谧等人都感觉十分意外,他们还以为项宣今日会表现地十分霸道呢。

    想到这里,王祀便准备回到自己的位子,却忽然发现那项宣的护卫中,以一个全身罩着灰色斗篷的人为首,还有大概六七人站在宴厅中央。

    这几人怎么回事?

    就在王祀发愣之际,就听罩着那灰斗篷的人笑着说道:“嚯,主位没人坐么?那就由我来坐吧!”

    说罢,他带着几人走向厅中空置的主位。

    王祀、杜谧等人哪料到会发生这种变故,一时间都愣住了。

    等他们反应过来时,那人已经在厅中的主位坐下了,旋即,这人摘下了斗篷,双手搭在案几上,扫视在场众人。

    此时王祀等人才注意到,这人脸上带着一副面具,与他江东义师前渠帅赵伯虎的青鬼面具一模一样。

    『赵帅?』

    王祀微微有些恍惚,但他很快就意识到,这人并非赵伯虎,他很熟悉后者的嗓音。

    一瞬间,他的面色就阴沉了下来,目视着项宣不客气地问道:“项宣,你这是什么意思?!”

    此时,杜谧、甘、孙颙几人也是面带不快地看向项宣,就连程周都皱了皱眉,唯独陈勖死死盯着主位上的那个人,下意识地咽了咽唾沫。

    “什么意思?你问他咯。”

    面对王祀的质问,项宣淡淡说道:“项某今日不过是陪这家伙一同前来罢了。”

    『这家伙?这人并非项宣准备的傀儡?』

    杜谧、王祀、甘、孙颙几人皆是一愣。

    待反应过来后,王祀沉声质问主位上那人道:“足下是何人?”

    坐在主位上赵虞轻笑一声,转头看向正死死盯着他的陈勖,笑着抬头打了声招呼:“哟,陈勖,好久不见了。”

    熟悉的声音,勾起了陈勖多年的回忆,使他的面色变得愈发难看。

    在咽了咽唾沫后,他勉强挤出几分笑容道:“啊,好久不见了,周将军……堂堂陈门五虎之一,今日竟然现身在此,着实令陈某,大感意外。”

    倘若说一句‘周将军’,杜谧、王祀、甘、孙颙几人还没反应过来,那么等陈勖道出‘陈门五虎’这个称谓后,众人就立刻意识到了主位上那人的身份。

    晋国左将军周虎!

    “周虎?!”

    “周虎!”

    杜谧、王祀、甘、孙颙几人惊得纷纷起身,而他们身后的护卫,亦是纷纷抽出兵器。

    见此,站在赵虞身侧的牛横瞪大眼睛,声若雷霆地大喝道:“谁敢乱动?!”

    也不知是因为洪亮的嗓门,亦或是他魁梧的体型,惊得王祀等人的护卫不敢动弹,一脸惊惧,面面相觑。

    在片刻的沉寂后,甘指着项宣怒声质问道:“项宣,你竟投靠了晋廷么?!”

    “……蠢货。”项宣瞥了一眼甘,懒得解释,自顾自坐在席中,舀了一勺酒轻抿一口。

    看他这幅模样,杜谧、王祀几人又惊又疑。

    此时他们几人哪里还顾得上争夺什么渠帅之位?

    毕竟,倘若项宣果真已投靠了晋国,只剩下他们江东义师孤军奋战,那他们必死无疑。

    想到这里,杜谧神色凝重地抱拳对赵虞问道:“周将军,不知你与项宣,是何关系?”

    赵虞看了一眼项宣,笑笑说道:“他算我部下……对吧,项宣?”

    “……”

    项宣瞥了一眼赵虞,自顾自喝酒,既没承认,也没反对。

    这无疑就是默认了。

    见此,杜谧、王祀几人的心一下子沉到了谷底,包括陈勖与程周。

    陈勖难以置信地问项宣道:“项帅,你……投靠了晋国么?”

    项宣与陈勖有多年的交情,他的疑问,项宣还是要回答的:“不,我只是还他人情,是故听命于他,并未投降了晋国。”

    唔?

    投靠周虎,不算投降晋国么?

    陈勖敏锐地把握到了项宣话中的深意,稍稍放下心来。

    不得不说,若不是事发突然,凭他对项宣的了解,也不至于怀疑项宣竟会投降晋国。

    “那么,周将军今日前来,究竟有何指教呢?”陈勖转头问赵虞道。

    见此,赵虞笑着说道:“不为其他,我听说江东义师的渠帅赵伯虎不幸陨命,是故前来毛遂自荐……”

    毛遂自荐?

    陈勖的表情一下子变得十分古怪:“周将军……想成为江东义师的渠帅?”

    “没错!”赵虞笑着说道:“陈勖,看来多年相识的份上,支持我一下怎么样?”

    “这……”陈勖露出露出了苦笑。

    他与面对这位确实是多年相识没错,可问题是,双方是作为敌对方相识的啊。

    他看看项宣,又看看赵虞,一时间说不出话来。

    此时,杜谧、王祀、甘等人也逐渐反应过来了,见眼前那周虎居然妄想成为他江东义师的渠帅,几人又惊又怒。

    深吸一口气,王祀正色说道:“王某敬重周将军,也敬佩周将军敢孤身前来的胆魄,不想加害,只要周将军立刻离开,王某可以保证周将军的安全。”

    “诶?”赵虞故意说道:“诸位这是不欢迎我么?我自忖以我的能力,足以成为江东义师的渠帅吧?”

    对于这话,杜谧几人无法反驳,眼前这个男人,确实有足够的能力作为他江东义师的渠帅,问题是,你是晋国的将领,陈门五虎之一啊,你怎么敢厚着脸皮跑到敌对方,向敌对方提出想要当首领的奢求?

    就在众人心惊于赵虞与项宣的关系,不知该如何处理这件事时,项宣不耐烦地催促道:“差不多得了,赵首领!”

    赵首领?

    杜谧、王祀、甘、陈勖等人皆露出了困惑的神色:周虎,不姓周么?

    就在他们困惑之际,就见坐在主位上的赵虞换了一个语气,正色说道:“好吧,不与几位说笑了,今日赵某前来的目的,便是接手江东义师……”

    说罢,他伸手摘下了脸上的面具,露出了与赵伯虎酷似的面孔,在扫视了一眼在座诸人后,继续说道:“……接替我兄长赵伯虎,成为江东义师新的渠帅!”

    看着赵虞肃穆的神色,看着他那与赵伯虎酷似的面孔,杜谧、王祀、甘、孙颙、陈勖、程周等人无不目瞪口呆。

    兄长?

    堂堂陈门五虎之一的周虎,竟然是他江东义师渠帅赵伯虎的弟弟?!

    怎么可能会有这种事?!

    可看着赵虞那副酷似赵伯虎的脸,杜谧、王祀、陈勖等人只能接受这种看似匪夷所思的事。

    冷眼旁观这些人目瞪口呆的模样,项宣嘴角微微一扬,心里总算感觉平衡了些。

    “你……你是赵帅的弟弟?”

    在足足呆了半晌后,陈勖震惊地问道。

    “啊。”赵虞微微一笑,问道:“现在可以支持我了么?”

    陈勖闻言脸上闪过复杂的神色,旋即,他抱抱拳说道:“倘若赵首领愿意继承你兄遗志,陈勖愿意为赵首领效力。”

    『遗志啊……』

    赵虞心下默念了一句,旋即微微点点头,旋即转头看向程周,微笑问道:“你呢,程周?”

    程周如梦初醒,表情古怪地抱拳道:“在下……在下也愿意支持赵首领。”

    “很好。”

    赵虞满意地点了点头,旋即又看向杜谧、王祀几人,问道:“诸位皆是我兄长的旧部吧?诸位是否愿意投奔赵某呢?”

    王祀、杜谧神色难看地对视了一眼。

    其实他们心中百般不愿,但他们不敢拒绝,毕竟逼迫他们的,可是威名赫赫的陈门五虎之一,更别说项宣、陈勖、程周几人已纷纷倒向了此人,他们真的要抵抗么?

    就在他们迟疑之际,忽见甘拍案而起,愠声说道:“就算你是赵帅的胞弟又怎么样?陈门五虎之一又怎么样?老子不奉陪了!”

    说罢,他招呼了自己的护卫,转身朝厅外走去。

    见此,赵虞眼眸一闪,沉声说道:“你敢踏出这个屋,我便视你为敌,不出两个月,我保证将你的尸首,挂在丹阳城门处!”

    听到这话,甘勃然大怒,转过身怒视着赵虞。

    赵虞丝毫不闪避对方的神色,沉声说道:“你大可试试!”

    甘气地眼中冒火,但当他看到屋内众人竟无一人开口,甚至于,项宣还淡淡扫了他一眼时,他心中的怒气一下子就熄灭了。

    他此时才再次意识到,开口威胁他的,乃是陈门五虎之一、左将军周虎……不,是赵虞、赵仲虎!

    他甘就算有丹阳郡支持,真的挡得住这家伙么?

    想到这里,甘不禁有些进退两难。

    见此,赵虞淡淡说道:“坐回位子上去,我当这件事未发生过。”

    甘终归不是纯粹的莽夫,在挣扎良久之后,最终还是咬着牙回到了座位。

    见此,赵虞脸上露出了几分笑容:“很好,那我就当这件事未发生过。”

    说罢,他转头看向了杜谧、王祀、孙颙,看似和气地问道:“三位是赞成还是反对?”

    『这位新的赵帅,可要比其兄霸道地多了……』

    杜谧、王祀、孙颙三人对视一眼。

    亲眼看到方才一幕的三人,哪里还敢提出反对,纷纷抱拳说道:“我、我等愿意奉赵首领为渠帅。”

    “很好!”

    赵虞满意地点点头,旋即站起身来,从项宣席位一侧的酒缸中,拿酒勺舀了一勺酒。

    旋即,他举着酒勺走到了宴厅中央,一脸郑重地大声道:“从即日起,我赵仲虎,便是江东义师新的渠帅!……诸位,让我等同饮一盏酒,以庆贺此事!”

    陈勖、程周率先举起酒碗,就连项宣也不例外。

    『……』

    杜谧、王祀、孙颙几人对视一眼,亦纷纷举起了酒碗。

    就连甘,亦在赵虞的眼神威胁下,一脸愤慨、看似不情不愿地举起了碗。

    “干!”

    朝天一敬,赵虞将酒勺内的酒水一饮而尽。

    仅半个月左右,江东义师推举出新渠帅的消息,便迅速传遍义师控制下的八个郡,而新任渠帅‘赵仲虎’这个名字,也因此响彻整个江南与江东。

    此前在赵伯虎殒命后,无数人或预测江东义师将四分五裂,此时他们忽然发现,这个横空出世的赵仲虎,竟改变了原本正在内部撕裂的江东义师,强行将各部又拧成了一股。

    而随后,又发生了一件更让人震惊的是,那便是长沙义师的渠帅项宣,对外宣布融入江东义师,而江东义师,也宣布取消了‘江东’二字,不再以地域区分。

    简单地说,江东义师与长沙义师合并成了一股势力,成为了一个占据十一个郡的庞大势力。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热门小说: 〔神医豪婿林漠许半〕〔误入歧途苏玥〕〔偷香(杨羽)〕〔超神学院:开局穿〕〔国啤(秦东)〕〔贞观三百年〕〔斗罗之双枪绝世〕〔玉如墨谢怀瑾彭今〕〔献祭之主〕〔大隋说书人〕〔主宰江山〕〔都市修罗〕〔在火星造神话的我〕〔我把穿越门上交了〕〔罪军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