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刚更新: 〔冷暮七月〕〔男神宠妻日常2〕〔奥术起源〕〔绿茵天骄〕〔史上最难开启系统〕〔这个修士真的不一〕〔向往的生活之娱乐〕〔流浪之城〕〔最强吞噬升级〕〔超品大亨〕〔我能吸邪气〕〔王爷站住,重生嫡〕〔我守到DNF关服竟然〕〔天策大明〕〔偏心眼〕〔诸天普渡〕〔我家宗主有点妖〕〔燕风啸金陵〕〔醉梦仙姝〕〔花繁蝶乱英雄路
冰瞬      小说目录      搜索
萌妻天降:老公有话好好说 第一百八十九章 蹭啊蹭
    本站:m..靳司枭又亲又蹭的,只觉得触感滑腻,还有一股子馨香,闻着让人深深迷醉!

    苏北被他弄得咯咯直笑,“快别蹭了,我快脱皮了!”

    靳司枭也觉得开心,有时候,他对苏北并没有多少欲念,只是觉得抱在一起,肌肤相贴,四肢相缠,就已经是一种极致的享受了。

    比方说现在。

    两个人闹了一会,靳司枭越发无法自拔!

    他趴在苏北身上,闷闷道:“你身上的味道是什么?很好闻。”

    苏北回抱着靳司枭,帮他按压了一下脊背,“说起来,不知道是不是我从小用那种护肤膏的关系,你有没有觉得我身上好像有一种天然的香味?”

    苏北不问还好,一问靳司枭更加受不了了,因为他早发现了。

    一开始还以为苏北是用了什么香水或者护肤品,但是他小心观察了好多个晚上,有时候苏北仗着自己年轻底子好,晚上犯懒起来也不护肤的。

    洗了澡就上床,可靳司枭仔细分辨了,她身上还是有那种香味。

    就是因为苏北有这种好闻的体香,所以他一开始在她身边就觉得很舒服很安心嘛!

    苏北问了一个问题,却没有得到靳司枭的回应,忍不住又去戳他。“喂,你说话呀!”

    靳司枭也不知道怎么想的,并不想回答苏北这个问题。

    而且苏北东戳西戳的,他也有点痒,便动了两下,随便问道:“以前生产的那种东西,现在还有吗?”

    苏北也随口答道:“那都多久的事了?十几年了,什么化妆品能够留十几年还不变质的?早扔了!”

    两个人闹了一会,都起床梳洗了。

    靳司枭又问起这件事情,“这有点说不过去吧,就为了一个美容配方,就把你爸爸关十年吗?”

    苏北一边往脸上拍爽肤水一边说:“我也说不清楚,但是我爸爸说,那个人每年都让他把方子给他,可是他把自己所有会的方子都写了,那人就是不满意!”

    靳司枭打领带,问:“那这个呢?”

    苏北道:“这个没写,因为我爸爸绞尽脑汁,也是后最近才想起来的,还没机会写!”

    靳司枭总觉得这事不靠谱,实在想不通为什么有人可以为了这么一个方子一等十年!

    如果是为了延缓衰老,等了十年,人都已经老了!如果为了赚钱,为什么不直接问呢?有这十年的时间,早赚得盆满钵满了,还要等这个?

    苏北看靳司枭那表情,就知道他不相信,但她还是很相信自家的配方。

    她拍了拍靳司枭的脸道:“你别小看这个方子,那时候我还小,效果不太明显。但我妈妈也用过,真是驻颜有术,将近十年,皮肤都能保持在少女状态,比现在这些各种化学物弄出来的东西不知道好

    多少倍呢!”

    靳司枭笑问:“那怎么停产了?”

    苏北道:“大约是我爷爷的心思不在这里吧,他弄出来,我们也没有卖过,只是自己用!后来我爷爷过世,自然就没有再弄了!”

    “这个方子的事情,有多少人知道?”

    这件事情,昨天晚上苏北也问过苏浩德了。“方子的具体内容是除了我爸爸,谁也不知道!但是我们家有这个方子的事情,却很多人知道。我爷爷跟我爸爸不同,我爷爷洗好交朋友,何况当时我们也没觉得这事什么秘密,护肤品做出来后,爷爷送过很多人的!”

    “也就是说,此事已经无从追查了?”

    苏北道:“至少从这一条线索很难查!”

    靳司枭觉得有点遗憾,但是目前为止,也只能这样了。

    苏北今天还要跑一趟c市人民医院,去安排那些贫困病人的事情,而靳司枭也有很多事情要做。

    苏浩德恢复得不错,手已经能运用自如了,只是腿暂时还不能动弹。

    两个人陪苏浩德吃了早餐,苏浩德再次仔细地打量了靳司枭,只能再次承认他的好相貌和好气度。见两个人都很忙,苏浩德也没有多言。

    苏北跟苏浩德交待清楚行程后,带着聂云和聂风,奔c市去了。

    -

    因为靳铨的回来,靳家所有的人都知道,靳家可能马上要经历一次除旧换新的大洗牌了。

    人人自危!

    首先坐不住的就是何艳晴。

    因为她的身份实在是很尴尬!

    她在这里跟了靳鲲鹏将近十年,却没有留下子嗣,按照规矩,她是一定会被赶出去的。

    这天早上,何艳晴找到了了付茗蕊。

    付茗蕊正早起亲自到厨房给靳铨做早餐呢,何艳晴抱着双手,皮笑肉不笑地打了个招呼,“哟,这么早就忙活上了?”

    以前靳司枭还没回来的时候,何艳晴和付茗蕊的关系还是不错的。而且付茗蕊现在心情好,也没看出何艳晴有什么不对劲来,笑嘻嘻道:“是啊,晴姐早!”

    何艳晴冷哼一声,扭着腰进来看了一圈,问道:“这是给老爷子做早餐?”

    付茗蕊一边洗葱花一边道:“是啊,爷爷就喜欢吃我做的皮蛋瘦肉粥,我做了挺多的,晴姐等下你也尝一点?”

    何艳晴阴阳怪气道:“我可没那个福气!”

    付茗蕊也不去管她,刚才她熬的肉块已经凉好了,便洗了手撕肉丝。

    何艳晴也不说话,只是围着付茗蕊左看右看,偶尔啧啧两声,偶尔唉声叹气。

    过了一会,付茗蕊终于看出不对劲来了,回过头来问何艳晴,“晴姐你怎么了?找我有事吗?”

    何艳晴终于找到说话的机会,直接道:“我们明人不说暗话,你现在是怎么打算的?”

    付茗蕊奇道:“什么怎么打算?晴姐你今天怎么怪怪的?”

    何艳晴彻底沉下脸来,说:“在我面前,你就别装了!这十年来,就属我们三个人相处得最久,彼此谁不知道谁啊!总之,你打别人的主意我不管,但是别把手伸到我的碗里来!”

    付茗蕊的脸色开始有点难看,“你到底什么意思啊?”

    何艳晴凑近了说:“别以为那天晚上的事情我不知道!总之,阿泰是我的人,你讨好老爷子也好,讨好谁都好,但是千万不要打我的人的主意!”

    付茗蕊的脸色瞬间变得煞白,那天晚上,她跟靳申泰的事情,她刻意去忘记,没想到这个何艳晴这么可恶,居然会主动提起。

    付茗蕊气得还没说出话来,何艳晴见效果达到了,怪笑了一下,道:“我跟你不一样!这个家里,也没有人喜欢我!总之我在他们父子身上花了这么多时间,我一定要得到我应该得到的东西!不然,我们大家同归于尽!”

    说完,她冷哼一声,趾高气昂走了!

    付茗蕊一大早的好心情被破坏殆尽,气得把水龙头开到最大!

    水哗哗地流着,也冲不掉她心头之恨!

    -

    靳炳云家里。

    一大早,一家人齐聚一堂。

    靳炳云的妻子白氏在一旁布置早餐,靳炳云用炸得香香的油条焦了豆浆,一边吃一边问:“你爷爷突然回来了,你们觉得是什么事?”

    大儿子靳司乐万事不管,一个灌汤包塞进去,满嘴流油道:“反正你们的事情我都不管,我要求也不多,只要每个月按时给我月钱就可以了。”

    靳炳云父子都已经知道他的尿性,也不指望他能说出什么像样的话来,靳炳云只望着靳司礼。

    靳司礼以前也留过学,习惯跟靳司枭一样,比较喜欢西式早餐。

    他一边喝咖啡一边道:“爷爷回来,实在让人没有预料到。到目前为止,我也不知道他想干什么!”

    靳炳云想了一下,虽然不明白具体会怎么做,但左右也不过是靳家的下一任家主这件事。

    “昨天晚上,你爷爷对姓付那个丫头的态度,你们看见了没有?”

    靳司乐插言道:“那哪能没看见,我们又不是眼瞎!说来爷爷真是偏心,我们这么多孙子孙女,他一概不喜欢,就喜欢个野种,真是莫名其妙!”

    靳炳云喝道:“你不知道就不要乱说,姓付的丫头可不是什么野种,她是你们一个姑姑的女儿!”

    “哈?”连靳司礼都睁大了眼睛,“姑姑?哪个姑姑?”

    靳司乐嘴里的灌汤包都掉出来了:“是姑姑的女儿,那岂不是我们的表妹?法律规定三代以内直系血亲不可以结婚吧?”

    靳炳云小眼神闪了一下,“这件事情

    很复杂,你们就不要管了,总之我说可以就可以!”

    靳司乐眼睛还是睁得老大:“我还是不明白耶,既然是姑姑的女儿……”

    靳炳云喝断他,“平时你什么事都不管,这事倒这么上心!吃你的吧!”一根油条往靳司乐的嘴里塞了进去。

    白氏知道自己丈夫不待见这个大儿子,见他们再说正事,从旁道:“乐乐吃饱了没有?跟妈妈去插花吧!”

    靳司乐这八卦才听了一半,心里百爪挠心似的,“妈妈你别把我当低能儿啊,我一个大男人,插什么花?”

    白氏是温顺惯了的,见大儿子不肯走,也没什么办法。

    靳炳云倒也没有一定要瞒着大儿子,在两个儿子的注视下,他说起了一段往事。

    (本章完)

    [搜索本站:]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热门小说: 〔跨界闲品店〕〔逆世腹黑灵魂师〕〔永生天碑〕〔全职游戏分身〕〔圣源武祖〕〔寒门长姐是纨绔〕〔轮回学府〕〔网游之神级大魔王〕〔总裁的廉价小妻子〕〔文艺青年的美好时〕〔我来自缪星〕〔尊圣杀〕〔原来我生而不凡〕〔掉入异世界也要努〕〔首长大人晚上见: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