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刚更新: 〔冷暮七月〕〔男神宠妻日常2〕〔奥术起源〕〔绿茵天骄〕〔史上最难开启系统〕〔这个修士真的不一〕〔向往的生活之娱乐〕〔流浪之城〕〔最强吞噬升级〕〔超品大亨〕〔我能吸邪气〕〔王爷站住,重生嫡〕〔我守到DNF关服竟然〕〔天策大明〕〔偏心眼〕〔诸天普渡〕〔我家宗主有点妖〕〔燕风啸金陵〕〔醉梦仙姝〕〔花繁蝶乱英雄路
冰瞬      小说目录      搜索
萌妻天降:老公有话好好说 第三百六十六章 是堕落还是重生
    本站:m..“我不会走的,我曲燕也不是你可以呼之则来挥之则去的工具!”曲燕大喝一声,一颗心油煎火烤着,她绝对不能允许自己再被一个男人轰出去一次,绝不!!

    “这由不得你!滚,马上滚!”宋君颐不管不顾,将曲燕拉了出去!

    “你要做什么?来人,快来人啊!”曲燕大喊大叫着,抓住身边一切能抓的东西,她身上根本没有穿衣服,这样出去别人会怎么看她?再说,外面很冷,她可能很快就会被冻成冰棍!

    “放手!不要让场面更加难看!”宋君颐紧皱着眉头,因为他们的吵闹把房子里的佣人都吸引过来了,只不过摄于他的威性,都不敢过来!

    “还有比这个更难看的吗?”曲燕紧张得哭了起来,她现在等同于全裸,都是因为苏北那个女人!她又一次被一个男人扫地出门,都是因为苏北,哈哈哈哈!

    宋君颐使劲拉了曲燕两下,都因为曲燕紧紧抓住走廊的栏杆不能得手!最后,宋君颐一怒,将自己身上的睡袍脱下来,飞快包住曲燕,不由分说,将曲燕抱起来,飞快向大门走去!

    “砰”的一声!

    雕花的铁栅栏门被无情地关起,曲燕被扔在了门外。

    曲燕眼睁睁地看着那个伟岸的男子走远,走进一片灯火中,走出了她的世界。

    外面的世界真冷啊!

    星月无光,寒风像一条条小蛇,不断地从各个方向钻入她的身体,啃噬着她的皮肤!

    曲燕紧紧地拢住了身上的睡袍,睡袍上还残留着那个男人的温度和气味,可是他已经走远了,毫不留情地走出了她的世界!

    “哈哈哈哈!”曲燕疯狂地笑了起来,经营的眼泪珠儿朝她身边飞溅!

    到底为什么?

    为什么所有的男人都舍弃她?

    难道她曲燕真的那么不堪吗?

    为什么她会成为所有男人都舍弃的对象?

    苏北!

    都是因为苏北!

    她的每一次出现都会将她辛苦编织的梦想无情地击碎!

    曲燕的手指紧紧地绞在铁栅栏上,一双含泪的眼眸喷射出仇恨的火焰!

    她发誓,总有一天,她也要让苏北尝尝被人抛弃的滋味!

    幸运女神不会总在她那边的!

    曲燕站了一会,发现自己脚下锥心刺骨的冷,好像有一种细碎的冰渣通过她的脚底迅速蔓延上来,将她整个小腿都冰冻住了!

    低头一看,原来她光着脚,刚才的室内棉拖不知道在何时已经掉了!

    很好!

    这很好!

    置之死地才能后生,她绝对不允许自己的人生出现比这更狼狈的局面了!

    突然,一把黑色的大伞出现在她的头顶,为她遮起一片晴空!

    原来天空不知道在何时下起了毛毛细雨,难怪这么冷,这还真够应景的!

    “你?”曲燕画得妖艳的脸庞勾起一抹嘲讽的微笑!来的人是安谨,曲燕知道他是宋君颐的头号心腹!怎么,那个男人总算良心发现了吗?打一巴掌给一个红枣?她曲燕可不吃这一套!

    “现在外面的气温是零下两度,从这里到市区几十公里,没有车的话,你很快会被冻死!”安谨面无表情地说了一句,眼神却落到曲燕挺立的胸上,慢慢燃起一片灼人的火光!

    “你太放肆了!”曲燕发现安谨那毫不掩饰的侵略目光,非常愤怒,因为她就算再落魄,还轮不到一条狗来无礼!

    “我是挺放肆的!不过你不觉得,身为一个女人,必须要有男人来疼爱才算一个女人吗?不然,你的所有脆弱,所有爱恋,只不过是别人弃之如敝履的垃圾而已!”安谨大胆地说着,一手撑着伞,另一只手试探地往曲燕白皙细嫩的脖子上摸了一下!

    曲燕吓得一个激灵,身上有一种触电般的暖流通过!

    或许是因为她太冷了,为什么这个男人的一点点触碰会带给她这么大的反应?

    “你什么意思?”曲燕的眼光不由得带上点警惕和怀疑。

    “我的意思是,不如我们到车上谈,你不觉得冷吗?”安谨指了指停在他们身后不远处的一辆黑色suv,原来刚才他是开着车来的,不过曲燕刚才太专注于伤心和愤怒,才没有发现!

    “你想干什么?”曲燕更加警惕,脚步不由自主地退了一步!一个疯狂的念头在她脑海中闪了一下,因为在成年人的世界里,谁都知道突然上一个陌生男人的车等同于什么意思!

    “你在害怕吗?你现在还有什么好担心的?难道他会因为你替他守身如玉就珍惜你?”安谨靠近来,声音如同午夜的魔鬼般在曲燕耳边诱惑着。

    曲燕心里一突,随即怔怔地望着安谨,整个身体都开始发起热来!

    曲燕从未好好看过安谨,在她的心里,靳司枭和宋君颐已经占据了她的全部,其他所有男人都淡得像一道影子一样!

    现在一看,安谨还挺帅的,甚至比宋君颐更帅!

    宋君颐表面上温润如玉,但是心里阴影面积巨大,时不时扭曲一下,影响了他的气度!

    安谨不一样,他长得非常俊秀,五官清冽,像一个挺拔在寒霜里的翠竹,自有一般风骨在里面……

    曲燕脑袋浑浑噩噩的,等她反应过来后,她已经被安谨推到车里面。

    安谨迫不及待,把她压在座位上,推开她本来就所剩无几的衣服,疯狂地吻起来!

    曲燕的皮肤像被火烧,浑身的灼热瞬间侵入身体的寒气击退,意识到自己正在做什么,曲燕的心里一阵惶恐!

    可是,这又有什么呢?

    她的身体是她自己的,她不需要对任何男人负责!

    就算她睡便了天下的男人又怎么样?

    谁会在乎她?

    现在,就算叫宋君颐来她面前观看,他可能也只会冷哼一声,给她一个不屑的眼光吧!

    因为他心里从未有她,他早被那个贱女人勾掉魂魄了!

    这样想着,曲燕心里划过一抹锐痛,随即疯狂地回应起来——她必须用另一个男人的身体来洗掉宋君颐留在她身上的痕迹,从此以后,她就是她,她就是曲燕,不再为任何一个男人而活!

    得到了曲燕的回应,安谨更加亢奋!

    狭小的车间将两个人的身体紧紧结合在一起,安谨一双大手不停地抚摸着身下的身体,这是他老板的女人,他总算可以尽情地发泄了!

    他非常粗野地揉着曲燕的胸脯,一路啃咬着向下,疯狂地吻过曲燕的每一寸皮肤。

    曲燕疯狂地大叫起来,这种激情是宋君颐从来没给过她的,原来只要你放开心情,每一个男人都可能给你不同的享受!

    汗水沾湿了安谨的流海,车窗上因为两个人火热的体温而结了一层雾气。

    安谨用力一扯,将自己身上最后一缕遮掩布也完全退下,他一手握着曲燕的香肩,一手扶住自己的身体,然后用力往那神秘诱人的地方钻了进去。

    “啊!”曲燕一声尖叫,眼泪从两腮滑出,她算是真正地堕落了吗?原来跌入地狱是这样的感觉,痛并快乐着,从今以后谁还会在乎她的生死?

    安谨忍住即将爆发的冲动,低头狠狠地吻住了曲燕错愕的唇!

    “什么都不要想,好好享受!”他在曲燕耳边低声说了一句,然后疯狂地冲撞起来!

    “啊……啊……”曲燕不管不顾,疯狂地尖叫,一边狂热地扭动身体,一边尽情地流眼泪!

    她知道,她又一次失去了!

    可是那又怎么样,那些东西从来都不是她的!

    她现在只不过是报复!

    她相信,有阴影的地方,必定有阳光,现在的碎裂,只不过是让她又顽强重生一次而已!

    佣人何妈心善,担心曲燕在外面会受冻,思来想去,还是决定给曲燕送一件外衣和一双鞋子出来!

    可是当她走到铁门外,看见隐藏在黑暗中那辆疯狂震动的车子,她满心疑惑。

    这不是安助理的车吗?

    他怎么在这里……

    何妈悄悄走过去,等她靠近了,正好听到一个女人亢奋地尖叫!

    她都活了大半辈子了,现在孙子都已经上小学,当然知道那种声音是如何发出来的。

    可安谨就住在别墅里,就算带女人回来,不知道带回家吗?

    这样光天化日,成何体统?

    何妈对宋君颐忠心耿耿,首先想到的就是安助理公然在门外办事,要是被人看见了,会损害宋君颐的面子!

    她有心要提醒什么,等她靠得更近了,突然看见一个女人的脸出现在玻璃窗里!

    那,那不是曲燕吗?

    难道是曲燕跟安谨在车里?

    何妈吓了一跳,在两个人都没有看见她之前,赶紧退了回去!

    “宝贝,你感觉怎么样了?”宋君颐特别为宋博恩布置的观察室里面,宋博恩终于醒了。苏北看见孩子终于睁开眼睛,一张清丽的脸上露出欣慰的笑容。

    “妈妈,我们在哪里?”宋博恩大眼睛滴溜滴溜地转了两下,细声细气地开口说话!

    “我们在,在舅姥爷这里!”苏北思考了一下,还真不知道如何形容。宋君颐是她的小舅舅,那么宋博恩叫他舅姥爷,应该没错吧!

    这个时候,宋君颐正好换好衣服,走进来了。

    宋博恩看见他,一双大眼睛好像瞬间被点亮,他非常欢快地叫了一声:“爸爸!”

    [搜索本站:]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热门小说: 〔跨界闲品店〕〔全职游戏分身〕〔逆世腹黑灵魂师〕〔永生天碑〕〔圣源武祖〕〔寒门长姐是纨绔〕〔网游之神级大魔王〕〔总裁的廉价小妻子〕〔轮回学府〕〔文艺青年的美好时〕〔我来自缪星〕〔尊圣杀〕〔原来我生而不凡〕〔首长大人晚上见:〕〔掉入异世界也要努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