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刚更新: 〔冷暮七月〕〔男神宠妻日常2〕〔奥术起源〕〔绿茵天骄〕〔史上最难开启系统〕〔这个修士真的不一〕〔向往的生活之娱乐〕〔流浪之城〕〔最强吞噬升级〕〔超品大亨〕〔我能吸邪气〕〔王爷站住,重生嫡〕〔我守到DNF关服竟然〕〔天策大明〕〔偏心眼〕〔诸天普渡〕〔我家宗主有点妖〕〔燕风啸金陵〕〔醉梦仙姝〕〔花繁蝶乱英雄路
冰瞬      小说目录      搜索
萌妻天降:老公有话好好说 第四百七十九章 我可能真的喜欢过他
    本站:m..不知道是不是脑袋里有虫的关系,苏北晚上又做了梦。

    在梦里,苏北还是十六七岁的小姑娘,宋君颐受了伤,坐在轮椅上,苏北推着他在别墅周围散步。

    天气很好,温度适宜,正是春夏之交。

    黑得发亮的柏油路上,无数细小的金黄色香樟树叶子从头顶掉下来,空气中充满一种春天特有的甜香之气,气氛唯美如画。

    苏北脸上挂着心无城府的微笑,宋君颐也一脸平静享受的样子,偶有他伸出手接住空中掉下来的叶子,凑到鼻尖闻一闻,然后又递给苏北。

    苏北也凑鼻尖过去闻,两个人相视一笑。

    “君颐哥哥,等你这次伤好了,我们就去告诉外公,让他给我们俩订婚好不好?”

    宋君颐好像愣了一愣,“你怎么叫我哥哥?我是你小舅舅好吗?”

    苏北调皮道:“又没有血缘关系!再说,你也比我大不了几岁,叫你舅舅我岂不是要吃亏?”

    宋君颐不知道想到什么,脸色一暗,然后叹了一口气。

    “你外公他不会同意的!”

    苏北娇嗔道:“他干嘛不同意嘛!你现在已经成了他唯一的继承人了,我也是他唯一的外孙女,所谓肥水不流外人田,我要是嫁了你,以后他就不会有闹心的媳妇了,不是很好吗?”

    宋君颐笑得更加落寞,他伸手捏了捏苏北的小鼻尖,语调宠溺道:“你太单纯了,你是他亲外孙女不错,我却是个冒牌的,他的宝贝孙女,怎么可能嫁给我这么一个出生卑贱的人?”

    “什么卑贱嘛!就是你自己看不起你自己!”

    苏北噘着小嘴,“你从小就在宋家长大,该学的知识都学了,气质也培养得七七八八,我看那些富家子弟也就是像你这样,并不比你高贵到哪里去!”

    宋君颐的眼皮垂了下来,轻声道:“所以说你单纯啊,要同意我们俩的婚事,就要公开我的身份,你觉得可能吗?”

    苏北不开心起来,狠狠地拍了两下轮椅的扶手,“那你自己是怎么想的嘛?你要是不公开,那我们一辈子都没可能在一起!我看你根本就是只喜欢那些财富,不喜欢我!”

    金色的阳光下,小女孩的粉唇都嘟起来,说不出的耀目!

    宋君颐并没有生气,他思考了一下,回眸,很认真地说:“再给我一点时间,我会凭我自己的本事,赚到足够多的钱,然后给你富足的生活!”

    “钱钱钱,你就知道钱,难道我就是个那么爱钱的女人吗?只要我们在一起,清茶淡饭我也很快乐!”

    宋君颐又沉默了好久,才道:“你还小,现在自然不知道金钱的重要性!再说,就算我肯,你以为,要是没有足够自保的能力,我能脱离你外公的控制吗?”

    “外公他到底为什么要控制你嘛,我看你们平时相处也很好的!”

    宋君颐苦笑道:“那当然是为了有人能合法地继承他的家产,我要是不是他儿子了,你那些舅舅就会扑上来,那他一辈子努力所积累的财富就会拱手他人了!”

    “钱钱钱,你们男人心里就是想着钱!”苏北郁闷了,坐到一旁的石凳上去生闷气!

    也不知道怎么回事,这个梦特别清晰,苏北记得里面自己和宋君颐的每一句对话,每一丝表情,每一点心理感受!

    醒来的时候,她整个人的手脚都是凉的。

    苏北怔怔地躺在床上,心里说不上有多么不平静,只是有点呆,她看着黑暗中的天花板发呆。

    靳司枭还没有回房,宋博恩踢了被子,苏北帮他盖好之后,又回想起刚才的梦来!

    她非常清楚,这不是一个梦,而是她的一段记忆,记忆前后发生的所有事情她都很清楚!

    那是她十六岁的时候,还没有遇见靳司枭之前!

    宋君颐受伤,是因为有一次宋炎彬的敌对势力给开车在盘山公路上对宋君颐追逐,想要撞死他!

    宋君颐最后开车子冲下悬崖,好在命大,而且冲下去之前做了充分的准备,他用特制的安全带把自己牢牢绑在座位上!

    汽车翻滚了几十米才被一棵树给截住,而他损伤了脊椎,一直在床上躺了近半年才能下床!

    苏北非常想不明白的是,为什么她会想嫁给宋君颐?

    难道她真的曾经喜欢过宋君颐吗?

    为什么自己现在对他一点感觉都没有,连有关记忆都丢失了?

    可是既然丢失了,不是说她只有怀孕那一年的记忆被置换了吗?

    为什么连这一段也没有了,而现在又会想起来?

    苏北头疼地敲了敲脑袋,突然又想起自己脑袋里有虫?

    她这阵子老是想起以前的事情,跟这个有关吗?

    这究竟是怎么一回事?

    脑子里乱成一团,苏北也睡不着了,再次帮宋博恩盖好被子过后,她披上保暖的睡袍起身出门。

    书房里,靳司枭还在运指如飞地写程序。

    灯光下,他的一张脸俊美入俦,剑眉飞扬,可以如画!

    苏北看见他,心情好了点!

    靳司枭也抬起头来,看见苏北,顺手把她捞入怀中,“怎么起来了?没有我在,睡不着吗?”

    他居然也会甜言蜜语了,苏北一笑。“是啊,每天晚上都习惯抱着你睡,你不在身边,我睡不踏实!”

    靳司枭趁机摸出一根烟来,不过想着苏北在身边,只是凑到鼻尖闻了闻,没有点燃。

    “乖,再去睡会,我还有一两个小时就好了!”

    回去也是睡不着,苏北想了想,对靳司枭道:“我刚才做梦了!”

    靳司枭看苏北脸色不太好,心里有点猜测,便问道:“梦到了什么?不会又是以前的记忆吧?”

    “你怎么变得那么敏感了?”苏北有些不太自然地白了靳司枭一眼,好在她也没准备隐瞒,不然还真瞒不住!

    “告诉我,梦到了什么,看看我这个丈夫能不能为你排忧解难!”靳司枭将手臂收了收,把苏北拉得直接坐到了他的腿上。

    苏北低着头,修长的睫毛在眼睑下留下了一拍漂亮的阴影。

    “我要是说了,你不要生气!”

    靳司枭看她那么犹豫不决的样子,突然福至心临,“你梦到了宋君颐?”

    苏北一惊,要不要那么聪明啊!

    “我确实梦到了他,而且让我诧异的是,在梦里,我是喜欢他的,甚至还想嫁给他!”

    靳司枭的脸便沉了下来,连一直在抚摸苏北侧腰的手都僵住了!

    苏北感觉有点不妙了,“你说了不生气的!”

    靳司枭道:“我什么时候说过?”苏北连做梦都能梦得到宋君颐,还想嫁给他,这人对她的影响也太大了!

    苏北嘟了嘟嘴,娇嗔道:“那你还要不要听?你不听我不说了!”

    靳司枭压了压火气,只是一个梦而已,他可不想为此在两个人之间留下什么隔阂!

    “你说吧?大不了我宰了他!”

    苏北没什么在意,宰人的话自然不会随便发生的,毕竟之前靳司枭也没有不讲道理!

    “我也不知道是什么回事,你知道,我那些梦,都不是真的梦,都是我的一些记忆!”

    “宋君颐不是说过吗?我只有怀孕那一年的记忆被置换了,为什么这一段我也没有?我很清楚,这是真实存在过的,说那段话前后的事情我都很清楚。”

    “后来我又回忆了一下,像这样的记忆,也还有几个片段,我可能真的喜欢过他……”

    靳司枭手中的无线键盘“啪嗒”一下,被扔了出去!

    苏北吓了一跳,很快安慰道:“你不要生气,我这是在跟你讲事实,不是说我跟宋君颐的问题!那对我来说只是一个概念而已,我现在对他一点那种感觉都没有!”

    靳司枭沉默,脸色臭臭的!

    苏北搂着他的脖子道:“你不觉得奇怪吗?为什么这些记忆我以前没有,现在又能想起来?他们的技术到底先进到什么地步?难道能把我的记忆像橡皮擦一样,一点一点地选择性擦掉吗?”

    “……我不知道!”靳司枭气得肺疼!

    苏北道:“让我不明白的是,他为什么会把我这部分记忆也抹掉,难道我喜欢他,这不是他最需要的吗?”

    靳司枭冷哼了一声,“或许他是怕你缠着他,影响他的地位吧!他要是不是那个什么冒牌少爷,他就什么都没有了!”

    这样说好像也有道理,记忆中,宋君颐也不肯为了她放弃到手的利益!

    苏北的心情有点灰暗,本来这个发现对她来说有点像个新大陆,她心里一直对宋君颐有所愧疚,可是宋君颐要真是为了保住眼前的地位,连她的感情都可以抹去的话,这也没什么了!

    靳司枭还要写程序,苏北不想打扰他,再次返回房间。

    她脑袋里有太多的事情了,睡不着。

    第二天早上,苏北起了个大早,靳司枭的程序也写好了,他正指挥着影卫,将那些晦涩难懂的书扫描进去。

    这是个庞大的工作,可能要进行一个早上,苏北没准备打扰靳司枭,但是她走过客厅的时候,却被靳司枭叫住了。

    [搜索本站:]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热门小说: 〔跨界闲品店〕〔逆世腹黑灵魂师〕〔永生天碑〕〔全职游戏分身〕〔寒门长姐是纨绔〕〔圣源武祖〕〔网游之神级大魔王〕〔轮回学府〕〔总裁的廉价小妻子〕〔文艺青年的美好时〕〔我来自缪星〕〔尊圣杀〕〔原来我生而不凡〕〔掉入异世界也要努〕〔首长大人晚上见: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