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刚更新: 〔冷暮七月〕〔男神宠妻日常2〕〔奥术起源〕〔绿茵天骄〕〔史上最难开启系统〕〔这个修士真的不一〕〔向往的生活之娱乐〕〔流浪之城〕〔最强吞噬升级〕〔超品大亨〕〔我能吸邪气〕〔王爷站住,重生嫡〕〔我守到DNF关服竟然〕〔天策大明〕〔偏心眼〕〔诸天普渡〕〔我家宗主有点妖〕〔燕风啸金陵〕〔醉梦仙姝〕〔花繁蝶乱英雄路
冰瞬      小说目录      搜索
萌妻天降:老公有话好好说 第六百五十八章 是这个意思吗
    “我演技浮夸?”江一灏差不多气得鼻子都歪了!这是什么破理由?因为阿司去世,他已经在夜里偷偷哭过好几次了好吗?

    “你还说你不浮夸吗?我刚才明明叫你小声一点,可你喊得差不多把房子都喊崩了!快去看看外面有没有人?!”

    江一灏心中一凛,刚才他所闹出的动静真的不小!

    如果有人刚好从这里经过就不好了!

    江一灏眉头一皱,反手打开了门。

    黎诺听到里面的动静,身子一扭,立即躲到了楼道里。

    也正好,江一灏这个房间正好靠近楼道,不然她一准暴露了。

    江一灏探出脑袋,左右看了看,房门两侧的走廊空空如也,被打扫得很干净的大理石地板幽幽地散发着冷光,楼道的劲头,一棵被打理得很干净的绿色高大植物在随风轻轻摆动了一下——没人!

    江一灏将脑袋缩回来,重新关上房门。“已经确认过了,没人!”

    黎诺紧紧地贴在墙上,心脏兀自砰砰直跳!

    靳司枭没死?

    这到底是怎么一回事?

    她还记得今天晚上向兰欣一定要撤资就是因为靳司枭已经死了,而靳家很有可能会落到靳炳义手中!

    这对她意味着什么?

    正好李伯走上楼梯,他看见黎诺神情有点古怪,“黎小姐,你在这里做什么?”

    黎诺一瞬间心脏狂跳,她有一种做了坏事正好被抓包的感觉!

    撩了撩腮边的秀发,她低下头,胡乱说了一句:“没事!刚下楼的时候脚崴了一下!”

    李伯奇怪地看了黎诺一眼,“小心一点,地板刚刚打过蜡的!”

    “我知道了!对了,季医生来了没有?”黎诺站出来,努力做出镇定的模样。

    “已经来了!”

    “我下去看看!”黎诺说着便转身走了。

    李伯不由得皱起眉头,又多看了黎诺一眼。

    他总觉得黎诺的背影透着点古怪,但他又说不出个所以然来!

    摇摇头,李伯把这件无关痛痒的事情抛诸脑后了,这个家的事已经够多了!

    ……

    房间里面。

    魏楠也不想在电话里跟江一灏多说。“好吧!具体的事情我们见了面再说!你现在能出来没有?”

    “能!你现在在哪里?”江一灏已经转身去找适合出门的衣服了,现在没有什么事情比听到这个消息更重要!

    “我在警局!你先过来一趟吧!我要跟小北交代一下,她之前让我不要告诉你的!”魏楠叹了口气,刚才一个心软,就违抗了苏北的命令,现在还不知道怎么跟苏北交代。

    “好,等我!

    ”江一灏抓上车钥匙出门。

    客厅里,季医生已经打道回府了,他正在帮向兰欣处理大腿上的伤。

    对于这夫妻俩双双受伤,季医生已经无语了!

    果然娶了谋道大小姐就是不一样,人家夫妻不和,顶多吵吵架而已,这俩人倒好,稍有不合就动刀子!

    现在还都是皮外伤而已,如果有一天向兰欣把江律宁砍死了,季医生一点都不奇怪。

    江律宁本来在安抚着向兰欣,看见江一灏行色匆匆,手里又拿着车钥匙,他诧异地抬起头:“你要去哪?”

    江一灏想了一下,突然顿住脚步。“爸,你先过来一下,我有话跟你说!”

    江律宁看了看向兰欣受伤的大腿,“你没看见我正忙着吗?”

    江一灏急得跺脚,“你先来一下,她又不会死!”

    向兰欣心里一痛:她都已经为这个家拼了命了,难道儿子就是这么对她的吗?

    江一灏来不及说那么多,看江律宁又不肯过来,他也不等了,一边走一边掏出手机,发了条信息。

    不一会,江律宁手机就“叮咚”一声。

    他疑惑地打开来看,只见江一灏给他发道:“千万不要撤资,情况可能有变!就算撤,至少也要等我回来再说!”

    情况有变?

    江一灏好像说的煞有介事的样子!

    可他又没有说明白!

    江律宁摸头不知尾,不过他本来也不想撤,要拖一时半会还是可以的!

    ……

    警局里。

    李局长正在焦头烂额地接一个电话。

    “是是是,我知道上级有交代,可这件事情不是我能控制的!今天我们正在开新闻发布会,她那个信息突然就跳到屏幕上,当时几十双记者的眼睛都看见了……我知道,这是我们系统的漏洞,我们的疏忽,我们正在查……什么?!”李局长惊得眼珠子都快要瞪了出来,他喘了好一会才道:“要是她真的是杀人凶手呢?”

    那边的人道:“她绝对不是!我不管你用什么方法,赶紧将这件事了解,影响要控制到最小!”

    李局长额头的汗都流了下来,“我是说,万一,要是……”

    那边的人大吼一声:“苏北的身份至关重要!我再说一次,她绝对不是,也不可能是!”

    李局长感觉有一股寒气一直从他的脚后跟冒上了天灵盖,他心中有一个大大的问号,可是面对对方不同寻常的态度,他再也不敢说一个字出来。

    听上级的意思,好像是就算苏北真的是杀人凶手,也绝对不能把她抖出来!

    是这个意思吗?

    过了一会,对方的电话已经挂断了

    ,李局长的秘书余欢拿着一叠文件走了进来,她看见李局长呆愣的模样,疑惑地叫了一声:“局长?”

    李局长突然暴跳如雷:“我让你们查的事情查到了没有?到底是什么人攻克了我们的电脑,又是什么人把这些消息泄露出去的?”

    余欢是一个二十七八的女人,她有一张非常漂亮的鹅蛋脸,修身的警服把她的身材包裹得前凸后翘。

    余欢道:“局长,你也知道啦,我们的系统虽然在比一般的民用系统高级,但是在真正的黑客面前,我们简直漏洞百出,技术部门的人一直在加班加点,可我们连人家的一个尾巴都摸不到!”

    “先不要跟我说这个!”李局长烦躁:“我现在就想知道,我们这消息是怎么泄露出去的?我们当中一定有内奸!”

    余欢道:“这不一定!如果说真凶不是苏北,那真正的杀人凶手一定会知道所有程序,这些消息也有可能是凶手放出去的!”

    李局长沉默下来,实际上他心中也是这么想的。

    就算这药是出自苏北之手,也真是她杀了人,但是她绝对不可能自己暴露出来!

    一定还有另外一个人知道这件事,算计她,然后给警局发了那张照片的证据!

    可到底是谁要害她?

    这个人一定熟知苏北的那些药,也熟知她的医书,李局长脑海中浮现出一个人影!

    余欢看他陷入了沉思,小声地建议了一句:“李局,不是说靳家有一个非常牛逼的游戏公司吗?他们连虚拟游戏都弄得出来,我想他们公司里一定有电脑技术很厉害的人,我们可不可以向他们寻求帮助?”

    李局长听了眼前一亮。

    ……

    “事情就是这样,虽然耗子嘴里没说什么,但是我知道,这两天晚上他都偷偷起来哭,每天都拿着你家阿司的照片发呆,我实在不忍心,所以……”拘留室门外,魏楠低声下气地跟苏北解释了一下事情的来龙去脉!

    苏北听罢,也没太大的反应。

    在每个女人心中,自己的爱人肯定是最值得信赖的!

    更何况,靳司枭和江一灏还是最好的朋友!

    如果身份对调,是江一灏死了,而她知道,却要瞒着靳司枭,每天看着靳司枭对着江一灏的照片落泪,她也会不忍心——虽然这个比喻不怎么好!

    苏北叹了口气,摆摆手道:“我不怪你!不过你一定要嘱咐他不要再节外生枝了!”

    “我知道!”魏楠立即道:“他分得清事情的轻重缓急的!”顿了一下,她又道:“还有就是,也不知道耗子她妈发了什么疯,非要逼着他爸撤资!”

    “撤资?”苏

    北其实不太知道靳司枭公司的事,有关大数据项目,更加一无所知!

    魏楠道:“是啊,他们家在你们家的大数据项目投了十亿,占了百分之二的份额!”

    苏北脸色一暗,这回她很久都没有说话!

    当然,她这种沉默不完全是因为听到江家要撤资的震惊,而是她现在连大数据项目到底在哪,由哪个人负责都不知道。

    这部分生意一直都在靳司枭的严密监控之下,总公司除了他,也并无人知道。

    魏楠看苏北不说话,脸色又不好,还以为她生气了,她赶紧道:“当然,那是她母亲的意思,耗子跟我说了,他家里的事暂时不由他做主,但是他是坚决反对的!如果他家真的撤资,这部分空缺就由他个人补上,就算他卖py,他跟我们的关系也绝对不会动摇!”

    “卖py?”苏北听了反倒笑起来,“这种话他怎么说得出来?你放心吧,我不是在意那个,他跟阿司的感情我还不知道吗?我只是……唉,我也不知道怎么说!不过我相信很快就能解决的!”

    魏楠两只手紧紧地抓在铁栅栏上,“我就是想让你知道,无论如何,我们是站在你这边的,就算凑不够钱,但我们的心永远在一起!”

    “我知道!”苏北笑了一下,但是很快脸上放松的表情又阴了下去。

    大数据是靳司枭目前这阶段最看重的项目,她原来一直把心放在靳氏公司,对于这部分一无所知,不知道会不会有人抓住这个事情做文章呢!

    (本章完)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热门小说: 〔跨界闲品店〕〔全职游戏分身〕〔逆世腹黑灵魂师〕〔永生天碑〕〔圣源武祖〕〔寒门长姐是纨绔〕〔轮回学府〕〔网游之神级大魔王〕〔总裁的廉价小妻子〕〔文艺青年的美好时〕〔我来自缪星〕〔尊圣杀〕〔原来我生而不凡〕〔首长大人晚上见:〕〔掉入异世界也要努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