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刚更新: 〔冷暮七月〕〔男神宠妻日常2〕〔奥术起源〕〔绿茵天骄〕〔史上最难开启系统〕〔这个修士真的不一〕〔向往的生活之娱乐〕〔流浪之城〕〔最强吞噬升级〕〔超品大亨〕〔我能吸邪气〕〔王爷站住,重生嫡〕〔我守到DNF关服竟然〕〔天策大明〕〔偏心眼〕〔诸天普渡〕〔我家宗主有点妖〕〔燕风啸金陵〕〔醉梦仙姝〕〔花繁蝶乱英雄路
冰瞬      小说目录      搜索
三千韶华为君狂 第80章 这个奇怪地方叫兽囹?
    妃逆放弃了徒劳的挣扎,装作很害怕很虚弱的模样。

    那些人将妃逆丢进一个轿子中,行进约一个时辰。他们先是回到归桖府,停留了一会,然后又朝着兽宫的方向前进。

    他们这是玩什么?

    四个轿夫和三个十阶高手高速奔跑中,似乎非常紧张。全程零交流。

    那个受伤的人也是一声未吭,这忍耐力让人钦佩。

    那黑色布袋逼仄,妃逆全身力道被封。嘴巴塞了一块布。

    轿子东荡西晃,她身上被磕得青一块紫一块。

    轿子进入一个长长的地下通道,沿着通道走了半个时辰。终于停了下来。

    到了这里,有人长长舒了口气:“安全了。”

    那声音竟然是天宵!

    难怪对自己的行踪了如指掌。

    难怪云里辙让她呆在归桖府的房里不要出来。

    他知道这里危险重重。

    妃逆虽然有些懊悔,前世王牌杀手的经历让她瞬间冷静,现在的境况不是最糟糕的。即使到了最后的时刻,只要冷静应对,就还有翻牌的机会。

    “将他跟那人关在一起?”一个女人难听至极的声音。

    “凤萝大人,关在隔壁吧。”天宵回答。

    凤萝捂了捂腹部,阴阴地说:“这里唯一安全的关押地,便是兽囹了。那人全身被玄镞禁固。伤害不了别人,也伤害不了自己。将这女娃丢进去。”

    妃逆刺伤的就是凤萝。不过伤口不算很深。这一刀却让她对妃逆有了刻骨的仇恨。

    “可是……父亲大人并不同意我们的计划,本公子最近才了解,原来神宰大人曾经救过父亲大人一命。”天宵非常顾虑。

    “哈哈哈,天桖。这个被神族诛杀的人物,早已被天道抛弃了,他何必去记得一个神宰的恩情?否则,他为何要参与我们的计划?”凤萝长笑。

    “凤萝大人,我还是很担心,我们抓住那个人几年了,云里辙似乎并不在乎。现在突然而来,你说是为了找他么?万一不是找他,我们的计划不白费了?”天宵担忧。

    “只要他来了,我们就要抓住机会。”凤萝冷冷的声音。

    “可是我更担心,如果我父亲大人不出手,就凭……我是说,你们四人可以解决掉他吗?”天宵无不担心。云里辙死了则已,不死他们将会过上比现在悲惨十倍的生活。

    “天宵,你父亲大人现在的功力早已不如我们,他赞不赞成,参不参与,有什么关系?再说,我们计划天衣无缝,只有成功,没有失败!”凤萝声音尖刻得有些歇斯底里。

    “如此说来,便不用担心了。将这丫头丢进去吧。”天宵吩咐两个手下。

    “天宵,这女娃真的是她女儿?”凤萝抬腿想走,又有疑问。

    “他跟父亲大人是这么说来着。不是又如何?”天宵奇怪。

    “不是的话,他为何早冒死来救?”凤萝嫌弃天宵真笨,难道就不能有别的关系?

    “问问她。”凤萝彪悍低拎着妃逆,将她丢进了兽囹之中。

    有人将妃逆从黑袋子中丟出来,妃逆眼睛一阵刺痛。

    这里放置了几颗夜明珠,亮如白昼。

    适应了一下,妃逆才看清这是一个黑铜色的大屋子,四周分别有八个圆柱体,圆柱体上凭空伸出八大神兽头,中间有个旋转的大轮盘,大转盘上有个人呈大字形锁在上面,对应的上空有个反向旋转的大轮盘,上面分别雕刻着一些古怪的花草树木图腾。

    这个奇怪地方叫兽囹?

    那个叫凤萝的女人黑唇白面,眼色诡异。她正冷冷地打量妃逆,脸上原本只是冰冷,看清妃逆面容,脸上变得扭曲,一丝恶毒如墨般在她脸上湮开。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热门小说: 〔跨界闲品店〕〔逆世腹黑灵魂师〕〔永生天碑〕〔全职游戏分身〕〔圣源武祖〕〔寒门长姐是纨绔〕〔网游之神级大魔王〕〔总裁的廉价小妻子〕〔轮回学府〕〔文艺青年的美好时〕〔我来自缪星〕〔原来我生而不凡〕〔尊圣杀〕〔首长大人晚上见:〕〔掉入异世界也要努
  sitemap